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總可以重新開始

by on Friday, 22 September 2006 Comments
生命中的失敗,宛如一陣狂風,讓我們搖搖欲墜。經歷了挫折及痛苦之後,我們依然能夠揮動信念的羽翼,乘風飛翔。

心理學家說,人生的悲歡離合當中,精神創傷程度最嚴重的是父母去世,其次便是離婚。父母去世,雖然人人都會感到痛苦,但畢竟是天意而不是個人錯誤,誰也不可能迴避的。離婚則不同;本來是可以迴避的事情,最後還是發生時,當事人會覺得內疚。

在我曾寫的一部小說裡,三十餘歲的女主人翁說,離婚是她一生中最正確的決定。因為她和前夫過的日子實在消極、不愉快,對誰都沒有好處,分開之後彼此都能活得積極、快活、有意義,所以她始終沒有後悔過取消失敗的婚姻關係。」但是,在不同的場合,她卻也說,離婚是她一生中最難受的經驗。當初她以為婚姻只不過是一種合約關係;以自由意志進入,以自由意志退出,好比就業一樣。然而,當她和配偶之間談到離婚而基本上取得同意之際,第一時間想到的竟是:「如何對父母解釋好?」早已成年的她,平時做任何決定也不會考慮到父母的意見;就業、辭職、出國、搬家等全不在話下,連結婚時候都沒有跟父母商量,只是事後打個電話報告而已。可是,一面對離婚,她就認為非對父母解釋不可而極其憂慮。為什麼?因為她本能地知道離婚是人生最根本的失敗之一。

人生的失敗有多種。這個女主人翁,在三個國家讀了六所大學,正式畢業的只有一所,其它五所均為中途退學,可以說是讀書失敗率達百分之八十三。又或者,她都在三個國家任職於五家公司,最後全辭職而成為自由工作者,可以說就業失敗率達百分之一百。雖然每一次辦退學手續、寫辭職信時,一定嘆著口氣,但是多年後回想這些失敗的經驗,她並不覺得內疚,反而確信通過那些經驗方能踏上自己想走的人生道路。也就是說,世上所說的「人生學費」罷了,並不算是深刻的挫折。真正的失敗卻令人長期內疚。她說「不知如何對父母解釋好」就是這個意思了。

在多數人心目中,父母代表良心。「不知如何對父母解釋好」的事情,大概是違背了自己的良心,所以才產生罪惡感,令人內疚。難道離婚是犯罪行為?不是的。她說離婚是「人生最正確的決定」乃老實話。現代婚姻以愛情為前提,如果夫妻之間一點也不恩愛而不停地鬧彆扭,離婚才是合良心的出路。那麼,到底為什麼內疚?

離婚跟父母之死不同。它不是天意而是人為的決定,所失去的不是心愛、珍惜的對象而是自己要放棄的爛關係。按道理,辦好了離婚,感到高興才合邏輯。然而,她卻說「人生最正確的決定」同時也是「人生最難受的經驗」。這話怎麼說呢?「因為後悔不已。我非常後悔當初做錯誤的決定,進入了失敗的婚姻關係,結果嚴重地傷害了自己,也嚴重地傷害了別人。我始終不知如何對父母解釋好,因為沒有什麼好解釋的,只好承認這一次自己失敗了,徹底地失敗了」,她說。

為什麼離婚造成的精神創傷會如此嚴重?因為結婚並不是簡單的法律合約,也不僅是單純的兩性、社會關係,而可以說是總結前半輩子人生故事的心理戲劇。選擇什麼樣的配偶反映著從小跟父母的關係,也反映著本人的價值觀和人生觀。結婚和戀愛不同,會是一輩子或更長的關係,乃根據半輩子的經歷去眺望永恆時間的壯大實驗。如果順利進行,人會一步一步成熟下去;如果失敗,則得回到人生最早期,跟父母的關係中去做反思。

結婚,一方面是一對男女的愛情關係,另一方面則是牽涉到國家法律或宗教信仰的社會關係,中間當然也有雙方的家庭關係,涉及面極其廣泛。換句話說,婚姻是當眾進行的私人行為,若要取消時,往往最私人的事情都給暴露出來,對當事人的打擊會非常大。

很多人說,從離婚的挫折恢復起來,至少需要跟婚姻本身同樣長的時間。也就是說,若有五年的婚姻關係,離婚後起碼要掙扎五年,方能重得心中和平。若有十五年的婚姻關係,那麼需要十五年的掙扎,才能回到起點去。這還沒有算對子女的影響在內。考慮到父母離婚對子女造成的影響,說不定永遠不會有完全「恢復」的一天。

僅次於父母去世的精神創傷,辛辛苦苦熬過來的人,會有與眾不同的感情深度。對我們的女主人翁來說,離婚的教育效果特別大;原先過分敏感,很不穩定的女孩子,給折磨成泰然自若的大女人了。

「所以,我這半輩子最根本的失敗、最難受的經驗,後來倒成了最有效的鍛鍊過程,因而才可以說是最正確的決定了。如果沒有離婚,我大概不會深刻地反思跟父母的關係。為了面對婚姻失敗的原因,我不能不正視從小對父母感到的不滿。人始終受過去的影響,所謂『感情包袱』不時會影響到新的人際關係。我本人對父母擁有的負面感情,似乎轉移到前夫身上去了。早年跟父母鬧的矛盾,後來重現在我和前夫的關係中。現在回想,我結婚時候還太年輕,太不成熟了。為了跑開充滿痛苦回憶的父母家,卻無意間建設了類似的家庭,自然會加倍痛苦。整理好難過的童年回憶,反省了異性關係上常犯的錯誤以後,我心裡有了安全感,即使一個人也不會覺得從前那樣脆弱了」,她說。

失敗會是成長的好機會,只要有堅強的意志力。無論年齡幾何,人總可以重新開始的。


【人籟論辨月刊第1期,2004年1月】
----------------------------------------

banner


Help us!

Help us keep the content of eRenlai free: take five minutes to make a donation

AMOUNT: 

Join our FB Group

Browse by Date

« October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We have 4902 guests and no members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