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enlai - Items filtered by date: Wednesday, 31 December 2008
Thursday, 01 January 2009 04:55

走進長者的記憶

長輩們所說出的一個個故事,就像是我手中的一塊塊拼圖。
我努力地將它們互相比對連接,希望能進入他的生命、他的時代。
透過色彩、透過畫面、透過他們的笑容,我看見生命的美與力量。

康思云 撰文

我是一位「傳承藝術」的社工師,是在長期照顧機構中陪伴失能的長輩講他們的故事,並訓練一群藝術夥伴與長輩一起交朋友、說故事、創作視覺藝術作品。
對我來說,每次長輩們所說出的故事,就像是手中的一塊拼圖,我努力地將這一塊、那一塊互相比對、連接,希望能漸漸認識這個長輩。雖然沒看過拼圖的全貌,不過幸運的是,我是與作者一起拼圖,心中總有一份篤定。
在與長者一起創作的過程中,爺爺奶奶們常常動容地跟我說「謝謝」,我總是回答「我才要謝謝您呢!」這是我心裡面非常深刻的感激:爺爺奶奶們,謝謝您願意和我這個小毛頭分享這麼多生命的經歷,謝謝您讓我有機會進入您的時代。因著您的笑容,我更能體會生命的價值與意義,也更樂在工作中。

紅鼻子的帥爺爺

第一次見到勞爺爺,我的第一印象是「好親切、好帥的一個老爺爺」。他的臉頰和鼻子總是紅紅的;他的語言能力受到疾病的影響,無法表達得很清楚、他以左手克服右手的失能。
在團體中、在創作時,勞爺爺總是很積極、很開心。雖然右手不方便,但他用左手發展出「點畫法」技巧,成了我們團體中的素人畫家。每當我轉頭望著他,他總是用笑容回應我。在一次又一次的團體中,我們略略認識了這個曾在華航修理飛機、喜歡穿著白上衣白褲子去舞廳、有許多年輕女孩想跟他跳舞、拿手菜是砂鍋魚頭的老人家。
我們也看過勞爺爺傷心的時候。當他想起孩子兒時的笑容,想到工作忙碌的孩子少有時間來機構探望…那一天,老人家一邊述說,一邊紅了眼眶。
還記得那天團體結束後,勞爺爺與許多長輩一起坐在電視前,有工作人員辦公的聲音、電視機的聲音、其他長輩的聲音…勞爺爺面前的飯菜都沒有動過,我站在他身旁,握著他的手,久久,我們兩個人都沒有說話。
「勞爺爺,如果今天心情不好,吃不下飯,我能體會您的感受。」
最後,我只說了這句話。

喚回記憶中的陽光

在陪伴長者的過程中,我不時想到,我的陪伴每週只有兩小時,長輩們面對身體失能所帶來的失落、與家人分離的孤寂、在機構生活的無奈…我到底能帶給他們什麼?
當感受到勞爺爺的悲傷時,我不禁覺得:如果此時此刻陪伴在他身邊的是他兒子,該有多好?
人生中有許多無奈,我們無法避免,但當我們在黑夜裡感到沮喪,因著黎明即將來臨、因著我們記憶中的陽光,我們仍然充滿希望。我無法改變老人家在機構的生活,也不可能去詢問家屬「你為什麼不來探望你的爸爸?」因為每個家庭都有不同的故事,豈是三言兩語能夠說明。但是我可以在這兩個小時帶給老人家笑容,使他們透過色彩、透過畫面、透過述說,來傳達生命中仍蓬勃的力量。

豪氣奶奶的顛沛與艱辛

還記得朱奶奶第一次參與傳承藝術團體時,我們津津有味地聽著她的故事:她過去在眷村生活,每個家庭因不同的「軍階」而有不同的生活等級。她常看到丈夫軍階低、孩子又多的太太們,連一件保暖的衣服也沒有,就自己掏腰包做衣服給她們。丈夫軍階高的太太看見了喜歡,出錢想買她做的衣服。
「平時我就看不慣她驕傲的樣子,」朱奶奶說,「我就跟她說:『我才不要你的臭錢!』」
現在回想起來,朱奶奶講那句話時豪氣的樣子,還生動地印在我的腦海中。
抗戰時期,朱奶奶的父母怕她被共產黨胡亂配婚,匆匆將她嫁給一個軍人,她跟著先生從河北逃難到廣西,從廣西逃難到雲南,從雲南逃難到越南的復國島,一路上腳都走爛了。路途中,許多嬰兒在躲避敵人的過程中被自己的父母悶死,以免哭聲暴露了大家的位置…
台灣當時不願意接收復國島的難民,大家決定一起絕食向聯合國抗議。那天也是她第一個孩子臨盆的日子。她先生為了煮開水起了爐灶,抗議的難民們跑來看是哪一家搞不清楚狀況,絕食還煮飯!這時才發現她生孩子了…

