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大革命 ─ 從維基百科看網路載體

by on Tuesday, 01 November 2011 Comments

網路出現後,人們探索世界、汲取知識的方式,從被動變主動、從紙本變數位。這場革命,究竟改變了什麼?它帶來的是豐沛、便捷與自由,抑或焦慮、茫然、真偽難辨?

 

(攝影/Johann Dréo)

 

口述、撰文︱傅瑞德    整理︱張幸雯

在過去沒有網路的時代,人們是透過報紙、電視、雜誌或書籍等媒體吸收資訊,但是這些汲取的資訊,基本上都已是經過某種程度的篩選。這種篩選可能是相對善意的,例如報紙或書刊的編輯會基於職業意識,選出專業、有益或有趣的訊息。當然也有些是帶有目的性的,像是台灣在戒嚴時代,因為意識形態的緣故,左派、共產主義方面的訊息幾乎全遭封鎖。當然,除了這些篩選機制,我們所獲取的訊息也會受到個人客觀條件的限制,像是居住的所在、個人的財力等等。


Web創造平民媒體

網路發明之後,改變了知識獲取的方式,特別是降低了上述的種種限制。因為網路除了是記錄的工具(媒介),也是流通的管道,兩者兼具。另外,網路還有一個很重要的特性──自由。將上述幾個因素加起來,資訊的傳播幾乎就不再有太大困難。從讀者的角度來看,只要擁有網路線,便能與全球連結,雖然城鄉差距依舊存在,但已不若以往明顯;而且使用網路幾乎可以不花成本,便能在全世界蒐集、探索無數人的想法,不需要再受到學院、出版者或媒體的限制。

對網路發展來說,1994年是一個重要的里程碑,因為全球資訊網(World Wide Web,也就是一般簡稱的WWW,簡稱Web)在這一年誕生了。透過Web,我們不僅能將自己所知與所有人分享,也能取得他人提供的資訊。更重要的是,平面的文字資訊因此具象化、圖形化,且人人都能動手打造屬於自己的網站。這意味著媒體型態的演化和變革,原本我們所吸收的資訊必須經過媒體篩選,有了Web之後,個人也可成為一個媒體,並且能經營一個視覺化的媒體。


Wiki挑戰百科權威

Web的崛起,快速改變了人們探索世界的方式,舉一個每個人幾乎都曾造訪的網站「Wikipedia」來說,在沒有網路的年代,如果我們想得知一個歷史事件的梗概或是專有名詞的定義,查閱百科全書可能是最快、最被信賴的方式;但是現在的人,絕大部分會想到Wikipedia,而捨棄大部頭的百科全書。

Wiki的存在跟運作方式,可說是Web的縮影,因為它充分發揮了Web的特性,讀者不僅可以在其中參與、查閱資料,還可輸入自己的想法,修改別人的錯誤等等,可說是一個「活」的百科。

而擁有兩百多年歷史的《大英百科全書》,一向被視為百科全書的權威,他們的編輯作業方式是:聘請各行各業的專家撰寫條目,經過非常精密的校稿,再由其他專家交叉審定後發行。但因為流程繁瑣、經費龐大,早期只能每幾年更新一次。1990年代起,《大英百科全書》每年發行約三萬套,讀者可於購買後的幾年內,陸續收到更新資料;一定期限後便需再付費。因此,如未能持續更新,在數年之後就有部分內容是不合時宜的。


傳統閱讀走向式微

因應網路時代的來臨,大英百科在90年代末推出光碟版,讀者買了光碟後,如欲查詢A字頭的條目可能查第一片光碟,以此類推……。光碟版的好處是占用空間較小,但這個模式並不符網路時代的需求,因為查資料還得先檢索條目的位置;對於不常使用百科全書的用戶而言,所費時間不見得比翻書少。後來,大英百科又發展出Web版,也就是付費後,取得帳號進入網路系統查詢,但此舉仍無法阻止銷售下滑的趨勢。

當實體紙本百科全書的經營跟發行模式已不符網路世代的需求時,閱讀資源,包含書和雜誌的銷售,也直線下滑。而此時網路產業也走向另一重要里程碑,1999年Google成立了,人們意識到利用Google、Yahoo等搜尋引擎可以很方便地找到自己想要的資料,而數位出版也於此時順勢而出,Web便奠定了資訊媒體的基礎。


