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enlai - Governance and Its Discontents 世界需要新藍圖
Governance and Its Discontents 世界需要新藍圖

Governance and Its Discontents 世界需要新藍圖

 

 
Good governance requires blending and satisfying opposing views. What rules of conduct and transparency should apply to enterprises, nation-states and 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s? Does globalization require new models of governance? The materials here throw light on the world of developmental politics.

宏觀的管治需要智慧與經驗,以及解決問題的能力。理論若沒有落實成貫徹的計劃,那也不過是勞民傷財的一場空談罷了!世界需要有新藍圖,這樣我們才能知道永續發展的路要如何走下去。

Tuesday, 14 October 2008

Hooray and alas for the national debt

 
The national debt is the money that a federal government owes its citizens or other nations because it had to borrow money to cover deficits. No country is born with a clean slate. The United States, for instance, came into existence owing $75,463,476.52 it had borrowed to finance the Revolutionary War. Every President wants to reduce the debt. The only one who ever wiped out the debt completely was Andrew Jackson in 1835 but it was soon back in the millions. Wars cost more than is raised by regular revenue; disasters, droughts, floods, storms, humanitarian assistance often exceed budgeted estimates. At the present time the national debt of the United States is over 9.8 trillion dollars. That of Taiwan is over 13 trillion N.T. dollars.

Every government needs income to cover its expenditures. So long as there is a balanced budget or, even better, more income than expenditure, the nation prospers. If, however, the expenditures are higher than income, then the nation in order to keep prospering has to borrow. The next year, not only must it meet all its ordinary obligations, it has to begin paying back the loan, so unless it increases its income to meet its increased financial needs, it falls further into debt.

Should there be a series of very good prosperous years, the nation might even wipe out its debt, but in time the debt slowly accumulates. Every natural calamity, every war, every crop failure or epidemic adds to the debt and diminishes the ability to pay it back. As old loans come due, new loans must be made to pay the old ones off.

In these modern times, there is no country that does not have a large national debt. The borrowing of rich developed countries keeps them strong and prosperous and they are able to pay the debts as they come due. Not so the poor undeveloped countries of the Third World: their debts are driving them to ruin.

When these Third World countries gained their independence, they were not only faced with the task of repairing all the damages caused by their rebellions, they inherited all the debts that had been accumulated by their former colonial governments. This meant that too much of the funds needed for building up their infrastructures, alleviating poverty, providing jobs, healthcare and education had to be diverted to paying their debts, slowing economic recovery. There are other problems: most of the citizens are too poor to pay much income tax and many of the rich escape paying most of their taxes through loopholes; a large amount of money earmarked for development and relief ends up in private pockets through corruption; too much of the revenue from mines and oil wells and farms and ranches ends up in the pockets of the rich and international corporations; there are all too often droughts and epidemics and other natural catastrophes that stifle development. No wonder the poor Third World countries are finding it more and more difficult to diminish the debts which threaten to bankrupt them.

If it were possible to completely put an end to all graft and corruption and all the officials in the public sectors were competent and resourceful with sufficient local economies, many Third World countries now falling behind would once again have hope of survival. If all international creditors were to declare a five year interest moritorium with no extra interest charged on outstanding loans, many countries could begin to pay back their debts and dramatically increase domestic development. If all the foreign debts of Third World countries were written off by international agreement, the poorest nations would at once have a reprieve and should they manage to curtain local graft and corruption would have at last a real chance to rebuild themselves.

The rich countries are the ones to whom the poor Third World Countries owe their foreign debts. It is also the rich countries who are the ones responsible, at least indirectly, for why the loans had to be made and for why the poor countries find it so hard to pay them back. They did this over the years by taking advantage of superior firepower to occupy and rule, imposing unequal treaties, unfair sharing of profits, keeping the natives in a state of poverty and dependence, and only developing those parts of the infrastructure that were useful for their enterprises. Therefore it would seem that the rich nations in the name of compassion and justice should somehow intervene to remove or reduce the debts owed them in order to allow them to get back on their feet.

Who owns the national debt? When the government needs to borrow money it sells Treasury Bonds, Saving Bonds and other certificates. It is a form of investment for the lenders, because they eventually get their money back with interest. It is one kind of a safe investment, because the government is not likely to go bankrupt. So long as people go on investing, the lender can be pretty sure of getting his/her money back.

Who are the lenders? In the United States, for instance, 22% of the debt is owed to foreign countries and institutions; 58% is owed to individuals and local financial institutions like investment funds, insurance companies, pension funds, etc; the rest the government owes itself, because it also borrows from its special funds like the Social Security Fund.

This is when it hits me: I as all American citizens am one of the owners of the national debt: that is, some of the money the government borrowed was from my bank or from the social security fund, insurance companies, retirement funds, monetary institutions in which I have an invested interest. I remember when I was in grammar school during World War Two, we were urged to save our nickels and dimes and buy Defense Bonds. Each class was in competition to see who would buy the most. What we were doing with each bond we bought was adding $25 to the national debt.

Being able to incur a national debt is a good thing, because if the government could not borrow, the government could not fight its wars or provide all its services. Without borrowing, the government would have to raise our taxes to the breaking point. So long as the country can go on paying what it owes every year and can borrow what it needs, the country remains strong. But it is essential that every effort should be made to balance the budget and reduce the amount owed to reduce the amount of interest charged and lighten the tax load. Given the size of the present debt, it does not seem possible to wipe it out any time soon in the foreseeable future, though with good fiscal management and periods of peace and prosperity without natural disasters it can be substantially reduced.

 

Photo: C.P.

Friday, 29 August 2008

Taiwan and Global Warming

Without any doubt, Taiwan has a role to play in the struggle against global warming. Its IT culture, its scientific sophistication and the vitality of its civil society are wonderful assets for becoming a model nation in Asia on the environmental area. At the same time, and as a prerequisite, Taiwan must honestly recognize that it is still not a model country when it comes to carbon emissions and other environmental issues. It certainly has achieved a lot for limiting the effects of its population density and industrial development, enacting a body of environmental legislation that is among the most advanced in the world. However, the country produces one percent of the world carbon dioxide emissions, far beyond its population share, and the per capita growth of these emissions is extremely rapid. Each Taiwanese resident produces on average about 12 metric tons of CO2 gas emissions per year, the highest per capita emission level in Asia. A few industries still disproportionally contribute to the country’s emissions. Towards the end of 2007, reacting to this situation, Nobel laureate and former Academic Sinica President Lee Yuan-tseh suggested that Taiwan should aim at stabilizing the carbon dioxide emissions by 2025 at the level it was at in 2000.Therefore, Taiwan must follow international guidelines on greenhouse gas emissions control. It might also consider implementing market based instruments, such as polluting rights trading, possibly adapted from the European Emissions Trading System that largely defines international standards in the field. Concurrently, diplomatic effort would make sure that such mechanisms be recognized by the European Union and other countries. Taiwan’s efforts towards a greener developmental model will thus bear immediate international dividends. There is an additional reason for moving on this topic: the EU and other countries have already strongly hinted that, from 2012 on, they may impose import taxes on goods produced in high carbon-emitting countries. The effect on Taiwan industries could be severe if their record has not improved in the meanwhile. In other words, environmental efficiency and economic competitiveness are becoming one and the same imperative.

Attached media :
{rokbox}media/articles/Meifang_TWGlobalwarming.jpg{/rokbox}

Friday, 29 August 2008

Local Development and International Tensions

Global warming is not only a ‘hot” topic, it is also a “hotly debated” one… Emerging countries accuse the Western countries of having been, by far, the largest producers of greenhouse gases for the last century and half, of remaining the biggest emitters per capita, and of protecting their lifestyle while pretending to prohibit to others fair access to the same standards. However, years of discussions and the drafting of international mechanisms have improved the terms of debate and mutual understanding. While the agreement reached between emerging countries and the G8 group at the meeting held in Japan in July remains vague and unsatisfactory, however its overall phrasing augur well for the conclusion, circa 2010, of an international agreement that will follow the Kyoto Protocol. That protocol was itself an annex to the conclusions of the Convention on Climate Change adopted at the "Earth Summit" in Rio in 1992.

