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enlai - Items filtered by date: Thursday, 26 April 2007
Friday, 27 April 2007 03:08

尼泊爾保育的覺醒

【葉姿吟 翻譯.攝影】

尼泊爾的經濟奠基於那些超過百分之八十以農維生的人們。然而,尼泊爾現今不僅僅農產不如預期,而且還面臨耕地不斷流失的問題。農產量減少主要是因為土地受到侵蝕,使得土壤不夠肥沃所致。
土地蝕化是因為人類長期不當使用自然資源的結果。因此,為了提高生活水準,所有的社區都必須對這些問題有所覺醒,在地的人們要學習如何以永續的方式來管理自然資源。無論如何,若要成功地達成這樣的目標,在地草根團體的加入勢在必行。從計畫的草擬、概念的形成、規劃未來方向到執行、監督、評估都需要這些人參與。
當地人像是農夫或在地組織的成員必須及早發現問題的癥結,同時也要接受技術上的訓練以完成每個階段的計畫,並監督與評估計畫的成效。為了確保草根階層的參與,社區首先要以地區的長期利益來說服大家,改變人們管理自然資源的態度。一旦大家瞭解永續的重要性之後,以「妥善經營資源」跟「保育意識」為出發點的各項計畫便會一一展開。
無論如何,為了達到保育的成效,認知自然資源的推廣計畫一定要考慮到地區的知識水準、在地技能以及既有技術。此外,當地的文化、社會、經濟跟地理特性也都要一併考慮在內。年輕人比較容易吸收新知,若要有效傳播這樣的訊息必須透過特定的學校來推廣。同時,不同性別扮演不同的角色,比方說如果提到尼泊爾的森林資源,主要消耗者是女性而不是男性,因此我們傳達的訊息就必須考慮女性的心思。
另外,認知自然資源的保育計畫必須能夠讓學生有參與感。舉例來說,若要教育大一點的學生,我們可以要求學生寫故事、短文、詩,或是給予主題、開啟辯論。而年紀小一點的學生比較適合用畫畫的方式來表達他們的看法。展示孩子們的成果將有助於家庭跟整個社區對保育的覺醒。
落實保育的計畫有短期跟長期的效益。把保育觀念教育給年齡小的孩子很顯然地會創造長期的利益,而教育成人得到的則是短期的效果。不過,雖然小孩子在自然資源的運用上並沒有直接的力量,但他們可以在引導父母上扮演重要的角色,因此可以造成立即的影響力。無論如何,實際使用自然資源的人並沒有全部都受過保育培訓,孩子充實這方面的知識有其輔佐性和影響力。
學校的教育環境中,教室佔有很大的優勢,老師可以把各種保育相關的知識與技術教給在學的孩子,不但簡單而且快速。不斷補充教材、翻新課程內容使得保育的傳授生動而有後續力,這是很重要的一環。
最後,學生們透過如植樹、公開遊行、製作海報與傳單、演講等宣傳方式,將可在環保議題上扮演重要的角色。然而,關鍵在於老師,資源保育的教育工作主要在訓練教育人員。
若要全面展開這樣的計畫,很顯然的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然而,自然資源的保育關乎整個國家的福祉與百姓的生計,這應是一個國家的當務之急。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tw.jpg|}media/articles/ConservationAwareness.swf{/rokbox}
End of April 2007, Taiwan’s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dministration indicated that each Taiwanese produces about 12 metric tons of CO2 each year, for a world average of 4 tons. By comparison, each U.S. citizen produces 20 tons, while the figure in South Korea and Singapore is 11 tons. Other data show that global warming has resulted in the proportion of high-temperature days rising very fast during the last five years. Even more significant is the fact that Taiwan’s increase of carbon emission is the highest in the world. Other figures could be cited, that would show Taiwan’s lagging far behind Korea and Japan when it comes to treated urban sewage for instance.

It is to be hoped that such figures as well as the unfolding debate on global warming will convince Taiwan that shifting towards a more sustainable model of development is essential for its international standing. Sustainability is, first and foremost, a set of attitudes and policy that can greatly enhance Taiwan’s quality of life and economic strategy. It is also a way of mobilizing its considerable resources towards the well-being of the region and the world, reaching a new kind of moral status. Taiwan’s cultural diversity equips it with a variety in models of thought, inventiveness and technical assets that is to be mobilized in order to develop a strategy of sustainability anchored into grassroots realities.

