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資訊的帝國間呼喊自由 ─ 《誰控制了總開關?》

by on Monday, 02 September 2013 Comments


撰文∣管中祥

《誰控制了總開關?》(The Master Switch: The Rise and Fall of Information Empires

吳修銘(Tim Wu)著

顧佳、陳正芬、周佳欣

行人出版

201304

 

新傳播科技的出現總是會為人帶來許多驚喜。不過,這些驚喜不單是因為技術本身所帶來的炫技,更重要的是,新科技也可能對日常生活、社會結構造成巨大改變。

媒介,就是訊息!

就拿「拜年」這件事來說吧。在電話不普及的年代,每逢過年,即使再怎麼忙碌,人們總是跋山涉水、翻山越嶺,探望久別不見的親友,雖然只是短短的相會,但見面總是讓人倍感親切。不過,電話普遍了,再加上電信公司的推波助瀾,提醒大家路途遙遠,電話拜年就好。拜年未必非得見面不可,過去那種親自見面所延伸的社會關係,也逐漸被電話及網路線所取代。

傳播理論學者麥克魯漢(Herbert Marshall McLuhan, 1911-1980)就說了:「媒介就是訊息。」傳播科技對人類思維方式、互動形式、社會型態產生諸多的改變。新科技的出現,往往也宣告了新時代的來臨。例如古騰堡的活版印刷影響了人們對資訊的感官與思維方式,也促成了文藝復興,大量複製技術的興起,讓知識更為普及,不但挑戰了宗教的權威,也讓社會流動更具可能性。

如果我們將麥克魯漢被歸類成科技決定論的代表,那麼這本由美國紐約哥倫比亞大學法律教授吳修銘Tim Wu所寫的《誰控制了總開關?》,則是細緻地分析傳播科技發展背後複雜的政治經濟關係。

 

媒介,卻不保證自由

的確,新傳播科技的出現不僅宣告一個新時代的來臨,甚至連人類的感官平衡都必須重新調整,對人類社會有著重要影響。但是,這樣的說法卻忽略了其它「社會控制」的因素,也就是忽略了新科技的存在是會受到國家及國際利益的滲透。

就好比印刷術雖然降低了書本的複製門檻,使得書籍價格越來越低,也帶來了某種程度的「民主」。然而,民主無法見容於獨裁,十六世紀的英國皇室爲了降低反對勢力因印刷術的便利而能透過書籍威脅其政治權力的衝擊,於是設立皇室特許公司,透過授權來規範出版商行為,並維護皇室出版的利益。原本應該自由奔放,挑戰權威的印刷出版業,反而逐漸走入威權體制的框限裡。

只是,新傳播科技的出現總為人們帶來無窮希望,特別是「民主」與「自由」的想像,在本書的介紹中便有著饒富趣味的一段話:

打開機器,線上正在轉播農夫們在河邊舉行的音樂會,你也可以聽到整個社區的人都在線上聊天、播報天氣。不過,別弄錯。這不是網際網路,這是1904年美國西部農民們的電話網。當時,電話是個便宜好用的技術,農民們喜歡自行拉線,組成聚落,於是一百多年前就有了所謂的「社群媒體」,早在廣播跟網際網路發明之前。

這是個對新科技充滿想像的年代,以為新的通訊技術出現後,不僅能拉近人與人之間的距離,每一次新科技的發明似乎都會帶來類似的憧憬。例如,網際網路出現後許多人稱讚不已,以為人類得到解放。這種想法,其實一點都不新鮮,無線電波剛被發現時,就有不少人拿著對講機,想說什麼就說什麼,以為言論終於自由,沒有白色恐怖,沒有壟斷問題……

但事實上,不論是無線廣播、美國西部農民的電話網,或者近代的網際網路,以及更早之前的活版印刷,後來的發展都告訴我們:「別想太多了!」一旦商業力量及政治力量介入,開放的媒介馬上就變封閉。國家與資本的手不會讓你如此快活,美好總是容易消失無蹤。

 

傳播科技反映政商角力

傳播科技從來就不是自主的,政治與商業力量如同幽靈隨侍在側,並且決定了該項科技能否合法,如何使用。

1949年蘇聯首度試爆核子武器成功,不但震驚西方世界,更讓美國重新檢討雷達偵測系統,因此開始嘗試以電腦連結布署在外圍的雷達分析訊號,建構偵測的節點與網絡──這就是網際網路的前身。不過,一開始做為軍事用途的網路,沒多久就被引入學術所用,連結各學術、研究機構與政府部門,建立出較完整的網路系統。

後來網際網路又被捲入電信市場的爭奪戰中。在美國,IBMAT&T兩大公司分別插足對方領域,搶奪市場。雙方分別建立各自的系統,企圖席捲全國電信市場,商業競爭加速了網際網路的發展;到了晚近,此營利性質更為凸顯,不論是電子商務、線上遊戲、色情網站都顯現了網路經營的營利目的。

從早期只是單純計算功能的「電腦」,到今日影響人類生活各層面的「網路」,說明了「自主性科技」(autonomous technology)並非是必然獨立的概念。換句話說,不同的社會力量可能影響新傳播科技的使用與發展方向,就好像早期被用來做軍事通訊的網際網路,經歷了學術與商業的不同歷程,漸次發展出不同的使目的。

 

誰「爭」到了電話發明?

