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enlai - Han-Sun Chiang (江漢聲)
Han-Sun Chiang (江漢聲)

Han-Sun Chiang (江漢聲)

台灣大學醫學院醫學系畢業,1982年獲中德文化交流獎學金赴德進修取得醫學博士學位,現任輔大醫學院教授與醫務副校長。除醫學相關論文外,另有六十多本一般著作,內容涵蓋文學、音樂、兩性、倫理教育等,為2005年金鼎獎得獎作家。

Thursday, 29 September 2011 21:51

奉獻,就在最需要的地方 ─ 台灣糖尿病權威林瑞祥教授

彷彿天主派遣的天使,八十多歲的林瑞祥教授,在台灣天主教發源地之一的台東,不斷散播愛的種子,造福無數的糖尿病患者。

 

撰文|江漢聲 攝影|陳世賢

在八十歲慶生宴上,和藹可親的林瑞祥教授戴上台東原住民為他編的花環,和他們一起載歌載舞──這一幕,讓從各處聚集到台東來祝壽的嘉賓們倍受感動。

愛心惠澤偏遠地區

這位八十歲的糖尿病權威醫生,同時也是譽滿學界五十載的權威教授,不僅鼎立醫界和杏壇,更深入偏遠地區原住民的醫療,可說是台灣醫學教育的典範。謙沖為懷的林教授,對於其事蹟被擴大宣傳和榮獲世俗的獎項向來很低調,他認為自己只是以天主教徒虔誠奉獻之心,到最需要他的地方,默默從事糖尿病相關的醫療和衛教工作。

有鑑於台灣原住民糖尿病的發生率偏高,是因為民眾的健康知識有所缺乏,加上醫療資源不足、設備落後等,很多嚴重的糖尿病患者,在沒有防治的觀念之下,影響到了健康與壽命。

林瑞祥教授以他長年進行糖尿病衛教的經驗,在台東成立了糖尿病病友團體,也在台東聖母醫院舉辦了糖尿病病友控制血糖的達標營隊。他不僅風塵僕僕地到台東山地各部落去照顧患者,同時訓練台東各鄉鎮衛生所的醫護人員,使他們能夠協助糖尿病患者打胰島素,也追蹤患者的後續情形。

很快地,台東的糖尿病患者都能接受最先進的醫療和防治,就連令醫生十分棘手的第一型糖尿病也是如此,特別是先天遺傳的糖尿病病童,在林瑞祥教授來了之後,都能很幸運地健康成長。

在林教授八十歲的慶生會上,活潑可愛的原住民小朋友除了上台表演才藝,更一個個上台發表感恩的心情,尤其難得的是,他們講述如何學會照顧自己、控制血糖,讓在場賓客動容不已。這就是林教授在台東播種後,從發芽到開花、結果的一片榮景。

義無反顧回台服務

其實,林教授到台東的這段人生旅途是漫長遙遠的。他出生在日本名古屋,幼年受日本教育,後曾進入德國神父辦的小學,得到極佳的生活洗禮;中日戰爭時,他在北京就讀日本中學,一直到大陸淪陷才到台灣,從建國中學畢業後進入台大醫學系。醫學系畢業後赴美進修四年;緊接著轉向加拿大多倫多專攻糖尿病──此處是醫學史上因發現胰島素而榮膺諾貝爾獎的班廷(Banting)醫師,所創設的糖尿病研究中心。林教授在此不僅學有所成,而且得到終身教職的榮耀。

可是當台大醫院成立臨床醫學研究所時,愛台灣的林教授在宋瑞樓所長的召喚下,義無反顧地回來,自1991年至1998年擔任台大臨床醫學研究所所長,延攬師資、作育英才,開臨床醫師攻讀博士的先河。

