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分子有用嗎?

by Benoit on Thursday, 07 September 2006 Comments
不論在東方或西方,二十世紀被稱為「知識分子的時代」。他們的寫作、演說與辯論影響了政治發展、文化趨勢與社會意識型態。二十一世紀,我們還需要知識分子嗎?很多人認為知識分子的時代已經過去了,現在是資訊時代,「知識」屬於大眾,而不再由某個階層所壟斷。此外,知識也專業化了,例如電腦、管理學、生命科技…等,都是不斷地變動與發展的專業領域。我們怎麼可能相信科學家或經濟學家有能力討論政治和社會議題呢?相反地,若知識分子沒有任何專業知識,在這個資訊爆炸的時代,他們又如何能引導人們的思維、協助人們思考社會與文化的議題呢?
何謂知識分子?他們似乎沒有特定的專業,所以很難定義。在歷史上,知識分子是與民主意識型態共同發展的。此外,他們也挑戰了科學和文化之間逐漸深化的隔閡,更拒絕把「知識」與「良知」分開。目前為止,我們雖然無法為知識分子下一個標準定義,但是每當我們見到一個有「知識分子特質」的人,我們常會發現他們有著以下共同點:他喜歡看有關任何主題的書、無論什麼議題他都會有自己的意見、他關心許多和自己看似無關的問題。總之,知識分子似乎是「不管自己的事,卻關心他人之事」的人。

知識份子是社會溝通的啟蒙者

有時候,聽知識分子講話使人覺得很反感,因為我們感覺他似乎不夠資格出來表達意見,而且我們常常不了解他們論述的邏輯。但是知識分子絕對有其社會功能,而且我認為這功能比過去更為重要。透過「跨領域」的特質,知識分子有助於社會締造「公共的語言」。公共語言並不是自然的現象,由於階級、專業領域、地區、世代等因素的不同,我們所用的字彙和概念也都不同,不知不覺地,社會上的隔閡與陌生感越來越嚴重,我們的知識和思考範圍也變得越來越狹窄。而知識分子的功能,就在於提出跨領域和跨階層的問題,讓不同背景的人能夠將自己的生活體驗和概念相互對照,逐漸地,社會大眾就能漸漸締造一種能夠彼此溝通的「公共語言」。因此,知識分子可稱為社會溝通的啟蒙者。
因此,在地方團體中也可以找到地方知識分子。只要有人不願意受限於小團體的被動,起而提醒大家一起面臨新的挑戰,並且願意與大家共同奮鬥,以創造更公平和團結的社會,我們就可以說:又有一個「知識分子」出現了。

知識份子是輿論的引介者

同時,在資訊時代中,知識分子的社會角色不可能沒有變革。在上個世紀,知識分子的角色比較重在批判,他們強調社會的不公平,提醒政治改革的必要性。至於現在,知識分子的角色在於促進社會的自我了解。他不會提供自己的意見與批判,但他會幫助人們辨別政治上、文化上和科技上的各種倫理挑戰,而且他會協助每個社會成員參與公共領域的辯論。換句話說,他的言語不應該佔滿公共論壇,而是應該引起社會大眾共同的參與和討論。
越來越複雜的資訊時代,還需要不專業的知識分子嗎?知識分子可能只有「無用之用」的功能。但是人生的味道與意義永遠在於無用之用。

【人籟論辨月刊第8期,2004年9月】
-------------------------------
《新軸心時代》目次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ma_intellos_ct.jpg{/rokbox}

Help us!

Help us keep the content of eRenlai free: take five minutes to make a donation

AMOUNT: 

Join our FB Group

Browse by Date

« November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We have 2724 guests and no members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