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殺了社會企業家?

by June on Thursday, 27 September 2007 Comments
若我們希望社會企業在台灣萌芽生根,就應該追問:為什麼台灣「長」不出社會企業?是誰「殺」了未來的社會企業家?

在台灣,「社會企業」(social enterprise)對一般大眾而言還相當陌生。但在最近一、兩個月,它的曝光率扶搖直上,不僅成為著名財經雜誌報導的專題,甚至在不久的將來,政府極有可能制定相關政策來推動。勞委會盧天麟主委在《人籟》九月號專訪中就曾表示,他希望未來「多元就業開發方案」能發展成台灣的「社會企業」,更計劃前往北歐參訪觀摩。
然而,看了這些報導之後,對於社會企業在台灣的發展前景,我反而開始感到擔憂。
首先,絕大部分的媒體報導,總是習慣性地以一種高亢的頌揚語調和菁英式的廣告口吻來談論社會企業:它不僅可以使你賺錢、充分發揮才能,更可以對社會有所貢獻。他們大篇幅地介紹西方成功的案例,強調這些社會企業家具有如何旺盛的企圖心、精準的判斷力,以及,社會企業家所獨有的,滿腔淑世的熱情。
當然,這些案例都是十分激勵人心的典範。但是,若我們希望社會企業也能在台灣萌芽生根,不能只依靠動人的文宣,以及西方的案例。我們更應該思考的是,台灣並不缺乏有創業精神、想改善社會的行動者,但為什麼台灣「長」不出社會企業?如果我們希望台灣能有更多的「社會企業家」,並且希望他們發揮創造力,以企業經營的型態來解決社會問題,那麼我們或許可以先問:是誰殺了(潛在)的社會企業家?
我們不妨先從教育來看。對台灣的父母而言,下一代的「前途」通常與「錢途」畫上等號。孩子大學聯考的分數若能錄取國貿系,就不可能去讀社工或文學。而那些對社工或文學有興趣的學生,對創業通常興趣缺缺。這其實反映了一種現象:對我們的社會分工及大眾心態而言,「賺錢」和「公益」是南轅北轍的兩條路。依照這樣的邏輯,生涯抉擇的試卷只有是非題和單選題,沒有複選題或申論題。如此單向、缺乏創造力的生涯劇本,如何培育「社會企業家」?
另在法令條件與組織方面,營利事業的成立與運作則是依據「公司法」等商事法規,企業有責任向大眾公開其財務與組織資訊;台灣的非營利組織(NPO)則是由政府根據「人民團體組織法」來控管,限制頗多,且因缺乏資訊公開的機制,而使得社會大眾與NPO之間的「公眾監督」與「社會信任」無從發生,反而使得有意朝向社會企業發展的NPO束手縛腳,有些NPO甚至被迫另外成立公司,以換取較自由的發展空間,以及拓展「市場」的機會。
換言之,台灣的社會企業尚未萌芽的原因,並不是因為缺乏資金,而是因為在法令、組織運作、社會分工等方面都受到束縛。因此,在豔羨西方社會企業蓬勃發展的同時,更須在自己的土地上掘鬆土壤,勤懇耕耘,因為不論別人的花朵多麼美麗,也比不上自己的田園裡結出的果穗。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SocailResponsibility_01.jpg{/rokbox}

Help us!

Help us keep the content of eRenlai free: take five minutes to make a donation

AMOUNT: 

Join our FB Group

Browse by Date

« September 200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We have 4026 guests and no members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