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enlai - Beacons of hope 亞洲的人文引擎
Beacons of hope 亞洲的人文引擎

Beacons of hope 亞洲的人文引擎

There are many local initiatives that deserve to be known and encouraged. Here we look at Asia's cultural innovation.

在地的人文引擎推動著亞洲的文化發展,這股動力充滿著創新的精神。

 

 

Thursday, 26 April 2007

Keep Rowing! Shyaman Fengayin and Lin Chien-Hsiang

Shyaman Fengayin is a member of the Orchid Island Ta Wu tribe and sira du lilawod fishing clan. Responsible for the “T-shaped Trouser’s Literature History Workshop” (named according to the shape of Orchid Island’s traditional clothing.) Former administrator of Taiwan Greenpeace. Leader in the opposition of Orchid Islands struggle against the dumping of nuclear waste. Catechist of the Taiwan Presbyterian Church.

Lin Chien-Hsiang is a film director, in charge of the documentary “Our Workroom”. Graduate of the National Tainan Art Academy phonotape and videotape research and recording section, and Wenhua University Drama and Movie Department. Shooting the above mentioned documentary took sixteen years. The main topics were the aborigines, the ecological environment, social movements, local culture, disadvantaged groups, etc…

When Lin Chien-Hsiang graduated from school in 1989, he first took his video camera to Orchid Island to shoot a documentary. Since then this “Island of Men” and the Ta Wu tribal people have fascinated him. In 1997 he was commissioned by anthropologist Hu Tai Li to go to Orchid Island to film the lives of the Ta Wu tribe which brought him completely under the spell of Orchid Island - the self-sufficiency of a society, caught up in the current of modern times and compelled to leap from the Stone Age into the nuclear age.

In 2001, the two friends cooperated to have a boat a made by ten men from Orchid Island put on display in the Science Museum. Within 20 days or so, the tribal men transported the boat materials to Taiwan and there, step by step, fabricated the beautiful Ta Wu boat.

When the boat was finished, Shyaman Fengayin brought his 76 year old father to Taiwan Island for the first time in his life to see the boat. The old man sighed, saying the boat should sail on the ocean or it will forfeit its life, which really made Shyaman Fengayin and Lin Chien-Hsiang embark on a new project.

Thereafter, they dreamed of rowing to the ancestral land of the Ta Wu tribe, Ba Dan Island. The Ta Wu have a beautiful tradition that they first came from Ba Dan Island in the Philippines to start a new life on Orchid Island, and their descendents never went back to their roots.

Their dream is as follows: after the traditional fishing season, which began in November 2006 and will be finished in June 2007, they will make a preparatory trip round the whole island of Taiwan, 1100 kilometers, so as give Taiwan people a taste of ocean culture.
Beautiful pictures on "Keep Rowing"

Attached media :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en.jpg|}media/articles/08_Shyaman_Fengayin.swf{/rokbox}

Tuesday, 24 April 2007

永續發展的文化資源

第一屆” Terra Preta”中國論壇
Terra Preta: 使土地永恆的黑沃土,由印地安亞馬遜原住民所創。
上海:2007年11月21、22日;成都:2007年11月24、25日
Terra preta(葡萄牙文”黑沃土之意”),指的是哥倫布登陸美洲之前的印地安亞馬遜原住民所使用一種已失傳的特殊土地利用方式,藉著運用一套特殊的微生物程式來阻止耕土衰竭、讓土地得以再生。黑沃土有自行再生的能力─它並不是毫無活動力的物質而是活生生的有機體。同樣的意義運用在此,即是指應藉由我們祖先所展現出來的文化才能來改革現有的資源與狀態,以便創造出更具永續性的生活環境。 今天,與其破壞資源,我們更應該去適應並豐富它,我們要珍惜並進行交流,進而建立實際運用的智慧、開啟一套文化工具和道德敏銳性。
中國自2006年三月通過十一五計畫後,即積極表現出欲加強永續發展模式的意願,儘量減少社會或環境層面上寶貴資源的浪費,凡事更以“和諧”為原則,同時也藉此聲明中國在世界治理角色上所承擔之責任。中國雖非世界上唯一遭逢發展問題的國家,但在程度上卻相對嚴重。如今,“永續發展”儼然已成為全世界國際組織、公權力、國際企業、地方企業主與公民社會急切追求的共同信念。然而由於其重要性及環環相扣的特質,想以一系列技術性方案來解決似乎略顯不足。當然,技術層面的方案在解決能源延續、空氣污染及生物多樣性保護等問題上仍不可或缺。同時, 我們也必須運用文化資源,藉由與其他文明和傳統進行對話,用最多樣性及富創造力的合作意識模式來面對這項所有人的共同挑戰。用文化資源的交流來促進永續發展 ─藉由成功故事及分析策略的分享,透過價值中心的對話來達成這項交流─這便是未來在上海及成都兩地舉行國際論壇所欲促進的首要目標。
再者,我們也甚至可以斷言文化多樣性即是永續發展中必要的一環。一個社會在其進化及科技改變的同時, 不斷思考與自然界、他人和未來世代關係,這時文化多樣性不但提供了具創意的詮釋也成為可加以運用的工具。例如,多元的自然環境具有高度適應性,面對病毒所帶來的影響將相對更具抵抗力; 同樣地, 多元的文化環境也更能去適應新經濟與社會急劇轉變。文化對話不僅串聯起一個國家內的文化,同時也可超越紀律結構進而與不同的專業領域相結合。
這場國際研討會的目的,便是希望透過知識性的對話和豐富資源交流,發展出一套 “知識網路“和一個整體評估中國在永續發展及世界治理上能如何提供貢獻的常態性平臺。
之所以選擇上海和成都兩大城市來進行首次的“永續中國國際論壇”,顯示各主辦單位皆希望致力於提高中國各個範圍資源的永續性並兼顧中國東部和西部所有難題的重要性。以這樣的模式讓各界與會者能在上海以“城市水資源與公共衛生”及成都的“城鄉一體化“等兩個主要永續性策略議題上深入探討。兩地論壇的首日也將對議題中的文化核心思考展開討論。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ma_event1_ct.jpg{/rokbox}

Tuesday, 24 April 2007

The First “Terra Preta” China Forum

Cultural Resources for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Shanghai, April 25

Terra preta (“dark earth” in Portuguese) refers to a technique used by pre-Columbian Amazonian Indians to regenerate soil with a unique suite of microorganisms that created carbon and resisted carbon depletion. Dark earth thus attains the capacity to regenerate itself— behaving more like a living organism than an inert material. We use this term to represent our ancestors’ ability to use their culture and knowledge to renew their resources and shape a more sustainable living environment. Today, mankind is still able to adapt and enrich our resources rather than destroy them, provided we treasure, exchange and create practical wisdom, cultural tools and ethical insights.

