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enlai - Commitment to Freedom 以自由之名
Commitment to Freedom 以自由之名

Commitment to Freedom 以自由之名


There are the rights we are entitled to exercise, and the inner freedom we struggle for throughout our existence. Freedom, in the diversity of its social and personal manifestations, is something we all cherish and strive for. How can medias, politics or schools nurture liberty humanism and pluralism while adapting to new technological and social conditions? Here we explore how to make proper use of the freedoms we all value so much.

人權、學習權、言論發表權、投票權,這種種自由與民主的產物讓人學會了什麼?又遺忘了什麼?當我們一心爭取這可貴的各種權利時,我們的對己身的責任、他人的尊重以及社會的參與同樣也提升了嗎?

Wednesday, 30 April 2008

欢迎来到地狱机场!

你是否有过被困在机场的经验?烦躁的旅客们挤成一堆、工作人员永远忙碌不已、恼人的登机程序、四面八方的压力…在在都让机场变成小型地狱,教人又生气又挫折,想维持合宜的行为举止也很困难…

然而,以上情节不能全怪航空公司或航管人员,有时也要怪搞不清楚状况的乘客。(虽然有些机场真的很糟糕,我心中马上浮现的是伦敦的希斯洛机场。)有些人动作就是慢吞吞的,有他们同行,要不生气才怪。因为他们从来没想过该如何打点好自己的旅游,也不会顾及旅途上所遇到的人。

比方说,我们现在都知道安检人员会请我们解开皮带或脱鞋检查,那我们不是可以提前准备吗?难道旅行时,我们都非得要系著这些鞋带、腰带、手环、脚鍊,以及有金属扣环的皮带吗?我们不能事先把口袋里的零钱清空吗?我们难道不能买个好袋子,那种有足够的空间放值钱物品,在安检时又容易打开的袋子吗?还有,小孩子有必要拥有自己的旅行箱吗?我实在很怀疑。而且,我们不是也应该教教小孩子,在旅游时的行为态度吗?还有,不知道为何那么多人要在排队时死盯著他们的手机,甚至专心到一点儿都不知道该往前移动…

有时候,机场真是效率和礼貌二者皆缺的地方。其实,我并不需要微笑的旅伴,我需要的是有效率、悠闲,而且反应快的旅伴。当然,如果这位旅伴还可以讲个笑话或展露迷人的微笑,那么,彷如地狱的机场就会突然间变得还算可以忍受…

有时候,地狱比我们想像的更靠近天堂。

附加的多媒体:
{rokbox}media/articles/politesse_airport.jpg{/rokbox}

Wednesday, 30 April 2008

测验你的CQ!

身为现代人,除了重视IQ(Intelligence Quotient,智力商数)、EQ(Emotional Quotient,情绪商数)以外,也别忘了加强自己的CQ(Civility Quotient,礼貌商数)!阅读完本月专辑中的文章,现在来测验一下自己的「礼貌商数」吧!

□ 1.在捷运车厢讲手机是我的自由,此时不讲更待何时
□ 2.讲话太客气会被人看不起,凶一点别人才会听
□ 3.开会、听演讲或看电影时,常等到手机响起才想到该调成静音
□ 4.路上有陌生人对我微笑,他一定是不怀好意,要小心
□ 5.电子邮件不是正式信件,看到后一个礼拜再回覆就可以
□ 6.在电梯或楼梯间遇到邻居,装作没看到比较安全
□ 7.坐车时,抢到座位睡觉最重要,何况那些站著的人看起来不老
□ 8.跟朋友去KTV,自己点越多歌越过瘾
□ 9.跟大夥约好的时间只是参考,迟到半小时以内不算迟到
□10.放屁是自然现象,不须顾虑旁人的感受
□11.好东西要和好朋友分享,收到有趣的电邮就应该转寄给所有朋友
□12.跟人敬酒时,他如果不喝就是看不起我,一定要劝他喝
□13.只要开车技巧够好,经常变换车道也不会怎样
□14.开车太快很危险,最好是慢慢开才安全
□15.行人走路慢吞吞很讨厌,要按喇叭提醒他才会走快一点


虽然以上这些题目无法代表所有的「无礼」行为,但若您勾选了一半以上的题目,提醒您最好重新检视一下自己的礼貌!
其实,只要一点小小的贴心举措,就可以带给自己与身旁的朋友一整天的快乐,也会使你更有人缘。因此,千万不要小看CQ的力量!

附加的多媒体:
{rokbox}media/articles/politesse_cq.jpg{/rokbox}

Wednesday, 30 April 2008

测验你的CQ!

身为现代人,除了重视IQ(Intelligence Quotient,智力商数)、EQ(Emotional Quotient,情绪商数)以外,也别忘了加强自己的CQ(Civility Quotient,礼貌商数)!阅读完本月专辑中的文章,现在来测验一下自己的「礼貌商数」吧!

□ 1.在捷运车厢讲手机是我的自由,此时不讲更待何时
□ 2.讲话太客气会被人看不起,凶一点别人才会听
□ 3.开会、听演讲或看电影时,常等到手机响起才想到该调成静音
□ 4.路上有陌生人对我微笑,他一定是不怀好意,要小心
□ 5.电子邮件不是正式信件,看到后一个礼拜再回覆就可以
□ 6.在电梯或楼梯间遇到邻居,装作没看到比较安全
□ 7.坐车时,抢到座位睡觉最重要,何况那些站著的人看起来不老
□ 8.跟朋友去KTV,自己点越多歌越过瘾
□ 9.跟大夥约好的时间只是参考,迟到半小时以内不算迟到
□10.放屁是自然现象,不须顾虑旁人的感受
□11.好东西要和好朋友分享,收到有趣的电邮就应该转寄给所有朋友
□12.跟人敬酒时,他如果不喝就是看不起我,一定要劝他喝
□13.只要开车技巧够好,经常变换车道也不会怎样
□14.开车太快很危险,最好是慢慢开才安全
□15.行人走路慢吞吞很讨厌,要按喇叭提醒他才会走快一点


虽然以上这些题目无法代表所有的「无礼」行为,但若您勾选了一半以上的题目,提醒您最好重新检视一下自己的礼貌!
其实,只要一点小小的贴心举措,就可以带给自己与身旁的朋友一整天的快乐,也会使你更有人缘。因此,千万不要小看CQ的力量!

附加的多媒体:
{rokbox}media/articles/politesse_cq.jpg{/rokbox}

Wednesday, 30 April 2008

親愛的,可以關手機嗎?

