肢體、舞蹈和療癒

by on Wednesday, 30 June 2010 Comments

在人類文明演進的歷程中,經常淡忘了原始的潛能;譬如說,語言和文字成了人類社會最普遍的溝通工具,然而在學習語言和文字的過程中就會壓抑了原本音樂的才華。最近的研究顯示,在大腦中掌管音樂的區域和語言是相對的,所以從胚胎到幼兒,人類先發展出音樂的才華,可是學習語言用的是不同的模式,使得大腦對側語言中心在成人之後發達起來,也因此感受音樂的路徑就沒落了;如果不是如此—─像有些智障者,保留腦中胚胎期就有的才能和路徑,就是我們所罕見的音樂天才。

 

同樣地,在學習語言文字之後,我們也忽略了肢體的情感和地位。

 

我們的身體有最美的語言,它也表達了最原始的情感;在《身體語言》這本書中,提到了從醫學的角度來看,中西文化造就了不同的身體語言。東方的醫學哲學自古多談的是靈與氣,所以古畫中的男女雍容華貴,注重的是神韻;西方在文藝復興後以解剖來看人體,畫中男女骨肉的線條格外明顯,七情六慾也就格外寫實。事實上,除了靜靜欣賞人體的美學之外,眉目傳情、肢體互動,在現實生活中,有時言語文字顯得多餘而累贅,人與人之間透過身體的相互感覺,是那麼真實,那麼微妙,蘊藏出原味的芬芳,不同於語言和文字的矯揉造作。

 

舞蹈則是放大了肢體語言,也加深了身體的情感表現。

 

古老社會中用舞蹈表達人類的虔敬、感恩、興奮或哀痛,文明演進中,舞蹈以藝術和唯美的形象昇華了;這種肢體的運動傳遞愛恨情仇的訊息,有場景、有音樂、有故事、有觀眾,讚美與感動中,把人體的美和語言發揮到極致。然而,舞蹈原始的功能也不能被遺忘,它雖是運動,但不同於體操,它雖是藝術,但更能用於療癒,舞蹈以運動治療了肢體的鬱悶,舞蹈以情感釋放了心靈的憂愁,舞出自我、舞動情愛、舞凝集了團體的同理心。

 

用舞蹈療癒身心,人類在感動中認識了自己的肢體。

 

 

繪圖/笨篤

 

 

本文亦見於2010年7-8月號《人籟論辨月刊》

 

No73_small

想閱讀更多本月精采文章,請購買本期雜誌!

您可以選擇紙本版PDF版

海外讀者如欲選購,請在此查詢(紙本版PDF版訂閱全年份

banner

 

 

 

Han-Sun Chiang (江漢聲)

台灣大學醫學院醫學系畢業,1982年獲中德文化交流獎學金赴德進修取得醫學博士學位,現任輔大醫學院教授與醫務副校長。除醫學相關論文外,另有六十多本一般著作,內容涵蓋文學、音樂、兩性、倫理教育等,為2005年金鼎獎得獎作家。

Help us!

Help us keep the content of eRenlai free: take five minutes to make a donation

AMOUNT: 

Join our FB Group

Browse by Date

« November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We have 3969 guests and no members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