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enlai - Items filtered by date: Monday, 28 January 2008
Monday, 28 January 2008 23:06

西部客家第一鎮

梁准 撰文

洛帶古鎮距成都17公里,三國蜀漢時建鎮,傳說因蜀漢後主劉禪的玉帶落入鎮旁的八角井中而得名。這是一座歷史悠久,文化底蘊深厚,民風純樸的小鎮。
洛帶鎮2.3萬多居民中,有90%以上的居民爲客家人,至今仍完整地保留了客家方言、民俗和生活方式。洛帶古鎮在傳承客家文化,發展可持續性旅遊中的獨到見解和經驗,值得借鑒和分享。
旅遊資源的根本價值在於對旅遊者的吸引力,洛帶古鎮的客家文化及保留下來的會館等建築遺迹是其核心吸引力所在。精心呵護祖輩留下的物質和非物質文化遺産,是洛帶人的明智之舉。規模宏大,建築精美而又獨具特色的廣東會館、湖廣會館、江西會館,川北會館保存完好。落帶古街保留著明清時代一街七巷的格局,古街兩邊是清一色的青磚灰瓦,木板鑲門。鏤花雕窗,雕梁刻檐,呈現了完美的明清建築風格。
一年一度的「水龍節」、「火龍節」更是幾百年來客家人傳承下來的特色民俗活動。九鬥碗,釀豆腐,鹽焗鶏、油燙鵝及傷心凉粉,天鵝蛋等名菜小吃滿街飄香,遠近聞名。古鎮是當地居民的休養生息之地,古鎮文化不是遊離於居民生活之外,而是與居民的生活息息相關,密不可分的。長期生活在古鎮中的居民,本身就是很重要的人文景觀,居民的日常生活和親和度對于旅遊者的旅遊體驗具有重要的影響。以古鎮居民的日常生活爲根本立足點,在此基礎上發展旅遊業。使當地居民既能保持自己獨特的生活習俗,又能參與幷推動當地旅遊業的發展。
通過龍泉國際桃花節,「水龍節」、「火龍節」等節慶活動將客家文化與農家休閑旅遊甚至農業觀光旅遊相結合。這種可持續性發展的旅遊模式,將歷史與現在,未來自然緊密地結合在一起,在保持、發揚和光大洛帶古鎮客家文化的同時,也爲子孫後代留下一個生存發展的空間。
洛帶古鎮以可持續性發展的旅遊模式將自己打造成「西部客家第一鎮」。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tw.jpg|}media/articles/LuodaiCH.swf{/rokbox}
Monday, 28 January 2008 23:02

灵魂的缺角

沈秀臻 撰文

《走。路──给我一条千里步道》
小野、石计生、李丁赞等著作
吴宁馨主编
左岸文化出版
2007年11月

在大台北某个地方,我遇过一个离异的现象,那发生在某个十字路口。我站在斑马线前,行人穿越灯亮起绿灯,秒数是三十秒,但车辆一辆接著一辆过去。等到剩下十五秒,我还是过不去,看来这次过不去。我不禁想,如果电脑萤光幕出现一个按键是隐形人的话,我一定按Enter,这样我应该可以很快地飞过去…
当我迷失在快速度的时候,有人出来呼喊台湾需要用「走」的。二○○六年,摄影家徐仁修、作家小野、数学家黄武雄三人邀请大家探查、开辟、串出一条环岛的千里步道。《走。路──给我一条千里步道》就在「大地运动」的视野下出版,但这本书并不呐喊疾呼,而从感觉能力探索人与环境的互动关系。一篇篇文章诗意而感性,诉说行走、体验的必要,最终探向社会的人文价值观。正如黄武雄说:「讨论种种人与自然如何相处的问题,创造一种不同的场域,发展新价值。」(黄武雄,页19)
我读到作者对土地的感情:「(…)用这种樱花来代表古老的台湾精神:『情感浓烈,耐寒又耐热,等不到春天就争先恐后的怒放。』」(小野,页30)我还读到作者对环境的感觉:「本来,我只是隐约地感觉,这三棵榕树很漂亮。当我停下来仔细观看后,才惊喜地看到它们真正的美。」(李丁赞,页40)于是,人与环境在对话:「当我们的身体与外在世界建立内在的连结之后,我们才开始真正地存在这个世界上。存在,是一种关系的建立。」(李丁赞,页48)
走路是深刻的体会:「你得温柔地对待大地,大地才会温柔地对待你。」(吴文翠,页58)其中,我们不断在转变:「在行路中慢慢蜕变,是一种美妙的经验。」(阿宝,页74)沿途的风光反映我们内心的景色:「(…)雷贝嘉.索尔尼提到:『行走的步调可以激发思想的韵律,而行经的景观会反应思绪的内容,显现心灵的风景』。正是这样的心灵风景,让我们重新审视自我,并一再地产生反省思考。」(蔡建福,页150)这一切都教我们学会发现问题、反省自己。
我是个常找东找西的人。手套少一只,袜子多一只,耳环剩一个。我不由自主地想,如果我的灵魂是复数的话,它们可能不成双。我常用不当的方式填补灵魂的缺口,在工作中逃避自我,消费而不愿意用双手创作,关在自己的世界而找不到与他人的联系点。
许多文化观察家都认为,台湾人似乎有某种能力,能随时背起家当,迁移。或许因为如此,我们变得弹性有变化,各种生命现象活络地更新。但也许我们要多注意前进时主导或伴随的「精神现象」,小心不陷在水泥丛林中。这本书教我们当原形人,找回完整的自我与完整的原音,找回完整的发展。
我想,这是一本值得放下一切阅读的书。

