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都是陳冠希

by June on Wednesday, 26 March 2008 Comments
媒體私刑絕對不等於言論自由。如果無法看清這兩者的差別,你我都有可能成為下一個陳冠希。

李禮君 撰文

香港藝人陳冠希私照外流風波似乎已漸平息。然而,被此案捲入的藝人遭到換角、廣告被撤之類事件仍時有所聞。況且,根據媒體的報導習慣來判斷,此案免不了日後又被端出來冷菜熱炒一番,再配上幾道「慾照一覽表」之類的可口小點,屆時又可獵得許多眼球。另外,最近送修電腦的人想必得先好好研究一下資料加密的技術…
當然,沒有人想成為下一個陳冠希。但事實上,正是我們共同創造了陳冠希,而後又合力摧毀了陳冠希。
私照外流的第一週,「你抓到幾張?」成了眾多網友的問候語。只要在網站或部落格擺上陳的名字,點擊率便迅速衝破百萬。就在陳宣布退出演藝圈之時,他的千張裸照已被製成光碟在紐約、深圳、加拿大等地華人社區熱賣,「製作成本低廉,在華埠卻可賣到二十元美金。」(註)媒體記者們更是充分發揮「回收再利用」的精神,將網上搜尋到的裸照大喇喇地放上版面,反正打了馬賽克,套上幾個「疑似」、「據傳」的開頭語,再擺上幾個吸引窺淫目光的聳動標題,不愁不成為報刊架上的搶手貨。
在這個輿論至上、訊息爆炸的時代裡,「多數」便是正義。只要人數夠多,隨時可以把任何人抓來遊街示眾。不需要審判,更不需要法律。
許多不同的文化都有「私刑」存在。例如中國古代,通姦女子的刑罰(如吊打、活埋、浸豬籠等)常由宗族執行,且多有「示眾」的規定。十九世紀末葉的美國,私刑常被用來對付黑人,直到上世紀六○年代才漸消失。私刑的存在,正是「多數暴力」的展現:在眾人的圍觀、默許甚至參與下,對「罪人」施以酷刑。
在二十一世紀的今日,私刑轉換了面貌,以一種更加隱晦、不見血且「不在場」的方式被執行。在道德的大旗下,黏上一層商業利益的標籤,以消費的方式堂皇進行。圍觀者不須聽見受刑者的哭號,也不必被迫向罪人投石,只要愉悅地消費這些八卦資訊,在眾家媒體的通力圍剿下,哪個罪人敢不乖乖俯首認罪?
當然,我們可以對陳冠希及眾女星的私生活嗤之以鼻,但這並不表示他們的人權理應遭受踐踏。如果他們傷風敗俗,那麼將這些照片四處轉貼的千萬網民該當何罪?如果陳辜負了大眾對「偶像」的期待,那麼,又是誰將陳塑造成一個偶像?不就是那些鎮日追逐偶像新聞的「粉絲」嗎?再看看那些對外籍配偶、外勞充滿歧視意味的新聞標題吧。被施以私刑的對象,也常與大眾對弱勢者的刻板印象有關。媒體很難負起教育大眾的職責,因為他們樂於做個媚俗的打手。
媒體私刑絕對不等於言論自由。如果無法看清這兩者的差別,你我都有可能成為下一個陳冠希──即使我們不是明星。

註:請見《星島日報》2月26日報導。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lijun_chenkuanchi.jpg{/rokbox}

Help us!

Help us keep the content of eRenlai free: take five minutes to make a donation

AMOUNT: 

Join our FB Group

Browse by Date

« March 2020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We have 3344 guests and no members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