Erenlai - Beacons of hope 亞洲的人文引擎
Beacons of hope 亞洲的人文引擎

Beacons of hope 亞洲的人文引擎

There are many local initiatives that deserve to be known and encouraged. Here we look at Asia's cultural innovation.

在地的人文引擎推動著亞洲的文化發展,這股動力充滿著創新的精神。

 

 

Monday, 29 October 2007

单手撑起一片天

在四川省阆中县下新街,住著一对夫妻,向仲尹和杨桂芳。
提起这对夫妻,周围邻居除了赞叹,更多的是佩服。
他们要对同样身体有缺陷的朋友说:不能因为身有残疾就看轻自己!

失去右手右脚

我(向仲尹)六个月大时,在永川煤矿工作的母亲抱著我搭坐人货混装的拉煤小火车到外地探视父亲。火车启动时,煤突然塌下来,被母亲抱在怀里的我被甩落铁轨,火车轮从我的右手右腿碾过。经过抢救,我的命保住了,却从此失去右手右脚。
祸不单行,在随后一年多时间,我父母先后被下放精简到农村,成为地道的农民。在我两岁时,父母离婚,母亲远走他乡,从此杳无音讯。
儿子残疾,失去工作,夫妻离异,一连串打击让我的父亲一蹶不振。因为从小在外读书,对农活一窍不通,书呆子父亲连自己的日子都朝夕难保,哪里还有精力照顾被称为「半条命」的儿子!九岁以前,我一直瘫在地上,父亲很少给我做饭,村里的叔伯大婶见我可怜,时不时给我送点吃的。在那个年代,家家的生活条件都不好,天天在地里劳作的人都吃不饱,更何况一个瘫在家里的残疾孩子。实在饿极了,我会爬到水桶边,不停地喝水。所以对我而言,童年时代最深刻的记忆,就是我有一个被水灌得很胀的肚子,一动便唏哩哗啦地响,肚子坚硬得居然能够承受调皮的孩子用脚踩在上面。(说到这里,向仲尹笑了,笑得很灿烂。)

与命运抗争

几乎所有人都认为我活不了多久,但我的生命力似乎特别顽强,我奇迹般活了下来。九岁以后,我慢慢可以活动僵硬的腿,单手单脚依著墙竟能渐渐站起。再后来,居然能单脚保持平衡跳著走,许多人都觉得不可思议,在那样贫困的小山村,我甚至不知道拐杖为何物。
从我能够跳出家门那一天起,我便开始靠自己的方式养活自己:在庄稼地里拔草、在麦田稻田拾麦穗稻谷、在稻田里拿著长长的竹竿驱赶麻雀、在生产队干活,每天挣两、三分钱。劳作一天,还得捡拾落在地上的树枝、枯叶和竹壳,回家点锅做饭。小小的我,背著辛辛苦苦拣了很久才装满的一背兜竹壳回家,因竹壳太轻,每当我跳跃时,竹壳都会撒落,当我跳到家时,背兜里的竹壳往往所剩无几,为此我常常伤心落泪。但我从不服输,哭过之后,又从头再来。

单脚跳著去上学

虽然缺吃少穿,但看到别的孩子上学,我还是很羡慕,于是我不顾父亲的反对,去问到村里招生的小学老师,问我能否上学。老师打量我好一会儿,对我说,只要你能走到学校,就可以上学。
我家到学校有三里多的路程,全是田埂那样窄的乡间小道,即使这样,我仍然单脚跳著去上学,就是刮风下雨,也从未缺课。春天栽秧时,农人会将田里的稀泥堆在田埂上,这时我十有八九会掉在水田里,稀泥弄脏全身不要紧,最可恨的是许多蚂蟥会钻到我身上吸血,扯都扯不下来。听老人们说,人被蚂蟥吸乾血会很快死掉,这让我很害怕,每次掉在水田里总会拼命往田埂上爬。当然,也有同学和路人会帮助我。
就这样读了两年半的书,学习一直不错,到后来父亲连两块五毛钱的学费都交不起了,于是对我说,这个年代,健全人读书都没用(他自己就是最好的例子),何况残疾人。尽管我心中万分不舍,却也不得不听从父亲的决定。那时,生存毕竟比读书更现实。
一九七八年,我父亲重新回到学校教书,我也终于有机会回到学校,那年我十八岁。残疾的我,看起来很小,没人知道我的真实年龄,就这样,我和比我小得多的同学们一直读到初三。