附加的多媒体:
{rokbox}media/articles/claireshen_takingawalk.jpg{/rokbox}{rokbox}media/articles/claireshen_takingawalk.jpg{/rokbox}{rokbox}media/articles/claireshen_takingawalk.jpg{/rokbox}
Monday, 28 January 2008 22:58

连结你和我

处于两次选举之间,台湾社会不断问:「我们需要怎样的领导者?」

杜乐仁 撰文

我们《人籁》早已对大家说草根团体很重要,再三说我们需要活跃的市民社会,更说面对命运的时候不要只求神助。这些都是事实,不过我今天换个话题,我要谈的是世界需要什么样的领导者。
真正的领导者很不容易找,更不容易养。领导者必须懂得分析,一下子看清楚主要的问题,平心看待次要的问题。领导者必须能想出具体的实行步骤,动用既有的资源,做出重要的决策,运用这些决策迈向目标。
领导者需要视野和勇气,懂得如何动员人力,看出别人的能力在哪里,敢于面对各种复杂的体系,还有复杂的头脑。使用正确的字汇对大家说明什么是正确的行动。领导者的才能常被人误解,或被人扭曲。有人当领袖只想控制别人的情绪与恐惧,有人只为了自己的南柯一梦陷入权力黑洞。
我们需要卓越的领导者,因为我们面对卓越的问题。世界的问题卓越无比,这些问题很宽广而且很深奥。我们是卓越的,因为我们必须克服这些问题,这样的态度以前是没有的。现在我们要解决世界极端贫穷的问题,降低全球暖化,永续经营我们的资源,在充满憎恶与竞争的地方建立友善与合作的连结。因此,我们必须把资源投注到我们应该去的地方,针对这些重要议题动员市民,不玩弄差异,同时对定下的目标与视野怀抱信心。
真正的民主才能滋养这样的领导能力。当人们不害怕开口,当人们能自由地思想,当地方上的人们能亲自筹办协会,当地方政府自动自发,这时最有热情最有才华的个人将纷纷出来投身竞选,同时愿意和其他国家的人交流、连结。草根民主是领导人的回归处。当草根层次愿意信服、全力动员,真正的领导者于是诞生。

附加的多媒体:
{rokbox}media/articles/jacqueduraud_leaders.jpg{/rokbox}
Monday, 28 January 2008 22:03

我不再是尹清楓遺孀

李美葵 聲音

一九九三年十二月,時任海軍武獲室執行長的尹清楓上校被發現遭到殺害,繼而引爆拉法葉艦弊案,震驚國際。陳水扁總統曾表示「即使動搖國本也要辦到底」,然而十四年後的今日,尹案依舊膠著懸宕。案發迄今,坊間已出版三十餘種以尹案為主題的專書,顯見此案受社會大眾所關注的程度。
多年來,總被外界冠以「尹清楓遺孀」的李美葵女士,在《人籟》的邀約下,慷慨分享她「選擇饒恕」的歷程,卸除遺孀的重擔。寬恕是無比艱難的,是一個人基於信心與愛而做出的選擇。她的故事,邀請我們每一個人重新思索自己的選擇,請聆聽她的生命故事。

