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形資產、文化多樣性與永續發展

by Peng on Monday, 28 May 2007 Comments
各位女士先生

首先,我要向在場的諸位鄭重表示,對於今天能出席這場盛會個人感到十分榮幸。身為法國參議院對台訊息與交流小組的成員, 我非常高興能夠參與臺灣人民和歐洲國家間的對話, 特別是針對這項國際社會感興趣並足以決定其未來的重大議題。

研討會將問題重心放在文化資源與永續發展的連結上,更恰好直接切入無論在現今民意或是國際組織中日漸關切的問題癥結所在。我們都知道,某些超出國家政府能力範圍所及的議題,更需要大家同心一致堅決採取今天所將探討的發展模式來著手解決。至於「永續發展」,則無非是對未來世代的存續條件以及所有自然資源保存的擔憂,希望盡可能使人類得以在其歷史進程中以更合理、更快樂與安詳地生存。

以往,有關永續發展的討論一向都將重點放在解決技術層面上。雖然不可諱言,珍惜自然資源的方式,除了持續尋找可替代新能源之外,有時的確必須先改造建築物使之減少能源浪費或是更節約用水的技術問題來著手。但光憑如此是絕對不夠的。或許我們也應該回頭去珍惜世世代代所傳承下來的文化資源, 因為它帶給後代的價值觀、思考來源及充滿創造力和靈敏的才能,使得我們在迎接新的挑戰時更能處變不驚。我們更應該讓這些保留下來的價值、感受和認知與其他文化資源相遇-這在全球化具智慧的理解及帶領下,也將比以往更容易達成目標,使得傳統文化更加豐富及多彩多姿。

我身為海外法國人代表,經年在海外生活,常與各領域特別是知識界有許多接觸機會,這些人非常懂得與外界進行交流,他們不執拗於自身的成就與理念,因為在學習到別人長處的同時也帶給了對方不同的想法。像這樣知識界間的互通有無,創造了和平也增加對彼此的瞭解,應該也可為我們今天意欲締造出的永續發展共用模式提供不少靈感來源。


文化多樣性與無形資產

今天的臺灣,雖然在國際舞臺上的立場略顯特殊,但一直都不遺餘力地支援國際組織在建立共識及行動路線上所作的努力,大家都有一個共同目標,那就是為了讓全人類都能更圓滿地管理其資產,並為創造出「全球共同利益」的計畫合作-也就是說每個人都將團結一致且不以競爭的心態來運用各項資源。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在二○○一年通過的「文化多樣性公約」便與我們今天所要探討的主題相當吻合。我知道這份公約在臺灣引起了不小的迴響,因為臺灣正好是一個資源多樣的小島,而貴國人民都知道如何發揚這些不同起源並盡可能在你們略顯複雜的歷史背景中提煉出最佳成分。但我在這裏仍要重申,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在二○○三年十月十七日也通過了另一項公約(以一百二十票對零票、八票棄權通過),這是一項「有關保護無形文化資產」的公約,以此來更進一步加強對於文化保護方面的具體規範。 這項草案在第30個會員國-羅馬尼亞於二○○六年一月批准後三個月、也就是四月二十日正式生效。我認為這項條文內容對於我們今天所要達成任務的界定與推動上更具有實質性的幫助。

其實從一九七二年起,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便已訂定出一份在一百三十七個會員國中具傑出普世價值的世界遺產名單,截至二○○六年為止,名單中共計八百一十二項世界遺產,其中有六百二十八項文化遺產、一百六十項自然遺產以及二十四項兼具兩者特性之複合遺產。然而,世界上仍存在著某些寶貴文化,而這些文化並非都能以建築紀念物來作為精神代表,但其卓越表現卻值得尊重並加以保護。於是二○○三年所通過的公約延伸了一九七二年公約的精神,增加了對無形文化資產的保護工作,其定義為 : 「社群及團體包含其習俗、總體呈現、知識、技能工具、文物都視為其文化資產的一部分。」

雖然列出文化和自然資產的世界遺產名單受到肯定,但在某方面仍呈現出受限性:在被列入的八百一十二項世界遺產中,有超過三分之一的文化遺產集中在十個國家,主要都分佈在西方國家,至於有四十四個大部分的“南方”國家(十四個非洲國家、十個亞洲國家和十個大洋洲國家)則完全沒有任何文化遺產登錄其中。

