萊登城畔話歐洲

by Marty Thiry on Wednesday, 02 December 2009 Comments
攝影/Muhammad Haris Budiawan 翻譯/吳思薇
本文亦見於2009年12月號《人籟》論辨月刊


----------------------------------------
歐洲曾是世界的中心,也是許多人心嚮往之的精神原鄉;
今日歐洲依舊美好,昔日風華卻逐漸面臨改變與考驗。
觀看歐洲如何調適自我、迎接挑戰,又給身處在台灣的我們何種啟發?
----------------------------------------


昔日歐洲:世界中心的轉變
1971年,美國知名猶太作家沃克(Herman Wouk)出版了關於二次大戰的小說巨作《戰爭風雲》(The Winds of War),後來被改編成迷你影集,由已逝明星勞勃米契(Robert Mitchum)主演。這部作品描述戰爭早期,也就是美國參戰前的歷史,透過美國海軍軍官亨利和他的家人,讀者得以一窺戰爭爆發、軍情沸騰之際的歐洲政治與生活概況。故事本身極富興味,其中巧妙穿插了和墨索里尼在羅馬的私下聚會、與一位民族主義的德國侍者在柏林的相遇,一場波蘭的猶太婚禮,以及和邱吉爾的密談。不過此作有個相當震撼的插曲──小說最後引入了一個新要素:亞洲。某位配角隨口和人提起了日本人。在敘事主線於歐洲鋪陳數年後,主角們赫然發現自己身處太平洋地帶;然而書中並沒有表明這點,便以日本轟炸珍珠港作結。

  或許這當中最驚人之處在於,二次大戰時沃克服役於美國海軍,一直待在太平洋戰區,可是當戰爭即將結束(用他的話來說就是「把二次大戰套牢」),他在解釋戰爭發生的原因時,卻幾乎把焦點全放在歐洲。由此觀之,我認為沃克乃是時代中人。二十世紀的美國經常心向歐洲,因為世界經濟長久以來都以歐洲為中心,大部分的美國人也自認為是歐洲後裔。但這一切都有可能改變,也許有一天(或許早已來臨了也說不定),歐洲將不再是美國人直覺面向之所。


今日歐洲:如何迎向未來挑戰?
我成年後大部分的人生都在海外度過,而且是在亞洲。一個月前我初到歐洲──姿態上比較像是亨利米勒而非海明威。讓我先說件顯而易見的事:歐洲真是太妙了。傳聞都是真的,甚至比傳說中的還好。我在荷蘭的大學城萊登(Leiden),而這個城市的歷史可以上溯到羅馬時期。坐在運河邊喝黑咖啡,在秋陽下享受荷蘭人的好客,知道巴黎不過在數小時火車車程之外──除非存心唱反調,不然有哪個感覺敏銳、通情達理的人能不為之心醉?

荷蘭雖好,人口卻與柬埔寨約略相當,跟前殖民地印尼相比地更是小得可憐。而歐洲也無法依靠經濟優勢成為關注的焦點,如今只有亞洲後起之秀方能如此。此外歐洲內部也逐漸在改變:大城市的街上,充斥著來自亞非的新移民與他們在當地生下的孩子。我們當然可以合理懷疑,歐洲是否仍能像沃克寫作之時一樣,吸引眾人的目光?或是說,年復一年的移民潮過後,歐洲還會保有我們在二十世紀時所認識的風貌嗎?對於我這個想尋找確切答案的短暫過客來說,這些都是無力解決的大問題。但我可以冒險一猜,而答案可謂是充滿希望。

我不認為歐洲的光彩繫於任何一套固定的傳統,因為歐洲不僅是啟蒙運動誕生之處,也是此類思想活躍之所;這份風華賴以為生的傳統,至今仍在製造當代的文化。我看到移民之子與歐洲本土後代彼此接納,其方式跟我理解到的美國理想主義十分接近,而在進展之餘也不會因此犧牲本身的底蘊;何況歐洲在面對世界經濟情勢的變化時,也是以加強歐盟內部的團結來與印度、中國與美國抗衡。換言之,若要調整沃克那種對歐洲的過分重視,我認為解決之道並不在於貶低這個生氣勃勃的所在,而是要了解其他地區的活力、去擁抱這個多元的世界,而非單純把重心轉移到另一個地方。

歐洲會變得如何?我想這問題要留給目眩神迷的新來者,而且足以讓他們問上好一陣子。



想瞭解更多關於這篇文章的寫作背景與相關論點,請看2009年12月號《人籟》論辨月刊。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MartyThiry_WindsofWar_ch.jpg{/rokbox}

Help us!

Help us keep the content of eRenlai free: take five minutes to make a donation

AMOUNT: 

Join our FB Group

Browse by Date

« August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We have 4091 guests and no members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