在台灣,無論你在用餐、開會、看電影甚至與情人接吻…耳邊隨時可能傳來催命鈴聲,奪去你所有的興緻與耐性。或許我們應該發起「關機運動」,讓大家重新體會寧靜的美好。

台灣變成一個超大電話亭

在台灣,公用電話亭越來越少。因為全台灣已經變成一個超大型的電話亭:街頭、車廂、醫院、公園…到處都可以看見有人在使用手機(行動電話)。無論你是在用餐、開會、看電影甚至與情人接吻…耳邊隨時可能傳來催命鈴聲,奪去你所有的興緻與耐性。
無疑地,手機最具備擾亂社交的潛能。在今日,適切的手機禮節因文化而異。在北歐有些區域,大家習慣先發簡訊詢問能否打電話給對方;在日本,坐火車或地鐵時接聽手機會被視為無禮;在歐洲國家,許多旅客也抱怨這種事令人生厭。

手機禮儀,您不可不知

在歐美,「手機禮儀」(Motiquette, Mobile + Etiquette)已非新鮮事。美國聖地牙哥在二○○○年發起了「手機文明週」活動,提醒人們在公共場所如教堂、教室、電影院、圖書館、博物館和飯店等地方,應特別注意手機使用的禮節。英國女皇於同年也下令王室工作人員禁用手機,並請專家撰寫手機禮貌規範以供參訪者閱讀。二○○五年,全球競爭力排行第一的芬蘭,以實際行動推行手機禮儀文化,在機場或飯店大廳設計製作「靜悄悄手機亭」,讓手機通話既不擾人,通話內容亦保有隱私(註)。
當每一種新的技術問世,似乎都會為「禮貌」帶來新的定義。十九世紀電報問世時,有些人抱怨電報太晚發送、侵犯隱私。同樣地,當電話在一八七○年代出現時,大家開始擔心沒有經過適當介紹的陌生人會突然打電話來,還有當拿起話筒時該如何自我介紹才算得體。後來,手機的問世與普及,使得「手機禮儀」漸被重視與討論。

一定要在飛機上講手機嗎?

即使要像偷嘗禁果般偷偷摸摸,飛機上仍然有乘客想要寄發簡訊。有幾家航空公司準備進一步打破這項禁忌:只要飛機到達一定的飛行高度,乘客便能打開手機撥打和接聽電話。這項新的系統已經在一些公司裡開始試辦…
根據調查,很多乘客都反對這種做法,不過,也有不少人表示非常想發簡訊、上網、打電話。有些價格低廉的航機目前允許機上有少許的Wi-Fi無線網路服務,而法國航空公司已開始測試語音服務了。航空公司向乘客發出問卷調查,根據調查結果再決定是否進一步限制相關服務,只開放數據服務或語音通話服務。其實,在短程班機上,語音通話可能在廣受好評,特別是因為它收費低廉(部分費用由航空公司分擔)。
總之,技術已不再是問題,但使用和管理規定將由乘客與航空公司共同決定。不久的將來,空中會掀起一場新的「手機禮節之戰」嗎?
--------------------------------
註 資料來源:大紀元2005年12月20日報導。http://news.epochtimes.com/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politesse_mobilephone.jpg{/rokbox}

Wednesday, 30 April 2008

測驗你的CQ!

身為現代人,除了重視IQ(Intelligence Quotient,智力商數)、EQ(Emotional Quotient,情緒商數)以外,也別忘了加強自己的CQ(Civility Quotient,禮貌商數)!閱讀完本月專輯中的文章,現在來測驗一下自己的「禮貌商數」吧!

□ 1.在捷運車廂講手機是我的自由,此時不講更待何時
□ 2.講話太客氣會被人看不起,兇一點別人才會聽
□ 3.開會、聽演講或看電影時,常等到手機響起才想到該調成靜音
□ 4.路上有陌生人對我微笑,他一定是不懷好意,要小心
□ 5.電子郵件不是正式信件,看到後一個禮拜再回覆就可以
□ 6.在電梯或樓梯間遇到鄰居,裝作沒看到比較安全
□ 7.坐車時,搶到座位睡覺最重要,何況那些站著的人看起來不老
□ 8.跟朋友去KTV,自己點越多歌越過癮
□ 9.跟大夥約好的時間只是參考,遲到半小時以內不算遲到
□10.放屁是自然現象,不須顧慮旁人的感受
□11.好東西要和好朋友分享,收到有趣的電郵就應該轉寄給所有朋友
□12.跟人敬酒時,他如果不喝就是看不起我,一定要勸他喝
□13.只要開車技巧夠好,經常變換車道也不會怎樣
□14.開車太快很危險,最好是慢慢開才安全
□15.行人走路慢吞吞很討厭,要按喇叭提醒他才會走快一點


雖然以上這些題目無法代表所有的「無禮」行為,但若您勾選了一半以上的題目,提醒您最好重新檢視一下自己的禮貌!
其實,只要一點小小的貼心舉措,就可以帶給自己與身旁的朋友一整天的快樂,也會使你更有人緣。因此,千萬不要小看CQ的力量!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politesse_cq.jpg{/rokbox}

Wednesday, 30 April 2008

架起明盲之間的橋樑

明眼人往往沒辦法體驗盲者的痛苦,而視障者也會因為看不見而出現不禮貌的舉措。雙方除了自我提醒,互相體諒也很重要。

王建立‧賴淑蘭 撰文

我們認為,作為一個盲人不需要自卑,在尋求協助時,應大方地告知對方:對不起,我眼睛不方便,能不能告訴我現在的位置。另外,有些視障者因為「看不到」,而在無意間破壞了基本的禮節。例如:開會時只顧自己發言,不太管別人的發言權;購票或入場時沒有排隊;與人交談時摸別人衣服,讓人感覺不舒服。
佳樂神父所著《迎接視茫茫世界》這本書提到:「視障者要避免養成所謂『盲習性』,也就是因為『盲』而產生的各種特有習慣性姿勢、動作及表情,比如過於僵硬或過於鬆弛的站姿及坐姿,有的視障者甚至會有頭部以及手部的不正常扭動。」另外,有些視障者走路時候遲疑不前與摸索路況的姿態、在說話時出現廣播式的聲音表情、說話過於誇張或冗長等行為,都是常有的特殊習性。另外,視障者的臉上往往很少出現任何表情,有的視障者會有揉眼睛或是挖眼球凹洞的習慣。」這些習慣在明眼人看來可能會覺得很奇怪。
此外,我們也要誠懇地提醒明眼人,在與視障者說話時,不要以為視障者看不到,而有不雅姿勢或舉動,例如說話時沒有注視對方或躺著說話…這些都不太禮貌。
對明眼人而言,兩人對話時看著對方的眼睛,微笑、點頭,完全合乎禮儀,但對先天失明者來說,就不知道這個禮節,因此常會被視為沒禮貌。但對於後天失明的盲人來說,他們與人談話會注視對方,又常會被問道「你真的看不見嗎?」也使他們感到很尷尬。
另外,盲人與人談話時,因看不到對方的眼神及身體語言,而無法調整談話的內容。又因無法看到對方的表情,會一直講、一直講…如果明眼人可以給視障者一些提示,讓視障者知道聽者的反應,有助於視障者在面對聽者或在演講的場合更得體。
明眼人在路上遇到友人,遠遠地就會打招呼,盲人就無法以這種方式來表達對朋友的熱情了。另外,有些時候明眼人以為對視障者很熟悉,突然出現在視障者面前講話,視障者猜不出是誰,會覺得有點尷尬。希望明眼人能考慮視障朋友這方面的限制,突然出現時,不要忘了先介紹自己。
我們認為,明眼人必須對視障者多一點體貼,而視障者則必須更勇敢的說出需求,這樣一來彼此間的互動必定會更加良好!
------------------------
明眼人往往沒辦法體驗盲者的痛苦,而視障者也會因為看不見而出現不禮貌的舉措。雙方除了自我提醒,互相體諒也很重要。