At the same time, the challenge of climate change alters our global culture, the perception of our belonging to a single human community. Climate change increases both the chance to see the emergence of a true international society and the risk of further harden the "clash of civilizations." Such risk is linked to the transfer or depletion of resources related to climate change, with potential conflicts over access to water or fertile territories, accompanied perhaps by the migration of "environmental refugees." In such a context, resentment related to history, religions, conflicts of identity will take on increased importance. In summary, global warming radicalizes the issues of coexistence among cultures and nations.

{rokbox}media/articles/Lichun_internationaltensions.jpg{/rokbox}

Saturday, 16 August 2008

台灣應該站在這一邊

撰文│賴偉傑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理事
馬康多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能源政策小組召集人


中研院「環境與能源研究小組」在總統大選前提出「因應地球暖化台灣之能源政策」,專家說了算;慈濟大力推廣「節能減碳、克己復禮」;經濟部、環保署分別成立「溫室氣體減量辦公室」,四處提供「減碳小撇步」;台北縣政府環保局設立「低碳社區發展中心」;企業界有「企業永續發展協會」關心溫室氣體減量投資策略;也有企業一直要公關公司辦「種樹」活動…

南投縣草屯鎮的一所縣內推薦的環保學校,每天中午常態性厲行關燈一小時,這是政府宣布2008年為「減碳元年」後,學校最容易配合的活動。台南縣後壁鄉的一所農村小學、嘉義縣布袋鎮的小學、大埔鄉水庫上游的國中,還有一所花蓮秀林鄉國家公園內的小學,也都在中午強制關燈一個小時。

還有,花東國家公園深山裡納入小型水力計畫,卻號稱是增加「永續水力發電」?台電計畫在九公頃多的永安鹽田濕地野鳥棲地興建集中式的太陽能場?中研院「環境與能源研究小組」建議核一二三廠延役和增加機組?環保署打算同意到企業到中國種樹植草也可抵減在台灣設廠的二氧化碳排放?

台灣動起來,台灣好像真的動起來了。「減碳」取代了「愛台灣」,成為「國民應盡的義務」。但上面這些的現象,是一種社會多元的活力與主張,還是一種更深沉的警訊?


關燈不能解決問題
面對真相,承擔責任

氣候變遷與全球暖化,除了是地球的集體危機,也是各國盤算利益的角力場:已開發國家中以歐盟為主的「附件一國家」,強調不能讓地球升溫超過2℃,並希望有全球的減量承擔;以美國、澳洲為首的已開發國家,強調兼顧經濟自主減量;中國、印度與第三世界國家則強調他們「人均排放」偏低。而這裡面又有巧妙的合縱連橫,譬如歐盟與中國都支持以「聯合國」為主的議訂框架;歐美等已開發國家都認為開發中國家應納入減量義務;美國、中國等陣營卻又認為歐盟國家訂的目標太嚴苛,而且擔心歐盟想寡佔新能源市場。而在這新的國際政治鬥爭場域中,台灣作為一個新興國家,到底想站在哪一邊?扮演何種角色?

台灣若是真心體會到暖化的危機,那為何在研擬溫室氣體減量法時,卻常見經建部門以「並非聯合國會員國」、「經濟承擔不起」為推託之詞,並任憑碳排放密集的鋼鐵業與石化業恣意擴張?但若是不願意面對真相,承擔責任,為何又會以「台灣減碳需仰賴核能」營造虛幻的輿論壓力?

於是乎,「節能減碳」四個字喊的震天響,但政府實際端出的產業政策、能源政策,卻是自相矛盾。在熱熱鬧鬧的關燈、種樹之後,台灣會不會反而是原地踏步?
或許,問題就在整個台灣社會,都從「減量」的角度在看待,卻沒有去思考以及面對「調適」的問題!


清潔發展機制的推動
須考量文化及生物多樣性

若我們詢問公部門,台灣企圖於國際社群中扮演何種角色?得到的答案或許會是「協助友邦國發展再生能源」等環境外交計畫,也會有「舉辦氣候變遷國際NGO論壇」。但或許更多的回答,是順著現任環保署長鼓勵企業種樹減碳的脈絡,喊著「清潔發展機制」(Clean Development Mechanism, CDM)也將是善盡國際責任的表現。而環保署、國科會、經濟部等單位所提出減碳路徑圖上,亦早已將CDM列為減碳選項,但卻同時忽略了現行的CDM的缺陷,以及其背後「國際互助合作」的原意。

國際環保組織「碳匯監督」(Sinkwatch)指出,CDM中的大型植栽計畫,為了使碳抵銷量最大化,多選擇生長期較短的樹種,反倒使植栽的單一化更加嚴重,縮減了生物多樣性、更損害糧食安全。「政策研究所」(Institute for Policy Studies,IPS)的《世界銀行:氣候受益者》報告(World Bank: Climate Profiteer)更指出CDM往往因為執行者不夠重視當地社會及文化因素,而導致計劃失敗。


以社區為本的調適策略
將風險與責任融入生活

鑑於以上缺失,國內各單位在埋頭翻譯各項CDM文件、企圖在台灣推行之餘,不該忽視近年來國際上更強調的另一個概念:「社區為本的氣候變遷調適策略」(Community based adaptation, CBA)。CBA指的是:因為氣候變遷所造成的影響是內化於社會與文化之中,因此重點在於如何培力社區,使其透過既有的決策方式,擬定因應氣候變遷的「調適策略」,以增進其面對極端氣候帶來的水災、風災、乾旱的抵禦與重建能力。

欲落實CBA的概念,則需先瞭解以往在地社區面對這類災害的應變模式,進而分析氣候變遷將對此類災害發生頻率與規模的關聯性,進而研擬出該社區應採取的調適策略。也因此,所謂的CBA並非只是單一事件的回應,而是一個社區的整體發展計畫。唯有藉由此一過程,方能使民眾將氣候變遷的風險內化至其生活之中,以因應短期與長期的影響。


以既有社造經驗為基礎
深化民眾對願景的討論

台灣長期推動社區營造的過程中,已有類似CBA的行動,如社區防災地圖的繪製、原始林原生樹種的保護等等。因此,應以既有社造脈絡為基礎,將氣候變遷調適議題塑造成社區工作的優先順序,此經驗還可進一步協助較不具氣候變遷調適能力的邦交國建立CBA的機制,其功效絕對比現行由上而下類似CDM的機制為佳。而同為海島的台灣,若能針對海平面上升之議題,研擬出「社區為本的氣候變遷調適」,其能提供諾魯的協助,絕對比去年贈送六十套太陽能光電設備為佳。

再回頭來看看前文所提到的國中小「關燈運動」。如果各校所在各社區可以進行危機與願景的開放性討論,例如後壁鄉的水圳與農民、農業、農村問題的關連性;布袋鎮地層下陷的防災與產業願景的調整;大埔鄉與水共生的生活經驗以及其他水源區保護經驗的交流;還有太魯閣國家公園內的礦業、坍方、防災等等。如此,才能讓在地社區的民眾共同找到屬於自己所在環境的「調適之道」。


要有調適的政策
更要有政策的調適

另一個更重要的積極面向,就是所有的公共政策都應納入全球暖化的思維考量,並考量政策調整下的所有「公平正義」問題。譬如水患治理、水資源管理、道路開發,又如健康保險、外交思維、中小企業的承載力、企業排放二氧化碳的成本、糧食安全等等。這牽涉到所有的國家公共資源能否進行一種新而合理的分配,也牽涉到透過整個社會對「二氧化碳」這項新外部成本的責任釐清與體現。這「調適」的過程,也有助於在這貧富差距日益擴大的社會中,找到真實的解決之道。

