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enlai - Displaying items by tag: 經濟成長
Friday, 04 January 2008 02:14

真實世界不是電腦遊戲

魏明德 撰文

前些日子,我帶著我的小表妹到中國大陸走一走。她是法國人,第一次到中國大陸旅行。有一次,我們經過一個大型工地,她對我說:「好奇怪喔,我覺得自己好像走在電腦遊戲的世界。」
我可以體會到她真正想要表達的想法。過不了多久,這個工地就會被直上雲霄的建築物所覆蓋;湖泊旁邊本來有人家種蔬菜、養水牛,現在整個都改種桃子,變成大型的觀光景點;工廠無故關閉,也沒有給員工遣散費;上山城的行道樹全被砍光,為的是開闢寬廣的新柏油路…
中國大陸的經濟成長令人嘆為觀止。然而,中國大陸的政經決策者似乎以為自己身在電腦螢光幕前:為了所謂的益處,在很短的時間內就必須做出決策,結果就是拆掉舊建築蓋上新工廠,或是拆掉舊工廠蓋上新房舍。取決的條件憑的往往是時興的選擇。當你置身在虛擬的世界時,若說有什麼抽象的概念或是不可變動的價值並不會影響你做決定。然而,我們必須面對的是真真實實、有血有肉的男女,以及唯一的自然環境,因為承載人類的只有一個地球。
當抽象認識只剩下實用價值,而熱愛電腦遊戲的思維又成為時尚時,難道不會主導我們對真實世界的看法嗎?如果只憑仗著數據與實用的概念,而沒有與人類的性情相依存,政治決策者將會製造出沒有人性的世界。
決策者所做出的決定,有好的一面,也有不好的一面。我們說有好的一面,因為他們的決定來自總體經濟學的考量,不管怎麼說都應該是正確無誤的;而不好的一面是說,這些決定往往遠離了人類的稟性,為了數字上的成長,犧牲了人文、林木、文化或是家庭。而這些成本需要賠上未來子孫的發展潛能,以及後代的寶貴資源作為代價。
決策者應該做的,就是當一個人,能夠欣賞夕陽的美、夏日的樹葉、迴響著腳踏車鈴聲的鄉間小路、田間的古墓、公園裡與鄰人下棋的閒情逸致…我們誠心希望每個決策所蘊含的智慧,也包括了品嚐生命的味道,而不是讓過度的理性主導而走向瘋狂。我們衷心希望每個決策者能夠像性情中人一樣去感受與述說,不要當沉迷於電腦遊戲的幻魂。決策者的政治責任一旦失去了人性的向度,就沒有真正繁榮的政治或經濟可言。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Benoit_realworld.jpg{/rokbox}

Tuesday, 24 April 2007 09:55

總統候選人談台灣永續發展

永續之舟,誰能掌舵?總統候選人談台灣永續發展

人籟編輯部提出七項台灣永續議題,邀請六位總統候選人發表他們的看法與規劃。除了民進黨游錫堃主席表示不參與之外,人籟論辨月刊五月號刊載了五位總統候選人的完整回應。在e人籟網站上,我們刊登一個問題的問答。若要閱覽全文,建議您購買PDF檔或是參閱人籟論辨月刊五月號,謝謝您。

問:
您對於台灣永續發展的具體方針為何?