The 11th Development Plan (March 2006) commits China to a more sustainable model of development - a model which is less wasteful of precious resources and more guided by the “harmony” principle, which balances the long-term homeostasis of nature and humankind, both on a social and environmental level. By this commitment, China assumes her role as a responsible stakeholder in global governance. China’s developmental problems are not unique, though they are manifested on a local, regional and global scale. “Sustainability” has become the common, pressing imperative of 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s, public authorities, multi-national corporations, local entrepreneurs and civil societies throughout the world. The magnitude and interconnectedness of the challenge make it impossible to approach it only as a series of technical issues. Of course, technical solutions do need to be devised to respond to problems such as water sanitation, energy conservation, air pollution or protection of biodiversity. At the same time, mobilizing cultural resources that help all participants to meet the challenge with a more acute understanding of the issues at stake will generate increased inventiveness, boldness and a sense of co-operation. The mobilization of cultural resources to nurture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 achieved through a dialogue on core values, a sharing of success stories and an exchange of strategic analyses - is exactly what this International Forum, held in two successive locations, aims to facilitate.

Going one step further, it can be asserted that cultural diversity is a necessary component of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Cultural diversity provides a society with a toolbox of attitudes vis-à-vis nature and humankind that can be used and creatively interpreted according to evolving social and technological changes. A diversified natural environment is more prone to resist the effect of viruses thanks to its superior flexibility; likewise, a diversified cultural environment can better adapt to new economic and social imperatives. Today, cultural dialogue provides societies with accrued cultural resources, provided that quality exchanges and in-depth sharing are prioritized. Such dialogue not only connects national cultures, it also combines various fields of expertise into a trans-disciplinary framework.

This International Forum aims to develop into a “knowledge network” and a permanent platform for assessing the contribution that China can offer to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and world governance as a whole, through intercultural dialogue and cross-fertilization.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en.jpg|}media/articles/terrapreta.swf{/rokbox}

{rokbox thumb}http://www.youtube.com/watch?v=VjhHA31QtpI{/rokbox}

{rokbox thumb=|images/stories/video1.jpg| size=|425 373|}http://www.youtube.com/watch?v=4BY40QvWQKE{/rokbox}

Monday, 23 April 2007

Kevin Gallagher: Technology for Disabled Users

Kevin Gallagher was born in Glasgow, Scotland, in 1956. After having studied electronics at Stratchlyde University, and Durham University, he worked for Philips Medical System in the Netherlands and IBM in England. Arriving in Taiwan in 1990, he was part of a team to establish a centre for Assistive Technology for the disabled in Taiwan. At that time there was no centre where disabled people can go for free and unbiased information about equipment to assist them.
One of his main objectives was to design a range of low cost electronic equipment to assist the severely disabled, especially for computer access. Many disabled, especially those confined to home, can benefit greatly by computer access for communication, leisure and employment and also especially by internet access which is in many cases their only window to the world. However as many are not able to use the standard mouse, he was able to design a range of special devices to help them overcome their problems. In total, these special equipment designs must have been supplied over 400 disabled residents of Taiwan.
Afterwards, Kevin began a home outreach program (到宅服務) to assist those severely disabled who are totally housebound, which necessitated raising funds from both Taiwan and overseas. The program was extremely successful, reaching out to those most in need, also in remote areas including Taitung, Kinmen and Hualien.
To share his skills and experience, Kevin was able to implement a series of seminars all over the island, to teach therapists and carers about the benefits of technology to assist disabled people. These seminars included subjects such as Special Computer Interfaces, Communication Aids, Special Switches and several DIY seminars to teach the practical techniques of making special switches.
As the need for computer devices greatly increased with the widespread use of the internet, a unique one-stop shop service was setup where we would provide an assessment, supply and modification service to disabled users. Unfortunately Taiwan really lacks such quality social services, with a focus on the person and not the service. Sadly most users are left to solve practical and complex problems by themselves.
Through the course of his work, Kevin discovered that a small piece of technology could radically change a disabled users’ life, in many cases from facing a life looking at the ceiling with only the TV for company to one of interaction with the outside world. It was his dream to establish a computer and communication technology center for the whole of Taiwan but for now this plan is temporarily on hold.
More recent work has resulted in the design of a special single switch mouse and the use of an eye control switch for those with extreme paralysis.
A paper on the subject of computer technology for the disabled was presented at an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for Assistive Technology in Lille in 2005 and a presentation given at a conference for Motor Neurone Disease in Yokohama in 2006.
Some designed devices
The following gives a list of some devices which were designed for disabled users. Most were designed to give the severely disabled access to computer technology.
• Joystick Mouse
• Morse Mouse
• Mini Switch Mouse
• Standard Switch Mouse
• External Switch Mouse
• EasyMove Mouse
• Single Switch TV controller
• Single Switch Telephone
• USB Monoclick Mouse

“After leaving the comfort and security of IBM in England and living in Taiwan for over 16 years, my life has certainly been transformed into one with a very rich personal and meaningful experience. There is certainly much to share and to say in this respect especially about the change in life values that were experienced.
However if I were just to say one thing it would be that making this step brought me great fullness of life. Those feelings before, of life being materially affluent, but lacking in depth and meaning, literally disappeared and never returned. It seems today that many people, not only in Taiwan but in other affluent countries also feel this way, and that elusive goal of finding happiness evades everyone who searches for it. I have discovered that that maybe if we put our quest for personal happiness aside and instead direct our searching towards one of meaning in life, then this automatically brings with it a real deep joy as a very welcome gift. And perhaps one of the best ways of doing this is to reach out to those most in need. We may find that it is in these places of deprivation or marginalization that our own deep joy is hidden.”

Attached media :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en.jpg|}media/articles/07_Kevin_Gallagher.swf{/rokbox}

Monday, 23 April 2007

航向達悟祖先的故鄉

【郭健平‧林建享 撰文】

「海洋不是阻隔,而是通路。」這是達悟民族的海洋思維。
如今木已成舟,他們將於六月划向台灣,繞航一千兩百公里。
這是達悟傳統文化的再現,更是迎向未來的啟航。

大船
達悟民族文化、信仰與生計的集合體

蘭嶼的大船文化,幾乎是整個達悟民族從生計、心理、信仰與宇宙觀的集合體。近半世紀以來,在與外界緊密互動的歷史遭遇中,大船在蘭嶼幾近式微。在現代經濟方式的衝擊下,氏族漁團的青壯勞動力被台灣的資本市場吸納,老一輩長者無力負荷大船建造的一切所需,只能看著舊船腐朽裂解,在每年呼喊飛魚的招魚儀典時,感嘆空盪的港灣而無大船的身影。
一九九七年,在飛魚季節一個暗夜的大海上,當我與sira du lilawut氏系群漁團所屬的大船出航捕魚時,宜爽的夜風中,我邊划邊想著:「為什麼不讓大家看這樣的大船是怎麼建造的呢?」於是我們開始進行田野調查,歷經了三年的籌備,終於在科博館的「南島語族特展」的機會中,順利的完成了計畫。

造舟
船不只美麗,還有我們的智慧與能力!

