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農村的變與不變

by Lu on Tuesday, 03 October 2006 Comments
一輛輛的遊覽車駛入山林,帶來了人潮與觀光收入,
卻也帶來了垃圾、噪音、與粗俗的消費文化。
這樣的農村轉型,真是我們所要的嗎?

去年十月退休後,我在法鼓山做義工,在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兼職,也繼續從事心愛的詩創作。今年二月,我到阿里山鄉的茶山國小,教小朋友寫童詩。這是我第二次到茶山村,對當地的發展與變動有很深的感觸。

來到茶山村

茶山村有三個族群:鄒族人佔百分之六十,漢人佔百分之三十,布農族則佔百分之十,三族相處得非常融洽。全村約有一百四十戶人家,四百多位村民,都是從外地遷來的,不是當地的原住民。大部分人信仰基督教,教會活動是村民的精神生活重心。這次到茶山村一個禮拜,我感覺回到小時候所住的農村情境。在這偏遠的原住民部落,村民以農耕為主,過著傳統的農村生活。村子裡聚落散布,每個聚落沒有幾戶人家,整個村子都是小朋友的遊戲場,東邊這家人認識西邊那家人,南邊這家人認識北邊那家人。
在茶山村,我每天為小朋友上一小時半的新詩課,下課後和他們一起打排球。雖然只有短短五天,小朋友的進步出乎我意料之外,第二天就寫出很好的作品,他們的詩展現了純真的童趣和豐富的想像力,一點也不輸給平地擁有多樣教學資源的兒童。請看以下三首詩:

蚊子就像超小型的護士一樣,帶著注射針,到處亂飛。[許庭皓]
紅原子筆每天都流著血,幫我們改考卷,真是要命。[方育翔]
月亮就像我們的媽媽,它穿著黑色裙子,衣服上還穿掛著一閃一閃的珠子,
真漂亮,它還會唱搖籃曲哄我們睡覺呢! [李妙微]

李妙微的月亮是平地小朋友寫不出來的:山上沒有光害,天空全是暗的,所以月亮媽媽穿著黑色的裙子,這時的星星在天空更顯得明亮,變成黑裙子上一閃一閃的珠子。平地的夜晚因為有光害,天空灰濛濛的,小朋友看不到黑裙子。

農業式微 狩獵禁絕

茶山村非常偏遠。這裡的朋友告訴我,公路未通以前,他們要走一整天才能到嘉義市,在那裡過夜、辦完事回來已是第二天半夜了。村子裡的傳統作物是小米、竹筍和梅子。小米是以前的主要作物,如今賣不出去,只能自己吃;竹筍和梅子過去有廠商收購加工外銷,最近幾年銷路不好,除了送到附近幾家餐廳,也運到一、二小時路程的地方賣,價格也比其他產地便宜。他們還生產一些茶葉,頂著阿里山茶的名號,價格還好。最近發展苦茶油,做得不錯,價格很好,一瓶大概可賣(台幣)八百元,但有些廠商從大陸進口苦茶油,只賣五百元,打擊當地苦茶油的銷路。由於無法靠農業收入養家,很多村民到平地打工,造成社區很多田園荒廢,至為可惜。
除了生產環境的改變,整個社經環境也改變了,和台灣其他農村一樣。過去,村民除農耕外還打獵,他們打獵是夠吃就好,不像現在非法獵人濫殺圖利,造成野生動物滅絕。當時他們出外身上隨時帶著獵刀,如今獵場被政府收回保護,沒獵可打。開村的老先生身上佩掛著一把摺疊式鋸子,茫然的眼神讓人看了心酸……

生態庭園處處可見

八年前政府(主要是農委會)推動農村再造,協助村民發展休閒農業,修築道路、蓋茅草涼亭、獎勵生態景觀,逐漸將茶山村建設成一個有特色的休閒農村。在前任村長李玉燕女士的堅持下,更帶動了庭園生態化。現在走在村子裡,隨處可見生態化的庭園,不像花木排列得整整齊齊的傳統花園,而像一座迷你的自然公園,這邊一簇花,那邊一圍樹,步道曲蜿,一眼見不到底,感覺非常自然,沒有工匠化的景觀。
李村長說,小時候院子都是菜圃,後來為了居家方便都鋪上水泥。八年前想打掉水泥地,還它一個小小的生態環境,但可真不容易。她自己以身作則做出一個生態花園,才慢慢有人跟進。現在連面臨小路的房子,就算只有一點空地,村民也會加以美化。這種社區轉型非常成功,在偏遠的原住民部落尤其難得,也引來很多遊客。
村子裡有十二家民宿,經營者都有生態景觀的概念,因此,我們看不到大型的民宿招牌,經詢問才知道哪家可住宿。村子裡也有政府輔導的「田媽媽班」(註1),田媽媽要考上丙級餐飲執照才能夠辦桌。她們平常種田做家事,只接受外面的預約供應餐點。她們的餐點也非常具有地方特色,使用的野菜食材得前一天上山採集(他們稱為打獵),很受旅客的稱讚。