王金平:提到台灣的永續發展,可以講三天三夜都說不完,請容我用最簡單的概念來勾勒我的想法。
所謂永續發展,根據聯合國世界環境與發展委員會的定義,為「能夠滿足當代的需要,且不致危害到未來世代滿足其需要的發展過程」,一般將其劃分為經濟、環境與社會三大部門加以探討。
首先在社會部門方面,我認為無論在人口健康、社區發展、公平正義及民眾參與等各個次領域,都應儘量回歸公共政策的技術層面來規劃,其實這裡面又隱含著「休養生息」的意味。雖然我並不想用「亂」字來形容過去幾年的社會脈象,但是不可否認這段期間幾近乎所有的社會徵象,無論是教育、文化、社區、健康、弱勢族群等,都脫離不了一個共同議題的干擾,那就是政治,其結果自然是專業不敵政治,使得太多公共政策之思辨和理性遭受扭曲,人民的作息、思維、工作,甚至看病、領取給付、退休金等大大小小一切社會活動,幾乎都被摻雜了一些不該有的成分,光從體質表象來看就已經相當不健康,談永續發展未免過於奢侈。因此我認為遠離政治、尊重專業、回歸理性,讓教育歸教育,健保歸健保,使每個次領域找回它們的原有樣貌,整個社會環境的雜質降到最低,才有可能打造社會部門永續發展的健全環境。
而經濟與環境兩個部門牽連至深,經濟包含產業、科技、能源,環境涵蓋生態、土地利用、溫室氣體排放,我想把這些都綜合起來一起談。我覺得兩大部門其中有三個要素相當關鍵:產業、能源和環境,有人說這三個要素無法「三贏」,因為環境最為脆弱,政府銳意發展工業或大力開發能源,都必然汙染環境;然政府若過度強調綠色環保,產業發展和能源開發一定受到波及,甚至直接影響人民生計;而產業利潤和能源利用大多可以相輔相成,但有時亦不見得成正比例。基本上我同意難以三贏的論點,但是卻可以在這個鐵三角裡謀取最適的平衡點,而能否達到這個平衡點,關係著台灣在這兩大部門永續發展工作的實質成效。
進一步來申述,這兩大部門問題的背後,還有國家總體經濟規劃和產業政策的連動牽引,更有著兩岸政經情勢的糾葛;換句話說,由於兩岸趨於對立與意識型態的堅持,台灣由國際政治舞台的壓縮進一步導致經濟力量的邊緣化,走不出去的結果,經濟規劃和產業政策的理性制定空間同步萎縮,台灣必須承受將消耗全國三分之一能源而其產值卻僅占GDP約3%的高溫室氣體排放產業多數留置國內的結果,形成台灣經濟發展得靠這些高耗能、高溫室氣體排放的產業勉予支撐,而一旦加強環保考量,台灣或許很難維持目前幾乎處於原地踏步的經濟進展步伐。
當然我不否認前面的論述或許稍嫌簡化,許多人會有不同的認知和想法,但是對照觀察民國九十年經濟發展諮詢委員會議的幾大共識或結論,有相當高比例政府未予遵行,或者政策推行與共識精神表同而裡不一,而參照近幾年台灣在經濟、環保部門發展的缺失,我認為我的論述應該可以成立的。至於補救之道,我在相當程度認同上述經發會所凝聚多數共識的有效性,我覺得仍然應該回到這些共識,例如積極開放兩岸經貿及投資、積極推動兩岸通航、消除妨礙經濟發展的非經濟性因素等,再度檢討,重新出發,尋找產業、能源和環境的最適平衡點,台灣才有可能重獲經濟與環境永續發展之生機。

呂秀蓮:我們居住的地球本身是個很複雜的動態體系,在體系中資源有所消耗,也有所循環再生,也會產生各種形式的廢棄物,只要在環境的涵容能力之內可以處理的話,就不會發生問題,否則將對自然環境與生態產生傷害,不過經過一段時間會再達到另一個動態平衡。
從這個角度來看,我們的社會之所以會有所謂的「永續發展」問題,主要是因為自然資源、涵容力有限,而人類的慾望無窮,在長期不知節制、沒有效率的濫用自然資源,大量排放各類廢棄物,並任意的合成原本自然界沒有的各種化合物,超過了自然界的涵容能力,才對環境生態產生了許多難以復原的傷害。
為了改善這個現象,我認為根本之道在於人類應該徹底檢討目前的所有行為,是不是真的符合了永續發展的精神。尤其現在是消費型的社會,不單企業界透過各類媒體廣告刺激消費,就連許多國家的政府為了促進經濟成長,也鼓勵民間多投資、多消費,在這種體制下,若生產、消費、丟棄後處理等各個環節的行為模式未做改變,在不久的將來可能會演變成大災難。
所以我在各種場合不斷強調「四生共榮」的價值觀——生產、生活、生態、生命應均衡發展,更詳細的內涵即是永續資源生產、改善人類生活、保護自然生態、提昇生命價值。行為要改變,首先需從觀念改變做起,如果國人都能深入體會「四生共榮」的理念,就已經跨出了第一步,因此只要有機會、場合適當,我會不厭其煩的傳揚這個想法,希望可以成為國人共同追求的價值指標。
有了正確的觀念之後,接著就是改變行為。在這方面,我認為政府應該起帶頭的作用。目前在「政府採購法」第九十六條已經有相關的綠色採購規定,政府機關在招標時,得規定優先採購取得政府認可的環境保護標章產品,或是符合再生材質、可回收、低汙染、省能源的產品等,並得允許百分之十以下的價差。我認為這只是過渡階段的措施,台灣應該進入下一階段了,將「得」改成「應」,亦即規定機關必須優先採購綠色產品,並將綠色產品範圍擴大至取得節能、省水標章的產品,廠商就知道若是想做政府的業務,他們不得不轉型成為綠色產品生產者,況且政府採購有一定的市場規模,也有鼓勵業者轉型的效果。
於政府帶動的這股風氣逐漸成形後,再下一個階段就是推廣到民間,由全民共同參與。我的想法是,未來市面上任何的產品,只要在實務上可行,從原料取得、設計、製造、使用到廢棄處理等,均應該符合永續發展的精神,制訂相關的標準,並由政府審核、認可,給予可明確辨識的標章,未能取得標章者則不能在市場上販售。當然整個過程是要循序漸進的,讓生產者與消費者有足夠適應、調整的時間,於習慣普遍養成後,環保標準的要求再逐漸提高,另外也可以考慮將目前各政府單位制訂的標章整合,讓消費者在採購時一目了然。
除了生產、採購、消費的行為改變外,在生活習慣上也應改變,包括節約用水、節約能源等,節水、節能的觀念應不分季節持續宣導,並廣為宣傳我們可以做哪些事情來達成節能、節水的效果。當然政府機關應率先做為模範,在水資源方面,可以進行用水管理、使用節水器材、設置雨水截流與貯留供水系統、水回收處理再利用等。在能源方面,政府機關應嚴格管制能源使用的情形,以總統府為例,陳總統要求夏天冷氣設定溫度不能太低,男士在辦公室不要穿西裝、打領帶,甚至總統本人為了節約能源,一邊辦公一邊流汗;還有各政府機關也應該廣為使用再生能源,如總統府力行樓的屋頂上就有10KW的太陽光電系統,供應總統府的部分用電。
以上很簡單的提到幾個大方向,有些是馬上可以直接做的,有些則需要相關法律的修訂,包括政府採購法、環保法規、能源法規、建築法規等,其實這正是一個轉變的契機,因為台灣的法律典章繁雜,利用現在全民已經逐漸意識到環境保護的重要性,全面檢討台灣所有的法律與規章,凡是不符合永續發展精神者均應要求改善,不合時宜者廢除,可整併者則整併,有待新增者則推動立法,從最根本的源頭提供一切行為準則的法律依據。