二○○一年,我們與村裡的族人,帶著從島上森林伐取的樹材,在台中建造了一艘脫離傳統氏族漁團組織的十人大船之後,相關文化單位都陸續地以購買或補助的方式讓部落社區建造大船。過程中,每個村落都有過幾回大船下水落成的盛事,大船文化也逐漸的在年輕世代族人的感知中被喚起。然而,深沉的文化禁制規約依然在老年與中壯世代的內心深處運行,處於傳統與現代交會的時刻,大船文化中的漁團組織、禁忌規範都是族人在這過程中,必須面對的選擇…
當年我們詢問父親:「可以到台灣造大船嗎?makanyou(禁忌)怎麼辦?」父親也細詢了為何要去台灣造大船的用意。「給台灣的人看,也讓他們了解,大船不只是美麗而已,還有我們的智慧與能力!」我們回答。於是,沈思後的父親給了我們一個說法:「台灣又沒有我們的鬼(anito),你們想那麼多做什麼?」那一年,我們順利的完成了一艘向台灣展示的大船…

出航
做好了船,怎麼不划呢?

那年在台中科博館,第一艘以蘭嶼的樹材、以及九位老、中、青三代的蘭嶼人所建造的cina’tkelang(傳統十人大船)完成時,最老的長者Shypen Kamadaenn(祖父輩的卡馬達恩)突然對著大家說:

Manga kagakei ! Koi jagrlr mangawut du awa…
(朋友們,我真的很想把它拿到海裡去呢!)

那時我們蹲在美麗大船旁邊,正在享受著完成的美好感受時,聽了這話語,心又砰然的跳了起來。「是啊!為什麼不能划呢?」
於是,六年後的今天,我們想與台灣的朋友分享一件事:船,不只是被展示的,更是可以航行的,我們將拜訪台灣…
實踐造舟、航海划到台灣的過程,除了可見到豐富具體的達悟生活模式之外,也將碰觸到達悟民族的海洋文化中,最深沉的禁忌與規約體系。面對古典的文化制約與現代性的衝擊,族人會如何看待、思考、調適與認知?
這是一個一半傳統、一半現代,一半台灣、一半蘭嶼的議題;也是一個古典與現代、生活與信仰互相滲透互相融合的文化案例。它不只是族人對過去的造舟工藝、航海知識能力、毅力與勇氣的再試煉;也是族人以文化主體意識的表現來航向未來的啟航。

傳承
不同世代的族人,共同思索、學習、出航…

參與造舟的成員與參與航行的成員,包括了不同世代的達悟族人,他們各自對文化規約有不同程度的認知與見解。傳統世代的長者,對於禁忌有深刻的體認,言行嚴謹恪守規範,達悟文化在這一個世代中,持續著古典的優雅氣質;但在近十年的核能廢料與國家公園議題中,他們也展現了對時代變遷的敏銳理解與睿智。傳統的文化知識與智慧,是他們真實的生命經歷,一艘艘的大船,正是他們生命的刻痕。造舟團隊中的長輩,除了在造船的經驗與能力的傳承,也深刻的感受著現代化對達悟族的衝擊,而思索著應對之道。
而對於中壯世代的族人,他們或多或少的經歷過台灣社會的洗禮,承受著時代變遷的撞擊。傳統與現代的交互作用間,他們嘗試各種獲取生活資源的可能,做台灣的建築工,也是傳統海洋生計的熟練者。這次他們參與造舟、航行,除了賺取工資,也為參與一個未曾有過的文化行動。他們是達悟文化現代性過渡的中堅。而更年輕的青年世代,是對現代性理解大於傳統認知的一代;在日漸積累的文化自信中,他們安靜的學習著造舟,傾聽老人長輩的話語,也默默的等待出航…

划向台灣
台灣需要真實可見的海洋文明實踐行動!

再者,對於試圖從農業文明建構「島嶼海洋文化」的台灣社會來說,活生生的達悟海洋文化,是絕對具有啟發性的。
「天這麼黑,風這麼大,爸爸捕魚去為什麼還不回家?」台灣過往的海洋想像,一直在這樣的朗讀聲中的縈繞殘響,我們的童年是這樣被海洋嚇大的。殘酷的數據每年告訴我們有多少的波臣。海洋是漢人文化中漁民的專業,並不是日常的生活裡的感知。抱持著走向海洋文明的期許,台灣需要真實可見的海洋文明實踐。
這樣的行動,讓台灣人理解原住民文化處事方法的脈絡與節奏,也讓蘭嶼的達悟人,瞭解現代社會運作規範中的操作程序。這樣的相互認識是美好的,台灣不同族群文化的對話與互動,是需要謹慎的思考、設計與執行的。好的案例,將可刺激更多有創意的想像、創造力與行動。
當白底紅黑圖紋的大船划過東海岸、划進基隆港、淡水河、愛河,而與端午龍舟齊頭並進時,「划來的!」從太平洋、從台灣海峽划來的!這景觀正是夢想的所在。萬頭鑽動的台灣朋友們,腦海裡會有何等的景像?他們的思維將飛離陸地,凌空鳥瞰著想像的海洋,於是有了島嶼的身形、有了船影破浪;當風聲與海洋的氣味進入神經的感官,大家會知道,這是與我們同一國度中的原住民朋友,彼此有著相互聽得懂與聽不懂的語言,遠方的小島將在汗水涔流發亮的胳膀肌理中,在不一樣的黝黑五官面容的笑容中,化成彼此雖相異卻可相識的臉孔。

---------------------------------
「2007海洋練習曲」部落格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tw.jpg|}media/articles/08_Shyaman_Fengayin.swf{/rokbox}{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tw.jpg|}media/articles/08_Shyaman_Fengayin_ch.swf{/rokbox}

Monday, 23 April 2007

台文書寫軟體的開發者

「語言」是文化永續的基礎,也是自我認同的憑藉。
在這數位時代,母語的資訊化能讓年輕人認識、了解自己的母語,
進而用母語創作、交流,並提高母語的世界能見度。

兒時的「母語再學習」

從小在一個對母語不友善的城市(台北)出生長大,感謝父母的教育讓我沒有完全失去我的母語,但如同許多同世代的台語人,我們的母語能力終是殘破的。年少時也雖然讀過幾本關於台語的書籍,但並沒有將白話字學起來。
小時候,我的台語非常不好,有一段時間,祖父母搬來和我們同住,發現小孩們無法和他們用台語交流,於是我(們)跟著看歌仔戲、台語片,跟祖父母交談,聆聽拜訪祖父母的親戚的對話,經過一些時間後,勉強可以用台語交流,聽的方面更沒有問題。這大概是我的第一次母語再學習。
家族裡的人會談論政治,偶爾也會談到二二八,以及差點不保的祖父,因此我對台灣的族群與政治多少有點粗淺的了解,但也會對自己不夠了解自己的土地而感到遺憾。國中時,我會聽廣播中的吳樂天講古以及台語老歌節目,蠻喜歡其中的樂趣,另外也聽國語流行歌及羅大佑、買過幾本關於台語的書,但是看不懂其中的漢字及羅馬字(教會羅馬字及其他音標),便也就讓他過去了。

