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enlai - Beacons of hope 亞洲的人文引擎
Beacons of hope 亞洲的人文引擎

Beacons of hope 亞洲的人文引擎

There are many local initiatives that deserve to be known and encouraged. Here we look at Asia's cultural innovation.

在地的人文引擎推動著亞洲的文化發展,這股動力充滿著創新的精神。

 

 

Tuesday, 26 June 2007

重視農村的地位與貢獻

1997年,台大機械系畢業的張正揚,毅然放棄在中鋼的工作、回到故鄉美濃,於美濃愛鄉協進會擔任專職人員,和其他理念相同的人投入了「美濃反水庫運動」,並進而發展到社區經營,重新找尋今日農村的新價值。
從美濃反水庫運動到社區自主發展,其中當然還包括了張正揚參與甚深的「旗美社大」的成立,檢視這一路下來的過程,他說:「從反水庫到農村社區大學,當中有一個不變的核心精神就是──農村建設以在地人的意見為主。」
「農村型社區大學」除了扮演知識傳遞的角色,也能讓地方上有意願參與公共事務的人彼此認識;再來是希望由在地人記錄在地的歷史,讓親身參與農業的人寫出他們對土地的感情,和對農業問題的看法。換言之,「農村型社區大學」可說是聚合地方力量、突出農村問題、促進文化認同的有力實踐。
近年來,農村的價值因為社區經營的共同努力,又逐漸為人重視,一方面是農村原有的價值,例如田園風光、族群文化等等的重塑;另一方面則是為腳步過於快速的都市性格,提供某種生活反省、反璞歸真、放鬆生命節奏的可能。但是張正揚表示,「觀光」與社區營建、地方認同的關係是較為複雜的,它存在著簡化文化深度、滿足私人利益的危險,卻也提供了學習異文化的機會,因此如何在發展觀光中保存自身文化的完整,是他與夥伴們一直不斷地謹慎思考、拿捏的。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tw.jpg|}media/articles/colloque_laureats_zhangvillage.swf{/rokbox}

Tuesday, 26 June 2007

永續校園:健康社群的種子

篳路藍縷,以啟山林,在地球上當人,已近一甲子。十九歲開始成為孩子的老師,命運之船已載運著我航向「孩子的世界王國」。時光的河流,穿越人間小徑,時而悠遊自在,時而洶湧澎湃,從不讓我急流勇退。
三十多年的歲月,作為孩子的老師,這個職業讓勇氣、智慧、能耐與健康交織著歡樂與淚水,卻也讓我的心全然地接受每個階段的過程與應有的承擔,認定「孩子的老師」是此生的生命任務。曾經許下這樣的諾言:
不斷地為孩子找尋更多可信任的大人;
過質樸的日子;
為孩子做對的小小事,守護孩子的成長。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tw.jpg|}media/articles/colloque_laureats_zhangcampus.swf{/rokbox}

Tuesday, 26 June 2007

感謝維護生態公園的夥伴

我自幼成長於部落中,受到鄒族傳統文化與外籍天主教神父的薰陶,少年時曾一度想要當神父,想要在胸前掛十字架,但未滿二十歲卻成為腰間有佩槍的警察。不能聽他人告解,只能聽他人自首,而且無權決定自首是否可以減刑。
自回到阿里山鄉服務以後,便以本地人的身份參與「達娜伊谷自然生態公園」的建構,同時努力鍛鍊族語、從事鄒族民族植物的獨立調查。調查的結果,發現實在無法「久久酒一次」。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tw.jpg|}media/articles/colloque_laureats_wenriver.swf{/rokbox}

Tuesday, 26 June 2007

維護人權平等維護生態多樣

曹欽榮,1953年生,成長於基隆和平島。漁村少年曹欽榮,在成長過程中強烈地感受到家鄉所有的生存條件都與海洋息息相關,卻也看見海港、海洋環境不斷惡化。大學四年裡,他探訪了許多台南的歷史遺跡,回想起來:「這些記憶沉潛在我的腦海中,不斷地讓我意識到台灣過去美好的史蹟建築。但七○年代的台灣,經濟快速成長,執政者沒有人文考量的規劃,城鄉風貌逐漸呈現一致化。」
到了七○、八○年代,台灣社會快速變遷,1979年美麗島事件發生,1980年,「林宅滅門血案」震撼了海內外台灣人,曹欽榮也不例外。他開始在工作之餘,主動關心台灣政治。解嚴後,曹欽榮夫妻成立了一家設計工程公司,仍然持續參與各種民間活動。
2001年起,曹欽榮先後擔任綠島人權紀念園區規劃案主持人、「人權之路:台灣民主人權回顧展」總召集人,也幫慈林文教基金會「台灣民主運動館」,提供展示規劃與製作諮詢。從綠島人權紀念園區、國家人權紀念館、「綠島永續觀光發展計劃」,到「2005綠島人權音樂祭」,曹欽榮都參與其中。
對於綠島的未來,曹欽榮認為,綠島雖已成為國人自助旅行的熱點,但同時也因湧入的遊客激增,使得環境負荷急速惡化。因此,「綠島未來應朝向『永續島嶼』的方向發展,注入綠建築與環境永續的概念,讓綠島不僅成為文化、歷史、人權與生態的寶地,更要成為海洋生態保育與再生能源示範的國際島。」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tw.jpg|}media/articles/colloque_laureats_tsaogreen.swf{/rokbox}