撰文│王建立‧賴淑蘭

我們認為,作為一個盲人不需要自卑,在尋求協助時,應大方地告知對方:對不起,我眼睛不方便,能不能告訴我現在的位置。另外,有些視障者因為「看不到」,而在無意間破壞了基本的禮節。例如:開會時只顧自己發言,不太管別人的發言權;購票或入場時沒有排隊;與人交談時摸別人衣服,讓人感覺不舒服。
佳樂神父所著《迎接視茫茫世界》這本書提到:「視障者要避免養成所謂『盲習性』,也就是因為『盲』而產生的各種特有習慣性姿勢、動作及表情,比如過於僵硬或過於鬆弛的站姿及坐姿,有的視障者甚至會有頭部以及手部的不正常扭動。」另外,有些視障者走路時候遲疑不前與摸索路況的姿態、在說話時出現廣播式的聲音表情、說話過於誇張或冗長等行為,都是常有的特殊習性。另外,視障者的臉上往往很少出現任何表情,有的視障者會有揉眼睛或是挖眼球凹洞的習慣。」這些習慣在明眼人看來可能會覺得很奇怪。
此外,我們也要誠懇地提醒明眼人,在與視障者說話時,不要以為視障者看不到,而有不雅姿勢或舉動,例如說話時沒有注視對方或躺著說話…這些都不太禮貌。
對明眼人而言,兩人對話時看著對方的眼睛,微笑、點頭,完全合乎禮儀,但對先天失明者來說,就不知道這個禮節,因此常會被視為沒禮貌。但對於後天失明的盲人來說,他們與人談話會注視對方,又常會被問道「你真的看不見嗎?」也使他們感到很尷尬。
另外,盲人與人談話時,因看不到對方的眼神及身體語言,而無法調整談話的內容。又因無法看到對方的表情,會一直講、一直講…如果明眼人可以給視障者一些提示,讓視障者知道聽者的反應,有助於視障者在面對聽者或在演講的場合更得體。
明眼人在路上遇到友人,遠遠地就會打招呼,盲人就無法以這種方式來表達對朋友的熱情了。另外,有些時候明眼人以為對視障者很熟悉,突然出現在視障者面前講話,視障者猜不出是誰,會覺得有點尷尬。希望明眼人能考慮視障朋友這方面的限制,突然出現時,不要忘了先介紹自己。
我們認為,明眼人必須對視障者多一點體貼,而視障者則必須更勇敢的說出需求,這樣一來彼此間的互動必定會更加良好!
-------------------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politesse_blind.jpg{/rokbox}{rokbox}media/articles/politesse_blind_s01.jpg{/rokbox}

Tuesday, 29 April 2008

別讓電郵成為瘟疫

電郵瘟疫的傳播媒介是電子郵件,嚴重程度因人而異。輕微者可能會有煩躁、易怒、咆哮等症狀,嚴重者可能導致電腦中毒損毀,使用者罹患憂鬱症甚至失去工作。
你──也是電郵瘟疫傳播者嗎?

你每天收到幾封垃圾電子郵件?的確,電子郵件實在是一項偉大的發明,可是緊隨這美妙發明而來的,卻是惱人的郵件瘟疫──集體電郵。
集體電郵(又稱群發電郵)的第一個惱人問題是:即使寄件人基於善意而寄出這些郵件,但這種方法散播的資訊常常並不正確,並且會給那些與信件內容有牽連的人帶來很大的麻煩。所以在沒有檢驗郵件內容是否屬實之前,請萬萬不要「轉寄」給通訊錄內所有的人。總而言之,就是要按捺住廣發電郵的衝動。
另外,瘟疫般的集體電郵有個奇怪的走向,就是以最誇張的方式襲擊工作場所:大家都傾向把所有大小訊息寄給每個同事,於是我們就常被迫陷在一大堆無關緊要的瑣碎新聞裡,但那些消息對我們的工作效率絲毫沒有幫助。優秀的工作夥伴不會不經篩選地把訊息寄給同事,反而是經過再思(甚至三思)後才轉寄訊息,並詳加思慮:哪些事與收件人最息息相關?
資訊在以往是罕見的商品,如今卻和垃圾郵件密不可分。所以,今天如果我們的工作越來越有效率,擁有越來越多朋友和盡責的同事,絕對不是因為那些泛濫的資訊,而是由於我們能夠用心檢驗、發送訊息的結果。
因此,寄送電子郵件的基本規則應該是:多即是少,少即是多。當我們提供「更少」、更精簡的資訊,才是提供最優質和最重要的資訊。喋喋不休的人可能變成全然乏味的人,濫寄電子郵件的人也是如此。讓我們以明辨之心、基本常識,和自我約束的態度來對抗電郵瘟疫!

網路禮節Netiquette

「網路禮節」(Netiquette)意指電腦網路使用者所應有之合宜的禮貌行為。以一般人最常使用的電子郵件而言,使用者最好能遵守以下規則:

‧盡可能每天閱讀電子郵件。
‧盡可能長話短說並直指重點。簡潔有力最受歡迎。
‧不要寄發垃圾郵件。
‧同時發送訊息給多人時,可善加利用「密件副本」欄位以保護他人隱私。
‧每一封信最好只針對一件事情。
‧寄送附加檔案應注意檔案大小,以免「塞爆」他人信箱。
‧電子郵件可輕易地轉給他人,因此對別人意見的評論應盡量謹慎而客觀。
‧註明所有引述與參考資料的來源。
‧不要使用無禮的言論。
‧在電子郵件的末尾應適當署名,或可附上電話號碼與地址等資訊。
‧若想要幽默一下,必須特別謹慎。因缺乏面對面的溝通,您的笑話可能會被誤解。
‧私用與公務信箱應分開,以不同的帳號處理。
‧不要貼用急件標籤,除非真的是急件。
‧引用文字應適度,不要引了又引,浪費網路資源。
(資料來源:TANet)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politesse_emails.jpg{/rokbox}

Tuesday, 29 April 2008

歡迎來到地獄機場!