全文請見【人籟論辨月刊第46期,2008年2月】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tw.jpg|}media/articles/Forgiveness_limeikei_01.swf{/rokbox}
Monday, 28 January 2008 20:09

和平共處的路徑

【亞洲聯盟與宗教交流討論會觀察報告】

二○○七年十二月二日,《人籟論辨月刊》與利氏學社舉辦「亞洲聯盟與宗教交流」討論會,不同的宗教在這場討論會交流與對話。這篇文章紀錄我對討論會的所觀所想,希望與大家一起從對話中找出和平共處的路徑。

陳聰銘 撰文


沒有和平共處,就沒有溝通交流,更無法找到自己與對方的相通點。從宗教的教義來看,大多數的創教者(或者說先知)期待自身的宗教能夠超越種族與國界,直接訴諸對「人」的終極關懷。這樣的普遍性為各宗教鋪陳了一個與世人相互共處的基礎——普羅大眾,云云眾生。
基於此,我們舉辦「亞洲聯盟與宗教交流」討論會,探索宗教交流是否能作為促進亞洲一體的力量。討論的過程中,發言人與聽眾的交流熱絡,使我們更豐富地觀察這個主題的各個面向。

尊重中前往真理的道路

亞洲是基督宗教、伊斯蘭教與佛教的發源地,人口占全世界百分之六十,然而因宗教引爆的戰爭卻正在發生。東亞的武裝衝突從泰國南部、菲律賓南部大島民達那峨、印度、巴基斯坦,一直燃燒到斯里蘭卡。
不過,各宗教都提出超越、救贖與終極的必要性。法鼓山中華佛學研究所長李志夫教授認為佛教並沒有所謂「亞洲的佛教」,因為每個人都有佛性;對基督宗教而言,耶穌基督被釘死在十字架上的目的就是要救贖全人類;對伊斯蘭教徒來說,信仰唯一上帝阿拉才能到天堂。每個宗教都追求真理,但若要達到和平共處的目標,首先必須彼此尊重。淡江大學多元文化與語言學系主任唐耀棕教授說:「每個宗教只是走向真理道路的其中一個」。
一九六○年代,天主教會舉辦了梵蒂岡第二次大公會議,提倡宗教對話。人籟總編輯魏明德認為這件事的意義在於教會提出自我批判的能力。台灣基督教長老會牧師盧俊義表示從分享到欣賞別人的特色開始,以逐步降低宗教間緊張的關係。他同時指出台灣的佛教與民間宗教人士都有寬闊的胸襟,每個宗教的理論基礎雖然不同,但都同樣關心人存在的意義與價值,交談似乎可從合作開始。

合作中面對整體與過去

魏總編輯觀察到台灣是宗教交流的天堂。從歷史的角度或是從生活的大環境來看,台灣未曾發生宗教衝突,而且不同宗教信徒間大致上都和平共處。但這並不表示台灣各宗教間沒有隱藏任何的問題。
亞洲宗教間的磨擦、台灣的歷史發展引發了與會人士的熱烈討論。這場景使我朝兩個方向思索:
第一、放眼整個亞洲,今日亞洲除了政治與經濟上的合作組織外,並沒有任何跨國合作的組織從事文化與宗教的交流,或發揮調解宗教衝突的功能。亞洲的宗教衝突被各國視為內政,他國並不願意干預。誠如各主講者所言,亞洲存在各宗教的國際性非官方組織,但僅於各宗教內部的延伸,尚未產生跨宗教的連結。對現階段和未來的亞洲,跨宗教性質的機制應是迫切需要的。
第二、近年來,台灣國際定位的議題一直是台灣社會輿論的焦點,不僅沒有共識,而且淪於意識形態與情緒之爭。台灣社會存在一個事實,和亞洲很多地區一樣,宗教間的嫌隙不僅止於單純的宗教因素,還受到政治、社會、經濟、文化、種族等等因素的牽動。經過多年的歲月累積與交織,衝突早植根於歷史之中。