During the sixties and seventies, Taiwan’s rapid growth constituted the country’s first wave of modernization and internationalization. In the eighties and nineties, democratization was Taiwan’s second wave of globalization. Since then, its growing diplomatic isolation makes it less sensitive to global trends and international pressure. Let us hope that the country finally understands that becoming leader in building an Asian model of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would be the third wave of the Taiwan’s miracle. And, as happened during the first and the second wave, the world would take notice.
==========================

Attached media :
{rokbox}media/articles/ed_clairesust_en.jpg{/rokbox}
Thursday, 26 April 2007 11:48

照顧者,你的名字是女人

台灣女性不分職業、教育程度、族群、年齡,甚至政治立場,其所扮演的角色或有更迭,但其背後都有個共同點:她們都有擔任照顧者的經驗。小時候幫忙媽媽分擔家務、照顧弟妹,為人妻母則打點丈夫子女的生活起居、服侍公婆,甚至當了(外)祖母還得照顧子孫,或是無法自理生活的老夫。
根據統計,目前台灣一百八十五萬學齡前兒童,約有七成(一百四十萬)由母親或其他女性親人照顧;約一百四十萬的殘障人口(不包括慢性精神病患)也有六成以上由親人照顧,其中成年智障者由家庭照護的比例高達八成,失能老人亦有八成以上由家庭承擔了長期照護的全部責任。即使有越來越多家庭尋求外部資源來分擔照顧需求,我們卻赫然發現,在照顧的職場中,舉凡幼稚園老師、專業保姆、護士、居家服務員、社工,甚至飄洋過海來台的外籍看護,照顧工作的執行者仍然清一色是女性。
我們不禁要問:對女性而言,「照顧」意味了什麼?
社會普遍認為:照顧是女性「天生」的「愛」的表現,所以在家中,這是一份無酬勞務。而在勞動市場上,照顧又被視為不專業、低價值的工作,因此薪資普遍低廉,造成女性經濟的匱乏。然而,任何一位曾經從事照顧的人都可以體會,這是一份伴隨大量瑣碎的體力勞動又耗神的工作,再加上受照顧者往往需要二十四小時的陪伴,造成照顧工作的封閉性,照顧者的自主時間與空間受到嚴重壓縮,影響社交生活,往往造成社會支持的缺乏,甚至犧牲了身心健康。
再就社會趨勢而言,生育率大幅下滑、老人比例節節高升,在在都宣示了台灣人口與家庭結構正面臨全新的挑戰。在這寧靜轉型之際,輿論的焦點多集中在長期照護體制之建構、全民健保財務規劃,或提高生育率之政策研擬。但是,隱藏在這趨勢背後的性別現象卻是:老幼殘疾人口的增加,代表受照顧者需求的上升,而這些「重責大任」絕大部分落在女性肩上。照顧於焉成為每個女人一生一世的牽掛。
一個世紀以來,婦女運動積極爭取的女性經濟自主、勞動機會、政治參與等方面的確都有重大進展。然而,即使越來越多女性在職場掙得一片天,許多婦女仍陷入蠟燭兩頭燒的窘境,因為各類照顧責任對女性的要求並未鬆綁。這種「男性就該賺錢養家,女性就該照顧家人」的性別期待,對兩性而言都是無形的枷鎖,限制了兩性在不同角色疆域之間流動的可能性。
因此我們呼籲,在面臨照顧需求逐漸增加的同時,更應珍惜並提升照顧工作的價值;期許政府在高喊提高生育率的同時,應挹注更多資源來建構普及、價格合理與品質良好的照顧服務網絡,更盼望兩性在照顧與養家兩個角色之間,擁有更多選擇的彈性。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ma_mother.jpg{/rokbox}
Shyaman Fengayin is a member of the Orchid Island Ta Wu tribe and sira du lilawod fishing clan. Responsible for the “T-shaped Trouser’s Literature History Workshop” (named according to the shape of Orchid Island’s traditional clothing.) Former administrator of Taiwan Greenpeace. Leader in the opposition of Orchid Islands struggle against the dumping of nuclear waste. Catechist of the Taiwan Presbyterian Church.