專家與鄉民的對決

除了使用的方便性外,Wiki與《大英百科全書》之間還存在著何者較為正確的爭論。有研究報告指出,兩者的準確率竟不相上下,這對一向把《大英百科全書》視為知識權威的人,帶來了強大衝擊。

凡是人做出來的東西都有可能出錯。理論上,十個專家和一萬個鄉民可能編修出同樣品質的條目;但一萬個鄉民也可能寫出很離譜的文章。《大英百科全書》是商業產品,從成本來考量,一個條目可以延請十個專家,卻不可能請一萬個專家去審核。Wiki擁有整個網路社群來修改增補,內容應能趨近完美,但實際上則不一定。

那麼,十個專家與一萬個不同背景的鄉民,究竟誰比較厲害?結果很難說。某些條目可能鄉民比較擅長,像是描述某歷史事件時,鄉民可以用自己的經驗,從不同的角度切入;有的鄉民甚至就在現場,可以上傳照片,觀察的面向就比傳統媒體來得廣。只要鄉民不互相刪除對方的東西,Wiki至少可以做到A、B兩個角度並陳,讓讀者自行判斷,此在《大英百科全書》便不可能這麼做。但在某些專業領域,例如天文學或高科技,一萬個鄉民不見得比得上十個專家;當然,這並不是絕對的,因為鄉民裡或許剛好有那個領域最棒的專家,只是未被列為《大英百科全書》的編輯而已。


開源軟體仍有限制

Open source(開源軟體)的優點在於它大多數是免費的,有一些功能甚至可以超越商業軟體;而且因為同時有那麼多人彼此修正、互相補充,錯誤應該可以減到最少。可是有時卻會產生反效果,像是程式架構疊床架屋、或是修掉舊的錯誤之後,卻又產生新的問題。例如:一萬人去修訂條目,其中只有少數幾個是專家,結果卻被大多數非專家給搞亂;這並不是說Open source不好,而是有那麼多人去編輯修正,這個軟體會越來越膨脹;當東西越大,出錯的機率就越高。

有人認為Internet之所以能夠發展,因為其核心價值在於「分享」,但這種無私的概念只占了一半,另一半則為商業機制。Internet雖是免費,但維持運作卻需很多花費,例如:頻寬要錢、伺服器也要錢。從Wiki來分析,只要我們檢視其內容和條目多半出自哪些國家?哪種語言的條目比較多?從結果便可看出,即使是 Open source,其分享機制仍是奠基在商業制度上。


資訊自由帶來混亂

網路興起之後,資訊吸收的質量都改變了,產生的現象就是「混亂」。以網路為媒介、通路的資訊管道,雖然包含了「自由」,但我們必須思考,究竟是誰在篩選資訊?又是如何篩選?

以台灣的現況而言,基本上資訊傳播相當自由,只要民眾擁有一定的語言能力,加上肯花時間,大概沒有找不到的資訊──這一點對現代人而言,是非常幸運的。然而,對一個依賴網路來獲取知識的人來說,如何判斷網路訊息的真偽,可能是現階段面臨的重要挑戰之一。

網路上有很多錯誤訊息,有時還演變成積非成是的情況。舉例來說,「價值不菲」經常被誤寫成「價值不斐」,這兩種寫法在網路上都可以查到,甚至錯誤寫法還多於正確的。網路上的垃圾資訊可分為兩類:一種是資訊「正確性參差不齊」,例如搜尋如何預防癌症,就會同時出現各式各樣的說法,卻很難判斷哪一才是有效的。另一種是因為複製、貼上太簡單了,導致太多無用的訊息被不斷轉貼流傳,就像我們常常收到轉寄的e-mail,根據研究報告,以資料量而言約有99%都是垃圾。


知識攝取走向兩極

我們必須思考,當資訊變得自由、多元時,現代人的判斷能力及對知識的渴望、睿智度,是否勝過從前?這一點有待商榷。網路原生世代幸運地沒有經歷過權威時代;但是反過來看,經歷威權世代的人,卻因此擁有了判斷基準點。聰明的人可以據此篩選出有用的訊息;反之,若缺乏基準點,就會被混亂的價值觀牽著走,而且會傾向吸收軟性或自己想看、想聽的資訊,造成知識偏食的情形。網路革命後,大量的資訊未經過濾和無法判斷,恐怕會造成領袖很菁英,人民很鄉民,這是很大的麻煩。