而當經建會願意花上六年的時間研擬氣候變遷調適策略,我們更期待能儘速將之深化至公共政策的考量。換言之,除了「調適的政策」,更要有「政策的調適」。在此脈絡下,紛擾多年的「國土計畫法」,不該只被侷限於對原墾農的土地權的侵害,而是台灣整體居民擺脫洪水與缺水夢靨的核心工具。而產業部門方面,不該畏懼促產條例的落日,而該擁抱一個以永續發展為充要條件的產業基本法,方能跟上高喊「綠色企業」的商業競爭時代。


台灣掌握契機
創造低碳社會新典範

當整個台灣社會能誠懇面對「調適」問題之後,重新回到「減量」的行動時,應該會有新的體認與澄清。譬如針對邦交國,除了以友善的CDM、在地經驗的交流等等的合作協助以外,台灣也有成為新興工業國「低碳社會典範」的機會。如前所述,台灣政府推動溫減法時,常自豪於身為非附件一國家的首例。因此若及時於法案審議過程中,修正「缺乏減量目標」、「無部門減量優先順序」、「偏重碳交易的減量策略」等三大缺點,並經過充分的公民討論,則台灣絕對可作為其他國家的模範。

另一方面,台灣已於「環境基本法」中揭示「環保優先於經濟與科技發展」、「非核家園」,而政府現也採納NGO所提出的「虛擬式電廠」的概念,更欲修正能源管理法,建立能源發展綱領,進行能源供應總量管制。上述這些理念,其實非常符合國際綠色和平組織於《能源革命》(Energy Revolution)所揭櫫的基本原則。若能逐一落實,則台灣的能源政策將可作為貿易出口導向經濟體的典範。


未來不是命運,而是選擇
朝向公平正義的永續台灣

政策從來不是一種「命運」,而是一種「選擇」。雖然「無法成為聯合國會員國」、「自有能源缺乏」、「地狹人稠」都是台灣的侷限,但當我們選擇從全球公民團體角度出發,將台灣視為一大型的國際NGO時,反倒能擺脫國家觀點的限制,尋求一種公平發展的立場與作法。

因此我們認為,台灣應從氣候變遷危機出發,藉此議題而強化的全民環境意識,檢視台灣成長的極限,重新調整資源分配模式。台灣應從能源需求管理來著手,來規劃整個低碳、環境友善、符合環境正義的國家永續發展目標,並以二十年來的環境運動所累積的公民參與為基礎,擺脫「專業社群」、「政治高層」的制約,以「兩千三百萬台灣人共同的未來與承擔」為出發點,重新規劃包括交通、住宅、產業、農業等的整體政策,以及相關法令與配套。因為,我們最終的目標並不是減碳而已,而是以環境為本的永續台灣!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Laiweijye200809.jpg{/rokbox}

Saturday, 16 August 2008

與世界同一陣線──倡議台灣推動環境外交

撰文│魏明德 人籟論辨月刊總編輯


沒有國家能置身事外

二十一世紀,全球暖化問題引起各國高度關注,環保議題不僅成為世界主流,更重新界定了安全的概念:各國競奪自然資源與生態環境的破壞,造成了國際間的緊張與衝突。

此外,多數已開發國家都已將環境外交列為重點政策(註)。舉例來說,二○○七年四月,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遷小組(IPCC)提出一份報告,指出氣候變遷已經造成許多災害,如全球生態系統失衡、糧食減產、缺水問題等等。美國前副總統高爾(Al Gore)奔走世界各地,以紀錄片《不願面對的真相》來呼籲世人重視全球暖化問題;前英國外相貝克特(M. Beckett)宣布英國已將環境外交納入國家新政;日本政府自二○○七年五月發起「美好地球(Cool Earth 50)」倡議計畫。

二○○七年十二月在峇里島舉行的「聯合國氣候變遷會議」深受各國重視,會中的一百九十國代表通過一項新協定計畫「峇里島路線圖」(Bali Roadmap),根據此一「路線圖」,各國同意於二○○九年底前提出談判結果,以成為二○一二年後決定未來世人對抗氣候變遷問題的協議。台灣環保署及其他部會也參與了這場會議,除了追隨對抗全球暖化的國際規範趨勢,同時也讓國際社會聽見台灣所發出的聲音。

面對全球暖化、生態破壞與資源競逐,沒有任何國家能置身事外。世界各國迫切需要建立一套機制,以有效解決當今種種環境問題並緩解危機。


台灣的責任與機會

儘管台灣並不屬於任何氣候變遷國際組織的一員,但身為國際社會的一份子,台灣亦應善盡責任並作出貢獻。正因如此,台灣在二○○七年的APEC年會上提出「綠色APEC契機」,以呼應澳洲提倡的「潔淨發展與氣候變遷」主軸。此舉乃希望各經濟成員能依據其發展程度,在以下五項主要面向中找尋最佳的綠色契機:潔淨生產、綠色消費、綠色產業、自然保育、公害防治。

在環境外交方面,台灣從不推卸應善盡的全球責任,而台灣也確實能貢獻其特有的資源。此外,此舉也能為台灣開闢新的外交舞台,讓台灣能夠突破國際社會對國家權力的資格認定藩籬,且能鼓舞台灣人民、科學人員、企業團體和社會份子,積極參與國際事務,為這項前所未有的使命共同貢獻心力。

二○○七年五月二十六日,(前)總統陳水扁先生於本刊所舉辦的「文化多樣性與永續發展國際研討會暨生命永續獎頒獎典禮」致詞時表示:「我們呼籲,面對世界環境急遽惡化的各項議題,確實需要一個能夠實踐全球環境治理的機構來整合跨國界力量,沒有漏洞地攜手解決問題,新的所謂『世界環境組織』,也就是WEO,應該儘快成立。台灣已經是WTO的會員,也正在積極爭取加入WHO,現在,台灣願意與各國有識之士一起倡議催生WEO,因為自由貿易、普世健康、永續環境以及民主人權是我們的信仰,也是台灣與世界互動的基礎。」


讓世界看見台灣的努力

在環境外交方面,台灣其實已小有成就。長期以來,台灣已順應全球化的腳步,發展出相對應的外交概念。二○○七年九月台灣主辦台非元首高峰會及進步合作夥伴論壇,就是依據「地球村時代全方位合作夥伴關係」概念。會議與論壇的宗旨在於尋找互惠合作的共同利基,建構與非洲國家的進步夥伴關係,並進行互利互榮的合作計畫,共同為永續發展而努力。
此外,環境問題已促使我們與友邦進行各項合作發展計畫。舉例來說,台灣在友邦布吉納法索的巴格雷墾區創造了「綠色奇蹟」,昔日黃沙滾滾的荒漠如今已變成綠意盎然的沃土。「西非荒漠上的台灣奇蹟」不僅受到世界各國的肯定,也將成為我們繼續進行援外的最佳動力。此外,台灣也和其他友邦進行永續發展的相關合作計畫,如協助馬紹爾群島安裝太陽能設備、協助非洲友邦栽植「有機棉」,並在中南美洲發展生質能源計畫。在環保科技分享上,台灣值得驕傲的是協助瓜地馬拉設置空氣品質監測站的計畫,而這項計畫也將在二○○八年底完成。

台灣積極參與世界衛生組織(WHO)的舉動,讓國際社會都看見台灣確實正朝永續發展的方向努力。因為對抗重大傳染病可說是環境外交最重要的目標,尤其在亞洲,已經有越來越多新的病症與流行病都屬於「環境疾病」。空氣與水源品質的急速惡化危害對當地居民的健康。二○○七年五月,立法院通過一項支持政府加入世衛組織的決議案,由此證明這項行動已成為全台灣人民的共識。為符合人民期待,以行動捍衛台灣兩千三百萬人民的健康權益,外交部也改變策略,直接向世衛組織申請入會。世衛組織雖以政治因素為由,拒絕接受台灣的申請,然而,台灣的友邦在世界衛生大會上為我們發聲,使國際社會了解此情況的嚴重性:拒絕台灣入會將等於全球疾病防治網的缺口。


