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enlai - Items filtered by date: Saturday, 05 September 2009
攝影/Dean Leu
本文為節錄,完整內容請見2009年10月號《人籟》月刊


----------------------------------------
若說台灣的新聞節目僅僅是一場實境秀,或許言過其實,但千萬不要輕易相信你眼前看見的事物。你看見的很可能是一個劇場:虛擬的剪刀穿梭,由細線操縱的人物演出預先決定的腳本。最糟糕的是,這場戲的導演不知道自己想呈現什麼。
----------------------------------------

任何一個略具懷疑精神的觀眾,可能都曾經對新聞報導的可信度感到不安。但我們卻生活在這樣堪稱奇幻的景象裡:接近百分之一百的電視覆蓋率、七家新聞電視台、一百個有線電視頻道、兩百個廣播電台、兩千多份報紙、和四千份以上的雜誌(資料來源:行政院新聞局資訊網),擠在只有兩千三百萬人的小島上。這意味著我們正在經歷一些不可思議的世界之最:全世界密度最高的新聞頻道,以及全世界密度最高的SNG車。

或許台灣人很難想像,遠比台灣幅員更為廣大的美國只有三個純新聞電視台,英國也是三個,日本則是一個也沒有。必須負擔高額衛星轉播費用的SNG車無論在哪都是稀有的資源,但對台灣來說則不然:兩千三百萬的人口便擁有八十二台SNG轉播車,遠遠超過日本1.2億人/71輛、香港700萬人/1輛、韓國4800萬人/40輛、印度10億人/300輛。

「資訊爆炸」這個詞套用在台灣現今的景況上,或許根本不是一個誇飾的說法;但令人失望的是,極度的競爭並沒有帶來更好的品質。新聞造假時有所聞,腳尾飯事件、總統大選轉播灌票等前例使人們質疑自己眼睛看到、耳朵聽到的東西。在這樣的氣氛下,批評媒體似乎是一件輕鬆容易而且政治正確的事情。然而到底是什麼讓我們陷入如今的處境?


謊言製造者
「為了收視率」,傳播媒體堂而皇之地生產謊言,而且很快就原諒了自己。某些媒體從業者認為,說謊是生存的必要之惡。我曾親耳聽到某新聞台某位組長在一堂擠滿新聞所學生的演講課上,滔滔不絕地解釋,2004總統大選轉播時灌票灌到爆表不是他們的錯。「因為跟其他電視台比起來,我們灌得不算最多」、「收視率很現實,你數字跳得不夠快,觀眾就轉台了。」

「我們沒有錯,因為大家都這麼做」、「我們沒有錯,因為觀眾愛看,我們提供他們想要的東西」,這樣的邏輯是傳播媒體界最常使用的辯護,而這背後的潛台詞便是:「為什麼我們媒體說謊?因為你們消費者喜歡被騙」。這基本上是一種雞生蛋、蛋生雞的論證,因為你永遠不會知道究竟是媒體內容決定了觀眾的品味,還是觀眾的品味決定了媒體內容。這樣的觀點或許落實了某些學術理論對大眾文化的看法:「市場性」與「商業化」對任何文化而言都是一場悲劇;因為普羅大眾(也就是消費者)傾向於接受庸俗的產品和訊息,如此最終將導致高雅文化的式微。

或許我們應該先拋開悲觀又高傲的理論家,先來看看為何媒體工作者會如此輕易原諒自己的謊言:跟大多數的年輕人一樣,許多媒體工作者剛從學校畢業時都充滿理想,但進入職場後卻要處理各種不得不妥協的情況。起初他們很惶恐,但日子一久便逐漸麻痺,一點一點撕去自己理想的表皮,學會面對最不願意接受的真相。

我有一位朋友在電視台擔任外電新聞編譯剪輯的工作。她的主管不停退掉關於戰爭跟國際情勢的稿件,「給我刺激的畫面!給我有趣的東西!」她被要求搜尋關於中國生出三隻腳的雞、或者落雷擊斃伊朗的一群羊這樣的新聞,更不斷被要求剪輯出造假的精彩刺激畫面。有些新聞僅僅來自一則簡短的外電,要是沒有畫面怎麼辦?主管告訴她:「去捏造它。」最後,觀眾看見的是波灣戰爭的爆炸畫面,配上內蒙草原的羊群,但旁白朗朗訴說著:「今天伊朗某處高原的羊群意外遭落雷擊斃」。這就是一個記者如何變成謊言製造者的過程;她知道「應該」報導更重要或更有意義的事情,但是她的主管認為那不夠「有趣」,不足以吸引觀眾的目光。