讓我進入您的時代

今年總統大選,朱奶奶為著自己不良於行無法投票,沮喪了好長一段時間。後來工作人員決定自掏腰包幫她達成心願,叫了一台救護車,一路飆到投票所…朱奶奶終於在救護車上投下了神聖的一票。我還記得她講起這件事時的笑容…
在聽了朱奶奶一個個的故事後,我對她的感覺從「難以親近」到「心生佩服」。我常想,年輕如我們,如何能體會上上一輩的艱辛?如何能想像一場戰爭後,從此與所愛的人天人永隔的哀傷?我是多麼有幸,能在聆聽長者的故事時,走入他們的時代,去體會我所不曾經歷的生命,使自己的眼光能柔和一些,生命的厚度能深厚一點。
朱奶奶,謝謝您,讓我學著認識您,讓我進入您的時代。

--------------------------------------



本文亦見於2009年1月號《人籟論辨月刊》

2009_01想閱讀本期更多精采文章,請購買本期雜誌!

您可以選擇紙本版PDF版

海外讀者如欲選購,請在此查詢(訂閱全份



Thursday, 01 January 2009 04:48

我想和你做朋友

I was born in a multilingual environment as both my parents speak several languages: my father was born in Cambodia and mostly grew up in Vietnam from a wealthy Chinese family. Back then, when he was a child, he spoke fluent Mandarin Chinese and Vietnamese. Furthermore, with his parents, he would speak two Chinese dialects: Hakka with his father and, with his mother, Teochew (Chaozhou dialect) which is the most common Chinese dialect among Han merchants in South-East Asia. As my father had been educated in French, he has also mastered this language and now that he has returned to Phnom Pehn, he can also speak everyday Khmer. My mother was born in Taipei, also from a Hakkanese family. Then, in her childhood, she was already trilingual: she would speak Hakka with her parents, with her brothers and friends she would use Holo (or Taiwanese) dialect and Mandarin at school. As she studied in Tokyo, she speaks perfectly Japanese and now that she has been living in France for twenty years, she’s also fluent in French.

Thus, my first twenty years were crippled by the drama of not being able to speak another language than French: from my recollection, my parents never spoke to me in Chinese. In fact, my mother must have spoken to me in mandarin when I was an infant as she couldn’t speak French yet at that time. I was living in a small town of Morocco and, according to my parents, once I came back from kindergarten to decree that from then on I would only speak French. My parents are definitively too liberal and I am still offended by the fact that they had accepted my whim with such easiness! In fact it was quite convenient for my parents that my brother and I couldn’t speak a word of Chinese: they would argue and discuss private matters without having to worry about preserving our innocence. I must say that children have a more developed intuition than what parents think as we were able to recognize and memorize at an early stage most of the vulgarities often used. Also, I missed a second opportunity of becoming a bilingual when I was four years old. I had started to take some classes of Arabic, after a few days, my father asked me what I had learnt and I just said loudly “Allahu Akbar” (“God is great”). But my father probably thought that I was too young for that kind of education and he immediately removed me from the class. Soon after, we moved to Paris where I carried on my education in French.

At the age of 20, by a twist of fate, I enrolled in a Chinese Language and Culture Degree in a university of Paris and started to learn the language as a beginner. I have to admit that I studied Chinese in a rather dilettante fashion. However I managed to graduate and decided to take off for a year to study Chinese in a language center in Taipei. Chinese language centers are miniatures of the Tower of Babel: I had the chance to be in a small structure where people of the different countries were too few to form segregated gangs. There I dramatically improved my English and also discovered with pleasant amazement that I was even able to speak Spanish! (Actually I had learnt the language at school during seven years without having ever used it.) Suddenly I was no longer a miserable unilingual and soon I discovered the joys of speaking, thinking and even dreaming in other languages. This superimposition of languages in my family and, now, in my everyday environment triggers sometimes the most curious and interesting situations. Last summer, my mother came to visit, accompanied for the first time by her French companion and my brother. We decided to ride the Taipei cable car and I offered my Colombian friend to accompany us. We entered the car with a Taiwanese couple who gaped at us while we were chatting: my Colombian friend would speak in Chinese to my mother and I would translate in French to my brother and my mom’s companion, speaking in English or in Spanish to my friend. The couple must have found it strange that a foreigner could speak Chinese fluently while my brother who looked evidently Taiwanese was not able to mutter a word in mandarin!

My temporary conclusion is that Asia might just be one of the most suitable places to become multilingual.