這樣的情況讓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注意到他們希望對保護整體文化資產的目標,而並非僅限於建築物及自然資產。事實上,有不少文化藉由其他各式各樣的形式,也就是所謂的“無形”方式來呈現。這樣的表現形態與有實質形體文化資產一樣應受到所有人的重視;相較之下,這類文化活動顯得脆弱且不易傳承,目前更在影響全人類活動全球化時代的衝擊下,面臨了前所未有的威脅。

事實上,聯合國科教文組織對保存人類重要口傳與無形文化資產已有20年之久,也陸續有了下列成果 :
- 推廣保存傳統及民間文化 ;
- 建立現存人文寶藏網絡 ;
- 採集傳統音樂並指導保存所使用的傳統樂器 ;
- 將世界瀕臨滅絕危機的語言集結成冊;
- 在非洲舉行各國政府間語言政策研討會。
在相關行動逐步推行下, UNESCO在一九九七年通過了「人類重要口傳與無形文化資產公告計畫」。

從此,無形文化資產便被定義為「一個社群或個人包含其知識、技能工具、文物及地方等常規和總體呈現,甚至所使用之工具、物品、工藝品以及文化場所都視為其文化資產的一部分」。根據這項定義, 無形文化資產包括口傳或口述傳統(其中也包括構成無形文化資產的語言項目)、表演藝術、 社會習俗、祭典、及節慶活動、有關自然宇宙的知識與習俗, 當然也包括傳統手工藝技能, 這些都是極為脆弱並面臨消失危機的文化表現形式。

公約預期各國能制定每個國家內部待保護的資產清單,在非強制性的基礎上,也提出一系列作法,希望相關團體積極參與推薦屬於他們自己希望發揚並保存的無形文化資產。舉個例來說, 馬拉喀什(Marrakesh)的德吉瑪廣場列入名單中, 便是對直至今日仍舊熱絡的賣賣傳統感到重視。此外, 柬埔寨的皇家芭蕾在赤柬奪取政權後曾遭剔除, 但後來在許多過去舞者見證了曾在這段恐怖政權統治之前表演過皇家芭蕾,於是此項目又重新被列入。

自二○○一年以來所認定的19項「人類重要無形遺產」遍佈全球各地, 顯示出這些文化同屬於全人類資產之特性: 其中4項來自歐洲、7項來自亞洲、4項來自拉丁美洲、4項來自非洲。包括阿爾巴尼亞的複調音樂、印度的吠陀經口誦傳統、日本歌舞伎、韓國的江陵端午祭等項目。二○○三年到二○○五年間, 又增加了柬埔寨的皮影戲、馬拉威的危布紮康復舞蹈以及烏干達樹皮衣製作等三個項目。


無形資產與永續發展

這些傳統的認定以及發揚人類無形資產的多樣性, 是否與我們今天所面臨的重大挑戰有關?事實上,有諸多議題像氣候暖化、空氣和水的汙染、流行病、和平與安全等等……或許一開始很難去理解,但是這些經濟與環境模式上的失序其實也與文化資產的貧乏有關。當我們對問題的處理方式一成不變時,最後終將導致過度消耗、鄉村人口外流等結果,也可能會失去以往對自然界法則與平衡的密切認識。我們知道在歐洲人登陸之前的印地安人亞馬遜原住民,他們運用有關微生物的特有方式來使耕土自然再生並確保土地的永恆。相較今天在世界上由於大量伐林造成了無法挽回的失序現象,這裡的印地安人卻以他們自己的方式來進行植被,也間接促使了地球氣候的穩定。所以,便是這樣的多樣性無形文化資產,促使了自然界和人類社會中的關係更加和諧。

無形資產的保護是否將與保守主義劃上等號或只能視為留戀過去的表現?事實絕非如此!我們都知道,文化是活生生的且不停地變換,尤其是那些經常與其他文化傳統保持接觸的文化。事實上,正是這種永不休止的文化創造力才顯得格外地珍貴。它所代表的精神恰如同我們在生活中不斷地迎接各種新的試煉。然而,要創新仍得要保存記憶。若記憶的選擇太過有限,我們缺乏對過去所創造出的記憶,結果也將會失去對未來創新的能力。此時,多樣性資產將是唯一可讓我們從容面對今日各類型挑戰與危機的重大助力。

文化的優點在於,對於我們所遭遇到的無論是簡單或複雜的狀況,透過經驗和知識寶庫,即使無法完全對照應用,但卻能協助我們去應對,每次將針對難題重新去詮釋與創新。奇特的是,文化資源如此多樣,卻又能夠讓所有人去應對共同遭遇的狀況,同時兼具集結與分割特色於一身。也就是說,文化本身即具有多重本質。所以,與其他文化表現交流的文化才能真正顯現其存在的價值;單一文化充其量只能稱之為專政。

文化資源賦予我們所經歷的一切價值與意義,正因為如此,才有可能真正的生活。法國文化部長Jacques Duhamel便曾說過 :「文化存在著一種功效,它可以將單調的工作日子轉換成真正的生活」。所有創作者也總是試圖讓感受浮現出來-而這通常不僅僅是個人存在的感受,也是造就與歷經這些時期與社會所產生出來的感受。我們不總是藉由某個特定時期或地方的藝術創作來深刻體會到那段時期的生活與背景?

