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this page

開啟和平的亞洲紀元

by Benoit on Saturday, 09 September 2006 Comments
新世紀的到來,常被認為是「亞洲的紀元」。亞洲大陸在第二次世界戰後,獲得全面的獨立,繼而成功地展現耀人的經濟起飛,終究應能保有其飛耀的成就,在文化、社會、政治,甚至心靈層面,推展一個共同的模式,這不僅僅是一項創舉,而且對他國文化的發展也具有啟發性。

今日亞洲大陸要接受的挑戰,或可簡述如下:亞洲各國均已儲備可觀的科技優勢,日後這方面將與歐美平起平坐,甚而超越之。然而,解決衝突與創造和平的手法,如同「真福」所想望的境界,並不在於資訊、科技或是財經後盾的豐寡。以優先次序來看,亞洲最需要的是和平的締造者。全球多數的「衝突熱點」,其中最易引爆、一觸即發的,紛紛落在亞洲:台灣與中國大陸可能爆發的衝突、兩韓之間的關係、印度和巴基斯坦持續的緊張情勢、印尼面臨的分裂危機、南海海域主權之爭等等。

在這塊以其睿智傳統著稱的土地上,大家給予和諧極為崇高的地位,涵蓋了人、自然與超自然之間的和諧,家庭內部的和融,最後為心靈的和諧,讓分歧的心超越折磨。因此,以上的論點不免令人震驚。目前在亞洲各國內部,或全亞洲的區域性團體中,仍有待建立具體而有創意的合作模式。所謂和平的締造,在政治領域裡,乃是就經濟、政治及文化等層面的發展,創造一更為豐厚的整合方式,不過鮮少有人察覺其迫切性。值得肯定的是,經濟上的繁榮與成長,有助於民主政治模式的建立與穩定。然而,對話、妥協與群體決議的傳統,尚未真正在亞洲紮根。同時,一旦政治文化缺乏辯論、協調與和解,政治的演進本身就如社會或是國際間和平的進展,其體質仍舊纖弱。

弔詭的是,亞洲人對家庭社會和諧的堅持,有時反倒破壞了真正和平的建立。當和諧轉變為不敢破壞環境良好的氣氛,因著畏懼或是拒絕說出口,不敢表達其挫折或是不同的意見,潛藏的怨懟將因此不斷地積累,終將以劇烈的方式爆發收場。一套屬於亞洲風格的協調與民主,正有待創造,然而,確切地說,這套風格永遠需要創造,這份政治與社會的創造力,是亞洲國家未來數十年應該發揮的。

對於舒解及和解這般的任務,亞洲無法避之不談,而亞洲地區豐沛的宗教傳統與心靈傳統,能助其一臂之力嗎?希望應該可以。固然,宗教的多元化可能導致局勢緊張,而族群認同若與宗教認同結合則很可能導致成危險的狂熱,打破原本僅止於簡單的教派從屬關係。

如果宗教沒有被拿來當成建立族群認同感的藉口,則宗教本身就會是一個創造和平的有力因子。無論如何,跨宗教之間的對話本身就有如「和平締造者」,不僅僅在宗教與宗教間進行,同時也在整體的政治社會中進行。因此,真福將接受一個新的面向,而千禧龍年也將開始創造「亞洲和平的紀元」。

【聯合報第11版,2000年2月9日】

相關資訊
本文作者在2000年出版了《衝突與和解:締造台灣和平文化》一書,由立緒出版社發行。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ma_peace3_ct.jpg{/rokb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