馬英九:誠如社會大眾所體認到的,「永續發展」(sustainable development)理念是當今國際的主流思潮,也是國際社會重要的議題。我們台灣地區對於這項議題的因應對策思考,其實開始得非常早:民國八十七年(1998年)十二月,當時是國民黨執政,行政院不但成立了跨部會的「永續發展委員會」,更邀集了政府單位、學術機構、環保團體及企業界共同研擬了「廿一世紀議程——中華民國永續發展策略綱領」,經過多次全國性的能源會議、國土資源開發與保育會議、農業會議、社會福利會議、教育改革會議、科技政策會議,以及專家學者系列座談會議的研討與修正,而於八十九年五月完成定稿,當時就釐定了我國永續發展的具體方針。
這些永續發展策略與方針一直都是我們努力的目標,始終沒有變過。當時我們瞭解到的我國永續發展面臨的課題有十項,因此我們提出了十項永續發展原則、研擬了三個永續發展策略,以達成三項具體的目標;也即是在「環境面」達到追求自然環境生態資源體系的恆定、諧和、自主與發展;在「社會面」達成追求多元文化價值的社會安定、公平與特殊價值的共榮;在「經濟面」落實追求永續穩定的經濟成長,以創造全體國民最高福祉。

謝長廷:過度開發所付出的社會成本越來越高,為了減緩環境汙染負荷,我在行政院長任內提出,未來針對高耗能產業,將進行政策環評;新的或規劃中的重大交通建設,均需經「國家永續發展委員會」討論,以管控對永續環境所造成的影響。在我任內,「京都議定書」生效,我已經研擬好一套「溫室氣體減量推動方案」,針對八輕、大煉鋼廠等興建案,未來於進行環境評估審查時,要把二氧化碳排放及水資源列為審查項目,以落實二氧化碳的減量,兼顧經濟、能源與環境的永續發展。
我的黃金三角內涵其中的一項就是環境永續,社區是我的實踐場域,所以我曾經推動「六星社區計畫」,也推出「國土復育條例」及「水患治理特別條例」。永續發展國土復育的策略就是在兼顧原住民族生活與文化,對已受災害破壞嚴重地區,積極推動復育,對已開發過度的環境敏感地區,逐漸降低開發強度,減少人為的侵擾,進行自然保育,讓台灣成為世代子孫安居樂業的美麗家園。

