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enlai - Displaying items by tag: 台灣
Monday, 28 May 2007 11:25

永續的諾言

【文化多樣性與永續發展】國際研討會開幕致詞

今天,【文化多樣性與永續發展】國際研討會在高雄揭開序幕,我覺得非常榮幸,同時充滿了喜悅迎接各位的蒞臨。利氏學社得到外交部、文建會、高雄市政府的支持,許多單位協助執行,還有許多朋友的幫忙,使得台灣、歐洲以及國際友人能夠進行交流,探索世界治理的重要議題:文化資源的多樣性如何成為人類的資產,使我們以新的模式發展,同時確保未來後代的福祉?永續發展常常被簡約成技術問題。實際上,永續發展與我們的生活方式、消費模式、人對待大自然的方式、人與人相處的方式以及社會創造力息息相關。不同文化間的對話、向他人學習的能力是活絡社會創造力的能量。
對於追尋文化創造力、永續力、世界治理高度的新模式,我們必須讚揚台灣的貢獻。我們也必須強調台灣的貢獻來自台灣市民社會的創造力,起始於民間草根團體。今天頒發【生命永續獎】正是告訴社會大眾,台灣將多樣性當成一個資產,以面對台灣內部的挑戰與國際遭逢的難題。當永續國家,台灣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但是台灣很有潛能邁向這個目標。提高台灣對永續議題的重視,同時讓國際社會更瞭解台灣的貢獻,今天是重要的一步。感謝各位的努力與參與,您們今天來到這裡就是說出了對永續的諾言。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discours_vermander.jpg{/rokbox}

Monday, 28 May 2007 11:14

無形資產、文化多樣性與永續發展

各位女士先生

首先,我要向在場的諸位鄭重表示,對於今天能出席這場盛會個人感到十分榮幸。身為法國參議院對台訊息與交流小組的成員, 我非常高興能夠參與臺灣人民和歐洲國家間的對話, 特別是針對這項國際社會感興趣並足以決定其未來的重大議題。

研討會將問題重心放在文化資源與永續發展的連結上,更恰好直接切入無論在現今民意或是國際組織中日漸關切的問題癥結所在。我們都知道,某些超出國家政府能力範圍所及的議題,更需要大家同心一致堅決採取今天所將探討的發展模式來著手解決。至於「永續發展」,則無非是對未來世代的存續條件以及所有自然資源保存的擔憂,希望盡可能使人類得以在其歷史進程中以更合理、更快樂與安詳地生存。

以往,有關永續發展的討論一向都將重點放在解決技術層面上。雖然不可諱言,珍惜自然資源的方式,除了持續尋找可替代新能源之外,有時的確必須先改造建築物使之減少能源浪費或是更節約用水的技術問題來著手。但光憑如此是絕對不夠的。或許我們也應該回頭去珍惜世世代代所傳承下來的文化資源, 因為它帶給後代的價值觀、思考來源及充滿創造力和靈敏的才能,使得我們在迎接新的挑戰時更能處變不驚。我們更應該讓這些保留下來的價值、感受和認知與其他文化資源相遇-這在全球化具智慧的理解及帶領下,也將比以往更容易達成目標,使得傳統文化更加豐富及多彩多姿。

我身為海外法國人代表,經年在海外生活,常與各領域特別是知識界有許多接觸機會,這些人非常懂得與外界進行交流,他們不執拗於自身的成就與理念,因為在學習到別人長處的同時也帶給了對方不同的想法。像這樣知識界間的互通有無,創造了和平也增加對彼此的瞭解,應該也可為我們今天意欲締造出的永續發展共用模式提供不少靈感來源。


文化多樣性與無形資產

今天的臺灣,雖然在國際舞臺上的立場略顯特殊,但一直都不遺餘力地支援國際組織在建立共識及行動路線上所作的努力,大家都有一個共同目標,那就是為了讓全人類都能更圓滿地管理其資產,並為創造出「全球共同利益」的計畫合作-也就是說每個人都將團結一致且不以競爭的心態來運用各項資源。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在二○○一年通過的「文化多樣性公約」便與我們今天所要探討的主題相當吻合。我知道這份公約在臺灣引起了不小的迴響,因為臺灣正好是一個資源多樣的小島,而貴國人民都知道如何發揚這些不同起源並盡可能在你們略顯複雜的歷史背景中提煉出最佳成分。但我在這裏仍要重申,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在二○○三年十月十七日也通過了另一項公約(以一百二十票對零票、八票棄權通過),這是一項「有關保護無形文化資產」的公約,以此來更進一步加強對於文化保護方面的具體規範。 這項草案在第30個會員國-羅馬尼亞於二○○六年一月批准後三個月、也就是四月二十日正式生效。我認為這項條文內容對於我們今天所要達成任務的界定與推動上更具有實質性的幫助。

其實從一九七二年起,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便已訂定出一份在一百三十七個會員國中具傑出普世價值的世界遺產名單,截至二○○六年為止,名單中共計八百一十二項世界遺產,其中有六百二十八項文化遺產、一百六十項自然遺產以及二十四項兼具兩者特性之複合遺產。然而,世界上仍存在著某些寶貴文化,而這些文化並非都能以建築紀念物來作為精神代表,但其卓越表現卻值得尊重並加以保護。於是二○○三年所通過的公約延伸了一九七二年公約的精神,增加了對無形文化資產的保護工作,其定義為 : 「社群及團體包含其習俗、總體呈現、知識、技能工具、文物都視為其文化資產的一部分。」

雖然列出文化和自然資產的世界遺產名單受到肯定,但在某方面仍呈現出受限性:在被列入的八百一十二項世界遺產中,有超過三分之一的文化遺產集中在十個國家,主要都分佈在西方國家,至於有四十四個大部分的“南方”國家(十四個非洲國家、十個亞洲國家和十個大洋洲國家)則完全沒有任何文化遺產登錄其中。

這樣的情況讓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注意到他們希望對保護整體文化資產的目標,而並非僅限於建築物及自然資產。事實上,有不少文化藉由其他各式各樣的形式,也就是所謂的“無形”方式來呈現。這樣的表現形態與有實質形體文化資產一樣應受到所有人的重視;相較之下,這類文化活動顯得脆弱且不易傳承,目前更在影響全人類活動全球化時代的衝擊下,面臨了前所未有的威脅。

事實上,聯合國科教文組織對保存人類重要口傳與無形文化資產已有20年之久,也陸續有了下列成果 :
- 推廣保存傳統及民間文化 ;
- 建立現存人文寶藏網絡 ;
- 採集傳統音樂並指導保存所使用的傳統樂器 ;
- 將世界瀕臨滅絕危機的語言集結成冊;
- 在非洲舉行各國政府間語言政策研討會。
在相關行動逐步推行下, UNESCO在一九九七年通過了「人類重要口傳與無形文化資產公告計畫」。

從此,無形文化資產便被定義為「一個社群或個人包含其知識、技能工具、文物及地方等常規和總體呈現,甚至所使用之工具、物品、工藝品以及文化場所都視為其文化資產的一部分」。根據這項定義, 無形文化資產包括口傳或口述傳統(其中也包括構成無形文化資產的語言項目)、表演藝術、 社會習俗、祭典、及節慶活動、有關自然宇宙的知識與習俗, 當然也包括傳統手工藝技能, 這些都是極為脆弱並面臨消失危機的文化表現形式。

公約預期各國能制定每個國家內部待保護的資產清單,在非強制性的基礎上,也提出一系列作法,希望相關團體積極參與推薦屬於他們自己希望發揚並保存的無形文化資產。舉個例來說, 馬拉喀什(Marrakesh)的德吉瑪廣場列入名單中, 便是對直至今日仍舊熱絡的賣賣傳統感到重視。此外, 柬埔寨的皇家芭蕾在赤柬奪取政權後曾遭剔除, 但後來在許多過去舞者見證了曾在這段恐怖政權統治之前表演過皇家芭蕾,於是此項目又重新被列入。

自二○○一年以來所認定的19項「人類重要無形遺產」遍佈全球各地, 顯示出這些文化同屬於全人類資產之特性: 其中4項來自歐洲、7項來自亞洲、4項來自拉丁美洲、4項來自非洲。包括阿爾巴尼亞的複調音樂、印度的吠陀經口誦傳統、日本歌舞伎、韓國的江陵端午祭等項目。二○○三年到二○○五年間, 又增加了柬埔寨的皮影戲、馬拉威的危布紮康復舞蹈以及烏干達樹皮衣製作等三個項目。


無形資產與永續發展

這些傳統的認定以及發揚人類無形資產的多樣性, 是否與我們今天所面臨的重大挑戰有關?事實上,有諸多議題像氣候暖化、空氣和水的汙染、流行病、和平與安全等等……或許一開始很難去理解,但是這些經濟與環境模式上的失序其實也與文化資產的貧乏有關。當我們對問題的處理方式一成不變時,最後終將導致過度消耗、鄉村人口外流等結果,也可能會失去以往對自然界法則與平衡的密切認識。我們知道在歐洲人登陸之前的印地安人亞馬遜原住民,他們運用有關微生物的特有方式來使耕土自然再生並確保土地的永恆。相較今天在世界上由於大量伐林造成了無法挽回的失序現象,這裡的印地安人卻以他們自己的方式來進行植被,也間接促使了地球氣候的穩定。所以,便是這樣的多樣性無形文化資產,促使了自然界和人類社會中的關係更加和諧。