Lin Chien-Hsiang is a film director, in charge of the documentary “Our Workroom”. Graduate of the National Tainan Art Academy phonotape and videotape research and recording section, and Wenhua University Drama and Movie Department. Shooting the above mentioned documentary took sixteen years. The main topics were the aborigines, the ecological environment, social movements, local culture, disadvantaged groups, etc…

When Lin Chien-Hsiang graduated from school in 1989, he first took his video camera to Orchid Island to shoot a documentary. Since then this “Island of Men” and the Ta Wu tribal people have fascinated him. In 1997 he was commissioned by anthropologist Hu Tai Li to go to Orchid Island to film the lives of the Ta Wu tribe which brought him completely under the spell of Orchid Island - the self-sufficiency of a society, caught up in the current of modern times and compelled to leap from the Stone Age into the nuclear age.

In 2001, the two friends cooperated to have a boat a made by ten men from Orchid Island put on display in the Science Museum. Within 20 days or so, the tribal men transported the boat materials to Taiwan and there, step by step, fabricated the beautiful Ta Wu boat.

When the boat was finished, Shyaman Fengayin brought his 76 year old father to Taiwan Island for the first time in his life to see the boat. The old man sighed, saying the boat should sail on the ocean or it will forfeit its life, which really made Shyaman Fengayin and Lin Chien-Hsiang embark on a new project.

Thereafter, they dreamed of rowing to the ancestral land of the Ta Wu tribe, Ba Dan Island. The Ta Wu have a beautiful tradition that they first came from Ba Dan Island in the Philippines to start a new life on Orchid Island, and their descendents never went back to their roots.

Their dream is as follows: after the traditional fishing season, which began in November 2006 and will be finished in June 2007, they will make a preparatory trip round the whole island of Taiwan, 1100 kilometers, so as give Taiwan people a taste of ocean culture.
Beautiful pictures on "Keep Rowing"

Attached media :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en.jpg|}media/articles/08_Shyaman_Fengayin.swf{/rokbox}
Thursday, 26 April 2007 10:45

現在「流行」什麼?

春秋兩季是決定接下來要流行什麼的季節:應該穿些什麼、衣服的線條、配件的風格、什麼是最「In」和最「Out」的顏色……,這種看似換季變動的瑣事,事實上卻是不可小覷,一切都需要細心的觀察。像是整個社會的趨勢脈動、社會行為和價值的演變一般,都是必須學習的。

或許是一種感覺吧,總覺得現在要比從前更難決定什麼是「流行」,而什麼又是「不流行」。當然還是一樣,一年一年的褲子長度短短長長、靴子尖頭圓頭、皮帶時粗時細,不過這些標準到現在通常較為靈活、富有變化,而且在不斷的演變中。時尚一直都在,但是它所決定的類型和表現的方式已經轉化為內斂,不再像過去那般地激烈展現。

是什麼造成了這種改變?首先,應該是我們這個社會已慢慢趨向個人化。年輕人一方面留意現在的流行趨勢,但也不忘加進一些個人色彩。他們參考一些國外的流行資訊,然後以自己的方式重新詮釋。過去,人們緊跟著時尚的腳步;今天,則懂得從流行中得到創造自己品味的靈感。再者,從前的人或許都依照其社會背景來選擇衣服的類型,而現在卻沒有這種強制性。過去光從服裝就能猜出這個人的職業或貧富,現在恐怕就很難了。我們怎能看出那些打扮如同年輕沒錢的女學生,其實是富太太?!而穿著像個貴婦,實際上卻只是年輕小女孩!公司經理有時還穿得像個藝術家……。標準已模糊,互相模仿,角色倒錯。而全球化也使得流行走向變幻莫測,來自於全世界各式各樣的流行風格,更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靈感泉源。