母語大冒險 正式展開

二○○一年,攻讀博士的生涯接近尾聲,開始思索能為台灣做些什麼。後來決定再次學習了解白話字,並希望能利用自己對電腦的了解,來幫助白話字的再生。沒想到,我的「母語再學習大冒險」就這麼開始了。那時,我先花了一些時間了解電腦處理白話字的困難,了解到問題主要來自白話字字符沒有任何一個主流的編碼系統有完整支援,並向戴凱序(Tè Khái-sū)先生請教,他是在一九九五年就革命性的提出Taiwanese Protocol,倡議應該使用UNICODE來處理台灣語言白話字的人。
有一段時間,我深陷於UNICODE編碼、字型、及作業系統複雜字型技術的迷沼之中。這幾件事情環環相扣,現實的情境也讓白話字處於一種邊緣弱勢的地位。我們經過長時間的探索,將白話字最低所需新碼位降至一個。二○○三年,我、戴凱序與陳鄭宏堯(Tân-têⁿ Hông-giâu)三人起草,透過UNICODE台灣代表單位送出申請案,個人更有幸列席參與UNICODE技術會議說明此一提案。雖然期間曾受到中華人民共和國代表的技術性干預,白話字所需的葫蘆點(hô-lô-tiám)終於被正式收錄於UNICODE,解決了白話字編碼的基礎問題。不過,有了碼位沒有字型支援也是枉然,這問題直到劉傑岳(Lâu Kiat-gak)先生發展出輸入白話字的TP 2.0以及使用白話字編碼的Taigi Unicode字型後,才獲得初步的解決。

台語文輸入法的開發過程

另一個問題是如何輸入白話字。在研究白話字編碼的過程中,我曾利用Keyman這套軟體發展出一種白話字鍵盤,用來在MS Windows裡輸入白話字。後來我開始使用Mac OS X,認識OpenVanilla輸入法架構的研發團隊後,一起發展出OV POJ白話字漢羅輸入法,可以輸出白話字及台語漢字。最近,我們更協助教育部發展出可在MS Windows、Mac OS X及Linux上使用的「台灣閩南語羅馬字輸入法」。
隨著白話字正式收入UNICODE,一些自由軟體的字型開始加入相關支援,如今已有數套字型可以完全支援UNICODE白話字,也有許多人投入發展輸入白話字/台語漢字的軟體。配合近年來MS Windows XP SP2及MS Office 2003對複雜拉丁字的支援,在電腦上使用白話字已經越來越容易。但是,一個好的完整解決方案(字型+輸入法+相關軟體)可說還是非常欠缺,這也是資訊台語人當前一個急迫的挑戰。

建構新一代的母語知識網

二○○二、二○○三年左右我開始接觸維基百科(Wikipedia),那時它還沒有如此風行,只有英文版維基百科比較熱鬧,而「中文」版的維基百科則是簡體字的天下。
在參與那時繁簡體分家爭論的時候,凱序提到「台語版Wikipedia」的想法。那時並沒有什麼「方言」版的維基百科,我們便自己找了個伺服器,裝了mediawiki的軟體,於是Holopedia(Hō-ló-oē ê encyclopedia)就這麼出世了。二○○三年七月,Holopedia正式起跑,到次年五月已累計一百多篇文章。那時候我看見有某種歐洲「方言」申請成功,便寫信申請讓Holopedia併入維基百科。一開始有中文維基人非常反對,認為台語/閩南語只是一種漢語方言,只是把中文用不同的聲音讀出,不應該有獨立的維基百科。但是,我們一方面堅持使用白話字書寫,另一方面也有許多人表示贊成,最後終於獲准成立台語/閩南語白話字的維基百科。如今,Holopedia已有兩千多篇文章,內容包羅萬象,除了可用台語了解自身文化/社會的各個面向,更有許多文章介紹新知識。或許有一天,Holopedia終能成為新一代的母語知識網。

--------------------------------------------
閩南語維基百科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tw.jpg|}media/articles/10_Chen_Po_Chung.swf{/rokbox}{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tw.jpg|}media/articles/10_Chen_Po_Chung_ch.swf{/rokbox}

Monday, 23 April 2007

夢想一座身心障礙電腦中心

一個國家的文明與永續不應只看經濟,也應看社會對弱勢者的照顧程度。
身心障礙者教會我不少事情,例如生活中何者才是重要的。
唯一讓我難過的是,我們做得還不夠多。

我還在這裡,而且沒有計畫回去

「你瘋了吧!」當我告訴人們,我想去台灣當兩年義工時,這種反應是我常聽到的。我原來的計畫是來台兩年;十六年之後我很驚訝的發現我還在這裡,而且沒有計畫回去。
台灣人常問我三個問題:「你幾歲?」「你結婚了沒?」「你為什麼來台灣?」第一和第二個問題還容易回答,可是第三個呢?只能說冥冥之中真有一些奧祕的原因沒辦法解釋。用一句中國話來說就是有「緣分」吧!
回想當年,再看看現在,仍然高興自己的選擇。

內心的聲音說:去冒險、去試試!

原本我在英國南部一家美國的大電腦公司(IBM)當設計半導體的電子工程師,工作條件好、薪水高、福利佳,是很多人夢想的工作環境。但是隨著工作的時間累積,內心中空虛的感覺卻越來越強烈,工作變成一個例行的事,再好的物質享受似乎都不能填補當時精神上的失落。後來,我有一次偶然的機會來台灣觀光,碰到一些在台灣服務的神父及修女,回英國後意外收到一封來自台灣的信,是一位在身心障礙機構服務的加拿大籍修女來信邀請我到台灣當義工。我花了快半年的時間考慮,這封信我也故意放在飯桌上明顯的地方以便隨時提醒自己,可是一直無法決定怎麼回答修女。
有一天我在騎摩托車回家的路上,經過一個小的交叉路口,當摩托車再次啟動時我也做下了決定:我要去台灣!這個決定不只是父母反對,朋友的反應更是明顯的寫在臉上:「他瘋了!」但父母及朋友的態度似乎不能動搖我自己內在一個小小的聲音說:去冒險、去試試看。

唯一難過的是,我們做得還不夠多

關西鎮的華光智能發展中心是我在台灣第一個接觸的身心障礙機構,我從陌生到瞭解,自己的角色也從一個想幫助人的義工轉變為從智能障礙者身上學習真正自我的人。我終於明白在一般生活中我們經常偽裝成為其他人來掩飾自己的多種面貌,也因之我們看不到生活的真諦。而心智障礙的人就不會存在假象,他們喜歡你就對你展開燦爛的笑容,甚至擁抱你;如果不喜歡你,也會讓你知道!他們的單純教會我不少事情,例如生活中什麼是真正重要的,但是我們唯有不讓他們置身於社會的邊緣,才能學會這一點。
後來,我有機會認識了第一社會福利基金會的賴美智主任。那時候基金會有建立輔具中心的計畫,賴主任正在尋找懂得電子科技輔具的人,所以邀請我加入。雖然沒有馬上答應她,但先前提到的那個內心的「小聲音」,仍然再次對我說:去試試看。
從剛開始研發簡單的特殊開關,到目前研發比較複雜的電腦介面、遙控器、溝通器,讓我這十六年多的生活成為生命中最豐富的一段經歷。能夠應用個人的工程師技能設計輔具來幫助一些身障朋友,給予我極大的滿足感和成就感。而看到這些朋友透過我設計的輔具,得以發揮他們的潛能時,更使我了解到,有時候一點點科技卻能提供很大的協助力量。如此的滿足感和高昂的工作動機是無可比較的,而且是金錢無法買到的,但唯一讓我難過的是,我們做得還不夠多。