聆聽最美好的與最醜陋的

我常想,如果一個宗教要在台灣生根,一定要擁抱這個地方的人民、土地以及所有的人事物,不僅要愛上這塊土地最美好的一面,也要承受最醜陋不堪的另一面。
我們需要一種與進行宗教交談相同的精神培養這樣胸襟。溝通與交流的先決條件是尊重對方,承認對方的存在。中國回教協會常任理事長倪國安說,每個宗教的信徒都應培養美德及雅量,尊重、包容並友愛他人的宗教與其他宗教的信徒。在一個民主的國度裡,每個人的想法與行為都應獲得相同的尊重與權利。
尊重和包容的精神要從傾聽別人的想法中體現。雖然台灣是一個宗教交談的天堂,但依然需要發展「聆聽的文化」,使台灣的宗教論壇展現「多元、傾聽與民間社會文化」的特色。宗教交流不一定會達到世界和平,但至少在行動上是進行式。對整體的亞洲宗教交流而言,正如魏總編輯所說,台灣或許可做出具有台灣特色的貢獻。

交流中共同決定未來

台灣的歷史正如許多亞洲國家一樣,刻劃著殖民與專制統治的傷痕。受害至今仍在撫平傷痛。不管是一個宗教、教會、黨派,乃至於政府,都應該學著承擔歷史的包袱,面對現今,把眼光放在未來。一個滿腹怨恨的人看不到、掌握不到,更無法正確決定未來。
亞洲人若要多一點和平,少一點宗教衝突,還是先從敞開自己的心,尊重彼此的差異,欣賞他人的特色開始,再把眼光放遠,釋放歷史的仇恨。歷史無法重來,時光的沙漏始終不停地把時間推向未來。讓我們一起尋求符合絕大多數人的權益,與交流的對方共同決定未來。



Monday, 28 January 2008 20:08

靈魂的缺角

在大台北某個地方,我遇過一個離異的現象,那發生在某個十字路口。我站在斑馬線前,行人穿越燈亮起綠燈,秒數是三十秒,但車輛一輛接著一輛過去。等到剩下十五秒,我還是過不去,看來這次過不去。我不禁想,如果電腦螢光幕出現一個按鍵是隱形人的話,我一定按Enter,這樣我應該可以很快地飛過去…

當我迷失在快速度的時候,有人出來呼喊台灣需要用「走」的。二○○六年,攝影家徐仁修、作家小野、數學家黃武雄三人邀請大家探查、開闢、串出一條環島的千里步道。《走。路──給我一條千里步道》就在「大地運動」的視野下出版,但這本書並不吶喊疾呼,而從感覺能力探索人與環境的互動關係。一篇篇文章詩意而感性,訴說行走、體驗的必要,最終探向社會的人文價值觀。正如黃武雄說:「討論種種人與自然如何相處的問題,創造一種不同的場域,發展新價值。」(黃武雄,頁19)
我讀到作者對土地的感情:「(…)用這種櫻花來代表古老的台灣精神:『情感濃烈,耐寒又耐熱,等不到春天就爭先恐後的怒放。』」(小野,頁30)我還讀到作者對環境的感覺:「本來,我只是隱約地感覺,這三棵榕樹很漂亮。當我停下來仔細觀看後,才驚喜地看到它們真正的美。」(李丁讚,頁40)於是,人與環境在對話:「當我們的身體與外在世界建立內在的連結之後,我們才開始真正地存在這個世界上。存在,是一種關係的建立。」(李丁讚,頁48)
走路是深刻的體會:「你得溫柔地對待大地,大地才會溫柔地對待你。」(吳文翠,頁58)其中,我們不斷在轉變:「在行路中慢慢蛻變,是一種美妙的經驗。」(阿寶,頁74)沿途的風光反映我們內心的景色:「(…)雷貝嘉.索爾尼提到:『行走的步調可以激發思想的韻律,而行經的景觀會反應思緒的內容,顯現心靈的風景』。正是這樣的心靈風景,讓我們重新審視自我,並一再地產生反省思考。」(蔡建福,頁150)這一切都教我們學會發現問題、反省自己。
我是個常找東找西的人。手套少一隻,襪子多一隻,耳環剩一個。我不由自主地想,如果我的靈魂是複數的話,它們可能不成雙。我常用不當的方式填補靈魂的缺口,在工作中逃避自我,消費而不願意用雙手創作,關在自己的世界而找不到與他人的聯繫點。
許多文化觀察家都認為,台灣人似乎有某種能力,能隨時背起家當,遷移。或許因為如此,我們變得彈性有變化,各種生命現象活絡地更新。但也許我們要多注意前進時主導或伴隨的「精神現象」,小心不陷在水泥叢林中。這本書教我們當原形人,找回完整的自我與完整的原音,找回完整的發展。
我想,這是一本值得放下一切閱讀的書。《走。路──給我一條千里步道》