無形資產的保護是否將與保守主義劃上等號或只能視為留戀過去的表現?事實絕非如此!我們都知道,文化是活生生的且不停地變換,尤其是那些經常與其他文化傳統保持接觸的文化。事實上,正是這種永不休止的文化創造力才顯得格外地珍貴。它所代表的精神恰如同我們在生活中不斷地迎接各種新的試煉。然而,要創新仍得要保存記憶。若記憶的選擇太過有限,我們缺乏對過去所創造出的記憶,結果也將會失去對未來創新的能力。此時,多樣性資產將是唯一可讓我們從容面對今日各類型挑戰與危機的重大助力。

文化的優點在於,對於我們所遭遇到的無論是簡單或複雜的狀況,透過經驗和知識寶庫,即使無法完全對照應用,但卻能協助我們去應對,每次將針對難題重新去詮釋與創新。奇特的是,文化資源如此多樣,卻又能夠讓所有人去應對共同遭遇的狀況,同時兼具集結與分割特色於一身。也就是說,文化本身即具有多重本質。所以,與其他文化表現交流的文化才能真正顯現其存在的價值;單一文化充其量只能稱之為專政。

文化資源賦予我們所經歷的一切價值與意義,正因為如此,才有可能真正的生活。法國文化部長Jacques Duhamel便曾說過 :「文化存在著一種功效,它可以將單調的工作日子轉換成真正的生活」。所有創作者也總是試圖讓感受浮現出來-而這通常不僅僅是個人存在的感受,也是造就與歷經這些時期與社會所產生出來的感受。我們不總是藉由某個特定時期或地方的藝術創作來深刻體會到那段時期的生活與背景?

世界上的文化資源互相交流、互相傳播,但相較於以往,有時也更容易消失,故從此我們對國際社會的文化層面也賦予了更為特殊的重要性。藉由文化,我們可以瞭解其他人並由衷地尊敬他們。文化也協助人們退一步從更遠的距離來評斷今天所有的一切。翻開過去偉大的文明史,如近東的歷史進程,也曾歷經過不少困境和磨難,所以今天這些試圖統治地球的文明雖然強大,但未來會是如何恐怕就不得而知了。

永續發展的先決條件:建構和平的文化
我前面所談到的其實已說明了一切。我們體認到無形文化資產的多樣性,同時將之融入全球性的反省及國際社會的內涵中,這樣的作法即試圖在證明真正的文化便是和平的文化。更確切地說,和平的文化應該在一個特定文化內部得到鼓勵、醞釀與發展。所有人都需要典範或崇拜的人物,因為在建立起某種新關係的同時,總是能在想像不到的時刻顯現出無比的勇氣和偉大。人們需要清楚自身的歷史,以便瞭解祖先們所承受過的痛苦並由此重新再站起來的動力。人們需要在家庭及學校中建立起開放和信任的關係,從中汲取對話及重新出發的經驗,以便將來運用在更大範圍的挑戰上。
我們與其他團體或個人之所以能建立起新關係,一般都是透過傳播媒體對其他民族及宗教社團的報導,或從小說、 電影及漫畫中所吸收到的內容,甚至是在學校和家庭中歷經種種衝突的體驗。任何重新出發及調和的舉動都記載在我們的記憶裡,故所有過去的爭端也都歷歷在目。一個社會中鮮活的記憶便形成了文化;而這樣的文化將轉化成為這個社會的未來。如果再以對話、交流以及相互信任等價值去孕育它,那麼,無論這個社會遭逢任何衝突,都將能自我化解並為其人民創造出最富信任、開通及具創造力的關係。到了最終,只有懂得重新出發及調和的文化才有可能自我改革與重生。和平的文化不排斥異己、也容許不同的意見存在,意即是,雖不可能達到百分之百的協調,但更重要的目的其實在於整個過程中確實體認到差異的存在,雖有分歧卻能持續帶領著大家向前邁進。所以,和平的文化也是創造力的文化。這並不表示在社會或國際中存有一種十全十美的模式, 而是世界各地所存在種種活生生的範例將提供所有人在遭逢問題時能有足夠能量來應對並提出新的解決方法。

我要向在座各位再一次重申,個人深信這場跨文化的創舉及永恆的調和行動將是現今國際社會當務之急。這是一種和平價值的推廣, 特別是我們也提出一些具體作為, 而非僅局限於抽象的道德領域, 所有行動都是爲建立一個更加團結且積極的世界社會所不可缺乏之價值。就像臺灣的歷史與文化總是能自然而然地引向避免爭端、和平建構並深具創造性的道路,這就是ㄧ項台灣與歐洲及其他地區國家對話時的最大優勢。因爲在今天,和平之路所迫切需要的已不僅僅是國家或區域安全問題。其中當然也包括 :藉由修正生産和消費模式及以世界公共利益爲考量,大家齊心協力共同處理人類全體即將面臨重大挑戰的種種方式。和平的文化也將勢必可引領臺灣意識成爲「永續發展與全球治理的文化 」,其中富涵著台灣傳統原有的多樣性及與其他文化頻繁交流而成的結果。最後,我衷心希望今天的這場論壇,在分享彼此資源以及共同擔憂的同時能發揮它最大的貢獻,也期許我們在未來的日子裏,多樣性將會成爲全球社會整體創造來源的最佳動力。

附加的多媒體:

Monday, 28 May 2007 11:08

臺灣經驗:以文化多樣性作為發展的資產

從生物多樣性公約到文化多樣性公約
1992年6月,全世界一百餘國的政治領袖於巴西里約熱內盧舉行聯合國環境與開發大會,簽署「生物多樣性公約」(the Convention on Biological Diversity)。該公約主要目標在於促使世界各國保護生物多樣性,達到資源的永續利用,以及公平合理地分享生物多樣性遺傳資源所產生的利益,並且公平合理地分享由自然資源所衍生的利益。至2002年12月,共有187個國家簽署,成為該公約成員。
2005年10月20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 (the United Nations Educational, Scientific and Cultural Organization, the UNESCO)第33屆大會通過「保護文化內容和藝術表現形式多樣化公約」(the Convention on the Protection and Promotion of the Diversity of Cultural Expressions,簡稱為「文化多樣性公約」)。該公約之主要目標強調文化多樣性的可貴和重要性,並透過溝通以及合作,創造一個所有文化都能表達本身所具有之多樣性與創造性的環境,並使全人類都能因此受惠。
這兩項公約雖在時間上差距了13年,但都不約而同地強調「多樣性」的可貴與價值:前者強調維護生物物種多樣性的價值,後者則肯定人類文化的多樣性也同樣可貴。因為就如同生物多樣性是一個關係所有生命在地球上續存的根本問題,文化多樣性也是一個關係到人類文明續存的根本問題。
人類學的知識啟示我們:每個文化都是特定的時空環境與特定人群交互影響下的產物。不同文化或有發展先後之差別,卻無優劣高下的區分,它們都應獲得同等的尊重和共同的保護。尊重多樣性,就是尊重文化的異質性。同時,也和生物物種一樣,只有維持不同文化的特殊性與異質性,才能使文化的創造力不致因單一化而衰竭,人類文明才能獲得持續發展與進步的活力與動力。
「文化多樣性公約」的通過,代表上述文化多樣性的原則已不只是學術界的觀點,而是國際社會共同認定的共識,不只是應遵守的倫理道德標準,並具有國際法律的地位。我認為,在這個強調文化多樣性的世界潮流中,臺灣應比其他國家,有著更深的體認與認同。因為臺灣在歷史中,多元的族群帶來不同的語言及生活風貌,不停地重新塑造臺灣文化的豐富面貌。相異文化的相遇激盪出精采的多樣及融合。
臺灣多元文化的形成
臺灣島位於西太平洋,屬西太平洋數千島嶼之一,地處亞熱帶,島上山高流急,環境獨特,居民來源紛雜,從遠古時代開始便一直吸引著尋求新生活的各類移民,也形成了本島各地原住民獨特而多元的文化。
數萬年前,早期居民或從海路或從陸橋逐漸抵達定居,成為臺灣的原住民族。十六世紀以來,西洋人與來自大明國之華人隨季風飄入,求取自然良港,啟漢人移民來台之端。及至十七世紀世界性的航海時代,東西方勢力在此交會,歐亞各國人紛紛來此貿易,荷蘭人與西班牙人更短期佔領部分地區。十八世紀後西部平原沃野,漸成米糖之鄉。漳泉客移民落地生根,歷經鄭氏統治、清帝國長期統領,漢民族與平埔族共同生活。但山區原住民族仍獨立於版圖之外,自主自立。十九世紀,在近代世界衝擊下,全島統轄於日本,臺灣文化又面臨新一波的衝擊。
二十世紀,因世界冷戰局勢,中華民國退守臺灣又帶來另一波避東亞大陸戰禍的新移民,臺灣居民乃逐步自組政府,一躍為國際社會之一員。二十世紀末,臺灣經濟的繁榮又帶進東南亞外籍勞工及配偶。多元的族群引進不同的語言及生活風貌,不停地重新塑造臺灣文化的豐富面貌。相異文化的相遇,激盪出精采的多樣及融合,但也時常帶來矛盾與衝突,造成認同上的困惑。
回顧歷史,臺灣的多元文化起源於頻繁的人群移動。各地人群因而漸次來台定居,也帶入各種原鄉生活風貌,營生產業,依循風土而發展各自的地域文化。在荷蘭、鄭氏、清朝、日本、民國等政治統屬下,各地域之文化,乃經由複雜的歷程而逐漸交織、豐富,乃至相互啟發、創造,遂有今日獨特的臺灣社會之誕生。臺灣今日豐富而多元的文化面貌是各種不同語言文化的人群世代移入臺灣的結果。
臺灣如何保護多元文化
臺灣今日的多元文化固然是歷史上不同人群持續接觸下的結果。但是,也不可否認在過去的歷史上,不同文化的接觸也帶來許多矛盾和對立。尤其是對於人口居於劣勢的原住民族,自十六世紀以來,更飽受陸續來臺的各種人群的偏見和歧視。因此,鼓勵不同文化間的對話與互動,促進不同文化間價值與觀念的相互瞭解,與尊重少數族群的發言權,就成為臺灣現階段實現多元文化社會的要務。
其次,在政策實現「多元文化」,首要工作之一應是在政府之決策中增設「文化的代表」,使不同族裔的代表能夠參與,甚至主導相關政策的決定。臺灣在1996年12月10日正式成立「行政院原住民委員會」,2001年6月14日成立「行政院客家委員會」,就是在政策實現「多元文化」的第一步。同時,以客語發音的客家電視台,原住民語的原住民電視台也在2000年後陸續開播。以各地方特色為主題的地方文化館與原住民文化園區、地方博物館等在1990年代以後也大量增加。母語教學與多元文化教學內容目前也成為學校正規課程的一部分,公私立大學中的族群研究與多元文化的研究機構與教學單位在近年來也紛紛設立。這些事實都說明了臺灣在保護多元文化上的成就與努力。
最後,唯一可以維持文化多樣性,給少數種族以自由競爭的空間,而又不使之過分凸現個性從而陷入衝突的制度安排,就是自由憲政制度。這種制度能使國家內部的不同文化群體的價值、生活方式都獲取公正的發育成長空間。
多元文化是臺灣的發展資產
文化多樣性之意義在於使所有人民都能接觸多元文化。但在達到該目的之前,必須先使人民都能欣賞自有文化,並且使其跨越國際籓籬,成為一種文化資產,而不再只是需要被保護的對象。因此,文化如同保健與教育,需要公眾支持才能生存。
要如何讓文化成為一種資產,不只有賴人民的支持與認同,同時也需要保持其內在的創意與活力不致枯竭。從資產的角度來看,文化也是一門好的生意,其中充滿無限商機與未來。根據加拿大的統計,該國文化產業創造逾220億美元的收入,並創造超過67萬個工作機會;而澳大利亞的文化藝術產業則佔該國國內生產毛額(GDP)的3%,每年創造3,600萬美元營收。而臺灣文化創意產業的表現,根據行政院經濟建設委員會2004年發表的「文化創意服務業發展綱領及行動方案」報告,2000年臺灣文化創意產業之民間企業家數約為4萬8,000家,總營業額為5,200億元新臺幣,附加價值約有3,000億元左右,創造出總就業人數逾32萬人,由此可知臺灣文化創意產業確實大有可為。
臺灣發展文化創意產業的例子中,已有許多事業擁有不錯表現。如以琉璃藝品聞名的「琉園」與「琉璃工房」、精品瓷器品牌「法藍瓷」等,這些帶有文化與創意色彩的工藝產業已經走出臺灣,跨足國際市場並享譽盛名,每年業績超過上億台幣營收。而在臺灣站穩國內市場的幾米成人繪本、宜蘭白米社區的傳統木屐、水里蛇窯觀光、優人神鼓劇團等,都是在視覺藝術出版、社區總體營造、地區特色觀光、表演藝術產業中表現獨樹一格的例子,總讓消費者處處充滿新的驚奇,打下響亮的知名度。
文化創意產業已被列為知識密集產業的一部分,但是文化創意產業之所以可能,則有賴一個能夠充分尊重多元文化的社會環境,唯有依靠源源不斷的多元文化泉源與人的投入,才能不斷激發出新的想像與發明,讓生產出來的產品與服務貼近文化生活市場,創造出擁有持久競爭優勢的市場利基,並發展出獨具臺灣特色之文化創意產業。
臺灣如何回應文化多樣性公約
在某種意義上來說,《文化多樣性公約》的誕生是對經濟全球化下的文化霸權的一種反省。在自由貿易的旗幟下,經濟強國的文化產品,伴隨強勢資本在全球的流動和擴張,衝向世界的每一個角落。其勢之猛,使世界上許多國家猝不及防。它造成的後果是文化產品的標準化和單一化,致使一些國家的“文化基因”流失。如同物種基因單一化造成物種的退化,文化單一化將使人類的創造力衰竭,使文化的發展道路變得狹窄。《文化多樣性公約》正是在此背景下獲得通過的,它確認文化產品不同於一般產品,具有經濟及文化的雙重屬性。公約生效後,各國自主制定和保護文化表達方式多樣性政策有了保障,在多邊國際組織框架內推動文化多樣性的交流與合作有了保障,它尤其為支援弱勢文化的發展提供了極大的空間。
UNESCO適時地承擔制定這一公約的重任。2001年“9•11”事件曾被不少輿論認為是“文明衝突”的現實案例。“9•11”事件之後不到兩個月,UNESCO在2001年11月第31屆大會就通過了《文化多樣性宣言》,之後很快啟動了《文化多樣性公約》的起草工作,並在2005年10月20日第33屆大會通過該公約。。藉由這項行動,UNESCO絕大多數國家表明自己的立場:只有不同文化間的對話才是和平的保證。
臺灣雖非UNESCO成員,但作為國際社會的一份子,我們願意承擔應盡的國際責任,以《文化多樣性公約》作自我要求,保護和發展臺灣的多元文化,並向世界其他文化開放。為因應《文化多樣性公約》的制定,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下稱文建會)密切注意公約草案之發展動態,檢視各提案間之差異,就該公約與WTO等相關國際條約之關係,及該公約對我國之可能影響進行分析研究,期盼我國在國際協定規範下確保文化自主,追求文化政策目標。此外,為增進我國民眾對《文化多樣性公約》的認識與重視,文建會先後於2005年及2006年間,多次與法國在台協會合辦論壇,邀請法國影音視聽專家、法國文化多樣性聯盟及韓國文化多樣性聯盟代表,分享渠等保護文化多樣性的努力與成果,並與我國文化藝術專業人士進行對話。又有鑑於《文化多樣性公約》協商談判過程中,產生關於調和貿易與文化多樣性關聯的辯論,基於本項議題的重要性,文建會與歐洲台北辦事處、法國在台協會及國立臺灣大學法律學院預定於本(2007)年6月底合辦「國際貿易體系下的文化多樣性:政策與實踐」國際研討會,邀請歐美及亞洲相關學者、貿易與文化政策制定者及文化產業界,共同探討《文化多樣性公約》的適用及其如何容納在WTO架構,期盼藉由本項研討會的舉辦,有助於貿易自由化與文化保護之間的整體平衡。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tw.jpg|}media/articles/colloque_resume_wu.swf{/rokbox}

Tuesday, 24 April 2007 09:55

總統候選人談台灣永續發展

永續之舟,誰能掌舵?總統候選人談台灣永續發展

人籟編輯部提出七項台灣永續議題,邀請六位總統候選人發表他們的看法與規劃。除了民進黨游錫堃主席表示不參與之外,人籟論辨月刊五月號刊載了五位總統候選人的完整回應。在e人籟網站上,我們刊登一個問題的問答。若要閱覽全文,建議您購買PDF檔或是參閱人籟論辨月刊五月號,謝謝您。

問:
您對於台灣永續發展的具體方針為何?