他寫下的第一句話:爸爸我愛你

但是我做這種服務並非只是躲在實驗室裡作研發,有不少時間是去拜訪、評估各類肢體障礙者及不方便出門的個案。有一個案令我深刻印象,是一位住在台東縣、二十幾歲的男子,他因五歲時發生車禍變成四肢癱瘓的高位脊椎受傷者,腳和手都不能動,連呼吸都要靠呼吸器。第一次見到他時,我與我們的到宅服務團隊同行,看到他躺在床上沒事做,問他想做什麼,他馬上回答說要打電腦!但是想想看那麼嚴重的身體狀況,怎麼可能打電腦?但我想到這位年輕人的未來,這樣的生活還不知要經歷多少年,如果能夠打電腦必然能夠給予他不少協助。於是經過評估之後,我們提供一個特殊吹氣開關和我研發的單鍵滑鼠,當天幫他安裝後,看到他寫的第一句話就是:爸爸我愛你。
身心障礙者與一般人一樣,都有想要走出室外的心,但是需要靠輔具協助。在台灣,有太多肢體障礙者眼前的世界只有天花板,大多生活於斗室之中,無法移動,日常生活大都依賴家人協助。如果有輔具予以協助,就能改善肢體障礙者的生活品質。

如今我更加期待未來的十六年

我認為,一個國家的文明程度不應只是看經濟上的指數來衡量,也應該看國家對社會最弱勢者的照顧程度來衡量。
經過這十六年,我的感受是,天主似乎是為了這個工作而造了我。雖然這段時間不能說是輕鬆或順利,但絕對可說是非常豐富的十六年。如今,我更加期待未來的十六年。

【Kevin目前就職於新竹盛群半導體公司,在IC 應用上該公司提供許多電子類輔具的設計輔助。EMAIL:This email address is being protected from spambots. You need JavaScript enabled to view it.

-------------------------------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tw.jpg|}media/articles/07_Kevin_Gallagher.swf{/rokbox}{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tw.jpg|}media/articles/07_Kevin_Gallagher_ch.swf{/rokbox}

Friday, 20 April 2007

「綠島永續園區」規劃者

想像島嶼過去、未來,傾聽海潮聲響,漸行漸遠…

驚奇是最偉大的哲學情感

六年來因為規劃「綠島人權紀念園區」進出火燒島(綠島)無數次,陪伴政治犯前輩從空中俯瞰台灣東部山海,尋訪火燒島遺址、尋找戶政舊籍、辦理活動,或拜訪宛如鄉親的島上居民。島上獨特景緻、美麗山海、迷人海洋,令人遐想哲人柏拉圖的話語:「『驚奇』是世上最偉大的哲學情感。」
驚奇的確是探索生命與自然,令人難忘的第一道碰觸的火花,它的光不斷的併發,如果探索持續,島嶼所曾經發生過的一切人、事、物,在大自然懷抱裡,有著數不盡的驚奇發生,用現代的話說:那種驚奇是「永續」的本質之一:取之自然、用之自然。怎麼說呢!

毀棄惡魔之島的污名吧!

二○○一年五月初訪綠島,日正當中陽光輻射在一片如廢墟般的圍牆監獄,銅牆鐵壁的鋼筋混泥土監獄在大自然威力下,逐日敗壞,梭巡在這曾經血淚交織的場域,仰望藍天碧海閃過一念:讓大自然恢復它的氣息吧!毀棄這一切惡魔之島的污名吧!
面海靠山封閉地形,成為孤島絕佳的拘禁人類的場所,這是人對人監控、隔離的思維,不是人對大自然關愛的想法。這個地區從一九五一年起到一九八七年解嚴,拘禁政治犯超過三千人以上,被禁錮的不只是千萬年歲月,被監視的眾多靈魂,至今卻仍然發光、發亮,足以表徵台灣二十世紀下半葉,人類受壓迫、對抗,激發可貴精神的文明見證地,它的精神表徵有著冷戰世界史的亞洲意義。如今,廣大的海岸地還有許多不同時期的監獄、集中營房舍、咾咕石房、圍牆等等,使用中的「綠島技能訓練所」仍然看得到法務部監管的人犯外出勞動。
到山上著名的觀音洞抽到一支下下籤,而後,理性思維常常穿越、回歸感知的世界,激起心智的考驗,預告規劃的挑戰從此開始,人需要敬畏、謙卑面對未知世界,再壞的環境,都不會比戒嚴年代台灣社會恐懼的世界,令人無助。

從根本解放人存在的意義

規劃者常常不知不覺走向描繪圖面的設計想像,無人能免,台灣規劃界常常被譏為「規劃規劃、牆上掛掛」名實不符的形式主義,這種無形中被馴化的思維,更大的可能來自社會長期而集體的思想禁錮,自我劃地圈限。規劃設計的理性邏輯思維、計量想法,遮蔽了人們無窮無盡創意想像的可能,我們島嶼的大地處處留下這樣的過去莫名建設形貌的傷痕,不就是今日我們必須勇於面對什麼是「永續」生命、「永續」環境的現實挑戰嗎?
「綠島人權紀念園區」規劃本質的不同,在於反轉思想禁錮年代的人類追求真理、善美的虛無、無助。從根本解放「人」存在的終極意義,這是生命哲學命題,更是生命實存的喜樂、豐盛的實踐,需要從人、環境、場域的起源探索。
綠島為什麼沒有原住民,而相近的蘭嶼卻以雅美人著稱,漢人移民綠島兩百年至今,南島史前人類在島上的遺址仍待探究,「綠島人權紀念園區」碰上了諸種理想、現實的課題:南島文化、歷史人權、島嶼生態、永續願景、觀光現狀,它考驗關心永續思維的每一個人,夢想可以逐步實踐,全然決定於內心的強烈意願,集體作為。行政院正在研議將綠島設為國家公園,我們更期待園區按照世界文化遺產高標準的操作、世界和平博物館的理想,一步一腳印去實踐。

永續台灣,就從綠島開始!