開創第三波台灣奇蹟

在策略上,台灣首先必須開拓其視野、延伸其觸角,透過具創意、富彈性且多樣化的全新方式呈現出她的正面形象。過去五十年來,台灣在不同時期創造了「經濟奇蹟」與「民主奇蹟」,成為亞太地區其他國家的典範。但近十年來,面對中國大陸的崛起,台灣在經濟上顯得不知如何對應,政治決策上前後無法銜接,加上社會貧富差距持續擴大…許多民眾開始對台灣失去了信心。

因此,此刻的台灣應該致力於開創第三波奇蹟──「永續奇蹟」。如果永續發展成為政治決策的首要考量,如果永續發展被社會視為優先,如果綠色企業成為主流的企業意識…換言之,如果台灣能對國際公共事務做出貢獻,台灣就解決了世界的問題,同時也幫助了自己。
藉由環境外交,台灣可以和其他國際成員建立起特殊的夥伴關係。台灣人民應試圖在環境議題上加強與他國的技術與人力合作。公民外交也應發揮其作用,成為密切維繫與他國人民及非政府組織的橋樑。換言之,台灣應傾其經濟、技術、文化和人力資源來進行環境外交,藉此讓全世界都認同台灣的特殊貢獻。


城市、科學家與企業界的角色

此外,城市所扮演的角色也極其重要,例如台北市、高雄市都已加入「地方政府環境行動理事會(ICLEI)」,台中市則是「世界城市暨地方政府聯合會(UCLG)」的會員。這些機構都屬於京都議定書性質的平行組織,顯示地方政府參與對抗全球暖化的重要性,也表示各類環境外交機制正蓬勃發展中。另外,學校和社區也是發展先導行動重要的推動力量,以此為單位來進行國際交流以及人民外交將可獲得超乎預期的效果。

最後,企業家和科學家的貢獻十分具有關鍵性。台灣將可善加利用島內對節能科技、有機農業、自然保育以及生態旅遊等方面的相關經驗,為環境外交創造更多契機。由台灣企業界志願提供示範將會是最佳的起步。而且這種負責任的環境行動不應只在台灣推廣,更應該拓展至所有台灣工業外移的國家。


成為綠色資訊科技領導者

台灣不應自滿於資訊科技的龍頭地位,下一階段應以綠色資訊科技領導者為目標,並將相關知識傳播全球。

直到今日,資訊科技(IT)的發展與各國的永續意識的提升如同兩條平行線,同步成長卻缺乏交集。然而,近來已出現轉變:第一,隨處可見的電腦,無論是製作過程或是成品的能源消耗,早已被視為一種極度耗費的產品。第二,公眾輿論中對永續概念的討論都是透過資訊產業所創造及管理的平台在進行。於是資訊業界更應協助塑造此一全球意識,積極善盡企業的社會責任。第三,永續即是複雜事物的管理學。全球發展模式的轉換需要一套系統性進程,其中須考量經濟、社會系統、氣候變遷、公民價值、資源消耗等多面向複雜的資訊。

可喜的是,資訊科技已成為一項利器,除了可用來了解永續挑戰中技術層面的問題,也可藉其「集體性」突顯出永續發展具系統性整體的特色。長遠來看,資訊科技若想成為永續產業,首要之務便是發展一種永續文化。當全球環境議題與資訊科技之間的關係相互糾結時,身為資訊產業重鎮的台灣也將因此成為目光焦點。總之,台灣若能在國內企業、尤其是資訊產中業發展一套企業社會責任(CSR)的文化,此舉將能協助台灣取得環境外交的優勢。


政策法令應符合國際準則

儘管如此,我們也必須承認,台灣在碳排放量及其他環境問題上實非模範國家。台灣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仍佔世界排放總量的1%,遠超過我們的人口比例且人均排放量急速成長。台灣每年二氧化碳的人均排放量高達近十二公噸,是亞洲國家中最高。某些產業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佔全台總量的高額比例。因此,即將頒布的「溫室氣體減量法」勢必將對台灣未來的發展產生決定性的影響。台灣必須也應該遵守溫室氣體排放控制的國際準則,也可以運用市場機制來抑制排放量,比照在這方面被視為國際標準的歐盟排放交易系統,來制定一套排污交易制度。

同時,台灣應繼續在外交上努力,確保類似機制能獲得歐盟與其他國家的認可,台灣在綠色發展模式上付出的努力將帶來立即的外交成果。另外,歐洲碳交易機制將於二○○八年擴展至所有溫室氣體,主要包括:甲烷、一氧化二氮、氫氟碳化物、全氟碳化物、六氟化物。有鑑於此,台灣在機制設立之初就應該設定一套全面性的溫室氣體交易系統。此外,歐盟與各國可能從二○一二年起,將針對高碳排放量國家製造的產品課徵額外進口稅。故台灣若再不改善碳排放量,將對相關產業造成巨大的衝擊。


協助友邦共同邁向永續

在邦交合作方面,台灣在南太平洋的友邦所面臨的生態危機最令人憂心。這些島國大部分的土地皆位於海平面,因全球暖化上升的海平面最終將完全淹沒這些島嶼。國土日漸消退的島國包括了吐瓦魯、吉里巴斯和馬紹爾群島。許多國際組織都預測:在未來數十年,全球的生態難民人數將急遽增長,只要仍有力挽狂瀾的希望,台灣就應提供技術支援,並盡其所能呼籲國際立法並共同採取行動,儘可能地減緩氣候變遷對南太平洋島國的衝擊,來確保被迫遷離家園的島國人民之尊嚴與福祉。

在中美洲與加勒比海區域,所有的社會與經濟動盪都和生態問題脫不了關係。在這些地區,台灣的友邦國擁有極為豐富的生態環境,可說是世界生物多樣性的寶庫。於是,物種的維護保育尤甚重要,不只為當地環境著想,更攸關全球自然生態平衡。其二,與友邦的合作項目中已整合了水資源與環境衛生計畫(包含農地灌溉),此方向應持續進行。第三、台灣協助中美洲國家發展在地產業之際,亦應留意這項發展對環境可能造成危害,因此在發展初期就要協助他們引介最新的綠色科技。換言之,台灣與這些國家的合作方案必須與永續發展和生態保育概念相結合。


以小額信貸進行在地培力

對非洲友邦的援助亦是如此。相較於中國對非洲大陸具侵略性的政策,台灣對非洲友邦的援助政策將更具策略性價值。非洲人民與國際專家皆指出,中國在非洲的政策是一種非永續發展模式,剝削了非洲的自然資源與能源,且造成更多的財政負債。如此一來,台灣的政策更須著眼於生態的永續、社會與環境平衡、啟蒙教育並教導人民經濟獨立。有品質的援助計畫將為首要任務。森林管理、水土資源保育、永續農業以及工業的友善生態發展等都將是台灣的援助重點。也可同時進行區域性以及跨國性計畫(集中於河谷或其他未開發區域),與在區域發展中扮演要角的國家(如印度)合作,共同協助非洲國家發展。

所有的援助計畫中,進行在地培力計劃與教育推動將最為關鍵。我們建議,台灣應多運用小額信貸的方式來設計援助計畫,小額信貸的好處除了能幫助赤貧地區的人民自行創建發展計畫外,也能藉由貸款計劃審核標準讓小額信貸成為永續發展把關的一環。在輔導當地人民進行良好規劃並自立創業之後,推廣者便應立即投入教育創業者去思考該項規劃對週遭環境的衝擊。