养活自己,立业成家

从小学到初二,我的成绩一直很好,甚至做过读大学的梦。到了初三,父亲学校一位老师的对我说:像你身体这种情况,大学是不会录取你的,将来你父亲去世后谁管你?老师的一番话点醒了我,我突然意识到,摆在我面前最现实的问题不是读大学,而是生存。除了父亲,我没有其他亲人可依赖,我只能靠自己。
从此,每到星期天,我就会到乡镇的集市中赶场,从这个集市买鸡蛋、鸭蛋,到另外一个集市贩卖,挣一点儿差价。有点本钱后,就开始贩卖鸡鸭。后来,我开始奔波于阆中、剑阁、南部之间做木材生意,因为讲诚信,生意越做越好。到后来,不得不请人帮著打理生意,周末一个场赶下来,有时可以挣到几十元钱。到我初中毕业,我已有一千多元钱,那个时候,这已经是很大一笔钱了。
初中毕业后,我开始全心全意做生意,贩卖蔬菜,水果,什么能挣钱就做什么。虽然辛苦,但的确能靠自己的能力养活自己了。
这时,有人开始给我介绍女朋友,有双目失明者、聋哑人,也有肢残人,也不乏健全人。但我很明白像我这种情况,与健全人成家太不现实,我决定还是找一个和自己一样身体有缺陷,但能相互理解信任的人相伴一生。最后我选择了杨桂芳,因著她的单纯善良和她父母的信任。

生活磨难,心灵丰足

成家后,我必须承担起生活的重任。怀著对新生活的向往,我带著妻子来到阆中县城。我们租了一间小屋作为安身之地,拣垃圾,收破烂,做点小本生意,经济非常拮据,生活虽清苦,但我们夫妻俩相亲相爱,和和美美,不久,便有了我们的女儿。
为了养家,我不得不拖著残缺的身体在外奔波,一次为了赶时间谈生意,我向人借了一辆残疾人专用三轮车,因避让一辆卡车,我连人带车冲到一座桥下,摔得头破血流。
在我们最需要钱时,我偶然拾到一个钱包,里面有五百多元钱,虽然我很困难,但这不是我的东西,我绝不能要,这是我做人的原则,我想方设法找到失主,归还了钱包,这事在阆中被传为佳话。我也因此被评为「拾金不昧」。从那以后,不断有人和单位请我当门卫、仓库保管员、会计等,因为我的认真负责和踏实肯干,大家都很相信我,我也结交了很多社会上的朋友。

感受真情,苦尽甘来

一九九三年,我租房附近有一处临街房要出售,为了在城里站稳脚跟,我打算买下这套房子。房产售价四万多元,而我只有一万多元钱,但我实在太想买下这套房子,考虑再三,我决定放下自尊向朋友和邻居们借钱。可我又有顾虑,像我们夫妻这样,别人会借钱给我们吗?
出乎我意料的是,出去借钱的妻子总是欢欢喜喜回家,还有不少人直接把钱送到家里来,不到三天时间,我们就借到三万多元钱,顺利买下这套房产。
朋友和邻居们的信任让我和妻子感动万分,我们在买下的房产里开了茶馆,附近航运公司、丝绸公司的员工常常来照顾我们的生意,靠著厚道和诚信,我们的生意做得红红火火,后来又开了一家杂货店,两、三年就把所有的债全部还清。生意走上正轨后,我便将生意交给妻子打理,自己拜师学习维修电器技术。功夫不负有心人,我很快掌握这门技术,成为小有名气的维修电器高手,登门找我修电器的人越来越多,有时根本忙不过来。苦尽甘来,凭著自己的勤奋和努力,我和妻子终于能够自食其力,养育女儿,供女儿读完旅游学校,成为一名导游。

