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化恐怖主義 Vs. 愛美裝備賽

by Hsiao-wei Cheng on Thursday, 26 February 2009 Comments
整型者日益年輕
愛美行業無止盡

大致而言,整型者的年齡是逐漸下移的。過去,五十歲左右的女性是整型的「大戶」,因為她們已進入中年,為了保持青春而整型。但是根據去年的統計,整型者的平均年齡已經降到四十歲。這個年齡還沒有進入老年,但他們是想要在還沒老的時候先「預防」。假設現在的我四十歲,臉皮已經有一點鬆,雖然還看不出來,但我知道它快鬆了,所以我就開始使用電波拉皮、肉毒桿菌,或是飛梭雷射。任何的整型手術都一樣,越年輕的時候做,效果越好。
整型這行業,永遠沒有止盡。因為不管我把一項手術做得多好,也無法徹底滿足客人的需求。例如當一位愛美者做了雙眼皮手術,覺得做得很好,接下來可能會想再做個隆鼻。做完隆鼻後,他又覺得應該讓臉型更美一點…這個行業永遠做不完,永遠都有得做。

老化恐怖主義猖獗
「外貌協會」勢力大

全世界最恐怖的恐怖主義就是怕老。全世界的反恐裝備或許一年要花幾千萬美金,但是花在抵抗老化的錢可能是它的百倍以上。從化妝、保養、服裝、健康食品、內衣…你看很多藝人代言的廣告,都在說哪一支口紅畫起來特別漂亮、哪一種面膜特別好…這個產業吸引了無數的人和資金,即使現在不景氣,但人心的需求還在。只要經濟一好轉,它馬上又復甦了。
當然,很多人是不會走進整型診所的。因為他們認為「自然最好」,而且整型要花錢,又有手術的風險。但我可以很肯定的說:「總有一天等到你!」因為我們對於女人愛美的需求深信不已。縱然有百分之十的人永遠不會進來,但百分之九十的人,總有一天會陷入這個「圈套」。
現在景氣不好,但我們的收入並未下降,為什麼?以日本為例,他們九零年代經濟很低迷,但那時正是日本整型業最蓬勃的時候。因為經濟不好,更需要增強求職競爭力,特別是在某些和美容、形象有關的行業。雖然「外貌主義」並不公平,但它是一個普遍存在的現象。例如彩妝業、美容業,必須要選擇符合企業形象的工作人員。就像我們徵美容師,如果應徵者臉上的痘疤太多、皮膚太暗沉,在這個行業工作就沒有說服力。
就像我自己,我也受到愛美恐怖主義的摧殘,每天都要保持年輕,保持競爭力。我是台灣第一個(被)做電波拉皮、第一個做抽脂手術的整型醫生。很多人看到我以前的照片都很難相信,坐在眼前的鄭醫師以前的肚子居然像哆啦A夢…(笑)

從本土化到國際化
整體造型迎民意

二○○○年是一個關鍵年。十年前,整型是純手工的,本土化的,老師教什麼我們就學什麼,很多技術跟設備是停滯的,雙眼皮、隆鼻、抽脂、隆乳這四項手術已經佔了當時的80到90%。到了兩千年左右開始走向國際化,就是國際上一有任何新的東西,我們就要去學回來。整型技術有了重大翻新。
例如,過去的客人會說「我要鼻樑」、「我要雙眼皮」,因為有雙眼皮比沒有好,有鼻樑比沒有好。傳統的「台式隆鼻」就是做一個鼻模,在山根的地方開一個小洞,然後放進去,鼻樑就挺了。但是現在則是有各種鼻子的造型可以參考,可以用整型者的耳軟骨或是肋骨軟骨去重建鼻子,有鼻尖、鼻柱、鼻翼縮小的整體造型;眼睛手術可以做眼頭的打開、眼尾的剪開…在拉皮技術方面,以前是做傳統拉皮手術,現在則是「內視鏡五爪拉皮」,沒有恐怖的疤痕、風險較小、恢復很快。
總之,兩千年以前是邊走邊學,完全沒有設計感。今天則是客人在網路上得到了很多資訊,他們會想要設計出自己想要的造型,會拿很多範本來參考。現在的醫生比以前要多一些挑戰,如果沒有兩三分的實力,沒有辦法去迎接客戶的期待的話,就會被淘汰。我覺得這樣很好,因為每天都充滿挑戰。就像是政治人物、民意代表一樣,你如果沒有做好,明年客人就投別人一票了!

從純手工到裝備賽
出國進修不可少

以前那個年代,沒有什麼昂貴的儀器,只有雷射除斑的儀器算是比較昂貴的。但是,現在流行的是不動刀的微整型、機器美容,比如電波拉皮、說飛梭雷射、除毛雷射、脈衝光…林林總總一大堆加起來有二、三十種,每一樣都要買下來,而且每一樣都數以百萬計,便宜的兩百多萬,貴的要七百多萬!
所以,除了技術上不斷求新,愛美已經變成一種裝備競賽了。很多診所都要投資購買,才能應付消費者不同的需求。這樣的產業結構是以前我們沒有遇到過的。消費者可能不知道,他花的一萬元當中,約有七、八千是用在機器和耗材上。所以消費者在選擇的時候,應該考慮一下:哪些醫生真正會使用這些裝備?市面上假貨充斥,但是很多消費者沒有分辨能力,誰的廣告做得比較大,可能就會成為他們的首選。
此外,為了進修,我每年要出國三、四次。韓國是一定要去的,因為很多新技術是從韓國來的。再來是美國,美國的皮膚科醫學會是全世界最大、儀器設備最新的展覽地。第三個是全世界的整型醫師年會。這個年會每年從兩萬多個整型醫師之中挑選五十到一百個來做專業報告,是最新技術的發表,所以也非常重要。

整型醫師不是上帝
改變人生是最大滿足

記得我剛開始當整型醫生的時候,覺得割雙眼皮很簡單,老師怎麼教,我就怎麼做。剛學會時很高興,想著:老師會做的我也會!但是現在,我做過超過一萬次雙眼皮手術,我倒覺得割雙眼皮變難了!因為每個人的眼睛都不一樣,即使用完全相同的方式做,每個人的結果都不同。況且,每個客人的要求都不同。所以,現在反而會覺得割好雙眼皮是很難的。因為不是每件事都在我的掌握之中,因為我不是上帝。
身為一位整型醫師,令我感到特別喜悅或成就感特別大的倒不是手術本身,而是人。意即這個人整型之後,在生活上得到正向的改變。因為它的意義已經不是在某個人的雙眼皮,而是新的出發、新的人生。換言之,割了一萬個雙眼皮並沒有帶給我太大的成就感,反而是在愛美者展露滿意笑容的一瞬間,我感到最有成就感!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tw.jpg|}media/articles/ChengHsiaoweiDoctor_terrorism.swf{/rokbox}

Help us!

Help us keep the content of eRenlai free: take five minutes to make a donation

AMOUNT: 

Join our FB Group

Browse by Date

« October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We have 3435 guests and no members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