Tuesday, 26 June 2007

只要一點點科技…

我發現,只要多一點點在科技上的努力,便能大幅改變殘障人士的生活。由於這類特殊輔具的協助,許多原來只能看天花板或電視相伴的殘障人士,得以與外在世界有更多的互動。我最終的夢想是為全台灣殘障人士建立一個電腦科技中心,但目前這項計畫正暫時擱置中。
當初離開英國IBM的職位,在台灣居住十六年後,我的人生轉化為一種非常豐富而有意義的經驗。這方面當然有許多可以分享。然而,如果我只能說一件事,那就是:
跨出這一步,為我的人生帶來極大的意義。過去我對生命曾有過缺乏深度與意義的感覺,如今這些感覺都已經消失無蹤。在台灣及許多富裕國家,人們渴望達到「快樂」這個不可捉摸的目標,反而遍尋不著。但我發現,如果將追尋快樂放在一邊,將個人的追尋導向生命的意義,自然會帶來真正深切的喜悅。或許,最好的方法便是向最需要的人伸出援手。我們會發現:深切的喜悅就藏在這些匱乏或邊緣的地方。
多年來,由於我在天主教殘障機構服務,新竹教區主教提供傳教簽證給我。但在去年,因傳教簽證的資格認定有了新的規定,所以我一度面臨無法留在台灣服務的困境。為了留在台灣,我目前不得不回到新竹科學園區從事全職工作。我希望能繼續留在台灣,為殘障人士服務,因為我深切地感受到,天主是為了我做這份服務工作而創造了我。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tw.jpg|}media/articles/colloque_laureats_kevin.swf{/rokbox}

Tuesday, 26 June 2007

我們需要更多的跨越

1989年,林建享從學校畢業,初執攝影機到蘭嶼拍攝紀錄片,從此與這「人之島」和島上的達悟族人結了不解之緣。1997年,林建享接受人類學家胡台麗老師委託,到蘭嶼拍攝達悟族人生活,讓他充分感受到蘭嶼的魔力:一個曾經是自給自足的社會,在時代的洪流中,被迫從石器時代直接掉落進入核子時代的島嶼民族。
2001年,達悟後裔郭健平和林建享合作,將蘭嶼傳統十人船的製作過程重現在科學博物館。 郭健平說,他和族人在蘭嶼先尋找船材,而作為達悟人,幾乎是只要看到樹形,就能確認該棵樹木可作為船的哪一部分。一群人在島上準備了二十多天,將船材全運到台灣,並一片片製作出一艘美麗的達悟船隻。
船隻完成後,郭健平帶著年高七十六歲、第一次踏上台灣土地的父親看看第一艘登陸台灣的「蘭嶼船」,父親卻搖頭嘆息,直說船應該航行在大海,否則就喪失生命力;一語驚醒郭健平和林建享。
於是,郭健平和林建享發夢要以划向台灣作為「練習曲」,最終目標則是達悟祖先的來源──巴丹島。達悟族人中有個美麗傳說,他們的祖先從菲律賓巴丹島橫渡太平洋,來到蘭嶼住居開創新天地,卻從未有子孫循著祖先航道回鄉。
他們夢想中的船隻於2006年11月在蘭嶼起造,參加飛魚季出海捕魚,完成傳統任務後,預計將在2007年6月划向台灣,並繞行台灣一周約一千一百公里,讓所有支持的人依自己所選擇航段上船划行,向台灣人展示真正的海洋文化,也讓這趟航行成為一趟不同社會文化相互觸碰、相互認識的文化旅程。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tw.jpg|}media/articles/colloque_laureats_boat.swf{/rokbox}

Thursday, 21 June 2007

Patience and Diversity are China's Best Spiritual Asset

I have been doing photo reporting in China’s southwest for the last twenty five years or so, and am struck more and more deeply by the riches of the intangible patrimony that can be found from one place to another. This is not only the result of the variety of people and ethnic groups, this is also the fruit of encounters, adaptations, migrations, cross-fertilization. At its best, cultural diversity is not the addition of different traditions living in isolation, it is rather the web of evolving ways of life that take inspiration from each other and add up in a creative pattern of colors, feasts, beliefs, craftsmanship and social organizations.

Cultural riches are the process of a long evolutionary process. A culture grows like a tree, nurtured by time, love and aptiience. This is something that we need to remind ourselves, as China’s development relies now on speed and immediate profit.

Nowadays, the ecology and culture of China’s southwest, especially of minority areas, is fragile. Traditions are not eternal. They adapt, they die, they are recreated… What I feel sure of is the fact that these riches are not only a treasure of the past, they are indispensable tools for tackling the challenges that come from natural and cultural erosion. When I travel on the highlands of Ganze, I feel the impact of a way to deal with natural phenomena, animals and other people that, for sure, cannot be repeated in the cities but can still inspire our behaviors and help us to articulate a wisdom for today.

I deeply hope that this diversity will be preserved, enhanced and more and more appreciated. Ultimately, the cultural diversity of China is what should make it able to renew in depth its spiritual civilization. A civilization that has blossomed through patience and wisdom....



 

Wednesday, 30 May 2007

The Kaohsiung Momentum

Taiwan and the rest of Asia need to go from “community culture” to “sustainability culture”, devising a new strategy of development based on the riches of cultural exchanges and grassroots inventiveness. This was the message sent by the Kaohsiung International Forum organized by the Ricci Institute and eRenlai on May 25-26.

Largely covered by the media, gathering policymakers and experts from Taiwan, Europe and the Pacific Islands,, the Forum has set up a new agenda for the region.

President Chen Shui-bian pledged to make Taiwan a beacon of sustainability and cultural diversity, while calling for the setting up of a World Environmental Organization.

He also delivered their prizes to the ten eRenlai “Life Sustainability Awards” recipients.

In introduction, Wong Chin-chu, head of the Council of Cultural affairs, Yang Tzu-pao, vice-minister of Foreign Affairs, and Benoit Vermander (Ricci/Renlai) all called to make global challenges of sustainability and cultural interaction the true basis for Taiwanese internal and international policies.

Michel Camdessus. Former Director General of IMF, described cultural diversity, ethics and spiritual values as the “three pillars” of sustainability.

Wu Chin-fa, vice-president of the Council of Cultural Affairs, showed how Taiwan diversity was already and should be even more the basis of its developmental model..

