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光是否真實存在?

by Huot on Friday, 03 October 2008 Comments
撰文│陳文怡

綠光,是日落之際太陽顯現於海平面的最後一道餘暉。極為罕見,且稍縱即逝。
儘管這自然現象若以科學角度觀之,是如此地珍稀冰冷;然而,法國作家凡爾納(Jules Verne)卻在小說《綠光》(Le Rayon vert)裡,為其加諸「看見綠光的剎那,即能洞悉自己與他人情感」這魔幻浪漫的意義。

自然之謎

倘言所有藝術皆具象徵性,那麼,這恐怕是因自古以來,人世間即充滿形形色色人類不可解的謎團──尤其是神祕的自然景象,以及總令人費解的曲折命運。而人類在面對這些自己不解其故的謎樣事物時,總試圖以心靈意識加以解析,並以體悟賦予意義。
此所以不僅有許多原始民族,都認為人在自身靈魂之外,另有附於野獸或樹上的「叢林魂」(bush soul),以此為潛意識認同對象,並視之為盟友或守護神;透過遠古即存在的算命之術解讀天地奧祕,也同樣在不知不覺間,成為另一種人類詮釋自然之謎的法門。這些對宇宙奧義的體認與解釋代代相傳,遂於無形間成為人類潛意識集體象徵,日後並對「故事」的構成,產生重大作用。
因此,凡爾納為「綠光」這原本僅為可藉理性說明的自然現象,加上了別出心裁的感性意義,非但令它形成神話,也讓人在種種聯想中創造詮釋空間,予人夢想與希望。
而法國導演侯麥更以此為據,拍攝了同名電影,並於片首引用法國詩人韓波(Arthur Rimbaud)詩句「啊!願兩心相許的時刻到來。」(Ah! Que le temps vienne où les cœurs s’éprennent.),以完整形塑這則傳說──畢竟大自然的奧祕,也使它成為人間最富詩意的場域。

格格不入的孤寂

只不過,即使集體象徵的力量,足以讓一則則口耳相傳的古老故事再再撼動人心;然而,個人生命歷程與時俱進累積的經驗與記憶,在日常生活占據的分量與影響,卻更不容小覷:人人各有其生命歷程,而各人生命歷程不僅造成人人心靈脈絡相異,更連帶導致即便面對同一事件,各人觀看角度與闡釋雖未必迥異,其間卻不免有各式各樣粗略或細微的差異。
正是個人生命歷程的與眾不同,加上相互瞭解的付之闕如,釀成了電影《綠光》女主角戴芬(Delphine)與眾人的格格不入,及因之而起的孤單。
黛芬與他人的差異,和她對「瞭解」的莫名執著,非但可由片中她「隨友人前往鄉間度假,卻因旁人的不瞭解(與無意瞭解)感到極不自在,最後選擇離開」這情節略窺端倪;對此事的最佳說明,莫過於她與朋友在花園中的一場爭執:黛芬的朋友覺得自己瞭解她,然而,黛芬卻不作此想。
究其所以,黛芬始終執著的「瞭解」,究竟為何?
真正的瞭解,實為罕見;甚而它是否存於人世,或許可說是未知數。但真正的瞭解──特別是愛情裡的相互瞭解,卻又是獨自降生於世的我們每個人內心最深切的渴求。
於是,我們總不斷離開與尋找,猶如片中一次又一次前去度假的黛芬,在尋找假期的同時,實際上,她也在尋覓自己一心堅持的瞭解:所謂離開,正是由於不滿現況引起的行為反動;而這持續離開構築而成的反動,也恰如其分地反映了黛芬陷於孤寂的心理。

希望的象徵

因個人生命歷程繪製的心靈脈絡不可忽略,故所有集體象徵,也必須置於個人脈絡中闡明,方得知其精確意涵。
所以,當黛芬在失戀不久,因原約好要一起度假的朋友失約,以致備感落寞之際,她偶然在街上撿到一張意味「將開始經歷連串低潮」的黑桃Q。深信算命的黛芬,自然認為此事深具意義。
在此,我們不難理解,之於先後失去戀人與友人陪伴的黛芬,其觀看事情的角度,必定較平日更加悲觀。然而,這張撲克牌的出現,似乎也悄然暗示:若她自顧自身陷陰霾,不企求突破成長,長此以往,可能令她跌入萬劫不復的深淵。
而在歷經一連串質疑後,已然沮喪至極的她,無意間再度撿到撲克牌──意謂「進入新階段」的紅心J;之後且於獨自漫步時,不期然聽聞遊客熱烈談論凡爾納小說《綠光》,以及這自然現象代表的意義。此時,對於遲遲無法破繭而出的她,「綠光」當下成為「希望」的表徵。

邁向幸福的勇氣

綠光既然罕見,要拍到它,自是不易。況且,在成為導演之前,侯麥曾任《電影筆記》(Cahiers du cinéma)主編,其所承繼服膺的導演倫理,毋庸置疑,是拒用特殊攝影技巧、以真實為圭臬的拍攝方式。
於是乎,為了實際拍攝黛芬執意等待的一抹綠光,以確實成就這則傳奇,侯麥不惜在全球拍攝綠光的重要據點一一安置攝影師,與電影裡的女主角一起執著(執拗?)地靜靜守候…
皇天不負苦心人。一年後,侯麥派出的攝影師,終於順利拍到綠光!
孰料,後來,當法國電視台Canal Plus播出這部電影,這道令黛芬喜極而泣,也令不少銀幕前的觀眾為之屏息讚歎與深深感動的美麗綠光,竟無法於電視螢光幕上呈現。
這項技術疏失,非但可能令螢光幕前的觀眾認定綠光僅為虛無縹緲的幻象,且進而認為它在電影裡意味的美好情緣,只是黛芬個人的無謂幻想;同時,也可能將侯麥「藉客觀真實印證神祕機緣」的原意,逆轉為「角色本身一昧主觀認定的幸福」,致使這部電影意外出現雙重解讀面向。
話雖如此,然而,之於黛芬,當落日沒入海平面(無論綠光是否真確出現)的瞬間,無可諱言,眼前的景象(或幻象),的確給了心動但遲疑不決的她窺見幸福的希望,以及邁出步伐的勇氣──且不論她在那當下遇見的愛情,來日是否實現自己希冀的幸福。


艾力•侯麥(Éric Rohmer)
《綠光》(Le Rayon vert)
1986年出品
台灣上映:2008年9月
(劇照由聯影提供)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greenlight-2008.jpg{/rokbox}{rokbox}media/articles/rayonvert02.jpg{/rokbox}

Help us!

Help us keep the content of eRenlai free: take five minutes to make a donation

AMOUNT: 

Join our FB Group

Browse by Date

« September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We have 5162 guests and no members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