小野、石計生、李丁讚等著作
吳寧馨主編
左岸文化出版
2007年11月


Monday, 28 January 2008 20:05

連結你和我

處於兩次選舉之間,台灣社會不斷問:「我們需要怎樣的領導者?」

杜樂仁 撰文

我們《人籟》早已對大家說草根團體很重要,再三說我們需要活躍的市民社會,更說面對命運的時候不要只求神助。這些都是事實,不過我今天換個話題,我要談的是世界需要什麼樣的領導者。
真正的領導者很不容易找,更不容易養。領導者必須懂得分析,一下子看清楚主要的問題,平心看待次要的問題。領導者必須能想出具體的實行步驟,動用既有的資源,做出重要的決策,運用這些決策邁向目標。
領導者需要視野和勇氣,懂得如何動員人力,看出別人的能力在哪裡,敢於面對各種複雜的體系,還有複雜的頭腦。使用正確的字彙對大家說明什麼是正確的行動。領導者的才能常被人誤解,或被人扭曲。有人當領袖只想控制別人的情緒與恐懼,有人只為了自己的南柯一夢陷入權力黑洞。
我們需要卓越的領導者,因為我們面對卓越的問題。世界的問題卓越無比,這些問題很寬廣而且很深奧。我們是卓越的,因為我們必須克服這些問題,這樣的態度以前是沒有的。現在我們要解決世界極端貧窮的問題,降低全球暖化,永續經營我們的資源,在充滿憎惡與競爭的地方建立友善與合作的連結。因此,我們必須把資源投注到我們應該去的地方,針對這些重要議題動員市民,不玩弄差異,同時對定下的目標與視野懷抱信心。
真正的民主才能滋養這樣的領導能力。當人們不害怕開口,當人們能自由地思想,當地方上的人們能親自籌辦協會,當地方政府自動自發,這時最有熱情最有才華的個人將紛紛出來投身競選,同時願意和其他國家的人交流、連結。草根民主是領導人的回歸處。當草根層次願意信服、全力動員,真正的領導者於是誕生。

---------------------------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jacqueduraud_leaders.jpg{/rokbox}
Monday, 28 January 2008 19:53

見酒還是酒

蔡玫芳 撰文

《葡萄酒文化密碼》
楊子葆著
財訊出版社
2007年10月

這本書從翻開封面的剎那起,便讓人欲罷不能。特別是對曾旅居法國多年的我來說,書中所描述有關法國的點點滴滴,精彩生動,往事如昨彷彿就在眼前,讓我不禁起身倒杯紅酒,先酌飲一番,再讓自己完全浸淫在葡萄酒書鄉中…
作者經年在國外求學,隨後投入外交事務,自然而然地將葡萄酒文化與自己的生活相結合,以古今外交場上的捭闔縱橫來對葡萄酒做巧妙比喻。在與愛酒同好的諸多談論中,也常以葡萄酒所透露出來的微妙訊息來推理外交情勢,創造出品酒之外的另類樂趣,再以品嚐葡萄酒的方式悟出人生道理,從自身的生活體驗,剖析悠遠的葡萄酒文化。
葡萄酒文化博大精深,從種植的葡萄品種開始到其製程、裝瓶、酒標,乃至於品酒、選酒、保存的要訣都是大學問。雖然作者在書中一開始提到,之所以鑽研葡萄酒是為了「求生存」,以葡萄酒作為社會融入與「文化溝通密碼」,但這樣的因緣際會加上天分,使得如今作者除了擁有豐富的葡萄酒知識,也能深入了解法國當地的風俗、歷史,甚至知道許多較不為一般人所悉的葡萄酒諺語。像是書中所提到的一句法國俗諺:「單耳的酒是好酒,雙耳的酒則是劣酒」(Vin d’une oreille, le bon vin; vin de deux oreilles le mauvais),「意思是,享受高級葡萄酒時,整個人被美好所籠罩,於是托腮沉醉,只露出單邊耳朵;但是喝到劣酒時,不免搖頭晃腦,怨天尤人,就堂而皇之現出兩隻耳朵。」又如作者論及勃根地及羅亞爾河谷地區的葡萄酒時,書中提到一個法國典故:「波爾多酒瓶(Bordelaise)的頸肩處清楚區隔,有明顯的肩膀形狀;勃根地酒瓶(Bourguigonne)與羅亞爾河谷地區所採用的酒瓶則成流線型,作斜肩狀,有些人因此戲稱『沒有肩膀』的葡萄酒…」。凡此種種,使人更深刻地體會到法國人對葡萄酒的情感。
書中提到,除了依照知識、經驗之外,更要「與自己的感官、心智判斷,去誠懇、誠實、慎重其事地選酒。」成為「自有主見、自有風格的品酒人。」作者在精通了所有的葡萄酒常識與習俗之後,回歸到事物的本質與起點,返本歸真,可說是一段從「見酒是酒」到「見酒還是酒」的心路歷程。
---------------------------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meifang_wineiswine.jpg{/rokbox}
Monday, 28 January 2008 19:52

