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enlai - Items filtered by date: Monday, 22 June 2009
Tuesday, 23 June 2009 02:32

生活,才是城市的灵魂

摄影/萧庆良
本文为节录,完整内容请见2009年7、8月号《人籁》论辨月刊



今年6月7日,串联淡水客船码头、渔人码头及八里客轮码头,以太阳能科技结合艺术所打造的「北台光电游憩城」正式启用,台北县的北区旗舰计画──「淡水河口艺游网」又往前推进了一大步。

然而就在这斥资一亿三千多万的亮丽建筑启用前几天,为了兴建「艺术沙龙」,县府正开始动工拆除淡水中正路的「298号等日式宿舍」。过去,许多居民、艺术家和社区工作者曾在此举办巷弄环境装置展、英国与印尼艺术家的驻村发表、国小美术作品联展等活动。许多居民难以理解,为什么一定要拆?

一建一拆,两相对照,其实正是许多城市的共同场景与挑战。北县希望将淡水营造成一座「创意城市」,但所谓的「创意」究竟是什么?「魅力」又来自何处?所谓的「文化生活圈」的核心到底在哪里?它所要「圈」住的究竟是什么?


串连想像,画出我们的生活地图
「文化生活圈不是什么抽象的理论,它是社区营造的进阶。」淡江大学建筑系黄瑞茂教授说:「经过了这么多年的社区营造,我们现在应该要『画』自己的生活地图(mapping)。过去文建会补助了很多地方文化馆,应该用『生活』把它们串起来。而且所谓的『画地图』,不是只用笔,而是用脚去走、用心去期待、去想像。」

投入社造多年,亦是淡水社区工作室主持人的黄教授表示,社区中的生活内容很丰富,对空间的需求也很殷切,例如市民的社区休闲、老人安养、儿童托育等等,都需要空间。「其实,市民嫌空间不够都来不及,只要主事者和民众开始把自己对空间的想像释放出来,不要只想到艺文活动,那怎么可能会有蚊子馆?!」


馆舍经营,从单点营造到整体发展
就政策而言,「文化生活圈」是过去「社区总体营造」与「地方文化馆」政策的结合与延伸。它与过去最大的不同,就是希望从「点」的营造扩展为「线」与「面」的整体发展。例如馆舍应与周边社区、艺术家结合,「大馆带小馆」;而社造经验较丰富的社区,也能和邻近的社区合作,寻求共同发展,而非各自为政,互不往来。

对此,曾任世界宗教博物馆馆长、中华民国博物馆学会理事长的汉宝德先生认为:「这理想很好,可是很难。因为对那些民间的小型馆舍来说,他们的人力和经费都不足,而这种状况在短期内是不会改变的。」


政府角色,以机制带动合作,以协调运用资源
事实上,不论是要求馆舍或社区打破行政藩篱,连结各方资源,势必要设计出相应的策略与作法,并建立合作机制。亦即,若政府希望社区从「点」的营造转变为「面」的思考,其思维与作法就必须改变。

以活动规划为例。文化活动是鼓励参与、凝聚认同的好方法,但是现在各种活动太过频繁,活动品质也参差不齐,尤其是在接近选举的时候。台湾的民间活力已较过去更为丰沛,政府的角色应该有所改变,应从「建设者」转变为「协调者」,把有限的资源作更有效的安排运用。换言之,政府不该一味地兴建许多华丽的建设,或是挹注大笔预算委由公关公司举办大活动,而是应该设计一系列常态性的补助办法,让艺术家在不同社区找到自己的机会,也让想做事的人或团体可以尽情发挥。

虽然,许多民众仍习惯只以「活动」或「硬体建设」来衡量政府的政绩,这确实是台湾浅碟式的选举文化所带来的恶果,但不应成为因循旧习的理由。不过,这也带出了另一项值得进一步思索的问题。


公共讨论,在对话中建立愿景与想像
「社区营造做了这么多年,但今天,多数民众对公共议题与社区愿景仍然是没有想像的!」台湾城乡特色发展协会秘书长吴盈慧说:「因为政府所认为的公共议题和居民所认知的不同,彼此没有连结。例如我们有一次和新店居民对谈,他们说,为什么别的乡镇都有活动,我们没有活动?我们问他们想要什么样的活动,他们却说不出来。」

对许多社区工作者而言,这样的说法并不陌生。显见长期以来,台湾社区在公共议题讨论能力的建立上仍有相当大的死角。台北县的住民多为城乡移民,在地认同的建立本就不易,再加上经济萧条与失业潮的冲击,「日头赤炎炎,随人顾性命」,期待居民对公共议题投入更多关注,并不容易。但也因为如此,推动公共论辩的重要性更形迫切。因为唯有对话,才有连结,居民和主事者对空间的想像力才会被释放出来。在如此的基础上,「愿景」才能被赋予血肉,而所有的「建设」也才能发挥其应有的功能。


文化造镇,生产创意,而非消费创意
近年,「文化创意产业」、「社区产业」与「文化观光」等名词不仅成为政府政策的焦点,各种观光园区开发或大型造镇计画亦未曾停歇。然而,当观光产业随著钱潮水涨船高,我们的在地生活文化是否有足够的厚度来支撑?