想知道張茵惠對電視媒體生態的進一步分析,請看10月號《人籟》論辨月刊。

更多關於作者
張茵惠的部落格【星光詠嘆調】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zhangyinhui_momentofreality.jpg{/rokbox}
當大説謊家被下了「誠實魔咒」,真相會使他自由,或墜入可怕的地獄?
----------------------------------------

假如上帝在你身上下了一個詛咒,要你在一天24小時之內都不能說謊。你的生活會因此而亂了步伐嗎?
或許你會覺得一天不說謊沒什麼。但若仔細檢視,你或許會發現生活中其實充斥各式各樣的謊言:從善意的白色謊言,到惡意的謠言中傷,都不可避免地撲向我們。

美諺有云:「誠實為上策(Honest is the best policy)。」傳統的好萊塢電影,不論劇情多麼天馬行空,在道德主題上都回歸到二個核心價值:「自由意志」(free will)與「誠實」。人類基於自由意志做出選擇,不論這個選擇讓主角陷入何種困境,若要解決問題,一定要誠實以對――也就是一定要有個橋段,讓影片中所有的欺瞞與背叛都必須藉此坦白澄清。如此一來,主角才能在故事的結尾被救贖,獲得完美的結局。


童言背後的真相
金凱瑞主演的《王牌大騙子》(Liar, Liar)就是一部探討「真實」與「謊言」孰輕孰重的電影。影片一開始,有位老師在課堂上問小朋友家長的職業。當問到一個叫麥克斯(Max)的小男孩時,孩子歪頭想了一下,然後直覺地脫口而出說「騙子」。這個答案讓老師花容失色,想說麥克斯一定是在哪個環節上誤會了父親的職業,於是繼續追問。當小男孩說出「爸爸總是穿上西裝上法庭和法官說話」時,老師聽了不禁莞爾,然後糾正麥克斯說:「他是個律師,不是個騙子。」

即便是童言無忌,這段對話卻替律師這職業下了一個嘲諷式的定義:其實律師不過就是職業騙子,他們到處說謊。不論是為了做人處事上的圓滑(白色謊言),或是為了打贏官司的「技術性說謊」(惡意中傷),於公於私他們都是不折不扣的「謊言製造者」。也因此本片的英文片名「Liar, Liar」(說謊者)不其然地與「律師」這個職業形成同位格。

金凱瑞所飾演的律師弗萊契(Fletcher)就是一個為了成功不惜說謊的律師。焚膏繼晷的工作影響了他的家庭生活。雖然他與妻子的離異,並沒有影響到與兒子Max的感情,但為了同時應付公事與私事,弗萊契不得不常常撒謊,當做虛與委蛇的藉口。他的生活是由大小不一的謊言羅織而成。不但遲到有理由,就算見到討人厭的同事與上司,也得昧著良心說場面話。所謂「成功的律師生活」,其實只是由一堆謊言堆砌而成的假象。

麥克斯很喜歡跟父親在一塊,即便他知道父親常對他不守信用。但隨著弗萊契放他鴿子的頻率越來越高,讓麥克斯逐漸喪失對父親的信任。在某個弗萊契又缺席的生日宴會上,六歲的麥克斯許了一個願望:他希望爸爸能夠有一天不說謊,好好做一個誠實的人。


誠實是否真是上策
上帝似乎聽到了小男孩真誠的禱告,幫他撒下許願的魔粉。從那刻起,弗萊契變得無法說謊。即便是最小的指鹿為馬(如:將紅筆說成藍筆)也辦不到。這項「奇蹟」讓他慌了手腳。一向靠說謊與扭曲事實替客戶辯護的他,竟然搖身一變,成為比小木偶皮諾丘更誠實的人。弗萊契的命運會不會因此而改變?誠實到底給他的生活開啟了另外一扇窗,還是帶來更多的麻煩?


劇照提供/http://hard.ge/

----------------------------------------


本文亦見於2009年10月號《人籟論辨月刊》

2009_10想閱讀本期更多精采文章,請購買本期雜誌!