我們或許樂見於現代流行所帶來的新自由與跟隨空間。可是、可是,會不會有時我們也被自己或別人設定的形象所禁錮了?是不是常只因為一個人的穿著,而對他的一切大打折扣?流行這個東西矇蔽了世人的眼睛,還是開闊了人們的視野?想想,人生並不是為了盯著鏡子或時尚雜誌而活,況且我們的眼睛自然而然就會辨別出來,這些跟隨季節變換的流行裝扮,怎麼樣都比不上一個眼神和一顆心的美。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Fashion.jpg{/rokbox}
Thursday, 26 April 2007 10:30

「当人」的冒险

你要不要「当人」呢?看起来,「当人」并不是时下的主要目标。拥有「东西」、得到「地位」、活在自己的虚拟世界中,才是一般人的目的和梦想。社会、科技以及财富决定你的生活方式和幸福模式。我不知道到底你有多么幸福,但是至少你曾被教训应该做什么、应该说什么、应该期待什么。当然,在你的安全感中你也感觉到不安,社会竞争逼得太紧、社会环境变得太快,但是社会的幸福模式也是那么舒服的笼子…
老实说,「当人」并不容易。若你要达到这样的目标,必须对于东西、他人、自己找到适当的距离。你先要拒绝当东西的奴仆:所有的「东西」、受造物则被视为「礼物」。我们应该注意到自己如何接受、尊重和使用这些礼物的方式。你不要害怕使用任何东西,不论是钱、机器或是知识,但是你必须先决定这个东西如何帮助你落实生命中的目标。若这个东西不是帮助而是障碍,那么你必须要放弃它。东西本身没有好坏,它的使用决定它的价格,而你的目的决定它的使用。
你也必须要与他人建立距离。你不要误会我的意思,建立距离不等于保护自己,而是让你过得更冒险。他人的判断限制我们的梦想和动力。「当人」等于爬「独立山」,在天与心之间寻找自己的真理。你从独立山下来以后,应该会与他人建立更深刻、更丰富的关系。偶尔,在独立山上要待很久才可以下山…
最后,你也必须要离开你自己,离开你的梦幻、你的自我肖像、你的身分和地位。为了「当人」,你必须要赤裸裸地面对自己。「自我」也是限制你的「他人」,「自我」可以变成你最可怕的敌人。在「当人」的过程中,你应该先历经「无我」的经验,放弃自足的幻想来开发内心自由的创造力量。谁想要保护自我的性命,必要丧失「当人」的动力;谁离弃了自足的幻想,必要获得人性的原本自由。
你要不要「当人」呢?答案由你决定。「当人」是你的选择,你自由地选择自由的冒险。「当人」并不是一种状态,而是一条路。走路时,会遇到事先没想到的危险,但是也会有原来没想过的风景、夥伴和喜乐。「当人」的历程,为每个人和每个时代写下新的开端、挑战以及发现。「当人」的历程,每天可以开始,千里之行始于足…

附加的多媒体:
{rokbox}media/articles/RisquestobeMan.jpg{/rokbox}
Thursday, 26 April 2007 10:29

「當人」的冒險

你要不要「當人」呢?看起來,「當人」並不是時下的主要目標。擁有「東西」、得到「地位」、活在自己的虛擬世界中,才是一般人的目的和夢想。社會、科技以及財富決定你的生活方式和幸福模式。我不知道到底你有多麼幸福,但是至少你曾被教訓應該做什麼、應該說什麼、應該期待什麼。當然,在你的安全感中你也感覺到不安,社會競爭逼得太緊、社會環境變得太快,但是社會的幸福模式也是那麼舒服的籠子…
老實說,「當人」並不容易。若你要達到這樣的目標,必須對於東西、他人、自己找到適當的距離。你先要拒絕當東西的奴僕:所有的「東西」、受造物則被視為「禮物」。我們應該注意到自己如何接受、尊重和使用這些禮物的方式。你不要害怕使用任何東西,不論是錢、機器或是知識,但是你必須先決定這個東西如何幫助你落實生命中的目標。若這個東西不是幫助而是障礙,那麼你必須要放棄它。東西本身沒有好壞,它的使用決定它的價格,而你的目的決定它的使用。
你也必須要與他人建立距離。你不要誤會我的意思,建立距離不等於保護自己,而是讓你過得更冒險。他人的判斷限制我們的夢想和動力。「當人」等於爬「獨立山」,在天與心之間尋找自己的真理。你從獨立山下來以後,應該會與他人建立更深刻、更豐富的關係。偶爾,在獨立山上要待很久才可以下山…
最後,你也必須要離開你自己,離開你的夢幻、你的自我肖像、你的身分和地位。為了「當人」,你必須要赤裸裸地面對自己。「自我」也是限制你的「他人」,「自我」可以變成你最可怕的敵人。在「當人」的過程中,你應該先歷經「無我」的經驗,放棄自足的幻想來開發內心自由的創造力量。誰想要保護自我的性命,必要喪失「當人」的動力;誰離棄了自足的幻想,必要獲得人性的原本自由。
你要不要「當人」呢?答案由你決定。「當人」是你的選擇,你自由地選擇自由的冒險。「當人」並不是一種狀態,而是一條路。走路時,會遇到事先沒想到的危險,但是也會有原來沒想過的風景、夥伴和喜樂。「當人」的歷程,為每個人和每個時代寫下新的開端、挑戰以及發現。「當人」的歷程,每天可以開始,千里之行始於足…