-----------------------------------------------
Alice finds her own way into multilingual communication

Attached media :
{rokbox}media/articles/Cerise_LinguisticParadox_Morocco.jpg{/rokbox}
Thursday, 01 January 2009 02:12

From Harare to Taipei

你怕老吗?你了解老人吗?你对老年生活有什么期待?
其实,人们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就在变老。
一如花开花落、四季流转,世间所有人都脱离不了这条轨道。

杨培珊 撰文

张老太太今年九十八岁,照台湾的算法应该过百岁生日了。但她告诉子孙,不要宴客或送礼,只要到佛庙点灯,替家人求平安就好。张老太太现在和女儿同住,生活充实而快乐,而且人缘极好,虽没读过书,但口才流利,诗词对句信口拈来,尤其「讲四句」的功夫更在邻里间首屈一指。她以前常被请去「接新娘」、「说好话」,现在无法出远门,但邻居仍常来听她讲古。
陈伯伯是位退休的银行经理,目前住在一家老人养护中心,两次中风使他下肢瘫痪无法行动,但他个性相当乐观,经常帮忙其他老人和来访的家属,还协助工作人员办理一些庆生会和节日活动。由于他的开朗和迷人风范,中心的工作人员、住民及家属们都感到如沐春风,整个院内的气氛都活泼快乐了起来。

从以上例子可以看出,不管社经地位高低、居住安排为何、健康是否无虞,老年生活同样能够过得积极而有意义。关键在于是否能以勇敢的态度面对生活,或能否在他人的协助及支持下进行有意义的活动,并妥善调整自己的心态和生活方式,完成有助于自我发展的生活目标。研究显示,如果老人对自己的生活有决定权、觉得生活有意义、不感觉拖累家人,那么他们的生活满意度也相对较高(注2)。换句话说,老人家需要的是自主与尊严。

无论你想不想要
打从出生,我们都在变老

什么是「老」?其实人们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就在变老。只是人们习惯把小孩或年轻人的变老描述为「成长」或「发展」,而把三十岁之后身体器官开始走下坡的过程称为「老化」(注3)。这样的说法可能比较好听,但也模糊了生命的本相。由这个角度看来,「老」其实无所谓好与不好,喜欢不喜欢,它就是那么自然的一个过程,由出生开始,然后一直进行下去。
目前全世界最长寿的国家是日本,其人口平均馀命为八十二岁,其中男性七十九岁,女性八十六岁。想想看,我们的人生规划有到八、九十年那么长吗?很多人都很难想像人生可以那么长,大家常说:「我可不希望活那么老!」但现实是不论我们想不想,现代人的确是一种长寿的物种。我们必须从小开始,调整我们对生命的预期,为不同阶段做好生活的规划。
国家及社会也必须有所调整,设计新的政策与制度来面对。由两千年到二○五○年间,世界上六十五岁以上的老年人口成长预计将超过一倍,由总人口的6.9%增加到16.4%。台湾的老年人口比率于一九九三年底已超过7%,正式达到联合国定义的「高龄化社会」,之后老年人口的比率更快速上升。经建会预估,到二○一七年,台湾老年人口将占总人口的14%,大约每七人就有一位是老人;到了二○二五年,台湾将成为超高龄社会(super-aged society),老年人口将达到总人口的20%(注4)。因此,在个人以及国家社会的层面,都必须尽早准备,才能不忧不惧地面对老年世纪。

成功老化
生命本身就是一种创造

现今老人工作强调的是健康老化(healthy aging)、成功老化(successful aging)、复原力老化(resilient aging)等概念。创造力与成功老化之间的关连相当值得重视。正如我曾访问的一位六十九岁长者所言:「生命本身就是一种创造,特别当你老了,将有许多时间思考所面临的考验,并想出解决方法。」或如另一位所言:「创造力给你一种兴趣、一种盼望,它能填满你的时间和心灵。人总得有个兴趣,没有什么比做一件新工作更有趣的了。」
老年期的「复原力」可定义为:一种存活下去、克服疾病、失能或其他重大失落的能力。详细分析其元素,复原力包括有能力重新诠释压力的意义、能以正向的精神面对及适应压力、维持掌控感、有弹性的想法和作法,以及能运用社会支持与资源。复原力并非无视或否认生命中的暗潮与苦痛,而是一种正向、开朗、「一笑抿恩仇」的能量。