您可以選擇紙本版PDF版

海外讀者如欲選購,請在此查詢(訂閱全年份

 

Saturday, 05 September 2009 23:33

彼此竞争或相互扶持?

卢俊义牧师谈论台湾教育因过度强调竞争所产生的问题。

附加的多媒体: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cn.jpg|}media/articles/LoChunGi_CompetitionSolidarity.swf{/rokbox}
Saturday, 05 September 2009 21:53

谎言文化中的诚实信仰

本文为节录,完整内容请见2009年10月号《人籁》月刊


----------------------------------------
「一切隐藏的事都会被揭发;秘密的事也会被泄露。因此,你们在暗中所说的话会在光天化日之下被人听到;你们在密室中的耳语也会在屋顶上给宣布出来。」
~ 《圣经.路加福音十二:2—3》
----------------------------------------

大约30年前,我曾前往瑞士的苏黎士,有天接待我的神父有事情,便让我自己在市区四处参观。我本来想搭公车到某处,却发现一张公车票居然要一瑞士法郎。当时,一瑞士法郎等于台币二十元,而在台湾搭乘公车不过要三元,二十元已经足够我吃两餐。因为在此之前,我都是和神父一起行动,公车票钱都由神父支付,我完全没想到坐公车居然要花那么多钱。

瑞士的公车并未配备查票员,司机也不会检查乘客是否买票。上车购票,全凭良心。为此我十分挣扎,一方面觉得票价实在太过昂贵,不想买票。一方面我也在想:「我身为一个牧师,不买票交待得过去吗?」就这样,我在公车站前反覆思量,这中间早已不知过了几班公车,等车的民众甚至忍不住问我,是否遭遇到什么困难。他们不知道,我的内心正陷入天人交战。

就在我足足考虑了两个钟头后,我做了决定:我不要买票。于是下一班公车到来时,我马上跑了上去。没想到才刚站好,就发现眼前标示写著,未买票的人被抓到,要罚一百倍票价。我吓了一跳,立刻匆匆下车。后来我跟神父提起这件事,神父告诉我:「还好你下车,你要是没买票被抓到,隔天苏黎士报纸头版新闻就会是『台湾来的牧师坐车不付钱被抓』」

后在我在维也纳台湾同乡会的聚会中,与旅奥的台湾朋友说起这个故事,没想到几乎所有人都笑了起来,他们告诉我:「牧师,我们也是来了大约半年,才学会买票。」原来,奥地利坐车买票的方式也与瑞士相同,多数台湾人初到此地时,都坐覇王车,直到半年后「才感到羞耻」。
回想起这件事,我觉得这种不诚实的文化和我们的教育、生活文化有很大的关系。


从小教你骗到大
在台湾,我们称工作为「骗吃(台语)」,如果有人称赞对方:「你这份工作不错喔!」时常会听到对方回答:「没啦,不过就是骗吃骗吃」。此外,我们常听到父母一谈起教养孩子的方法,便说:「囝仔嘛,就是要给他骗一下!」如果孩子哭了,也很少有父母愿意了解孩子哭闹的真正原因,反而时常会恐吓欺骗孩子:「再哭,警察就来罗!」甚至更夸张地还会说:「虎来了,别哭!」可是台湾哪来的虎呢?这不仅是恐吓孩子,用得还是虚假的谎言。

而孩童上学后,课本中同样充斥我们的国土不仅及于中国还扩大到外蒙古等不实内容。加上不论是家庭教育或是学校教育,整个台湾社会都是以功利为导向,注重成绩和竞争,几乎可以说没有任何一点诚实教育。于是多数的孩童在被欺骗的不安中成长,而后逐渐将欺骗、说谎视为理所当然。欺骗在文化中生根,人们就很难听到实话,人与人之间也会缺乏互信。

难以欺瞒上帝
西方文化却不同,自从罗马帝国将基督教国教化后,基督教信仰和欧洲文化及生活已密不可分。虽然这并不表示西方社会就不存在欺骗。但大体上他们比较重视诚实的价值。这是因为在基督教教诲中,诚实是相当重要的德目。