為成立環境組織預作準備

為順利協調國家政策與環境外交,建議可成立「永續發展與環境外交特別小組」,隸屬於行政院長或副院長職權之下,並集合各相關部會代表與幾位外界專家。特別小組的任務是確保國家政策須朝永續發展的方向來制定,當全球進行有關氣候變遷或其他環境議題的論辯時,政策制定者將能立即納入考量。特別小組的職責也應包括「推動成立世界環境組織」以及「在台灣成立溫室氣體排放交易市場」兩大政策的研究與評估。

雖然世界環境組織(WEO)目前僅在概念形成階段,但已經有為數不少的國家、專家及非政府組織呼籲成立。二○一二年後的環境機制協商,很可能便將包含設立世界環境組織或性質相似的機制。針對這項重點,台灣應事先做好萬全準備,同時確定世環組織入會條件與世貿組織相同,以因應未來類似WTO模式的環境組織創立時,把握時機成為創始會員國。或者,台灣可與有志一同的國家自行推動成立一環境組織,即便創立之初規模較小,卻很有可能在二○一二年全球協商成立世界機構時,由於此一環境組織的運作已臻成熟,而可進行合併甚至直接取代。換言之,台灣必須參與所有與二○一二年之後因應氣候變遷的國際協議之討論。為了全球社會,台灣必須成為這項協議的簽約國之一。


站在抗暖之戰的最前線

台灣只是擁有民主經驗和經濟成就是不夠的,現在,我們還要站在這場世界戰鬥的最前線。台灣本身為一海島,我們的環境外交政策也應特別關切島國生存議題,而對抗全球暖化更是重點目標。公民社會在這項挑戰中扮演了極重要的角色,特別是各級地方政府、學校、社區、有責任感的企業家、非營利組織以及科學家,而這也使得民族國家的傳統疆界問題顯得不再重要。
藉由豐富的文化資源,台灣能夠推動新的全球治理模式並成為永續發展的指標。藉由推動永續發展的創造力行動,台灣得以和世界重新對話,並將現行發展模式調整至最佳狀態。總之,運用台灣的人文、科技、文化和企業資源力量,定能幫助世人共同對抗此一極為艱鉅的環境挑戰。

***

註:過去二十多年間所召開的各項環境會議與簽署的國際協定,可視為一套不斷提升的國際環境管理系統。重要的協定與會議包括:一九八五年簽訂的「聯合國保護臭氧層維也納公約」(Vienna Convention for the Protection of the Ozone Layer);一九八七年的「關於消耗臭氧層物質蒙特婁議定書」(Montreal Protocol on Substances that Deplete the Ozone Layer);一九九二年聯合國環境與發展會議以及其分支機構「21世紀議程與永續發展委員會」;一九九二年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一九九二年的「生物多樣性公約」;一九九四年「聯合國小島開發中國家永續發展會議」;一九九四年人口與發展國際會議;一九九七年氣候變遷京都議定書;二○○二年於南非約翰尼斯堡召開的永續發展世界高峰會等。此外,一九九二年聯合國環境與發展會議(UNCED)於巴西里約熱內盧召開,從此,各國便開始將環境外交界定為全球治理的重大要素。這場「地球高峰會」是當時最大規模、也是首次各國元首所共同召開的環境會議。自此之後,凡有關環境外交的動向必然成為全球媒體矚目的焦點。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benoit200909.jpg{/rokbox}

Saturday, 16 August 2008

汽車下崗,單車上路!

撰文︱徐文彥 綠黨綠色交通支黨部

長久以來,台灣交通部門眼中的私人交通工具只有汽車,從來不包括自行車。在二○○四年交通部所製作的「交通政策白皮書」中,沒有一頁的篇幅有提到自行車。雖然這兩年民間興起一股單車休閒風,單車人口突然間增加了許多,但是提供給單車的公共設施卻是少的可憐,而且多是集中在城郊的休閒車道,而非具有真實減碳功能的通勤車道。即使是首善之區的台北市,目前自行車道的總長為一百六十公里,扣掉河濱自行車道的長度之後,就僅剩六十公里。


自行車危險,誰之過?

將自行車作為一種交通工具,常面對的第一個質疑就是「危險」。檢視台北市從一九九七年到二○○三年交通事故死亡率的報表,汽、機車事故身亡人數都是逐年降低,短短八年就減少六成,加起來一年不過五十人。相較下政府為了保護汽、機車騎士的安全,投入安全宣導與夜間臨檢的人力資源比起單車龐大很多。但如果從安全性考量,自行車的速度慢,相較下比機車安全。

此外,根據消基會的調查,至今仍有七成民眾不知道自行車未裝頭尾燈要受罰。可見自行車不安全的刻板印象並非自行車本來就不安全,而是政府投入在保護自行車安全的資源與能量根本不足。


鼓勵單車通勤才能減碳

去年,交通部終於承認自行車是一種交通工具,而且願意推廣。但事實情況是:交通部門官員誇口要增設多少車道,卻不見宣示自行車通勤使用者每年要成長多少。可是如果真要落實減碳,自行車與汽機車一定是競爭的關係,因此,唯有將汽機車使用者導向使用自行車,才有減碳的實質效果。

如果騎自行車只是一種休閒運動,那也不過就是跟打網球、打籃球一樣,跟減碳是沒有關係的。也就是說,如果無法使民眾放棄內燃機引擎的交通工具,轉而騎自行車,那麼自行車和環保是無關的。

兩年前,法國公共自行車租賃的推動得到國際間的關注,台北市想要東施效顰,推出信義計劃區的公共自行車租賃計畫。結果,一個兩平方公里面積、原本能漫步悠遊的商業區,未來卻要設置數十個租賃站,用自行車取代漫步血拼的浪漫;整個計畫只看到商業廣告增加露出版面的機會,見不到減碳效果的實質效益。倘若在信義計劃區內真要落實減碳,不妨看看二○○三年倫敦實施塞車稅(Congestion Charge)後,柯芬園(Covent Garden)週邊興起的創意三輪黃包車,更為當地增添歡樂輕鬆的風味。


汽車使用的浮濫

根據交通部在二○○六年所做的「台灣地區自小客車使用調查報告」指出,約有13.8%的自小客車的使用者每日通勤距離不到五公里,另有24.5%的使用者通勤距離是五至十公里。也就是說,這些通勤距離在十公里以下的自小客車使用者如果願意花三十分鐘騎自行車,而非花三十分鐘塞車,我們的道路與停車場馬上會釋放出38.3%的空間,空氣污染及二氧化碳排放量也會大幅度的降低。

每種交通工具都有它最適合的角色與最有效益的運用方式,原本應該扮演城際運輸工具的自小客車,卻成為最主要的運輸工具。以台北市為例,方圓十公里的區域,幾乎涵蓋了人口密度與經濟活動密度最高的區域,甚至台北縣居住密度高的區域(中、永和、板橋、三重、新莊)距離台北市的中心商業區也在十公里的範圍內。


破除迷思唯有上路

不少人認為市區空氣太差,不適合騎自行車。其實市區裡的污染源主要都是移動污染源(汽、機車)。而上下班時間的車陣中,因為車車相連,每台車的前頭進氣、後頭排氣,就如同排成一列的電風扇,前車的廢氣被後車吸入後又往後排,所以熱廢氣在都在車道當中形成一個隱形風道,這條風道的污染濃度是最高的,就像一條隧道,僅有少數的廢氣往兩側溢漏,這就是所謂的「隧道效應」(Tunnel Effect)。

單車騎士因為在最外側,而且口鼻高度較高,所以吸到的廢氣比穿梭在車陣中的機車騎士少了許多。而且因為單車的速度與機動車輛相差甚大,單車不會一直貼在某輛車的排氣管後面。況且,當汽機車超越單車後,行進到單車騎士的正前方時,已經距離五公尺以上;反之,一群汽機車走在馬路上,因為速度相近,後車貼著前車,距離近,吸到的廢氣反而會最多。所以,只要「上路」就可以解開許多單車通勤的誤解與迷思,並以實際的行動增加單車通勤的人口。

