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enlai - Items filtered by date: Thursday, 29 May 2008
Thursday, 29 May 2008 23:05

A natural gift

Just ask a Brazilian boy who are his idols. It will be difficult to find a boy who doesn’t include among them the name of one, two or three soccer players. In a country lacking historical references and with weak political figures, a sport that acclaimed Pelé worldwide as the greatest athlete of the twentieth century functions as a point of cultural union to a nation of almost 180 million people. Only the Portuguese language might exceed soccer as a factor of cultural identity. But is that enough to make Brazil the country of soccer?

The links between the Brazilian people and soccer is stronger than just offering some “heroic” figures. Especially for the children, the bounds are more practical. The ball is invariably the first toy a boy receives. Even without knowing any of the game’s rules, he very soon learns he can touch the ball with his feet or his head, never with the hands. Kids are only later introduced to other sports in which Brazil has achieved great success internationally, such as volleyball or basketball – which normally can happen at the beginning of adolescence. Until then, no matter the social class or the color of the skin, soccer is the main leisure activity, from playing a match amongst friends to supporting a beloved team, soccer is a passion inherited from generation to generation.

It is not difficult to find out why the Brazilian kids are so interested in soccer. It’s an easy game to play and there are several ways to organize a soccer match. Basically, everything a child needs to play soccer is a ball, which can virtually be made from anything - rubber, leather, socks or even a can of Coke. The rules will depend on the imagination of the group and the characteristics of the place where the match is held.

Everything is possible regarding the question of the floor of which the match takes place: lawn, sand, earth, asphalt, cement or wood. A real relief, since many people do not have a 100% horizontal ground. In the absence of a pair of goalposts to indicate the goals, small pieces of wood, sandals, cans or even trees can be used. As for the feet, since soccer shoes or sneakers are normally too expensive, only bare callused feet will handle the ball with care.

Limited space sometimes makes the invention of new “dribbles” (ways to escape with the ball from the adversary) a survival necessity for some Brazilian kids. Playing with a smaller ball, often deformed by use, stimulates the ability to control, the accuracy and the balance of the player. And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is that Brazilian children go through all this without compromise, without formalities. Since what matters to a child is to play, he doesn’t even notice he is acquiring abilities that teachers need years to develop in their students.

I’m sure that what mainly distinguishes Brazilian soccer styles from the rest is that it is treated as a great child’s game. Creativity and malice of our “craques”, that means of our greater players have been developed through the constant use of fertile imagination. An imagination capable of transforming a wasteland, two pairs of slippers, a ball made of socks and just four boys (two on each side) in an official match in the Maracanã stadium.

No one is born knowing how to play football. But the Brazilians have around them an environment so propitious that it makes this sport a real natural gift for them.

(Photo by Roberto Ribeiro)

{rokbox}media/articles/Teles_soccer.jpg{/rokbox}
Thursday, 29 May 2008 13:12

巴西唤醒全世界

展开巴西的国旗,绿色象徵广阔的丛林,黄色代表丰富的矿藏。「秩序与进步」则是这个南美最大国的发展格言。根据联合国开发计画署(PNUD)于2007年十二月公布的报告,巴西已迈入「高度人类发展国家」的行列。所谓人类发展指数(HDI)是根据平均寿命的增加、文盲的减少、贫穷程度等社会指标来衡量一个国家的发展情况。为此,巴西总统卢拉(Lula de Silva)充满热情地宣称,巴西正经历「一个如此特殊的时刻,我们能使自己如此富足,如同神的降福。」
巴西的进步是不可否认的事实。在全球经济版图中,巴西已成全球第八大经济体,国内生产总值(GDP)为全球第十,亦为最大铁矿存量的拥有者、生质能源科技领导者。然而在金砖的光环下,巨大的贫富差距问题仍悬而未决。巴西全国10%最富有国民的收入是最贫穷10%国民的五十倍。巴西拥有最多的百万富豪,却有高达四千五百万人民生活在贫穷线之下,约为总人口的四分之一!
另一项令人忧心的是亚马逊雨林的滥伐问题。亚马逊是世界上最大的热带雨林,且拥有地球上最大的生物基因库。滥伐除了直接破坏亚马逊地区的生物多样性与生态平衡,更使全球暖化雪上加霜…
《人籁》邀您走进这个经济崛起、文化丰繁,且同时面临社会不公、环境破坏等诸多挑战的国度。在足球王国与嘉年华会的激情之外,在金砖闪耀的光芒背后,巴西的文化展现著何等独特而瑰丽的色彩?她的文学、诗歌与宗教,述说著什么样的心灵体验?在全球政治舞台上,她又将牵动多少核心与边缘的开阖与浮沉?
本期内容为巴西多位优秀摄影家、记者与文字工作者所提供。除了影像与文字,亦附赠由巴西音乐家组成之「OPA团体」原创音乐光碟,为您带来文字阅读、视觉与听觉的三重飨宴。
世界造就巴西,巴西唤醒世界。或许正如巴西的国家格言「秩序与进步」所揭示的,当经济崛起、社会不公与环境挑战同时并存,我们亟需重新寻找人与自然和谐共荣的「新秩序」,并且重新为「进步」赋予新的定义──那应是一个兼具富足、公义与美善的新世界。

注:本期专辑筹备承蒙利培德(Roberto M. Ribeiro)、法里亚(Roberto Faria)、卡赫西(Fabio Caraciolo)及OPA团体协助,特此致谢。
音乐: "Deus me de sabedoria" (Fr. Irala SJ - Fr. Roberto SJ)

附加的多媒体: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cn.jpg|}media/articles/Li-Chun_bresil.swf{/rokbox}
Thursday, 29 May 2008 13:10

寻找巴西之心

巴西就像个万花筒。在三面菱镜里,那充满绮丽色彩的异想世界中,哪一个图像才是真正的巴西?