你是否有過被困在機場的經驗?煩躁的旅客們擠成一堆、工作人員永遠忙碌不已、惱人的登機程序、四面八方的壓力…在在都讓機場變成小型地獄,教人又生氣又挫折,想維持合宜的行為舉止也很困難…

然而,以上情節不能全怪航空公司或航管人員,有時也要怪搞不清楚狀況的乘客。(雖然有些機場真的很糟糕,我心中馬上浮現的是倫敦的希斯洛機場。)有些人動作就是慢吞吞的,有他們同行,要不生氣才怪。因為他們從來沒想過該如何打點好自己的旅遊,也不會顧及旅途上所遇到的人。

比方說,我們現在都知道安檢人員會請我們解開皮帶或脫鞋檢查,那我們不是可以提前準備嗎?難道旅行時,我們都非得要繫著這些鞋帶、腰帶、手環、腳鍊,以及有金屬扣環的皮帶嗎?我們不能事先把口袋裡的零錢清空嗎?我們難道不能買個好袋子,那種有足夠的空間放值錢物品,在安檢時又容易打開的袋子嗎?還有,小孩子有必要擁有自己的旅行箱嗎?我實在很懷疑。而且,我們不是也應該教教小孩子,在旅遊時的行為態度嗎?還有,不知道為何那麼多人要在排隊時死盯著他們的手機,甚至專心到一點兒都不知道該往前移動…

有時候,機場真是效率和禮貌二者皆缺的地方。其實,我並不需要微笑的旅伴,我需要的是有效率、悠閒,而且反應快的旅伴。當然,如果這位旅伴還可以講個笑話或展露迷人的微笑,那麼,彷如地獄的機場就會突然間變得還算可以忍受…

有時候,地獄比我們想像的更靠近天堂。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politesse_airport.jpg{/rokbox}

Tuesday, 29 April 2008

禮貌是你的選擇

禮貌並不等於「禮節」,也不等於「守規矩」,而是一種生活方式的選擇:無論在什麼樣的情境下,皆願意表達善意,以笑容和熱情來面對生活。
學習專注傾聽、勇於表達善意、對所有人抱持尊重與興趣,如此一來,由內在自然散發的親和力,將助你贏得更圓滿的人生!

卡內基訓練創辦人黑幼龍 方嵐萱 整理

禮貌是生活方式的選擇

十幾年前,丁松筠神父的母親生病,適巧當時我與太太都在美國便前去探訪。進到醫院時,走廊裡男男女女的醫護助理都會主動跟人打招呼、微笑,而且都不是裝出來的!在一個充滿生老病死、如此不愉快、隨時有感染危險的環境裡工作,他們卻選擇了一種如此有禮貌、友善的態度,而不是常常悶悶地、冷冷的對待自己與別人,這真是讓我覺得受寵若驚,而且好開心。當時我便詢問丁神父:怎麼你們的醫護人員都如此笑容可掬?他回答:他們都是這樣的。
又有一回冬天,我因生病必須於美國西雅圖的醫院動刀。手術當天,一位臉上充滿笑容的大鬍子男性醫護工,在幫我換好手術衣之後親切地說:「現在你應該蓋上一條我們為你加溫過的毯子。」緊接著毯子蓋上來,我就覺得好溫暖。而且在送我進開刀房的過程,不論在走廊、電梯他都一直面帶微笑,好有熱誠的跟我講話。後來我才知道這位醫護工是值大夜班,已經一個晚上沒睡覺,不過疲憊並未損耗他的工作熱誠。那時我體悟,這就是所謂的禮貌,也就是一種生活方式的選擇。
對我而言,「禮貌」是指人與人願意友善接觸、期望可以發展出長遠互動關係的方法,或是與陌生人共處時,有笑容和熱情的生活態度,而不是那些鞠躬、握手的外在規矩。如同那些疲累不堪的醫護人員,仍然選擇熱誠地服務患者,用親切笑容安慰病痛纏身的病人。不過我認為,這樣的熱情在美國的一些東部大城市如紐約卻冷漠了許多,在台灣更顯冷淡。

接納陌生人的善意

儒家思想從古至今一直影響著華人社會,「巧言令色,鮮矣仁。」「防人之心不可無。」這些道理更是深植人心。所以台灣父母總對孩子們說,不要隨便跟陌生人講話。因此,在華人社會,當你走在路上、車站、機場看到有陌生人對你微笑或打招呼,心底便浮現一股奇怪或不舒服的感覺。
由於自己在教育訓練領域工作已有一段時間,也擁有一些知名度,所以很怕人家跟我打招呼時我卻沒有看到,那就失禮了。因此我總習慣主動向別人打招呼。有一回,我與兒子到機場,兩位陌生人迎面而來,我便主動對他們微笑、點頭,但可能對方並不認得我,便回頭看後面有沒有人,然後就繼續往前走。我兒子當時剛好走在後頭,就聽到對方問旁邊的人說:「那個人為什麼對我笑?」
可見,大部份的台灣人在面對陌生人的友善時,仍抱持懷疑態度。假若我們從小就教育孩子「面帶笑容生活會更快樂」,不知道會不會改善現在的情況?

傾聽也是禮貌

「傾聽」也是禮貌的一環,只是很多人都忽略這一點。由於工作的關係,我經常需要和不同層級的人一起開會,觀察到一種現象:不少人在會議中陳述完自己的意見後,會開始做自己的事情,這裡摸摸、那裡寫寫,或是與其他人交談,眼睛從來不正視其他開會的人,也不知道他到底有沒有在聽。
另一個問題是開會時不關手機。開會時手機鈴聲大作常被視為正常的事情,許多人一接手機就大聲講話,也不在乎大家是否正在討論重要的事。不過現今有些人會開始感到不好意思,若是重要的電話,不得不接,也會先走出會議室。

禮貌使溝通零距離

因此,想要與人有良好的溝通,就必須有好的禮貌。尤其想透過溝通拉近距離、產生共識,就必須了解禮貌的重要。另外,不曉得大家有沒有注意到,台灣的談話性節目很喜歡鼓勵爭辯,還不時可看到一些壞毛病,例如不管別人是否已經表達完意見,就任意更動話題、插話,或隨意中斷與他人的談話。卡內基曾說:「唯一贏得別人認同的方法就是不要爭辯。」因為爭辯沒辦法說服他人,不但溝通肯定無效,當然也沒辦法達成共識。
「溝通」意味著雙方渴望了解對方的想法,而有效的溝通必須「耐心傾聽、專心注視對方」,除能讓他知道你很重視這一次會談,也會讓對方感覺受到尊重。這樣的溝通就會產生力量,也比較容易達成共識。不過就算如此,一般人還是很難改正自己的行為模式。因此,卡內基強調一切都要透過練習,「雖然開頭會很不舒服,但練習久了就會習慣。」

從小地方做起

此外,行走、用餐的禮貌也很重要。走在台北街頭,我經常在路上遇到有人站在馬路旁講話,然後不少路人毫不在意的就從兩人中間穿越,這其實十分不禮貌的行為。若是在外國通常會打個招呼、說句抱歉什麼的,但在台灣沒有這種習慣,大家都是你走你的、我走我的。還有,搭車時的座位安排也是門學問,若是乘坐朋友開的車,通常副駕駛座要禮讓給長輩,駕駛座後面的位子則是輩分最小的人坐。搭計程車或有司機開的車子,那麼副駕駛座位子則是輩分最小或要付帳的人坐,而後方則是輩分較高的位置。
至於在餐桌上的禮儀,現在大家比較不注重了,但有些小地方還是應該要注意。像是吃西餐時,每位客人桌上會有一條餐巾,很多人知道那是為了避免掉落食物,但它實際上的用處是希望賓客隨時擦拭嘴角、保持清潔。其次,最重要的一點是咀嚼食物時要閉上嘴,也不要在食物沒有吞下去時一直講話,若一個不小心菜渣噴出來,那可真是很糗。外國人喜歡在用餐時聊聊天,不過不能太大聲,只能夠讓自己這桌的人聽見,這就需要訓練。反觀當我們去中餐廳時,卻會發現,大家講話都好大聲…

你的臉上寫的是Yes嗎?