上路吧,別再等待!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01s.jpg{/rokbox}

Saturday, 16 August 2008

濕地銀行儲存永續能量

撰文│林欽榮 內政部營建署署長

台灣四面環海,就「國際濕地拉姆薩公約」(Ramsar Convention, 1971)對濕地的定義而言,台灣是被濕地所包圍。從沿海地區泥質灘地、岩礁、河口、沙灘,到內陸窪地、水稻田、水圳、埤塘,再上溯到山區林澤、水庫、高山湖沼等多樣化濕地,彼此連串成綿密的濕地網絡,孕育了豐富的生物多樣性,也是國際候鳥遷徙重要航點及棲地。
在過去,台灣的濕地並沒有受到應有的重視,常被視為可開發的區域並被填平、陸化。但濕地是物種演化與演替的平台,是眾多生物棲息繁衍的家,保育濕地不僅保護既有的生物多樣性,也是確保未來自然環境能不斷產生新物種。簡單來說,保育濕地就是維護未來生態永續發展的關鍵地區。

從物種保育到棲地保育

「濕地保育」原本與營建署的業務並無直接關聯。但自從行政院國家永續發展委員會指定內政部辦理「劃設沿岸濕地保育軸,同時解決現存濕地保護與開發之衝突」等任務之後,營建署的角色就從過去的「資源開發者」,漸漸轉變成為「資源保育者」。
隨著國內外永續發展思潮之興起與轉變,營建署在去年十二月舉行「二○○七年全國公園綠地會議」,強調需以更具體化的方式將「國家公園」、「濕地網絡」、「海岸地景」及「城鄉公園綠地」等開放空間系統,納入廣義的國土綠地系統。並宣示二○○八年為「台灣濕地年」,具體落實生物多樣性保育,加強保護重要生態關鍵地區。對於未來濕地保育工作,營建署提出新思維:由物種保育轉變為棲地保育,亦即不再只針對特定物種進行保育,轉而保育維持生態系統穩定的關鍵地區,以明智利用(wise use)的態度去對待自然環境,並將濕地保育、復育與教育(濕地三育)列為施政主軸。

運用市場力量推動保育

以往保育工作常常陷入開發與保育孰重之爭議,似乎推動環境保護就得承受放棄經濟發展的損失,形成一種零和的賽局。現在的保育觀念已經從「對立」轉變為「合作」:積極整合各界共識,在不減損既有使用權利之原則下,明智使用自然資源,追求當地的永續發展。既然談合作,最佳模式就是以「尋找新夥伴」來替代「製造新敵人」。
在當前的經濟體制之下,保育不應該站在與市場力量相抗的立場;應該反過來,將市場轉變為推動保育的力量。簡單來說,以往的保育工作是訴諸環境倫理道德,過程中必須犧牲部分的經濟利益,多是由民間團體自發推動。但政府部門應該從更高層的角度來推動保育工作──引導市場力量來投入保育,而不是讓保育工作去對抗市場,這就是「濕地銀行」的基本理念。

濕地銀行的運作機制

「濕地銀行」是一種交易、媒合及認證的機制。採行此機制的主要因素為:濕地具有豐富的生態生產力;推動濕地的保育、復育和教育,需要大量的知識、人力及資本;現今官方法令尚未完備,必須由公私部門合力進行。
「濕地銀行」的運作,首先由政府確立「濕地零損失政策」,建立「復育補償」機制,然後透過濕地銀行所提供的交易、媒合及認證機制,讓市場自動朝向保育、復育濕地的方向運作。例如建立濕地「易地復育補償」機制,對開發行為有破壞或影響當地濕地環境之虞者,應要求開發單位於他地進行濕地復育工作,且其復育面積不得小於原破壞面積。至於濕地復育及認證、勘選適合復育地點、確認濕地成功復育等技術操作問題,在目前濕地管理尚無專法與主管機關之窘境下,短期內難以由政府部門進行,應由長期投入濕地保育、復育及研究的非政府組織(NGO)及學術團體進行。
期許在政府的政策指引下,經由企業贊助、募款成立「國家濕地保育基金」,挹注濕地保育復育所需資金,在短期內進行濕地環境保育工作。另一方面,在濕地銀行運作過程所產生的收益,也可回注國家濕地保育基金,確保永續運作。

保育創造價值‧公私合作共營

台灣曾文溪口的「黑面琵鷺保護區」是國際級重要濕地,提供全世界近半數黑面琵鷺渡冬棲息環境,在全球生態上有舉重輕重的地位。然而,鄰近的養殖漁塭也扮演著提供覓食的功能,如果漁塭完全消失,說不定黑面琵鷺得到其他地方渡冬,才能找到充足的食物。
在此,「濕地銀行」的運作機制可以套用在這些漁塭,對私人或承租公有土地之漁塭,推動公私部門合夥關係(PPP,Public-Private Partnerships),由公部門及專家學者參與指導,使私部門對濕地環境的使用方式更友善、更符合自然的需要,且在過程中創造私部門的獲利,甚至有獲利能回來挹注保育基金。這觀念也適合在最近的丹頂鶴棲息地──金山清水濕地推行,以季節性停耕補償農民,輔導無毒、有機、環境友善的農耕方式,創造更豐富的生態環境,使這塊濕地得以永續經營。
總結來說,未來台灣的濕地保育將進入一個新的境界──保育創造價值的新境界。政府部門將致力於濕地銀行機制的建立與整合,為台灣濕地治理模式開啟新典範。讓台灣濕地生態保育與世界接軌,創造另一項奇蹟,成為濕地治理技術的出口國,並為我們所熱愛的土地盡一份心力。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03s.jpg{/rokbox}{rokbox}media/articles/01l.jpg{/rokbox}

Thursday, 29 May 2008

巴西唤醒全世界

展开巴西的国旗,绿色象徵广阔的丛林,黄色代表丰富的矿藏。「秩序与进步」则是这个南美最大国的发展格言。根据联合国开发计画署(PNUD)于2007年十二月公布的报告,巴西已迈入「高度人类发展国家」的行列。所谓人类发展指数(HDI)是根据平均寿命的增加、文盲的减少、贫穷程度等社会指标来衡量一个国家的发展情况。为此,巴西总统卢拉(Lula de Silva)充满热情地宣称,巴西正经历「一个如此特殊的时刻,我们能使自己如此富足,如同神的降福。」
巴西的进步是不可否认的事实。在全球经济版图中,巴西已成全球第八大经济体,国内生产总值(GDP)为全球第十,亦为最大铁矿存量的拥有者、生质能源科技领导者。然而在金砖的光环下,巨大的贫富差距问题仍悬而未决。巴西全国10%最富有国民的收入是最贫穷10%国民的五十倍。巴西拥有最多的百万富豪,却有高达四千五百万人民生活在贫穷线之下,约为总人口的四分之一!
另一项令人忧心的是亚马逊雨林的滥伐问题。亚马逊是世界上最大的热带雨林,且拥有地球上最大的生物基因库。滥伐除了直接破坏亚马逊地区的生物多样性与生态平衡,更使全球暖化雪上加霜…
《人籁》邀您走进这个经济崛起、文化丰繁,且同时面临社会不公、环境破坏等诸多挑战的国度。在足球王国与嘉年华会的激情之外,在金砖闪耀的光芒背后,巴西的文化展现著何等独特而瑰丽的色彩?她的文学、诗歌与宗教,述说著什么样的心灵体验?在全球政治舞台上,她又将牵动多少核心与边缘的开阖与浮沉?
本期内容为巴西多位优秀摄影家、记者与文字工作者所提供。除了影像与文字,亦附赠由巴西音乐家组成之「OPA团体」原创音乐光碟,为您带来文字阅读、视觉与听觉的三重飨宴。
世界造就巴西,巴西唤醒世界。或许正如巴西的国家格言「秩序与进步」所揭示的,当经济崛起、社会不公与环境挑战同时并存,我们亟需重新寻找人与自然和谐共荣的「新秩序」,并且重新为「进步」赋予新的定义──那应是一个兼具富足、公义与美善的新世界。

