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enlai - Renlai Issues 人籟論辨月刊

Monday, 03 January 2011

台灣太平洋研究發展芻議

台灣身為太平洋島嶼的一員,應如何發展自己的太平洋思想,建立獨樹一格的太平洋研究?或許應先從構築相關認同開始做起。

 

 

Monday, 18 May 2009

白馬王子的心意(上)

破除魔咒的男子
很久很久以前的古老日子裡,世上還有著許多不懷好意的女巫和好心的教母,生活經常被魔法和咒語搞得一團糟。

就拿白雪公主當例子吧,她是毒蘋果的受害人,只能一動也不動的躺在透明的玻璃棺裡,直到多年以後,一名英勇的男子對她一見鍾情,給了她破除魔咒的一吻,從此才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白馬王子就是這名幸運男子,命中注定要破除魔咒,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黃金單身漢的宣言
然而我們的故事開始時,白馬王子(在他繼承王位之前,朋友們都這麼叫他)卻從來沒有聽說過白雪公主,也渾然不知他終將成為解救公主的那個重要角色,他只是成天享受奢華和特權,坐擁快樂的人生。因為他十分迷人,身邊總是圍繞著許多朋友,其中女性又特別多。

他是受萬民愛戴的國王之子,無論走到哪裡都受人無比尊崇。有無數的公主、貴族仕女和平民追求這位王儲,大家都渴望有朝一日成為他的王后。他既是個黃金單身漢,又是這片土地的下一任國王,自然也成為父母和朝臣最關切也最頭痛的問題。

大臣們全都致力為他尋求合適的婚配,希望他的婚事能夠帶來最大的政治利益,然而王子本人卻讓這問題雪上加霜——他竟公開宣稱絕不會和一個自己不愛的人結婚,也絕不會娶一個只出於政治考量而要與他結婚的人。


相信自己的直覺
奈森和威廉是白馬王子的摯友,三人經常熱切討論如何尋得真愛、又要如何分辨真愛與虛情或迷戀之間的不同,而他們的結論是:人心絕對不會說謊,只要相信自己的頭腦和心地就好了。就是基於這個忠告,白馬王子好幾次在即將陷入情網時懸崖勒馬,因為他感覺到自己直覺的警告。

最近也有這樣的事例——他對奈森的妹妹雪莉好感與日俱增,但正當一切看來都很順利,他卻留意到一些蛛絲馬跡,看出雪莉其實另有意中人。這樣的發展讓威廉很開心,因為他一直希望白馬王子能和自己的妹妹瑪格莉特結婚。


王子的偽裝
他們三人也經常討論白馬王子的人緣、財富和權力的影響。如果白馬王子偽裝出遊,以醜馬王子或無馬王子的形象出現,又會發生什麼事情呢?如果還是有人愛上他,那麼就一定不是看中他的權力或地位了吧。

因此他們決定,每個禮拜有三天,白馬王子要以無馬王子的形象混入一般民眾。這經驗帶給王子很大的啟示。

他以前從來沒有和平民百姓有過那麼多接觸,人們的智慧和關懷所具有的深度也另他印象深刻。他於是決定,當了國王以後,一定要和人民多所交流,傾聽他們的心聲。

不過白馬王子並沒有發展出什麼羅曼史,這到不是因為平民百姓不夠浪漫,而是因為他遇到的大部分人都已經尋得另一半了。直到有一天,白馬王子在酒吧裡遇上妙芮,兩人一見如故。不久後,每次他喬裝出遊都會到鎮上去找妙芮。



翻譯/林春妙 繪圖/那瓜


本文亦見於2009年6月號《人籟論辨月刊》

2009_06想閱讀本期更多精采文章,請購買本期雜誌!

您可以選擇紙本版PDF版

海外讀者如欲選購,請在此查詢(訂閱全年份


 

 

Thursday, 06 January 2011

密克羅尼西亞(Micronesia):島嶼上的知識之聲

從幾組破書架和一台舊打字機,到自己的電視節目研究計畫與數位圖書館,密克羅尼西亞學會(MicSem)以知識和行動來陪伴島嶼上的人們走向未來。他們謙稱自己「每樣事情都做一點」,但其成就卻遠過於此。

 

Monday, 06 April 2009

把拔,恩!

 
「想像力」存在我們的生活裡,它不會跟我們脫節。
這個漫畫作品裡,我們看到孩子主動的、原始的,創意的去「操作」他的想像,爸爸是被動的、懶惰的、科技的、快速的去「想」他的想像。
你在你的生活裡,不要遺忘了想像......
 

2009_04想閱讀本期更多精采文章,請購買本期雜誌!