人助、自助而助人

我们曾经得到大家帮助,现在我们也想尽自己所能帮助别人,回报社会。为了帮助更多的残疾朋友,我和朋友发起成立了「阆中残疾人互助会」,我们一直遵循互助章程中所说的「有技艺特长的会员要无私帮助想学技术的残疾人,以求共同发展」、「残疾人在生活或社会中遇到困难,会员要鼎力相助」等原则,团结友爱,互相帮助。在帮助别人的同时,自己也得到快乐。
经过这些年的拼搏,我最大的感受就是:不能因为身体的缺陷而看低自己,自暴自弃,怨天尤人,只有自尊自强自重自立,才会得到社会的接纳和认可,得到人们的尊重和爱戴。
最后,希望更多像我们一样身体有缺陷的朋友们热爱生活,珍惜生命,用残缺的身体撑起自己的一片天空,祝愿更多的残疾朋友生活在阳光下。

附加的多媒体: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cn.jpg|}media/articles/handicapped_zhun.swf{/rokbox}

人生的马拉松

施宏锜是《拥抱~绽放在山崖边的花朵》系列影片第四集的主角,工作团队沈导播从他身上看到乐观与坚决的意志…

附加的多媒体: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cn.jpg|}media/articles/Ctsshen.swf{/rokbox}

Monday, 29 October 2007

隆纳德的复健长征

翻译 谢静雯

常有人问我,罹患小儿麻痹时,有哪些反应?
我到底怎么适应的?我有什么感受?
我在繁不胜数的情境里,把这个故事一说再说,
我再也无法确定何谓事实,何谓加油添醋了。

虽说我当时并不了解,但是小儿麻痹不但没有毁了我的人生,
反倒将我推上开拓经验的精彩路途,远超过我得病之前所想像的。
由于小儿麻痹,我走上研究复健的路;
因为小儿麻痹,我拥有许多四处游历的机会。

我再也不把自己的缺陷和限制当作破坏人生的灾难,
而只把它看成某种不便,我得与之共处,并想办法应付。
然而,接受自己的状态并加以适应,并不表示我喜欢这个状态。
相反的,别人能做的事情我却无法完全做到,我痛恨这点。

我能适应,不代表就要被动承受命运。
对我来说,接受自己的限制表示:不管它有时多么让人讨厌或苦恼,
我已经决定要坦然面对,并且带著它继续生活。
我要倾全力摸索自己的能力、兴趣与抱负所在,我决心不让缺陷成为阻挠。

我接受缺陷带来的挑战,但拒绝让缺陷来定义我,
也拒绝让缺陷限制我的人生。
以积极态度来理解、接受这样的缺陷,其实就是对生命的再肯定,
也是许下充满活力的承诺──承诺要尽力活出丰富的人生。

自从我下了这个承诺以后,我的复健有了新的意义与目标。
当然,这个承诺花了许多年才得以实现,
我一路走过很多冤枉路,也陷入过各种困境,
可是这个目标值得放手一搏。

在轮椅上生活了四十九年,现在的我已很难想像:
若当年没有罹病,我的生活会是如何。
我甚至不确定自己是否宁愿不曾罹患小儿麻痹,
因为若它不曾发生,我可能无法享受我现在的工作,
我可能会错失这些年来我生命中许多重要的事件,
以及这段刺激的冒险旅程。

我很喜欢「明天」这个中文辞汇,
它在字面上的意义就是「光明的一天」。
创造这个辞汇的哲人,呼应了中国人的希望与决心。
即使在最暗的黑夜,他们已经想到了隔天,
届时事事物物将再度光明无限。
对我来说,明天无论阴或雨,将会永远光明…

