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獻疼痛,愛到底 ─ 追念上帝忠心的僕人丁德貞修女

by on Wednesday, 30 January 2013 Comments

從西班牙遠渡重洋來到台灣服務的丁德貞修女,
以自己的一生,為「愛的真諦」寫下了最佳見證與註解。
她不多言語,只是默默以行動讓人明白:
愛,本是無所求的付出。

撰文、照片提供│周富美

(照片提供╱天主教耶穌孝女會)


  2012年12月10日早晨8點,一片再過兩天就滿90歲的老樹葉悄悄落下了,沒有驚動任何人,如同她對台灣這塊土地和人們的愛,總是安安靜靜。

離鄉服事,帶來天主的愛

  我與西班牙籍丁德貞修女的相識,源於五年多前探訪樂生療養院民的過程。我從中得知丁修女自1962年起就在樂生院為漢生病(舊稱為痲瘋病)患者服務,每個星期三和星期日,她都會從台北市青田街的天主教耶穌孝女會轉搭兩班公車,歷經一番舟車勞頓才能抵達新莊的樂生療養院。她替漢生病患擦背、洗澡,42年如一日,不曾間斷,直到80歲那一年,因為體力無法負荷照顧病人的工作,才停止了在樂生院的服事。

  丁德貞修女出生於1922年,她的故鄉是西班牙安達盧西亞自治區的科爾多瓦城,18歲決定奉獻成為修女,23歲就離開了西班牙,飄洋過海遠赴中國安徽的孤兒院照料孩子, 1953年來到台灣竹東繼續照顧孤兒。1962年,她開始到樂生療養院服務,並曾於2005年獲得第15屆醫療奉獻獎。

  與丁修女親近的朋友們都明白,當她為樂生院的女院民洗澡、擦藥時,總是不戴口罩和手套,為的是不讓院民感到難堪,連教會定期給她返鄉探親的機票錢,丁修女也都省下來,捐給院民當紅包。然而,令我感動的是,23歲就離開家鄉的丁修女,是憑著什麼樣的信心,才能忍受顛沛流離的孤寂生活,一路輾轉從中國來到台灣,還把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的漢生病患們,當成耶穌基督一樣來服事呢?


發心傳教,勇敢不怕吃苦

  在好奇心的驅使之下,我來到了天主教耶穌孝女會拜訪丁修女。我曾在她的耳畔輕聲問道:「以前從台北市青田街的修女院轉兩趟公車到樂生院去,會不會很辛苦?」丁修女不假思索地回答:「沒有沒有,這個是快樂。雖然辛苦,但還是快樂。」丁修女特別強調:「我真的很愛他們,我也知道他們愛我!」

  丁修女曾親口告訴我一個小故事:「小時候,我經常跑到田裡去,幫窮苦人家撿農夫不要的蔬菜。那時我媽媽不明白,為什麼我經常把衣服弄得很髒,但是我卻很開心,因為可以幫忙別人做一點事情。」後來輾轉聽教友們轉述,丁修女大約五歲時,曾在教會聽到神父說:「在遙遠的東方,還有很多人沒有信主。」當時她心想,「那些人好可憐,希望長大後有機會到東方傳教。」

  丁修女是否被兒時的一個念頭影響,才決定成為修女前往東方傳教?我並不知道,但可以確定的是,只要見過丁修女的人,就能感受到她溫柔的熱情,當她對著你微笑問候時,不需要太多言語,就足以知曉。丁修女之所以能無私地犧牲奉獻,這一切都是因為愛,源自上帝對人們的愛,透過祂在地上差遣最忠心的僕人,活出「彼此相愛」與「愛人如己」的典範。


056b
作者周富美因採訪樂生院而得知丁德貞修女的感人事蹟,也因而與之相識。圖為丁修女與周富美兩人的合影。(照片提供╱周富美)

 

正向樂觀,疼痛也能奉獻

  在不定期造訪丁修女的過程中,最令我感到震撼的是:有一天丁修女挽著我的手臂在院子裡散步,不小心在草地上跌了一跤摔斷了手,打上石膏後她的生活變得十分不便,但是丁修女卻不曾怪罪我沒有好好攙扶,反而笑著說:「沒有關係,因為我可以把這個疼痛『奉獻』給天主!」這一句簡單的話語,顛覆了我以往對於「奉獻」的既有印象和觀念;原本以為教會的「奉獻」指的是金錢的付出,萬萬沒有想到,丁修女的「疼痛」居然也可以成為一種奉獻。

  一年多前,當我得知丁修女因罹患帕金森氏症,又飽受老人失智症所苦,最後失去行動能力長期臥床,亟需申請復建師到修女會來照顧,卻因國籍問題無法申請政府提供的居家喘息服務和照護時,曾氣憤難平地寫了一篇〈故鄉原來是異鄉〉的文章,刊於2011年11月28日的《蘋果日報》。後來馬政府及時開了一張「補救」支票,並允諾將長期來台服務奉獻的外籍宣教人士納入長期照顧的範圍,丁修女因此成了台北市第一位被納入長期照護計畫的外籍宣教士。

  儘管如此,丁修女的國籍問題依舊沒有獲得解決。2012年夏天,她曾因病況惡化住院治療長達兩個月,痊癒後返回修會安養,臨時需要購置抽痰機和氧氣機,卻因不具中華民國國籍身分,加上沒有重大傷病卡,無法獲得補貼。後來多虧台北市衛生局的長期照護照中心,提供一台善心人士捐贈的抽痰機給丁修女使用。但這僅是看似「幸運」的個案處理方式,萬一日後仍有老弱傷病的神職人員需要更多的醫療輔具設備,光是在「國籍問題」這一關就已經被卡住了,又該如何徹底解決呢?