02_with_fatherlittle

林瑞祥教授在2010年正式接任台東聖母醫院院長,他對病患的無私奉獻,為天主對世人的愛作了最佳見證。

不可思議的「特別」門診

退休之後的十年,他又把歲月貢獻給天主教耕莘醫院的臨床醫療,同時大力協助天主教輔仁大學成立醫學院及醫學系。此外,林教授注意到更偏遠的台東地區也需要他。2003年,當台東聖母醫院經營陷入困境時,林教授不嫌遠、不嫌累,每月一次自掏腰包購買機票,搭機到台東聖母醫院為糖尿病患者看診。每年二至三次住在台東一星期,為院方舉辦的「好醫生先修營」擔綱,指導來自全國各醫學院的學生如何做好偏遠地區的醫療和衛教。到了2008年,他毅然決然放棄台北的生活,前往台東定居,並於2010年接受天主的派遣,成為台東聖母醫院第六任院長。

從日本、中國、台灣到美國、加拿大,再繞一圈至台大,然後落腳台東回歸天主的醫療奉獻,這一路走來,林教授不但是人人肯定的良醫,亦為每一位醫學院學生崇高的典範。他最為人稱道的是用心、細心和耐心看病──這在台灣現實醫療環境中是不可思議的,無論在何處看診,都是一次只看五到六個患者的「特別門診」。

衛教深入患者生活

在醫院,總見這位溫文有禮的老先生輕聲細語地為患者講解什麼是糖尿病、如何正確地將胰島素打在合適的部位、如何定期追蹤、如何在生活中注意飲食調養……,往往一個患者要花上一個多小時看診。而對於鄉下未受教育、經濟困窘的年長者,林教授有時還會從市場買來豬肝、豬腎等內臟送給他們,並向他們解釋生理、病理和藥理,這種活生生的衛教,真可謂「用心良苦」。

不僅醫療患者、教育患者,他也關心每一位患者的生活、甚至熟知患者的作息,這樣的醫病關係當然得到患者由衷的尊敬和愛戴。對他任職的醫院診所而言,可能看診患者數是不合成本會計的,但是林教授的醫德已然成為醫療典範及精神指標,這種可貴的價值是難以估算的。這也是他經常給學生的諫言:只是給患者醫藥,還不如教他們如何照顧自己、做好生活管理,只要多花一點時間,可能挽救患者的性命,也可以給他們更多的健康。

林教授本身更是身教重於言教,他重視養生,總是和顏悅色、怡情養性,八十歲仍然活躍於看診、教學,退而不休,是每位醫療人員最好的榜樣。

03_church_little

林瑞祥教授(後排左四)常與花東地區的神職人員交流、傳遞正確的衛教觀念,他為偏遠地區的糖尿病患者帶來了希望。

傳承無私的濟世精神

林教授良醫的精神傳承,令我想到他在加拿大的老師──發現胰島素的班廷。班廷得了諾貝爾獎之後,不僅把獎金的一半分給和他一起做實驗的醫學生,也把胰島素的專利廉價轉讓給藥品公司,很快嘉惠全世界的糖尿病患者。班廷更偉大的情操是,訓練來自世界各地的醫師如何使用胰島素、如何進行衛教,在他因飛機失事、英年早逝之後,這種傳承是給後世最大的緬懷。

林教授正是把「班廷精神」帶回台灣的第一人。從醫學研究所、臨床醫療、醫學教育一直到偏遠的衛教,他不為贏得崇拜及掌聲而將醫療和學術留在白色巨塔內;走入社會、貢獻所學給所有糖尿病患者,才是他想做的工作。

從1990年在台大成立糖尿病保健推廣中心,繼之成立糖尿病衛教學會,他四處演講、示範,足跡遍及偏遠的台東原住民部落。一直到今天,他是台灣糖尿病衛教的鼻祖,而他實際身體力行,走入窮鄉僻壤,拯救了千千萬萬糖尿病患者,這和當初班廷的理念一致──用對患者的愛來彰顯醫療學術的價值。

樹立醫學教育的典範

林瑞祥教授的信仰,也使他成為天主傳愛最好的工具。二十年來,他一直是天主教輔大醫學院的精神堡壘。不僅是學生們奉為學習典範的大師,也實際參與醫學教育的設計和規畫。尤其在輔大醫學系成立之初,他帶領PBL(Problem Based Learning)教學小組到國外觀摩學習,並參與課程安排、教案編寫的指導。今日輔大醫學系PBL教學成果碩然,學生無論在國考成績、畢業後職場表現都得到很高的評價,林教授功不可沒。