您可以想像,五十多年前完成一把小提琴的取材,全部來自火燒島上嗎?我們也許會用「怎麼可能」來質疑這是傳說,恰如今天,我們懷疑「永續」想法和作法的可能性,現實困難重重。但是,故事不僅止於此,傳說中著名小提琴家胡乃元幼年第一把琴是父親胡鑫麟(眼科醫生,在綠島新生訓導處十年)回到台灣後請仍在綠島的難友所製作。我陸續看到了四把綠島牌的小提琴,相貌各殊,卻有如班雅明所指「靈光」(aura)般發出靈魂深處的光采,追索這樣的故事軌跡,也需要「靈光」般的心智,就如同「永續」的志業,需要不懈的精神。
幾年來,綠島因著島嶼旅行的發燒,帶來湧浪般的觀光人潮(每年四十萬遊客)。如何使它成為一座兼具生態保育、人權發光的世界知名島嶼,綠色實踐的永續概念——綠建築、再生能源等等,應用於居住、交通、水電、觀光所需的多種可能。綠島有機會成為一個典範,西太平洋一個真正綠色、希望的島。建設綠色永續台灣,就從綠島開始吧!在綠島山上漆黑的夜晚,人們會驚覺夜空如此的神祕又親近,有多麼久!人們遺忘了全黑的獨處,島嶼大地的聲音貫穿海洋,海濤漸近…
我們祈願,我們承諾,我們行動。

-------------------------------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tw.jpg|}media/articles/05_Tzao_Chin_Rong_ch.swf{/rokbox}

Friday, 20 April 2007

千里步道

許多人說,這是一個艱鉅的夢想,但卻也是一個極其美麗而且值得的夢想。
在串連千里步道的同時,我們將會習更謙卑而細膩的,
對我們的環境,甚至我們的生活方式,進行深刻的對話與反思。

二○○七年三月四日下午,我和小葳從羅東搭火車來到花蓮,要為第二天即將在花蓮進行的試走活動,再探一次路。
氣壓很低,盤據在中央山脈腰脊上灰沉沉的雲層,終究還是降下一陣急雨。奔馳在景美往新城的台九線上,輕便雨衣被迎面的東北季風吹鼓得像個淡黃色的變形球,噗哧噗哧的在耳邊不斷地響著…
一九八五年,我大學畢業回到花蓮,接下來的兩年間,每周三晚上和周六下午是我到新城為當地小孩作課輔和家教的時間。長長的台九線上,太平洋的風在耳邊呼嘯,那個自許是個濟弱扶傾的女俠,正趕赴一場場孩子們的盛宴,要教給他們十八般武藝,拉近和城市孩子的課業差距。
冬天奔馳在台九線的暗夜裡會有種刺骨的寒,一列襯在無盡幽暗從黑谷裡閃著燈火駛過的火車卻讓人彷若置身夢境,每一盞閃爍的燈火都讓人平添了溫暖和慰藉;若是夏日的周六,課後暮色中,我會趁興繼續往山裡走,浸一身野溪溫泉的清香。
那是段遙遠而幸福的日子。沒有太多現世的悲苦和無奈,只有單純的情緒和興致。人在風裡在山裡在天地間,悠然自在輕巧巧。那是年輕。
二十年轉眼過去,或許是對那種素樸的滿足與簡單的幸福的深刻感受,我以近乎無可救藥的樂觀態度,參與著各種的社會運動與社會工作:不自苦於陰雨暗沉,只待撥雲見日的時刻;不看人性陰暗,只看人性善的可能;漠視現實困境,但求盡其在我、精誠所至。素樸的滿足和簡單的幸福,在千里步道運動全面推展的一年中,也成了所有參與者共同的經驗。

七星潭自行車出租店的吳老闆

三月四日的探路已近尾聲時,我們的幸福又加了一樁:暮色中,小葳引我來到七星潭灣一處自行車店。一些詢價的對話之後,「如果訂二十部腳踏車,明天一早可以幫我們送到新城火車站嗎?然後下午在教育大學還車。」我問。
「你們是千里步道嗎?」黝黑木訥的老闆看著我們慢慢地說著。我和小葳驚訝得說不出話來,趕緊看看身上是不是佩帶著什麼標誌?什麼都沒有,只有一身疲憊和早被吹得打結的亂髮。
「怎麼知道的?」老闆說他去年就看到千里步道的新聞了,當時就覺得很棒,這幾天又在報上一塊很小的報導上看到千里步道要到花蓮來的消息。所以,他猜是我們來了。
千里步道從二○○六年四月啟動後,隔了一年來到了花蓮,有一個從未謀面,卻一直記得我們的朋友,和我們相會了。
花蓮七星潭自行車出租店吳老闆自此加入千里步道志工行列,帶著他的腳踏車和小貨車,只要我們到了花東,他便一路陪伴,晨昏日夜山邊水湄,當我們的依靠。吳老闆和默默支持他的吳太太,都是千里步道運動中遇見的福氣和珍寶。
台灣社會其實處處都有著這樣的人,她/他們常常是沉默平凡的小人物,但是卻在不同位置上堅持一些簡單的信念。吳老闆原本做的是裝潢,後來因為知道政府要推動自行車旅遊,便改行開了自行車出租店,小小的店面就在七星潭灣邊──他和太太自小生長的地方。週一至週五遊客稀少,冬天人更少,吳老闆和他的太太依舊守著它,暑期和假日遊客多了,自行車出租連鎖業者也來擺設臨時租車站。「不會影響了生意嗎?」吳老闆直說:「沒關係啊,大家一起來,只要能吸引更多人喜歡來花蓮這個美麗的地方騎腳踏車,跟誰租車都沒有關係。在花蓮騎單車玩,比開車好多了。」
三月底我們再次來到花蓮,進行為期三天的自行車騎乘試走活動,吳老闆開著小貨車,一路陪著我們,車上有我們一行三十人大大小小的行李以及備用的單車。他總是說我們在做很偉大的事,而他只是一個小人物,能幫忙的很有限。其實,支撐著我們可以很窮但是很堅定又自信地走下去的動力,正是來自許多和吳老闆一樣的朋友們,她/他們讓我們學會恭敬謙卑的面對生命、面對大地、努力於我們所投身的夢想。

風鈴之鄉的牛根草朋友們

花蓮鳳林鎮牛根草社區發展促進會的一群「大男生」,是透過東華大學蔡建福老師牽線所認識的朋友。他們都自稱是社區裡的年輕人,卻都已經四十好幾,生活歷練明白寫在臉上。一個是警察、一個是記者、一個是郵差,但都熱愛著自己的故鄉,在人口外流、農地大量休耕,農村急速萎縮的現實裡,歡歡喜喜的攜家帶眷,利用工作之餘投入振興社區的義務工作中:廢棄的豬圈搖身變成生態教室、廢耕的農地租下來試種生質能源作物,每到週末假日帶著一群群小孩家長,來到這兒播種,向日葵、黃豆、芥菜籽…,連村裡的老人都來了。
蔡建福是東華大學環境政策研究所的教授,去年千里步道透過網路邀請社會大眾共襄盛舉時,蔡老師是最早寫信給我們的朋友之一。他不僅來信表達對運動的支持,更提供給我們他在花東縱谷所進行的浪遊紀錄短片,以及英國鄉村保護法中所彰顯的美麗風光保留區的資料和典章。四月二十三日的啟動大會上,蔡老師帶著學生風塵僕僕的從花蓮來到台北。五月,千里步道第一次智庫沙龍討論會上,蔡老師再次來到,並為我們做了更多關於「綠道greenway規劃」與「花蓮的鄉村發展」議題的分享。之後,我們又透過他認識了同在東華大學的中文系教授吳明益,他則是一位身體力行且關心蝴蝶生態的行旅文學作家。「牛根草」這群可愛的朋友,也是因著蔡老師的關係,很快的就成了千里步道運動在花蓮地區的中堅力量。