蘇貞昌:永續發展,依據「一九九二年聯合國地球高峰會」所下的定義是「促進當代的發展,但不得損害後代子孫生存發展的權利」。台灣由於地狹人稠、自然資源有限、天然災害頻繁、國際地位特殊等因素,對永續發展的追求,比其他國家更具有迫切性。
為追求台灣永續發展,我們堅持(1)環境承載、平衡考量原則;(2)成本內化、優先預防原則;(3)社會公平與世代正義原則;(4)科技創新與制度改革並重原則;(5)國際參與和公眾參與原則等五項基本原則,並落實「永續發展行動計畫」及九十五年四月下旬行政院舉辦之「國家永續發展會議」共識結論,希望在全民的努力下,共同建立永續台灣。其三個面向如下:
(一)「永續的環境」:台灣幅員雖不大,生物資源及種類卻相當豐富。在追求滿足基本生活物質需求過程中,我們將充分體認與其他生物共存、共榮的倫理,使台灣能維持生物多樣性,恢復「福爾摩沙—美麗之島」的面貌,人人皆可因而享受到大地生生不息的哺育。
(二)「永續的經濟」:在努力達到經濟活動淨效益最大化目標的同時,維持產生這些效益的資本,包括人造資本、自然資本與人力資本之存量,以確保永續經濟的平衡發展。
(三)「永續的社會」:建立一個「安全無懼」、「生活無虞」、「福利無缺」、「健康無憂」、「文化無際」的永續社會。

-------------------------------------------
我要訂人籟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PresidentCadidates.jpg{/rokbox}

Tuesday, 03 October 2006 23:44

北京‧香港‧台北:為永續發展奮戰!

【人籟編輯部 撰文】

二○○五年十月二十日至十一月二日,《人籟》與國際貨幣基金(IMF)前主席米榭‧康德緒(Michel Camdessus)於兩岸三地共同籌辦了一系列研討及焦點座談,成功創動了產、官、學界乃至社會大眾的關注與論辨。研討座談的主題包括:如何落實永續發展,健全國家/世界治理?華人世界對此有何貢獻?歐洲與華人世界的夥伴關係,是否有助於建立經濟成長之協調機制,並緩解其所帶來的環境問題?透明化、誠信及簡樸等經濟倫理,與「永續發展」有何關聯?
康德緒此番巡迴之行,獲致兩岸三地金融界、學界及文化界人士的熱烈迴響,各界媒體亦爭相大幅報導。在十月二十日於北京召開的記者會中,有二十家以上媒體到場。十月二十六日,康德緒更接受十六家以上之電子或平面媒體專訪,包括中央電視台、鳳凰電視、新華社、中央人民廣播電台、財經雜誌、南方周末、中國經貿雜誌、人民日報、經濟日報、第一財經日報、國際金融報、中華工商時報、北京青年報、中國經營報等等。
在北京,康德緒亦與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會晤,並出席北京大學舉辦的「全球水資源管理」研討會,以及清華大學「金融全球化及國際團結」研討會。另外,他亦參與了由對外經濟貿易大學國際經濟倫理研究中心所舉辦的「國際經濟倫理和東方智慧研討會」,並發表專題演講。在此期間,他廣泛地與當地知識份子及政商界重要人士進行對話。在如此緊湊的行程中,素仰哲學家德日進(Teilhard de Chardin)的康德緒,也不忘特地前往周口店──德日進當年發現「北京猿人」之地一遊……
在香港及台北,康德緒主要與中央銀行、工商聯合會等金融界領袖會晤商談,出席中央研究院舉辦之水資源研討會,並發表專題演講。
十一月一日,亦是亞洲巡迴之行的壓軸,康德緒蒞臨台北耕莘文教院與《人籟》讀友面對面,並以「永續發展與世界治理」為題發表演講,由復華金控董事長顏慶章擔綱主持,並接受媒體及各界提問。
短短兩週之中,康德緒的言行風範,帶來諸多經世致用、且充滿人文省思的真知灼語。所有行程中,《人籟》總編輯魏明德皆陪伴康德緒伉儷,同時亦向媒體、學界及商界等人士介紹《人籟》的精神及使命。以下特摘錄各界媒體報導,以饗讀友:

經歷全球金融鉅變 深刻的時代印記

在他從容淡定的表情上,你很難讀出康德緒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擔任十三年主席,經歷的那些讓國際金融市場容顏驚變的往事。
來過中國數次的康德緒,此次是受到《人籟》論辨月刊的邀請,至北京知名學府發表關於「國際金融市場與全球化」的演講。雖然他早已不是IMF主席,但是他與IMF所共同締造的國際金融市場上的歷次援助事件,使今天的國際金融市場上不可避免地還印刻著「康德緒時代」的影子。
在談到中國的經濟發展時,康德緒先生說,中國連續多年保持8%以上的經濟增長,是難以置信的。當然中國的金融系統也有一些問題(如呆帳),但政府也在逐漸地解決。IMF每年都會對成員國的金融體系做一些建議,其中他們對中國的建議曾包括:控制地區不平衡問題、國有企業的公司治理問題、減少金融領域的巨額不良貸款,以及鼓勵人民銀行逐漸開放金融市場等建議。現在,中國政府正在積極進行金融改革,這些將會給中國的金融市場不斷帶來好消息。
《中新網》2005.10.26