方岚萱 撰文 卡赫西(Fábio Caraciolo)摄影

「那是一片得天独厚的土地,有著世界上最美丽的城市,在这片广大的土地上,至今还有铁路、公路、甚至飞机未曾涉足的地方。」这是奥地利文学家史蒂芬·茨威格对于巴西的形容。

纸醉金迷的可爱国度

提及巴西,你脑海中闪过的第一印象是什么?里约著名的「科帕卡班那」海滩(Copacabana Beach)?形状如同圆锥形的「糖面包山」(Pao de Aҫúcar)?能够眺望里约沙滩与市景的「基督山」(Corcovado)?酒吧特多的「伊帕内玛海滩」(Ipanema Beach)?还是热情森巴乐曲、缤纷绮丽的色彩、世界球王比利、宽广的亚马逊雨林?相信不少人脑海中都会浮现这些传统印象,而这正是所有媒体与书报为我们「建构出」的巴西形象。
然而,作为拉丁美洲最大的国家,难道里约就足以代表整个巴西吗?一个曾经被欧洲殖民数百年的国家,巴西人、葡萄牙人和非洲人频繁混血的结果,让巴西成为一个多元种族的国家。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巴西又接纳了约五百万的日本与欧洲人;来自中国、亚洲与东南亚地区的移民,亦逐渐提升血统的复杂度,而这也成了巴西人口结构的特色。

贫富差距鸿沟日深

巴西这个民族大熔炉的社会阶层越见分明,尤其在政治影响力与财富分配上,肤色较浅的小部分人,其社经条件似乎越好,也说明不少介绍巴西的旅游手册上总会特别注明:「小心扒手!」一九八五年,巴西才刚结束长达六十年的军人独裁时期,贪污、腐败等等问题还没能处理完毕,社会资源分配无法均衡,贫富差距带来严重社会问题。
这也是为何在圣保罗当地著称的名流海滩「瓜路狭」(Guaruja),能看到来自世界各地的旅客,以及当地的有钱人,趴在那松软、带点微烫的沙滩上,享受美好骄阳时,另一头随时有宵小、窃贼觊觎著这群人的丰厚行囊。

巴西文化的千姿百态

巴西另一个受人瞩目的便是文化与艺术领域的表现,例如文化集散地圣保罗可称为巴西文化首都。这个城市起源于一五五四年,一群耶稣会士穿山越领抵达这个荒芜的小地方,逐渐形成聚落之后,经过数百年发展成现在的模样。而城市中最值得一逛的莫过于圣保罗艺术博物馆(MASP)。该馆由 Pietro Maria Bardi 和妻子 Lina Bo Bardi 所成立,专办大型国内外展览,收藏不少名画,其中还包含二战后期当地巴西知名的雕刻作品。主要经费来自巴西人民的捐献,其中多数来自于圣保罗的市民。
此外,圣保罗定期举办的双年艺术展与威尼斯双年展,及德国卡塞尔文献展并称为世界三大艺术展。一九五一年,由原藉义大利的实业家马塔拉佐(Francisco Ciccillo Matarazzo Sobrinho)所创立。该展览主要以建筑为意向,但内容又偏重「艺术性」。因此,每年展出总会吸引世界各地策展人、建筑师、艺术家前去朝圣。
圣保罗市民对于艺术的需求并不亚于欧洲人,大街小巷都能看到表演厅、博物馆与无数小型艺术馆。漫步在这个城市,随手拾起都是与音乐、艺术相关的艺文讯息。因此只要在巴西提及「文化之都」的美名,当地人自然联想到的就是圣保罗。

生质能源与粮抢地

二○○七年,巴西能源局发表预测表示,未来四年投入开发生质燃料的资金将高达八十一亿美元。巴西境内长期因甘蔗过剩造成蔗农损失,将可透过开发以甘蔗做酒精燃料的生质能产业获得抒解。并强调二○一○年以前至少兴建七十七间酒精燃料提炼厂、四十六间生质柴油厂,生质柴油产量将可达到两百三十三亿升、酒精燃料三十三点四亿升,成为一个完全不需要石油的独立国家。然而事实的真相是什么?
作为一个物产丰硕的国度,巴西最近却饱受批评,原因是巴西政府与商人极力鼓吹生质能源,并透过各种奖励办法诱使农民将原本用于种植粮食的土地改种甘蔗或大豆,并将这些产物用以发展替代性能原。联合国粮农组织(FAO)的研究报告显示:「在开发中国家的粮食需求与价格暴涨之际,人们将耕地转移成利润丰富的生质能源用地,其诱因自然更强」。因此,今年四月开始蔓延的全球粮食危机,矛头也就指向了这个号称「世界粮仓」与「生质能源出口国」的巴西。
不过今年五月,巴西农业部长赖因霍尔德·斯特凡内斯表示:「巴西农业今年将获得大丰收,有助于缓解全球粮食价格上涨压力。」总统卢拉(Lula da Silva)也在公开场合坚称:「生质能源才是解决世界粮荒、贫穷的关键。」这些似是而非的论点,似乎正说明了巴西这个大熔炉的矛盾性。经济发展利于富商、破坏贫困加于穷人。而得利者永远说自己是对的。