French Senator Garriaud-Maylam pointed out that a global policy of intangible heritage protection could nurture a culture of peace within and among cultural groups.

Likewise, writer Ping Lu suggested that the creativity and diversity of Taiwan could make it an “extraordinary” member of the international community provided that Taiwanese themselves choose to rely on this part of their heritage.

Dominique David, Executive Director of IFRI, showed that sustainability challenges were modifying the world strategic equilibriums, stressing the challenge that environmental refugees will bring to the global system.

Tuvalu representative Enele S. Sopoaga gave a vivid illustration of this point, by describing the ordeal met by the Pacific islands due to global warming.

Guy Ledoux and Henrik Laursen, representing the European Commission, described how Europe is taking up the challenge, insisting on the fact that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could become a motor for high-quality economic growth.

This was also the view offered by Guu Yuan-kuang, President of Pingtung Technological University, who described the progresses made by sustainable agriculture in southern Taiwan.

In conclusion, Tchen Yu-hsiou, Secretary General of Taiwan’s National Cultural Association, called for a renewed dialogue of equals between Europe and Asia so as to enrich the cultural assets that will allow us to invent a integral model of development adapted to the new challenges met by the global community.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en.jpg|}media/articles/may31.swf{/rokbox}

Thursday, 24 May 2007

情感共享地在一起

阳光之家位在上海长宁区,收容的是十六岁到三十六岁智能障碍的孩子。这里的孩子喜爱外来的访客,阳光之家汪院长透露了与残障孩子相处的秘诀。

【汪玉麟 自述 沈秀臻整理】

我叫汪玉麟,我是阳光之家的院长,大家叫我汪院长。
我先生重度残疾,我女儿有先天性残疾障碍,已经动过手术。我自己也是残疾人,我妈妈怀孕的时候打胎没打成功,结果我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虽然我的四肢可以活动,但脊椎变形使得我的身形无法伸展。
阳光之家成立不到一年,我到这里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我们的资金是区政府拨下来的,慈善机构给一部分,政府补贴一部分。
照料残疾人是一条很长的路,并不是有爱心就够了,最重要的是良心。有人以为只要政府拨款下来就可以了,我认为还要必须与残疾人情感共同享受地在一起,我做这个工作是基于这个基础推展的。

过去的学习路

我和我先生算是幸运,我们认为自己要在社会生存,必须练就好看家本领。一九七○那个年代不能上大学,不过后来我们两个都参加业馀学校开的课,一直看书、学电脑、充实自己。
近几年残疾人、盲人已经可以考大学,盲人打电脑也有盲文键盘可以使用。为残疾人开设的电脑培训班往往都能得到政府的补助,就像我们学校智能障碍孩子的午餐全都是由政府提供的。

社会参与.参与社会

阳光之家收容的是十六岁到三十六岁智能障碍的孩子,三十六岁是上限,现在有二十三个学生。
我报到以后就做了家庭访查,完成度大约百分之八十,对于学生的家庭状况以及智能程度有了大致的掌握。除了基本教育的课程之外,现在我就是针对个案──也就是学生不同的状况施以不同的特殊教育。
市政府现在提出「非正规就业」方案,希望智能障碍的学生以后能够出去工作、养活自己。政府每个月补贴每人四百多人民币,为每个人提供「三金」补助:养老金、保险金以及医疗金。以后父母不在了,他们也有个基本的保障。不过,前提是这些学生要有基本的就业与谋生能力。有些学生似乎可以,但有些学生离这个前提实在很远。
王丽带很多外国义工来我这儿,给我很大的启发,这里的学生和这些义工学得很开心。有一位法国教育家观察残疾人在中国这个大环境所遇到的问题,他说残疾人遇到的障碍有行动工具障碍以及个人情感交流的障碍,因此参与社会的能力比较差。现在我们得到很多经济上的援助,可以慢慢解决行动工具缺乏的问题,我更希望大家能够像王丽一样亲身参与,因为情感的交流是这些孩子最需要的。

培育信任感

第一次我来这里上课,我会摸摸学生的手,和他们亲密接触。但一这样,他们会哭,而且本来忍著忍著,到最后才放声哭出来。有的学生以前从不出家门,在家里关了很久,心理上变得很封闭。这些智能障碍的学生并不会攻击别人,他们只会压抑自己,像小孩子一样。
这里的小孩是我们主动去请他们来的,一开始他们并不愿意来。有的家庭对我们这里并不是很了解,有的家庭觉得麻烦,有的家长觉得小孩子念了九年书,应该要有劳动力,希望留在家里帮忙打杂、洗菜、扫地。我们按照区残联提供的名单去找,现在没有一个人说不要来。
昨天晚上有位妈妈七点半打电话到这里说孩子不吃饭。根据我的了解,这位妈妈比较暴躁,智能障碍的孩子往往比较内向,于是我告诉这位妈妈说她必须改变自己的说话方式,请她不要用吼的。今天早上这位妈妈对我说,孩子接我的电话以后,愿意吃饭了,而且对妈妈的态度也改善了。
我只是对这个孩子说:「某某某,我是汪老师。」他听了就很亲热地说:「喔,汪老师。」我又说:「你在家里发脾气,是吧!你不要发脾气。你坏的话,汪老师会在班上表扬你的,对吧?你是个听话的好孩子,你不会让汪老师伤心的,是不是?」他回说:「嗯。」「那你现在跟妈妈好好去吃饭,老师明天再教你唱歌、再教你画画,好不好?」「喔。」孩子很少会用语言跟你沟通,但他能够回答你的问题,我就会很感动了。

