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國新課題:芬蘭外來移民的困境與希望

by on Tuesday, 19 January 2010 Comments

芬蘭,是全歐洲族群最單一、外來移民最少的國度。然而,芬蘭也是全歐洲人口老化最快的國度。於是,這個還不真正習慣「多元文化」並存的國度,已經在她能夠兼容多元文化之前,先面臨了如何適度引進外來勞工,與如何調適外來移民進入芬蘭社會的問題。

芬蘭政府有一套幫助外來移民融入芬蘭社會的措施:擁有永久居留權的移民,政府會在其取得居留權最初三年裡,提供他們進入芬蘭就業市場所需要的技能學習課程。在這套措施的協助下,由其他國家來到芬蘭的移民不僅可免費上課,政府亦會定期提供他們財務上的補助。

至於政府提供外來移民的課程內容,則因人因地而異。大致上包括密集的芬蘭語課程與實習、芬蘭社會與歷史文化介紹等。想學一技之長的移民,也可在芬蘭語課程結束後,繼續申請就讀職業學校。


理想現實有所落差

這樣的一套規畫,在外來移民移居至芬蘭初期,的確提供了實質幫助。然而再深入探討,就會發現芬蘭政府為外來移民設想的規畫,仍然與外來移民實際融入芬蘭社會的理想,有相當大的落差。最明顯的落差就是:制度本身無法顧及外來移民間的差異,而且擁有高學歷及工作能力的外來移民,在這個制度之下常常被「忽略」。

例如所有由芬蘭政府提供的芬蘭語課程,大多只指導外來移民到「擁有基本日常會話能力」的程度。若是移民在課程結束後,想從事具有專業性質的白領工作,他們透過這些課程所習得的初階程度芬蘭語,完全不夠用。

此外,所有由芬蘭政府提供補助的職業學程,多是芬蘭最「初階」的職校學歷證照。大部分已由外國大學畢業,也已經學有所長的移民,其實無法真正受益於這樣的課程與系統。因此,受過高等教育的外來移民在芬蘭,由於無法從事自己擅長的工作,而不得不做洗碗工、清潔工的案例,時有所聞。


刻板印象先入為主

也許因為芬蘭的移民歷史與歐洲其他國家相較,顯得相對短暫,而芬蘭媒體與民眾長年以來,也常不自覺將移民與難民畫上等號,因此許多芬蘭人心目中對移民的印象,不外乎是「低學歷、能力不足」。

於是當有外來移民在芬蘭政府提供的電腦課上,展現出自己對文書處理軟體充分的掌握能力時,部分芬蘭老師甚至會因此略為訝異。這是因為在很多芬蘭人先入為主的認知中,大部分的移民似乎「教育程度都不高、電腦使用能力也不佳」。

而芬蘭媒體與民眾看待外來移民的觀念,也完全忽略除了他們印象中「低學歷、能力不足」的移民,還有一大部分的移民在來到這個國家之前,都受過高等教育:芬蘭媒體與民眾完全忽略這些人也許是由於婚姻,才會來到芬蘭,在此定居。這些由於婚姻來到芬蘭的移民,過去也許在自己的國家,曾有相當好的工作,只是在芬蘭因為語言限制與缺乏適當協助,難以用一己之長謀生。


弔詭心態自相矛盾

TuCuiShan_FinlandImmigrants_02芬蘭的外來移民相較於其他歐洲國家來說,數量還算少。因此到目前為止,很少聽說大規模的種族衝突事件。然而這並不表示在芬蘭境內,潛在的種族歧視不存在。

最近的研究報導就發現,芬蘭首都赫爾辛基,也逐漸像其他歐洲國家大城市一樣,當地土生土長的芬蘭中產家庭,不但開始搬離城裡移民群居的區域,這些家庭的家長,也不願意讓自己的孩子就讀移民學生眾多的學校,原因是「擔心在外來移民多的地方,孩子無法學好芬蘭母語」。不過學者們認為,這些家長的說詞,其實是某種「藉口」。因為如果搬來當自家鄰居的是美國家庭,這些芬蘭家長的態度就變得完全不同。

許多人對國際事務有興趣,卻排斥接觸外來移民相關事務。許多家長對「國際學校」有興趣,卻對「外來移民學生數量多的學校」避之唯恐不及。出國旅遊,國外的一切都新鮮美好,進了國門,卻覺得外來者都比本國人低一等,這是人們對於「異文化」常有的弔詭態度。

所以儘管「國際化」在芬蘭是熱門議題,芬蘭人心中對「移民」的印象,卻常過於片面。這也使許多芬蘭人不懂得將外來移民,視作「國際化」的資源之一。


移民身分認同難題

另一種對於外來移民不夠公平的對待,則是將移民僅視為特定文化的「代表」。一位住在芬蘭十餘年的研究員,就曾形容自己的母國文化在芬蘭,既為她帶來工作機會,也限制了她的發展:這位女士來自土耳其,這雖使她在芬蘭得到很多教授土耳其文、土耳其音樂、土耳其舞蹈的工作機會,可是,哪怕是她的博士論文,教授也建議她寫與土耳其相關的主題。

另一位年輕時就移民芬蘭的著名文化工作者,也曾在媒體訪問中表示:「移民還不會說芬蘭語時,有時候反而適應得比較好。」其實很多來到芬蘭的外國移民,也都有這共同的經驗:還不會說芬蘭語時,會被當作「國際訪客」,會說芬蘭語後,就「降級」成為移民。

正如這位著名文化工作者的芬蘭語說得完美無缺,但她大學畢業後的第一份記者工作,仍是被分配去做一個與多元文化相關的電視節目,好像移民在芬蘭社會的主要角色,就是「多元文化」與「母國文化」的代言人。如此久而久之,也會造成一些外來移民在認同上的難題。


攝影/凃翠珊

本文為節錄,完整內容請見2010年2月號《人籟》論辨月刊

No68

想更深入瞭解芬蘭的移民問題,請購買本期雜誌

您可以選擇紙本版PDF版

海外讀者如欲選購,請在此查詢(紙本版PDF版訂閱全年份

banner



More in this category:
失落的十年? »

Help us!

Help us keep the content of eRenlai free: take five minutes to make a donation

AMOUNT: 

Join our FB Group

Browse by Date

« June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We have 2910 guests and no members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