破除歧视
每一个老人都是独特的

许多人都很怕老,也不了解老化的过程,「老人」成了落伍没用的同义词,好像人一老就成了过气商品,失去了价值,再没有什么可以贡献的。这就是所谓的「老年歧视」(ageism)。
通常对老人负面的态度在孩童时期就形成了。有些父母也许是在不注意的时候谈到家里的老人家「麻烦、罗唆、难伺候、老顽固」,孩子就听进去了。即便一句随意出口的话,像是「我才不要像阿嬷一样活那么老呢!」都会使老化的负面图像深入许多人的心中。
媒体也得负很大的责任。想想我们在电视电影、报章杂志上看到的几乎都是年轻的影像,偶有老人出现,不是住疗养院、坐轮椅的,就是孤独无依的拾荒老人。人们看久了,要想把老人看成对家庭和社会的宝贝,确实很困难。
很多人会说:「我很尊重老人家,哪会歧视他们!」老年歧视这个语词在这个讲求「政治正确」的年代,听起来会惹人非议,大家都懂得撇清。其实我们每个人对老人的态度可能源自于以前跟老人相处的经验、媒体中呈现的老人形象,以及文化中普遍流传的一些说法。但这些既定的印象并不一定符合事实。现在,您不妨试著回答下列的问题,看看您对「老」是否存有恐惧或刻板印象:

·老化对你个人而言意味著什么?
·想到老,你最害怕的是什么?
·对老年生活,你有什么期待?
·什么样的人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年轻?什么样的人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老?
·老年人现在拥有什么是他们以前年轻时没有的?什么是他们以前有,但现在没有的?
·假设你现在已经老了,你平常生活作何消遣?你会和谁在一起?住在哪里?

其实,每个老人都是独特的,丰富的生活历练使每个老人都与众不同。聆听老人诉说过往,或许就能理解为何老人会有今日的形貌与想法。他们的路走的长,看过的风景自然也多,经验的差异性也大。因此,比起年轻人来,老人彼此之间的差异性可能还要更大些。

性别差异
女人较长寿、贫穷比例高

男女两性在老化的过程中呈现出明显的差别。女性的平均馀命较长,已开发国家女性的平均馀命比男性约多五至七岁(注5)。在至少三十五个国家中,女性平均馀命已超过八十岁,如亚洲的日本、香港,欧洲的瑞士、法国,美洲的加拿大等。东非地区生存环境差,女性平均馀命仅有四十七岁。但落后地区男女两性平均馀命差距较小,以东非地区为例,两性平均馀命仅相差两岁。
就婚姻状况而言,因丧偶、离婚或未婚之故,老年女性比较可能处在无配偶状态,老年女性的健康问题也比较多。此外,在经济安全方面,由于不稳定的职业生涯历程,老年女性中经济匮乏者的比例比老年男性更高。

拥抱老年
平心迎接生命花开花落

常听到有人说:「怎么活著活著,不知不觉就老了?」生命就是这么自然,老也是自然的一部分。如同春去秋来、四季流转,其间充满了变化,人的一生也是如此。由生至死,一如自然界中的花开花落,不论你是权能富贵,还是一介平民,都脱离不了这条轨道。
笔者在台湾大学社工系教授「老人学概论」,课堂作业之一是请学生去访问老人,题目中包含对死亡的看法。许多学生选择访问他们的祖父母或外祖父母,但这些学生的中年父母亲往往表示「不要和阿公阿嬷谈到死,不吉利。」但当学生硬著头皮去访问时,却常惊讶地发现,原来他们从来未曾好好地了解老人家的想法。老人家通常需要有人听他们谈一谈自己的丧事要怎么办,东西如何分配。当然子女们总是期待父母能长命百岁,不想谈论死亡,但如果不了解老人家的想法,一旦时候到了,他们必须为老人家做决定,就无法知道是否符合老人家的愿望。
还记得我小时候常常害怕,万一有一天父母亲去世,那我也完了。从事老人工作后,也曾迟疑如何面对尸体,如何向家属致哀。慢慢地,我成长了,不但在工作中不再害怕犹疑,更能聆听、支持与鼓励老人和家属们谈论死亡,并进行相关的准备。当工作人员和老人及家属们一起走这趟生命之旅,我们彼此都感觉平安与宽慰,彷佛被生命之流温柔地拥抱与接纳…

注释

注1 本文由梅陈玉婵与杨培珊合著《台湾老人社会工作:理论与实务》(台北:双叶书廊出版,2005年)之第一、第二章摘编而成。
注2 Mui A. C., Choi, N. G., & Monk, A.(1998). Long-Term care and ethnicity. Westport. CT: Greenwood Press.
注3 Hooyman, N. R., & Kiyak, H. A. (2002). Social gerontology: A multidisciplinary perspective. (sixth Edition). Boston, MA: Allyn and Bacon.
注4 请参阅经建会发布的〈中华民国台湾97年至145年人口推计〉报告。该报告亦指出,台湾社会老化速度越来越快,从高龄化社会(aging society)转为高龄社会(aged society)只需要二十四年(西方国家需要五十到一百年),而从高龄社会转变为超高龄社会只需要八年。
注5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2000). Women, aging and health. Retrieved January 2, 2002 from http://www.who.int/inf-fs/en/fact252.html