活泼地互动

这个孩子画得很好,也很会唱歌。我鼓励孩子怎么发声、怎么练嗓子,让他们发挥能力,感到满足与快乐。他们练得很好,而且唱得很快乐。我们也安排很多课程让孩子打羽毛球、训练体能。老师常讲司马光凿缸的故事给大家听,孩子还会说这个故事听过了。
有时后他会趴在你身上,在你头上吻一下。我晚上要值班值得很晚,我笑著问有没有人要和我一起值班?有一个学生抱著我说老师我愿意陪你,其他同学附和地说我也愿意,我也愿意。
他们很需要爱,如果有一天领导要把我调走,我真的会哭。

培养自理能力与判断能力

有一个孩子在家里会打父母,到这里接受教育的洗礼以后,现在他会做家务,喜欢和大家一起做活动,而且懂得明辨是非。他现在知道打人、骂人是不对的,他有时还会对我说:「某某某骂人啦,老师你快点去!」以前有的学生需要家长接送,现在学会自己上下学了。
原先大家吃饭都没规矩,规矩需要一个一个教,教上十遍二十遍后,现在大家吃饭都有秩序了。有时练一首歌练了两个礼拜,大家唱得很好;放长假回来大家都忘了,不但走调,而且连谱也不见了,必须反覆不断复习。
话说回来,孩子来到这里以后至少都愿意对外接触,同时学到基本的生活自理能力,这已经是长足的进步了。

与家长沟通

我们有三到九位老师,包括义工在内,但很多家长对老师有误解,对自己的孩子有错误的期盼。
孩子没有规矩,必须要有一个老师扮黑脸,一个老师扮白脸,因此有的家长认为我们的管教过于严厉。有的家长则对孩子的期望过高,我认为孩子根本不可能达到家长的要求,我必须用家长听得懂的语言和家长沟通。
至于心理谘询这方面,就由我负责,刚好我女儿攻读的专业就是心理谘询,我可以常和她讨论。

走出阳光之家

未来我很希望能够多与外界沟通,看看新加坡、韩国是怎么做的,我想自己去看一看。我相信一个人的言传身教对学生影响深远。
残疾人的失业率还是比较高,让学生有能力上岗是我的第一个目标。我报到三十天以后,我就对学生说许多做人的道理。我说我的爸爸妈妈很宝贝我,但是到了社会上我的生存环境就很有限,这是很现实的。我希望他们认识我之后,能够改变现实的状态,能够走出阳光之家。

【备注】笔者采访时汪院长刚上任,当您在读这篇文章时汪院长已离职,她担任院长职位的时间前后大约两个月。

附加的多媒体: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cn.jpg|}media/articles/sunlight.swf{/rokbox}

Wednesday, 23 May 2007

結合生命中的理性與感性

王麗常帶著一群義工,為一群殘疾人服務,盼望的是殘疾人能走出自己的路。王麗的想法與作法,總會讓人想起上緊後的琴弦、調好音後的琴鍵,等待某個時刻奏出優美的樂章。

創辦殘疾人服務網站

「新視覺殘疾人愛心服務網」http://www.soho-ku.com是我為殘疾人成立的網站,而我自己維生的方式就是接廣告、做美術設計,這也是為什麼網址命名為soho-ku:「soho」是表示我是蘇活族,有自己的個人工作室;ku指的是我的先生庫海洋。
「新視覺」一詞來自我對美術設計的喜愛。我接廣告的工作室叫做「新視覺電腦圖文設計服務室」,這是一個就業組織,政府對於在家工作或是下崗人員自行創業有新的政策,於是我的工作室註冊後三年都免稅。後來我為殘疾人成立的服務網站也沿用「新視覺」的名稱。
我會從事美術設計,有一段電腦的因緣。以前我很喜歡玩電腦,一面幫別人修電腦,一面自己用電腦上網、找資料,做一點簡單的排版。有一次,有一個朋友要出書,問我能不能幫忙,我就答應了。這個朋友剛好認識懂美術編輯的老師,這位老師看了我的成品後很熱心地教我,告訴我需要學習改進的地方,同時教我如何打下更紮實的美術功底。
於是,我決定去學美術、色彩以及廣告設計,一共學了兩年。一個禮拜五個全天班,一天學繪畫,其他四天學電腦繪圖。我後來才知道不管有多好的點子或是美術上有多高的敏銳度,都還是要透過電腦實踐才能表現出來。結業後我到幾家廣告公司打工,一家廣告公司平均做三到四個月,一面學習經驗,一面認識朋友。
做美術設計必須跟著別人的要求走,從事服務網的工作感覺上比較自由,也能多和他人交流。我很希望「新視覺殘疾人愛心服務網」能夠作為互動交流的平台,讓更多人看到,讓更多人知道。服務網成立了三年多,真正積極服務的時間大約是這兩年,不過都是很多人幫忙共同完成,因為幫助人的活動需要很多人參與,只有我一個人一定無法做好。

回憶童年意外事故

兩歲的時候,我父母剛剛從另一個地方轉調到過來。早上父母要工作,中午買菜的時候,就把我和我哥哥留在家裡。一九七三年那時買東西需要憑票供應,他們排隊買東西,出去了很久。冬天很冷,我和我哥哥就在火爐邊烤火。至於後來發生的事,我是聽我父母說的,自己沒有什麼印象。他們說我的長袖棉襖著了火,因為是暗火不是明火,我自己都不知道,他們回來看到我的右手臂冒煙,趕忙把我送到醫院去。
那時文化大革命還沒有結束,醫院裡的醫生並沒有經過消毒殺菌的程序,把我的手臂包紮起來就叫我回家了。後來每星期我都固定去換藥。半年以後,醫生發現我得了敗血症,還說必須把整隻手臂鋸掉,我的父母只好同意這麼做。這些過程我完全沒有印象,只是到了小學知道自己少了一隻手很不方便。讀書的時候並沒有覺得自己和別人不一樣,到了工作場合這樣的感覺才越來越強烈。