Thursday, 26 April 2007 10:12

疲倦是一種語言

在講求工作效率的社會,「疲倦」似乎並不是一件好事;然而,疲倦卻透露了許多關於自己的訊息。多麼矛盾!科技的進步減輕了人們的勞力,我們可以比以往更快速地達成工作目標,花費在家務上的時間也相對減少。可是,為什麼我們仍然感到疲倦?疲倦到底意味著什麼?疲倦是一種新的疾病嗎?疲倦是身體在表達對社會的適應不良,還是該歸咎於日益激烈的競爭之下,因外在的壓力過大而形成的呢?

有人說疲倦是富裕國家的奢侈品:人們會感到疲倦,是因為他們只為自我著想,過於順從自己的身體,不再思及生存的奮鬥及意義。但事實上,我們真的聽得懂我們自己的身體嗎?正因為我們想要掌握一切、成就一切,我們不願接受自己的極限,最後失去了身體自然的節奏。

醫生們則認為疲倦是一種抑鬱狀態,往往伴隨著缺乏欲望、自我厭惡和其他問題,但其症狀不能以一概全。進一步來說,疲倦先是身體和心理活動後的正常反應,隨著時間和休息得以逐漸消除。至於持久疲倦,若非器質性疾病(如病毒、炎症、內分泌疾病或是常見的甲狀腺病和鐵元素缺乏等)所導致,便是與睡眠不正常有關。然而,最常見的情況卻是心理原因所引起的持久性疲倦。在這種情況下,疲倦往往從一睡醒就出現。疲倦的人不但無法努力工作,而且也絲毫沒有努力的欲望。

另一種相反的情況是,不是因抑鬱而疲倦,而是因疲倦而抑鬱。有的人不得不花費心力應付家庭及工作,甚至縮短睡眠,這可能導致精疲力竭的抑鬱。最後,如果我們還是找不到持久疲倦的原因,有醫學報告指出這是一種持久疲勞的綜合症,意即沒有明顯原因、嚴重且持續六個月以上的疲勞狀態,這會導致患者減少、甚至放棄所有日常活動。

然而,永遠有人要求我們有所準備、盡一份貢獻、跟上潮流、瞭解事因情況……這是毫無疑問的。手機及電子郵件隨時隨地追著我們,使我們不再有逃避和重新思考的空間。職場上對工作效率的評估,特別是造成精神疲倦的重要因素。所有的人被置於競爭之中,導致大家不斷追求工作的高效率。同時,人與人之間的談話也不再以令人愉悅、坦誠、共同分享為目的;反之,人際交往總是以利益為前提。於是,疲倦成為一種「失去自我」與「失去生命意義」的症狀。

為了抵抗這種生活趣味的喪失,冥想、散步、從事藝術活動如演奏樂器等等,都是很好的解決方法。無論如何,如果我們能夠意識到自己的疲倦,就能鼓勵我們重新找回自我,不致盲目退縮,一味聽從大環境逼人的要求,那就是好事一樁。總之,疲倦鼓勵我們以新的眼光來面對自己的人生,找回自身真正的、最重要的興趣與方向。