--------------------------------------
【人籁论辨月刊第56期,2009年1月】

附加的多媒体:
{rokbox}media/articles/vielleuse_yangpeishang.jpg{/rokbox}
Thursday, 01 January 2009 01:40

Interview with Fatim Jobarteh

内在与外在之间的停格,请欣赏笨笃的诗作,

诗作 笨笃

-1-
La cérémonie
La cérémonie du thé
S’épuise avec cette goutte.
Toi, dehors, près de la route,
Tu mets l’eau sur le brasier.

典礼

茶的典礼,
一滴一滴被饮尽。
你在外界在路旁。
拿水浇在炭火上。

-2-
Encagé
Dans la cage : un canari.
Bloqué dans la gorge : un cri.
Dans la nasse : un poisson pris.
Dans mon corps : mon c镢ur dépris.

掏空

笼子中,一只金丝雀。
喉咙中,哽住一声啼。
鱼篓中,一只鱼被抓。
肉身中,我心被掏空。

-3-
Sortir
Hors du creux d’où jaillit l’eau
Qui dit le son de l’écho ?
Hors du gosier de l’oiseau
Qui du chant crierait le mot ?

外界

空孔涌出的清泉,
谁说出回音的声源?
鸟儿喉咙的外界,
谁从歌声呐喊字句?

-4-
Feu d’artifice
Perdu parmi le corps de signes,
Resterai-je en ce tourbillon,
Ou rentrerai-je en l’embryon
Qui ourdit l’explosion des lignes ?

烟火

迷失在身体的信号,
我将停留在漩涡中,
或是重回胚胎?
谁策划线条的爆发?

附加的多媒体:
{rokbox}media/articles/benoit_ceremonieduthe.jpg{/rokbox}
Thursday, 01 January 2009 01:36

当嘻哈遇到唢呐

冬天的初雪不断重来,没日没夜地下著,使时间归零。

笨笃 撰文

夜色升起,明火同暗火升起,使我目盲,寻找希望的底色,却没有任何东西留著白天的幽深:颤抖的呼唤,隐约传来的歌曲,门口以及窗口粉色、灰色、减了一分黑的边框…如果您愿意的话,爱上这样的等待吧!
我的大窗,窗口赤裸,我看见夜的亮饰。耀目的冬天为夜的小火添加柴木,我的视野一片乾涸。我小心翼翼地转过眼。谈论无形的世界。或者,谈些肉眼无法见到的事物。至少,谈我们此刻看不到的。听说大海近在咫尺,我从未发现这只是一种气味。哀悼海,哀悼礼仪,我是否要声嘶力竭?
钢和海湾发出同样的弧光,同是蓝光,不同属性的使者。两者的双曲线达到顶点时,本源增强著心志。我接受了预兆,我是被画出的空间,或说是念头。反覆的变奏凝聚物质,或说是想法,直到终点。至少这是钢和海湾的闪烁长光确实诉说著的。
雪覆盖我全身,清柔而寒冷。同样凛冽而白色的天空在我上方。地平线荒芜一片,散文诗低语起来,难以停息,沟壑满溢。雪面下的漩涡和记忆重新搅动。银河系的腹心被吸卷抽乾。
斜坡和地洞倾斜,垂直度被啃蚀,毫不宽容地曲身。生硬的黑,乌鸦贪婪地张口…雪总是下个不停。雪在夜间回归,高高低低停息在我纯净的曲线上。雪使我窒息,燃烧著我。冬天的初雪不断重来,没日没夜地下著,使时间归零,使时钟的指针倒转。夜雪使我清醒。

附加的多媒体:
{rokbox}media/articles/benoit_snow.jpg{/rokbox}
Thursday, 01 January 2009 00:57

你我正在變老

你怕老嗎?你瞭解老人嗎?你對老年生活有什麼期待?
其實,人們從出生的那一刻起就在變老。
一如花開花落、四季流轉,世間所有人都脫離不了這條軌道。

楊培珊 撰文

張老太太今年九十八歲,照台灣的算法應該過百歲生日了。但她告訴子孫,不要宴客或送禮,只要到佛廟點燈,替家人求平安就好。張老太太現在和女兒同住,生活充實而快樂,而且人緣極好,雖沒讀過書,但口才流利,詩詞對句信口拈來,尤其「講四句」的功夫更在鄰里間首屈一指。她以前常被請去「接新娘」、「說好話」,現在無法出遠門,但鄰居仍常來聽她講古。
陳伯伯是位退休的銀行經理,目前住在一家老人養護中心,兩次中風使他下肢癱瘓無法行動,但他個性相當樂觀,經常幫忙其他老人和來訪的家屬,還協助工作人員辦理一些慶生會和節日活動。由於他的開朗和迷人風範,中心的工作人員、住民及家屬們都感到如沐春風,整個院內的氣氛都活潑快樂了起來。