儲備體力.克服困難

端一盆水這對我來說並不容易,因為我會很想用兩隻手來端。然而,我在辦活動的時候,有一些人私底下對我說我好像不太怕困難,這可能和我喜歡運動有關。小學一年級到三年級,我都很想上體育課,但老師不讓我上。那時還不用「殘疾人」這個詞語,老師說「殘廢人」不能上體育課。每天我看著其他同學跑呀跳呀,讓我心裡很難過。
後來我想到一個辦法,我決定每天一大早起床,在住家附近的長江邊跑步。我想老師大概怕我摔跤,於是自己練習跑步、做運動練平衡感。等我唸到四年級,老師看我的情況很不錯,對我說我可以上體育課了。
其實班上的女孩子來說我算是最高的,有一位中學的體育老師覺得我有運動的天賦,個子高而且瘦長,邀我參加他們學校的籃球隊。我就整天就跟著大家打球投籃。
五年級我參加了中小學生運動會,這是個健全人的運動會,我拿了第一名。有一位市體委的人知道我得了第一名,告訴我殘疾人運動會的相關消息,並邀請我加入市體委的田徑隊。就這樣我練了三年田徑,初二參加成都運動會的比賽,又到北京集訓參加漢城傷殘人奧運會。八年的時間我都想著運動,得過全國第一名、世界盃第四名,不過我覺得重要的是運動讓人變得比較開朗,運動時不會有什麼憂慮。

第一個影響我的人

成立「新視覺殘疾人愛心服務網」之前,我不是忙設計就是想著談價錢的事,我還沒有想到要幫助別人,不過我曾經得到過別人的幫助。有一個教堂的活動專門幫殘疾人安裝義肢,我也是其中一個受益者。那時候我想怎麼會有這麼好的事,竟然有這麼好的人與你交談,還免費願意幫你安裝義肢。在這些活動的感染之下,我覺得自己也可以做相關的幫助活動。慢慢地機會出現了,資源也漸漸來了,一切都發生得很自然。
2000年,我認識了第一個影響我的人——德國人Peter。Peter管理一家貿易公司,工作之餘就到教堂幫人裝義肢,他是個虔誠的天主教徒。那時我在Peter的公司擔任電腦顧問,我看他每次吃飯前都要禱告。他曾經送給我一本《聖經》,不過隔天我告訴他說我看不懂,他笑了笑沒有回答。後來我常跟著他到處幫人裝義肢,發現這些慈善活動可以辦得很成功,於是逐漸投入類似的活動。

自力更生.心靈開放

一開始我常為殘疾人安裝義肢、贈送物資以及復建器材,但後來我覺得這並不長久,我覺得重要的是給大家技能訓練以及學習的機會。人只要有手,就可以勞動;人只要有腦子,就可以運用。我為殘疾人創辦了英語班、手工培訓班,籌辦外出活動與別人交流,而且我帶了一些外國義工為他們上課、陪他們活動。我很希望大家觀念轉變後自力更生,不需要靠施捨過活。
他們原本都待在家裡,靠救濟金過日子,也沒有什麼人可以說上幾句話。現在他們每個禮拜可以接觸到不同的老師,和其他人聊天,了解很多事情,他們非常開心。他們常說即使做手工沒有收入,但只要每個禮拜能夠相聚一次就很高興。他們開心的樣子讓我覺得自己做的是好事,支持我繼續做下去。
有人覺得自己很苦,我就帶他們去看更苦的人,他們就比較有勇氣活下去。

幫助人需要冷靜省察

幫助人是一個長期的活動,並不是說捐點錢或是給一點東西就是幫助。幫助後出現的種種問題也是事先需要想好的,不能充滿熱情、曇花一現,必須要有長遠的計劃,同時也要審慎評估幫助的對象是不是真正需要幫助的人。
換句話說,幫助人需要有想法,時時刻刻問自己要達成什麼樣的目標。幫助人也要時時保有評估能力,常常問自己這件事是不是應該做,是不是做得好。
我知道像有些西部偏遠小學的援助計劃有幾千人受益,但發展速度過快,是不是能發揮長遠的助益,這都必須一再評估。羊圈小學以一個學校為基地,到現在已經七年了,而且發展得很不錯:究竟一次幫助多所學校,還是以一個學校為主發展計劃,何優何劣?這都是值得再三思索的。
以穩定為前提才能有真正的想法,想法並不在製造對立,想法是希望能夠為幫助者以及受幫助者結合生命中的理性與感性,然後透過具體的計劃在現實生活中來落實。

義工的見習過程

我這邊外國義工比本國義工多,因為外國義工到非營利機構服務可以排入社會實踐的課程,他們能夠到一些民間非營利機構服務比較長的時間。中國義工只有暑假能夠來參加,因為平常他們要上班或是上學。我很希望以後本土義工能夠有較長的時間參與非營利機構的活動。中國學生畢業前往往到公司去實習,並不是到非營利機構見習,我們不能怪本土義工沒有心。
我們很需要開設培訓課程來培養合格的義工,想當義工的人也必須問自己當義工到底是為了學分,還是為了進一步了解社會,這是當義工需要自我省察的地方。
我常常說應該怎麼做,但還是放手讓大家做。目前在這裡服務的義工大多是二十歲左右的年輕人,他們多半沒什麼想法,只是來看看來了解,不論國內或是國外都是這樣。二十幾歲的人有熱情地跟著做,二十五歲到三十歲的人比較有想法,他們會想辦法做;三十到五十歲這一段的人會主動做,這是比較簡單的分類。我都讓年輕的人做些輔助工作,讓中間這一段的人學習前輩的經驗。

單手王麗的勇氣

從小到大,我並不會因為別人的異樣眼光而受到傷害。身體殘疾並不可怕,身體上的殘疾只是一個肉眼看得到的現象。我和他人交流往往是透過心透過思想,心理上的殘疾對我來說還更危險、更可怕。
大家常覺得別人的事不是我的事,其實不是這樣的,一定還有些事可以做。有人覺得我在做壞事情,對我說你做的事不會長久,這種不被人理解的感受才是我遇到最大的痛苦與障礙。
和朋友接觸、交流對我來說很重要,不同國家的朋友帶給我不同的思想、不同的想法,多元對我來說是珍貴的滋養與協助。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tw.jpg|}media/articles/AlternativeShanghai_wagnli.swf{/rokbox}