王金平:提到台灣的永續發展,可以講三天三夜都說不完,請容我用最簡單的概念來勾勒我的想法。
所謂永續發展,根據聯合國世界環境與發展委員會的定義,為「能夠滿足當代的需要,且不致危害到未來世代滿足其需要的發展過程」,一般將其劃分為經濟、環境與社會三大部門加以探討。
首先在社會部門方面,我認為無論在人口健康、社區發展、公平正義及民眾參與等各個次領域,都應儘量回歸公共政策的技術層面來規劃,其實這裡面又隱含著「休養生息」的意味。雖然我並不想用「亂」字來形容過去幾年的社會脈象,但是不可否認這段期間幾近乎所有的社會徵象,無論是教育、文化、社區、健康、弱勢族群等,都脫離不了一個共同議題的干擾,那就是政治,其結果自然是專業不敵政治,使得太多公共政策之思辨和理性遭受扭曲,人民的作息、思維、工作,甚至看病、領取給付、退休金等大大小小一切社會活動,幾乎都被摻雜了一些不該有的成分,光從體質表象來看就已經相當不健康,談永續發展未免過於奢侈。因此我認為遠離政治、尊重專業、回歸理性,讓教育歸教育,健保歸健保,使每個次領域找回它們的原有樣貌,整個社會環境的雜質降到最低,才有可能打造社會部門永續發展的健全環境。
而經濟與環境兩個部門牽連至深,經濟包含產業、科技、能源,環境涵蓋生態、土地利用、溫室氣體排放,我想把這些都綜合起來一起談。我覺得兩大部門其中有三個要素相當關鍵:產業、能源和環境,有人說這三個要素無法「三贏」,因為環境最為脆弱,政府銳意發展工業或大力開發能源,都必然汙染環境;然政府若過度強調綠色環保,產業發展和能源開發一定受到波及,甚至直接影響人民生計;而產業利潤和能源利用大多可以相輔相成,但有時亦不見得成正比例。基本上我同意難以三贏的論點,但是卻可以在這個鐵三角裡謀取最適的平衡點,而能否達到這個平衡點,關係著台灣在這兩大部門永續發展工作的實質成效。
進一步來申述,這兩大部門問題的背後,還有國家總體經濟規劃和產業政策的連動牽引,更有著兩岸政經情勢的糾葛;換句話說,由於兩岸趨於對立與意識型態的堅持,台灣由國際政治舞台的壓縮進一步導致經濟力量的邊緣化,走不出去的結果,經濟規劃和產業政策的理性制定空間同步萎縮,台灣必須承受將消耗全國三分之一能源而其產值卻僅占GDP約3%的高溫室氣體排放產業多數留置國內的結果,形成台灣經濟發展得靠這些高耗能、高溫室氣體排放的產業勉予支撐,而一旦加強環保考量,台灣或許很難維持目前幾乎處於原地踏步的經濟進展步伐。
當然我不否認前面的論述或許稍嫌簡化,許多人會有不同的認知和想法,但是對照觀察民國九十年經濟發展諮詢委員會議的幾大共識或結論,有相當高比例政府未予遵行,或者政策推行與共識精神表同而裡不一,而參照近幾年台灣在經濟、環保部門發展的缺失,我認為我的論述應該可以成立的。至於補救之道,我在相當程度認同上述經發會所凝聚多數共識的有效性,我覺得仍然應該回到這些共識,例如積極開放兩岸經貿及投資、積極推動兩岸通航、消除妨礙經濟發展的非經濟性因素等,再度檢討,重新出發,尋找產業、能源和環境的最適平衡點,台灣才有可能重獲經濟與環境永續發展之生機。

呂秀蓮:我們居住的地球本身是個很複雜的動態體系,在體系中資源有所消耗,也有所循環再生,也會產生各種形式的廢棄物,只要在環境的涵容能力之內可以處理的話,就不會發生問題,否則將對自然環境與生態產生傷害,不過經過一段時間會再達到另一個動態平衡。
從這個角度來看,我們的社會之所以會有所謂的「永續發展」問題,主要是因為自然資源、涵容力有限,而人類的慾望無窮,在長期不知節制、沒有效率的濫用自然資源,大量排放各類廢棄物,並任意的合成原本自然界沒有的各種化合物,超過了自然界的涵容能力,才對環境生態產生了許多難以復原的傷害。
為了改善這個現象,我認為根本之道在於人類應該徹底檢討目前的所有行為,是不是真的符合了永續發展的精神。尤其現在是消費型的社會,不單企業界透過各類媒體廣告刺激消費,就連許多國家的政府為了促進經濟成長,也鼓勵民間多投資、多消費,在這種體制下,若生產、消費、丟棄後處理等各個環節的行為模式未做改變,在不久的將來可能會演變成大災難。
所以我在各種場合不斷強調「四生共榮」的價值觀——生產、生活、生態、生命應均衡發展,更詳細的內涵即是永續資源生產、改善人類生活、保護自然生態、提昇生命價值。行為要改變,首先需從觀念改變做起,如果國人都能深入體會「四生共榮」的理念,就已經跨出了第一步,因此只要有機會、場合適當,我會不厭其煩的傳揚這個想法,希望可以成為國人共同追求的價值指標。
有了正確的觀念之後,接著就是改變行為。在這方面,我認為政府應該起帶頭的作用。目前在「政府採購法」第九十六條已經有相關的綠色採購規定,政府機關在招標時,得規定優先採購取得政府認可的環境保護標章產品,或是符合再生材質、可回收、低汙染、省能源的產品等,並得允許百分之十以下的價差。我認為這只是過渡階段的措施,台灣應該進入下一階段了,將「得」改成「應」,亦即規定機關必須優先採購綠色產品,並將綠色產品範圍擴大至取得節能、省水標章的產品,廠商就知道若是想做政府的業務,他們不得不轉型成為綠色產品生產者,況且政府採購有一定的市場規模,也有鼓勵業者轉型的效果。
於政府帶動的這股風氣逐漸成形後,再下一個階段就是推廣到民間,由全民共同參與。我的想法是,未來市面上任何的產品,只要在實務上可行,從原料取得、設計、製造、使用到廢棄處理等,均應該符合永續發展的精神,制訂相關的標準,並由政府審核、認可,給予可明確辨識的標章,未能取得標章者則不能在市場上販售。當然整個過程是要循序漸進的,讓生產者與消費者有足夠適應、調整的時間,於習慣普遍養成後,環保標準的要求再逐漸提高,另外也可以考慮將目前各政府單位制訂的標章整合,讓消費者在採購時一目了然。
除了生產、採購、消費的行為改變外,在生活習慣上也應改變,包括節約用水、節約能源等,節水、節能的觀念應不分季節持續宣導,並廣為宣傳我們可以做哪些事情來達成節能、節水的效果。當然政府機關應率先做為模範,在水資源方面,可以進行用水管理、使用節水器材、設置雨水截流與貯留供水系統、水回收處理再利用等。在能源方面,政府機關應嚴格管制能源使用的情形,以總統府為例,陳總統要求夏天冷氣設定溫度不能太低,男士在辦公室不要穿西裝、打領帶,甚至總統本人為了節約能源,一邊辦公一邊流汗;還有各政府機關也應該廣為使用再生能源,如總統府力行樓的屋頂上就有10KW的太陽光電系統,供應總統府的部分用電。
以上很簡單的提到幾個大方向,有些是馬上可以直接做的,有些則需要相關法律的修訂,包括政府採購法、環保法規、能源法規、建築法規等,其實這正是一個轉變的契機,因為台灣的法律典章繁雜,利用現在全民已經逐漸意識到環境保護的重要性,全面檢討台灣所有的法律與規章,凡是不符合永續發展精神者均應要求改善,不合時宜者廢除,可整併者則整併,有待新增者則推動立法,從最根本的源頭提供一切行為準則的法律依據。

馬英九:誠如社會大眾所體認到的,「永續發展」(sustainable development)理念是當今國際的主流思潮,也是國際社會重要的議題。我們台灣地區對於這項議題的因應對策思考,其實開始得非常早:民國八十七年(1998年)十二月,當時是國民黨執政,行政院不但成立了跨部會的「永續發展委員會」,更邀集了政府單位、學術機構、環保團體及企業界共同研擬了「廿一世紀議程——中華民國永續發展策略綱領」,經過多次全國性的能源會議、國土資源開發與保育會議、農業會議、社會福利會議、教育改革會議、科技政策會議,以及專家學者系列座談會議的研討與修正,而於八十九年五月完成定稿,當時就釐定了我國永續發展的具體方針。
這些永續發展策略與方針一直都是我們努力的目標,始終沒有變過。當時我們瞭解到的我國永續發展面臨的課題有十項,因此我們提出了十項永續發展原則、研擬了三個永續發展策略,以達成三項具體的目標;也即是在「環境面」達到追求自然環境生態資源體系的恆定、諧和、自主與發展;在「社會面」達成追求多元文化價值的社會安定、公平與特殊價值的共榮;在「經濟面」落實追求永續穩定的經濟成長,以創造全體國民最高福祉。

謝長廷:過度開發所付出的社會成本越來越高,為了減緩環境汙染負荷,我在行政院長任內提出,未來針對高耗能產業,將進行政策環評;新的或規劃中的重大交通建設,均需經「國家永續發展委員會」討論,以管控對永續環境所造成的影響。在我任內,「京都議定書」生效,我已經研擬好一套「溫室氣體減量推動方案」,針對八輕、大煉鋼廠等興建案,未來於進行環境評估審查時,要把二氧化碳排放及水資源列為審查項目,以落實二氧化碳的減量,兼顧經濟、能源與環境的永續發展。
我的黃金三角內涵其中的一項就是環境永續,社區是我的實踐場域,所以我曾經推動「六星社區計畫」,也推出「國土復育條例」及「水患治理特別條例」。永續發展國土復育的策略就是在兼顧原住民族生活與文化,對已受災害破壞嚴重地區,積極推動復育,對已開發過度的環境敏感地區,逐漸降低開發強度,減少人為的侵擾,進行自然保育,讓台灣成為世代子孫安居樂業的美麗家園。