熟悉又陌生的民族认同

多年前巴西导演Walter Salles的作品《中央车站》,或许能够勾起你对于巴西的另一印象;导演试图透过「车站」的意向来说明巴西民族认同的困难。「她」就像一个中继站,在这个地方人们可以从甲地流到乙地,由繁华流到纯朴,所有通过「她」的人都怀抱著一种感觉──熟悉却又陌生。导演更试图透过电影女主角朵拉与一个寻父小男童约书亚相遇的发展,影射巴西人寻根的历程。
到底家在何方?这个国家的根在哪里?自我认同的价值又是什么?究竟巴西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多种族、文化交杂、贫穷、贪腐…还是如同高盛报告里的一块闪闪发亮的「金砖」?
在这个期号里,我们将带领各位从不同面向来认识巴西,一步、一步寻找那真正的「巴西之心」。

附加的多媒体:
{rokbox}media/articles/bresil_caraciolo_01.jpg{/rokbox}
Thursday, 29 May 2008 13:06

三等舱的希望之旅

三等舱的希望之旅──巴西移民史见证

走一趟圣保罗市的移民纪念馆,我们见证了巴西移民的斑斑历史。
在这块广袤而丰饶的土地上,来自世界各地的移民飘洋过海,
以他们的血泪与汗水,在此勤恳灌溉,落地生根…

卡赫西(Fábio Caraciolo)文·摄影 André Lo 翻译

巴西是一个移民的国家,其中又属圣保罗市(São Paulo)聚集了最多国家的移民。位于圣保罗市布拉斯区的「移民纪念馆」成立于一九九八年,是一处收藏、保存和展出巴西各国移民文史资料,同时纪念移民先驱开拓精神的地方。这座移民纪念馆的前身是有百年历史的「移民会馆」(Hospedaria de Imigrantes),虽然在一八八八年才完全盖好,但一八八七年就开始接待移民,所以到二○○七年刚好届满一百二十年。

巴西移民来自八方

当年,移民会馆的成立是为了接待初到巴西的新移民,并安排他们前往农场工作。会馆一次可容纳三千人,但在特殊情况下,甚至曾经接待八千人。自一八八二年至一九七八年,这里共接待七十个以上不同国籍的移民,共计三百馀万人次,来源国包括义大利、西班牙、葡萄牙、法国、德国、荷兰、土耳其、波兰、匈牙利、捷克、俄罗斯、黎巴嫩、沙乌地阿拉伯、以色列、中国、日本、韩国、阿根廷、巴拉圭、乌拉圭、波利维亚、秘鲁、智利、东非、安哥拉等七十多个国家。
一八七○年代,开始有大量移民拥入巴西,主要来自欧洲。由于巴西在一八八八年宣布解放黑奴后,内地的咖啡园严重缺乏人工,当时的圣保罗省政府便实施有系统的移民计画,由官方预付船票,鼓励欧洲劳工举家移民巴西。纪念馆里也展出当时移民所使用的某些职业工具和历史背景简介。
随著二十世纪初的经济成长,移民劳工从事的产业范围逐渐扩大,工厂工人、铁匠、木匠、鞋匠、裁缝师和披萨师等技术工人逐渐增多。巴西最早的罢工行动就是欧洲移民发起的。

千人同居三等舱

二十世纪初前往巴西的中国人多由香港出发,经日本乘船横越太平洋,越巴拿马运河,然后绕大西洋抵达圣多斯港(Santos)。当时的亚洲移民大都是循此途径,历时五十至六十天,坐三等舱抵达巴西。长达数月的时间住在狭窄的船仓里,带著很多的期待和很少的行李,还要抵抗船仓中蔓延的疾病…很多人尚未踏上巴西这块土地,途中就身染重病死亡,弃尸大海。
纪念馆里,我们在一张一九一二年的邮轮乘客名单中发现,坐头等舱的只有八人,其馀一千四百多人都坐三等舱。
整批移民在乘船抵达圣多斯港后,就直接搭火车前往会馆。旧火车站早于一九六○年拆毁,现在的火车站和月是馆方使用原始建材重建的。每逢星期假日,访客可以搭乘巴西现存最大、一九二七年制的蒸汽火车,体验一下前人移民的经历。

飘洋过海讨生活

移民纪念馆占地广大,似乎自成一个世界。除有过去移民住宿的地方和大食堂之外,还设有药房、邮局及火车站。纪念馆内,有一面墙上写著超过数万个家族的姓氏,按照从A到Z的字母顺序排列,从十九世纪到二十世纪的一九七九年,已有超过两百万个家庭在此登记了移民纪录。
一九○六年,巴西政府在这里成立了专门处理移民工作事务的办事处,引导移民到乡下农场工作。相关的事务分成两部分:其一类似工作介绍所,为工人安排签定工作契约;另一方面则是处理买卖交易及土地所有权的事务。过去,办事处曾有很严重的黑箱作业问题,例如:农场主人所开的工作条件与实际的状况有很大的差距。十九世纪来自中国的移民,许多是被招工的工头欺骗,他们怀著在异国工作致富的美梦,来此后得到的却是牛马式的劳动和极微薄的酬劳。他们言语不通,有怨无诉,希望落空,有家归不得。