------------------------------------------
全文请见PDF

附加的多媒体:
{rokbox}media/articles/Hadicapped_15.jpg{/rokbox}

我的感动

陈碧莲是《拥抱~绽放在山崖边的花朵》系列影片第一集的主角,工作团队方导播在这里谈陈碧莲给他的感动…有关陈碧莲的完整介绍,请见【人籁论辨月刊第43期,2007年11月】。

附加的多媒体: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cn.jpg|}media/articles/handicapped_fang.swf{/rokbox}

在缺陷中追求公共价值

华视董事长陈春山谈媒体的缺陷与克服之道,并谈到华视纪录片中克服障碍的故事。专访的完整内容,请见【人籁论辨月刊第43期,2007年11月】。

---------------------------

附加的多媒体: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cn.jpg|}media/articles/CTSChenChunshan.swf{/rokbox}

Monday, 29 October 2007

克服障碍

「身心障碍者」常因身体、精神或智能上的「不健全」而被视为特殊的一群。「障碍」(Handicap)就像烙印,被视为「残缺」。身心障碍者往往难与「正常人」同享权利,找工作困难重重,甚至被孤立或伤害。然而,回想自己,谁无瓶颈,谁无障碍?谁能说自己完全发挥了上天所赐予的潜质?除了身体或心理上的不完美,我们也必须面对就业、教育、文化等大环境的种种缺陷。

事实上,一个社会「进步」与否,正反映在身心障碍者受到的照顾是否充分。当然,法律明文规定是不够的。即使社会条件百分之百充足,大众的冷漠态度足以让他们的生活雪上加霜;在某些国家,法律或许不甚完备,但是身心障碍者及其家人却活得安心而自在。可见社会福利和人性提升必须携手并进!

在本期专辑中,刘建仁神父(Robert J. Ronald,笔名隆纳德)执笔的系列文章,邀请我们与他一起回顾「轮椅上的四十九年」,并从文化、社会、信仰等层面深思缺陷与健全的真义,朴实动人,字里行间处处流露睿智和幽默,彷佛像他微笑时所散放的生命智慧王。王增慧娓娓分享车祸后生命中的试炼与幸福,还有来自四川、柬埔寨的故事,字字句句,都教我们不能对个人或群体的生命刻痕视而不见。

最后,我们特别与您分享《拥抱~绽放在山崖边的花朵》这套以十二位身心障碍者为主角的影片,由文向教育基金会、华视等单位共同制作,它的诞生过程,展现了台湾公民社会「自我复健」的能量──从缺陷中撷取智慧,携手合作,迎向新生。

读故事,感受启示之光。这些克服障碍的珍贵体验,让我们学习了解并接纳自己的缺陷,在自身的限度之内活出生命的圆满,更让整个社会了解什么是真正的爱与自由。当我们都能诚实地看待自己的缺陷,依旧坚持对生命的热忱时,我们也应该相互表达真诚的敬佩和感激…

附加的多媒体:
{rokbox}media/articles/Hadicapped_14.jpg{/rokbox}

Friday, 26 October 2007

看見缺陷美!