Wednesday, 23 May 2007

情感共享地在一起

陽光之家位在上海長寧區,收容的是十六歲到三十六歲智能障礙的孩子。這裡的孩子喜愛外來的訪客,陽光之家汪院長透露了與殘障孩子相處的秘訣。

【汪玉麟 自述 沈秀臻整理】

我叫汪玉麟,我是陽光之家的院長,大家叫我汪院長。
我先生重度殘疾,我女兒有先天性殘疾障礙,已經動過手術。我自己也是殘疾人,我媽媽懷孕的時候打胎沒打成功,結果我就變成現在這個樣子。雖然我的四肢可以活動,但脊椎變形使得我的身形無法伸展。
陽光之家成立不到一年,我到這裡還不到一個月的時間。我們的資金是區政府撥下來的,慈善機構給一部分,政府補貼一部分。
照料殘疾人是一條很長的路,並不是有愛心就夠了,最重要的是良心。有人以為只要政府撥款下來就可以了,我認為還要必須與殘疾人情感共同享受地在一起,我做這個工作是基於這個基礎推展的。

過去的學習路

我和我先生算是幸運,我們認為自己要在社會生存,必須練就好看家本領。一九七○那個年代不能上大學,不過後來我們兩個都參加業餘學校開的課,一直看書、學電腦、充實自己。
近幾年殘疾人、盲人已經可以考大學,盲人打電腦也有盲文鍵盤可以使用。為殘疾人開設的電腦培訓班往往都能得到政府的補助,就像我們學校智能障礙孩子的午餐全都是由政府提供的。

社會參與.參與社會

陽光之家收容的是十六歲到三十六歲智能障礙的孩子,三十六歲是上限,現在有二十三個學生。
我報到以後就做了家庭訪查,完成度大約百分之八十,對於學生的家庭狀況以及智能程度有了大致的掌握。除了基本教育的課程之外,現在我就是針對個案──也就是學生不同的狀況施以不同的特殊教育。
市政府現在提出「非正規就業」方案,希望智能障礙的學生以後能夠出去工作、養活自己。政府每個月補貼每人四百多人民幣,為每個人提供「三金」補助:養老金、保險金以及醫療金。以後父母不在了,他們也有個基本的保障。不過,前提是這些學生要有基本的就業與謀生能力。有些學生似乎可以,但有些學生離這個前提實在很遠。
王麗帶很多外國義工來我這兒,給我很大的啟發,這裡的學生和這些義工學得很開心。有一位法國教育家觀察殘疾人在中國這個大環境所遇到的問題,他說殘疾人遇到的障礙有行動工具障礙以及個人情感交流的障礙,因此參與社會的能力比較差。現在我們得到很多經濟上的援助,可以慢慢解決行動工具缺乏的問題,我更希望大家能夠像王麗一樣親身參與,因為情感的交流是這些孩子最需要的。

培育信任感

第一次我來這裡上課,我會摸摸學生的手,和他們親密接觸。但一這樣,他們會哭,而且本來忍著忍著,到最後才放聲哭出來。有的學生以前從不出家門,在家裡關了很久,心理上變得很封閉。這些智能障礙的學生並不會攻擊別人,他們只會壓抑自己,像小孩子一樣。
這裡的小孩是我們主動去請他們來的,一開始他們並不願意來。有的家庭對我們這裡並不是很了解,有的家庭覺得麻煩,有的家長覺得小孩子唸了九年書,應該要有勞動力,希望留在家裡幫忙打雜、洗菜、掃地。我們按照區殘聯提供的名單去找,現在沒有一個人說不要來。
昨天晚上有位媽媽七點半打電話到這裡說孩子不吃飯。根據我的了解,這位媽媽比較暴躁,智能障礙的孩子往往比較内向,於是我告訴這位媽媽說她必須改變自己的說話方式,請她不要用吼的。今天早上這位媽媽對我說,孩子接我的電話以後,願意吃飯了,而且對媽媽的態度也改善了。
我只是對這個孩子說:「某某某,我是汪老師。」他聽了就很親熱地說:「喔,汪老師。」我又說:「你在家裡發脾氣,是吧!你不要發脾氣。你壞的話,汪老師會在班上表揚你的,對吧?你是個聽話的好孩子,你不會讓汪老師傷心的,是不是?」他回說:「嗯。」「那你現在跟媽媽好好去吃飯,老師明天再教你唱歌、再教你畫畫,好不好?」「喔。」孩子很少會用語言跟你溝通,但他能夠回答你的問題,我就會很感動了。

活潑地互動

這個孩子畫得很好,也很會唱歌。我鼓勵孩子怎麼發聲、怎麼練嗓子,讓他們發揮能力,感到滿足與快樂。他們練得很好,而且唱得很快樂。我們也安排很多課程讓孩子打羽毛球、訓練體能。老師常講司馬光鑿缸的故事給大家聽,孩子還會說這個故事聽過了。
有時後他會趴在你身上,在你頭上吻一下。我晚上要值班值得很晚,我笑著問有沒有人要和我一起值班?有一個學生抱著我說老師我願意陪你,其他同學附和地說我也願意,我也願意。
他們很需要愛,如果有一天領導要把我調走,我真的會哭。