林教授的多才多藝,也是學生最心儀的,他精通多國語言,除了日語是他的母語外,英、德、法文,還包括「京片子」都難不倒他。學生受用最多的,是他流利的英語,除了教醫用英文外,大大小小的醫師都請他修改英文論文,他從不拒絕。

林教授給人的風範是謙沖為懷、平易近人,應該沒有人看過他發脾氣;他總是那麼溫文有禮、那麼有耐心去做每一件事。他不太勞煩別人,什麼事都自己來,尤其在他老伴過世之後,都自己下廚,他告訴大家如何以清淡飲食養生,對學生娓娓道來生活的點滴,與他在一起,實在是如沐春風。他的一言一行都讓人深深感覺到,身教重於言教,一位典範大師用他的言行告訴我們如何習醫、如何做人,也如何過每一天健康的生活。

感恩天主派遣林瑞祥教授來到天主教醫院和醫學院。在台東聖母醫院,他為這台灣天主教福傳發源地之一的台東帶來了福音,也使許多信仰天主的原住民看到了天主的愛,如同耶穌在《聖經》裡的許許多多故事一樣,林教授對台灣弱勢兄弟的醫療延續了基督的真理、道路和生命。


2011年十月號,第86期《人籟》論辨月刊

10月 - 台灣建築之「醜」

Renlai_cover_86_Oct_2011

banner

facebook-iconplurk48Twitter

Friday, 02 September 2011 10:59

喚起原住民對天主的愛 ─ 「蘭嶼之父」紀守常神父

紀神父融入達悟族人的生活,參加當地文化慶典,與他們共同分享食物,解決他們的困難及需要,這樣的生活正說明了他是個無私的人。紀神父的一生可說是奉行了天主愛的旨意,他的精神永留世人心中。—白冷會前會長  魏主安神父

Thursday, 01 September 2011 20:20

不是醫生說了算─新時代的健康觀念

(圖片/Dmitry Ulyanov)

依據個體差異定義健康

什麼是健康?最傳統的觀念是「沒有病,就是健康」;事實上卻有很大的爭議。試問「疾病」的定義是什麼?沒症狀就是沒病嗎?有症狀就一定有病嗎?都不盡然。如果說沒症狀、沒病的人才算健康,那麼健康的人實在不多;對很多人而言,健康是遙不可及。所以在現代,對於健康定義須作一定程度的修正,2009年《刺胳針》雜誌(The Lancet)對「健康」的新定義是:

 

現代人的健康觀是如何適應自己的生活環境,健康已不再是僵化的定義,而是因每個人的狀況有很大的差異。健康不再取決於醫師的意見,而是每個人的想法,根據他們的功能需求,醫師的角色只是幫助每個人去調適生活,達成他們個人的健康,這應該是「屬於每個人的醫療」(Personalized Medicine)的一部分。(The Lancet 373:781, March 2009)

 

因此,健康不再是少數人的權利。健康不是有一定的標準數字,健康不再是醫生說了算數;而是每個人都有權利追尋自己的健康。健康是以個人的需求來考量,而醫生的責任是幫助每個人或每個病人去建議其所需求的健康。

 

健全的人生觀與養生觀

「健康」在我們的生活中至少要包括四項要點,彼此之間息息相關:

一、健康的人生觀、健康的養生觀。

二、健康的生活模式。

三、對健康有更積極的願景——健康檢查需要嗎?

