蟄伏再起──光啟社的過去與未來

by on Wednesday, 01 October 2008 Comments
曾扮演台灣電子媒體先驅角色的光啟社,在老三台時代,它宛如供應節目的廚房。
歷經時代更迭、克服種種挑戰…期待它再度發光,開啟新的方向!


一九五一年底,耶穌會在台北和新竹開闢了新的傳教區,自此就有會士陸續前來傳教。一九五三年,擁有史丹佛大學電子工程碩士學位的卜立輝神父(Philip Bourret, 1913-2008)被派遣到台灣。當時,天主教的廣播電台有兩座,一座是在基隆的益世廣播電台,由中國神父所管理;另一座是在台中的鐘聲電台,由美國瑪利諾修會成立。但這兩座電台的廣播範圍只限於所在地區,一方面是規模使然,另一方面也是廣播法規限定。

當時,卜神父思忖:「如何吸引較多的聽眾,又能在不花費太多成本的狀況下,擴展傳教活動?」他同時看到基督教利用廣播的方式教英文,很受歡迎,於是在與修會長上溝通後,初步決定以後的兩大方向:英語教學,以及錄製中文與閩南語的天主教節目(註1)。


第一步
設立光啟錄音社

一九五七年,卜立輝神父前往美國募款。翌年六月,台灣耶穌會經台中主教蔡文興同意後,買下美國瑪利諾修會的鐘聲電台,並任命卜立輝為技術顧問;卜神父終於吃下定心丸,放手籌備廣播電台,並將電台命名為「光啟錄音社」。

卜神父認為,純粹傳教式的節目無法吸引較多聽眾。另外,電台功率只能涵蓋台中地區,對他的計劃有很大的限制。考量以上的問題,以及初期人力、財務方面的限制,光啟錄音社決定製作一些精心編寫小劇本的節目錄音帶,免費提供給廣播電台播出。而卜神父在美國募款時,獲贈了許多故事書和音樂唱片,堪稱當時台灣唱片質量最高、最完整的一個「音樂圖書館」,也是「光啟錄音社」編寫劇本的重要資料來源。

此外,當時美國大眾媒體發展已執世界牛耳,在激烈競爭之下,大企業的設備汰舊換新速度非常快,但對台灣而言,卻已是最先進的設備。因此,除了募款,卜神父也在美國募集汰舊的設備。他於一九五八年九月出發回台灣之前,為了將昂貴的運輸費用省下來,還向美國海軍請求幫忙,將這些設備以航空母艦運送到台灣來!


成名作
小小廣播劇

一九五九年十月二十二日,「小小廣播劇」問世了。每齣僅五分鐘的節目都有一個鮮明的社會教育主題。一經推出,果然獲得好評,全台灣的廣播電台爭相索取播出。一九六二年,光啟錄音社又製作了每齣十五分鐘的「康樂廣播劇」,受到廣大聽眾的喜愛。錄音社同樣也嘗試針對天主教友製作「靈修劇場」,於一九六四年一月開播,但因內容較嚴肅,於翌年改為有教育和娛樂性的「幸福之音」。此外,尚有一九六二年五月開始錄製的「光啟廣播劇」,後來併入「幸福之音」。

光啟錄音社原本位於台中市,雖有同為耶穌會士的張雷神父與其他職員的努力,但是錄音演員人才難覓,所以卜立輝神父決定將社址遷到台北,暫時賃居在一公寓內繼續錄製工作(註2)。


發展
製作電視節目

一九六一年,光啟錄音社改名為「光啟文教視聽節目服務社」(簡稱光啟社,Kuangchi Program Service, KPS),並向教育部登記為非營利的社團。到了一九六二年二月十四日,教育部成立「教育電台」,開始委託光啟社製作教育性電視節目,於是光啟社與教育電台發展出密切的合作關係。同年四月「台灣電視公司」(台視)成立,十月十日正式開播,台灣電視傳媒事業進入新紀元。

此時,光啟社亦邁入新發展階段,業務包含廣播、電影、電視的節目製作;又因其他電視台的人才不足,所以還開設培訓班,身肩在職與未來專業人員培訓的重責大任。當時,光啟社在電影的攝製工作上就是先取景,再剪輯。電視的節目則是先在攝影棚現場轉播,再以光纜傳送到教育電台和台視再行播放(註3)。

一九六五年一月二十日,光啟社新的四層樓建築終於竣工啟用,光啟社內部人員的人數也迅速增加,光是一九六五年一月到十二月,編制內人員就從三十九人跳升至七十四人,其中包括六位神父,和一組製作動畫部門,而此部門的作業成本很高、員額多,但收益卻很有限(註4)。光啟社的跳躍式成長卻也使它的弱點更加明顯,其中以財務問題最令人擔心。


