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兰屿渔船,航向达悟祖先的故乡

by Yu-ting on Wednesday, 25 April 2007 Comments
「海洋不是阻隔,而是通路。」这是达悟民族的海洋思维。
如今木已成舟,他们将于六月划向台湾,绕航一千两百公里。
这是达悟传统文化的再现,更是迎向未来的启航。

大船
达悟民族文化、信仰与生计的集合体

兰屿的大船文化,几乎是整个达悟民族从生计、心理、信仰与宇宙观的集合体。近半世纪以来,在与外界紧密互动的历史遭遇中,大船在兰屿几近式微。在现代经济方式的冲击下,氏族渔团的青壮劳动力被台湾的资本市场吸纳,老一辈长者无力负荷大船建造的一切所需,只能看著旧船腐朽裂解,在每年呼喊飞鱼的招鱼仪典时,感叹空荡的港湾而无大船的身影。
一九九七年,在飞鱼季节一个暗夜的大海上,当我与sira du lilawut氏系群渔团所属的大船出航捕鱼时,宜爽的夜风中,我边划边想著:「为什么不让大家看这样的大船是怎么建造的呢?」于是我们开始进行田野调查,历经了三年的筹备,终于在科博馆的「南岛语族特展」的机会中,顺利的完成了计画。

造舟
船不只美丽,还有我们的智慧与能力!

二○○一年,我们与村里的族人,带著从岛上森林伐取的树材,在台中建造了一艘脱离传统氏族渔团组织的十人大船之后,相关文化单位都陆续地以购买或补助的方式让部落社区建造大船。过程中,每个村落都有过几回大船下水落成的盛事,大船文化也逐渐的在年轻世代族人的感知中被唤起。然而,深沉的文化禁制规约依然在老年与中壮世代的内心深处运行,处于传统与现代交会的时刻,大船文化中的渔团组织、禁忌规范都是族人在这过程中,必须面对的选择…
当年我们询问父亲:「可以到台湾造大船吗?makanyou(禁忌)怎么办?」父亲也细询了为何要去台湾造大船的用意。「给台湾的人看,也让他们了解,大船不只是美丽而已,还有我们的智慧与能力!」我们回答。于是,沈思后的父亲给了我们一个说法:「台湾又没有我们的鬼(anito),你们想那么多做什么?」那一年,我们顺利的完成了一艘向台湾展示的大船…

出航
做好了船,怎么不划呢?

那年在台中科博馆,第一艘以兰屿的树材、以及九位老、中、青三代的兰屿人所建造的cina’tkelang(传统十人大船)完成时,最老的长者Shypen Kamadaenn(祖父辈的卡马达恩)突然对著大家说:

Manga kagakei ! Koi jagrlr mangawut du awa…
(朋友们,我真的很想把它拿到海里去呢!)

那时我们蹲在美丽大船旁边,正在享受著完成的美好感受时,听了这话语,心又砰然的跳了起来。「是啊!为什么不能划呢?」
于是,六年后的今天,我们想与台湾的朋友分享一件事:船,不只是被展示的,更是可以航行的,我们将拜访台湾…
实践造舟、航海划到台湾的过程,除了可见到丰富具体的达悟生活模式之外,也将碰触到达悟民族的海洋文化中,最深沉的禁忌与规约体系。面对古典的文化制约与现代性的冲击,族人会如何看待、思考、调适与认知?
这是一个一半传统、一半现代,一半台湾、一半兰屿的议题;也是一个古典与现代、生活与信仰互相渗透互相融合的文化案例。它不只是族人对过去的造舟工艺、航海知识能力、毅力与勇气的再试炼;也是族人以文化主体意识的表现来航向未来的启航。

传承
不同世代的族人,共同思索、学习、出航…

参与造舟的成员与参与航行的成员,包括了不同世代的达悟族人,他们各自对文化规约有不同程度的认知与见解。传统世代的长者,对于禁忌有深刻的体认,言行严谨恪守规范,达悟文化在这一个世代中,持续著古典的优雅气质;但在近十年的核能废料与国家公园议题中,他们也展现了对时代变迁的敏锐理解与睿智。传统的文化知识与智慧,是他们真实的生命经历,一艘艘的大船,正是他们生命的刻痕。造舟团队中的长辈,除了在造船的经验与能力的传承,也深刻的感受著现代化对达悟族的冲击,而思索著应对之道。
而对于中壮世代的族人,他们或多或少的经历过台湾社会的洗礼,承受著时代变迁的撞击。传统与现代的交互作用间,他们尝试各种获取生活资源的可能,做台湾的建筑工,也是传统海洋生计的熟练者。这次他们参与造舟、航行,除了赚取工资,也为参与一个未曾有过的文化行动。他们是达悟文化现代性过渡的中坚。而更年轻的青年世代,是对现代性理解大于传统认知的一代;在日渐积累的文化自信中,他们安静的学习著造舟,倾听老人长辈的话语,也默默的等待出航…

划向台湾
台湾需要真实可见的海洋文明实践行动!

再者,对于试图从农业文明建构「岛屿海洋文化」的台湾社会来说,活生生的达悟海洋文化,是绝对具有启发性的。
「天这么黑,风这么大,爸爸捕鱼去为什么还不回家?」台湾过往的海洋想像,一直在这样的朗读声中的萦绕残响,我们的童年是这样被海洋吓大的。残酷的数据每年告诉我们有多少的波臣。海洋是汉人文化中渔民的专业,并不是日常的生活里的感知。抱持著走向海洋文明的期许,台湾需要真实可见的海洋文明实践。
这样的行动,让台湾人理解原住民文化处事方法的脉络与节奏,也让兰屿的达悟人,了解现代社会运作规范中的操作程序。这样的相互认识是美好的,台湾不同族群文化的对话与互动,是需要谨慎的思考、设计与执行的。好的案例,将可刺激更多有创意的想像、创造力与行动。
当白底红黑图纹的大船划过东海岸、划进基隆港、淡水河、爱河,而与端午龙舟齐头并进时,「划来的!」从太平洋、从台湾海峡划来的!这景观正是梦想的所在。万头钻动的台湾朋友们,脑海里会有何等的景像?他们的思维将飞离陆地,凌空鸟瞰著想像的海洋,于是有了岛屿的身形、有了船影破浪;当风声与海洋的气味进入神经的感官,大家会知道,这是与我们同一国度中的原住民朋友,彼此有著相互听得懂与听不懂的语言,远方的小岛将在汗水涔流发亮的胳膀肌理中,在不一样的黝黑五官面容的笑容中,化成彼此虽相异却可相识的脸孔。

---------------------------------
「2007海洋练习曲」博客

附加的多媒体: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cn.jpg|}media/articles/08_Shyaman_Fengayin.swf{/rokbox}{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cn.jpg|}media/articles/08_Shyaman_Fengayin_ch.swf{/rokbox}

Help us!

Help us keep the content of eRenlai free: take five minutes to make a donation

AMOUNT: 

Join our FB Group

Browse by Date

« November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We have 9052 guests and no members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