四、能適時調整自己的健康規畫。

 

誠如每個人的出身背景不同、文化不同、社會生活不同,每個人的基因也不一樣,對「健康」的需求更不可能完全相同。首先,每個人對人生的看法、目標不同,對生命、死亡的概念亦不相同,因而要過什麼日子,如何去追尋健康也就大異其趣。譬如說,台灣某些地方的原住民,他們每天捕的魚夠吃就好;他們喝酒作樂的習性,是他們很簡單的健康人生觀;相對於在都會生活的大部分人而言,除了汲汲營營追尋名利、累積財富,也擔心生病失去健康,所以他們小心翼翼地做各種健康檢查,斤斤計較地養生抗老,他們對健康的焦慮,也形成了目前一部份的現代醫療文明,諸如高級健檢、養生偏方等等。

另一方面,一個精采的人生,絕對不是單一場景或單一戲碼,歷經多少悲歡離合、走過每個生老病死,要保持所謂「身心靈」的「全人健康」並不容易。身體健康,不見得心理健康,更不見得能擁有正面情緒;而面臨人生的起起伏伏,心理情緒的健康似乎比身體健康更為重要。在人的生命歷程中,身體健康其實被太多外在元素所掌控。因此,所謂的健康應納在身心靈的全人以及人生過程的全程裡面,其中正確把握人生觀是最重要的。健康的人生觀會使人掌握大部分人生的健康;健康的人生觀也會使人更適應人生的大起大落。一旦心情平靜,身體也就能維持健康。

 

建立適合自己的生活模式

在每個人的人生觀和養生觀中,會建立起自己的生活模式,從醫學觀點來看,有些生活模式是健康的,有些是不健康的。抽菸、酗酒、吃檳榔、天天大餐、熬夜工作等等,對某些人來說是讓自己滿足生活、解放焦慮;然而就醫學觀點而言,絕對是不健康的。

就拿一個現代文明社會最常見的「代謝症候群」(Metabolic Syndrome)而言,包含高血壓、高血脂、高血醣、腰圍寬廣等等,都是造成心臟病和中風的高危險症狀。這個病症目前知道是有基因調控的,但是即使身上帶有這個病症的基因,也可從小使用藥物控制來防止發生。而公衛學者更發現,如果養成「健康生活模式」,預防代謝症候群的效果和長期藥物控制的效果是一樣好的;以「健康生活模式」來保健的人,更可免於長期服藥所導致的副作用。

什麼是預防「代謝症候群」的健康生活模式呢?就是依據每個人的需要來調整飲食、規律的運動、充分的睡眠、減低生活壓力、戒除不良的生活習慣等等,這似乎也是每個人健康、長壽的保證。這些健康生活模式的原則也會因人而異,有些人或許需要更多的運動,有些人則是以良好的睡眠或紓解壓力為主。然而,如何為每個人量身打造屬於自己的健康生活模式呢?這就是現代醫護人員、營養師、心理師的工作了。許多人或許對健康的需求較以往更為殷切,於是出現各式各樣的補藥、養生偏方、健身房、紓壓中心等等,此乃現代文明為了強化個人健康生活模式的產品。

 

積極展望未來遠景

整體而言,每個人的健康會隨著生活、年齡而有所改變,所以在追尋更好的生活同時,也要追尋更好的健康。因此,健康的定義應該也包含「對健康有更積極的願景」才是。

就現代人而言,想要知道自己目前的健康狀況,就是去做健康檢查。各種健康檢查的內容均有很大的不同,到底健康檢查要做到什麼程度?現在坊間有非常縝密、精細而且昂貴的健康檢查,但是我們真的需要嗎?譬如說對身體內部深層做很高解析的影像檢查,發現小血管的輕微阻塞或是一個不確定的小腫瘤;做特殊癌症基因篩檢,發現帶有某種癌症的基因,卻不一定會致癌;這些結果對有些人是想知道真相,對有些人卻是帶來每天的焦慮和壓力。當然,例行檢測「代謝症候群」中的血壓、血醣、血脂肪和肝腎功能等等,能使中年以上的人更積極規畫健康生活,則是絕對有意義的。

相反地,如果一個人自覺得身體很好、沒有病痛、活在自我感覺良好的健康之中,等到有問題再求醫,那就不太符合「積極願景」的現代健康觀。積極的願景,尚且包括追尋更好的健康狀態,比方如何讓身體器官維持健康的功能,在年華老去的時候不會產生症狀困擾等等。因此,健康的生活規畫在現代人的健康觀點是很基本的。如同前面提到,長期的健康生活模式,等同長期服藥預防的效果,卻完全沒有藥物的副作用。這更告訴我們,積極建設未來的健康,才是健康人生觀的一部分。