楊豫揚導播與我們分享製作《擁抱~綻放在山崖邊的花朵》系列影集的內在動力…

十四年前,我還在光啟社工作,丁松筠神父帶著我和一群年輕的大學生,開創了一個關懷弱勢族群的電視節目《可愛的陌生人》,用記錄、報導、寫實、分享心得、協助解決個案的方法呈現。
當時,我扮演製作人、導演、社工大哥哥的多重角色。幾個月下來,給了我很大的震撼和啟發。第一次面對雛妓,第一次面對從花蓮到台北的流浪兒,第一次面對顏面傷殘的孩子,每次採訪、拍攝,就是一次新的考驗。做節目時,因為要化解那份陌生,要關懷,也因為要得到他們的信任,所以,自己的內在也一直產生新的力量。那股力量,應該就是我原本沒有的那種缺陷吧!
直到兩年前,為了籌備《擁抱》的製播,我開始著手整理資料,想要再次嘗試用影像來記錄這群「可愛的陌生人」,報導他們的故事。但是,這次我希望用更積極、更陽光的方式來呈現,也想用他們的故事,來影響社會上的一般人:許多看似完美,但是內心充滿缺陷的一般人!
經過新生活促進會羅素如老師的引薦,我們幸運地認識了文向教育基金會的董事長凌氤寶先生和謝佩諭執行長,在理念相同的情形下,《擁抱》的節目和漫畫書終於可以付諸執行了!這個使命的完成,也仰賴我原本工作的華視教學事業處,那裡有一群專業的夥伴,跟我一起完成這個使命。丁松筠神父擔綱主持,謝佩諭執行長更於百忙中獻聲擔任旁白,更是愛與擁抱的最佳詮釋。
後來,我們和每位主角都成了好朋友,我和他們通信、用MSN互通信息,分享生活經驗。在感謝茶會上,我也見到他們璀璨的笑容和傲人的成就。「擁抱綻放在山崖邊的花朵」這個片名雖然有點冗長,但卻非常陽光,每看一次就會感動一次。現在,我很想擁抱他們,跟他們說:這個社會有你們真好,看見了你們的故事,感覺你們的人生真美!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HandicapandBeauty_01.jpg{/rokbox}

我的感動

陳碧蓮是《擁抱~綻放在山崖邊的花朵》系列影片第一集的主角,工作團隊方導播在這裡談陳碧蓮給他的感動…有關陳碧蓮的完整介紹,請見【人籟論辨月刊第43期,2007年11月】。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tw.jpg|}media/articles/handicapped_fang.swf{/rokbox}

人生的馬拉松

施宏錡是《擁抱~綻放在山崖邊的花朵》系列影片第四集的主角,工作團隊沈導播從他身上看到樂觀與堅決的意志…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tw.jpg|}media/articles/Ctsshen.swf{/rokbox}

Thursday, 25 October 2007

擁抱讓缺陷綻放花朵

文向基金會執行長談《擁抱~綻放在山崖邊的花朵》製作前的腦力激盪與懷抱的宗旨,全文請見【人籟論辨月刊第43期,2007年11月】。

-------------------------------
邀您一同來~
《擁抱~綻放在山崖邊的花朵》

由文向教育基金會贊助、新生活社會福利發展促進會及敬業文教服務有限公司共同策劃、華視教育事業處製作之生命教育影片,內容共有十二集,報導十二位身心障礙者的生命歷程。他們走過生命中的挫折與低潮,將自己的經驗轉化成一篇篇動人的故事,與大家分享。
從本期開始,《人籟》將陸續發表這十二個故事的精華版。

--------------------------------------------
【心靈深處】徵文活動
Touch my heart

我們雖然不相識,我們雖然相距遙遠,但是,我們可以分享!

我想…把自己內心的故事和你分享,我們的距離會拉近一些!
我想…如果你把故事和我分享,我們的內心世界,會彼此共融!
我們都可以將心靈深處與別人分享,我們將會不分彼此,心靈相通!

----------------------------------------------
網路徵文連結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tw.jpg|}media/articles/handicapped_anna.swf{/rokbox}

在缺陷中追求公共價值

華視董事長陳春山談媒體的缺陷與克服之道,並談到華視紀錄片中克服障礙的故事。專訪的完整內容,請見【人籟論辨月刊第43期,2007年11月】。

---------------------------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tw.jpg|}media/articles/CTSChenChunshan.swf{/rokbox}