花蓮,我的故鄉

我從沒有想過,千里步道運動讓我用這樣一種特別的方式,重新回到花蓮故鄉。過去二十多年,我默默地關心蘇花高、關心水泥開發、關心紙漿廢棄污染…,但是這一次,我用自己的腳,重新真實的再一次踏上滋養我生命年少時的土地。
花蓮雖已不似從前純靜,高聳的中央山脈被林立的高樓遮蔽,美麗的沙灘也早已不復存在,替而代之的是一層層的消波塊。但是,她仍是那最美的地方:山邊串起泰雅部落的產業道路(地圖上它叫「花5」),那曾是我作家庭訪問時的優靜路線;沿著太平洋邊經過一片防風林的綠色小徑(地圖上他叫「193」),曾是徐仁修筆下台灣最美的一條路;當然,還有我整整生活了十八年的林森路,(雖然她早已是一條車流不斷的馬路,作為曬穀場的時日已經久遠),我就是在那條路上一拐一拐地用爸爸的老式巨無霸單車學會騎單車的,也是在那條路上第一次摔了車…這些都是離我好遠好遠的年少記憶。
許多參與步道運動的朋友,也和我一樣在參與的過程中,重新發掘了塵封已久的記憶,更看到台灣另一個新世界的可能。
來自泥土,才有鄉愁。沒有鄉愁,我們如何愛這塊土地?

連結在地團體,串聯美麗步道

一、兩年前就聽黃武雄提出「環島步道」的構想。更多年來,總是聽他不斷感嘆著台灣美麗的鄉村景緻和山林靈氣越來越少、除草劑和水銀燈一吋一吋地侵蝕著原本青翠靜謐的山野小徑…,「夢想一條環島的千里步道」懷抱著對台灣土地深厚的感情。這個夢想首先獲得徐仁修和小野的支持,很快地,來自各方的回應極為熱絡而樂觀,大家都對「一條蜿蜒曲折,充滿想像的千里步道」懷抱著許多的期盼。
二○○六年六月十一日,千里步道舉行了第一次的步道試走活動。當天,在碧潭吊橋下,六百名參與民眾,捨棄汽機車,沿著南勢溪的蜿蜒小徑,踏著五公里的「漢順上學路」,經由小粗坑電廠-伸仗坂-屈尺,來到位於翡翠水庫旁的龜山國小。這條小徑是三十年前住在龜山的少年郎「漢順」,每遇新烏路坍方時他上學的必經之路。曾幾何時,孩子們的上學路,已經變成了車陣裡的搏命。透過步道運動,我們希望至少可以為行人多爭取一些應有的路權,也讓孩子們的上學路,能更多點安全自在的空間。
當然,整個運動更是要透過各地環保、生態、文史、社造、登山、民宿觀光與社區大學等組織的在地串聯,邀請各地喜歡走路或騎單車的團體和個人,尋找台灣島上各個沿途擁有美麗風光,或是富含豐富人文歷史或生態景觀等資源的鄉道、產業道路、步道、古道、圳道、廢鐵道…,串聯(而非開發)出一條專供行人與自行車使用的綠色的環島步道。

因夢想而上路,因上路孕育新夢想

二○○六年,千里步道運動從一個夢想出發,開始一步一步的踏出實踐的步履。千里步道運動從無到有,開始成為台灣社會新公民運動的選項:一個要串聯更多跨領域民間力量與智慧,為台灣留下根和本的全民運動,於焉開始。
首先,我們蒐集參考各種現有的資料,包括法令、規章、步道現況調查…,嘗試對夢想中的環島步道做出更具體的描述和參考指標,另一方面則希望可以喚起大家對「擴張與開發」的反思,並重新思索台灣作為世界地球村一員,在環境、生態、暖化等議題上的具體作為,以及整體國家永續發展的方向。
試想,一條環島的「11號國道」,一條專為兩條腿行走/騎單車所提供的美麗步道──許多人認為這是一個偉大但艱鉅的夢想,但對我以及和我有著一樣想像的朋友們來說,她卻是一個極其美麗而且值得的夢想。台灣這樣美,我們卻無暇去品味,台灣這樣好,我們卻任意去破壞,在串起千里步道的同時,也許我們會更謙卑更細膩的,和我們的環境,甚至我們的生活方式進行對話與反思。
現在,雖然「她」還是一個夢,但我相信,不久的將來,踏在千里步道上的每一個人,都會覺得擁有這條環島千里步道,對福爾摩莎美麗寶島而言,是再自然不過的、生活的一部分!有一天,無數的青少年、無數不同年齡的人們,將因懷著走向遠方的夢想而上路,更因上路走向遠方,而孕育新的夢想。

------------------------
永和社區大學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tw.jpg|}media/articles/03_Zhou_Shen_Xin_ch.swf{/rokbox}

Friday, 20 April 2007

Chou Sheng-Hsin: Taiwan's Thousand MileTrail

Yonghe. Graduate of National Normal University, Social Education Graduate School, and Fu Jen Chinese Department. Executive director of “Thousand Mile Trail” Planning Center and special assistant at Yonghe Community University. Formerly editor of “Humanistic Education Notes” and convener of “Non Combatant Homeland Alliance.”

“Several years ago, I heard Professor Huang Wu Xiong advocate “Walk around Taiwan!” He spoke with feeling of the beautiful scenery of the Taiwan countryside and of its mountains’ forest which was more and more diminishing. Herbicides and mercury lamps are polluting inch by inch the original quiet mountains, plains and trails.
 

Afterwards the Thousand Mile Trail dream gained the support of writer-photographer Xu Ren Xiu and writer Xiao Ye, and, very quickly, the response in all quarters was warm and optimistic.

 
 

"In 2006, the Thousand Mile Trail Movement became a reality. It gradually went from planning to a real citizens’ movement.  Naturally, the movement has to take into account each place’s natural environment, culture, architecture, mountains’ trails, scenic hostels, organizing junctions, linking them together over the whole of Taiwan. We began to search for and collect every kind of materials, including laws and regulations, the conditions of the trails, etc. We tried to give our Thousand Mile Trail its real life features. At the same time we hope to arouse in everyone a new way of thinking about Taiwan, as a member of the world community, participating with all nations in the building up of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In 2005 Huang Wu Xiong wrote an article ‘I Dream of a Thousand Mile Trail’ in which he wrote: ‘During the last half century, Taiwan has sacrificed too much of its natural environment and inner values for economic progress. Through the Thousand Mile Trail’s project, let us go beyond the ideology of growth, pondering again our values so as to change our lifestyle.’”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tories/thumbnails_video/chou_sheng_xin_sust_life_awards_thumb.jpg|}media/articles/03_Zhou_Shen_Xin.swf{/rokbox}

Thursday, 19 April 2007

「永續校園」的教育改革者

面對華德福教育所追求的核心價值,
要長出來的不僅是建築物、環境景觀,更重要的是人──社群。
讓永續校園成為健康社群的土壤。

我們常常在想,是你?是我?是他?或是誰?是誰讓我們日復一日、時時刻刻,專注地為孩子做每一件事?

