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去醫治病人,宣講福音」─天主教靈醫會的白袍天使

by on Tuesday, 07 August 2012 Comments

《聖經》〈路加福音〉中的一句話,在台灣社會真實上演。六十幾年前的羅東,曾是全台最低度發展的地方之一,人們貧窮,也普遍缺乏醫療資源。當時,靈醫會的神職人員們遠渡重洋來到台灣,幫忙醫治病患、建立醫療系統,功不可沒。透過呂若瑟神父的訪談,以及蔡桂蓮護士對馬仁光修士的追憶,我們看見了兩位醫療神職人員在台灣的無私奉獻。

 

 

「幫助他們就像是幫助我姊姊」──訪呂若瑟神父

 

03_copy_copy

呂若瑟神父

1940年生於義大利威尼斯附近的小鎮,十歲時便進入靈醫會,並於1964年晉升為神父。1965年來台, 1983年在澎湖成立天主教惠民啟智中心,1987年於宜蘭冬山鄉成立聖嘉民啟智中心。

 

跟隨兄長腳步,照顧貧病弱勢

我從義大利來台灣已經四十多年了。來台之前,我的哥哥──呂道南神父已經在台灣,他寫信告訴我這裡有許多身心障礙的兒童,有很多服務的機會。所以我當上神父以後,也決定要到台灣實踐我的神職工作。1965年來台後,我被指派到羅東服務,當時我還不會講國語,就先到新竹的華語學院學了兩年中文。

 

我大概十歲左右就進入靈醫會了。因為我家附近有個靈醫會的修道院,神父常來家裡宣講靈醫會的精神,像是服務病人、幫助弱勢等等。我們家有九個兄弟姊妹,其中有三個兄弟都加入靈醫會。靈醫會的宗旨是關心社會上最虛弱的人。剛來台灣時,我看見很多身心障礙的兒童,但政府和社會好像不太關心他們。這讓我聯想到在鄉下窮困的家裡,也有個身心障礙的姊姊,看到他們不受照顧,讓我感到很難過。我認為幫助他們是個有意義的工作,便於1981年在澎湖推動成立「惠民啟智中心」。到了1986年,我從澎湖調來羅東,發現羅東鄉下也有很多被放在家裡、無人關心的小孩,於是也在這裡成立「聖嘉民啟智中心」。

 

推動身障中心,從封閉到開放

不過,在推動過程中遭遇了很多困難。我曾經挨家挨戶去拜訪有身心障礙兒的家庭,向家長解釋我們可以幫忙照顧這些小孩,但他們時常回應說:「不需要!」他們認為自己的孩子很好、沒有問題。他們也不會讓小孩子與其他人互動,因為覺得這樣很沒有面子。所以,當時我拜訪了五百戶,卻只收了16個學生。

 

1987年11月2日,這16個學生開始跟著4位老師上課。25年後的今天,聖嘉民啟智中心隨時都有150個學生。因為第一批學生的進步被看見了,他們原本什麼都不會,不會穿衣服、刷牙或洗臉,去學校之後竟然慢慢都學會了。這些父母就自己去宣傳,向別人說這件事,因此才會有越來越多人加入。早期的父母都很孤立,心態上比較封閉,等到發現小孩在中心確實受到很好的照顧,態度才變得比較開放。

 

時空環境轉變,受助者成助人者

四十幾年來,可以明顯看到台灣社會的進步。我剛來時到鄉下傳教,看到老百姓生活很苦,也會利用國外物資來幫助他們。當時沒有摩托車、只有三輪車,交通很不方便,我們只好從義大利運一輛摩托車過來。這裡的人看到神父騎摩托車,都覺得相當新奇。現在的台灣和義大利相比,各方面並沒有差很多。以前有很多國外慈善團體來台灣蓋醫院、蓋教堂,現在他們會選擇到別的國家(像非洲、印度……),因為台灣已經不需要外國人的幫助了。

 

在過去窮困、沒有勞保、健保的時代,有些病人是真的沒有錢就醫,那時醫院可能會免費為他們診療,例如羅東聖母醫院;現在的台灣已比以前繁榮、也有各式各樣的福利,相較之下,醫院反而成為需要資源挹注的角色。聖母醫院作為靈醫會組織下的醫院,長久以來在羅東一直默默付出,我們希望以前受聖母醫院幫助的人們能回來幫助我們,讓「老人醫療大樓」順利興建,同時也讓更多人能受惠於這樣的醫療服務。

04_copy

馬修士與蔡桂蓮(後方站立者)兩人攜手為病患服務近四十年,馬修士既嚴謹又寬厚的言行,為蔡桂蓮的人生帶來不可磨滅的影響。(照片提供/羅東聖母醫院募款中心)

 

正午以前,看兩百位病人──回憶馬仁光修士

 

05_copy

馬仁光修士

1922年生於義大利威尼斯,13歲宣誓加入天主教靈醫會。在台灣羅東聖母醫院服務超過58年,醫治貧苦人民,在宜蘭有「活媽祖」之稱,曾獲中華民國第9屆醫療奉獻獎。馬修士將其一生貢獻給台灣,於2010年因病辭世。

 