Thursday, 26 April 2007 10:08

開始與結束

母親節到了,有的媽媽正在調整抱嬰兒的姿勢,有的媽媽正望著青少年劃下的叛逆鴻溝,有的媽媽滿臉皺紋,有的媽媽正在等待死亡…

你低頭瞇著眼拿起快用完的洗髮精,忍不住有著一股衝動,想快點把它用完,買一瓶新的放在架上。你想起你的另一半,笑你愛買新產品,自己卻一直辛苦儲蓄,想買一款自己喜歡的夢幻車。你不太去想到底空瓶舊車前往何處,你想它們到空氣中報到去了。有一件事,你怎麼覺得永遠沒完沒了,那就是你當媽媽了。
你看著現在個兒比你高的孩子,有著你的深輪廓,有著另一半的外向個性。孩子拉拔那麼大,現在終於快要畢業了。你想起你那不照計劃來的大肚子,你想起臨盆時,你不見天日,你喊叫嘶吼,你看著手足無措的伴侶,你想起徹夜的纏綿,你聽見暗夜的哭聲,忽然你覺得什麼都聽到了,忽然你覺得自己孤立無援。當你聽到寶寶的啼哭聲,就像天地間的第一道哭聲,你又什麼都聽不見了,你的天空出現了紅色的雲、黃色的鳥,你的心田長著粉色的樹,開滿一朵朵紫色的花。
你想起你的母親,把你當成她自己完整生命的一部分,你到哪裡,她的痛苦就到哪裡,她和你圈起來就像是一塊無形的玉。你喝過洋墨水了,你會和孩子用語言溝通了,你懂得劃分自己的人生與孩子的成長,但你還是無法跳脫比較的漩渦。你想起你氣母親拿你和鄰居比較,等到有了孩子,你拿錢叫孩子到外面吃大餐不要吵你,孩子對你埋怨說別人家孩子有家庭的溫暖,你才恍然想起母親也曾是你拿來比較的項目。
你記得你去安養中心探望母親,你在想老人和小孩怎麼這麼像,生了病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無法料理自己。嬰兒大小便,你從來不覺得那是臭的。你望著臥病在床母親乾枯的身軀,你聞到口臭,你聞到體臭,你懷疑你自己是否真的有資格當人子。你想起那日被送往火葬場的母親,棺材被推入火葬場的竈口,裡面的熊熊大火像吸附一切的黑洞,你快暈了過去,你幾乎隨著母親隨著風勢投身而入。
你想,女人陰道口的那端與火葬場煙囪口的底端,始終隱藏著誕生與死亡的祕密。人生,人生的河流在這兩端慢慢地流。你送走了母親,你孩子的社會路正要起步。你想告訴一心往上爬的孩子,一定要在河流的深處,只有越低,才能涵納不同生命的各種形式。你想你在孩子這個歲數是否聽得懂,你想你不懂,你只希望孩子事業順利,心靈富足。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BeginandFinish.jpg{/rokbox}
Thursday, 26 April 2007 09:11

知識網絡

【Nakao Eki 翻譯】

為了永續發展而發起的文化動員,是知識網絡的最終目標。
正如同「生命永續獎」為我們所帶來的啟發與價值論辨,
《人籟》希冀成為永續發展的知識網絡平台,使世界因分享而獲益。

「網絡」(network)可謂是個並不嚴謹使用的字彙,指涉的是以不嚴謹的方式進行資訊交流,以便彼此支持並/或從事溝通。網絡在各種層次上連結了人與團體,地方或全球皆然,有時是為了自己本身的好處,有時則是為了超越網絡成員的目標之利益,並將成員團結在一起。
網際網路大幅強化了網絡的所及範圍與其效能。這有一部分可能是因為網際網路使水平式的關係得以存在,而水平式關係則是網絡運作(networking)相當核心的課題,使其有別於其他的組織化結構。

資訊如何變成知識?