蘇貞昌:永續發展,依據「一九九二年聯合國地球高峰會」所下的定義是「促進當代的發展,但不得損害後代子孫生存發展的權利」。台灣由於地狹人稠、自然資源有限、天然災害頻繁、國際地位特殊等因素,對永續發展的追求,比其他國家更具有迫切性。
為追求台灣永續發展,我們堅持(1)環境承載、平衡考量原則;(2)成本內化、優先預防原則;(3)社會公平與世代正義原則;(4)科技創新與制度改革並重原則;(5)國際參與和公眾參與原則等五項基本原則,並落實「永續發展行動計畫」及九十五年四月下旬行政院舉辦之「國家永續發展會議」共識結論,希望在全民的努力下,共同建立永續台灣。其三個面向如下:
(一)「永續的環境」:台灣幅員雖不大,生物資源及種類卻相當豐富。在追求滿足基本生活物質需求過程中,我們將充分體認與其他生物共存、共榮的倫理,使台灣能維持生物多樣性,恢復「福爾摩沙—美麗之島」的面貌,人人皆可因而享受到大地生生不息的哺育。
(二)「永續的經濟」:在努力達到經濟活動淨效益最大化目標的同時,維持產生這些效益的資本,包括人造資本、自然資本與人力資本之存量,以確保永續經濟的平衡發展。
(三)「永續的社會」:建立一個「安全無懼」、「生活無虞」、「福利無缺」、「健康無憂」、「文化無際」的永續社會。

-------------------------------------------
我要訂人籟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PresidentCadidates.jpg{/rokbox}

Thursday, 08 March 2007 03:35

永續發展宣言

文化滋養.發展永續

永續發展是全世界、亞洲以及台灣非走不可的路。

我們必須保護後代子孫的權益,留給他們乾淨的水、潔淨的空氣、足夠使用的能源、生物多樣性以及維護海岸線的氣候條件,降低山洪暴發並減少旱災來襲。

永續發展滿足人的基本需要,也讓人類反省分享資源的方式:相對於消費主義與個人主義至上的觀念,我們會逐漸培養如儉約、團結等等的價值觀。

我們需要動員的文化資源,是能夠協助各個國家、國際組織、企業以及公民社會的智慧資源,讓人類敏銳覺察到必須共赴的永續難關並迎接挑戰,從而展現高度的創新力、無畏心與合作意識。

文化能幫助我們保持歷史記憶的鮮活並培育創造力,使我們更好地寓居人世。

文化多樣性是永續發展必要的一環。

生態多樣性提高自然環境的調適能力,使得自然環境更有能力去抵抗病毒的入侵與破壞。同樣的道理,多樣化的文化環境也使得人類比較有能力去因應經濟與社會的急遽變遷。

今日,文化交流豐厚了各個社會的文化資源。人類過去從來沒有裝備有如此多科學上與文化上的資源來迎接人類發展進程的風浪並馭風使舵。

文化資源是人類首先所必須共享的,透過網際網路的「知性串連」,不同文化的成功故事將更廣為人知並不斷被吸收複製。

台灣若動員本身豐富的文化資源,必然能夠成為永續發展的領航者,邁向解決世界問題的新座標。

為了永續,台灣創新:台灣不但會改善現行的發展模式,而且開啟台灣與世界的新對話。

幫助自己,就是幫助全世界。能耗降低消耗、綠色企業推廣、生物多樣性受到保護、社會公道伸張、尋求更好的治世之道,以上都是各個社會努力奮鬥的目標。

你我同心協力,讓台灣成為永續發展與文化多樣性的典範。
活動緣起 永續宣言 會議議程 會場資訊 報名聯絡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tw.jpg|}media/articles/kaohsiung01_ch_final.swf{/rokbox}

Saturday, 10 February 2007 01:07

山中教堂巡禮︰尋訪原住民的藝術與心靈

【詹嫦慧 何萬福 作】
民國四、五十年代,約有70%以上原住民接受了基督宗教的洗禮。當基督宗教與原住民傳統文化在此相遇、碰撞,激盪出什麼樣的火花?讓我們走進山林,看看這些獨特而令人驚豔的建築、服飾、音樂、雕刻與繪畫,如何呈現了台灣原住民的生命力與生活美學……

原住民長期生活在大自然的懷抱中,醞釀出熱情豐沛的生命力,讓他們擁有得天獨厚的藝術天分。就如許多原住民部落皆可看到的聖堂建築來說,無論在建築風格、禮儀功能、文化整合及神學等各方面,都表現了原住民「大家一起來」的歸屬感,更充滿藝術的原創性。

樸實率真,
生命力無限的教堂建築(1)

原住民設計聖堂最重要的精神,就是由族人共同參與規劃,用族人最熟悉的方式,「就地取材」搭蓋屬於自己的聖堂。布農族、排灣族、魯凱族及石生卑南族都有石板文化,石板在河邊隨處可得,因此石板的運用在原住民教堂是很普遍的。竹生卑南族和阿美族則喜用竹子。排灣、魯凱、卑南、達悟(雅美)都有雕刻藝術,造型樸拙率真,沒有矯揉造作之氣,在技巧與圖案上更是繁複多變。在聖堂空間的表現上,舉凡建築、樑柱、牆面、門窗、桌椅、器物及聖像……等,都令人嘆為觀止。雕刻或繪畫的圖案多為常見的的器物或圖騰,例如:百步蛇、弓箭、陶器、百合花、編織、五榖雜糧、鳥獸……等,意味著這是屬於族人的地方。鄒族則認為在集會所屋頂栽植一種生命力堅韌的花草,象徵青春活力。以下介紹幾個原住民教堂在藝術上的融合及表現。
aboriginal_2
達悟族--蘭嶼天主堂

一九五四年左右,白冷會的紀守常神父初到蘭嶼部落,發現達悟族的藝術在他們的的漁船上表現得淋漓盡致。達悟族的漁船船形狹長,船底尖兩頭翹起,是用拼木技術巧妙組合而成,卓越的造船技術是祖先智慧經驗的結晶。
紀神父鼓勵當地教友將漁船及圖案畫在紅頭部落的教堂內,船上的大十字架表現教堂的力量,象徵耶穌基督領導教會;十字架兩旁各有三個一串的金箔,是達悟族婦女傳統的耳環飾品,原意是富貴,代表天主的恩寵。魚型祭台表達悟族人與海洋密不可分的關係;牆上懸掛的圖畫中,穿著達悟族傳統服飾的若瑟帶回漁獲,交給坐在地上懷抱聖子的聖母瑪利亞,表現達悟族溫馨平凡、饒富趣味的家庭生活。

卑南族--知本天主堂

知本天主堂由設計、繪畫、雕刻到完成,都是曾建次神父帶領本地人完成的。這些原住民教友雖然沒有受許多教育,但是作品的表現很流暢。天主堂的邊牆面用聖經故事裝飾,堂裡的水泥柱上雕有九族的男女,祭台的材質是竹子,水缸的底座雕刻圖案並加上彩繪。較遺憾的是耶穌像仍以外國圖像呈現。讀經架、樂捐箱是利用樹幹和檳榔樹幹做成,祭台上舖的是一個男教友刺繡的作品,座椅及祭台上的蠟燭均以原住民外貌呈現,即使教堂內空無一人,也能感受熱鬧的氣氛。此外,聖母亭、石板畫、苦路像及大門的兩位守護天神都很具代表性。
aboriginal_3
排灣族--嘉蘭天主堂

嘉蘭天主堂位於台東市近郊的嘉蘭部落,建於民國四十三年,曾經先後兩次重建,第二次由卑南本地藝術家盧華昌統籌設計,大量採用了原住民的傳統雕刻、壁畫及圖騰。教堂內的「最後晚餐」饒富趣味,畫像內的門徒都是原住民,耶穌基督則仍保留原來的形象,他們的理由是耶穌不分國籍,如果畫上原住民服裝,耶穌就不能到外國去了。他們雖然不是專業畫家,但作品表現出豐沛的生命力。
牆面的人頭像、甕及百步蛇是排灣、魯凱常見的圖案,許多細部裝飾採用月桃編織。月桃、竹與藤是原住民手工藝品普遍的材料,可編成各種生活器具用品,工藝十分精巧,圖案以人像、人頭、蛇紋、鹿紋等最為常見。織布的色澤偏暗,與一般卑南族、阿美族活潑的色調有別。祭台旁靠牆有紀念亡故信徒的牌位,應是受漢人及日本影響,十字架代表祖先,這可以說是不同文化的交流與創新,已經逐漸被原住民接納,教會也慢慢認同。