我認為,「笑容」是禮貌的根本,是內在熱誠形諸於外的樣子。關於這一點,在距今兩百多年前,起草《人權宣言》的美國前總統傑佛遜有個很有意思的故事。有一回他與內閣閣員一同騎馬出遊,沒想到遇上了一處斷橋無法繼續往前,有人說,那回頭吧。但有位部長卻說,都已經走到這了,就涉水過河吧。於是他們一行人決定:不會游泳的就抱著馬渡河,會游泳的就自己渡河。就在他們準備過河時,一位農夫從遠處走來,站在傑佛遜的跟前對他說:我可以抱著你的馬過河嗎?傑佛遜一口答應。
安全過河後,一群人站在河邊把衣服擰乾。但那位部長卻覺得有些不對頭,便問那位農夫:你怎麼知道他是總統呢?農夫聽見後驚訝的回答:「我不知道!我當時會問他,因為我只有在他臉上看到Yes,但在你們臉上都看到No!」這就是所謂的禮貌。傑佛遜一生親和、態度謙虛,才會獲得許多人的愛戴與無數的機會。現今社會中有不少人,尤其是一些高知識分子,其實都有很好的學問,但就是因為他們的親和力不夠,而失去了很多的機會。因為沒有笑容而失去機會,其實是很冤枉的。
我曾在桃園縣政府演講時分享過這個故事,當時縣長朱立倫聽完以後,便對台下的市府官員們說:「各位,以後在市政府,民眾是否都可以在各位的臉上看到Yes呢?只是埋頭處理公文並不等於認真工作,而是要讓民眾感覺到大家的親切,那才是我們應有的態度與禮貌。」

科技不能取代擁抱

現今資訊科技不斷進步,連絡的形式也越來越方便。例如電子郵件,大家越來越習慣使用,但也越來越依賴它。我認為,並不是所有事情都能透過電子郵件講得清楚,尤其是複雜度高的內容,不少人還可能因此產生誤會。主要是因為電子郵件只有文字,沒有表情與聲音,而每個人書寫表達的方法與習慣不同,不免會因為語句與文字的差異,造成對方的誤解。
因此,在卡內基的辦公室裡,我儘量不使用電子郵件或MSN,而是直接到負責的同事面前去跟他說清楚。這麼一來,他對我所說的話有疑問時,我們可以即刻討論,我也能夠掌握他是不是真的了解我的意思。除非是正式公文或與金錢有關的文件,才會透過電子郵件發送給大家。有一句話是這麼形容電子郵件與MSN:「所有的電子郵件或MSN都沒辦法取代一個真正的擁抱!」這是一句很棒的話!

親和力讓你贏得機會

在生活中,我們對於任何人,不論是平輩、顧客、朋友甚至於家人,都應該多一些關心與興趣,這樣才可能散發出友善的態度。不過,我們從小就被教育應該追求分數與升學,父母親對孩子的注意力也都在分數上。結果當孩子一進入社會,才會慢慢發現:關心別人與友善的態度,要比以前拼命開夜車追求的五分、十分重要得多。
人力萬象網曾對企業做過一項調查,其中有一個問題是:「您希望具有什麼樣特質的人在您的公司就職?」大部分的回覆都是:「有好的態度」。
另一個需要強調的重點就是「尊重」,一般人很尊重上司,但上司對職員或底下的員工就不見得尊重了。還有,有些醫生不太尊重病人,也不諒解病人的痛苦,有些醫生甚至會辱罵病人、家屬、護士,縱使他們賺了很多錢卻活得不快樂,原因就是出在他們不尊重身邊的人,自然沒辦法在生活中找到樂趣。
幾年前,德意志銀行(全球知名的大銀行)董事長柯伯(Hilmar Kopper),在退休時給同事的臨別贈言是:「我相信,只要各位時常面帶笑容,那麼業績至少會成長25%。」一般人所能想到提高業績的方法,不外乎多辦活動、調整利息或增設分行,但其實每家銀行提供的服務都差不多,若是有一家銀行在顧客一進門時,就能讓顧客感受到親切與員工們的熱誠,那麼大家自然比較願意在這家銀行開戶。

理解心使溝通更圓滿

大多數人講話時,會依照著自己的想法隨意脫口說出,很少站在他人立場設身處地想。有時候,朋友或家人就這樣傷了和氣,其實還蠻不值得的。當然,你可以不同意別人的意見,但也不要直接讓對方難堪。因為一個人會說出什麼樣的語言,與他的成長背景、求學經歷與生活歷程有很大的關係。若我們心裡能夠懷有理解對方的心意,那麼雙方就會有圓滿的溝通。
其實從小到大,我們都生活在一個「不關心周圍事物」的環境裡,但現在我們必須扭轉這樣的觀念!當你願意對他人付出關心、對周遭事物都感興趣,人與人的相處就會更顯融洽。當我們建立起這樣的文化氛圍之後,自然別人也會以同樣的熱情回報你!所以,禮貌其實就在藏你的「微笑」裡。
------------------------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politesse_heiyoulong.jpg{/rokbox}

Tuesday, 29 April 2008

公共禮貌存乎一心

藉著捷運,我們感受到台北人的公共禮貌正在提升。
在捷運裡,大家開始用「心」學習禮讓、尊重與關懷:
走出車站,企盼眾人也以「心」共同營造一個人人有禮的美好城市。

受訪者 台北捷運公司發言人趙雄飛 方嵐萱 整理

人籟:台北捷運通車至今十二年,您認為台北人的公共禮貌是否有所提升?

趙:我想答案是肯定的。最近報章有幾篇關於捷運的新聞,可以作為很好的說明:大陸旅美作家沈寧來台時,看到捷運乘客讓座給老弱婦孺,有感而發的在《聯合報》發表了一篇文章,裡頭有一段這樣說:「在台北捷運我從未見到一個人站在電扶梯的左半邊,即使整條扶梯左側都空著。」他還表示:「台北人雖然匆忙,卻曉得禮讓,頗有君子風度,即使人滿為患也不喧鬧,那是我在任何中國人聚集之地,從來沒有體會到過的。」(註1)
另外,與國外捷運相比,不少外國朋友對於台北捷運的「乾淨」與「井然有序」印象深刻。這說明我們過去三年推行的「捷運心文化運動」成果豐碩,如今幾乎每位乘客都曉得搭電扶梯應靠右站立,將左側讓給趕時間的旅客,也習慣在月台等車時要站在「等待線」後面排隊。我們將車廂內的博愛座從原本的淺藍色改成深藍色,隨時提醒旅客禮讓座位給需要的人。
經過這些日子的努力,台北捷運確實型塑出一種「公共禮貌文化」。尤其台北捷運一天運量達一百二十萬人次,若我們可以做出一個標準與氣氛,那麼不論大家去搭公車、高鐵或台鐵,或是在其他的公共場所,都會採用這樣的行為模式,公共禮貌意識也就可以養成。總之,只要讓「乾淨、整潔、有序」的印象深植人心,自然比較不會發生爭執事件。

人籟:「擁擠」對公共禮貌是一大挑戰。在這方面,台北捷運曾有什麼樣的危機處理經驗?