世界上的文化資源互相交流、互相傳播,但相較於以往,有時也更容易消失,故從此我們對國際社會的文化層面也賦予了更為特殊的重要性。藉由文化,我們可以瞭解其他人並由衷地尊敬他們。文化也協助人們退一步從更遠的距離來評斷今天所有的一切。翻開過去偉大的文明史,如近東的歷史進程,也曾歷經過不少困境和磨難,所以今天這些試圖統治地球的文明雖然強大,但未來會是如何恐怕就不得而知了。

永續發展的先決條件:建構和平的文化
我前面所談到的其實已說明了一切。我們體認到無形文化資產的多樣性,同時將之融入全球性的反省及國際社會的內涵中,這樣的作法即試圖在證明真正的文化便是和平的文化。更確切地說,和平的文化應該在一個特定文化內部得到鼓勵、醞釀與發展。所有人都需要典範或崇拜的人物,因為在建立起某種新關係的同時,總是能在想像不到的時刻顯現出無比的勇氣和偉大。人們需要清楚自身的歷史,以便瞭解祖先們所承受過的痛苦並由此重新再站起來的動力。人們需要在家庭及學校中建立起開放和信任的關係,從中汲取對話及重新出發的經驗,以便將來運用在更大範圍的挑戰上。
我們與其他團體或個人之所以能建立起新關係,一般都是透過傳播媒體對其他民族及宗教社團的報導,或從小說、 電影及漫畫中所吸收到的內容,甚至是在學校和家庭中歷經種種衝突的體驗。任何重新出發及調和的舉動都記載在我們的記憶裡,故所有過去的爭端也都歷歷在目。一個社會中鮮活的記憶便形成了文化;而這樣的文化將轉化成為這個社會的未來。如果再以對話、交流以及相互信任等價值去孕育它,那麼,無論這個社會遭逢任何衝突,都將能自我化解並為其人民創造出最富信任、開通及具創造力的關係。到了最終,只有懂得重新出發及調和的文化才有可能自我改革與重生。和平的文化不排斥異己、也容許不同的意見存在,意即是,雖不可能達到百分之百的協調,但更重要的目的其實在於整個過程中確實體認到差異的存在,雖有分歧卻能持續帶領著大家向前邁進。所以,和平的文化也是創造力的文化。這並不表示在社會或國際中存有一種十全十美的模式, 而是世界各地所存在種種活生生的範例將提供所有人在遭逢問題時能有足夠能量來應對並提出新的解決方法。

我要向在座各位再一次重申,個人深信這場跨文化的創舉及永恆的調和行動將是現今國際社會當務之急。這是一種和平價值的推廣, 特別是我們也提出一些具體作為, 而非僅局限於抽象的道德領域, 所有行動都是爲建立一個更加團結且積極的世界社會所不可缺乏之價值。就像臺灣的歷史與文化總是能自然而然地引向避免爭端、和平建構並深具創造性的道路,這就是ㄧ項台灣與歐洲及其他地區國家對話時的最大優勢。因爲在今天,和平之路所迫切需要的已不僅僅是國家或區域安全問題。其中當然也包括 :藉由修正生産和消費模式及以世界公共利益爲考量,大家齊心協力共同處理人類全體即將面臨重大挑戰的種種方式。和平的文化也將勢必可引領臺灣意識成爲「永續發展與全球治理的文化 」,其中富涵著台灣傳統原有的多樣性及與其他文化頻繁交流而成的結果。最後,我衷心希望今天的這場論壇,在分享彼此資源以及共同擔憂的同時能發揮它最大的貢獻,也期許我們在未來的日子裏,多樣性將會成爲全球社會整體創造來源的最佳動力。

附加的多媒體:

Help us!

Help us keep the content of eRenlai free: take five minutes to make a donation

AMOUNT: 

Join our FB Group

Browse by Date

« September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We have 3264 guests and no members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