Wednesday, 24 October 2007

社會需要復健

「障礙」並非僅是個人或家庭的遭遇。
文化與社會的失能或障礙同樣需要復健,而且更加迫切。
因為,它所帶來的危害更為深鉅,你我都在其中。

【翻譯 謝靜雯】【攝影 李權哲】

世界上多數人皆遭其害

文化或社會性損傷(cultural or societal impairments)指的是在某種情況下,一個人失去或得不到某些能力,因而無法全力發展或運用其潛能。這些情況包括世襲的階級制度、歧視、教育或就業機會缺乏、基礎建設不全、地理條件不佳、資源不足、不公的政治或法律情勢、惡勢力猖獗、毒品泛濫、環境污染、衝突與暴力等等。我們尤應注意的是,環境污染問題缺乏管束,持續擴散,加上大規模的恐怖主義行動越來越張牙舞爪。地球上的大多數人都身處在它們所帶來的危險之中。
文化或社會性失能(cultural or social disability)就是由「文化與社會性損傷」所引起的功能喪失或限制,導致某人無法就業,或不能在社會中承擔自己所盼望的角色。這樣的缺陷包括身屬某種受壓迫的弱勢族群、文化或宗教;不當或偏離社會軌道的行為;犯罪活動;叛亂與暴力等等。
文化或社會性障礙(cultural or social handicap)遂由「文化或社會性失能」引起。前者的意思是指人們無法享有社會成員的權利、期望或益處,因而遭遇到的不利情境。這樣的障礙其始因可能是由於個人的文化與社會失能所引起,但是,障礙之所以會久存下來,主要是因為社會其他成員的態度或行為。這種障礙有很多類別,像是歧視性的法律與限制性的政策、不公正與違規的作法、污染與破壞生態等等。

中止障礙從改變態度開始

如同生理上的定義一般,文化與社會性「損傷、失能與障礙」三者的區別非常重要。不是每一種「文化或社會性損傷」都會導致「文化與社會性失能」。對於那些單純地依靠個人機智過活,且活得心滿意足的人來說,沒有教育機會或財源不見得會造成「失能」。如果這個人在財務上可以獨立,那麼無法就業或是失業可能也不會是個問題。一個人假使有前科,或是屬於某個少數族群,也不一定會遭受不公平的待遇──如果社會上其他人並未將偏見加諸在他們身上。
大部分的文化或社會性失能,如文盲、破產、偏見引發的限制,透過社會介入都能加以祛除,例如加強基礎建設、提供就業機會、強化教育體系、消除犯罪與不公義的行為等等。
由此觀之,「文化與社會性障礙」並不只受文化或社會性失能人士本身的影響,而是與環境與他人的態度行為息息相關。因此,這樣的障礙不需要,也不應該是永久性的。態度可以改變、法令可以修訂、引發障礙的條件可以祛除、資源可以加以保障。
有件很重要的事實請大家務必留意:雖然有些「文化與社會性障礙」只會影響特定的個體,但是大部分的缺陷、障礙會影響整個家庭、社區、族群,甚至整個社會,也就是說,「文化與社會性復健」(cultural or social rehabilitation)應該永遠是每個社會的最高要務。

忽視問題將導致嚴重後果

社會上有許多團體與社群忽視自己的「文化與社會狀態」,甚至讓問題越演越烈,終而演化為各種文化和社會的失能和障礙。造成這種情況的原因包括:

‧戰爭與衝突:國家與族群之間的戰事與衝突會讓情勢雪上加霜。
‧政黨腐敗:治理國家或社群的某些政黨很腐敗,將改革用的資金中飽私囊。
‧某些掌權的壓迫性政黨:刻意與系統化地控制敵人或反對黨,甚至想盡辦法催毀他們。
‧某些特殊的利益團體:有些有錢有勢的財團會操控公共政策,為了自己的利益,不惜犧牲他人。
‧犯罪集團、恐怖份子:當政府想努力改善經濟與社會狀況時,這些團體會加以干涉。
‧立法決策者之間的爭議與分歧,使有效的對策無法成形或執行。
‧大眾的注意力只聚焦在顯著或流行的問題上,使得其他問題遭受冷落。
‧違反道德、倫理的作法或違法行為,衍生出不公正的情勢,但無人處理、挑戰或矯正這些作法。
‧缺乏資源、資金或符合資格的人力,所以無法充分分析或處理這些問題。
‧漠不關心:本來可以提供協助或付出行動的人卻漠不關心。
‧無動於衷、絕望或恐懼,使得遭受不公待遇的人們無法為自己發聲或反擊。
‧沈默:關心問題的人,沒有跳出來發聲或鼓吹改革。