趙:提到擁擠,我們必會想到每年的「跨年夜」。參加跨年活動的大量人潮之多,讓我們必須為了這一天努力進行許多事前準備工作。尤其台北市政府前廣場的跨年活動,每年總吸引許多民眾參加,「市政府站」則因地利之便,當天搭乘捷運前往的旅客總是將捷運列車、車站及週邊道路擠得水洩不通,人潮洶湧推擠之下,極易發生危險。特別是有一年竟發生了乘客被「掀頭皮」(註2)的意外事件,我們後來也進行全面檢討,並設計出一套跨年輸運的SOP(標準作業程序)與人潮管制計畫。
人潮管制計畫的實施方式是從車站入口進行三級管制:月台上、車站內與車站外的人潮管制。另外,透過調整班距、加班車、分散進出站、增派支援人力等等方法減緩輸運壓力。
還有,去年(2007)十二月三十一日的跨年夜,台北捷運連續營運了四十三小時,共計輸運了一百九十三萬人次,創下運量最高紀錄,而且未發生任何意外。值得一提的是,為了舒解在站外苦候民眾的焦躁情緒,我們的同仁拿著大聲公(擴音器)在等候的隊伍旁講笑話,與旅客們聊天,好使大家忘記等待的辛苦,無形中也降低了衝突發生的可能性。

人籟:捷運每日皆湧進大量人潮,如何確保其安全與和諧?

趙:捷運是一個開放的公共場所,自然會有許多突發狀況,尤其在月台上。目前,除了木柵線設有月台閘門外,其他高運量路線的月台沒有閘門。時常會有旅客的東西掉落月台,使輸運中斷。有一回,一對情侶吵架,從站外吵到站內,那位女士叫著「我死給你看」就跳下了軌道區。此外也常有很多喝醉酒、身體不好的乘客,走著走著就跌下軌道區,十分危險。
為了避免傷亡及影響輸運,我們發展了一套標準作業程序,希望能夠在一有人侵入軌道之際,便及早通知站務人員、司機員及行控中心,包括現場狀況回報、評估列車調度,或下軌道查看人員傷亡狀況、評估列車停駛時間、考慮是否啟動公車接駁等等,皆以系統化方式執行。再者,我們在運量較高的車站月台裝設閘門,雖然僅在一個車站裝設就要花費九千萬元,但裝設以後,這些車站就不再發生侵入軌道事件,也有效防止了因人潮推擠所造成的意外墜落。

人籟:如何提升大眾公共禮貌的意識?

趙:為了加強宣導公共禮貌的重要,我們大力推行「捷運心文化運動」。從去年開始,我們更發行「愛心貼紙」,凡是有需要座位的乘客,就可以索取並貼在身上,提醒其他乘客主動讓座。我們也有志工在車廂內宣導。
我自己搭乘捷運時,常會看到大家都不敢坐上博愛座。即使這樣的現象似乎有些矯枉過正,但我想這就是禮貌養成的過程。當然,站務人員必須以身作則,看到有需要幫助的人,應率先趨前協助。
另外,台北捷運公司針對不同族群舉辦各類型宣導活動。例如自二○○五年開始,我們連續三年舉辦「銀髮音樂晚會」,邀請知名歌手現場演唱老歌,宣導「長者應搭電梯」的觀念,並呼籲年輕人發揮愛心,照顧身邊長者與行動不便者。

人籟:「公共禮貌」也反映一個城市對待身心障礙者、銀髮族或外籍人士等不同群體的態度。在這方面,捷運公司如何努力?

趙:為了使身心障礙者、長者或其他行動不便的乘客擁有更完善的搭乘空間,我們在捷運站內、站外及車廂等處設置了無障礙設施,包括導盲磚、無障礙電梯、無障礙指引標誌等等。還有,廁所的衛生與清潔也是我們相當重視的。木柵線所有廁所已全部翻新,並加裝無障礙廁所、親子哺乳室及夜間婦女候車區等。
另外,有些視障朋友會牽著導盲犬來搭乘捷運,有些則是拿手杖,為了使他們更為便利,我們除與「中華民國視覺障礙福利人協會」合作製作捷運須知的點字版,更要求每一站的站務人員必須主動認識這些經常使用捷運的視障朋友,並且必須主動去帶領及服務他們。不過,站務人員的人數畢竟有限,如果每位乘客都可以成為「服務者」,協助這些需要幫忙的人,視障朋友自然能獲得更多的協助!
針對外籍乘客的服務,我們提供國外朋友一個友善的公共空間,建立車站及車廂的「雙語化環境」是最基本的。有一回,我前往韓國首爾市,當地地鐵的標示沒有英文,真的很不方便。所以,我們的車站及辦公場所設施名稱皆以雙語標示,車廂內的語音廣播也提供國語、台語、客語及英語的服務。
另為了服務來自東南亞國家的朋友,捷運公司目前提供十五種語言文宣,其中泰文、印尼文、越南文等都包含其中,因為每逢週末這些外國勞工朋友經常使用捷運,自然不能忽視他們的需求。

人籟:車廂的「博愛座」旁常可同時看到多張禮讓座位的標語或海報,如此是否會宣導過度?

趙:如此的宣導方式是階段性的。一開始必定是「強力宣導」,因此會透過海報、標語、廣播等各種方式提醒民眾。或許這會讓部分民眾有種錯覺,好像「台灣人很沒愛心,非要貼這麼多標語才有用」,但這只是過程。待大家養成習慣以後,這些標語、貼紙自然就會清除。因為外在的規範是最基本的,習慣的養成才是最重要的。例如在新加坡,「Everything is fine.」(什麼都要罰款),表面上看起來大家都很規矩,但心裡卻不見得服氣。

人籟:在捷運車廂裡,常有人使用行動電話製造噪音。捷運公司如何處理?

趙:為了服務商務旅客,台北捷運提供無線上網以及手機通訊服務。不過有些旅客在車廂內使用手機時確實聲音過大。因此,我們也會加強宣導,請大家使用電話時要考慮其他人的安寧。有些老年人是因為重聽而大聲講話,也有人反應因訊號不良才會提高音量,而後者表示在硬體上我們必須要再加強。
總之,在宣導的過程中,必定會有很多磨合與改進,我們只希望大家真的從心底產生改變,如此「禮貌文化」才會更加茁壯。

人籟:您對於台北市的「公共禮貌」尚有哪些期許?