從以上例子可以看出,不管社經地位高低、居住安排為何、健康是否無虞,老年生活同樣能夠過得積極而有意義。關鍵在於是否能以勇敢的態度面對生活,或能否在他人的協助及支持下進行有意義的活動,並妥善調整自己的心態和生活方式,完成有助於自我發展的生活目標。研究顯示,如果老人對自己的生活有決定權、覺得生活有意義、不感覺拖累家人,那麼他們的生活滿意度也相對較高(註2)。換句話說,老人家需要的是自主與尊嚴。

無論你想不想要
打從出生,我們都在變老

什麼是「老」?其實人們從出生的那一刻起就在變老。只是人們習慣把小孩或年輕人的變老描述為「成長」或「發展」,而把三十歲之後身體器官開始走下坡的過程稱為「老化」(註3)。這樣的說法可能比較好聽,但也模糊了生命的本相。由這個角度看來,「老」其實無所謂好與不好,喜歡不喜歡,它就是那麼自然的一個過程,由出生開始,然後一直進行下去。
目前全世界最長壽的國家是日本,其人口平均餘命為八十二歲,其中男性七十九歲,女性八十六歲。想想看,我們的人生規劃有到八、九十年那麼長嗎?很多人都很難想像人生可以那麼長,大家常說:「我可不希望活那麼老!」但現實是不論我們想不想,現代人的確是一種長壽的物種。我們必須從小開始,調整我們對生命的預期,為不同階段做好生活的規劃。
國家及社會也必須有所調整,設計新的政策與制度來面對。由兩千年到二○五○年間,世界上六十五歲以上的老年人口成長預計將超過一倍,由總人口的6.9%增加到16.4%。台灣的老年人口比率於一九九三年底已超過7%,正式達到聯合國定義的「高齡化社會」,之後老年人口的比率更快速上升。經建會預估,到二○一七年,台灣老年人口將佔總人口的14%,大約每七人就有一位是老人;到了二○二五年,台灣將成為超高齡社會(super-aged society),老年人口將達到總人口的20%(註4)。因此,在個人以及國家社會的層面,都必須儘早準備,才能不憂不懼地面對老年世紀。

成功老化
生命本身就是一種創造

現今老人工作強調的是健康老化(healthy aging)、成功老化(successful aging)、復原力老化(resilient aging)等概念。創造力與成功老化之間的關連相當值得重視。正如我曾訪問的一位六十九歲長者所言:「生命本身就是一種創造,特別當你老了,將有許多時間思考所面臨的考驗,並想出解決方法。」或如另一位所言:「創造力給你一種興趣、一種盼望,它能填滿你的時間和心靈。人總得有個興趣,沒有什麼比做一件新工作更有趣的了。」
老年期的「復原力」可定義為:一種存活下去、克服疾病、失能或其他重大失落的能力。詳細分析其元素,復原力包括有能力重新詮釋壓力的意義、能以正向的精神面對及適應壓力、維持掌控感、有彈性的想法和作法,以及能運用社會支持與資源。復原力並非無視或否認生命中的暗潮與苦痛,而是一種正向、開朗、「一笑抿恩仇」的能量。

破除歧視
每一個老人都是獨特的

許多人都很怕老,也不瞭解老化的過程,「老人」成了落伍沒用的同義詞,好像人一老就成了過氣商品,失去了價值,再沒有什麼可以貢獻的。這就是所謂的「老年歧視」(ageism)。
通常對老人負面的態度在孩童時期就形成了。有些父母也許是在不注意的時候談到家裡的老人家「麻煩、囉唆、難伺候、老頑固」,孩子就聽進去了。即便一句隨意出口的話,像是「我才不要像阿嬤一樣活那麼老呢!」都會使老化的負面圖像深入許多人的心中。
媒體也得負很大的責任。想想我們在電視電影、報章雜誌上看到的幾乎都是年輕的影像,偶有老人出現,不是住療養院、坐輪椅的,就是孤獨無依的拾荒老人。人們看久了,要想把老人看成對家庭和社會的寶貝,確實很困難。
很多人會說:「我很尊重老人家,哪會歧視他們!」老年歧視這個語詞在這個講求「政治正確」的年代,聽起來會惹人非議,大家都懂得撇清。其實我們每個人對老人的態度可能源自於以前跟老人相處的經驗、媒體中呈現的老人形象,以及文化中普遍流傳的一些說法。但這些既定的印象並不一定符合事實。現在,您不妨試著回答下列的問題,看看您對「老」是否存有恐懼或刻板印象:

‧老化對你個人而言意味著什麼?
‧想到老,你最害怕的是什麼?
‧對老年生活,你有什麼期待?
‧什麼樣的人看起來比實際年齡年輕?什麼樣的人看起來比實際年齡老?
‧老年人現在擁有什麼是他們以前年輕時沒有的?什麼是他們以前有,但現在沒有的?
‧假設你現在已經老了,你平常生活作何消遣?你會和誰在一起?住在哪裡?

其實,每個老人都是獨特的,豐富的生活歷練使每個老人都與眾不同。聆聽老人訴說過往,或許就能理解為何老人會有今日的形貌與想法。他們的路走的長,看過的風景自然也多,經驗的差異性也大。因此,比起年輕人來,老人彼此之間的差異性可能還要更大些。

性別差異
女人較長壽、貧窮比例高

男女兩性在老化的過程中呈現出明顯的差別。女性的平均餘命較長,已開發國家女性的平均餘命比男性約多五至七歲(註5)。在至少三十五個國家中,女性平均餘命已超過八十歲,如亞洲的日本、香港,歐洲的瑞士、法國,美洲的加拿大等。東非地區生存環境差,女性平均餘命僅有四十七歲。但落後地區男女兩性平均餘命差距較小,以東非地區為例,兩性平均餘命僅相差兩歲。
就婚姻狀況而言,因喪偶、離婚或未婚之故,老年女性比較可能處在無配偶狀態,老年女性的健康問題也比較多。此外,在經濟安全方面,由於不穩定的職業生涯歷程,老年女性中經濟匱乏者的比例比老年男性更高。

擁抱老年
平心迎接生命花開花落

常聽到有人說:「怎麼活著活著,不知不覺就老了?」生命就是這麼自然,老也是自然的一部分。如同春去秋來、四季流轉,其間充滿了變化,人的一生也是如此。由生至死,一如自然界中的花開花落,不論你是權能富貴,還是一介平民,都脫離不了這條軌道。
筆者在台灣大學社工系教授「老人學概論」,課堂作業之一是請學生去訪問老人,題目中包含對死亡的看法。許多學生選擇訪問他們的祖父母或外祖父母,但這些學生的中年父母親往往表示「不要和阿公阿嬤談到死,不吉利。」但當學生硬著頭皮去訪問時,卻常驚訝地發現,原來他們從來未曾好好地瞭解老人家的想法。老人家通常需要有人聽他們談一談自己的喪事要怎麼辦,東西如何分配。當然子女們總是期待父母能長命百歲,不想談論死亡,但如果不瞭解老人家的想法,一旦時候到了,他們必須為老人家做決定,就無法知道是否符合老人家的願望。
還記得我小時候常常害怕,萬一有一天父母親去世,那我也完了。從事老人工作後,也曾遲疑如何面對屍體,如何向家屬致哀。慢慢地,我成長了,不但在工作中不再害怕猶疑,更能聆聽、支持與鼓勵老人和家屬們談論死亡,並進行相關的準備。當工作人員和老人及家屬們一起走這趟生命之旅,我們彼此都感覺平安與寬慰,彷彿被生命之流溫柔地擁抱與接納…

註釋

註1 本文由梅陳玉嬋與楊培珊合著《台灣老人社會工作:理論與實務》(台北:雙葉書廊出版,2005年)之第一、第二章摘編而成。
註2 Mui A. C., Choi, N. G., & Monk, A.(1998). Long-Term care and ethnicity. Westport. CT: Greenwood Press.
註3 Hooyman, N. R., & Kiyak, H. A. (2002). Social gerontology: A multidisciplinary perspective. (sixth Edition). Boston, MA: Allyn and Bacon.
註4 請參閱經建會發布的〈中華民國台灣97年至145年人口推計〉報告。該報告亦指出,台灣社會老化速度越來越快,從高齡化社會(aging society)轉為高齡社會(aged society)只需要二十四年(西方國家需要五十到一百年),而從高齡社會轉變為超高齡社會只需要八年。
註5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2000). Women, aging and health. Retrieved January 2, 2002 from http://www.who.int/inf-fs/en/fact252.html

--------------------------------------
【人籟論辨月刊第56期,2009年1月】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vielleuse_yangpeishang.jpg{/rokbox}
Thursday, 01 January 2009 00:06

捕捉夢想的羽翼

在台灣以「飛羽攝影」享有盛名的「素蘭阿嬤」,正如許多傳統主婦,在剛卸下家計重擔時,除了幫兒子帶小孩,也曾進出股市。後來,她不僅開始學英文,更圓了過去悄然埋藏的攝影夢。如今的她,儘管聽力消退,但仍持續拍照,也加緊腳步習畫,並熱衷學習電腦影像處理。請聆聽這位愛鳥阿嬤與她的長子邱銘源,在點滴回憶與朗朗笑聲中,分享他們動人的「鳥故事」!請記得打開電腦的音量。

陳文怡 採訪

-1-
人籟:請邱媽媽先回憶一下,您以前在照相館當學徒時,有沒有發生過什麼有趣的事?

