隆纳德的复健长征

by Bob on Monday, 29 October 2007 Comments
翻译 谢静雯

常有人问我,罹患小儿麻痹时,有哪些反应?
我到底怎么适应的?我有什么感受?
我在繁不胜数的情境里,把这个故事一说再说,
我再也无法确定何谓事实,何谓加油添醋了。

虽说我当时并不了解,但是小儿麻痹不但没有毁了我的人生,
反倒将我推上开拓经验的精彩路途,远超过我得病之前所想像的。
由于小儿麻痹,我走上研究复健的路;
因为小儿麻痹,我拥有许多四处游历的机会。

我再也不把自己的缺陷和限制当作破坏人生的灾难,
而只把它看成某种不便,我得与之共处,并想办法应付。
然而,接受自己的状态并加以适应,并不表示我喜欢这个状态。
相反的,别人能做的事情我却无法完全做到,我痛恨这点。

我能适应,不代表就要被动承受命运。
对我来说,接受自己的限制表示:不管它有时多么让人讨厌或苦恼,
我已经决定要坦然面对,并且带著它继续生活。
我要倾全力摸索自己的能力、兴趣与抱负所在,我决心不让缺陷成为阻挠。

我接受缺陷带来的挑战,但拒绝让缺陷来定义我,
也拒绝让缺陷限制我的人生。
以积极态度来理解、接受这样的缺陷,其实就是对生命的再肯定,
也是许下充满活力的承诺──承诺要尽力活出丰富的人生。

自从我下了这个承诺以后,我的复健有了新的意义与目标。
当然,这个承诺花了许多年才得以实现,
我一路走过很多冤枉路,也陷入过各种困境,
可是这个目标值得放手一搏。

在轮椅上生活了四十九年,现在的我已很难想像:
若当年没有罹病,我的生活会是如何。
我甚至不确定自己是否宁愿不曾罹患小儿麻痹,
因为若它不曾发生,我可能无法享受我现在的工作,
我可能会错失这些年来我生命中许多重要的事件,
以及这段刺激的冒险旅程。

我很喜欢「明天」这个中文辞汇,
它在字面上的意义就是「光明的一天」。
创造这个辞汇的哲人,呼应了中国人的希望与决心。
即使在最暗的黑夜,他们已经想到了隔天,
届时事事物物将再度光明无限。
对我来说,明天无论阴或雨,将会永远光明…

------------------------------------------
全文请见PDF

附加的多媒体:
{rokbox}media/articles/Hadicapped_15.jpg{/rokbox}

Help us!

Help us keep the content of eRenlai free: take five minutes to make a donation

AMOUNT: 

Join our FB Group

Browse by Date

« June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We have 3535 guests and no members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