專注地為孩子做每一件事

不管是在課程教學或校園工程裡,當一切事物依循著孩子的成長需求而來時,無論是在教與學、師與生,家與校之間的關係,彼此就運行出一種力量,這股力量看似不變、不動,卻也時時主動求變,從不曾讓任何人單獨存在或獨自完成。
因為,孩子的事不是簡單的事,也不是複雜的事,原來這力量同時也是可看見的改變,真實地來自大人們層層的自我淬鍊、自我改變,經由人與人之間的覺醒、溝通,不斷碰觸自我內在的省思,在生活與工作中辨識:溝通與討論的文化是否已真實存在於教師、家長與社群之間?大社會中存在的問題,是否仍在我們學校社群中接受試煉?

學校是健康社群的土壤

從民國九十二到九十五年度的「永續校園」工程計畫,讓慈心華德福教育實驗學校在台灣教育改革的道路上找尋到可以讓親、師、生共同學習、醞釀開創的出口。隨著學校逐漸成長,慈心已從一個幼兒園生長出小學、中學,成為一所九年一貫的國民中小學。這個工作團隊及家長群們,保存了從慈心社教機構「靜默改造社會環境」的觀點,到財團法人人智學基金會的保護,也真實地以學校作為健康社群的種子,投入學校教育的發展。在台灣這四十年不變的教育環境中,重塑學校教育的社會生命。但由於教育不是可急速催化成效的,迄今仍面臨著不易被社會理解的種種困境。

點燃協力造校的火苗

我們努力地想讓理想的教育理念成為真實,同時也促使家長、教師、社群透過更多元的參與實踐,共體社會責任而延展出一種「自由與認同」,與縣府簽訂的委辦契約,意味著有實現國民教育多元性的機會,這一切將為孩子勾勒出未來社會的形貌,使學校教育獲得真正的力量。我們想像孩子的學校具有足夠的生命力,校園可以是大自然中的小自然,是孩子感官的花園,牽繫著大人和小孩的生命動能,並蘊含著大稻埕的社群生活文化,可以自自然然地融入教育理念與校園環境,而成為孩子活生生的學校,讓課程即生活,引發孩子學習的興趣、並樂於學習。
我們希望讓學校教育再注入家長社群的元素,點燃未來協力造校的火苗。我們這樣做的真正意義,旨在創造一個健康的社群,培育更多懂生命、有實力、會生活的健康孩子。

--------------------
慈心華德福教育實驗學校網站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tw.jpg|}media/articles/01_Zhang_Chun_Shu_ch.swf{/rokbox}

Thursday, 19 April 2007

重建台灣農村的新價值

等待政策,不如凝聚力量影響政策。
我們以社區大學為基地,強調農村價值並引入新思潮,活絡農村社區,
吸引更多年輕朋友回返故鄉,重建台灣農村的新價值、新生命。

台灣的農村在近三十年來經歷了工業化與都市化兩大衝擊。農村人口不斷被都市迷炫的誘因以及大量的就業機會給「吸」了出去。加上高速道路的橫切直剖,農村的完整面貌已經不復存在。夾在傳統與現代之間的價值,有時甚至令人無所適從、尷尬扭曲的奇形怪狀。

農業淪為現代化的犧牲品

台灣的農村社會主要以「小農」為主體,廣大的農戶隊伍,以其豐沛的土地情感與知識,張出了一個農村多元生活的大網。在這個網中,沿襲自數百年來漢人綿密的土地觀念,以及經由土地信仰所織出的信仰文化,人群之間的權利義務關係數代傳承,集體要求超越個人主義之上,型塑了另一種層面的精緻文化內涵。
然而,在政府催動「現代化」機制之下,農村「次等化」為工商業社會的「資源提供者」;提供豐沛的農產作物解決現代人每天的飲食、提供務實單純的勞動力加入工商業生產部門、提供廉價土地以疏散污染性工業、提供潔淨水源甚至是以遷村為代價來建造大型水壩。當然,在國民旅遊盛行的今日,農村也提供城市一處抒解壓力、透一口氣的「舒壓室」。

農村地位低落、農田荒蕪廢耕

但是,作為一個提供資源的母土,農村的地位長期以來卻不斷地下滑低落,「鄉下小孩」被當作是「土包子」、「井底之蛙」的同義詞,連鄉村中的長輩也恨不得子孫「出外打拼」,別留在鄉下「無路用」,結果是一代又一代地讓更多的農村子弟淪入城市,質變成一個逐漸淡漠文化的「現代人」。原有的傳統價值被污名化成「保守」、 「噪音」、「骯髒」、「粗糙」。「鄉下人」越來越沒有自信,越來越覺得無奈,越來越想要在城市中也要買間房子。
還不僅是如此。數代來賴以依存的土地,不論收成好壞,所換取的收益都無法提供家計生活的保障;之前茂盛的田埔,現在荒蕪的速度簡直讓人聯想到死亡;《農業發展條例》實施後,許多土地為了「增加其利用價值」,在撕破臉與上法院之間,進行了一次又一次的分割與買賣。更別說台灣加入WTO之後,電視上不斷出現國外農產品如何便宜、稀奇,連農民都快要對自己所選擇種植的作物種類猶疑不決。

農村是社會的文化資產

在以往,台灣社會對於農業的關懷多集中於產業面向;然而,台灣近幾年的農業現象,卻從形式與內涵上,展現了台灣農業與農村的文化價值,例如紀錄片《無米樂》創造的熱潮、活潑生動的農業網站紛紛成立、多所小學發起農事教育等等。更甚者,讓我們看到農村作為文化醞釀和傳承根基的事實。
重現農村傳統價值並不是要一成不變,或是要把整個農村 「標本化」,而是希望引入更多新的活化觀念與技術,讓農村也隨著時代前進,但不是以放棄自己個性加入都市行列,而是以足夠的信心與豐富的生命力,在世界舞台上找回角色。
這並非一蹴可幾之事。如果人心都已經對農村失望,沒有期待,又哪來的自信,哪裡還有人願意蹲駐田園、繁子衍孫?也許從今以後,我們應該期待並盡力發展更多元的農村文化,更多元的農村議題,更平等互惠的城鄉關係。農村是一所學校,是一座文化的森林,是屬於全人類的重要資產。

等待政策,不如凝聚力量

等待政策,不如凝聚力量影響政策,這正是「」積極進行的工作。力量原本就存在,只是散落成一個個落單的熱心人,如果能以社區大學為基地,透過一門又一門的課程,不斷地捲入農村社區,並以工作坊式的公共論壇,逐步滴入新的思潮,再加上強調相互支援的農村既有價值,慢慢地醞釀、溫溫地發酵,或許雖暫無法立即解決農村問題多如牛毛的困境,但活絡中的農村社區,或許將可捲入更多的年輕朋友從都市返回加入,、新生命。
--------------------------------------------
張家的農事部落格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tw.jpg|}media/articles/09_Zhang_Zheng_Yang.swf{/rokbox}{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tw.jpg|}media/articles/09_Zhang_Zheng_Yang_ch.swf{/rokbox}

Help us!

Help us keep the content of eRenlai free: take five minutes to make a donation

AMOUNT: 

Join our FB Group

Browse by Date

« March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We have 5852 guests and no members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