见证移民斑斑历史

一九七八年之后,移民会馆只接待从外州前来圣保罗的国内移民,外国移民事务则交由联邦员警负责办理。目前,会馆只核发领事馆认证的入境证明和双重公民身分申请的服务。
一九八二年,整栋移民会馆的建筑被圣保罗州政府列为古迹。一九八六年设立移民历史资料库,收藏会馆的所有官方纪录,方便移民后裔用电脑查询父母或祖父母是搭乘哪一艘船抵达巴西。
在移民纪念馆,我们看到了巴西移民历史的缩影。看见巴西移民,我们也彷佛看见了自己,也看见了属于脚下土地的历史。

注:本文部分内容来自http://news.epochtimes.com/2008年1月6日报导。

附加的多媒体:
{rokbox}media/articles/bresil_immigration.jpg{/rokbox}
Thursday, 29 May 2008 13:02

创意的圣所

创意的圣所
──巴西艺术祈祷团体OPA

利培德(Roberto M. Ribeiro)撰文
林虹秀 翻译

改变世界,就是要重新创造/娱乐(recreate)世界。因有这样的体认,来自巴拉圭的耶稣会士伊哈拉(Fr. Irala)于一九七六年九月创立了OPA艺术祈祷团体。
「OPA」是葡文缩写,原意为“Oração pela Arte”,意即「透过艺术来祈祷」。成立至今三十多年,OPA打动了数以千计巴西、拉丁美洲大小青年弟兄姐妹与孩童的心。在他们所举办的艺术祈祷会中,各种原创的歌曲、舞蹈、电影与舞台剧都成为独特且美好的祈祷方式,同时也是与他人分享体验的途径。在 OPA的成员中,亦不乏知名的巴西艺术家。
在这里,没有事先预设好的节目表。所有的创作与活动都围绕著一个主题。参加OPA的人可选择与一个或多个艺术团体,在其中分享自身的感受与发现。此外,虽然OPA的创立是以天主教为源头,但它也与其他基督宗教以及其他追求和平的宗教人士共同合作。
成立以来,OPA共发行了十五张音乐光碟。本期所附赠的光碟即是历年作品的精选。这张光碟收录了多样的巴西与拉丁美洲旋律,您在聆听时,必能获得跨越宗教与流行艺术的美好体验。

请洽人籁
聆听本期音乐光碟【巴西之祷】

01. Deus me de sabedoria 天主赐我智慧(Fr. Irala SJ and Fr. Roberto SJ) ― Int.: Fr. Irala SJ
02 Deixa Deus Dançar 让神起舞(Guiga Reis, Sérgio Valente e Nizan Guanaes) ― Int.: Sérgio Valente
03 Gente Boa 善良之人(Cris Cunha, Luisinho Vieira, Cecília Ribeiro e PC Bernardes) ― Int.: Cris Cunha
04 Crença 信仰(Maria Célia Monteiro e Nizan Guanaes) ― Int.: Geraldinho Lins
05 Geração 世世代代(Nizan Guanaes e PC Bernardes) ― Int.: Digão, Thiago Rocha, Daniel Vieira e PC Bernardes
06 Espelho 镜子(Maria Célia Monteiro e Nizan Guanaes) ― Int.: Grace Gomes e Elisa Gatti
07 O Mundo dá Tanta Volta 生生不息(Fr. Roberto SJ) ― Int.: Fr. Roberto SJ
08 Anjo Colorido 缤纷的天使(Maria Célia Monteiro) ― Int.: Vera Cecília
09 Éfata 事迹 (Fr. Irala SJ and Fr. Roberto SJ) ― Int.: Fr. Irala SJ and Fr. Roberto SJ
10 Carta 信件(Pe. Roberto SJ, Sérgio Valente, Francys SJ e Luisinho Vieira) ― Int.: Lula Canário
11 Balão De Sonhos 梦想之球(Grace Gomes e Ana Cláudia Gomes) ― Int.: Vera Cecília, Sandra e Mariah
12 Senhora da Estrada 引路之母(Pe. Irala SJ, Digão, Edwin, Lula Canário, Paulo Mouta e Francys SJ) ― Int.: Elisa Gatti

附加的多媒体:
{rokbox}media/articles/bresil_opa.jpg{/rokbox}
Thursday, 29 May 2008 12:52

巴西小檔案

【首都】巴西利亞
【最大城市】聖保羅
【國土面積】8,511,965平方公里(世界第五)
【總人口數】約1.84億
【官方語言】葡萄牙語
【宗教信仰】大部分信奉天主教,此外尚有新教、猶太教以及非洲的Macunba、Candomblé等等。
【體育活動】足球是巴西最流行的體育運動。據1999年的統計,巴西約有近兩萬支足球隊。巴西國家足球隊是世界唯一由1930至2006年的世界盃足球賽從未缺席過的球隊,也是唯一曾獲五次世界盃冠軍的球隊。
【移民】十六世紀葡萄牙人來此殖民,後因採礦業發展,葡萄牙人帶來了大量的非洲原住民。十九至二十世紀,德國人、義大利人、西班牙人、日本人、中國人等等相繼移民於此。近年來亞洲及東南亞移民逐漸增加。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bresil_flag.jpg{/rokbox}
Thursday, 29 May 2008 11:51

巴西發展與南美整合

在全球政經情勢中,南美各國面臨著極為獨特的挑戰。
巴西作為南美洲最大國,其發展方向更牽動洲陸、板塊乃至全球。
在金磚光芒背後,巴西更需尋求一條兼顧社會平等與環境挑戰的道路。

