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19 June 2009

其實是為了瞭解自己

瞭解別人之前,先瞭解自己
我很喜歡的一個故事這麼說:古希臘七賢之一泰勒斯(Thales of Miletus, 624 BC-546 BC)是一位大學問家,有一回,他一邊走路一邊觀測星相,思索哲理,不小心撲通一聲跌進一口水井裡,在一旁聰明的女僕忒瑞絲(Thrace)當下這麼打趣道:「您只顧著仰望天空,哪裡看得到腳踩著的土地?」

但是這個故事因為太有名了,許多人都聽過,也有許多人引用,不知不覺大家都有一點低估了泰勒斯。

泰勒斯的影響力很大,也很深遠。二十世紀最重要的哲學家之一英國人羅素(Bertrand Russell, 1872-1970)就曾表示,哲學始於泰勒斯。而希臘德斐爾阿波羅神殿的前庭門楣上,也刻著這位哲學家留給世人的精簡金句:「瞭解自己。」

在幾部關於這位古希臘哲學家的傳記裡,都記載了泰勒斯所說的,一段更長、也因此更能讓我們清楚理解意涵的句子:「在你能夠開始去瞭解別人之前,你必須首先瞭解自己。」

瞭解自己非常重要,但也非常困難。真實人生裡,我們不可能線性地先完全瞭解自己,然後再開始去瞭解別人,而只能同步地一邊學習、一邊實踐。實踐的結果回饋啟發了學習的領悟,而知識的廣化與深化則反過來更開展了實踐更多的可能性,一點一滴地,我們瞭解別人,瞭解所處的環境,瞭解這個世界,也因此瞭解自己。

有時候,所謂的「自己」,還廣義地包括頭上所頂的天空,與腳下所踩的土地,也就是我們生於斯、長於斯的鄉土。瞭解自己,明白自身從何處來、往何處去?在某一個意義上就是「主體性」的建立,需要在外觀與內省之間不斷辯證,以及自己與他人、與環境、並回頭來再與自己不停歇的對話,是一個長期的過程。

台灣的發展,似乎也不能自外這個過程。


兩岸互動衝擊既有成見
台灣是一個移民社會,也是一個海島型的開放社會,一方面1940年代末、1950年代初大陸人口的移入,以及1990年代開始至今外籍與大陸配偶所開啟跨族群與跨國界的通婚現象,多樣化的家庭模式深刻地改變了整個社會結構;另一方面,1987年解嚴後不久後開放台灣人民赴大陸觀光與探親政策,乃至於2008年啟動的開放大陸觀光客來台政策,帶動了兩岸人民越來越頻繁的接觸與互動,當然也或顯或隱地衝擊著這片土地上的文化,更直截了當地說,衝擊著我們既有的成見與偏見。

回顧歷史,在台灣與在中國大陸上的人們從未有過像今天一樣這麼多的互動,而且展望未來,這些互動的機會將越來越多、越來越被鼓勵,但是海峽兩岸雙方的成見與偏見,是被改善了?還是被強化了?


接觸,不是消弭偏見的保證
從上個世紀以來,社會心理學者們就一直努力地思索,如何能打破成見、消弭偏見,創造一個公平、合理與和諧的世界。所獲得的結論就是應該拆除社會隔離,縮短社會距離,增加社會接觸,看起來,兩岸的越來越頻繁的互動。正是在實踐這些理念與基本價值。

但令人擔憂的是,在台灣社會裡的實踐似乎並不能印證學裡上的願景。一直到今天,我們很難樂觀地相信台灣人對中國大陸的態度真的變好,對居住在那片廣袤土地上的人印象變得更正面了,甚至連事態發展的方向都不一定能讓人心安;反過來說,民主台灣的形象彷彿也沒有真正扣動中國大陸人民的心弦。

我們其實越不著那麼悲觀,反而應該積極地追問:兩岸之間彼此認識、交流、互動的過程,是不是出了什麼差錯?


除了政治還有藝術與其他
就拿開放大陸觀光客來台這項政策的執行為例,到目前為止,接觸頻率雖然快速增強,但來台的大陸觀光客還是團進團出,還是按照某些特定的行程、拜訪特定的景點、接觸特定的台灣人物,一切都呼應了原來他們對於台灣的印象與想像。這樣的制式觀光,在「互動雙方」、「接觸領域」與「社會氛圍」都非常扭曲,恐怕沒有台灣人會認為大陸觀光客看到的是「真實的」台灣。尤其接觸的過程中沒有新的開展、沒有新的刺激,與因此沒有新的啟發,不正好強化了成見與偏見?