注:本期专辑筹备承蒙利培德(Roberto M. Ribeiro)、法里亚(Roberto Faria)、卡赫西(Fabio Caraciolo)及OPA团体协助,特此致谢。
音乐: "Deus me de sabedoria" (Fr. Irala SJ - Fr. Roberto SJ)

附加的多媒体: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cn.jpg|}media/articles/Li-Chun_bresil.swf{/rokbox}

Thursday, 29 May 2008

巴西小檔案

【首都】巴西利亞
【最大城市】聖保羅
【國土面積】8,511,965平方公里(世界第五)
【總人口數】約1.84億
【官方語言】葡萄牙語
【宗教信仰】大部分信奉天主教,此外尚有新教、猶太教以及非洲的Macunba、Candomblé等等。
【體育活動】足球是巴西最流行的體育運動。據1999年的統計,巴西約有近兩萬支足球隊。巴西國家足球隊是世界唯一由1930至2006年的世界盃足球賽從未缺席過的球隊,也是唯一曾獲五次世界盃冠軍的球隊。
【移民】十六世紀葡萄牙人來此殖民,後因採礦業發展,葡萄牙人帶來了大量的非洲原住民。十九至二十世紀,德國人、義大利人、西班牙人、日本人、中國人等等相繼移民於此。近年來亞洲及東南亞移民逐漸增加。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bresil_flag.jpg{/rokbox}

Thursday, 29 May 2008

巴西人權概況

《動物農莊》裡有句話:「人生而平等,但有些人更平等」。
縱使已朝向提升人權而努力,許多巴西人民仍在這樣的邏輯下生活。

利娜德(Renata Mesquita Ribeiro)撰文
陳敬旻 翻譯

一九六四年三月,巴西軍事政變推翻了古拉特(Joao Goulart)的民主進步政權;緊接而來的是一九八八年制憲議會成立,起草巴西憲法(註1)。隨後,一九八九年十月舉行第一次全國總統直選。巴西憲法共兩百五十條,自一九八八年十月五日起公布至今已通過五十六條修正案。制憲目的在於提升巴西成為真正的民主國家,在自由、安全、平等三項前提下保證人民享有集體與個人自由,免於軍事獨裁期間所受之壓迫。

巴西通過國際人權公約

巴西自一九四五年四月三十日成為美洲國家組織(OAS)會員國,同年十月二十四日加入聯合國,並且進一步批准下列全國及區域文件,如:消除各式種族歧視國際公約(ICERD, 1969年)、消除各式婦女歧視公約(CEDAW, 1984年)、禁止酷刑和其他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處罰公約(CAT,1989年)、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ICCPR,1992年)、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ICESCR,1992年)、兒童權利公約(CRC,1990年)、美洲禁止酷刑公約(1989年)、美洲人權公約(1992年)、美洲消滅對婦女暴力公約(1995年)、美洲社會、經濟、文化權利公約議定書(1996年)。

社會不平等的國度

巴西自然資源如此豐富,社會階層卻十分懸殊。從北到南,由西至東,都存在著氣候(赤道、熱帶、半乾旱)、地理以及更重要的文化差異。巴西多年來受到來自各國的移民族群所影響,具有豐富的種族多元性。根據兩千年由巴西地理及統計機關(IBGE)實行的一項人口普查顯示:巴西種族結構如下(註2):白人佔54%、混血者佔39.9%、黑人佔5.4%、亞洲人佔0.5%、原住民佔0.2%。根據巴西的國家印第安基金會(FUNAI)指出,巴西有兩百四十六個原住民族群,約有三十二萬五千六百名人口。再者,其自然資源雖豐沛,但社會階層懸殊嚴重。巴西堪稱世界上收入分配最不平等的國度:最富有的20%人口控制了64%以上的財富,而最貧窮的20%只佔總收入的2.2%。二○○一年,巴西的國民生產毛額(GNP)為五千零三十八億五千七百萬元,其中46.2%用來償還外債,只有3.9%用於教育。
此外,巴西擁有非洲境外最大的非洲裔人口,在全球僅次於奈及利亞,是數百年來運送奴隸入境的結果。巴西的非洲裔人民受到貧窮的影響最甚,教育程度也最低。舉例而言,薩爾瓦多市81% 的人口為非洲裔,這些人口有25%失業;在聖保羅,有22%的黑人失業,白人約16%。另外,根據一九九六年的巴西人類發展報告(UNDP)顯示,有35.2%的非洲裔巴西人及33.6%的混血兒是文盲,白人則為15%。

人權提升為首要目標

現今,巴西政府決定將人權設定為政府重要施政計畫,創造了全國的行動藍圖。巴西於一九九六年創立人權祕書長,首先是在法務部轄下,現在則在總統直轄的架構之下。此外,巴西又頒布兩項人權計畫:同年,更進一步聚焦於民權及政治權;二○○二年,第一版重新修正擴充,使其包括經濟、社會、文化權等內容,對於履行境內人權是一項長足的進步。
強調總統與州長不干涉司法制度也具有相當重大的意義,司法制度可因而獨立。要實踐這些權利仍有缺點及違法情事,然而人民所享有的司法及準司法機制,可說是使國家更值得信賴。

註釋

註1 1982年,軍事政權批准政府選舉,1985年一度(由國會)直選巴西總統,結果選出平民內維斯(Tancredo Neves),他在就職前幾天身亡,由副手沙利(Jose Sarney)就職總統。
註2 此處的判斷標準為自我認同,每位受訪者界定自己為白人、黑人、黃種人、混血兒(例如黑白混血或原住民與白人混血,甚至原住民與黑人混血)或原住民。吉普賽人不列入地理及統計機關設定的種族類別。事實上,原住民乃是官方正式認定的少數民族。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tories/thumbnails_video/renata_ribeiro_brazil_human_rights.jpg|}media/articles/Ribeiro_HumanRightsBrazil.swf{/rokbox}

Thursday, 29 May 2008

尋找巴西之心

巴西就像個萬花筒。在三面菱鏡裡,那充滿綺麗色彩的異想世界中,哪一個圖像才是真正的巴西?

方嵐萱 撰文 卡赫西(Fábio Caraciolo)攝影

「那是一片得天獨厚的土地,有著世界上最美麗的城市,在這片廣大的土地上,至今還有鐵路、公路、甚至飛機未曾涉足的地方。」這是奧地利文學家史蒂芬‧茨威格對於巴西的形容。

紙醉金迷的可愛國度

提及巴西,你腦海中閃過的第一印象是什麼?里約著名的「科帕卡班那」海灘(Copacabana Beach)?形狀如同圓錐形的「糖麵包山」(Pao de Aҫúcar)?能夠眺望里約沙灘與市景的「基督山」(Corcovado)?酒吧特多的「伊帕內瑪海灘」(Ipanema Beach)?還是熱情森巴樂曲、繽紛綺麗的色彩、世界球王比利、寬廣的亞馬遜雨林?相信不少人腦海中都會浮現這些傳統印象,而這正是所有媒體與書報為我們「建構出」的巴西形象。
然而,作為拉丁美洲最大的國家,難道里約就足以代表整個巴西嗎?一個曾經被歐洲殖民數百年的國家,巴西人、葡萄牙人和非洲人頻繁混血的結果,讓巴西成為一個多元種族的國家。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巴西又接納了約五百萬的日本與歐洲人;來自中國、亞洲與東南亞地區的移民,亦逐漸提升血統的複雜度,而這也成了巴西人口結構的特色。