由于基督徒相信上帝无所不能、无所不知、无所不在,所以认为人的心思与所作所为都无法隐瞒上帝。记得有次我受瑞士白冷差会邀请前去访问,那时正值寒冷的雪季,某晚我和神父前往观赏歌剧,歌剧结束后神父开车载我回修院休息。我急著上洗手间,因此不断催促神父开快一点,可是即使经过没有红绿灯的十字路口,神父也必定停车再继续前进。我实在受不了了,忍不住抱怨:「根本没警察也没有人,为什么不直接开过去?」神父听完后居然生气了,他把车开到路边停下来,转头问我:「卢牧师,你是否相信上帝?」我当然回答是,他接著说:「那你怎么说没有人在看?上帝在看!」



想知道更多关于基督宗教的谎言观点,请看10月号《人籁》论辨月刊。

附加的多媒体: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cn.jpg|}media/articles/PastorLu_LiesRumors.swf{/rokbox}
摄影/Roy Berman
本文为节录,完整内容请见2009年10月号《人籁》论辨月刊


----------------------------------------
一百年前,日本人飘洋过海,前往巴西寻找新天地。
一百年后,他们的子孙回到日本追逐樱花梦。
然而这次却因为经济萧条与文化冲击,让樱花树下的森巴显得格外忧郁……
----------------------------------------


「响起吧!热情的韵律!」2008年度日本东京「浅草森巴嘉年华」的官方口号如是说。这场盛会每年都以鲜艳的服装、热情的音乐与华丽的舞蹈,奋力捕捉盛夏的尾巴。值得一提的是,庆典上有好几支日裔巴西人组成的队伍,像是由石川克劳第欧所带领的「布洛克•阿哈斯道恩(Bloco Arrastão)」乐团。石川笑容满面地走在队伍最前端,奋力挥舞著指挥棒;后面则跟著游行用的花车,上头挂满了喜气洋洋的红鞭炮吊饰。他的兴奋其来有自:2008年正好是日本移民巴西一百周年。如此重要的场合,当然要卯足精神,让大家好好见识道地森巴的魅力。石川说「如果能放开胸怀、把所有感动化作音乐表现出来,那就太棒了!」。

不过「浅草森巴嘉年华」是一年中少数能让石川尽情摇摆的日子之一。平时他都在便当店打工,一个月只有四次练团的机会。「日本居,大不易」;对日裔巴西人来说尤其如此。短暂的欢愉,其实是为了迎接未来更多的苦难与茫然。


保见团地:日裔巴西人困境的缩影
时间来到今年三月中旬的星期六,距离樱花绽放还有一个多星期。不过对箱崎家而言,春天似乎已经提早降临——十九岁的箱崎卡琳即将在四月成为大学新鲜人。对一般日本家庭来说,子女考上大学也许算不上是特别的喜讯,可是在爱知县丰田市北方的保见团地(日语意为社区)里,这却是个令人振奋的好消息——因为卡琳是此地少数得以挤进大学窄门的日裔巴西人。

卡琳的例子多少为保见团地带来一丝希望;因为就在一个月前,当地的日裔巴西人协会才向丰田市政府提出请求,希望能增加他们的工作机会与子女的学费补助。其中有位女性在记者会上沉痛地表示,社区里有的孩子明年就要上高中了,父母失业的话,会对他们造成不小的麻烦。

保见团地所面临的难题正是日裔巴西人困境的缩影。今年年初日本的经常帐赤字(Current Account Deficit)飙高到将近十八亿美元,出口贸易与去年相比也大幅萎缩,国内生产毛额(GDP)年率更是下降了15.2%──种种数据都显示这是日本有史以来最严重的经济危机,而其中又以电子制造业与汽车工业受创最深。就连刚取代美国通用公司成为世界第一大厂的丰田汽车,也在二月初将国内生产线关闭到只剩一条,同时采取部分停工与无薪假等措施,并遣散数千名派遣员工;即便如此,这个汽车业的龙头老大最后仍以亏损两千多亿日圆收场。


金融海啸下的首波牺牲者
遭到丰田解雇的派遣员工里有八成以上是日裔巴西人。他们透过巴西当地的旅行业者仲介至日本,再由日本人力公司引进到丰田、东芝等大型工厂,从事低技术性的劳力作业。这类日本人闻之却步的工作素以「3K」闻名(3K分别是日语「辛苦」、「脏乱」、「危险」三个辞汇的缩写),一天的工时长达十三个钟头,周末还得经常加班。更糟糕的是,面对如此恶劣的职场环境,许多巴西人却碍于语言隔阂而投诉无门:因为每条生产线上只有一位翻译负责解说工作内容,无暇顾及工作契约、薪资明细或健保等攸关员工权益的事情,遑论给予这些外劳进一步的语言训练。而资方在这方面也是得过且过,无意采取任何改良的措施。