面對這些垃圾資訊,解決方法可分兩個層面,一是依靠自己平日累積的專業訓練、判斷能力來加以辨別。因此,如果網路使用者對某些題材不熟悉,或是沒有經過專業訓練,很容易被大量的資訊混淆,迷失在網網相連的世界中。不過,這種情形也會發生在現實生活中,我們不能期待在網路上就不會發生。

其次,網路的資訊混亂,很大原因在於這些內容並未經過專業編輯或記者的篩選及消化吸收。一個專業編輯應基於自覺、自尊和專業立場,為讀者篩選知識;記者也應秉持良知報導真相。但是現在卻是一個「編輯不編輯,記者也不記者」的時代,導致一般民眾的資訊攝取偏向重口味、甚至單一化,而未能隨著資訊的開放多元地看待社會。


打開封印恐引風暴

在未來數年內,網路可能掀起另一波革命。過去二十年的資訊開放,只能讓「個人有公開自由」,像是投書報紙,如果未被刊登,就只能自己留著看;現在,卻可以透過網路,讓全世界的人看到。

不過,目前仍有許多資訊掌握在國家機器或大企業手中,應思考將大部分的資料公開、透明化,以提供民眾查詢。舉例來說,目前台北市政府推動的「路平專案」,究竟有多少預算、議會如何通過、哪些議員贊成、發包給了誰、執行了多少進度等等?這些訊息應全部公開。另外,有些技術也應盡可能公開,例如到期的藥品、科技專利,原來受到專利法的保護,但是在專利到期後,可以順勢將資訊公開,讓全人類加以運用,而不是只有少數大企業可以利用。

也許有少數個人可以活在沒有網路的世界,但整個世界已經無法脫離,因為很多封印被網路打開了。就像寫論文一樣,人們依據前人的研究產出更多資訊,這種正面循環,是不能也不應該再回頭。

值得慎思的是:當資訊進一步開啟後,世界會變得更好還是更不好,還是會有風險?如果像維基解密那樣,不斷將黑箱內訊息公開出來,雖然真相得以揭露、目前社會認為是普世價值的「公平正義」得以彰顯,但導致領導階層更迭頻繁、甚至國家之間產生衝突。實踐這樣的公平正義,需消耗多少社會成本?是否可能造成更多動盪不安?這樣的事情沒有標準答案,也不是說為了安定就可以犧牲真相;只是眾人之事原本就沒有單一的解答,萬一牽涉到不同層級和角色的利益,勢將變得無比複雜。


訊息流需以智慧駕馭

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行動通訊技術若進一步發展,究竟會把我們帶向何方?行動通訊代表著隨時隨地接收最新、或許是最自由的資訊,我們對於周遭事物的決策過程也會跟著改變(該去哪裡?該買什麼?該支持誰?),然而隨著資訊的開放和自由,我們也不得不以個人隱私作為代價;對於這一點,我們可以接受到什麼程度?如果像電影《關鍵報告》那樣,只要掃描眼睛就可得知很多個人資訊,我們真的能接受嗎?未來該擔心的是,我們會不會被資訊反噬?

知識的革命不只造就了媒體革命和出版革命,也改變了往後許多世代的思維方式、甚至整個人類世界的運作基礎;而我們常常接觸的Web、Wiki,以及不再那麼常接觸的百科全書,都只是這些變革的代表和縮影。

過去的幾十年間,我們發展出許多「將數據變成資訊」的學問,讓繁雜的數字變成有利於我們因應社會變化的訊息;但如今即使是資訊本身,也繼數字之後成為人類的另外一種負擔。究竟資訊是知識、通路、種子、還是沉重的拖累,我們還是得回頭運用自己的智慧,而不是盲目地接收和相信。

2011年十一月號,第87期《人籟》論辨月刊

11月 - 「網」住人生

87

banner

facebook-iconplurk48Twitter

傅瑞德

傅瑞德,潑墨書房與石墨工房公司創辦人,曾任雜誌總編輯與社長、並曾於資訊與出版產業擔任管理職務,目前從事語言行銷顧問與數位出版;工作之餘積極參與網路活動、撰寫評論文章。

網站:http://fredjame.com
個人簡介:http://fred.tw

Website: fredjame.com

Help us!

Help us keep the content of eRenlai free: take five minutes to make a donation

AMOUNT: 

Join our FB Group

Browse by Date

« August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We have 3581 guests and no members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