我們是不是應該更認真地思索更好的設計?更好的實踐?以及更好的可能性?

值得我們注意的是,近年來本地學者對於兩岸交流的相關研究,發現一個特殊現象,就是政治意識或政治立場對於個人的族群態度有最明確的顯著影響,遠遠超過接觸經驗的多寡。這當然是一個嚴肅的課題,雖不足以撼動我們對於社會接觸正面效應的信心,但也提醒我們,政治固然是社會的核心議題之一,但是不是也是最危險的捷徑?

真實的生活裡,藝術、文化,以及其他、深層生命經驗的社會接觸面向,看起來也許緩不濟急,但是不是才是該走的正道?

自認沒有悲觀權利的我們,嘗試做一個新的設計與實踐,邀請一位中國藝術家,來台灣走一趟不一樣的行程,拜訪我們以為值得一遊的景點,與規劃或巧遇的台灣朋友對話,然後藉由繪畫作品呈現他經由短暫旅程所瞭解的台灣,嘗試回答上述的許多問句。

這就是這一期《人籟》的封面故事。


本文亦見於2009年7.8月號《人籟論辨月刊》

2009_07想閱讀本期更多精采文章,請購買本期雜誌!

您可以選擇紙本版PDF版

海外讀者如欲選購,請在此查詢(訂閱全年份
 


 

Saturday, 30 September 2006

非洲兒童的悲慘世界

 
兒童是全球的未來,迫害兒童就等於迫害了地球的發展及未來。人籟在此討論台灣較少討論的議題:三位非洲作者為我們介紹非洲兒童面臨的危機。

阿娜多.愛西(Anatole AYISSI)
加特琳.麥亞(Catherine MAIA)
喬瑟.愛西(Joseph AYISSI) 作

二○○二年五月,聯合國大會針對兒童問題在紐約召開一次特別會議1,它為全球領袖提供了一次歷史性的機會,給予兒童新的承諾,為兒童創造一個有尊嚴的世界。猶記得第一屆世界兒童高峰會(World Summit for Children)落幕時,發表了重要的宣言,鄭重承諾給予全球兒童一個「更美好的未來」(一九九○年九月)。二十世紀九○年代,世局適逢兩項重大的進展:一方面冷戰結束,世人高聲歡呼「人道新紀元」來臨;另一方面,具有強烈企圖心的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Convention on the Rights of the Child)開始生效。一時之間,似乎所有的美好願景都將實現。這份公約使得兒童正式成為國際法的主體,不再只是被救濟的對象而已。這樣的發展不僅是各國「外交上的勝利成果」,也表示兒童的嶄新時代即將登場。
過去,非洲大陸不願置身事外,密切配合國際社會參與這些運動。即使到現在,非洲各國仍然譴責兒童所遭遇的慘況,而且對公約中的原則與理想,表達「堅定的信念」。然而,在官方的言詞下,非洲兒童的命運實在不得不令人擔憂。本文著重分析撒哈拉沙漠以南的國家現狀,綜觀當地兒童人權的發展,希望世人注意司法理想和非洲兒童的生活條件越走越遠,其後果不僅剝奪兒童福祉,在未來也會危及非洲大陸整個命運共同體。