劣質商業文化的入侵

觀光客進來了,錢進來了,村子裡的文化也起了變化。慢慢地,外面的生意人用速食的經營手法進入了這個村落,逐漸改變了村子的生活習慣及價值觀。早上六點公雞開始啼,之後八點鐘,賣菜的小卡車從山下開到山上,用大喇叭播放流行音樂,赤剌剌的,村子裡每家都聽得到。KTV像癌症般,也在這寧靜的山村蔓延開來,這當然是應遊客的索求,真不知道不懂享受寧靜的人為何老遠來這裡喧嘩。為了迎接遊客,兩層樓的鋼架餐廳蓋起來了,巨大的招牌豎起來了,與山村景致完全不對稱,這些外來的劣質商業文化正在衝擊、吞齟著原本脆弱的部落文化。

「分享文化」無以傳承

我之所以那麼喜歡茶山村,主要是一句「我心喜悅」。這是前任村長李玉燕女士教我的。當我問她鄒族人的「謝謝」怎麼說,她說鄒族沒有「謝謝」這個詞,只有「我心喜悅」。她說:鄒族的傳承是分享的文化,例如打了山豬回來,不是自己家人獨享,而是與族人一起分享,分享的時候大家內心都非常喜悅,所以只有一句「我心喜悅」就夠了,不必說謝謝。這麼美的分享文化,現在仍在某些地方維持著。在鄒族人家的涼亭下,他們會掛串芭蕉請客,客人只要說聲「我心喜悅」,就可以享用芭蕉。
但是現在從山下到這裡來的遊客,是來消費,而不是來分享。遊覽車小姐會告訴他們:看到芭蕉可以盡量吃,那是不用錢的。於是遊客吃不夠還多拔幾根帶回去。最讓村人傷心的是,路旁他們種的一整排芭蕉,旅客竟一整串割下來放上車子帶回家。我的朋友說:我們的芭蕉是要分享的,但是遊客這樣做,我們也不知道怎麼樣制止他。我心有所感,寫了這首詩:

掛起獵槍和獸囊,失去的獵場
刻在阿里山茶山村的村路旁
族人狩獵的原野
消失在時間的列車上
阿里山鄒族的勇士
成為無座位的乘客

六十年前我們的祖先來到珈雅瑪
承接一千六百年前滅族的TAKUPUYAN人的土地
十年前族人還常看到英俊漂亮的幽靈
幽靈只希望我們不要改變地貌
他們才認得路回家
現在看不到原始森林,村子裡蓋了鋼架的房子
我們看不到幽靈

茅草亭簷下一串串的芭蕉
從青掛到黃,不是賣的
掛著要與客人分享
台北來的遊客,幻想浪漫的夜生活
還將種在路旁的芭蕉用車載走

僅存的第一批移民,AMOTIBUSUNGU
肩上斜佩著一把短鋸子
茫然的眼神哼著古老的歌
遠望玉山神聖KUBA祭典所
種著雀榕神樹石槲蘭神花
敬奉小米酒,合唱著祭神歌
擔任口譯的李村長
不喜歡參加時間表格化的祭典
帶領著族人敲掉每家院子裡的水泥
還給蝴蝶和蝸牛一個個小生態
赤腳在草地上,用心靈的觸覺走向休閒農村
搖動泥土和空氣串成的竹節,喚醒遊客
分享的文化
讓族人的生活自然豐富

農村轉型的矛盾

村子裡大家都在討論,在外地帶來的衝擊下,如何把這個村子永續經營下去?在遊覽車業者主導的旅遊模式下,遊客來此進行快速消費,整車開進來、下車進餐廳、逛禮品店、上廁所、然後上遊覽車。遊客根本沒時間體會生態美化的社區,更不會欣賞分享的文化。
大家圍在火爐旁,花了很多時間討論:該如何讓遊客明白分享的意義?有人建議要教育遊覽車導遊,請他們向客人說清楚,雖然不用付錢,但要心存感謝,只能吃不能帶,要學點文化回家,也讓遊客吃得心安理得。也有人主張如今小朋友都說國語,快速學到外面的文化,慢慢會忘掉自己的文化,故維持特色文化來吸引旅客其實很難,因此他們主張把村子蓋漂亮一點,以自然工法將景觀弄好,把入山的道路拓寬,讓更多遊客進來。我在村子裡也觀察到,小朋友幾乎很少用母語交談。如果朝這方向發展,慢慢地部落寶貴的文化都喪失了,那旅客來看什麼?茶山村在阿里山半山腰,沒有好山好水,遊客來這裡做什麼?難道住在這裡看電視、喝酒、唱卡拉OK?
我不禁要問:這樣的農村轉型,得到的價值是什麼?往三級產業發展很好,但寧靜山區部落能永續存在嗎?台灣僅存的分享文化要任其絕跡嗎?以前政府強迫大家說國語,現在的市場價值卻引誘他們不用自己的語言!到底原住民文化價值是什麼?政府的價值觀又在哪裡?難道只是鼓勵更多的遊客去消費?還是虛心學習,把原住民的文化當作台灣寶貝的資產,愛護它、發展它?
失去獵場的原住民勇士雕塑站在路旁,仰望著天空,他們還得失去和親人共同生活的自然生態嗎?我們在茅草亭子裡討論了很久,討論得頭都痛起來…

【人籟論辨月刊第17期,2005年6月】

註釋
-----------------------
1.即農委會透過培訓等方式,輔導全國農村婦女經營副業的計劃,如田園特色料理、民宿、手工藝等等。

-----------------------
我要訂人籟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Matrix_TaiwanVillage_ct.jpg{/rokbox}

Help us!

Help us keep the content of eRenlai free: take five minutes to make a donation

AMOUNT: 

Join our FB Group

Browse by Date

« May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We have 3013 guests and no members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