山姆爾‧金瑪哈(Samuel Pinheiro Guimarães)撰文
姚翰‧申德律 翻譯

強權主導的全球政經板塊

當前全球經濟舞台有以下特徵:即時的全球化,以及歐洲、北美及亞洲大板塊的逐漸形成。其成因為科技的加速進步,尤其在資訊和生化科技領域,這又與軍事預算與軍事活動有著密切關係。另一因素為資金的集中以及市場的單一化,由兼併與收購的數字來衡量,也由經濟的金融化來衡量,因為金融資產(股票、證券和存款)從一九八○年的109%世界生產成長到二○○五年的316%。另外,也由於勞力市場的轉型、保護勞工權益的持續壓力、環境的加速惡化、能源的不安全以及移民。
至於全球政治舞台則有以下特徵:高度發展國家中的政治、軍事、經濟、科技及意識形態的集權;大國的專斷與暴力;恐怖主義的實際威脅與伺機而動;大國在政治、經濟、軍事上對不干預原則及對自決原則缺乏尊重;富有國家的個人主義,對國際合作參與不足。此外,還有中國的覺醒,無論在經濟和政治上,或在地區和國際領域上皆然。
在這個多元大板塊的暴力與動盪的舞台上有一種趨勢,就是小型國家,甚至是中型國家都會漸漸地、多少有點官方地被大國所吸附。小國與大國的關係有些是傳統上的連結,因為殖民地的緣故或在其歷史影響的地區之內,例如中美洲;或者如獨立國協中的國家,是獨立國協的一部分領土;或是在道德與文化之間皆有著緊緊相繫的關係,如同亞洲的中國與其周邊國家。

南美國家進退兩難

南美洲的中型國家正面臨進退兩難的狀況:她們要不選擇團結起來,形成一個一千七百萬平方公里的大板塊,擁有四億的人口,一起護衛其經濟發展及其政治自治與文化認同的共同利益;不然就是被其他的板塊吸收,如同邊緣地帶一般,無權參與這些板塊的政經導向,那是板塊裡的核心國家才有的權力。
然而最基本的問題是,整合架構中的核心大國,其特徵、歷史發展與利益與低開發國家是相當不同的。這些低開發國家透過自由貿易條約,或諸如此類的名目加入大國板塊,使她們自己屈從於核心國家決策的種種效應當中,而那些核心國家可能未必注意到這些低開發國家歷史上的需要。

跨越巨大的差異鴻溝

南美洲國家面對此一關鍵性的難題,其挑戰是非常大的:她們要跨越彼此先天差異的障礙,例如大自然中的領土、人口、天然資源、能源、政治發展水準、文化、農業、工業與服務業等等,她們還要很有毅力地面對這些國家所共有的極大的社會貧富差距。此外,她們還要瞭解該地區在經濟上的特殊潛力,還要化解阻礙她們整合的歷史怨氣和不信任。
在領土上,各國的差距是很巨大的。以巴西而言,其面積有八百五十萬平方公里。還有阿根廷,面積三百七十萬平方公里。另外還有十幾個小國,每一個都不超過一百二十萬平方公里。三個國家完全面對太平洋,三個國家完全面對大西洋,四個面對加勒比海,兩個是內陸國。巴西的國界與九個鄰國接壤;阿根廷、波利維亞、祕魯各與五國交接。由於這些地理環境,每個國家的地緣政治觀點根本是不同的。而使這問題更雪上加霜的是,此地區的國家之間橫隔著高大的山脈、廣闊的叢林、遙遠的距離,以及人口統計上的巨大空白。

基礎建設為整合的首要

若要建立一個南美的政經空間,無論是資本主義的或是社會主義的都無妨,我們都必須有一個寬廣的建構與整合計畫,將南美各國的交通、能源與資訊的基礎建設都含括進來。歐洲經濟共同體的六個主要創建國,彼此間的貿易在一九五八年佔其貿易總額的40%,今天已經高達80%。反觀南美洲各國間的貿易,一九六○年為10%,到了二○○六年還未超過其地區外貿總額的17%。
這樣少的貿易量,乃是因為南美經濟的工業多樣化非常之小(今天依然是個困難,因為經濟越多樣化,則其相互的貿易量越大);另一原因是,從古至今,交通系統的密度一直都很小。現在人們對於連接各國的交通系統有很高的興趣,想要跨越叢林與山脈的阻隔,就像巴西與祕魯北部正在進行的,並且還要向南方挺進,穿越巴西、阿根廷與智利。
除了硬體的基礎建設,諸如公路、橋樑、鐵路、電力之外,地區通信的整合也是很必要的,因為這對經濟與政治相當重要。就像媒體,尤其是電視,對南美想像力的塑造是很必要的,藉此可以使更多人認識此地各國的政治生活、經濟生活、社會生活。今天大眾對此皆頗感陌生,導致種種成見與操縱,而毒害大眾的意見,進而影響著各種言論、各種活動以及種種政治的決策。