《誰控制了總開關》在開頭就以簡單的例子說明政商力量如何影響傳播科技的發展。

在許多人的記憶裡,貝爾(Alexander Graham Bell, 18470-1922)是電話的發明者,但實際上誰是真正的先行者卻多有爭議。雖然「貝爾電話公司」(AT&T的前身)以貝爾命名,但他卻對做生意毫無興趣,「貝爾」的成就除了他本人投入心血研發科技,更得歸功於他的投資者──公司的總裁哈伯德(Gardiner Greene Hubbard, 1822 -1897)。哈伯德不但是位眼光獨到的投資者,更是專利法的律師。因為他,貝爾取得了電話專利權,也改變了貝爾的命運。

不過有趣的是,1876年貝爾在美國申請到第一個電話專利的時候,連一個電話的樣機都還沒做出來。甚至,在他「發明」電話的十五年前,1861年德國人賴斯(Johann Philipp Reis, 1834-1874)就已在法蘭克福物理學會展示了一台簡陋電話,德國人早就認為他是電話的發明者。

然而,商業及法律的介入、貝爾與哈伯德的結盟,讓貝爾成了歷史所認可的電話發明者。電話的技術與使用從那一刻開始就不純然中立,不同的商業集團,不同的政治勢力,不同政商聯盟不斷湧入市場,自此陷入大亂鬥,開啟了分分合合的殺戮戰場。

不只是電話,幾乎所有的傳播科技都曾陷入同樣的命運。

 

分離原則防堵媒體帝國

吳修銘考察了多種傳播技術的發展歷史,從電話、無線電、廣播到電視,甚至是網際網路,他借用經濟學家熊彼得(Joseph Alois Schumpeter, 1883-1950)的產業興亡迴圈理論觀點,發現傳播科技的發展總陷入一種「壟斷創新」的循環──先是新創科技出現建立了一個媒體帝國,開始壟斷通訊,切除雜音,要求人們以符合帝國利益的方式使用媒體。

吳修銘認為,或許我們會以為中央集權政體的時代已經過去了,類似成吉思汗或凱撒那樣的人物也許不會再出現,但是人們建造與推翻帝國的勃勃野心並未消失,只不過是轉換出現在不同的形式與情境。《誰控制了總開關?》的寫作目的便是要提醒我們:從資訊業誕生開始,便邁入帝國般的聯合與分裂,演繹著同樣的興衰與更迭,而我們絕對是到了要給予其更多關注的時刻。

但該如何關注?是否真能斬斷迴圈?如何能夠維持產業競爭的活水與創新,而不是遭到壟斷而日漸死寂?

吳修銘在本書的最後提出解決問題的關鍵作法──分離原則。

所謂的「分離原則」是指在資訊經濟中的不同功能必須保持良好距離。也就是說,如果資訊產業的主要功能做出某種區隔,新興產業就能受到保護而免於遭到欺壓,而政府與產業也能保持恰當的距離,透過分離原則可以阻止可能擴張過大的集中權力。

 

台灣反壟斷是相同命題

這樣的說法與台灣近來反媒體壟斷運動所提出的主張不謀而合。反壟斷運動並不是要阻礙產業發展與創新,而是要避免媒體壟斷掐死了言論自由與創意活水。反媒體壟斷強調有線電視產業中,平台系統業者必須與頻道業者分離,理想的狀況是,系統不得經營頻道,特別是與公共資訊有關的新聞及財經頻道,以避免系統業者挾其優勢控制資訊自由。

頻道的上下架也不能由系統業者獨自決定,而是經由業者、政府及消費者共同參與決定。這樣看似有違自由經濟的原則,但卻能分散資訊產業不同角色的權力,避免造成產業上下游整合造成的資訊壟斷。

反壟斷者也主張,資訊產業必須和大型資本保持距離。這幾年有越來越多的跨國與金融本進軍媒體市場,他們不僅投資各樣的產業,對於政治部門又有極大影響力,這種政商結盟的新威權媒體集團,對民主政治勢必會有嚴重的影響。

最後,政府雖然不得介入媒體與資訊產業的內容生產,但並非對產業完放任不管。他必須適當的介入產業的結構規範,避免媒體遭到壟斷。而除了消極地限制業者規模過度擴張,也需要市場優勢者負擔公共義務。

就如同吳修銘在書中所言,偉大的發明本來就會招引許多敵人,創新的想法本就難以存活,但如果存活下來了,往往會成為偉大的帝國。不過,歷史向來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產業與帝國的興替會不斷改朝換代,但如何在此過程中,透過分離原則阻止大型集團傷害創意、自由與民主,這絕對是本書作者高度關切的問題。

 

Benla Kuang (管中祥)

中正大學傳播學系助理教授、台灣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董事長。

Latest from Benla Kuang (管中祥)

Help us!

Help us keep the content of eRenlai free: take five minutes to make a donation

AMOUNT: 

Join our FB Group

Browse by Date

« December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We have 4402 guests and no members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