1997亞洲金融危機 IMF曾遭強烈批評

對此,康德緒表示,以印尼為例,協議中的措施是與印尼政府長期艱苦討論的結果。我現在仍然肯定這些措施是必要的。因為我們必須同壟斷、腐敗和裙帶關係作鬥爭,因為這使印尼窒息。之後又發生了很多事情,印尼政府反悔了,而學生們開始在街頭抗議。學生們的標語是「打倒裙帶關係!」,而這正是我們當時所建議的。現在,這些建議都逐漸在印尼得到落實。儘管仍存在許多問題,如今印尼已站在更為堅實的土地上。

沒有任何國家能獨力解決問題

康德緒表示:「我們必須謙卑地認識到,不管一個國家多麼強大,它都不能獨力解決問題,必須本著夥伴關係的精神共同面對。牌桌上的每位選手都必須問自己:我能為這個共同問題的解決做些什麼?美國亦應承認,它必須提高儲蓄率,必須改進預算平衡,包括擴大稅收基礎;中國也應當如其所承諾的,逐漸重估人民幣幣值;歐洲必須實行更強有力的增長政策,並進行金融結構調整,包括勞動力市場在內。

樂見華人出任 IMF 主席職務

康德緒表示:「我認為,由來自第三世界國家的人來領導IMF和世界銀行是完全合理的。我會很高興看到這種情況發生。但我不會說這個人必須是中國人、馬來人或印度人。這個人必須是適合這個工作的人。在我的有生之年,我相信它會發生。」 
《第一財經日報》2005.10.26

IMF記取教訓 評判自身功過

當年雖成績斐然,但是康德緒總是飽受爭議。對於受援國,IMF的救助資金總是伴隨著痛苦的政府預算削減、進一步開放資本市場,或保持高利率以吸引外資等要求。對此,康德緒曾經受到很大壓力。為了記取教訓,IMF研究自己處理問題和危機的所有行為,並且經常公開結果。在IMF網站上就可以看到各界對IMF的諸多批評。比如對1997-1998年泰銖貶值救助失敗,IMF承認它對泰國緊縮性政策的過分要求,加劇了泰國經濟的衰退。
在評判自己的IMF職業生涯時,康德緒認為IMF有效地控制了全球通貨膨脹,並為金融風暴後的亞洲重建了經濟秩序。他的理想,是使全球所有的窮人改變命運。為此,他今天依然為各項事務而奔波,且樂此不疲。

拯救「披索」 成績斐然

在任職IMF期間,最使康德緒抹上夢幻色彩的事件無疑是拯救「披索」的行動。一九九九年比索大幅貶值,造成墨西哥市場的整體崩潰,當時銀行家們預言,此將在發展中國家引起一連串連鎖反應,最終可能將出現世界性的金融破產。在緊急情況下,IMF獨立行動為墨西哥籌款一百億美元。加上世界銀行、世界清算銀行的貸款,五百億美元使比索貶值最終脫離失控軌道。

致力金融改革 避免全球化危機

康德緒表示,經濟的全球化以及「金融化」其實能帶來有利的影響。不過,我們必須避免它所帶來的危險性,如安隆案(Enron)帶來的衝擊。面對貨幣市場的全球化,應竭力讓私人巨額資金的進出都能受到國際法的環境約束。
在國際金融機構改革方面,應該盡量使IMF在大經濟圈中發揮其監督能力,提供所謂的「弱點指南」,並嘗試提早警示,早一步預知危機的到來。在對抗危機的種種措施中,IMF亦會採用一種「額外準備金」的機制,也就是當有嚴重的經濟危機時,提供大量的短期資金來渡過難關。但這只是必要手段。
《北京青年報》2005.10.26

中國須緩解貧富差距 經濟成長不貪快

康德緒認為,如果中國的貧富差距問題不能得到解決,五年後將會令社會難以承受。因此,必須解決社會貧富分化以及環境破壞等問題,經濟成長亦要放慢腳步。而中國面臨的這些問題也是全球共同面對的難題。在全球化的過程中,人類發展也面臨著很多風險,因此更需要各國之間的相互支援與合作。
對於今年七月中國對人民幣匯率制度做出重大改革,康德緒表示,中國會實現自己的承諾,隨著經濟形勢的發展繼續做出調整。美國在向中國施加壓力的同時,亦應先檢討自己的責任,在減少預算赤字、提高儲蓄率、提高增長等問題上更加努力。
《中華工商時報》2005.10.27