面對能源危機與貧富差距

能源危機是我們這個時代、也是可見的將來的重要課題。在南美,能源整合、能源的地區自主權,以及確保能源的供給安全,是巴西對外政策的絕對優先考量。若要長期持續成長7%的能源消耗,卻沒有足夠、安全、提升的能源補充,這是不可能的。這取決於投資策略的長遠成熟,例如探勘石油、天然氣、鈾,興建水壩,建設水力和火力發電廠,以及核能發電廠。南美洲擁有過剩的全球能源,但是現在與未來,某些國家大大地過剩,某些國家卻嚴重的不足。
巴西的整合策略中,第二件重要的事情是降低貧富差距。在一個整合過程中,許多地區的貧富差距很顯著,人們正進行一些不可或缺的特別計畫、大膽計畫,以促進差距的減少。很明顯的,此處所談並非領土及人口的差距,而是經濟與社會的差距。在整合結構中,參與國的投資形式存在低收入的過渡期,這是必然的,就如同歐盟過去和現在所發生的一樣。

要團結,不要霸權

南美共同市場(Mercosul)及南美的整合要成功的第三個重要因素,是盧拉(Lula)總統常常提到的,大國以及已開發國家的慷慨與善意。這份慷慨與善意應該轉化成差別待遇,而不要求互惠。包含南美所有的國家,參與地區整合過程的國家,參與貨物貿易、服務、政府採購、智慧財產權等等的地區。
也就是說,巴西應該準備好給鄰近國家提供更有利的、沒有互惠的待遇,尤其給那些相對開發較少的國家,那些內陸國,以及國民生產毛額較低的國家。巴西雖是本區最大的國家,並不想要獨自發展,而希望全區社經發展,並確保合理程度的政治穩定及合理程度的安全。因此,在南美的發展策略與整合的努力中,「團結」是一個核心的概念。這樣的過程是一種平等的合作夥伴的過程,沒有霸權主義,沒有個人領導者。
在當今世界,核心國家日益累積經濟、政治、軍事、科技和意識型態的權力;已開發國家與低開發國家之間的鴻溝越來越大;環境與能源危機日益嚴重。核心國家設法織一個網,國際規範的網,來確保核心國家享受歷史過程中所獲得的種種特權。在這樣的交涉當中,有大量的國家參與其中。個別的、單獨的行動,在這樣的交涉當中並不是有利的,儘管擁有像巴西一樣的領土、人口與國民生產毛額。
因此,對巴西來說,能夠與南美鄰近國家接觸,參與國際貿易是至關重要的。不過,也許還更重要的是鄰近國家的彼此聯盟,好能以更大的效率保障這些貿易所得的各種利益。

攜手共度二十一世紀

儘管南美地區各國在各方面都有明顯的差距,但都是低開發國家,而低開發的核心特徵就是社會的貧富差距、外部的脆弱性,以及我們社會尚未被開發的潛力。在社會不平等方面,南美洲被認為是全球最嚴重的地區之一。在另一方面,巴西業已推動一系列的計畫,來解決飢餓與貧窮問題,大致而言是屬於社會性質的。這可以作為有用的經驗交流。
另外,此區另一個特徵是難民與流亡的移民人口逐漸成長(合法與非法都有),這種情況需要以團結且人性化的方式加以正常化,就像阿根廷與委內瑞拉所做的一樣。
巴西把邊境地區的合作視為優先,而且越來越活躍地提倡減低官僚阻礙勞動人口流動的影響,以免阻礙南美洲所有國家政治權利的讓步談判;從巴西開始。另外,為了南美社會與文化的整合,巴西更決定將西班牙文排入中學課程。
此外,還有許多需要努力的目標,特別是在先進的領域,如科學發展與科技研發,藉此可以塑造未來的社會。另外還有太空活動、航空、國防、通訊及生物科技等。巴西和阿根廷官僚架構下的組織,今天還經常處在歷史所留下來的對立、怨氣與不信任中。大家都必須瞭解,在二十一世紀的開始,阿根廷與巴西所面臨的挑戰,以及阿根廷涅斯托‧克齊納(Nestor Kirchner)總統和巴西盧拉總統所提出的策略願景。大家都要貢獻一份心力,好實現一個嶄新的光榮時期。正如(阿根廷強人)璜‧多明哥‧培隆(Juan Domingo Perón)所言:「二十一世紀,我們不是攜手共度,就是被他人支配。」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bresil_guimaraes.jpg{/rokbox}
Thursday, 29 May 2008 11:43

創意的聖所

創意的聖所
──巴西藝術祈禱團體OPA

改變世界,就是要重新創造/娛樂(recreate)世界。因有這樣的體認,來自巴拉圭的耶穌會士伊哈拉(Fr. Irala)於一九七六年九月創立了OPA藝術祈禱團體。
「OPA」是葡文縮寫,原意為“Oração pela Arte”,意即「透過藝術來祈禱」。成立至今三十多年,OPA打動了數以千計巴西、拉丁美洲大小青年弟兄姐妹與孩童的心。在他們所舉辦的藝術祈禱會中,各種原創的歌曲、舞蹈、電影與舞台劇都成為獨特且美好的祈禱方式,同時也是與他人分享體驗的途徑。在 OPA的成員中,亦不乏知名的巴西藝術家。
在這裡,沒有事先預設好的節目表。所有的創作與活動都圍繞著一個主題。參加OPA的人可選擇與一個或多個藝術團體,在其中分享自身的感受與發現。此外,雖然OPA的創立是以天主教為源頭,但它也與其他基督宗教以及其他追求和平的宗教人士共同合作。
成立以來,OPA共發行了十五張音樂光碟。本期所附贈的光碟即是歷年作品的精選。這張光碟收錄了多樣的巴西與拉丁美洲旋律,您在聆聽時,必能獲得跨越宗教與流行藝術的美好體驗。