排灣族--土阪天主堂

土阪天主堂的構想來自女傳道員柯惠譯女士。聖堂內最特別的是十字架,及天主聖三雕刻像,十字架上的耶穌基督是以粗壯的排灣族形象呈現。柯女士沒有學過繪畫,她用最原始的方法,將自己描繪在大海報紙上,做為耶穌基督原型,再請屏東春日鄉的一位雕刻家依圖完成作品,並協助完成祭台及聖體櫃。聖堂後牆上的天主聖三雕刻像是本地藝術家朱財寶的作品,聖父、聖子、聖神共用一個穿著排灣服飾的身體,並交錯共用雙眼,兩旁飾以月亮、太陽,腳下踩的是地球,象徵普世性的是環繞地球的百步蛇圖騰及陶甕,充分展現原創人豐富的想像力。朱財寶的作品另有領洗池、苦路及聖體櫃下的柱台,刀法拙樸有力。

魯凱族--霧台天主堂

霧台天主堂運用現代工法,並以霧台盛產的石板建造而成。祭台及內部牆面採用大塊石板鋪設,並有大量原住民雕刻,座椅雕的是粗獷拙樸的魯凱族圖像,聖體櫃是以原住民的住家設計,象徵耶穌基督住的地方。教堂後上方懸掛的大型虎頭蜂窩,象徵在主內合一共融的精神。教堂外聖母瑪利亞像則以魯凱貴族為藍本,呈現令人耳目一新的鄉土風情。

泰雅族--泰安鄉士林天主堂


泰安鄉士林天主堂於二○○○年重建落成,是新竹以北第一座最具本土化的聖堂,內部外觀均根據泰雅族的最愛--竹片拼圖及馬賽克圖騰裝飾而成,充分地表現出泰雅族的特色。屋簷上有復活的耶穌畫像,畫像的兩旁有竹筍,意思是每年的復活節前後正是產竹筍的季節,竹筍突出地面,象徵耶穌的復活。牆面上有各種圖騰,例如:用竹片拼成男女紋面圖形;這是泰雅族成年的象徵,也象徵著在基督內男女平等。祭台以米臼為祭台柱子的腳,代表生活與祭獻的合一。

布農族--曲冰、潭南天主堂

曲冰位於南投縣仁愛鄉的萬豐村,是布農部落最北端的一支,屬卓社群。震災重建後的聖堂,是一棟兩層樓的建築,造型美觀特別。大量石板建材的樑柱與線條,表現原住民傳統風味,鐘塔上的十字架在藍天白雲下俐落可愛。聖堂後山有聖母亭和苦路,居高臨下俯瞰整個村莊,教堂不時播出的音樂迴繞青山間,格外和諧動人。美中不足的是窗戶太多,保養上頗為費時費力。
另一個布農部落潭南村的天主堂也在九二一中被震垮,由於居民不願意讓聖堂孤單留在原處,因此反對遷村。重建後的教堂,呈現的是都會區的現代主義風格,聖堂內採用大量透明玻璃,聖堂外面的檳榔樹一覽無遺。由於矗立在部落尾端高處,與居民聚落有一段距離,少了融入的歸屬感。重建前,居民曾經在部落裡搭蓋一棟簡單樸實的臨時性竹製教堂,由於是教友出錢出力親自搭蓋,因此有屬於自己的親切感。

泰雅族--石磊、新光天主堂

竹東尖石鄉的石磊、新光天主堂於二○○三年先後落成,出自白冷會傅義修士的設計,造型典雅大方,注重堅實耐用樸素的原則。外牆由本地教友用洗石子拼成泰雅族圖案,寬敞的窗戶、開放的空間設計,人多時可將空間延伸到戶外,在一片青青大地中自然寧靜和諧,是看天看地、默想祈禱的好地方。
石磊教堂的彩繪玻璃是傳統教堂特色,由五峰清泉部落的丁松青神父,配合蘭嶼達悟族的彩繪玻藝術家共同製作完成。玻璃上的彩虹圖案敘述的是泰雅族的傳說。相傳泰雅祖靈在通往永生靈界之前,會經過一座雄偉的「神靈之橋」(Hongu Utux),神靈之橋高掛天空猶如彩虹,底下深淵是怒濤澎湃的大河,大河內有很多凶猛的鱷魚和巨蟒,橋的起端有一棟房子,裡面住的是審判官。勤奮誠實勇敢的人,可以通過神靈之橋到達永生的靈界;頑劣懶惰膽小的人,只能痛苦不堪地行經滿佈荊棘、黏草、吸血蟲的路旁;邪惡不赦的人則被推入橋下。彩虹上的星星象徵祖靈,玻璃旁的十字架,表達出泰雅族的弟兄姊妹,相信唯有依靠耶穌基督,才能成為勤奮誠實勇敢的人。
新光是泰雅族最高的部落,新落成的天主堂內部,有教友自己雕刻的原住民婦女織布圖及男人狩獵圖,表現泰雅祖先兩大傳統藝術。聖體櫃是原住民的小米倉庫,尤具特色。

華美豔麗,
表達身份地位的服飾藝術

泰雅族的編織極負盛名,是台灣原住民族群之冠,有女子的織布和男子的編器。女孩從小就開始學織布,可說是少女婚前必學的技藝,會織布的女孩才可獲得男士的青睞,成為待嫁女兒。技術超群者可在胸、手、足、額等處,刺上特定花紋,作為榮耀的表徵。男子的編器通常自幼由父親教導,所編器物,多為生活必需的實用容器,外型古樸典雅,主要材料有藤、竹及月桃等等。
編織是泰雅傳統文化的象徵,許多泰雅部落如苗栗泰安、竹東尖石等地的教堂,都將美麗的織布作成祭台布、祭衣,或耶穌基督與聖母瑪利亞的服飾,編織的容器則視其實用性擺設於聖堂內,呈現出原住民生活文化特色。
排灣、魯凱兩大族的文化藝術極為相近,無論是房屋結構、器具、服飾、雕刻、圖案……等,都非常相似。
他們的頭飾相當特殊,喜用獵物的牙、角、皮、毛等裝飾,色澤華麗富於變化。服裝色彩艷麗、裝飾豐富,喜歡佩掛野豬牙,此外,貴族的服飾多以酷似百步蛇紋的雄鷹、高貴的琉璃珠、特殊的圖案……等來展示權貴。琉璃珠是排灣、魯凱兩大族最貴重的珠飾藝術,色彩豐富耀眼多變化,每顆珠子都有特定的名稱及涵意,紀錄著每個族人的身份地位,越古老的越神聖珍貴。
佳平天主堂聖母瑪利亞身上華麗的服飾,代表排灣貴族的尊貴與權勢,除了精美的刺繡與珠飾外,念珠是以琉璃珠串成,可說是天主教原住民藝術的代表作之一。排灣族把聖母瑪利亞裝飾成像自己的族人一樣,表示聖母不但是天上的母親,也是部落裡最美的公主。聖母頭飾上的百合花,對女性而言象徵純潔堅貞,對男性則表示狩獵成績裴然。神父的祭衣也飾以各色花式的編織與刺繡。
其他如霧台天主堂的聖母及若瑟,頭上都戴著飾有羽毛的魯凱族華麗頭冠,身披傳統服飾,顯示族人對傳統文化的尊重與堅持。蘭嶼堂區神父的祭衣,是當地謝清美女士二十三歲時的刺繡作品,圖案考究精美,從畫圖到完成費時一個月,顯示族人對信仰與藝術的重視。

表達深邃信仰,
充滿動感的儀典藝術


天主教傳入部落後,原住民傳統神觀受到顯著的衝擊。但從現在的宗教禮儀來看,原住民將福音與傳統祭儀巧妙地結合在一起。神父可以穿上原住民祭禮時的傳統服飾,在彌撒或其他歲時祭儀中,將收成的五榖雜糧奉獻給上主,族人可以從中感受、傳承傳統文化的內涵。彌撒完後,族人歡聚在聖堂內唱歌跳舞,用自己的方式讚揚上主,二者並存而融合,成為一種和諧而美麗的禮儀。

阿美族的豐年祭

豐年祭是阿美族最盛大的傳統祭典,族人必須放下工作全心參與,用他們的歌舞和祭獻(2)表達對神的最高敬禮。豐年祭在各部落進行的時間不一,約在仲夏至初秋舉行,少則三天,多則十天不等。祭儀完全以歌舞呈現,不分男女老幼都能參與,每一位參與者都是祭獻者,但部分祭儀仍禁止女性參與。
花蓮光復鄉富田天主堂的「慶祝聖母升天暨收穫節感恩彌撒」,是將天主教禮儀與原住民傳統祭典融合的範例。豐年祭與彌撒都是宗教性禮儀,其相同點是在祭典中會將日常生活的成果,如小米、酒、餅等奉獻給上主,表達信仰的核心,也是神臨在的一種方式,參與者在祭儀中與神合一、分享、共融。
禮儀前,教堂內擺設大量阿美族日常生活用品,例如:傳統阿美建築、聚會所、捕魚器、牛棚……等。彌撒開始前的迎接禮與進堂曲以阿美族傳統祭儀呈現,年輕人帶著小米、竹筍、檳榔等農作物進場,依次傳遞給頭目,由頭目向族人及祖靈宣告禮儀開始;頭目與司祭(3)並被邀請上台,與神父、主教各站一邊,顯示頭目與司祭身分的被尊重。為顧及年輕人的母語能力,彌撒中的福音以漢語朗讀;奉獻禮中族人將藤心、蔬果、花生、檳榔等傳遞至主祭手中;感恩祭時,頭目與司祭必須下台並脫下帽子,與族人一起朝拜耶穌基督;禮儀結束後,在美麗動聽的阿美族歌謠中,頭目、主祭、教友等人依次走出場外,大家唱歌跳舞歡宴。