針對中國金融改革提出具體建言

對於中國金融改革,我認為非常必要。從我擔任IMF主席的時候,就一直在關注和促成中國金融改革。中國金融市場面臨的最基本矛盾是:市場的自由化和金融體系的國家控制。要解決這個問題,只能採取漸進的方式,慢慢來。
我認為,中國開放金融市場是非常好的事情。首先,開放金融市場能夠幫助中國提高金融技術,使運作更有效率;其次,開放金融市場能夠幫助中國更好地參與國際貿易。不過,中國央行還是要保持宏觀調控,比如在反洗錢的問題上。

關於銀行業引進外資入股

對中國來說,外資入股中資銀行是好事。一方面,外資進入中國市場會帶來競爭,競爭會促使銀行的效率提高,中國企業和個人會得到更好的服務。但另一方面,那些準備不充足的中國銀行會面臨更大的壓力。但是這種壓力有助於提高中國銀行業的競爭力。

人民幣匯率浮動之風險控管

人民幣匯率浮動,對出口來講是一種風險,但最根本的是,中國企業要提高競爭力。在我看來,開放銀行業和實行人民幣浮動匯率制度,對中國來說,不會增加風險,反而能夠更好地控制風險,增加靈活性。
人民幣如果一下子升值,對經濟來說,有很大風險。國家要面臨兩方面的壓力,一種是外向壓力,即來自國際社會的壓力;另一種是內部壓力,也就是通貨膨脹。只有通過一步步地改革,使自己的貨幣政策更有彈性,才能解決這些壓力。

運用外匯儲備 務實金融改革

中國政府應該降低過高的外匯儲備。美元儲備過高,一旦美元貶值,就會面臨很大的客觀價值降低,對投資產生不利影響。
外匯儲備過高,不是中國自己造成的,也不是中國一國就能解決的問題。各國都要合作,比如美國應該減少赤字,提高儲蓄;歐盟應該刺激經濟增長;日本應該進行體制改革。中國只有通過建立戰略夥伴的方式,擴大同各國的合作才能解決這個問題。只有通過促進和其他國家的貿易夥伴關係,才能更好地利用這些外匯儲備。

如何應對「熱錢」攻擊

為了更好地避免這種情況,可以作兩方面的準備。一是注意保持國家經濟上的平衡。「熱錢炒作」表面上是金融問題,實際是經濟問題。如果經濟上某個環節出現問題,投機者就會趁機而入。央行要早做準備,在發現經濟不平衡時,儘早解決。如果等到「熱錢」攻擊金融體系時再做調整,效果就不好了。二是將人民幣匯率保持在適當的水平。如果匯率水平與市場實際情況不符,也容易引發投機者貨幣炒作。三是要加強國際間合作。各國國家都面臨「熱錢」攻擊的問題,因而在解決這一問題時,要講求合作。各國之間需要建立對話機制,共同應對。
IMF是全球的金融權力機構,它也會幫助其他國家避免因投資者炒作引發金融危機,例如,在發現某個國家經濟或匯率政策出現問題時,IMF會及時提出建議,具有一定參考價值。

關於企業股票在海外上市

在海外上市可以幫助這些企業得到國外更多的資金,從而使競爭力進一步提高。另外,這些企業的發展,對中國經濟也有好處,也會對中國股市帶來好的影響。
中國企業在海外上市時可注意三方面的問題。第一、公司在財務報告和經營管理上要注意透明度;第二、國家參與公司經營的行為應盡量減少;第三、在挑選上市地點時,要選擇在法律制度穩定的國家上市,並瞭解在當地上市的具體規章制度。
新華社2005.10.26

台灣民主誠可貴 是他國參考指標

前國際貨幣基金主席康德緒在十一月一日以「全球治理與永續發展」為題在台發表演講。他指出,「擁有民主體制」是台灣最可貴之處,台灣在全球的地位十分特殊,從經濟與金融角度分析,台灣經濟發展的成功,是大陸與其他國家參考的重要指標。
在演講中,康德緒並與復華金控董事長顏慶章進行對談。顏慶章表示,台灣的國際地位受到中國打壓,很難與中國及其他國家建立夥伴關係,中國目前深化對亞洲國家的影響力,希望美國與歐盟給予台灣必要的支持。

遏止全球經濟危機的三大途徑

康德緒在演講中指出,全球經濟目前存在許多潛在危機,全球經濟發展極度不平均的結果,導致貧富差距擴大,以及伴隨而來的恐怖主義與非法移民問題,全球金融市場也面臨美國貿易赤字問題。
面對全球危機,康德緒認為,可以透過以下三種途徑解決,一是提升全球治理,二是推動永續發展,三是進行全球性結盟。

