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醫師傳奇:蘭陽外科勇士范鳳龍

by on Friday, 25 February 2011 Comments

安貧樂業、不喜居功,把所有精力都奉獻給病人的范鳳龍醫師,既是蘭陽人心中頭號的外科勇士,也是天主賜予台灣社會的美好奇蹟。

一位外科醫生一輩子能做多少手術?如果一個月做一百台手術,一年一千兩百台,三十年大約四萬台,已經讓人咋舌稱奇了;但有位從斯洛伐尼亞來台灣,在蘭陽羅東聖母醫院服務共卅八年的外科醫生,一生卻做了八萬多台手術。這個傳奇應該創下了很多紀錄,然而最應該紀錄下來的是他在台灣偏遠的東部,默默付出了八萬多次細膩的愛心,用他完美的手術,換回或重建了八萬多個生命。

視世俗榮耀如浮雲

范鳳龍醫師(Dr. Janez Janež, 1913-1990)如果在世的話,一定不希望看到有這篇報導,因為他是那麼不喜歡世俗的榮耀或獎項。羅東聖母醫院前院長呂道南神父說,醫師在台灣創立「醫療奉獻獎」時就過世了,八年後醫療奉獻獎才頒給他,他的故鄉也向梵蒂岡推薦把他列為「聖人」;如果他還在,這些他一定都會反對接受。過去曾有美國主教推薦他為諾貝爾和平獎候選人,美國時代雜誌(Time)也專程來訪問他,他都拒不見面。從他生前給林塞克神父的信中就知道他的想法:

「我誠懇的請求你,不要再寫關於我的事,拿我當偉人沒有意義,因為在醫院裡我只是個工人。……我的生命是獻給在這裡的病人,將來我只有一個願望,走那一大步到永恆去時,我還在工作。」

醫師就是這樣執著,因為他覺得自己的工作沒有任何特別之處,也不認為他有什麼重大的成就,唯一不同的是他為天主工作,沒有休息也沒有假期;在台灣卅八年,即使母親在家鄉過世,也沒有回家奔喪。然而他是那麼滿意自己做為傳教醫生的工作,好像在天堂的幸福中,不論是錢財或讚美都無法把他從病人中奪走。醫師沒有休閒、未曾成親,以開刀房和病房為家,創下許多傳奇的紀錄。


doctor_legend04將劫後餘生盡數奉獻

事實上,這也不是任何一個外科醫師能做得到的。醫師把生命中所有時間都給了他的病人,自己卻安於神貧,從未領薪水,甚至把零用金給貧窮的病人。他不收錢就先做手術,血庫沒血了,還捐自己的血給病人;所以他不僅是病人最好的醫生,也是病人的血庫和銀行。蘭陽人何其有幸,天主為什麼派這位天使來到當時這貧瘠落後的地方?

醫師出生於斯洛伐尼亞的魯比亞納(Ljubljana)的一個天主教家庭,母親原本希望他成為傳教士,後來他在高中畢業後決定習醫。1937年他進入魯比亞納醫院做外科醫生,並且在戰爭中被徵召入伍。1945年5月28日,他為了逃避希特勒軍隊的殘殺,藏身於麥田中六小時而幸運逃生;從那一刻起,醫師便決定要把餘生奉獻給傳教區貧窮的人。這重生奇蹟的禮物如同麥熟後做成的聖體麵餅,藉由醫師傳遞給飢餓的世人,而被救贖到的卻是華人,且絕大部分就是這卅八年間幸運的蘭陽人。醫師從斯洛伐尼亞來到阿根廷,在1948年來到雲南昭通教區的醫院服務。共產黨來了之後驅逐天主教的神父,醫師就和靈醫會的神父來到台灣羅東創立聖母醫院。


