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沒有東南亞

by on Sunday, 05 December 2010 Comments

文創產業的未來,不在東方,不在北方,不在西方,而在台灣的東南方。

 

 

東南亞作為台灣重要經貿夥伴

這一年來,政府急著想和中國簽訂ECFA,其實就是希望能藉道中國進入東協市場(即東南亞),可見東南亞國家不但和台灣有深厚經貿往來,而且是我們發展經貿不可或缺的一個重要市場。

東南亞的確是台灣重要的貿易夥伴,光是東協加一(包括中國及香港),就占台灣總出口的五成以上,是台灣第三大出口市場。

但是,除了在當地經商的台商,與少數研究當地社會文化經濟的學者專家(我很懷疑台灣的學術界有東南亞地區研究嗎?在台灣,地區研究的研究對象不是中國就是歐美),台灣社會其實不瞭解東南亞。

台灣明明是立足於亞洲社會的一個國家,東南亞則是和我們有著緊密貿易與文化往來的鄰居。全台灣隨時有四十萬外勞加上三十餘萬外配,幾乎都來自東南亞。他們天天生活在我們的周遭,我們對他們的瞭解卻是如此貧乏,想到就令人感到不可思議。

按照台灣與東南亞的頻繁經貿,以及人民交流往來的景況來說,東南亞應該是台灣非常重要的市場,從經貿數字與外籍移工和外配的數字上來看也是如此。

 

不相往來的出版業

然而,出版業卻是例外。台灣出版業幾乎與東南亞沒有甚麼往來。

我特別查了一下每年出版四萬種新書、以翻譯出版力著稱的台灣圖書市場,發現兩個有趣的現象:

一、介紹東南亞的書籍,以旅遊書為主,對於東南亞政治經濟社會文化的介紹的作品,少得可憐。

二、台灣的出版界雖然以外文翻譯書作為主要的利潤來源,但來自東南亞國家的翻譯作品卻少得可憐,僅偶爾有幾本來自泰國的作品。

也許東南亞對一般的台灣人來說,最直接想到的,不外乎外籍移工與外籍配偶,也或許是外籍移工與外籍配偶佔據了太多台灣社會對東南亞的想像空間,認為這些國家普遍貧窮、落後,不如我們……加上台灣社會往往習慣從歐美日中等國接收國際資訊,以至於不自覺地忽視東南亞,忘了其實那是一個潛力深厚的文化消費市場。

 

自甘為歐美日文化買辦?

支撐現今台灣出版業的主要獲利商品,是由台灣的出版人透過版權代理商,向歐美日等國的出版社,購買其暢銷書之繁體中文翻譯版權。

某種程度上來說,台灣的出版業和電子業做的事情都一樣,都是代工。不同的是,電子業代工製造的產品,銷售對象是全世界的電子產品使用者,而台灣出版業的文化代工,銷售對象只有看得懂繁體書的台灣讀者(以及同樣也看繁體書的香港,再加上少部分的新加坡與馬來西亞讀者)。

世界各國雖然在政治上多半承認一個中國,但在圖書版權販售上,卻非常堅持將台灣與中國分開來,台灣只能買到繁體中文版,且書籍只能在台港澳等地販售,市場規模只有三千萬人上下,中國十五億人的市場,靠中文翻譯版獲利的台灣出版界是看得到卻吃不到。

台灣的出版業之所以靠文化代工維生,我認為是長期以來,社會/文化精英多從歐美日等地留學回國,習慣奉其為文化宗主國,殖民心態作祟,把自己當成文化後進國,覺得自己的東西差,也看不到和我們平行或稍落後於我們的一些國家。於是而在文化的選擇/接觸上,習慣以歐美日為優先,讓台灣成了歐美日等國輸出圖書版權的重要市場。

 

轉移市場並非不可能

東南亞,文創,出版業,東協換個角度想,別把台灣擺在歐美日等國家中去比,把台灣當作東南亞國家中的一分子,你會發現,台灣其實是東南亞社會的模範生,是東南亞國家渴望追求的理想生活方式的具體實踐典範;對東南亞來說,台灣不再是文化後進國。我相信無論是台灣的經濟成就,還是民主,甚至是市民生活、流行文化,都是東協十國的人渴望瞭解、接觸的。

東南亞國家,或說東協十國,擁有的是龐大的六億人口,而且即將陸續邁入中產階級社會(年所得達三千美金),是一擁有龐大潛力的文化消費市場。

我認為,台灣的出版業若想創造產業榮景,克服因為經濟停滯造成的圖書消費力道衰弱,應該積極培養本土創作人才,有計畫地將台灣本土創作往東南亞市場外銷才對。

然而,台灣對於版權外銷東南亞,做的卻遠遠不夠,至少遠不如前往法蘭克福、東京等地參加國際書展,購買歐美日圖書版權來得積極。

遠的不說,以馬來西亞和新加坡來說,這個大馬中文簡體版市場,有多少台灣的出版人積極去開發?更別說前進泰國、印尼、菲律賓與越南等國!