強權私相授受 IMF盡失合法性

國際貨幣基金與世界銀行是二次大戰後的產物,隨著國際情勢演變,爭議性越來越高。康德緒坦承,亞洲金融風暴期間,國際貨幣基金已經失去其合法性,目前IMF等機構理事主席的任命,也是強權間私相授受。
康德緒認為,包括聯合國在內的世界組織,需要擴大新興國家的參與,讓貧窮國家有發聲的機會,他希望未來能夠看到全球機構透過民主方式選出領導人。

大陸亟待加強資訊的透明及開放

康德緒指出,中國大陸過去二十年,經濟以每年8%速度成長,令全世界欽羨,國家治理也有長足進步,但經濟發展的結果導致沿海與內陸的貧富差距擴大。孤立對中國是行不通的,需要各國的投資,在資訊透明化與開放政策,也還有加強的空間。
康德緒強調,單邊主義與孤立主義無法解決問題,唯有透過相互合作,才能克服人類社會共同面臨的危機與挑戰;世界各國在尋求結盟合作時,必須注意到各國的多樣性,就像必須有兩個人才能跳探戈一樣;解決全球失衡的經濟發展,不能片面要求一個國家改變,雙方唯有站在互利的角度,透過對話取得共識,才能尋求解決之道。
康德緒說,全球各國的多樣性,的確會導致對話過程缺乏共識,但世界各國不能因為溝通的困難度增加,就放棄溝通的努力,應以創造力與勇氣,為彼此找到互利基礎。
《中國時報》2005.11.2

兩岸關係猶如「跳探戈」

康德緒強調,兩岸三地在未來將扮演重要的角色,但單邊、孤立主義是沒有辦法生存的,各國只有相互合作才能生存下去。
康德緒比喻「兩人才能跳探戈」,各國要發揮想像力及勇氣,才能突破困難進行合作。但他也指出,台灣處境特殊,「等待中國一起跳探戈已經很久了」,但兩岸友好關係何時到來,「只有上帝知道」。主持人復華金控董事長顏慶章也回應表示,我方是很願意跳舞的,但「沒有音樂如何跳舞」?顏慶章說,這要請美國、歐盟等強權大國幫兩岸「放點音樂」吧。
康德緒認為,台灣雖然處境特殊,但也逐漸在國際上扮演重要的角色。而台灣在政治及社會的民主典範,也已向中國展現,台商在投資上也扮演更吃重的角色,但兩岸的友好關係究竟何時到來,他也無法預測。
《聯合報》2005.11.2

顏慶章:期盼美歐「放音樂」

康德緒表示,中華民族是很實際的民族,常透過各種世界組織拓展市場;孤立主義現在是行不通的,中國也需世界各國投資,各國彼此都應建立合作關係;台灣和中國的關係相當特殊,他個人期盼將來兩岸能建立和平的合作夥伴關係。
康德緒將兩岸關係比喻成跳探戈,他說兩岸都想合作,好比都想「跳探戈」,但只缺音樂。顏慶章則說,期盼美國、歐盟能為兩岸「放音樂」,加速兩岸關係進展。
不過,在開放現場觀眾提問時,也有觀眾表示,若把兩岸關係比喻成跳探戈,該放什麼音樂應由自己決定。
中央社2005.11.1

國際金融機構合法性猶待加強

康德緒指出,目前全球面臨不少重大問題,例如國家間的貧富差距、非法移民、恐怖主義活動、能源耗損、傳染病及環保議題,都可能嚴重威脅到已經失衡的世界秩序。此時,各國領導人必須尋求更好的國家治理,講求透明度與公開性,在持續鼓勵公眾參與之餘,進一步擴大國際合作,特別是要建立起已開發與開發中國家間順暢的溝通管道,畢竟不管是G7或G8,就財富角度而言,其代表的只有全球一半的意見。
康德緒也提到,國際金融機構的合法性必須被加強。不管IMF、世界銀行或是世界貿易組織前身的GATT(關稅暨貿易總協定),都是源自於一九四四年「布列敦森林協定」(The Bretton Woods Agreement)的精神,希望藉由國際經貿合作,解決貿易障礙並縮小國際間貧富差距。
《經濟日報》2005.11.2

【人籟論辨月刊第22期,2005年12月】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Matrix_BeijingHTw_ct_01.jpg{/rokbox}{rokbox}media/articles/Matrix_BeijingHTw_ct_02.jpg{/rokbox}

Monday, 02 October 2006 22:53

海島台灣.永續發展

台灣只有回歸海島的定位,
才能把永續發展的概念真正「永續化」。

「永續發展」的概念是由環境領域而來,原因則是全球的變遷和人類應有的回應。而全球變遷不只是氣候變遷,而是人們終於體會到,整個人類已面臨一個極大選擇:過去人們對地球、資源帶來的是不可彌補的破壞,而成長、進步的概念也已不再適用。人們終於看到地球有其極限。我認為「永續發展」這個概念是人類重要的發現之一,其重要性應不亞於電腦的發明,但這個發現則是心智的發現,而非器物的發明,且是人類反省之後得來的。