蘭:嗯,還好啦,就是有時候幫人家拍照啊。(笑)

人籟:嗯?您那時候會幫人家拍照嗎?

蘭:有。那時候是在室內,都要打燈,而且那時是靠人工架燈。

人籟:所以您那時候就開始用相機拍照了嗎?

蘭:對,可是是用照相館的那種相機。

人籟:是很大、有布罩著的那種?

蘭:對。

人籟:那時候怎麼想到去照相館當學徒?是您自己想去照相館當學徒?還是家裡幫妳選的?

蘭:是我自己選的。

人籟:真的嗎?

蘭:因為我爸爸是種田的嘛,他們都不管我們的事,而且因為在鄉下耕田,不知道外面的事,要自己選擇。

人籟:那您怎麼會那時候就選擇到照相館當學徒?

蘭:我剛開始也不是當照相館學徒,原先是學美髮。

人籟:啊?您那時候有學美髮?

蘭:有,有學美髮。但學了一段時間,不感興趣(笑),就再看報紙,看人家在徵照相館學徒,就去應徵。(笑)

-2-

源:我解釋一下。拍鳥的鏡頭現在大概都定焦的,畫質會比較好。

源:拍鳥要很有耐心,因為你都是要定點跟,就是說要放腳架。你說你要拿著600mm這樣到處追,通常都是去拍鳥的人後來都要追鳥報,掌握得很好,然後就是等。

人籟:邱媽媽您從小就很有耐心嗎?因為拍鳥要很有耐心,就像剛剛邱先生說的,那您從小就很有耐心嗎?

蘭:耐心喔?是拍鳥才開始耐心的。
-----------------------------------------------
更多內容,請見【人籟論辨月刊第56期,2009年1月】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tw.jpg|}media/articles/vielleusse_lusulang.swf{/rokbox}
Wednesday, 31 December 2008 23:20

我無法想像老年

意識到歲月無情流轉,也許每個人都曾試圖想像自己年老的模樣。
未來的歲月充滿變數,
所謂想像,有時終究僅是想像…

老實說,我很難想像自己到了老年會是甚麼樣子。其實直到三十多歲,我還以為「上年紀」,就是有一天要做中年女人的意思。

Wednesday, 31 December 2008 17:40

IT Training for Migrant Workers

Michael So reports here on a project that has been supported by eRenlai from the start.


Chungli: After over three years of conducting computer classes for the migrants, the Hope Workers’ Center (HWC) IT Team organized a training course for trainers on October 12, 2008. Eight IT volunteers from Chungli and three from Hsinchu dioceses attended the training.

This was a timely occasion to equip the migrants with skills on how to share their computer knowledge with fellow migrant workers as computer instructors. The training session became a necessity after HWC received a large number of used computers from a benefactor.

At present HWC has upgraded its desktop computers from Pentium 3 to Pentium 4 and added a second classroom. A new branch in Hsinchu has just been set up.

The newly trained IT volunteers started conducting computer classes the following month. The Hsinchu computer class for the migrants took off for the first time with a maximum number of participants their classroom can accommodate. The HWC IT Team in Chungli have since conducted 2 modules consecutively.

One of the trained IT volunteer from Hsinchu named Walter wrote an email and said: “Our first day of Module 1 turned out well. We had 20 students [full seating capacity]. Thank you very much for the guidelines you had given to us during our training which help us very much.”

The modular program specially designed for migrant workers consists of 3 modules each running for three half days on Sundays. Successful participants are awarded a certificate of completion after completing the 3 modules. Opening of classes are usually announced three weeks before on Sunday masses at the Sacred Heart Parish Church, Chungli. Interested parties can register at the HWC office or email to: This email address is being protected from spambots. You need JavaScript enabled to view it..

Attached media :
{rokbox}media/articles/Mhike.jpg{/rokbox}

Help us!

Help us keep the content of eRenlai free: take five minutes to make a donation

AMOUNT: 

Join our FB Group

Browse by Date

« August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We have 3530 guests and no members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