 

適時調整健康規畫

很多人對過去或年輕時的美好充滿回憶,或是會有這種感嘆「如果再年輕一次,該有多好,我將如何又如何」,這種想法健康嗎?不盡然。上帝給每個人的一生都只有一次,雖然長短不一、過程不同,如果能把人生的每個部分都依照自己的理想盡力過好,才是健康的一生。所以「抗老化」的觀念應該要修正,每個人都會老,每個器官也都會老,要如何去對抗?應該是讓老化的器官用得好、讓老年的日子過得好,才是健康。您可以美白、可以整型、可以使用荷爾蒙來強壯自己,或維持外貌和生理機能,然而不要矯枉過正,期待身體的功能回到年輕的從前。

更積極的做法是,以白髮和皺紋的魅力、用笑容和進取的心,讓人覺得您是如此健康強壯的老人,從此不再因為回味從前的種種而自怨自艾,也不會因想滿足自己而過度妝飾打扮增添煩惱。反而應計畫更遠的未來、更老的日子裡的健康。可以修改一下我們的古話來形容,那就是「夕陽無限好,未必近黃昏」。

不管是年輕或老年,疾病或症狀,痛苦或創傷都免不了跟隨每個人的日子走,這對人的健康永遠是個挑戰。如果因而被疾病、痛苦或創傷打敗,致使意志消沉,這個人就不健康了。在病痛中,一個人若能調整自己的健康生活模式,依然可以過得很好、很健康,那麼就等同打敗了疾病的挑戰,充分享受上帝給您這一個部分的人生。

 

打造智慧的個人化保健

對每個人而言,「健康」的定義和生活方式,應該要適時調整。就身體老化的速度而言,從年輕起每十年、每五年,到老時甚至每三年、每一年都要自我檢討來做調整。如果出現疾病或症狀,更要即時和醫護人員、營養師、心理師、社工師商量,或是自己深思並和親人討論,如何重新開始健康生活的規畫,讓接下來的日子過得健康。

隨著醫藥的進步、資訊的發達,人們追尋健康的欲望愈形強烈;然而,也陷入了許多迷失。到底追尋健康的做法健康嗎?是不是讓一個人愈追尋愈不健康?是否我們得回歸來想到底什麼是「健康」?醫學教育大師William Osler說:「醫學,是不確定的科學。」它不像物理、數學或化學,有一定的理論和數據做依據,因為這是「人」的科學,人體的奧妙就在沒有兩個人是完全一樣的;也由於如此,照顧每個人的健康,還是要以每個人的身體、生活、環境和思維去考量。這個時代有智慧的人,就要為做「個人化」、「屬於自己」的健康定義,量身打造自己的健康。

 

Wednesday, 29 June 2011 17:38

愛滋病人的媽咪---呂修女訪問實紀

「你可以抱我,我不怕你是有愛滋病的男生。」醫護出身的呂修女,帶著天主的愛,進到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的監獄,為愛滋病犯點燃希望與自尊之燈。


Monday, 30 May 2011 14:36

生科葡萄園的老工人:扈伯爾神父傳奇

葡萄園裡的老工人,用愛當肥料,灌溉出一株株豐碩的果實。就如同扈伯爾神父全心全力的付出,才有今日輔大生科系的枝繁葉茂。


Tuesday, 03 May 2011 11:58

永遠的弱勢守護者:聖若瑟的松喬老爹

來自地球另一端的松喬神父,在資源貧瘠的雲林虎尾創辦了聖若瑟醫院。他以院為家,無私奉獻五十年,就像一位親切的父親般,一直守護在窮人、弱勢和孩子身邊。

Sunday, 27 March 2011 16:28

馬祖姆姆來了!石仁愛修女傳愛人間

在三十多年前的馬祖,孕婦生產如同與死神拔河;然而來自比利時的「姆姆」石仁愛修女,靠著無比的愛心與精湛的技術,拯救了不少產婦和嬰孩的生命。看到她,馬祖人就知道天主的愛跟著「姆姆」來了!