趙:良好習慣的養成,其實是一種累積的過程。而捷運也不只是運輸,同時也承擔了社會教育的責任。因此,「公共禮貌」其實就是從一些小事情漸漸累積而來。經過一次又一次的宣導,大家也就越來越願意遵守,並且相互尊重。這也是捷運公司努力的方向。根據去年度的旅客滿意度調查,乘客搭乘台北捷運的滿意度已經高達90%以上,不過還是有很多地方需要修正與改進,不論在硬體或軟體方面。
我自己還有另一項期許。我常看到很多乘客在車廂裡睡覺,反觀日本、歐洲,大部分的地鐵乘客都在車上閱讀。因此,現在捷運公司也發行捷運報紙U-paper,期望帶動人們閱讀的習慣,這也是文化涵養的一部分。
一個國家的「禮貌風格」會隨著時間、人民的經濟情況或文化水準而產生改變。我們目前所做的,就是持續不斷的改進與宣導,讓好的習慣形成一種文化,進而深植人心!這也就是為什麼我們將它稱為「心」文化運動,就是希望期待大家都能「從心開始,從心做起。」
----------------------------------
註釋

註1 請見《聯合報》97年3月20日A16版報導「大陸作家:台灣人文明高」。
註2 2004年12月31日晚間,捷運台北車站湧入了大量前往市政府站參與跨年活動的人潮,因現場十分擁擠,導致一名女性跌倒,頭髮被捲入電扶梯而釀成「掀頭皮事件」。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politesse_mrt.jpg{/rokbox}

Tuesday, 29 April 2008

說「嗨」有那麼難嗎?

迎面走來一位老外,揚起嘴角要說「嗨」,
這時你得視若無睹,勇往直前,或是蹲下繫鞋帶…
都說中國是禮儀之邦。可這「禮」,怎地就不包括對陌生人說「嗨」?

陶大偉 撰文


對面走來一位洋老太,她在對我笑。為了確定沒看錯,我轉頭望了背後一眼,發現我後面連個鬼影也沒有。但我還是有點不能確定,除非她生來就是一張笑臉,否則她又不認識我,是沒理由對我笑的。
洋老太走得更近了些。我趕緊低頭,眼睛眨巴眨巴的假裝在找隱形眼鏡,總之,我盡量避免跟她目光接觸,只希望她趕快中途拐彎…哎,不幸的是,偏偏這社區的花園只有一條小徑,就像一根獨木橋,無處可讓…
剎那間,洋老太已經走到我面前,臉上又多了一些笑紋,對著我點了點頭說:「Good morning!」(早安!)我本想用個禮貌的句子回答她,可是情急之下,我說的竟是:「Yes?」(什麼事?)
哎,我就是不能緊張,一緊張就會忘詞。簡單回她一個「早安」不就好了嘛!怎麼到了嘴邊竟成了「Yes?」當時那位洋老太表情一陣錯愕,帶著有點僵硬的微笑從我身旁走過。「啪!」我狠狠抽了自己一個耳刮,恨我自己說話不得體。
往後的十多年,這個「Yes?」搭配洋老太的僵笑,成了我的夢魘。
這件糗事發生在一九七二年,我們全家移民到美國洛杉磯的第一週。那位洋老太是我們社區裡的住戶,後來我才知道,那聲「早安」只是美國社會極單純的招呼方式。

就是不說「嗨」!
拒絕打招呼的六大高招

老美那種專愛找陌生人說話的「自來熟」毛病可真是有點煩,他們在路上遇到陌生人總喜歡打個招呼,這對一向內斂的老中來說確實有點不自在。對不認識的人視而不見,擦身而過,那不很好嗎?幹麼一定要打招呼呢?於是我根據三十多年在美國的生活經驗編寫成一套攻防守則,題目叫做「如何面對那個可惡的──嗨!」

【第一招】視若無睹,勇往直前
當我們老中和老外狹路相逢、避無可避的時候,要目不斜視的勇往直前,腳步不得有一丁點兒的停頓,那會暴露你意志的不堅定,讓對方乘虛而入。所以無論對方是否向你做出親善的表情,我們要一律視若無睹,和對方盡速擦身而過。
重要的是在「擦身」的一剎那,儘管對方對你「擠眉弄眼」,或是故意要引你說話時,你要擺出十萬火急的腳步,目不斜視地衝出火線,絕不回頭。

【第二招】低頭四望,佯裝尋物
當有人向你正面走來,臉上帶著「洋老太」般的微笑,你要趕快低頭,拍著身上所有的口袋,假裝正在尋找東西。找甚麼東西?哎呀,那不重要嘛!重要的是要讓那些堅持說「嗨」才肯離開的人徹底死心。他們都是危險份子啊!

【第三招】以鞋帶時間換取逃跑空間
當對方望向你的時候,若是不幸你剛好站在他的旁邊,時間倉促,你必須在他嘴巴尚未形成「嗨」的形狀之前快速蹲下,低頭專注的做出繫鞋帶的動作。
「我的鞋帶本來就好好的啊?」可能有人會這麼問。
「笨蛋!你不會把它先鬆開,再繫起來嗎?」
這一招通常很靈。根據我的經驗,一般人不會等你繫完鞋帶站起身後再對你微笑說「嗨」,除非那人有狩獵嗜好,把你當成他的獵物,非宰了你不可,那也算你倒楣。

【第四招】噴嚏虛打,待敵遠離
行走時要眼觀四方,一旦發現有人不懷好意向你走來,準備說「嗨」的時候,你要先做出鼻酸的表情,表示你已進入打噴嚏的前兆,然後你要單手捂鼻、另一隻手去掏褲袋裡的手帕(因為那時你閉上眼是很正常的)。不過,你要偷瞄對方的腳步,默算計時,直至確定對方走開後才可睜眼。
不過那些人十分狡猾,萬一他還沒離開,而你已經打完了假噴嚏,那就會遇上目光交會的致命交叉點。他們通常會在「嗨」之外另加一個「God bless you!」(上帝保佑你!)(註)那時你就會遭受到二次傷害。

【第五招】掏出手機,自說自話
當你發現前有「嗨型臉」的人向你行來,臉上已經開始露出笑容,時機稍縱即逝,你要立刻掏出手機,假裝接電話。如果你有表演天份,可以自說自話的聊上幾句,眼光左盼右顧。但即使望著對方,雙眼也必須維持失焦狀態,以視線不跟對方交會為原則。

【第六招】裝聾賣傻,眼神迷濛
萬一有人在你面前突然出現,用偷襲的方式對你大聲說「嗨!」就想讓你來個措手不及,在這個關鍵時刻,你要愣愣的望著他,好似「嗨」這個字在你的腦筋裡打轉了好久,你卻仍然無法辨識它的含意,你要半張著嘴,眼神帶一點朦朧的迷茫,表情介於笑與不笑之間,然後說:「Yes?」
嘿嘿…以我多年的經驗,這招我最得心應手了。

不過,還有一種喜歡擁抱大地的人,他們愛這世界上的每一樣東西,甚至對蟑螂都會大聲問候一聲「嗨」。若不幸遇到這類人,你很難躲過,而且當他們說完「嗨」之後並不離開,反而會露出一副期待的臉色看著你,等你回答。這時,你除了自認倒楣、輕聲說「嗨」,沒有其他的辦法了!