從成長、福祉到永續發展

二次大戰後的五十年,以聯合國做為主力機構,對全球/世界/人類發展所提出的重要概念,經歷過幾次大轉折:首先,「復原」指的是戰後各國在政治、社會、經濟上的「復原」。到了六○年代,復原已告一段落,世界各國的願景是成長。然而經濟成長所帶來大量消費及經濟結構之轉變,並無法為人們帶來公平,更無法為社會帶來更多的快樂及福祉。故「成長」概念到了七○年代就被發展(development)概念所取代。
「發展」的重要內涵是它不排斥經濟成長,但要加上社會轉型。轉型是有價值意涵在內的,意即是要轉型成為較佳的境地。聯合國曾將七○年代定為「發展的十年」。同時人們也理解到國家的政策及社會的努力,其終極目標不是經濟上「量」的擴大,而是要落實到提升人的福祉與福利,且這福祉是跨階級、族群、性別、年齡的。
八○年代則講「生活品質」。即是在成長、發展和福祉之上,再加上「快樂」。而測量生活品質,不再只求外加的投入(input),而是講求產出(output),也就是測量人們對家庭、職業、交友、環境、治安、政治等面相良窳的感受。
八○年代後期出現的「永續發展」概念是對二次大戰後成長及發展觀念的批判。過去人們並沒有把環境放入全盤思考內,所以永續發展的概念是由環境出發的;社會學家則是要把永續發展拉入社會科學的領域。但是,人類其實只有一次的機會去發現環境問題對人類的重要性,但是卻可能有數代的機會去發現社會和階級不公平的影響。也就是說,永續發展是以環境及資源為基礎,而不是以政治或社會為中心。以下是永續發展概念的內涵、指標及願景:

從「同代」到「跨代」

過去我們講成長、發展,都沒有考慮到下一代。在布德藍報告(Brundtland Report)《我們共同的未來》中,第一次標出永續發展具有跨代的定義:「為了我們這一代的發展及生活品質…不可以為了滿足這一代,而犧牲下一代。」在台灣,我們所做的種種開發行為,是否犧牲了下一代的生活品質所依賴的生態體系?若是,我們必須改變。

從「無極限」到「承載能力」

由無極限的心態轉移到有極限的體認,也是永續發展的另一個重要內涵。承認極限,即是認識到生態體系有其「承載能力」,亦即生態體系可以負荷多少人口?承擔多大的污染和環境壓力?用最簡單的話說,就是「眼睛不要比肚子大」,我們的生態體系可以承擔什麼,我們就適可而止。

台灣的海島生態本質

要追求永續發展,第一件事就是把「環境」帶進國家發展的策略性思考,而最根本的就是確實體認到台灣的生態本質,那就是認同台灣是一個海島。幾百年來,我們的原住民很清楚台灣是個海島;閩、客族人在三百年前移民來台,也非常瞭解台灣是海島,因為他們要渡過「黑水溝」。然而五十年前國民黨來台,在政策上一直沒有將台灣當成一個有別於大陸的島來治理。

致力海岸線生態保護

照說海岸是「共有地」,既非國有也非私有。然而解嚴後,海岸線由共有地搖身一變為國有,再下放為私有地。經濟部工業局規劃西海沿岸的工業區及大型開發計畫,由最北的觀音工業區,經台中港、台中火力發電廠等,一路南下直到高雄都會區,我們看到的不是工業發展的藍圖,而是黑色的海岸。我們的海岸是生態敏感區,就應該用維護生態的方法去維護它,不應該任意加以開發。

發揚漁村及海洋文化

全台漁村有二百三十個以上,平均每六公里海岸線就有一個漁村,照理說每個漁村可以發展成為有海岸生活特色的地方。但是不少漁村卻受限於地形或漁港開發不良,漁船竟然出不了海;或是有海洋,但海洋資源卻已被破壞,導致漁民再不能依賴海洋維生。我們應回歸海島特色,建立新的海島生態認同,以及多樣開放的海島文化和海島社會。
最後,我希望永續發展做為一個流行語言應適可而止,它應回歸到它的嚴肅本色──有待務實推動和落實的一個新目標。我們相信只有回歸海島的定位,才能把永續發展的概念真正「永續化」。台灣要有可永續的發展,只有走向海島的永續發展之路。

【人籟論辨月刊第20期,2005年10月】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Matrix_SeaIsland_ct.jpg{/rokbox}

Help us!

Help us keep the content of eRenlai free: take five minutes to make a donation

AMOUNT: 

Join our FB Group

Browse by Date

« November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We have 3228 guests and no members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