白袍結下不解之緣

馬修士來自義大利,13歲那年宣誓加入靈醫會,希望將治病救命作為此生的使命。他在26歲從羅馬醫學院畢業後,經過短期訓練,便由靈醫會指派到中國雲南服務。在雲南,馬修士與五名會士興建痲瘋病院,也蓋了醫院、診所,救治的病患難以計數。直到1952年遭共產黨驅逐,他才隨靈醫會來台,在當時相對落後的羅東落腳,不久則轉往更落後的澎湖服務。他在澎湖總計服務六年,1959年又返回羅東擔任內科醫師。

 

我在還沒成為護士之前,曾看過別人穿白衣的樣子,讓我對這個行業有一種嚮往。1967年5月畢業時,我就進入了羅東聖母醫院。剛來時,我負責幫病人掛號,在那裡待了一年。後來馬修士指示我去跟他的診,他當時是門診主管,藥局、藥庫、檢驗室都歸他管,新進人員都要通過他這一關。

 

馬修士的病人非常多。當時醫院少,再加上他的醫術很受病人肯定,病人會一傳十、十傳百地幫忙介紹。時常一個上午,他就看了兩百位以上的病人,很多台北縣的病人(像九份、瑞芳一帶),也都會跑來羅東看病,初診病人又會花比較多時間,那些紙本的病歷就一疊一疊地送進來。

 

遠赴鄉野醫治弱勢

馬修士對病人很好,以前沒有全民健保只有勞保,很多沒工作的人都沒有保險。有些病人沒錢看病,或慢性病需要長期治療,馬修士都會視情況給病人打折,甚至免費的優惠。例如曾有位中年婦女罹患胃潰瘍和胃出血,這是無法醫治一次就痊癒的病,像這種情況他就會給病人打折,而且要求她一定要來複診。

 

像現在的「義診」,他很早以前就在做了。當時交通很不方便,人們對這裡的地理環境不是很清楚,無法過來看病。我曾聽他說起,在某些鄉下地方,房子的牆上都有縫隙,縫隙處只能用土稍微填起來。日久之後,這些填補的土會掉落,從外面便可看見裡面的情景,他常常看到老人因沒錢看醫生,只能隨便躺在木板上。他會先去探望這樣的人們,並在下一次帶藥品去給他們。到後來,他就直接到那些社區去義診,五、六十年前,他大概都是每兩周就去一次。

 

生活嚴謹仁慈寬厚

馬修士相當有原則,他對「準時」和「服儀」很有自己的堅持。從我1967年來到這裡,到2005年他生病的期間,他沒有一天遲到過。以前病人很多、他都會提早看診,早上看完診之後,會休息一下去洗手間、然後喝一杯咖啡。他的時間都是準時的,如果你遲到了,他會說:「我的膀胱時間是準時的。」這就變成他每日固定的行程。這件事也導致其他修士和神父都不用掛錶,因為看到他就會知道時間了!

 

另外,他認為女孩子就是要穿裙子,男生才穿褲子。他規定護士裙統一要離地一尺(或一尺半),照相時裙子長度一致,就會很整齊好看。除了裙子以外,襪子也必須是白的。以前有個行政人員穿斑馬襪,他就默默把腳踏到她的鞋子上,結果對方搞不清楚狀況、不明白他的意思,隔天馬修士就問她:「要不要我買一雙襪子給你?」這位同事才知道是怎麼回事。這顯示出他對服儀的堅持已到了一絲不苟的程度。

 

儘管他很嚴格,對屬下卻十分寬厚,不會無緣無故處罰你,除非事情很嚴重,才會被「叫回去」。他心胸很寬大,即使是面對那些犯了重大錯誤、不得不被叫回去的人,也會告訴對方:「你在這裡貢獻很多,回去要好好做人。要把好的事情帶回去,不好的事情就留在聖母醫院。」我覺得修士對人的心理瞭解得很深入,因為人如果做錯事情、你又責罵他,可能就會永遠懷恨在心、無法解開。所以他這一點做得很好,不過真正出問題的人也不多就是了!

 

肉身蒙召精神永在

馬修士就這樣日復一日地為病人奉獻,直到他84歲時,某天中午看完診後,他的雙腳突然沒有力氣,從此住進了醫院。住院一陣子之後,有天我下班後去探望他,一切都還很好,聊天時還刻意問他有誰去探望過他,想測試他意識是否清楚,他都沒有講錯。我又問他:「你現在有沒有不舒服?」他說腰腳很痠,我就幫他按摩一下。按摩時我問他:「你知道我是誰嗎?」他還回答:「你不要傻傻的,你在棺材裡面,我都知道你是誰!」

 

那天一直到我離開前,他的狀況都還很好,怎知隔天就接到他陷入昏迷的消息。修士在床上躺了四年多,最後在2010年3月辭世。

 

還好,在他倒下去之前,心裡掛念的志業應該都有完成。他生病以後,我就轉到別的診去,像是家醫科、腎臟科、小兒科,每個診的工作不太一樣,不同的環境和醫生也需要稍微適應一下。在未來,我只希望盡心將分內工作做好,也希望聖母醫院可以永遠在宜蘭占有一席之地,不會因為神職人員紛紛凋零就受到影響。

 

 

 

 

 

 

Raining (陳雨君)

人籟論辨月刊前編輯
Ex-editor of Renlai Monthly

Help us!

Help us keep the content of eRenlai free: take five minutes to make a donation

AMOUNT: 

Join our FB Group

Browse by Date

« October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We have 4552 guests and no members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