您可以選擇紙本版PDF版

海外讀者如欲選購,請在此查詢(訂閱全份

 

Tuesday, 03 December 2013

因著海洋,我們是一家

斐濟航海家Setareki與薩摩亞舞蹈家Tupe的台灣旅程

撰文∣李禮君

她跳舞的時候,雖然只有一個鼓和她一個人的聲音,但她的身上彷彿發出強烈的光芒,我的眼睛完全被吸引住了,那種感覺是我從未有過的......
──楊柏鈞,阿美族

謝謝航海的那位男生分享他出海的經驗......告訴我們要勇敢做自己想做的事,人生中有目標、有夢想是很美的事情,就像航海一樣,雖然過程中會遇到大風大浪,但能夠撐過去就會有晴天!
──林偉凡,太魯閣族

今年六至七月間,斐濟航海家Setareki Ledua和薩摩亞舞蹈家Tupe Lualua應利氏學社及台灣太平洋研究學會之邀,來台進行交流活動。他們走訪了花蓮、台東、蘭嶼、屏東等地原住民部落、團體及各級學校,回國前,也在耕莘文教院舉辦發表會,分享台灣之行的點點滴滴。

來自斐濟的Setareki Ledua出身於航海家族。2011年,他加入了以復興太平洋傳統航海文化為宗旨的團體「太平洋航海者」(Pacific Voyager),開始為期兩年的海上航程。Setareki是船隊中最年輕的大副,他的船名為"Uto Ni Yalo",意為「神靈之心」(Heart of Spirit)。此行共有七艘玻里尼西亞大帆船從紐西蘭啟航,途中停泊大溪地、夏威夷,以及美國西岸的舊金山、聖地牙哥等地,他們以傳統航海術航行了將近21,000浬,最後回到南太平洋。

Tupe Lualua則是一位薩摩亞籍的舞者、編舞家,目前在紐西蘭擔任表演藝術講師,她從事舞蹈創作及教育已超過十年。由Tupe擔綱編導的舞劇"Fatu Na Toto"(薩摩亞語,意為「栽下的種籽」)是以她的原生家庭為藍本,具體而微地呈現移民紐西蘭的薩摩亞家庭的故事。這齣舞劇在紐西蘭公演後,被評為「成功地將傳統薩摩亞舞蹈文化和現代表演元素結合,透過嶄新的編舞,擴展了故事的視界。」

在長達一個半月的旅程中,Tupe和Seta幾乎有一半以上的時間都在部落或學校與原住民交流互動:在花蓮海星中學,同學們的掌聲、舞步聲與歡呼聲響徹會場,活動後仍圍著Tupe和Seta不想離去;在台東首站的關山工商,兩人充滿即興表演與生命能量的交流節奏,讓前來採訪的記者都忍不住跟著舞動起來;在比西里岸和都蘭部落,他們和原住民孩子一起打寶抱鼓、跳舞、跳進海水中游泳戲水;在海端和桃源,他們和布農族耆老交換著彼此的族語,並且為著諸多相似的語彙而感到驚訝;在蘭嶼,Seta划著拼板舟、Tupe和蘭嶼婦女一同吟唱的身影,讓人幾乎忘記他們的家鄉是在遙遠的海洋彼方......

不論從人群遷移、語言、音樂等各方面來看,台灣與太平洋南島民族都有非常密切的連結。Tupe與Seta在台灣的交流經驗,更證實了這一點:即使語言有所隔閡,但哪怕是一個笑容、一句吟唱、一個擁抱,或是共享食物......人們總是讓他們感到像是回到自己的家鄉。而台灣原住民復振文化的熱情與行動,也對Tupe和Seta有所啟發。未來,Tupe希望能在薩摩亞尋訪仍保有傳統舞蹈知識的老人,並鼓勵年輕人投入學習;Seta則希望有更多台灣年輕人能參與太平洋的航海行動,甚至將他們的船「划回」台灣。看來,此行的所有學習與分享,都已成為他們未來行動與傳承的能量。

照片提供/台北利氏學社

Button_RED

cover110 small

12月 - 紀念日:特別的一天

Button_RED_2

facebook-iconTwitter

Tuesday, 03 December 2013

下次,我將從斐濟航向台灣

撰文|Setareki Ledua
翻譯|Serena Chao

我航海,是為了傳承古老文化,拯救海洋生態。
來到台灣這片土地,讓我更期待下一回從海上來的交流。

位於台灣東南方大約四十英里的海上,有座名叫「蘭嶼」的小島。由台灣前往蘭嶼,搭渡輪得花兩個半小時,搭飛機得花二十分鐘。而若是駕著像我航渡太平洋所用的「神靈之心」號(Uto Ni Yalo)這樣的木舟前往,在完美的季風之下以平均八至九節的速度前進,大概需要四、五個小時──跑一趟下來,對我應該還算輕鬆愉快。

人之島,復振造舟文化

Lanyu是該島的中文稱法,英文的意思是「蘭花之島」。當地居民向來稱該島為「達悟之島」(Ponso no Tao),意思是「人的島嶼」。我聽說「蘭嶼」這名字源自多年前該島曾有蘭花參賽得名;然而回想我停留島上期間,蘭花說真的難得一見,倒是不時有山羊映入眼簾。

