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流感来了─公卫体系武功已废,如何防疫

by Mei-Xia Chen on Wednesday, 20 May 2009 Comments
本文亦见于2009年6月号《人籁》论辨月刊


----------------------------------------
H1N1新流感疫情在全球造成恐慌,曾经过SARS「洗礼」的台湾,如今是否更有能力对付传染疾病?面对疫情,我们真正该担忧的是什么?
----------------------------------------

站在防疫前端的公卫体系
H1N1新型流感疫情来势汹汹,勾起人们2003年SARS肆虐的惨痛集体记忆。许多人问:万一新型流感在台湾大流行,当年人心惶惶、社会无所适从的乱象会不会重演?经过整整六年的磨练增进,今天台湾是否能应付新流感的大流行?

SARS、新型流感或任何其他传染病,都是公共卫生的问题。为成功防治传染病,公卫体系必须及时做好比医疗还要更前端的、与社会力量结合的、有组织的社区防疫、卫生教育、疫情监测通报、调查、检验、居家隔离等等预防性防治工作。

前端的防治工作若没有做好,末端的医疗工作就会异常沉重。2003年SARS肆虐台湾之时,公卫体系无法及时防治,其根本原因乃在:台湾公卫体系已经废了原有的武功,它轻公卫重医疗、过度医疗化,医疗部门过度市场化及私有化。

那么,台湾的公卫体系在过去这六年中,是否已经恢复了它失去的武功?


轻公卫重医疗
首先,许多的变化显现,「轻公卫重医疗」与过度医疗化的问题不仅没有改进,实际上是不断恶化。

在SARS流行之前,台湾投入医疗保健的五千多亿资源中,仅有3%用在预防性公卫工作,其他90%以上都花在医疗。2003年SARS流行后,经费比例稍微上升到将近5%,但是之后又逐渐下滑:2007年,台湾投入医疗保健的经费多了将近八千亿,但还是只有3%左右是预防的经费。

2003年台湾的医疗人力是公卫人力的三十三倍,而2007年增加到三十六倍!因此,无论在经费及人力资源层面,两者简直有如侏儒与巨人!公卫体系最基层、最前线的机构──卫生所,这几年来虽然业务继续增加,人力及经费却不增反减。


过度市场化的医疗产业
其次,在医疗体系过度市场化、私有化方面,问题亦是变本加厉。2003年之前,私立医院无论是医院数、病床数或医事人员数都高高凌驾公立医院,这个差距在2003年之后继续扩大;财团不断的投入医疗产业,谋求利润。

而国家给与公立医院的补助额不断的大幅下降,逼迫公立医院自负盈亏,必须与私立医院争市场、搏利润。结果,公立医院形同私立医院,政府甚至乾脆将许多公立医院委托给财团或私立医院经营。

SARS的经验告诉我们,私立或是市场化的医院以利润为考量,而非以社会大众的健康维护为考量。在SARS流行期间,私人医疗院所为维护其利润而不接受疑似病患,或隐匿疫情,对防疫工作造成很大的阻力。

以此观之,我们对于台湾应付新型流感的能力,真是无法乐观。诚然,有关当局对此次新流感威胁的反应十分敏捷,他们的努力与辛苦有目共睹,而且台湾社会经历了SARS与禽流感后已经变得比较成熟。但是,如果上述体制性问题没有真正改进,我们实在担心现有的公卫体系,无法从容应付新流感的大流行。



更多关于新流感,请看

附加的多媒体:
{rokbox}media/articles/ChenMeiXia_swineflu.jpg{/rokbox}

Help us!

Help us keep the content of eRenlai free: take five minutes to make a donation

AMOUNT: 

Join our FB Group

Browse by Date

« September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We have 3137 guests and no members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