做的跟不上說的

一九九○年七月,非洲團結組織(Organization of African Unity)也通過一份《兒童人權暨福祉非洲憲章》,文中載明兒童在非洲社會中享有獨特且優厚的地位。憲章中還訂定一套規範,其中有一部份非常先進,甚至超越《兒童權利公約》的要求,把兒童視為和平、發展、進步的關鍵及必備條件。本著同樣的精神,西非經濟共同體(Economic Community of West African States)的十五個會員國也宣稱兒童是國家的未來,也是明日的建造者。因此,西非領導人對於橫加在兒童身上的暴力行為深感悲痛,並呼籲隸屬西非經濟共同體的各國政府、國際組織、非政府組織、各市民社會及婦女團體能夠共同努力,採取適當措施遏止這種現象。
另外,二○○一年元月,象牙海岸共和國與國際刑警組織(INTERPOL)共同籌辦「中、西非販賣兒童問題會議」。會後發表雅穆索戈宣言2,對於販賣及剝削兒童的現象日漸惡化表示痛心疾首,這份宣言認為販童行為利用各種形態做掩護,並達成各種目的,無疑是一種「新型犯罪模式」。貝南(Benin)、布吉納法索(Burkina Faso)、象牙海岸(Cote-d’Ivoire)、尼日(Niger)、多哥(Togolese Republic)等五個國家化言語為行動,規定二○○二年三月起幼童在若要五國境內旅行,必須持有通行證,意在徹底剷除、預防境內日益猖獗的販童歪風。
特別一提的是非洲兒童被當成武裝暴力的工具來使用。一九九六年七月,非洲團結組織第六十四屆部長會議就兒童在武裝衝突中的受難問題通過決議案,三年後第一屆非洲會議就兒童上戰場的議題通過馬布多3宣言,這就是非洲團結組織多年來大力宣導的依據。
為了造福兒童,全世界及非洲二十世紀的最後十年在外交、司法及政治上所付出的努力前所未見。如同聯合國祕書長安南所形容,那是一段難得的樂觀時代。在這段期間,全世界及非洲各國政府一再表示:「保障兒童福祉是全球共同的願景。」然而,這股熱勁仍然有待落實到非洲難童的日常生活。
有一項嚴謹的調查顯示,非洲過去十年司法界和外交界的亮麗成績並沒有在非洲大地上開花結果。一應俱全的軍火庫對照著大多數兒童脆弱不堪的生存條件。當然,某部份領域取得令人振奮的成果,如疫苗接種、對抗脊髓灰質炎及新生兒破傷風等。但一般來說,非洲兒童仍然在非常不穩定的環境中求生路。
究竟什麼造成司法與政治的失敗,以致無法保障非洲兒童的人權呢?儘管可以歸因於許多非洲領袖言行不一,但政治人物的意願並不是唯一的因素。在許多非洲國家中,公權力、市民社會、非官方組織確實關心兒童問題,但卻被好幾種因素所抵消。這些因素惡性循環,干擾力越來越大:結構性因素導致社經發展的策略失敗,非洲在全球化過程中遭到邊緣化,再加上政治不民主、國家公權力不彰、連年戰亂等等因素使然。

經濟危機的受害者

非洲所遭遇的經濟危機非常嚴重,首當其衝的就是兒童,他們常常遭人棄養、年幼無援、脫困無望。因此,有越來越多的非洲小孩被迫「自謀生路」。
聯合國大會負責社會、人道暨文化事務的第三委員會4認為非洲童工的工作,對幼童的品性和生理造成最惡劣的危害。然而這卻是許多非洲兒童自力更生唯一剩下的一條路。例如,在非洲國家中比較上相對富裕的象牙海岸,官方承認因為貧困,使得家長需要小孩賺錢的收入。更糟的是,在各大都會區可見到臨時賣淫的兒童,表面上偽裝成流動小販、小警衛或傭人;另一種是不法犯罪集團操控的職業童妓。在加彭(Gabonese Republic)境內,十六歲以下的青少年從事各種黑工的人數日漸增加。即使有的兒童自力更生,從事與年齡相當的工作,如洗車員、停車場看守員,有的卻受到成人的剝削。有些兒童甚至遭人販賣,這正是貝南、多哥、奈及利亞(Nigeria)的社會現況。一般來說,隨著加彭的經濟衰退日益加劇,濫用童工的情況更加嚴重。
「貧國」童工流向比較「繁榮」的非洲國家。歹徒慣常以人蛇及觸法的方式,走私兒童供人剝削。加彭政府指出,年齡不合法的童工絕大多數來自國外。但是,儘管加彭在非洲大陸中是屬於相對富有的國家,童工這種現象也開始擴及本國的小孩,在各大城市尤其明顯,而且呈現加彭本身的問題:境內童工並非走私而來,也不是被父母出賣利用。他們常常是離家出走,或是中輟生,有的則來自貧窮階層。
西非和中非的大型企業化農場中,有許多孤雛落難,遭人剝削勞力。這類慘況使部份觀察家認為,奴隸和販奴行為依然存在於非洲,只不過這一次的人口販子卻是非洲人自己,而商品竟是兒童。過去有多少次誇大的宣言,就為了洗刷過去「販賣黑奴」的辱名,如今同樣的惡行卻陰魂不散!何其不幸,提出這麼極端的抨擊,正因多少非洲兒童此刻生不如死。面對「可恥之船」雷提黑諾號(Etireno)5的醜聞,有什麼不同的因應之道?這艘把小孩當貨物載的黑船,怎不令人想起四個世紀前,同樣的貨船,也發生過相同的情節,而且都由非洲西岸啟航!還有二○○二年二月發生在英國的那次悲劇,「家事全包」的象牙海岸小女僕維多莉亞.克蘭碧,死時才八歲!
據觀察,在非洲最窮困的地區,每年被當成奴隸販賣的兒童約有二十萬名。經濟危機加劇,「黑奴吃苦耐勞」的迷思又可憎地死灰復燃,這一切使得非洲兒童成為雙重的受害者:不是遇到勞力剝削,就是性剝削。在歐洲以法國為例,幼童賣淫的情形日漸惡化,而且越來越多的幼童從非洲來。
儘管販賣幼童事態嚴重,仍只是非洲兒童人間慘況的一環。那些沒被賣去做勞力或被當成性工具的幼童,情況也沒有多好,尤其要面對教育和衛生條件的限制。