因此当金融海啸席卷而来时,首先灭顶的就是这群外来劳工;他们多半在毫无预警的状况下遭到裁员。二十八岁的角田小姐就是一个例子:她的日籍老板告诉她下星期一开始放假。可是到了星期二他便通知她的经理,也就是她的巴西上司,叫她不用来了。由于日裔巴西人大多不会说日语,要重新觅职简直难如登天。在这种情况下,有人乾脆选择重新开始,例如角田便决定回去巴西半工半读;但也有人想要继续留在当地找工作,而这是日本政府所不乐见的情况——尽管求职之路对这些外来者而言已经相当险恶。



资料来源
団地の希望の星:言叶の壁越え、大学合格

附加的多媒体:
{rokbox}media/articles/wusiwei_cherryblossomsamba.jpg{/rokbox}
攝影/Roy Berman
本文為節錄,完整內容請見2009年10月號《人籟》論辨月刊


----------------------------------------
一百年前,日本人飄洋過海,前往巴西尋找新天地。
一百年後,他們的子孫回到日本追逐櫻花夢。
然而這次卻因為經濟蕭條與文化衝擊,讓櫻花樹下的森巴顯得格外憂鬱……
----------------------------------------


「響起吧!熱情的韻律!」2008年度日本東京「淺草森巴嘉年華」的官方口號如是說。這場盛會每年都以鮮豔的服裝、熱情的音樂與華麗的舞蹈,奮力捕捉盛夏的尾巴。值得一提的是,慶典上有好幾支日裔巴西人組成的隊伍,像是由石川克勞第歐所帶領的「布洛克•阿哈斯道恩(Bloco Arrastão)」樂團。石川笑容滿面地走在隊伍最前端,奮力揮舞著指揮棒;後面則跟著遊行用的花車,上頭掛滿了喜氣洋洋的紅鞭炮吊飾。他的興奮其來有自:2008年正好是日本移民巴西一百週年。如此重要的場合,當然要卯足精神,讓大家好好見識道地森巴的魅力。石川說「如果能放開胸懷、把所有感動化作音樂表現出來,那就太棒了!」。

不過「淺草森巴嘉年華」是一年中少數能讓石川盡情搖擺的日子之一。平時他都在便當店打工,一個月只有四次練團的機會。「日本居,大不易」;對日裔巴西人來說尤其如此。短暫的歡愉,其實是為了迎接未來更多的苦難與茫然。


保見團地:日裔巴西人困境的縮影
時間來到今年三月中旬的星期六,距離櫻花綻放還有一個多星期。不過對箱崎家而言,春天似乎已經提早降臨——十九歲的箱崎卡琳即將在四月成為大學新鮮人。對一般日本家庭來說,子女考上大學也許算不上是特別的喜訊,可是在愛知縣豐田市北方的保見團地(日語意為社區)裡,這卻是個令人振奮的好消息——因為卡琳是此地少數得以擠進大學窄門的日裔巴西人。

卡琳的例子多少為保見團地帶來一絲希望;因為就在一個月前,當地的日裔巴西人協會才向豐田市政府提出請求,希望能增加他們的工作機會與子女的學費補助。其中有位女性在記者會上沉痛地表示,社區裡有的孩子明年就要上高中了,父母失業的話,會對他們造成不小的麻煩。

保見團地所面臨的難題正是日裔巴西人困境的縮影。今年年初日本的經常帳赤字(Current Account Deficit)飆高到將近十八億美元,出口貿易與去年相比也大幅萎縮,國內生產毛額(GDP)年率更是下降了15.2%──種種數據都顯示這是日本有史以來最嚴重的經濟危機,而其中又以電子製造業與汽車工業受創最深。就連剛取代美國通用公司成為世界第一大廠的豐田汽車,也在二月初將國內生產線關閉到只剩一條,同時採取部分停工與無薪假等措施,並遣散數千名派遣員工;即便如此,這個汽車業的龍頭老大最後仍以虧損兩千多億日圓收場。