請洽人籟
聆聽本期音樂光碟【巴西之禱】

01. Deus me de sabedoria 天主賜我智慧(Fr. Irala SJ and Fr. Roberto SJ) – Int.: Fr. Irala SJ
02 Deixa Deus Dançar 讓神起舞(Guiga Reis, Sérgio Valente e Nizan Guanaes) – Int.: Sérgio Valente
03 Gente Boa 善良之人(Cris Cunha, Luisinho Vieira, Cecília Ribeiro e PC Bernardes) – Int.: Cris Cunha
04 Crença 信仰(Maria Célia Monteiro e Nizan Guanaes) – Int.: Geraldinho Lins
05 Geração 世世代代(Nizan Guanaes e PC Bernardes) – Int.: Digão, Thiago Rocha, Daniel Vieira e PC Bernardes
06 Espelho 鏡子(Maria Célia Monteiro e Nizan Guanaes) – Int.: Grace Gomes e Elisa Gatti
07 O Mundo dá Tanta Volta 生生不息(Fr. Roberto SJ) – Int.: Fr. Roberto SJ
08 Anjo Colorido 繽紛的天使(Maria Célia Monteiro) – Int.: Vera Cecília
09 Éfata 事蹟 (Fr. Irala SJ and Fr. Roberto SJ) – Int.: Fr. Irala SJ and Fr. Roberto SJ
10 Carta 信件(Pe. Roberto SJ, Sérgio Valente, Francys SJ e Luisinho Vieira) – Int.: Lula Canário
11 Balão De Sonhos 夢想之球(Grace Gomes e Ana Cláudia Gomes) – Int.: Vera Cecília, Sandra e Mariah
12 Senhora da Estrada 引路之母(Pe. Irala SJ, Digão, Edwin, Lula Canário, Paulo Mouta e Francys SJ) – Int.: Elisa Gatti


利培德(Roberto M. Ribeiro)撰文
林虹秀 翻譯


Thursday, 29 May 2008 11:36

在貧窮內合一

在貧窮內合一
──卡馬拉主教的禱詞

拉丁美洲是全世界天主教徒最多的地方。巴西即使在最近幾十年來,天主教徒比例不斷下降(從接近九成到目前的64%),它仍是全世界天主教人口最多的國家。
長期以來,拉美各國面臨嚴重的貧富不均與社會正義問題。一九六八年於哥倫比亞麥德林(Medellin)舉行的一次主教會議上,首次正式出現「解放神學」的文件,強烈主張教會應以行動維護窮人權益的立場,並督促政府進行改革。其後的七○、八○年代,解放神學在拉美風起雲湧。巴西、哥倫比亞、智利等國家都出現由神職人員發起的群眾運動,甚至以身殉道。
生於巴西的赫爾德‧卡馬拉(Hélder Câmara, 1909-1999)大主教是一位解放神學的先驅。他曾擔任累西腓(Recife)及歐林達(Olinda)地區主教。他以教會力量介入土地改革,為窮人爭取權利。巴西軍政府欲致他於死地,曾派槍手掃射教堂。他曾四次被提名諾貝爾和平獎,但因政治干預而未能得獎。他最為人所熟知的一句名言:「當我給窮人食物,他們稱我為聖人;當我問為何窮人沒飯吃,他們叫我共產黨。」
此處發表卡馬拉主教的彌撒禱文及詩作。從他質樸而充滿力量的文字之中,我們得以領受這位巴西解放神學先驅的信仰泉源。


分享你的餅!
──卡馬拉主教的彌撒

(劃十字聖號)
我只看到今天
上了多少年的學,活過這許多年!
我只看到今天,只看到十字架
在天主的加法中,十字架是「更多」的記號

(懺悔禮)
當你來解救受縛者
你切勿自喜已走過七座惡城裡的七座監獄
最後的囚牢,最深的黑井,是私心

(光榮頌)
合而為一
當我想起,這一切均出自天主雙手
我眼前的世界,小且溫馨
猶如童年時,父親院子裡的喧鬧聲

(集禱經前)
奧蹟永垂不朽
當你溶入彌撒中,彌撒重建一個均衡的世界
在領受聖體時,就是與每位兄弟姊妹合為一體

(讀經)
用心去做
一生中,總會被賦予承擔某事
千萬不可忘記,將一切融入天主偉大的計劃中

(奉獻)
要趁早!
餅酒的榮光,在於把一切完全歸於天主
餅酒靜默不語的道理,我們何時才能瞭悟?

奉獻標記了時間
一整日都是奉獻。
參與者聚精會神地聽著。說什麼,需求什麼,痛苦什麼
無形的祭品,一切眼目所及,想像之處,心之所至
偕同基督,在基督內――我要完全獻給天父

(頌謝詞)
「這是我的身體」
主啊!我們中間有多少人
接受自己被召叫「我就是」?

(領聖體)
分享你的餅
比擁有餅更好的,是分享,是擘開!
因為有捱餓的兄弟姊妹,他們無法懷抱希望
分享正義,因為有受壓迫的兄弟姊妹,不存一絲希望
分享愛,因為普世萬民都渴望理解,以及人神之愛

若你分享你的餅,是帶著恐懼、不信任、膽怯
轉瞬間,你的餅就所剩無幾
去體驗擘餅,不期待、不算計、不保留
就像那一整塊麥田的繼承人一樣

(領聖體後)
一整日的共融,使我能夠與所有受造的人類交流,極親密深刻地
我不在乎語言、種族、信仰、思想的藩籬
共融,使我與萬物結為共同體
毫無限制,毫無拘束
我要去我該去之處,渴望克服繁雜,溶入唯一!