或许,正如去年曾应邀来到北县的英国创意城市大师兰德利(Charles Landry)所言:「看不见的软体,才能让城市伟大。」真正的创意城市,不是因为它有华丽的建设,而是因为这里的人们用心过生活,对未来充满想像。他们是创意的生产者,而不是文化的消费者。



更多关于淡水河口艺游网,请看
淡水河口艺游网

附加的多媒体:
{rokbox}media/articles/LeeLichun_citysoul.jpg{/rokbox}
Tuesday, 23 June 2009 02:27

生活,才是城市的靈魂

攝影/蕭慶良
本文為節錄,完整內容請見2009年7、8月號《人籟》論辨月刊



今年6月7日,串聯淡水客船碼頭、漁人碼頭及八里客輪碼頭,以太陽能科技結合藝術所打造的「北台光電遊憩城」正式啟用,台北縣的北區旗艦計畫──「淡水河口藝遊網」又往前推進了一大步。

然而就在這斥資一億三千多萬的亮麗建築啟用前幾天,為了興建「藝術沙龍」,縣府正開始動工拆除淡水中正路的「298號等日式宿舍」。過去,許多居民、藝術家和社區工作者曾在此舉辦巷弄環境裝置展、英國與印尼藝術家的駐村發表、國小美術作品聯展等活動。許多居民難以理解,為什麼一定要拆?

一建一拆,兩相對照,其實正是許多城市的共同場景與挑戰。北縣希望將淡水營造成一座「創意城市」,但所謂的「創意」究竟是什麼?「魅力」又來自何處?所謂的「文化生活圈」的核心到底在哪裡?它所要「圈」住的究竟是什麼?


串連想像,畫出我們的生活地圖
「文化生活圈不是什麼抽象的理論,它是社區營造的進階。」淡江大學建築系黃瑞茂教授說:「經過了這麼多年的社區營造,我們現在應該要『畫』自己的生活地圖(mapping)。過去文建會補助了很多地方文化館,應該用『生活』把它們串起來。而且所謂的『畫地圖』,不是只用筆,而是用腳去走、用心去期待、去想像。」

投入社造多年,亦是淡水社區工作室主持人的黃教授表示,社區中的生活內容很豐富,對空間的需求也很殷切,例如市民的社區休閒、老人安養、兒童托育等等,都需要空間。「其實,市民嫌空間不夠都來不及,只要主事者和民眾開始把自己對空間的想像釋放出來,不要只想到藝文活動,那怎麼可能會有蚊子館?!」


館舍經營,從單點營造到整體發展
就政策而言,「文化生活圈」是過去「社區總體營造」與「地方文化館」政策的結合與延伸。它與過去最大的不同,就是希望從「點」的營造擴展為「線」與「面」的整體發展。例如館舍應與周邊社區、藝術家結合,「大館帶小館」;而社造經驗較豐富的社區,也能和鄰近的社區合作,尋求共同發展,而非各自為政,互不往來。

對此,曾任世界宗教博物館館長、中華民國博物館學會理事長的漢寶德先生認為:「這理想很好,可是很難。因為對那些民間的小型館舍來說,他們的人力和經費都不足,而這種狀況在短期內是不會改變的。」


政府角色,以機制帶動合作,以協調運用資源
事實上,不論是要求館舍或社區打破行政藩籬,連結各方資源,勢必要設計出相應的策略與作法,並建立合作機制。亦即,若政府希望社區從「點」的營造轉變為「面」的思考,其思維與作法就必須改變。

以活動規劃為例。文化活動是鼓勵參與、凝聚認同的好方法,但是現在各種活動太過頻繁,活動品質也參差不齊,尤其是在接近選舉的時候。台灣的民間活力已較過去更為豐沛,政府的角色應該有所改變,應從「建設者」轉變為「協調者」,把有限的資源作更有效的安排運用。換言之,政府不該一味地興建許多華麗的建設,或是挹注大筆預算委由公關公司舉辦大活動,而是應該設計一系列常態性的補助辦法,讓藝術家在不同社區找到自己的機會,也讓想做事的人或團體可以盡情發揮。

雖然,許多民眾仍習慣只以「活動」或「硬體建設」來衡量政府的政績,這確實是台灣淺碟式的選舉文化所帶來的惡果,但不應成為因循舊習的理由。不過,這也帶出了另一項值得進一步思索的問題。