復健目標:人人自由與獨立

針對文化與社會性缺陷和障礙的「全面復健」,目標在於提供各種不同層次的介入與改變,俾使每個人都能盡可能過豐富健全的生活、發揮自己的能力與特質,並且盡可能實現自己的理想抱負。
換句話說,這種「全面復健」的目標就是「自由與獨立」。這並不是說,這個人再也不處於「文化或社會性失能」的處境,或是再也不用仰賴「文化或社會性復健」。
「自由與獨立」的意涵是:人人對於自己的生活繼續享有自決權以及自主控制權;自我肯定與強化;住在自己家裡,或至少是住在自己選擇的地方;可取得所需的社會福利補助金與器材,並能藉之發揮生活功能與自由行動;完全融入社區,在其中扮演有意義的角色,並且受人尊敬與接納;祛除所有僅僅基於年齡、性別、種族、宗教信仰或政治關係而衍生的限制或障礙。

社會也需要全方位復健

因此,針對各種文化與社會性障礙所做的「全面性復健」,一定要提供完整周詳的辦法與服務,這些服務包括下列面向:立法服務提供方針與界線,以建立一個由正義與博愛原則所治理的社會;社會研究者進行社會分析,提出具體的辦法,解決社會不公義的問題;社會服務,針對需要協助的個人與家庭,以及輔導與補足其特別的需求。
在經濟服務方面,要消除貧窮,讓日益擴大的貧富差距最小化;提供人人擔負得起的保險服務;逐步減免或者勾銷沉重債務。在醫療保健方面,提供所有人都能享有的醫療保健服務,除了治療,也包括疾病的預防。教育方面,則要讓人人都有機會發展自己的能力與興趣,吸收適當的倫理道德,學習瞭解與接受他人的文化和宗教差異;也要提供機會讓每個人接受永續教育,並透過課程與活動,以提升人們對自己歷史文化背景的知識與自尊心。尚有職能訓練與就業服務,確認人人都能享有足夠的工酬,薪資的多寡應與他們實際或潛在的技能成比例。
另外,要進行資源管理與環境保護,避免資源浪費與耗竭,管制與消除污染源,修復因浪費或污染所招致的破壞。在娛樂與休閒方面,提供公園、運動或其他娛樂休閒設施,支持各種休閒嗜好以及藝術活動,積極支持各種協會、社團、政黨、宗教團體、志願組織、服務性社團、私人設施,以便促使社會所有成員同心參與,通力合作追求大眾的益處與快樂。

復健需要意願與時間

有文化或社會障礙的個體與社群,通常得要仰賴他們的社區與國家來提供資源與服務。如果這些資源豐富又充足,他們的復健就確保無虞。否則,他們的需要與期望都無法被滿足,而整個國家會因此受苦。
可是,並非所有社會都有足夠的資金、資源、人力或意願來滿足這些需求。事實上,一個社會真的不容易完全滿足這些需求,連最高度開發的社會也是如此。改善是需要意願與時間的。可幸的是,當今世界上,大多數社會多少都已意識到公民的需要。多虧許多人的努力,很多社會與社群正盡自己所能慢慢加以彌補、修復各種文化和社會性的缺陷和障礙。

【本文圖片攝於桃源二村,由台灣風信子精神障礙者權益促進協會所成立的有機農場】
-----------------------------
桃源二村網站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Hadicapped_01.jpg{/rokbox}

Help us!

Help us keep the content of eRenlai free: take five minutes to make a donation

AMOUNT: 

Join our FB Group

Browse by Date

« January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We have 3655 guests and no members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