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古流‧巴瓦瓦隆——用語言和藝術雕刻人生

by on Sunday, 27 March 2011 Comments

我從傳統文化中所得到的東西,不僅是對排灣族有價值,而且還能被民族之外的民族所享用。


撒古流‧巴瓦瓦隆(Sakuliu Pavavalung)出生於屏東三地門鄉的達瓦蘭部落,身上流著排灣族的藝術血液。早期撒古流致力於原住民自覺運動,同時也一直努力著雕刻陶藝創作與原民藝術傳承等各項工作。

一直以來撒古流拿著雕刻刀在做雕刻,後來因為年齡增長的關係,他不再拿起雕刻刀。因為他了解到,雕刻刀非得要砍死一棵樹才能雕出一個感動的作品,但是他可以不用砍死這一棵樹,他可以用說的,用說的一樣可以讓人體會那份感動。於是,撒古流開始思考一個問題:到底原住民的力度,有沒有比雕刻刀更有力呢?如果有,那一定就是——思想。



【得獎感言】

(在頒獎典禮上,撒古流悠然的以排灣古調,呼應著祖靈的情感,緩緩唱出……)

來自各地的朋友們在這裡相聚,感謝造物者也謝謝祖先們,你們太有想像力了,給我們那麼多的民族、那麼多的故事,讓我們在這裡歡樂的分享也快樂的在這邊做交流。

其實原住民有三種人:第一種是有經驗、有記憶的,他經歷過那種日子也知道他跟土地、海洋、森林怎麼溝通。這樣的人只會講排灣語,也就是我的母語,他不會別種語言,是打赤腳、穿著傳統服飾的。第二種人是有記憶,但是沒有經驗的,也就是沒有經歷過那種日子,但是他看過他的父親和祖父做過什麼,他曾經看過、也好像做過,就像我一樣。我並沒有經歷過我祖先的生活,我並不了解祖先所講的「樹的語言」、「土地的語言」與「海洋的語言」。第三種人,是我的孩子,就像外面各地方的孩子一樣,吃著西式速食、講英文、有著西方的思想。

誰還可以聽的到森林、海洋跟土地的聲音?

前一陣子我看到地上的螞蟻很認真的在我家的廚房搬米粒,我很好奇,因為我聽說如果看到螞蟻在搬米糧,就表示準備要下大雨。也就是說這隻螞蟻已經告訴我,我還不太相信。後來我聽到某種發出「唄~唄~唄~」叫聲的鳥飛過,我更能確定真的要下雨了,因為牠告訴我說:「要下雨了。」

這種「自然的語言」,誰還聽的懂?

當哪一天我們飛上太空的時候,這塊土地是不是變得很孤單?


更多撒古流‧巴瓦瓦隆


攝影/ 莊媛晰


本文亦見於2011年4月號《人籟論辨月刊》-時間.夢境.狂想曲

cover81_small_erenlai

想知道更多精采內容,歡迎購買本期雜誌!

您可以選擇紙本版PDF版,或線上訂閱人籟論辨月刊

海外讀者如欲選購,請在此查詢(或訂閱全年份

Joyce Lin

在台灣出生長大,在求學的年紀隨著家人來到了南非,在風景氣候宜人的開普敦定居了下來。跟許多南非人一樣熱衷於板球和橄欖球的比賽之中,也熱愛葡萄酒和美食。在這個地方學習微生物、基因和古典音樂,度過了一段相當快樂和輕鬆的悠閒時光。
這幾年回到台灣度過了一段灰色時期,對於地震和擁擠人潮這兩個台灣土產極度不能適應,嚮往花蓮的陽光和海洋,不過對於台灣的美食毫無抵抗能力。2009年8月來到人籟,學習許多人生中還未曾接觸過的知識和經驗,忙碌的新生活正在努力適應中。

Website: blog.roodo.com/joyce_rhapsody

Help us!

Help us keep the content of eRenlai free: take five minutes to make a donation

AMOUNT: 

Join our FB Group

Browse by Date

« October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We have 2949 guests and no members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