今日的蘭嶼由六個村落組成,儘管島上的人口不多,但對於打造獨木舟的這項傳統,當地人仍然不斷努力維護。達悟族人只要年滿十八歲,都會被期待去打造出一艘自己的獨木舟,不過近來習俗有變,年輕人常延後到二、三十歲時才著手,而且這個現象日益普遍。在打造獨木舟的過程中,社區的集體努力至關重要。一旦島上有艘獨木舟打造完成,當地居民便會舉辦慶祝儀式。打造獨木舟這項遠近馳名的蘭嶼原住民技藝,目前仍處於復振過程的緊要關頭。

保存這項傳統是當地耆老們的深切盼望,而島上的小學課堂恰成了這項努力的焦點。我們走訪了蘭嶼的朗島國小,校長Syamen Womzas(胡龍雄)提到為了復振攸關獨木舟的兩項傳統──造船與航海──校方努力與教育部協商,希望將兩項傳統納入學校的課外活動中。如今,經常性帶領學生到耆老的造船現場見習,是校方課外活動的一部分,好讓學子們能親炙獨木舟的打造過程,並從中學習。

蘭嶼,斐濟,充滿相似性

達悟人在蘭嶼所教導的造舟方式,其實與我們在大洋洲的傳承方式頗為相像:打造獨木舟的過程並無事前計畫或草圖。做兒子的僅跟自己的父祖二輩學習,他所有的倚靠,不過是觀察與實習。

此外,達悟人蓋獨木舟,木材取自於麵包樹,用來組裝船體的黏著劑,則是該樹的汁液。在我家鄉斐濟的一位獨木舟達人崔.吳樂甲(Tui Vulaga)也曾提到,在他的村落拉塢(Lau)這個地方,打造獨木舟的木料也來自麵包樹和瓊崖海棠(Dilo Tree),而它們的汁液也被用來做為黏著劑。

儘管這類的黏著劑並不太耐用,但卻也能使船體變得相對輕盈。這有利於達悟人的航行,因為他們善於逆風划槳,而非馭風揚帆。達悟的朋友告訴我,就算揚帆,他們多半也只挑順風的時機。

除了造舟與航行的技術,我還發現了一些達悟語的辭彙,聽來也像極了咱們斐濟語言。比如說:「ulu」是「頭殼」,「daliga」是 「耳朵」,「mata」是「眼睛」,「gusu」是「嘴巴」,「tina」是「母親」,「tama」是「父親」等等;而在數字方面,「lima」、「vitu」、「walu」則分別代表著「五」、「七」與「八」。只不過很遺憾,這次只有短暫停留,我對達悟族語言無法通盤理解,也無法從中汲取更多資訊。

寶島,加入我的天馬行空吧!

這次走訪台灣、分享我的航海經驗,很感謝總有聽眾願意聽聽我這後生晚輩天馬行空的想法。在蘭嶼,我就向學校建議,假使物價持續攀升不降,將來有一天島上族人說不定買不起機票或船票,因此打造獨木舟或許正是永續的解決之道。我是認真地這麼想著──蘭嶼的季風如此完美,無時無刻莫不吹著南風或東南風。甚至航海經驗讓我想像著一個更完美的壯舉:駕著「神靈之心」這樣的獨木舟在台灣進行環島航行。

台灣朋友們對這些狂想的熱情回應,令我對「神靈之心」的台灣之行更迫不及待了,真希望這事能盡快實現,更進一步重新連結台、斐兩地的南島民族,這也是我這次代表斐濟來到這裡的最大意義。

照片提供/Setareki Ledua


希望之島,航出壯麗願景

編譯|編輯部

木舟是玻里尼西亞(Polynesia)地區傳統的航海工具。太平洋島民的古老航海技術,透過辨認日月星辰導航、藉季風驅動船隻,就能夠跨越大洋。到了現代,來自太平洋各群島的有志之士於近年成立了「太平洋航海者基金會」(Pacific Voyagers Foundation),形成跨國的交流網絡,企圖重現島際之間的長程航行。

他們復原了傳統木舟,並輔以現代科技,打造出由七艘木舟所組成的Vaka Moana船隊。這七艘木舟主都以風力驅動,設計上融合了傳統的船體結構與現代的綠能科技;在概念上,每艘木舟都像是一座浮島,是傳達團結、合作與親愛觀念的「希望之島」(Island of Hope)。這支船隊在2011年4月正式啟動第一次橫跨大洋的遠程航行,船員由來自太平洋各島的航海家與世界各地的熱血志願者所組成,總計以以近兩年的時間完成了一場繞行了大半個太平洋的壯遊。藉此,他們活化、傳承傳統的航海技術,促進太平洋島民之間的文化交流;並且提醒海洋生態的危機,宣揚海洋保育的重要性。

目前,這些太平洋航海者們正積極籌備將航向西太平洋的第二次遠程航行,很可能在不久的未來就會造訪東亞。古老的太平洋航海智慧,出現在台灣的海平面上的那一刻,且讓我們拭目以待。

03-Simon-K-Ager-pacific voyager

攝影/Simon K. Ager

Button_RED

cover110 small

12月 - 紀念日:特別的一天

Button_RED_2

facebook-iconTwitter

Help us!

Help us keep the content of eRenlai free: take five minutes to make a donation

AMOUNT: 

Join our FB Group

Browse by Date

« September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We have 3757 guests and no members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