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enlai - Han-Sun Chiang (江漢聲)
Han-Sun Chiang (江漢聲)

Han-Sun Chiang (江漢聲)

台灣大學醫學院醫學系畢業,1982年獲中德文化交流獎學金赴德進修取得醫學博士學位,現任輔大醫學院教授與醫務副校長。除醫學相關論文外,另有六十多本一般著作,內容涵蓋文學、音樂、兩性、倫理教育等,為2005年金鼎獎得獎作家。

Monday, 01 November 2010 00:00

災難後的心理重建

災難(disaster)對人類而言是諸多傷害的集結,給我的印象就如同一幅幅令人生憐的特寫──孤兒茫然的眼神、傷殘者滿臉扭曲的哀痛、無家可歸的群眾無助的吶喊──在無法避免的傷害之後,重建的困難就寫在這些人的肢體語言中。

 

Friday, 03 September 2010 04:54

如果每個人都不怕死

亨利八世說:「每個人都欠上帝一次死亡,還過,就不用再等了。」

事實上生於此世的人,每個人都在等,有的人知道不久了,有的人不知道還有多久,而全部的人對什麼是死、死後會如何都有不同的認知和迷惘,而未來會如何死,更充滿了焦慮和恐懼。

自古以來,學者多忌諱談死,使得死亡更被神秘化,就現代教育觀點,死亡是應該是生命教育的一個重點。參透死亡,代表一個人的生命圓熟,在很多行業而言絕對必需;一位醫療人員在癌症病房每天送往迎來,如果沒經過很好的死亡教育,又如何安慰病人和他們的家屬?一位社工人員,對捐贈器官做移植的家屬,如何要做很好的哀傷輔導,也要有很好的生死觀素養。「生死學教育」於是成為專業教育中愈來愈被重視的一環。

生死學的課程教些什麼?我們可以從醫學面、宗教面、哲學面、藝術面來剖析死亡,死亡可以理性的看待、可以善惡輪迴來思考、可以依人性倫理來安排、可以唯美藝術來安寧;每個人如果預先能選擇自己理想中的死亡方式,在人生中就會心安而謐靜地等待。人們恐懼死亡最大的原因之一是因為他們無法放棄在世上太多的依戀,尤其是財產。在生死學中必須學會如何交待後事,其實這也會讓這個世界有更好的秩序。每個人都預先立好遺囑,就不再無盡貪婪。甘地曾說:「一個人的成熟就像從什麼都需要的小嬰兒,到一無所求的聖者之過程。」而每個人生死觀念明確後,對人生和生命會更珍視。泰戈爾說:「死的印記賦予生命的錢幣價值,使人能用生命去購買那真正的寶物。」

不怕死,使一個人「無慾」的剛強達到極致。自古戰士不怕死,以一當百的戰鬥力頗為驚人,引頸就戮的不怕死義士如文天祥,的確就如願留取丹心照汗青。反過來說,一個壞人不怕死,胡作非為之後就求速死,因為自古以來人們就以死亡、甚至以殘忍方式的死亡來處罰罪犯,即是假設他們最為恐懼的事,便是死亡。

但如果每個人都不怕死呢?這個世界會更井然有序嗎?人們會更珍愛生命嗎?如果這樣,我們還能以死亡來處罰罪犯嗎?為什麼我們不試試從普及「生死學教育」做起,讓每個人都不怕死。


繪圖/笨篤

本文亦見於2010年9月號《人籟論辨月刊》


No74_small 想知道更多精采內容,請購買本期雜誌!

您可以選擇紙本版PDF版

海外讀者如欲選購,請在此查詢(紙本版PDF版訂閱全年份

Wednesday, 30 June 2010 00:00

肢體、舞蹈和療癒

在人類文明演進的歷程中,經常淡忘了原始的潛能;譬如說,語言和文字成了人類社會最普遍的溝通工具,然而在學習語言和文字的過程中就會壓抑了原本音樂的才華。最近的研究顯示,在大腦中掌管音樂的區域和語言是相對的,所以從胚胎到幼兒,人類先發展出音樂的才華,可是學習語言用的是不同的模式,使得大腦對側語言中心在成人之後發達起來,也因此感受音樂的路徑就沒落了;如果不是如此—─像有些智障者,保留腦中胚胎期就有的才能和路徑,就是我們所罕見的音樂天才。

 

同樣地,在學習語言文字之後,我們也忽略了肢體的情感和地位。

 

我們的身體有最美的語言,它也表達了最原始的情感;在《身體語言》這本書中,提到了從醫學的角度來看,中西文化造就了不同的身體語言。東方的醫學哲學自古多談的是靈與氣,所以古畫中的男女雍容華貴,注重的是神韻;西方在文藝復興後以解剖來看人體,畫中男女骨肉的線條格外明顯,七情六慾也就格外寫實。事實上,除了靜靜欣賞人體的美學之外,眉目傳情、肢體互動,在現實生活中,有時言語文字顯得多餘而累贅,人與人之間透過身體的相互感覺,是那麼真實,那麼微妙,蘊藏出原味的芬芳,不同於語言和文字的矯揉造作。

 

舞蹈則是放大了肢體語言,也加深了身體的情感表現。

 

古老社會中用舞蹈表達人類的虔敬、感恩、興奮或哀痛,文明演進中,舞蹈以藝術和唯美的形象昇華了;這種肢體的運動傳遞愛恨情仇的訊息,有場景、有音樂、有故事、有觀眾,讚美與感動中,把人體的美和語言發揮到極致。然而,舞蹈原始的功能也不能被遺忘,它雖是運動,但不同於體操,它雖是藝術,但更能用於療癒,舞蹈以運動治療了肢體的鬱悶,舞蹈以情感釋放了心靈的憂愁,舞出自我、舞動情愛、舞凝集了團體的同理心。

 

用舞蹈療癒身心,人類在感動中認識了自己的肢體。

 

 

繪圖/笨篤

 

 

本文亦見於2010年7-8月號《人籟論辨月刊》

 

No73_small

想閱讀更多本月精采文章,請購買本期雜誌!

您可以選擇紙本版PDF版

海外讀者如欲選購,請在此查詢(紙本版PDF版訂閱全年份

banner

 

 

 

Thursday, 03 June 2010 00:00

eRenlai: The sounds of humanity

The new Chief Editor of eRenlai explains what Renlai (人籟) means for him. Its mission, its principles and its value in today's world.

Wednesday, 28 April 2010 00:00

天籟、人籟

真的有「萬籟俱寂、無聲勝有聲」的意境嗎?在《聆聽心靈的聲音》這本書中提到,當萬籟俱寂時候如果用心聆聽,還是可以聽到不同的聲音──因為靠著想像,可以聽到大自然的聲音,再編織成心靈的幻想曲;那麼就是別人聽不到、自己聽得到的「天籟」了!事實上自己聽得懂、樂在其中,別人卻茫然無知,對自己而言,那也是一種「天籟」,如古詩中所言「此曲只應天上有」、或是「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他們感受到的,應該就是所謂的「天籟」。

 

Page 3 of 3

Help us!

Help us keep the content of eRenlai free: take five minutes to make a donation

AMOUNT: 

Join our FB Group

Browse by Date

« July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We have 4675 guests and no members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