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行為藝術節中的台灣經驗

by on Thursday, 03 December 2009 Comments
每年的Perfurbance行為藝術節中,總是可以看到一個皮膚白皙、高挑頎長的亞洲女性身影——她就是來自台灣的藝術家黃敏琪。自從在2005年的台灣國際行為藝術節中遇到威悠諾後,她便與Perfurbance行為藝術節結下不解之緣。

但到底是什麼原因,讓黃敏琪願意年復一年奔波台印兩地?照她自己「有點矯情」的解釋是「命運使然」,但從她為《破報》所撰寫的〈從南洋飄過來又放到有點過期的心靈更新良藥〉一文中,可以看出爪哇悠閒的生活情調、藝術家面臨社會問題時的戰鬥姿態和行動力,以及當地眾多藝術形式的和平共存,都有可能解釋她對此地的迷戀。一如她在文中憶及的那些動人片段:穿插在藝術節活動裡的傳統舞蹈、跟著藝術家畫圖的小孩、以熟練手法搗碎辣椒、泡製甜茶,幫藝術節準備伙食的婦女……

然而令黃敏琪印象最深的,莫過於藝術與真實生活的差異。例如活動第三天,村內有位老婦去世,所有人都參加了送葬隊伍,包括駐村藝術家。看見素布包裹的遺體直接被放到土坑中,不禁讓她感嘆:「這是死亡」。如此衝擊也反應在她的創作上。她在村內選了幾件事來做,像是幫人按摩、下田插秧等,但每次都只有幾分鐘。時間一到,她便立刻起身,拿出字條大聲朗讀:「At the moment, art is useful, even is cruel.(此時此刻,藝術儘管殘酷,卻有其用處)」,之後再用印尼語複誦一遍。這樣的「行為」既透露藝術家對藝術的矛盾看法,還彰顯其來去匆匆的「過客」身分。不過饒是如此的「驚鴻一瞥」,或許也能給台灣讀者一個思考的機會:該如何看待藝術的功能與定義?


攝影/黃敏琪

以下影片便是黃敏琪在2007年第三屆Perfurbance藝術祭中的活動片段記錄。(影片開頭字幕有誤,應為2007年)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tories/thumbnails_video/MickeyHuang_Perfurbance_dec09_thumb.jpg|}media/articles/MickeyHuang_Perfurbance_dec09.swf{/rokbox}

 

相關文章,請參閱 〈藝術,從行動開始!——印尼Perfurbance國際行為藝術節

本文亦見於2010年9月號《人籟論辨月刊》

 

No74_small 想知道更多精采內容,請購買本期雜誌!

您可以選擇紙本版PDF版

海外讀者如欲選購,請在此查詢(紙本版PDF版訂閱全年份

Help us!

Help us keep the content of eRenlai free: take five minutes to make a donation

AMOUNT: 

Join our FB Group

Browse by Date

« September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We have 4294 guests and no members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