或許有人會說,我們缺乏可用切入這些市場的人才。台灣近四十萬的外籍配偶,以及這些外籍配偶所生的新台灣之子,從小接受雙語教育,熟悉母親國家的語言,只要願意栽培,新台灣之子,就是台灣未來輸出文化到東南亞最好的通譯人才。然而,我們在乎新台灣之子的教育與未來發展嗎?我們善用了這些人才嗎?

1970到1980年代,台灣的流行文化產業如唱片業和電影工業,在南洋擁有相當龐大的市場,台灣對南洋輸出文化並不算全無經驗。

如果,台灣的出版人能夠轉換思考模式,把自己當作書籍版權輸出者而非輸入者,東南亞將是台灣最好的文化產品輸出地,也是台灣發展文創產業最重要的一塊國際市場。

文化消費有一種「上對下」的不平等關係。文化先進國向文化後進國兜售文化商品,比文化後進國向文化先進國兜售文化商品容易。試想,同樣一本台灣自製書的版權,是賣給中國與東協十國的消費者容易,還是賣給美英德法日等國的消費者容易?

 

不能沒有東南亞

發展文創,台灣已經喊了十年。以出版業來說,餅想做大,不可能光靠文化代工,必須能夠自行生產「內容」,且將之外銷。

想外銷,難以攻克的歐美日絕對不是台灣現階段的目標,而中國則不該一廂情願的過度看好。中國雖然有十五億人口,但文化消費的主要人口大約一億,短時間內不可能增加(否則其出版品起印量不會只有八千到一萬本,和台灣只有四到五倍的差距,而一般性的暢銷書還沒看過有破千萬冊的)。老實說,光中國市場並不能撐起台灣出版界的未來,還必須有東南亞市場的加入。其實,最有可能穩定接受台灣出版品外銷的是東南亞市場。

若我們願意轉換心態,利用台灣在東南亞的優勢,好好經營文化上相對落後且與我們卻較親和的東南亞圖書市場。例如,由出版公/協會出面,定期參與東協十國的書展(或類似的商展)活動,或組織出版團隊,有系統向東協的出版人推薦台灣的自製的圖書版權。

政府單位更應該參與進來,以補貼或獎勵的方式幫助台灣自製的出版品發行東南亞海外版,補助台灣出版品向東南亞國家輸出外文版權的推廣事宜。以荷蘭為例,荷蘭政府補貼所有荷蘭公民之作品的外文化的費用。

最重要的是,盡速推動台灣的出版業者和東南亞國家建立穩健版權買賣管道,讓台灣的好出版品都能透過版權代理賣給東南亞諸國。假以時日,建立起一套類似台灣與歐美日等先進國家間的合作關係,讓台灣的出版品能夠進入擁有六億人口的東南亞市場,才可能真正讓台灣的出版走入世界。

東協十國的六億人口( 就算只有六千萬的文化消費人口),再加上南韓的0.47億,等於再多出一個中國的文化消費市場。只要有系統的深耕發展版權買賣,推廣台灣出版品,肯定能更有效的擴大台灣出版產業的規模。

以台灣近年來發展得很旺盛的輕小說來說,知名作家推出新作品時,可以搞跨國聯合發行,衝高基本發行量(不再是台灣的兩三千, 而是東協加三的好幾萬)。而其中的暢銷商品甚至可以發展出漫畫、偶像劇、電影、電玩等衍生性商品,這將是一盤無可限量的大好生意。

與其去擠日漸沒落且閱讀品味高深莫測的歐美日市場,做毛利日薄的文化代工,不如投資開發前景大有可為的本土創作與版權外銷東南亞,那才是台灣出版產業的未來希望所在。

 

 

(由上至下依序)

繪圖/Scott Robinson

攝影/ruben i

 

 

本文亦見於2010年12月號《人籟論辨月刊》

cover_supersmall 
 
想知道更多精采內容,請購買本期雜誌!
您可以選擇紙本版PDF版
海外讀者如欲選購,請在此查詢(或訂閱全年份
 
 
Qian-Ren Wang (王乾任)

台大社會學研究所畢業,曾任職連鎖書店(採購,網路書店主筆),現為專職文字工作者。熱愛閱讀、書寫,性喜觀察社會趨勢,鑽研出版產業動態,書評撰寫,探究信仰與人生。認為寫作是件令人愉快的事情,以書寫與世界分享所學所見,作品散見自由時報、基督教論壇報、長老會教會公報、台灣出版資訊網、全國新書月刊等。

Help us!

Help us keep the content of eRenlai free: take five minutes to make a donation

AMOUNT: 

Join our FB Group

Browse by Date

« August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We have 2680 guests and no members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