貧富差距鴻溝日深

巴西這個民族大熔爐的社會階層越見分明,尤其在政治影響力與財富分配上,膚色較淺的小部分人,其社經條件似乎越好,也說明不少介紹巴西的旅遊手冊上總會特別註明:「小心扒手!」一九八五年,巴西才剛結束長達六十年的軍人獨裁時期,貪污、腐敗等等問題還沒能處理完畢,社會資源分配無法均衡,貧富差距帶來嚴重社會問題。
這也是為何在聖保羅當地著稱的名流海灘「瓜路狹」(Guaruja),能看到來自世界各地的旅客,以及當地的有錢人,趴在那鬆軟、帶點微燙的沙灘上,享受美好驕陽時,另一頭隨時有宵小、竊賊覬覦著這群人的豐厚行囊。

巴西文化的千姿百態

巴西另一個受人矚目的便是文化與藝術領域的表現,例如文化集散地聖保羅可稱為巴西文化首都。這個城市起源於一五五四年,一群耶穌會士穿山越領抵達這個荒蕪的小地方,逐漸形成聚落之後,經過數百年發展成現在的模樣。而城市中最值得一逛的莫過於聖保羅藝術博物館(MASP)。該館由 Pietro Maria Bardi 和妻子 Lina Bo Bardi 所成立,專辦大型國內外展覽,收藏不少名畫,其中還包含二戰後期當地巴西知名的雕刻作品。主要經費來自巴西人民的捐獻,其中多數來自於聖保羅的市民。
此外,聖保羅定期舉辦的雙年藝術展與威尼斯雙年展,及德國卡塞爾文獻展並稱為世界三大藝術展。一九五一年,由原藉義大利的實業家馬塔拉佐(Francisco Ciccillo Matarazzo Sobrinho)所創立。該展覽主要以建築為意向,但內容又偏重「藝術性」。因此,每年展出總會吸引世界各地策展人、建築師、藝術家前去朝聖。
聖保羅市民對於藝術的需求並不亞於歐洲人,大街小巷都能看到表演廳、博物館與無數小型藝術館。漫步在這個城市,隨手拾起都是與音樂、藝術相關的藝文訊息。因此只要在巴西提及「文化之都」的美名,當地人自然聯想到的就是聖保羅。

生質能源與糧搶地

二○○七年,巴西能源局發表預測表示,未來四年投入開發生質燃料的資金將高達八十一億美元。巴西境內長期因甘蔗過剩造成蔗農損失,將可透過開發以甘蔗做酒精燃料的生質能產業獲得抒解。並強調二○一○年以前至少興建七十七間酒精燃料提煉廠、四十六間生質柴油廠,生質柴油產量將可達到兩百三十三億升、酒精燃料三十三點四億升,成為一個完全不需要石油的獨立國家。然而事實的真相是什麼?
作為一個物產豐碩的國度,巴西最近卻飽受批評,原因是巴西政府與商人極力鼓吹生質能源,並透過各種獎勵辦法誘使農民將原本用於種植糧食的土地改種甘蔗或大豆,並將這些產物用以發展替代性能原。聯合國糧農組織(FAO)的研究報告顯示:「在開發中國家的糧食需求與價格暴漲之際,人們將耕地轉移成利潤豐富的生質能源用地,其誘因自然更強」。因此,今年四月開始蔓延的全球糧食危機,矛頭也就指向了這個號稱「世界糧倉」與「生質能源出口國」的巴西。
不過今年五月,巴西農業部長賴因霍爾德‧斯特凡內斯表示:「巴西農業今年將獲得大豐收,有助於緩解全球糧食價格上漲壓力。」總統盧拉(Lula da Silva)也在公開場合堅稱:「生質能源才是解決世界糧荒、貧窮的關鍵。」這些似是而非的論點,似乎正說明了巴西這個大熔爐的矛盾性。經濟發展利於富商、破壞貧困加於窮人。而得利者永遠說自己是對的。

熟悉又陌生的民族認同

多年前巴西導演Walter Salles的作品《中央車站》,或許能夠勾起你對於巴西的另一印象;導演試圖透過「車站」的意向來說明巴西民族認同的困難。「她」就像一個中繼站,在這個地方人們可以從甲地流到乙地,由繁華流到純樸,所有通過「她」的人都懷抱著一種感覺──熟悉卻又陌生。導演更試圖透過電影女主角朵拉與一個尋父小男童約書亞相遇的發展,影射巴西人尋根的歷程。
到底家在何方?這個國家的根在哪裡?自我認同的價值又是什麼?究竟巴西是一個什麼樣的國家?多種族、文化交雜、貧窮、貪腐…還是如同高盛報告裡的一塊閃閃發亮的「金磚」?
在這個期號裡,我們將帶領各位從不同面向來認識巴西,一步、一步尋找那真正的「巴西之心」。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bresil_caraciolo_01.jpg{/rokbox}

Thursday, 29 May 2008

巴西喚醒全世界

展開巴西的國旗,綠色象徵廣闊的叢林,黃色代表豐富的礦藏。「秩序與進步」則是這個南美最大國的發展格言。根據聯合國開發計畫署(PNUD)於2007年十二月公布的報告,巴西已邁入「高度人類發展國家」的行列。所謂人類發展指數(HDI)是根據平均壽命的增加、文盲的減少、貧窮程度等社會指標來衡量一個國家的發展情況。為此,巴西總統盧拉(Lula de Silva)充滿熱情地宣稱,巴西正經歷「一個如此特殊的時刻,我們能使自己如此富足,如同神的降福。」
巴西的進步是不可否認的事實。在全球經濟版圖中,巴西已成全球第八大經濟體,國內生產總值(GDP)為全球第十,亦為最大鐵礦存量的擁有者、生質能源科技領導者。然而在金磚的光環下,巨大的貧富差距問題仍懸而未決。巴西全國10%最富有國民的收入是最貧窮10%國民的五十倍。巴西擁有最多的百萬富豪,卻有高達四千五百萬人民生活在貧窮線之下,約為總人口的四分之一!
另一項令人憂心的是亞馬遜雨林的濫伐問題。亞馬遜是世界上最大的熱帶雨林,且擁有地球上最大的生物基因庫。濫伐除了直接破壞亞馬遜地區的生物多樣性與生態平衡,更使全球暖化雪上加霜…
《人籟》邀您走進這個經濟崛起、文化豐繁,且同時面臨社會不公、環境破壞等諸多挑戰的國度。在足球王國與嘉年華會的激情之外,在金磚閃耀的光芒背後,巴西的文化展現著何等獨特而瑰麗的色彩?她的文學、詩歌與宗教,述說著什麼樣的心靈體驗?在全球政治舞台上,她又將牽動多少核心與邊緣的開闔與浮沉?
本期內容為巴西多位優秀攝影家、記者與文字工作者所提供。除了影像與文字,亦附贈由巴西音樂家組成之「OPA團體」原創音樂光碟,為您帶來文字閱讀、視覺與聽覺的三重饗宴。
世界造就巴西,巴西喚醒世界。或許正如巴西的國家格言「秩序與進步」所揭示的,當經濟崛起、社會不公與環境挑戰同時並存,我們亟需重新尋找人與自然和諧共榮的「新秩序」,並且重新為「進步」賦予新的定義──那應是一個兼具富足、公義與美善的新世界。

註:本期專輯籌備承蒙利培德(Roberto M. Ribeiro)、法里亞(Roberto Faria)、卡赫西(Fabio Caraciolo)及OPA團體協助,特此致謝。
音樂: "Deus me de sabedoria" (Fr. Irala SJ - Fr. Roberto SJ)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tw.jpg|}media/articles/Li-Chun_bresil.swf{/rokbox}

Help us!

Help us keep the content of eRenlai free: take five minutes to make a donation

AMOUNT: 

Join our FB Group

Browse by Date

« November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We have 6446 guests and no members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