知識交流是網絡的另一項特徵。這一點在「社會網絡」(social networks)當中本屬真實無疑,舊生會(Old Boys associations)便是一例。當然,社會網絡所提供的,主要是情感和文化的支持,但卻也是資訊的供應港,可能使人藉由這些資訊而改變職涯路徑,或獲得股市交易上的訣竅。
當我們提到所謂的「知識網絡」(knowledge networks)時,資訊甚至變得更具核心重要性──此種網絡基本上是個討論空間,有助於研究方向的設定(對學術社群而言),或行動策略的取決(如對於環保團體而言)。換一種方式來說:唯有在知識網絡之內,「資訊」才真的變成「知識」,亦即資訊被具體化成由一致且交互增強的設想所構成的主體。也是在網絡之內,知識才有其意義,而使團體能夠依此進行價值判斷,或許還能夠決定行動路線。
知識網絡之所以必須延展散布,乃是基於科學評估、政策制定與草根行動必須連結在一起的需求。此外,環境、暴力、國際貿易、工作者權等議題所具有的全球性,也都誘使人們將文化與社會背景各異、但關切相似事物的團體連結起來。國際性網絡有一部分乃是民族國家(Nation-State)權力衰退的產物,有一部分則是對其他角色(如跨國公司等)影響日增所作的回應。

如何使網絡發揮功能

費克倫(Willemijn Verkoren)曾指出數種可使知識網路正確運作的條件(見《國際和平研究期刊》(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eace Studies),頁11-2,2006)。在此我以我自己的方式,重述其中我認為較具重要性的條件:

一、網絡並非孤立而存在,網路與現實生活活動中的交流行為,乃是以一種永續的方式彼此相連。
二、建立網絡的目的很明確,其所提供的可能性與可達目標所受的限制亦然。
三、網絡要能發揮效用,成員的學習能力、討論空間和開放態度,以及討論與分享,均為必不可少的要件。
四、網絡有能力自主運作的同時,也必須與更寬廣的外界環境有所連結,網路才有施與受可言。
五、互動的結果必須具有某程度的可見性。
六、網絡的促進與節制都需要時間與專業知識。
七、最後,網絡的彈性使其無待穿越疆界,便有助於促進交流、行動與培力(empowerment),而非以成為一種全方位的知識體系為目標。

文化資源的動員

社會行動領域中,傳播知識網絡模型的誘因,或許不如我們經濟及當前世界統治體系永續性所引發的關切那般強烈。關於氣候變遷的論辯顯示,科學結論的達致本身,便得益於一個永久性的資訊和論辯網絡。政策辯論來自於各種(且通常是有所歧異的)公民、專家與企業網絡;這些團體間的相互聯結,有助於由傳統式的遊說走向新穎的網絡運作,而對事實與價值的論辯日漸增加,則使此種相互聯結具有傳導力。技術性的專業知識尚不足以應付受到如此廣泛型塑的議題,公民團體會持續不斷地辯論,例如有關消費模式、節約、團結等價值的復甦等議題,冀望能夠進而有所規劃與洞見,並發展出一種與其技術需求一致的文化模型。為了培養永續發展而來的文化資源動員──此種動員是透過核心價值的對話、成功故事的分享,以及策略分析的交流而達致──正是知識網路可能想望達成的目標。
細思下列問題,或許對我們所有人都將有所助益:

‧我目前致力於哪些知識網絡?
‧這些網絡是否與我的現實利益與當前關切相關?或者我該試著參與新的網絡?
‧我的環境需要哪些類型的知識網絡?我對促進此類結盟是否能夠有所幫助?
‧設若我鼓勵團體採取必要的行動,以使其更具反省力和參與度,這個網絡是否有望發展成真正的知識網絡,其成員之間與其他網絡之間得以分享資訊,而我能夠活躍於此種關係網當中?

成為主動積極的世界公民

希望我們的線上互動和現實生活中的活動,都愈來愈能循著此處概述的模式而行,從而能夠克服那經常將我們淹沒的無力感。我們身處的世界,其命運終將取決於我們踏入的網絡運作,以及自然隨之而來的行動途徑,而我們之參與某類的知識網絡,理當會促使我們在這樣的世界中,成為主動積極的世界公民。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KnowledgeNetwork.jpg{/rokbox}

Help us!

Help us keep the content of eRenlai free: take five minutes to make a donation

AMOUNT: 

Join our FB Group

Browse by Date

« August 2020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We have 9386 guests and no members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