「Oki」的用心與成就

1952年7月17日,范鳳龍醫師開了來台第一刀,為一名五十歲的婦人取出重達十二公斤左右的子宮肌瘤,這一刀使當地人知道「阿督仔」外國人會看病。兩個月後靈醫會買下一家私人診所,更名為聖母醫院,只有十二張病床,是用草墊鋪在地上的,就這樣開始照顧兩千平方公里內的四千萬居民。那個時代,外科手術的成功是讓病人親眼見識現代醫療的療效,更讓當時的台灣民眾信服。范醫生幾乎什麼刀都能開,一生中八萬多件外科手術涵蓋了一般外科、骨科、泌尿外科與婦科等,不僅種類多、數量也大,一天十多台是平常的,每天從下午四點開始一直到深夜。以下是范醫師早期寫給親友的信:

「我這裡有太多的工作,是我在別的地方未曾經歷的;有時一天要開十多次刀……有天下午,我遇到一宗困難的手術,縫合最後一道傷口時感到頭暈,跌倒在地上;醒過來之後,我又連續開刀三小時。第一個月我輸血給兩個病人……」

醫師的名聲不久就傳遍羅東、蘭陽甚至花蓮和台灣各地,大家尊稱他為Oki——日語「大」的意思,也就是大醫師;蘭陽地區中年以上的人,幾乎無人不知羅東聖母醫院有個Oki醫師。即使從外科專業來看,醫師的各項成就也真是太「Oki」了,他不僅擁有超人的手術記錄,在偏遠地區靠著個人經驗和進修,幾乎沒有什麼不當處置,也沒有手術失敗或死在手術台的紀錄;而更值得學習和景仰的,是他對病人術後照顧和用心。根據他的愛徒陳振佳醫師和護理人員所述,他要求的照護品質,使他們覺得「寧當他病人、不願當同僚」。


doctor_legend02外科勇士遺愛蘭陽

對某些外科醫生而言,手術台和病人是他們人生最重要的舞台,醫師就是這樣一個典型的人物。他一直執刀到1990年9月,也就是過世前一個月;開最後一台刀時,他強忍病痛為一位病童做手術,完成他人生工作到最後的願望。醫師全心工作,以無私的愛獻給他所有的病人,卻不顧自己的健康,即使有病痛也不去醫治,也不允許別人替他醫治;這是別人很難理解的。他曾說他的工作和他的生命,完全照著基督的誡命實行;他希望自己的生命在世界上只是個火花,在天主永生內熄滅,得到幸福。

1990年10月7日范醫師要求為他辦告解和領聖體,之後,他對在場的人說:「李智神父已經給了我進天堂的護照,現在我可以走了」。這是他自1952年來台灣時,靈醫會為他辦的梵諦岡護照之後所拿到的第二本護照;四天後他安詳地停止了呼吸,就如他所期望地,沒有打擾任何人。一位外科勇士倒在戰場上,死在服侍病人的臂彎裡。

雖然醫師生前告訴友人不要為他立像,因為風吹雨打後沒人為他洗澡,葬禮也不要有排場,就葬在他奉獻大半生的羅東,但是這次大家沒聽他的。送葬隊伍至少有一千五百多人,羅東主要道路都被阻塞住,道路兩旁擠滿向范醫師告別的民眾——全羅東人最後一次,向挽救許多生命、做了八萬多次手術的Oki醫師致敬。如今,他的遺像和墓園成了人們感恩和朝聖的地方。來自斯洛伐尼亞的這位外科醫師,把愛的種子撒在台灣的蘭陽平原,今天已到處散布著麥熟的芬芳。


照片提供|天主教靈醫會



本文亦見於2011年3月號《人籟論辨月刊》---變奏之春

cover_80_erenlai_article

想知道更多精采內容,請購買本期雜誌!
您可以選擇紙本版PDF版,或線上訂閱人籟論辨月刊
海外讀者如欲選購,請在此查詢(或訂閱全年份

banner

 


Han-Sun Chiang (江漢聲)

台灣大學醫學院醫學系畢業,1982年獲中德文化交流獎學金赴德進修取得醫學博士學位,現任輔大醫學院教授與醫務副校長。除醫學相關論文外,另有六十多本一般著作,內容涵蓋文學、音樂、兩性、倫理教育等,為2005年金鼎獎得獎作家。

Help us!

Help us keep the content of eRenlai free: take five minutes to make a donation

AMOUNT: 

Join our FB Group

Browse by Date

« September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We have 3104 guests and no members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