培養自理能力與判斷能力

有一個孩子在家裡會打父母,到這裡接受教育的洗禮以後,現在他會做家務,喜歡和大家一起做活動,而且懂得明辨是非。他現在知道打人、罵人是不對的,他有時還會對我說:「某某某罵人啦,老師你快點去!」以前有的學生需要家長接送,現在學會自己上下學了。
原先大家吃飯都沒規矩,規矩需要一個一個教,教上十遍二十遍後,現在大家吃飯都有秩序了。有時練一首歌練了兩個禮拜,大家唱得很好;放長假回來大家都忘了,不但走調,而且連譜也不見了,必須反覆不斷復習。
話說回來,孩子來到這裡以後至少都願意對外接觸,同時學到基本的生活自理能力,這已經是長足的進步了。

與家長溝通

我們有三到九位老師,包括義工在內,但很多家長對老師有誤解,對自己的孩子有錯誤的期盼。
孩子沒有規矩,必須要有一個老師扮黑臉,一個老師扮白臉,因此有的家長認為我們的管教過於嚴厲。有的家長則對孩子的期望過高,我認為孩子根本不可能達到家長的要求,我必須用家長聽得懂的語言和家長溝通。
至於心理諮詢這方面,就由我負責,剛好我女兒攻讀的專業就是心理諮詢,我可以常和她討論。

走出陽光之家

未來我很希望能夠多與外界溝通,看看新加坡、韓國是怎麼做的,我想自己去看一看。我相信一個人的言傳身教對學生影響深遠。
殘疾人的失業率還是比較高,讓學生有能力上崗是我的第一個目標。我報到三十天以後,我就對學生說許多做人的道理。我說我的爸爸媽媽很寶貝我,但是到了社會上我的生存環境就很有限,這是很現實的。我希望他們認識我之後,能夠改變現實的狀態,能夠走出陽光之家。

【備註】筆者採訪時汪院長剛上任,當您在讀這篇文章時汪院長已離職,她擔任院長職位的時間前後大約兩個月。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tw.jpg|}media/articles/sunlight.swf{/rokbox}

Wednesday, 23 May 2007

伴你同航,因為我曾經迷航

庫海洋,王麗的先生,在上海市長寧區殘聯工作。他說他會幫助殘疾人,因為自身是殘疾人,更因為自己有過一段艱辛的求職歲月。

王麗與我

我和王麗是在1990年全國殘疾人田徑游泳邀請賽上認識的,運動會當年在昆明舉行。下飛機以後,大家就一起把東西放好,在雲南昆明高原的草地上暖身、適應氣候。當時我和隊友正在練習,無意之中我感覺到對面有一個小女孩,看上去文文靜靜的,穿著緊身褲正在活動。
我過去和她聊天,才知道她是四川人。我覺得她很隨和,給我的印象很好。我們的宿舍是雲南省政府招待所,湊巧王麗就住在我的對門。我們互留了通訊地址,那是五月時的事,那時我二十九歲。
回去後我想了很多,十五年前大家通訊並不用電腦,於是我試探性地寫了一封信給她。信中談了許多有關上海市殘聯的客氣話,後面才寫我對王麗的印象以及真心話,同時邀請王麗來上海裝義肢,因為上海義肢的質量在全國來說算是首屈一指的。除了這些,我還寄了兩包上海城隍廟特產的五香豆。
後來我等到了她的回信。信中有很多客氣話,還有四張照片,其中有一張是1988年她在傷殘奧運會上拍的四張休閒照。之前也有人介紹健全的女孩子給我,可是我總覺得不喜歡,不然就是不怎麼認真。我很高興收到王麗的回信,因為我感覺王麗沒有拒絕我。
後來我們兩個人書信往來了快一年。我母親去世之後,我就向她表白心意,看她是不是能和她父母談一談我們的婚事。很可惜我母親無緣見到王麗,不過我和母親談過王麗的事。

體驗生活兩人一起來

王麗失去了整隻右手。我自己八歲的時候玩鞭炮,兩隻手臂都只剩上臂的上半截。我的母親知道我們倆的手都有殘疾的問題,擔心會不會沒有辦法一起生活。不過,那時我說我們可以靠毅力過日子,甚至過得比正常人好。我父親整個參與了我與王麗的婚禮。
結婚後我發現生活的確有很多不方便。真正問題出現了,需要兩個人一起克服。一開始就連切一塊肉都要切老半天,因為肉比較滑,動來動去不好切。有時候我的手扶著她,她用一隻手切,有時候她的手穩著我的手切,兩個人要一起合作才能完成。
我很不會做家務,洗碗多少會一點,但結婚前都是家人幫我準備吃的,自己沒有燒過菜。結婚後,連燒菜的順序都要問鄰居,後來才知道油差不多開了再放菜,鹽要等菜快熟了才放,一開始什麼都不知道,就這樣一點一點累積生活的經驗。

服務因殘疾而無業的人

我一直在上海市長寧區殘聯工作,這是一個半官半民的單位。區殘聯服務的對象是因殘疾而無業的人,分有盲人、聾啞人、肢體殘疾人、精神病患者以及弱智者五類,當然綜合殘疾的也包括在內。
常有許多殘疾人對我陳情,但因為正常管道全都試遍了,問題還是沒有得到解決,有些人對我說他們要自己來,這時我就知道他們要做什麼了。社會上有許多需要作為的事沒人管,就會出現非組織的手段。我覺得我已經盡力了,我能幫的忙我都幫了,他們只好集結殘疾車群起抗爭。有時候幾十輛車子,有時候甚至五百輛車子抗爭,事情才得到解決。