(派遣)
四手聯彈
我更夢想:眾手齊奏,舉世和聲齊唱……

(禮成)
奧秘中的秘密
若把我換作聖方濟,與基督合而為一
以其名,在其位舉行聖祭
方濟依舊是方濟──夠謙遜,自謂不配舉行聖祭
若把我換作天使,與基督合而為一
以其名,在其位舉行聖祭
光榮頌與聖三頌,回聲響徹雲霄
若把我換作聖母瑪利亞,與基督合而為一
以其名,在其位慶祝聖祭
彌撒滿全了,因為天主之母,人類的共救贖者活出了圓滿


註:本文由耶穌會士R. Paiva神父摘選,節錄自(暫譯)《一千個活下去的理由――若瑟神父默想集》( Mil razões para viver – méditações do Pe José),RJ, Civilização Brasileira, 1978.


貧窮──羞愧之丘

該如何侍奉你
若我僅能獻上殘餘的物品?
讓我去找找 到鄰人家
找一餐飯
菜飯貧瘠因為他窮苦
但完好未動且乾淨衛生
由於我知道他有…

(正當我侃侃而談
吾主已撲食我那些
貧瘠的菜餚
彷彿餓得快虛脫無力
我僅能做的只有安慰自己
還有些涼水 留給吾主
乾渴的雙唇…)

──寫於里約熱內盧
1953年5月1日


我不知道該說什麼

若我能夠
我要到外面去灑錢
靜悄悄地
灑進窮人的口袋裡
他們又累又餓地躺倒
在荒廢棄置的花園長椅

若我能夠
我要將猜疑驅離大地
它連最清亮的目光也矇蔽
使最透徹的遠見混濁不清…

主啊!我不知道該說什麼
若祢在大地上留下
貧窮 無眠 及猜疑
那是因為它們以密碼
為人類傳來一則訊息
並且 絕非偶然地
走進某人的生命裡

──寫於里約熱內盧
1948年4月25日




卡馬拉(Dom Hélder Câmara)詩文
伊哈拉(Casimiro Irala)攝影 符文玲‧陳太乙 翻譯



Thursday, 29 May 2008 11:24

以色彩與靈魂獻祭

法里亞(Roberto Faria) 文‧攝影 Nakao Eki 翻譯

我出生於薩爾瓦多(Salvador),職業是牙醫師。不過,攝影才是我真正的天職。巴西豐繁的慶節、各種融合的宗教、民俗傳說……對我總是有著莫大的吸引力。當我與沃爾特‧費摩(Walter Firmo,一位來自里約熱內盧的攝影家)相遇,人生道路因而轉向。我看待攝影的方式,有90%受到他的影響。直到現在,他仍不時帶給我靈感與啟發。
對我而言,最大的使命就是捕捉那隱藏在簡單事物之中的美感。此處所發表的攝影作品主題是巴伊亞地區(Bahia)主要的三種民間節慶:葉滿沙節、善死節和編貝市集節。

葉滿沙節 Yemanjá Feastival
「葉滿沙」(Yemanjá)是非裔巴西巫毒教的神祇之母。慶祝「葉滿沙節」的二月二日,有成千上萬的觀光客及巴伊亞(Bahia)當地人到此向水后致上敬意。許多人帶著玫瑰、香水、肥皂、洋娃娃等供品到海灘,在鼓聲的伴奏和花朵的芳香中裝船,之後的海上遊行則將之帶往深海。要拍攝這場節慶,就必須與信眾為伍,聆聽他們的祈禱,感受人群的情緒,在這場巴伊亞最受歡迎的節慶當中,見證整個儀式的過程。

善死節 Feast of the Good Death
「善死節」(Boa Morte)於每年八月十三日到十五日「聖母升天節」期間在卡丘葉拉鎮(Cachoeira)展開。善死聖母姊妹會(Brotherhood of Our Lady of Good Death)是由奴隸後裔成立的組織,有一百五十年以上的歷史,成員全部都是四十歲以上的婦女,現在共有二十二人。其信仰融合了非裔巴西巫毒教與天主教傳統。八月十五日的遊行是整個節慶的最高潮,吸引大量的信徒及觀光客前來,善死聖母的聖像則在遊行中通過卡丘葉拉的大街小巷。

「編貝」市集節 Feast of "Bembé" Market
「編貝」(Bembé)是非裔巴西巫毒教「康東布儡」(Candomblé)的簡稱。編貝市集節的歷史超過一百五十年,固定在五月的第二個週日舉行,很接近巴西的奴隸制廢除日(五月十三日)。節慶共計兩日,第一天的慶祝活動於週六在公共市集展開,供品在隔天(週日)早晨被帶往海灘,獻給神祇之母「葉滿沙」(Yemanjá)。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bresil_Faria_01.jpg{/rokbox}{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tw.jpg|}media/articles/Faria_candomble.swf{/rokbox}
Page 1 of 2

Help us!

Help us keep the content of eRenlai free: take five minutes to make a donation

AMOUNT: 

Join our FB Group

Browse by Date

« September 2020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We have 6195 guests and no members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