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雪溶盡

by on Friday, 25 February 2011 Comments

要得到真正的自由,得先鼓起勇氣,打破心中冰封已久的恨……

許多年來,我恨一個人,理由是什麼不重要。人世間情感發生的原因不論是什麼,總會以某個特定的形式凝固,成為心裡的一尊冰雕。

我的恨,在我心裡把他冰封起來。堅固光滑的外表琉璃閃亮,日復一日,我在冰雕前流連,臉上帶著幽怨,卻沒在冰面倒影中看到自己眼裡的不捨。

隨著年紀越來越大,我心裡的冰雕越來越多。整個心房四處閃耀著光芒,空間卻越來越小,我也感到越來越冷。但我還是無法把眼神從一個又一個的冰雕身上移開:看,那是我叔叔,小時候欺負我;看,那是我父親,小時候他總是不在我身邊;看,那是我母親,過度保護導致我無能;看,那是背叛我的情人;看,那是欺騙我的朋友……冰的亮麗讓每尊冰雕的表情模糊了。我不再看清他們的神情,只看得到一片惹動我憤恨冰封那刻他們的身姿。

恨,就是這樣的一種感情,把我們的心變得越來越擁擠,讓我們寸步難移、渾身冰冷。久了,我們自己就會變成一尊冰雕。

我開始破壞這些冰雕。一個接著一個,冰化了,一個一個我恨過的人悠然轉醒。房間裡的溫度開始上升,有的人過來與我相擁,有的人揮手離去。空間變寬敞了,我不再呼吸急促,開始可以沉靜地走動,重新看看這個幾乎陌生的房間。

最後,我最恨的那尊冰雕也開始融化。看著他身上流融的冰水,我開始明白:我在自己心裡施展法力把他們一個一個冰凍起來,其實是因為我不想要他們離開。其實,當時只要讓他們離去就好了。會留下來的,自然會珍惜這個地方。

要得到自由,就得從恨中釋放;而要做到這點,需要勇敢。敢於面對自己扭曲的一面(以冰封的方式強留著人),更要敢於面對心房裡人去樓空的可能。但打開房門一看,不是有人正在等著解凍後進來嗎?為了這樣一個人,難道不值得放棄一切過去冰凍的記憶,讓他們走,讓值得的人進來?


攝影│Horia Varlan


 


本文亦見於2011年3月號《人籟論辨月刊》---變奏之春

cover_80_erenlai_article

想知道更多精采內容,請購買本期雜誌!
您可以選擇紙本版PDF版,或線上訂閱人籟論辨月刊
海外讀者如欲選購,請在此查詢(或訂閱全年份

banner

 

Jia-Yu Liang (梁家瑜)

Independent journalist and translator living in Paris.

Help us!

Help us keep the content of eRenlai free: take five minutes to make a donation

AMOUNT: 

Join our FB Group

Browse by Date

« April 2020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We have 2385 guests and no members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