上天巧安排,彌補國籍之憾

  「上帝啊!祢為什麼還不把丁修女帶走,為什麼要讓一輩子付出奉獻的她,到了風燭殘年還要來經歷這些苦難呢?」這是過去一年來,我很想請上帝解答的疑惑。後來,我才逐漸明白,凡事都有命定,上帝自有安排,而且過程中還不失巧妙與幽默。

  2012年4月,在採訪位於泰山製作芭比娃娃的美寧工坊時,我依照丁修女的穿著與身型,訂做了一個修女芭比送給她,希望可以讓她躺在床上時解解悶。沒想到,當我拿到「修女娃娃」的時候,居然附上了一張印有丁德貞修女名字的「身分證」——原來是廠商對每個訂製娃娃表示尊重的方式。我望著這張身分證時,突然心領神會地笑了,心想:「現在丁修女病了,無法主動放棄西班牙國籍,台灣政府不發身分證給她也沒有關係,如今有了這張只有芭比娃娃才有的『專屬身分證』,就當作是上帝送的小禮物吧。」


辛勞一生,終於獲得解脫

  2011年12月12日,我和幾個朋友去探望丁德貞修女,替她老人家歡慶89歲的生日,當時丁修女已經相當虛弱,終日臥病在床,凡事皆須仰賴他人照料,但是當她一聽到西班牙詩歌的時候,表情又開朗了起來,宛若天真活潑的少女,可愛極了。

  很快的,一年過去了。2012年12月1日,我突然想起丁修女的90歲大壽就快到了,當天下午就買了一個蛋糕去探望丁修女。原本打算提早替她老人家慶生,不料她正在午睡,我便不敢打擾,修女們就等到晚上一起為丁修女歌唱慶生,沒想到,這竟是她最後一次品嘗生日蛋糕。

  2012年12月12日下午,打電話到天主教耶穌孝女會去詢問丁修女的近況,才得知她已經在生日的前兩天,也就是12月10日上午8點鐘,在睡夢中蒙主恩召了,表情相當平靜安詳。當下聞言後,固然感到傷心難過,但心中也夾雜著幾分喜悅,丁修女此後不必再受長期臥床,以及失能、失智之苦了。

  走筆至此,才發覺自己的愚昧——丁修女不只是來到世間歷經人類的苦難,而是要實踐對上帝的堅定信仰,服務犧牲,連疼痛都奉獻給天主,愛到底。

056c
丁德貞修女與古寒松神父於2006年的合影。(照片提供╱天主教耶穌孝女會)

 

精神不死,見證基督的愛

  2012年12月13號早上7點,天主教耶穌孝女會替丁修女舉辦簡單隆重的追思會,並在2012年12月19日上午9點,於台北市辛亥路的耕莘文教院為丁修女舉辦追思彌撒,當天是由輔大神學院的谷寒松神父主禮。

  追思彌撒當天,耕莘文教院裡坐滿了前來送別丁修女的教友與各界代表,還有一位朋友特地從北京飛到台灣,送丁修女走完人生最後一程。彌撒結束之後,天主教耶穌孝女會的修女們與熟識的朋友們,搭乘遊覽車一路陪伴丁修女,將骨灰送往竹東的「靜園」。最後,當工作人員以一塊石碑封住骨灰的時候,修女們以詩歌相送。

  早年第一批來到台灣服事的五位天主教耶穌孝女會的外籍修女當中,已經有四位蒙主恩召,丁修女是最後一位辭世的「拓荒」修女。丁修女畢生盡心、盡性、盡意地服事天父,更深深關愛著台灣的漢生病患,直到嚥下最後一口氣,卻始終沒有得到中華民國政府核發的一張身分證,但是這一切都不再重要了,因為她的靈魂已經取得了前往天家的通行證。

  寫下丁德貞修女生命的點點滴滴,不是告別,而是愛的見證——見證上帝最忠心的僕人一輩子忠心地跟隨,活出基督的樣式,在最平凡且微小的人身上,無所求地付出,並且把身體的疾病和痛楚,一起奉獻給了天主。

  人雖逝,愛未央。願上帝持續祝福所有幫助丁德貞修女以及她愛過的每一個人,尤其是樂生院民。

Help us!

Help us keep the content of eRenlai free: take five minutes to make a donation

AMOUNT: 

Join our FB Group

Browse by Date

« September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We have 3959 guests and no members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