公共討論,在對話中建立願景與想像
「社區營造做了這麼多年,但今天,多數民眾對公共議題與社區願景仍然是沒有想像的!」台灣城鄉特色發展協會祕書長吳盈慧說:「因為政府所認為的公共議題和居民所認知的不同,彼此沒有連結。例如我們有一次和新店居民對談,他們說,為什麼別的鄉鎮都有活動,我們沒有活動?我們問他們想要什麼樣的活動,他們卻說不出來。」

對許多社區工作者而言,這樣的說法並不陌生。顯見長期以來,台灣社區在公共議題討論能力的建立上仍有相當大的死角。台北縣的住民多為城鄉移民,在地認同的建立本就不易,再加上經濟蕭條與失業潮的衝擊,「日頭赤炎炎,隨人顧性命」,期待居民對公共議題投入更多關注,並不容易。但也因為如此,推動公共論辯的重要性更形迫切。因為唯有對話,才有連結,居民和主事者對空間的想像力才會被釋放出來。在如此的基礎上,「願景」才能被賦予血肉,而所有的「建設」也才能發揮其應有的功能。


文化造鎮,生產創意,而非消費創意
近年,「文化創意產業」、「社區產業」與「文化觀光」等名詞不僅成為政府政策的焦點,各種觀光園區開發或大型造鎮計畫亦未曾停歇。然而,當觀光產業隨著錢潮水漲船高,我們的在地生活文化是否有足夠的厚度來支撐?

或許,正如去年曾應邀來到北縣的英國創意城市大師蘭德利(Charles Landry)所言:「看不見的軟體,才能讓城市偉大。」真正的創意城市,不是因為它有華麗的建設,而是因為這裡的人們用心過生活,對未來充滿想像。他們是創意的生產者,而不是文化的消費者。



更多關於淡水河口藝遊網,請看
淡水河口藝遊網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LeeLichun_citysoul.jpg{/rokbox}
Monday, 22 June 2009 23:07

金融海嘯後的新興產業

本文亦見於2009年7、8月號《人籟》論辨月刊

(圖片說明:南投車埕社區,將日治時代的木材工廠重新整修,結合當地農產發展新型酒莊,為觀光及精緻農業結合的成功代表。攝影/Huru)



金融海嘯重創世界經濟,各國均提出貨幣及財政政策全力挽救。但是各國政府也沒忘記在此景氣低迷的關鍵時刻,精心規劃金融海嘯之後產業重新出發的方向與策略。這個規劃會影響未來的產業及經濟的發展,所以是至關重要的課題。

就美國、日本、中國及韓國等國的新產業發展政策來看,大都著重於基礎建設的投資、新能源發展、環境保護、醫療照顧產業、觀光產業、電子通訊業、一般製造業、生技產業及文化創意產業等方面。我國也提出六大新興產業發展政策:生物科技、觀光旅遊、醫療照護、綠色能源、文化創意及精緻農業。

事實上,各國在提出新產業發展方向時,事先已針對各國本身產業發展的問題及挑戰有足夠的分析及研究。就台灣而言,我們面臨的問題是:過去以投資中國及東協來帶動貿易的效果逐漸減弱或被取代、台灣的產品欠缺品牌、內需市場規模不大且與國際出口脫節、我們的製造業經營市場的能力不足,服務業無法成長也無國際競爭力等等。面對這麼多的問題與挑戰,結果我們所選擇的六項產業到底能不能解決避開或克服這些問題及挑戰呢?

生物科技產業之中最重要的項目就是藥品開發,這是許多科學的綜合技術,而我國不注重基礎研究,所以先天就不足。而且它的研發須要很大的資金投入,研發時間很長,成功機率又小。再者,我國的產業結構98%為中小企業,這些客觀的條件顯示台灣並不適合發展藥品開發產業。

至於觀光旅遊產業,也是自然條件、觀光景點開發、交通、環保、飲食品味及安全、人身安全、古蹟文物保存及國人國際化程度等介面的整合,多年來無法大力發展自有其理由。醫療照護產業的發展需要有法令的改變,才能談到其他。綠色能源若無法有國際競爭力則產業規模太小。文化創意產業的數位內容及影視可能成就大規模產值,但近幾年來的發展也不盡人意,若背後的原因沒有釐清,就沒辦法向前邁進。最後,精緻農業的規模太小,只能作為補助的項目。總而言之,我國新興產業的認定與政策,必須確實符合台灣發展比較優勢,並以帶動國內就業或拓展出口競爭力為最大目標。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HongDeSheng_financialtsunami.jpg{/rokbox}

Help us!

Help us keep the content of eRenlai free: take five minutes to make a donation

AMOUNT: 

Join our FB Group

Browse by Date

« December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We have 3591 guests and no members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