泰雅族的祖靈祭

祖靈祭是泰雅族傳統祭獻禮,母語稱為「MAHO」,通常在收割時舉行。以苗栗縣泰安鄉為例,一九九○年初期,祖靈祭已經流於表面化的辦桌歡樂喝酒,失去原有緬懷祖先的意義。在神父召集族人共同努力推動下,現已逐漸恢復傳統的模式。
泰雅族很尊敬祖先,認為人過世後會到另一個地方去,若要平安生活,就要靠祖先的庇佑,因此藉著祖靈祭,族人獻上豬隻並獻酒向祖先或天主祈福。天主教常在祈禱或彌撒中請過世的人代為轉求,泰雅族也認為親人過世後,可以向他們祈禱說話,請求祖先轉求庇護。
在泰安鄉,除了聖堂的禮儀空間表現原住民特色外,聖堂祝聖,須先請頭目祭祀祈福,然後再祝聖和彌撒。祖靈祭的祭品則先灑聖水再舉行。彌撒時,泰雅母語和國語各半,讀經部分仍使用國語,家庭祈禱則完全使用母語經文和聖歌。此外,傳統歲時祭儀如播種祭、收割祭、祖靈祭的推動,也有助族人重新找回「傳統的心」。

莊嚴優美,
懾人心弦的歌唱藝術


早期彌撒中的聖歌本,很多是外籍傳教士由大陸帶來的中文本。一九七○年代開始教會推動本位化,各族群紛紛使用傳統音樂、歌謠編寫自己的歌本,目前阿美族、卑南族、布農族、排灣族、泰雅族及鄒族……等,都有母語歌本。在此列舉布農族及鄒族為代表。

布農族的母語聖歌

布農族的音律獨特優美,他們用虔誠的歌聲禮讚大地,從心靈深處唱出動人的生命之歌。聞名國際的八部合音,有旋律沒有歌詞,繁雜的複音合唱技巧,逐漸昇揚的音階由低而高、由弱漸強,堪稱人類心靈美妙的律動。
花蓮布農族部落,在早期賈士林神父的帶領下,將許多傳統歌謠改成聖歌,每當彌撒或祈禱時,族人便用渾厚的合音讚頌耶穌基督;其他像南投縣信義鄉、仁愛鄉等地的布農族堂區,彌撒中也都已陸續採用改編的母語歌本。

鄒族的吟唱


鄒族的歌謠和舞蹈簡單質樸,曾多次受邀到世界各地演出,最為人津津樂道地是一次在梵蒂岡廣場的表演,莊嚴肅穆的和聲透過麥克風播放,彷彿大自然的天籟,吸引許多群眾駐足聆聽,得到很大的迴響。他們把這種屬於祈禱的歌聲放在彌撒裡,例如以傳統戰祭「Peyasvino poha’o」代替「光榮頌」,歌詞的意思是「造福萬物的Yo(神的名字),你的光榮充滿天地,我們的歌聲衝破高天,從天上來的我們要讚美你,我們的歌聲衝破高天。」莊嚴的吟唱表現震懾人心的敬神智慧。此外,苗栗泰雅堂區的光榮頌,取自頭目祈福禮唱的傳統歌詠,旋律和諧優美。

普世性與本土化


不可諱言地,很多傳統祭儀已經淪為文化商品或政客工具,失去原有的意義及神聖氛圍。人們可以將教堂妝點成原住民風味,或將祭儀舉辦得繽紛熱鬧,但是如果少了族人的參與,和真誠的信仰,一切都只是形式,而不是真正的本土化。
過去許多原住民年輕人的身分認同意識很薄弱,不會講母語,不會原住民歌舞,也不重視傳統文化價值,許多老人對薪傳工作雖有心卻無力,使原住民文化面臨無法傳承的危機。經過多年努力,現在已經有許多部落積極恢復傳統儀式,來提升原住民對自己身分的認同感。此外,他們在安排的活動時,會針對不同年齡層作不同的考量,以點燃年輕人對自己族群的愛火,這可說是宗教藝術本土化所帶來的正面效果。另外,天主教亦保持了另一個價值,即福音的「普世性」。面對部分傲慢的種族自我中心意識形態,台灣社會需要知道,「普愛眾人」比任何族群特色更為重要。

註釋
-------------------
1 本文介紹的原住民教堂建築,以天主教堂為主。
2 祭獻:供奉物品祭祀。
3 司祭:司祭是人和神之間的橋樑,是主持祭祀的人,在禮儀中代表人向神祈禱與祭獻。



Wednesday, 15 November 2006 21:18

台灣.媒體.人籟

“Network”, it can be said, is a loosely used word that refers to loosely structured ways of exchanging information, supporting each other and/or leading common actions. It links people and groups at various levels, local or global, sometimes for their own mutual benefit, sometimes in the interest of a cause that transcends and unites the members of the network.

The reach and efficiency of networks has been greatly enhanced by the Internet. This might be partly because the Internet allows for horizontal relationships, and that horizontal relationships are very much at the core of networking, distinguishing networks from other organizational structures.

Exchange of knowledge is another characteristic of networks. This is already true of “social networks”, exemplified by the Old Boys associations. For sure, social networks primarily provide emotional and cultural support, but they constitute also the port through which information that might help one to change one’s career path or get valuable tips on the stock market are exchanged. Information becomes even more central when we come to what can be labeled as “knowledge networks”: this kind of networks is basically a space for discussion that helps to determine research directions (for an academic community) or action strategies (for an association of people and groups committed to a social or environmental cause for instance.) For putting it another way, it is only within knowledge networks that “information” truly becomes “knowledge”, i.e. is crystallized into a body of consistent and mutually reinforcing assumptions. It is also within knowledge networks that knowledge receives a meaning that leads a group to enact value judgments and maybe to decide on a course of action.

The need to connect together scientific assessments, policymaking and grassroots activism explains the spread of knowledge networks. Also, the globalization of issues such as environment, violence, international trade and workers’ rights induces people to connect to groups that share similar concerns in various cultural and political contexts. International networks are partly a product of the eroding power of the Nation-State, and partly a response to the increased influence of other players, such as multinational companies.

Willemijn Verkoren has identified a few conditions under which knowledge networks can function correctly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eace Studies, 11-2, 2006). I rephrase here in my own way those that seem to me more important:
1) The network does not exist in isolation; exchanges going through the network and real life activities are linked in a sustainable way.
2) The purpose of networking is clear, as are the possibilities offered by the network and the limits of what it can achieve.
3) Capacity for learning, room for discussion, and openness in membership, discussion and sharing are requisites for the efficacy of the network.
4) While being able to operate autonomously, the network must be linked to a wider environment, to enable it to give and to receive.
5) Results of the interaction have to be visible at some stage.
6) To facilitate and moderate a network requires time and expertise.
7) Finally, the flexibility of the network helps it to facilitate exchanges, action and empowerment without trespassing over its boundaries, rather than aiming to become an all-encompassing knowledge system.

In the field of social action, there might be not stronger incentive to the spreading of the knowledge network model than the concerns raised around the sustainability of our economies and the current world governance system. The debate on climatic change shows that scientific conclusions are themselves reached through the nurturing of a permanent network of information and debate. The policy debate is nurtured by different (and often diverging) networks of citizens, experts and companies. Interconnection between these groups helps to go from traditional lobbying to innovative networking, and the growing debate on facts and values is conducive of such interconnections. Technical expertise is not sufficient for tackling such a broadly-shaped issue, and groups of citizens will continue to debate on consumption models, the resurgence of values such as frugality and solidarity, hopefully advancing towards formulations and insights that will develop a cultural model in line with the technical imperatives linked to the issue at stake. The mobilization of cultural resources for nurturing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 a mobilization achieved through a dialogue on core values, sharing of success stories and exchange of strategic analyses - is exactly what a knowledge network might want to achieve.

Maybe it would be useful for all of us to reflect on the following questions:
- What are the knowledge networks that I am presently engaged into?
- Are these networks akin to my real interests and current concerns, or should I try to engage into new ones?
- May I possibly be active in a web of relationships that could happily develop into a real knowledge network, sharing information among its members and with other networks, provided that I encourage the group to take the necessary steps for becoming more reflexive and participatory?
- What kind of knowledge networks does my environment need, and may I be instrumental in fostering such alliances?