就等你說「嗨」!
空谷回音,終得迴響

回國後,我們搬進一個市郊的社區。有天早上,我躲在社區迴廊的暗角,看到有位鄰居走來,等他差不多快接近的時候,我一下子跳出來,出現在他的眼前,他吃了一驚。
「嗨!」我先開口、微笑、頷首,還揮了揮手。
這位鄰居從悶吭、收驚直到低頭只花了三秒,然後從我身旁擠過去,假裝沒發生任何事情,好像沒我的存在…嗯,這是我當年的翻版。
這時,又有一人從我的側面走來,我用《天鵝湖》中一個優美的芭蕾急速自轉,在暈眩中對他說:「嗨!」
「陶先生,有什麼事嗎?」他說。
啊!他是社區警衛。
我沒放棄,躲回原先的那個暗角,看見從電梯裡走出一個矮子,他是住在我樓下的鄰居朱先生,他認識我的。我立刻閃出暗角,開口說「嗨」,出乎意料的他竟然也說了聲「嗨!」他揮手、微笑、對我頷首。
啊呀,這聲「嗨」就像空谷回音,終於有了迴響。
接著,朱先生帶著一臉的歉意說:「陶先生,我知道你要跟我說什麼…昨天晚上我們家請客,音樂的聲音大了些,吵到你睡覺,歹勢啦!」我沒來得及回答,他就用「健走」的方式,雙臂搖擺,夾著屁股走了。
奇怪,我那聲「嗨」,並沒期待他什麼呀。
於是我在家中對著鏡子、自我練習說各種表情的「嗨」,只是練習了好久,實行起來還是不得其法。那些被我「嗨」到的人依然把我當成透明人──究竟是我的發音錯誤,還是我的態度讓人誤會?

說「嗨」並不難
水泥臉展笑顏,如鐵樹開花

後來,幾個月過去了。當我對鄰居們說「嗨」的時候,他們都會用「嗨」回應了。甚至有一對老夫婦,我對他們不知說了多少次「嗨」,他倆堅持不瞄我一眼,但終於有一天他倆被我感動,對我笑著說了聲「嗨!」
要知道,能讓兩張水泥砌成的臉展顏,就像鐵樹開花,著實讓我雀躍不已,興奮的回家狠灌了一整瓶礦泉水,慶祝一番。
也許你會問我「成功」的原因究竟是啥?其實很簡單,就是當我一說完「嗨」以後,就要像送報童一樣「丟了就走」,而且要快步離開現場,讓他們了解我的「嗨」並沒有任何其他意思,如此而已。
如果有一個老外問你:「你們老中是否都很驕傲,為什麼跟你們說『嗨』,你們都不理?」你可以告訴他們,或許老中不是驕傲,他們是怕跟你「嗨」了以後,會引來一大堆的英語會話!
------------------
註:在中世紀時代,歐洲黑死病氾濫,死亡人數超過七千五百萬。若有人打噴嚏,就表示他可能已經遭到感染,需要上帝的祝福了。這就是西方人看到身邊的人打噴嚏就會說「God bless you!」的由來。
------------------
陶大偉,知名主持人、歌手、演員、製作人。著有《TAO氣人生》。目前致力於研發3D動畫,已製作動畫劇情片《黑皮冒險王》52集,獲各界好評。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politesse_taodawei.jpg{/rokbox}

Tuesday, 29 April 2008

禮貌考古學

距今三千兩百年前的龜甲和獸骨,已可見到與「禮」近似的文字。
層層探源,步步考據,藉著甲骨文專家雷煥章神父的引導,
在三千多年後的世界,我們能否再次獲得「禮」的生活智慧?

雷煥章 口述 李禮君 整理

「甲骨文」是目前所發現最早的中國文字(漢字)。中國語文的特色為「語異音,而書同文」。儘管各地方言繁多,然透過漢字仍可溝通。文字和思想唇齒相依,文字不僅記錄思想,且能對思想逐漸潛移默化。尤其中國文字乃以象形會意為主,並非以記錄聲音為宗。因此,若欲瞭解中國人對於某一事物之認知的起源,甲骨文實為極佳媒介。
我於一九五五年至七○年間,因編纂漢法字典而開始投入甲骨文與金文的研究,我研究的重點為詳究商代、西周與東周之文字用法,並辨別各代之異同。

從甲骨文尋「禮」之源

根據我的觀察,在甲骨文中並沒有「禮」字,但有「豐」字,二字有相同的起源。西周的金文亦有「豐」字。而東周的金文則為「豊」字,與現今的「禮」字較為接近。
然無論是「豐」或「豊」,其意義無甚差別,皆指禮儀(或祭祀)的儀式,或指祭祀的貢品(通常是水酒或肉)。
中國人對祖先的尊敬與祭祀,和中國文化有密切關係。在先秦孔子的時代,中國人已開始祭拜祖先。而自孔子到唐代的中國,「禮」的意義基本上並無多大的差異。在中國人的心中,認為祖先雖死,仍以某種方式活著,且家庭的力量與祖先的照顧也有著密切關係。現今的中國人受到現代思潮的影響,不一定認為祖先還活著,但許多人仍保有祭祖的習慣。一般而言,中國人認為自己的生命是從祖先來的,而且經由祭拜祖先而認同自己是中國人。

古籍中的「禮」

根據古籍的記載,「禮」的意義包括下列幾項:

‧宗教的儀式、典禮、敬意之表達。(書經)
‧對天上的鬼神、祖先亡靈、和地上的鬼魂獻上祭品,以表達敬意。(書經)
‧一個人必須完成的義務。(詩經)
‧尊敬與禮貌的表示。(詩經)
‧所有的儀式;一場完整的祭祀、獻祭。(詩經)
‧用以建立在政府中的秩序、鞏固國家、使社會各階層井然有序並對後世的繼任者有益的規則。(左傳)
‧以合宜方式尊敬他人。(左傳)

做好人,才對得起祖先

在中國人的思想中,拜祖先跟「做好人」有密切關係。意即中國人認為「努力做好人,才對得起祖先」。而所謂「對得起祖先」,亦指按照他們過去的生活方式效法他們。而「做好人」,亦包括人與之之間的關係和責任,也就是「禮」。
換句話說,「對得起祖先」並不是只祭拜祖先而已,而是在實際的生活中要做好事、對別人好、不加害別人、跟別人合作、幫助別人,和別人有和諧、和好的關係,並且對社會有貢獻,過更有意義、更快樂的生活。針對這些價值,做得到與否是另一回事,但大部分的中國人都不會否認。從這一點來看,中國文化並沒有死亡,還是有其影響力。

有禮,才對得起別人

現今社會越來越自由,但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還是有一些規範,這些規範也包括「禮貌」。因為在社會裡,我不是獨自一個人,而是要和別人合作,才能發展自己,使自己的生活越來越有意義,但必須是在「對得起別人」的範圍之內。所以,中國人若感到自己對別人有所侵犯時,會向對方說聲「對不起」。
有人認為,現代的中國人的公共禮貌有待加強。當然,當環境有所改變,便需要有新的規範,告訴我們在新環境如何跟別人相處。所以我認為,中國文化應該要更開放,才能發展新的規範,讓大家以更和諧的方式一起生活,這是不可或缺的。
------------------------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politesse_perelefeuvre.jpg{/rokbox}

Help us!

Help us keep the content of eRenlai free: take five minutes to make a donation

AMOUNT: 

Join our FB Group

Browse by Date

« November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We have 4034 guests and no members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