動遷的故事

就拿五六年前的動遷來說,「動遷」就是政府要改造舊房,把居民從市中心安置到新的居住環境,那次就出現過殘疾人抗爭事件。很多健全人活得都很困難,更何況是殘疾人。動遷對殘疾人來說是一件大事,有的殘疾人被迫搬到外環線那麼遠的地方去(現在那裡發展得不錯,當時還是郊區,生活很不方便),而政府最初同意給的是二十七萬的房子。
如果住到外環線去,殘疾朋友必須開殘疾車跑很遠的路才能上下班,而且新的住處相關的配套措施如看病、買菜都做得不夠完善,住在那裡一定會帶給殘疾人很多困擾。有一戶殘疾人家,一家四口,先生雙下肢嚴重殘疾,妻子患有紅斑性狼瘡:他們本來以為不能生孩子,領養了一個女孩,後來知道可以生育,於是生了一個男孩。這麼貧寒的家庭搬到那麼遠的地方實在不知道怎麼生活。我從人道這方面動之以情,對負責動遷令的王總說是不是能夠對特殊疾病的人再照顧一點,結果吃了閉門羹,我想我已經無計可施。
星期一要強遷,星期五殘疾抗爭車就集結起來圍堵市政府。後來市政府法制辦、民政部門、區殘聯大家談了一個星期,終於談出了結果,把遷移的房價定在三十八萬等級的房子,這樣殘疾人終於能夠得到較好的照料。

殘疾人幫助殘疾人

有一位殘疾人因脈管炎引起全身淋巴循環障礙,兩隻腿粗得像象腿,需要人攙扶才能起身,皮膚壞死已經擴張到下腹部。他本來在家門口搭了一個違章建築,做起珍珠奶茶亭的生意,後來因為地鐵要施工,他的茶亭被迫收起來。我們必須為他同時考量生活費以及醫療費的問題。目前生活費我們已經幫他解決,至於看病目前有些醫院不願意收他,等過一陣子我們再繼續幫他找醫院。
很多人問我為什麼幫助殘疾人,我想我會幫助殘疾人,因為自身是殘疾人,因為自己在社會上受過挫折。高中畢業後我很想升學,所以我跑去做體檢。醫生問我為什麼要體檢,他說身體有殘疾不能考大學,做了體檢也沒用。同樣讀書畢業,卻不能和其他人一樣升學,工作也找不著,只能待在家裡。有一陣子,我甚至有輕生的念頭。

求職考驗工作能力

後來我開始在港務局船舶修理廠工作,那時我的負荷比一般的搬運工還重,一天的工作時數大概都超過八小時。我管油漆倉庫,油漆料一來往往就幾百桶,我必須用兩隻膀子提起油漆桶,沒稀釋過的厚白漆一桶是五十公斤。有時要搬六尺長的鋼材,從船上推下來再推到倉庫貨架上。搬氧氣桶時要先抱著,慢慢拖下來,再扛在肩膀上,稍不留神就會整個滾落黃浦江。
在一個偶然的機會,我寫了一封信給長寧區民政局長。正局長和兩個副局長答應與我見一次面。他們看到我,第一句話就問信是不是我寫的,我說是我寫的。他們當場要求我寫一篇文章,題目是「職業道德」,我用兩隻膀子夾住沾水鋼筆,認真而快速地寫給他們看。
後來他們又問我,如果報紙掉到地板上我要怎麼辦。我想他們要考驗我的工作能力,我就把辦公桌上的大頭針整盒扔到地上,然後我對他們說我可以把這些大頭針全部撿起來。我用兩隻膀子很快地把大頭針一把一把地撿起來,剩下的一根一根地夾起來放回桌上。
我又把墨水瓶的蓋子打開,然後再把墨水瓶的蓋子轉回去。那時電話是轉盤式的,並不是按鍵式的,我撥了一通電話,我記得我撥的電話號碼是上海氣象預報台228779,結果都正確無誤。我想是老天幫忙,他們要求我做的,我都順利完成了。

額頭碰到天花板

面試完畢,我下樓的時候,我聽到年輕的副局長說:「喔,這個人不容易。很多人當了兵回來以後就在機關裡面混日子,寫也不會寫,做也不會做。這個人很刻苦,很不容易。」後來,過了快兩個星期,他們給我消息說要用我,我覺得很感動。
從小到大我都知道這個社會很講關係,我自己一點關係也沒有。有一句俗語說:「額頭碰到天花板」,意思就是命裡遇到好運,我想是我遇到好的機運。如果沒有這個機會,我大概永遠無法在社會上發揮自己的能力。以前那個單位船舶修理廠已經關閉,我如果當時繼續在那裡工作的話,現在也是待在家裡。
有一次我值班的時候遇到老局長,他買了兩瓶啤酒,我們坐下來喝,就聊了起來。我問他說有人謠傳說我是他的親戚才能在這裡工作,他說反正你清楚,我也清楚,他們要說就他們去說吧。
於是,1986年元月,我進了民政局,今年是第21年了。

體會人間冷暖

殘疾人的確有身體上的殘缺,但是殘疾人也很好強,他們其實不需要人憐憫。若用憐憫的眼光看他們或是把他們當乞丐,他們反而會受到傷害。
很久以前待業在家的時候,我找過某位科長,我的父母還透過關係請人求他幫我安插一個工作,他的職責就是安排殘疾人工作。我那時想就算看大門我也可以做,不過這位科長回答說如果我看守工廠的話,強盜來了我一定無法應付。他說福利工廠需要人繡花,可是我沒有手指頭我怎麼繡花呢?後來,我才輾轉得知人間的冷暖一點都無法打動這位科長。
現在有殘疾人的福利工廠,健全人就會反駁說是我們健全人養活你們殘疾人。很多殘疾人也很無辜,他們並不想變成這個樣子。我覺得人與人之間應該相互了解,不要充滿歧視和偏見。

做一個勇敢的水手

退休以後,我還是希望為殘疾人服務。我很喜歡台灣歌手鄭智化,他唱過一首「水手歌」,我很喜歡一段歌詞:「風雨中,這點痛算什麼。擦乾淚,不要怕,至少我們還有淚。」在生活的海洋中,我希望像他一樣做一個勇敢的水手。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tw.jpg|}media/articles/AlternativeShanghai_kuheiyang.swf{/rokbox}

Help us!

Help us keep the content of eRenlai free: take five minutes to make a donation

AMOUNT: 

Join our FB Group

Browse by Date

« January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We have 3747 guests and no members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