May our online interactions and our real life activities follow more and more the model sketched here, so as to overcome the feeling of impotence that often overwhelms all of us. Our participation in some kind of knowledge networks should encourage us to become active citizens of a world whose destiny will finally be determined by the quality of the networking we enter into and the course of actions that naturally follows.
International Institute for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about knowledge networks

Monday, 02 October 2006 22:53

海島台灣.永續發展

台灣只有回歸海島的定位,
才能把永續發展的概念真正「永續化」。

「永續發展」的概念是由環境領域而來,原因則是全球的變遷和人類應有的回應。而全球變遷不只是氣候變遷,而是人們終於體會到,整個人類已面臨一個極大選擇:過去人們對地球、資源帶來的是不可彌補的破壞,而成長、進步的概念也已不再適用。人們終於看到地球有其極限。我認為「永續發展」這個概念是人類重要的發現之一,其重要性應不亞於電腦的發明,但這個發現則是心智的發現,而非器物的發明,且是人類反省之後得來的。

從成長、福祉到永續發展

二次大戰後的五十年,以聯合國做為主力機構,對全球/世界/人類發展所提出的重要概念,經歷過幾次大轉折:首先,「復原」指的是戰後各國在政治、社會、經濟上的「復原」。到了六○年代,復原已告一段落,世界各國的願景是成長。然而經濟成長所帶來大量消費及經濟結構之轉變,並無法為人們帶來公平,更無法為社會帶來更多的快樂及福祉。故「成長」概念到了七○年代就被發展(development)概念所取代。
「發展」的重要內涵是它不排斥經濟成長,但要加上社會轉型。轉型是有價值意涵在內的,意即是要轉型成為較佳的境地。聯合國曾將七○年代定為「發展的十年」。同時人們也理解到國家的政策及社會的努力,其終極目標不是經濟上「量」的擴大,而是要落實到提升人的福祉與福利,且這福祉是跨階級、族群、性別、年齡的。
八○年代則講「生活品質」。即是在成長、發展和福祉之上,再加上「快樂」。而測量生活品質,不再只求外加的投入(input),而是講求產出(output),也就是測量人們對家庭、職業、交友、環境、治安、政治等面相良窳的感受。
八○年代後期出現的「永續發展」概念是對二次大戰後成長及發展觀念的批判。過去人們並沒有把環境放入全盤思考內,所以永續發展的概念是由環境出發的;社會學家則是要把永續發展拉入社會科學的領域。但是,人類其實只有一次的機會去發現環境問題對人類的重要性,但是卻可能有數代的機會去發現社會和階級不公平的影響。也就是說,永續發展是以環境及資源為基礎,而不是以政治或社會為中心。以下是永續發展概念的內涵、指標及願景:

從「同代」到「跨代」

過去我們講成長、發展,都沒有考慮到下一代。在布德藍報告(Brundtland Report)《我們共同的未來》中,第一次標出永續發展具有跨代的定義:「為了我們這一代的發展及生活品質…不可以為了滿足這一代,而犧牲下一代。」在台灣,我們所做的種種開發行為,是否犧牲了下一代的生活品質所依賴的生態體系?若是,我們必須改變。

從「無極限」到「承載能力」

由無極限的心態轉移到有極限的體認,也是永續發展的另一個重要內涵。承認極限,即是認識到生態體系有其「承載能力」,亦即生態體系可以負荷多少人口?承擔多大的污染和環境壓力?用最簡單的話說,就是「眼睛不要比肚子大」,我們的生態體系可以承擔什麼,我們就適可而止。

台灣的海島生態本質

要追求永續發展,第一件事就是把「環境」帶進國家發展的策略性思考,而最根本的就是確實體認到台灣的生態本質,那就是認同台灣是一個海島。幾百年來,我們的原住民很清楚台灣是個海島;閩、客族人在三百年前移民來台,也非常瞭解台灣是海島,因為他們要渡過「黑水溝」。然而五十年前國民黨來台,在政策上一直沒有將台灣當成一個有別於大陸的島來治理。

致力海岸線生態保護

照說海岸是「共有地」,既非國有也非私有。然而解嚴後,海岸線由共有地搖身一變為國有,再下放為私有地。經濟部工業局規劃西海沿岸的工業區及大型開發計畫,由最北的觀音工業區,經台中港、台中火力發電廠等,一路南下直到高雄都會區,我們看到的不是工業發展的藍圖,而是黑色的海岸。我們的海岸是生態敏感區,就應該用維護生態的方法去維護它,不應該任意加以開發。

發揚漁村及海洋文化

全台漁村有二百三十個以上,平均每六公里海岸線就有一個漁村,照理說每個漁村可以發展成為有海岸生活特色的地方。但是不少漁村卻受限於地形或漁港開發不良,漁船竟然出不了海;或是有海洋,但海洋資源卻已被破壞,導致漁民再不能依賴海洋維生。我們應回歸海島特色,建立新的海島生態認同,以及多樣開放的海島文化和海島社會。
最後,我希望永續發展做為一個流行語言應適可而止,它應回歸到它的嚴肅本色──有待務實推動和落實的一個新目標。我們相信只有回歸海島的定位,才能把永續發展的概念真正「永續化」。台灣要有可永續的發展,只有走向海島的永續發展之路。

【人籟論辨月刊第20期,2005年10月】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Matrix_SeaIsland_ct.jpg{/rokbox}

Friday, 01 September 2006 00:00

開闢千里步道‧再造台灣價值

台灣為了發展經濟,已犧牲了太多珍貴的人文價值…

我們先來勾繪這樣的夢想:有一天,台灣會出現一條眾志成城、名聞遐邇的千里步道,環島一週。你可以騎著單車走一圈,也可以選擇某個區段,走上半天或一天,沿途領略台灣僅存的美麗風光。你手上有本小冊子,告訴你不遠處有個田園民宿可以落腳,並介紹步道附近的林相與生物、周邊的古蹟、文史據點及藝文活動,讓你的健行成為一趟豐富的文化之旅。
這條千里步道,臨山近海,走入平原。白天,你看見沿途美麗的花草與田舍,夜裡,你在星光下低迴,在流螢中目眩神搖。在這條步道上,你並不急著走直線。因為,追求快速,急走直線的結果,只是回到原點。這條步道蜿蜒曲折,卻讓你看到無限…
這個夢想可能實現嗎?當然有。因為,如果你說有、他說有,千千萬萬的你我他都說有,這個夢便會實現。當然,困難一定會有。最主要的三道關卡:民間有無力量?地主肯不肯?政府願不願意做?
民間的力量有多大,就看你我他的響應,看看有多少人願意一起做這個大夢。前些日子,幾個國中生騎單車環島一週,有人問他們:「你們繞了台灣一圈,看到了什麼?」孩子們面無表情,只有其中一個說:「台灣到處都一樣醜,醜得一模一樣。」日本作家富樫史生,去年來台徒步環島七十九天,回去時丟了一句話:「台灣是不適宜人走路的地方。」
啊!FORMOSA,美麗之島,從何時起變得這般醜陋?請把你的感慨傳出去,喚醒你身邊的人張開眼睛、打開耳朵。當一波波的感慨不斷傳出去,便會聚集一群群的行動者,產生一股強大的力量。
步道沿途要停止經濟開發,地主當然會反對。但步道完成後,也會創造另一種「商機」:民宿、餐飲、深度旅遊…未嘗不是更大的利基。另外,一條美麗的千里步道,將成為台灣的觀光景點,提高台灣的國際能見度。為了舉辦台灣博覽會,政府可以編列百億預算,千里步道難道不該投注更多資源?相對於博覽會的曇花一現,千里步道更能長久融入人民的生活。
半世紀來,台灣為了經濟,已經犧牲太多珍貴的人文價值。藉由千里步道的規劃與開闢,讓我們走出擴張主義,重新出發,去探討根本的價值問題,從而改變我們的生活。十多年來,「政治台灣」早已淹沒了「文化台灣」。能不能在這一次,讓「文化台灣」也迴盪出一圈圈的漣漪?
今日,讓我們走出家門,去探查一段小徑。不論是山路、產業道路或鄉村小道都好。然後,我們一起來「接龍」,連接成一條環島步道,並展開連署,邀民意代表協助,請政府保護這條步道免於經濟開發,並投入資源,促其實現。
此外,我們更要發展一套周延可行的公共論述,並與地主進行深層對話,尋求支持。我們最終希望,透過這條步道,引入新的價值觀,具體而真切地討論經濟開發與生態人文之間的矛盾,人與自然如何相處的種種問題,創造出新的行動場域,再造台灣新價值。

【人籟論辨月刊第27期,2006年5月】

相關連結

千里步道最新訊息

-------------------------------
我要訂人籟


Page 6 of 6

Help us!

Help us keep the content of eRenlai free: take five minutes to make a donation

AMOUNT: 

Join our FB Group

Browse by Date

« June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We have 3107 guests and no members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