金融海嘯下的首波犧牲者
遭到豐田解雇的派遣員工裡有八成以上是日裔巴西人。他們透過巴西當地的旅行業者仲介至日本,再由日本人力公司引進到豐田、東芝等大型工廠,從事低技術性的勞力作業。這類日本人聞之卻步的工作素以「3K」聞名(3K分別是日語「辛苦」、「髒亂」、「危險」三個辭彙的縮寫),一天的工時長達十三個鐘頭,週末還得經常加班。更糟糕的是,面對如此惡劣的職場環境,許多巴西人卻礙於語言隔閡而投訴無門:因為每條生產線上只有一位翻譯負責解說工作內容,無暇顧及工作契約、薪資明細或健保等攸關員工權益的事情,遑論給予這些外勞進一步的語言訓練。而資方在這方面也是得過且過,無意採取任何改良的措施。

因此當金融海嘯席捲而來時,首先滅頂的就是這群外來勞工;他們多半在毫無預警的狀況下遭到裁員。二十八歲的角田小姐就是一個例子:她的日籍老闆告訴她下星期一開始放假。可是到了星期二他便通知她的經理,也就是她的巴西上司,叫她不用來了。由於日裔巴西人大多不會說日語,要重新覓職簡直難如登天。在這種情況下,有人乾脆選擇重新開始,例如角田便決定回去巴西半工半讀;但也有人想要繼續留在當地找工作,而這是日本政府所不樂見的情況——儘管求職之路對這些外來者而言已經相當險惡。



資料來源
特集:ブラジル移民100周年・第28回浅草サンバカーニバル 盛夏彩る技に酔う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wusiwei_cherryblossomsamba.jpg{/rokbox}
Saturday, 05 September 2009 11:54

數字與真實

翻譯/沈秀臻、謝靜雯 攝影/becosky
本文亦見於2009年10月號《人籟》論辨月刊


----------------------------------------
各種數據與統計資料,究竟呈顯了事實,亦或蒙蔽了真相?
----------------------------------------

日復一日,媒體與政府提供我們數據與統計資料,期待我們依此理解世界。「中國去年的經濟成長率是11%,但在法國卻只有2%」、「物價指數在上一季漲了1.2%,通貨膨脹又回來了」、「證券市場資本總額下降52%」、「G20會員國通過一兆美元的經濟刺激方案」等等。數字在我們的腦海中飛舞,稍縱即逝,卻留下一種這個世界完全無法被我們掌握的感覺。數字與統計資料操控一切,我們恐懼它的力量、敬畏它的權威。

其實,多數的統計資料可以被其他的數據制衡。舉例來說,中國高達11%的經濟成長率,僅為每位國民額外增添150美元的收入,但法國2%的成長率則讓該國居民的收入多了650美元。換句話說,相對的數據與絕對的數據會給人截然不同的印象。另外,G20峰會後各國領袖宣布將投入一兆美元振興經濟的說法也值得懷疑,因為這筆錢有些出於早已宣布的金融方案,有些顯然來自永遠不會實現的承諾,貸款與補助也被計算在內,彷彿兩者是同一回事。凡此種種,類似的例子不勝枚舉。

更重要的是,數字本身並非價值中立。有人可能會哀嘆歐洲的公共支出很高,卻沒注意到,美國的公共支出之所以低,是因為公民直接承擔了醫療與教育的高昂費用。通貨膨脹本應是壞事,可是因具污染性的稀有能源價格提高導致的通貨膨脹,反而可能使世人更妥善地照顧環境,並且減少資源上的浪費。

獨厚數字的態度使人們看待議題時往往「重量不重質」。統計數據讓我們忘了,在觀察現象之餘,還應該追問它的成因。我們採取宿命論的角度看待周遭現實,卻忘記自己有能力感知世界、傳遞價值判斷,最終改變世界。統計資料「告訴」我們世界上發生了什麼事,就像新聞報導跟其他資訊及分析來源一樣——不多不少,僅止於此。但統計資料必須被放置在脈絡中思考,必須與真實世界建立關連。數據理應反映其所關連的真實世界,我們必須保持正確判斷的能力。追根究柢,統計數據可能真的事關重大,因此更不能容許領導者和統計學者壟斷詮釋權。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BV_figureandreality.jpg{/rokbox}

Help us!

Help us keep the content of eRenlai free: take five minutes to make a donation

AMOUNT: 

Join our FB Group

Browse by Date

« July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We have 3750 guests and no members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