地圖為誰說話?

Nakao Eki 撰文

《地圖會說話》
李文堯、林心雅著
時報出版
2007年11月

誠如作者在序言中引用美國Mark Monmonier教授的《如何用地圖撒謊》(How to Lie with Maps, 1996)所言,地圖雖然號稱是現實世紀的反映,卻從不曾真的忠實反映過現實世界,但永遠都誠實體現了製圖者的意念(註)。地圖就像繪畫,是以某種技巧來表達製圖者理解、詮釋世界的觀點。箇中最大的差異,在於繪畫被人視為藝術,是畫家個人意念與情感的表達,但地圖卻被視為科學的產物;而在我們這個將科學當作一種信仰來崇奉、榮耀歸於諾貝爾獎得主的時代裡,對「科學」的客觀性或權威性深信不疑(甚或敬畏),對於一個人的思考與判斷所具有的殺傷力堪稱無與倫比。
《地圖會說話》旨在以輕鬆的方式呈現許多研究者曾提出的觀念和反思。作者以各種不同類型的地圖陳述不同的主題,並且交代背後的科學,在許多環節上,都致力於邀請讀者一同認識地圖的多種語言、掌握不同地圖語言背後的邏輯,從而能夠更為自由地將地圖作為認識的工具而加以運用。但其實這本書恰好也是這些批判言論的例示之一。因為地圖事實上並不會說話,是人在替代地圖說話;即便讀者「知道」地圖表現中偏見必不可免,但箇中奧妙究竟何在,卻遠非多數讀者所能辨識,往往還是只能接受製圖者或界說者所提出的詮釋。
舉例而言,本書第五部分(氣候與環境)談到了全球暖化等氣候議題。雖然地圖本身呈現的是資訊,但搭上說明文字,這些篇章都成了警訊,提醒我們人類活動對自然引發的惡果。主流看法認為全球暖化現象罪咎在人,但也有學者指稱自然因素才是氣候變遷的主因。用一種犬儒方式來說:環境主義者有言,人類要在大自然面前學會謙卑;那麼,按照這個邏輯,人第一不該自大到以為人類活動的影響會大過太陽輻射或地磁變化,第二至少也不該特重二氧化碳減量排放的國際宣傳和政治角力,畢竟牛羊打嗝或放屁所釋出的甲烷(比二氧化碳有效二十倍的溫室氣體)到底對全球升溫有多少影響,科學界也一樣沒有定論。
簡單地說,所謂將地圖解碼,其實是拿文字語言在為地圖語言加密,當中頗不乏俗語所稱的「越描越黑」效應。有一陳腔濫調說,歷史為勝者所寫就。那地圖呢?──地圖說話,說人叫它說的話。

------------------------
註 這一點並不新鮮,在Monmonier的書出版之前數年,Denis Wood便在《地圖的權力》(The Power of Maps, 1992)中指出,關於地圖,最難以理解掌握的並不是製圖方法或量測工具,也不是複雜的地形地貌或關於其他任何主題的數據資訊,而是製圖者的偏見。
------------------------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nakao_mapwhospeaks.jpg{/rokbox}

Help us!

Help us keep the content of eRenlai free: take five minutes to make a donation

AMOUNT: 

Join our FB Group

Browse by Date

« May 2020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We have 4787 guests and no members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