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stina Lente!——城市生活,慢慢快步

by on Thursday, 29 April 2010 Comments

初到萊登的那一日夏日正盛,我坐在城緣的運河邊,享受著歐洲西北角上溫暖但絕不傷人的陽光。綠色草坪和藹可親,運河中有噴泉,天鵝圍著噴泉悠遊戲水,我耳畔彷彿聽見法國作曲家拉威爾的鋼琴曲《水之嬉戲》(Jeux d'eau)——陽光與水,在新來乍到者眼中有著萬千姿態!眼前風景令我回想起大西洋彼岸我曾居住過的麻省劍橋,某個櫻花接替雪花而紛飛的早春,又想起迤邐瑞士日內瓦湖畔高大筆直的綠樹,和樹冠之上無盡的夏末藍天。

數個月後,寒冬侵襲全歐,我成了萊登城內的病人,奄奄一息地等待著冬盡春來的那一刻。我的桌曆上有紅筆圈起的3月20日,因為歐洲以那一日為春分,是春天正式開始的日子。

對春分的等待成了一場邁向復活之旅。感冒即將轉變成肺炎之時,我在桌曆上春分那日寫下「lente」的字樣。在荷文裡,這個字的意思是「春天」。雖然不曾花時間去釐清語源,但我相信這指的本是天主教所稱的四旬期(Lent),也就是耶穌受洗之後直到被釘上十字架前的那段時間。那是邁向春天的旅程,是經歷寒冬的最後一程而迎向復活的重生之旅。

 

春分那日我因為肺炎而痛不欲生。

 

而後春天真的降臨了。病癒之後依然虛弱的我終於又再走到屋外,重獲新生般沿著運河散步。雖然枝頭新葉還少,但空氣已經不再凝重,一股新意隨著翩然現身的海鷗飛到。

 

繪圖/Nakao Eki

 

No71_small 想瞭解更多關於城市的詩意,請購買本期雜誌!

您可以選擇紙本版PDF版

海外讀者如欲選購,請在此查詢(紙本版PDF版 訂閱全年份

 

Nakao Eki

Formosan Melon|Endemic to Tafalong

那瓜|太巴塱特有種

Website: blog.roodo.com/milifonoh

Help us!

Help us keep the content of eRenlai free: take five minutes to make a donation

AMOUNT: 

Join our FB Group

Browse by Date

« December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We have 3596 guests and no members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