Friday, 25 February 2011 10:46

大醫師傳奇:蘭陽外科勇士范鳳龍

安貧樂業、不喜居功,把所有精力都奉獻給病人的范鳳龍醫師,既是蘭陽人心中頭號的外科勇士,也是天主賜予台灣社會的美好奇蹟。

一位外科醫生一輩子能做多少手術?如果一個月做一百台手術,一年一千兩百台,三十年大約四萬台,已經讓人咋舌稱奇了;但有位從斯洛伐尼亞來台灣,在蘭陽羅東聖母醫院服務共卅八年的外科醫生,一生卻做了八萬多台手術。這個傳奇應該創下了很多紀錄,然而最應該紀錄下來的是他在台灣偏遠的東部,默默付出了八萬多次細膩的愛心,用他完美的手術,換回或重建了八萬多個生命。

Thursday, 20 January 2011 15:54

他對弱勢孩子的愛,由此生根

從開設貧民醫院到建立智障兒照顧中心,葉由根神父在他近百歲的生命中,為台灣社會奉獻無數,直到人生的最後。他的大愛落在這塊土地上,不僅生了根,還開出美麗的花朵。


Wednesday, 19 January 2011 00:00

Genes and Culture

Human genes should not be used to cause conflict. Rather, they should be used as a medium to spread culture and love, making this world a better place.

Before I had gone deeply into the study of genes, my understanding was only limited to genes being either good or bad, far or close, simple or complex, illness or healthy and so on. It was very simple dualism.

Then I discovered that the makeup of a gene is not only hereditary and mutation doesn’t necessarily occur inside an embryo; many genes would actually have de Novo change in the current generation. This change might be caused by the environment or by any other number of external factors. So it is possible for a man’s Y chromosome to be different to that of his father’s, caused by a defected de Novo gene. Smoking cause genes to be cancerous, however, they are different to the cancerous genes found in a non-smoker. I often think of the thousands and millions of genes inside a human body as the stars in the sky, flickering differently in silence every passing second.

Genes have also evolved with time and we can find traces of other animal’s primitive genes in human genes. The complexity of genes in the human body can be compared to the thought process inside the Cerebral Cortex of a human brain, which is even more complex than a computer. A few simple genes can determine an animal to be male or female, just like switching on a remote control. However, to determine a human to be male or female, hormones, sexual organs and mix and match of different genes are needed. Human genes are not only recording the history of evolution, they also show the greatness of humanity, like praising the wonderful artwork made by the Creator.

I used the genes of the Taiwanese people as the material for my research. We can find racial integration of the Taiwanese people from the diversity of different genes. The researchers before me discovered that the Taiwanese Aboriginals are related to one of the Pacific Austronesian groups. Not only has the blood of the Pacific Austronesian mixed into the gene pool of the Taiwanese people, the Dutch blood of the Caucasian race has also appeared briefly in it. The integration of genes would normally cause similarities on the appearance of people from different races, however, after many generations we cannot tell the difference. This is like a certain culture has been in a particular race for a long time, it is impossible to find how this culture was put into the race without an extensive research on the culture’s origin. For a chromosome to have different genes integrated into it, vaguely sharing the common features of different races, is just like one big family caring for one another.

Human genes should not be used as political languages or causing conflict. Rather, they should be used to deliver culture and messages of love, embracing the world into a beautiful place as we have never seen before.

Translated from Chinese by Jason Chen, painting by Bendu

Read the original version in Chinese

 

Monday, 03 January 2011 09:30

基因與文化

人類的基因,不應用來引發爭執,而應該用來傳遞文化和愛,讓世界變得更加美好。


Tuesday, 07 December 2010 10:13

七歲的人籟

《人籟》是台灣第一本知識論辨的綜合性月刊雜誌,它要過七歲的生日了;這樣的雜誌,我覺得壽命和人可以比擬。能滿週歲渡過新生兒期沒有夭折相當不容易,所以慶週歲是人生也是《人籟》的大慶;

Page 2 of 3

Help us!

Help us keep the content of eRenlai free: take five minutes to make a donation

AMOUNT: 

Join our FB Group

Browse by Date

« May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We have 3392 guests and no members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