挑戰
重新規劃營運策略

光啟社一開始是以非營利機構的名稱登記,所以在營運上不以收入為導向,廣播節目又是免費提供給電台,或是只收取成本費用,因此收入非常有限,也不穩定。但是,節目製作與人事成本費用又是一大負擔。所以卜神父只能頻繁地到國外募款,加上光啟社的設備不少已屬老舊機型,維修的費用又很昂貴。

其次,就是行政運作的問題,以及部門與部門之間的聯繫與合作不夠,造成行政、財務與人力的資源嚴重浪費。種種問題交錯糾結,耶穌會甚至考慮是否該結束此一節目製作中心。這時,方到台灣的耶穌會士鮑立德提議(註5),要徹底解決光啟社的問題,唯有從內部改革開始。所以從當年的二月份陸陸續續地開到六月二十一日為止,共計開了九十六小時,期間社務正常運作(註6)。

會後,光啟社的組織架構經歷了一場變動,鮑神父成為執行長,廣播、電影與電視的製作人員合併為一組。卜立輝神父則成為副社長,專責對外關係。並期許光啟社希望能達到財源自給自足的目標(註7)。收入完全靠節目銷售所得來維持,換言之,節目不再是免費。


競爭
獨樹一格面對挑戰

度過了這一個危機,接踵而至的還有更嚴厲的挑戰,那就是中視與華視先後於一九六八和一九七一年成立,外在環境的競爭更加激烈,而且各電視台的設備更加先進,有自己的攝影棚,較不需要外求,新的工作環境也難免吸引不少光啟社的人員跳槽。同時,教育性的文化節目也逐漸難與純娛樂性的節目競爭。

步入一九七○年代以後的光啟社見證了台灣創造經濟奇蹟,也同樣秉持著創社的精神,盡力地將富有社會教育意義和正面性的訊息傳播到台灣每一個角落。因此,光啟社一直在電子媒體界獨樹一格。但是物質文明的提高並不代表光啟社有較好的生存條件;相反地,常是嚴酷的挑戰。


再出發
期待成立電視台

以目前台灣新聞媒體的生態與操作方式來看,記者們最常報導的不外美食、首富、知名人士和影星的緋聞與嫁娶,以及明星身上的行頭價值,且有走向「鎖國」趨勢,國際新聞寥寥可數。例如蘇丹的達佛種族屠殺事件,以及俄羅斯出兵喬治亞所引發的政治經濟效應等等,台灣的媒體對這樣的新聞通常只有兩、三天的熱度,之後便會將報導焦點放回國內的政黨鬥爭和政治醜聞。

其實早在八○年代台灣開放無線電視台的設立,光啟社以經驗與設備而言,曾有機會申請。如今,光啟社申請成立電視台的良機已現。天主教會遍佈全世界各角落,可深度地感受世界的脈動。期待天主教電視台成立,能以一種超越各黨派,從關心人性與生命的價值出發,對全球人類投以同樣的關懷,這正是普世的天主教特點。以這理想為出發點,光啟社應扛下眾人期待的重責大任,捨我其誰!


**
註釋

註1 Michael L. Braden, “Progress and its complications: Kuangch’I Program Service and the introduction of television technology to Taiwan”, Thesis of Doctor of Philosophy in Communications in the Graduate College of the University of Illinois at Urbana-Champaign, USA: UMI, 1995, pp. 135-136.
註2 “Jésuties, Annuaire de la Compagnie de Jésus”, 1968-1969, Rome : Maison Généralice, 1968, p. 121.
註3 “Kuangchi Program Center”, Province News, Provincia Extremi-Orientis, 4 : 11, December 1962, p. 9.
註4 Michael L. Braden, p. 403, 470.
註5 鮑神父生於法語區的蒙特婁(1932年),曾於1956年到新竹學中文,之後又赴美求學,主修大眾傳播,1966年回台灣。此處出於2002年六月四日在耕莘文教院的訪談。
註6 與鮑神父在2002年6月4日耕莘文教院的訪談。
註7 Michael L. Braden, pp. 450-458; 與鮑神父在2002年六月四日耕莘文教院的訪談。


**
「光啟社」姓名學

大約四百年前在北京,明朝禮部尚書徐光啟與義大利傳教士利瑪竇(Matteo Ricci, 1552-1610)的相遇,開啟了西方文明東傳中國的歷史。「光啟社」的名稱,就是紀念徐光啟與利瑪竇兩人的友誼。




撰文│陳聰銘 利氏學社主任


Help us!

Help us keep the content of eRenlai free: take five minutes to make a donation

AMOUNT: 

Join our FB Group

Browse by Date

« October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We have 4788 guests and no members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