教育開倒車

兒童人權中,健康與教育構成兩項最重要的條件。不幸的,非洲兒童的待遇簡直乏善可陳。弔詭的是,當兒童的教育和衛生權受到大力提倡,且在立法上卓然有成的同時,實質上他們的待遇卻大幅倒退。
非洲大陸獨立四十年以來,教育制度沒有面臨比目前更糟的情況。在好幾個國家裡,輟學率和文盲率前所未見,而且並不是「特別窮」的國家才如此。相對富裕的喀麥隆(Cameroon),其就學率自一九九一年以來便一直下降。以一九九二到一九九三這個學年為例,近半數的學齡幼童沒有入學。一九九六年二月十八日,該國教育部長接受《喀麥隆論壇報》訪問時,辯稱經濟危機嚴重打擊了國家,所以對教育進度造成悲劇性的影響。
象牙海岸政府把教育列為「優先施政」,提撥百分之四十的國家預算在教育上。這個數字讓人誤以為象牙海岸兒童的教育環境相當好,其實完全不然,因為所謂「百分之四十的國家預算」,即使在承平時期都不足以應付該國的教育難題。再者,在經濟危機之下,象牙海岸的預算與其他非洲國家一樣不斷採取劇烈的緊縮措施。數字只是幻覺,紙上畫餅罷了。以一九九三學年為例,象牙海岸至少有二分之一的學齡兒童根本無法入學。
在加彭,一百個進入小學的學童能夠升到國中的不到三十個,而只有一個能通過高中畢業考。儘管加彭對全國教育投入大筆經費,但在全國公立學校裡,仍然難以推行免學費和義務教育。
連喀麥隆、象牙海岸、加彭這些相對幸運的國家尚且如此,就不難想像,其他窮國學童是什麼境遇了。例如,莫三比克(Mozambique)一千個上幼稚園小班的娃娃中,升到國小五年級的不到七十人。普遍而言,學校設備簡陋不足。基本的教材如課桌椅、筆記簿、粉筆及書本等都極度欠缺。政府指出中學教育的實驗室、視聽設備及電腦等都很匱乏。境內可用的教室,至少有三分之一是七拼八湊搭成的臨時課堂。
非洲大陸某些地區標榜就學率穩定,甚至持續提高當中。其實一般來說,教學品質卻在下降。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就強調,學童上學還不夠,教育的品質才是重點。粗糙的教育跟沒有教育,同樣都對社會有害。象牙海岸就學率停滯不前、課程編排不當、基層建設不足,不良的教育環境使得學童不及格的比率節節高漲,每年成功畢業的學童只有25%到30%。在加彭,教師不符資格,班級人數又過多,成為教育體系的兩大病灶。加彭首都自由市(Libreville)平均一個班級收一百名學童。在農村地區,學校裡通常是朝不保夕的草寮木棚,沒有課桌椅和教學資源。加彭農村地區有16%的學童,從一年級教到六年級只有一位老師,有的學校甚至沒有教師。這又是非洲地區另一樁荒謬事,有學校卻沒有老師!

健康缺乏保障

非洲兒童面臨的衛生條件也很差。喀麥隆就像其他非洲國家一樣,不管成人或幼童所得到的醫療待遇差距很大,因此造成嬰兒和母親的死亡率居高不下。這項難題仍沒有辦法解決:即使官方投注很多努力,加強分派產前產後的看護人員,但還是供不應求。一九九一年(遠在該國經濟危機惡化之前),喀麥隆長期營養不良的兒童超過四分之一,百分之十四體重不足,百分之四重度營養不良。
象牙海岸的兒童同樣健康不佳。政府承認社會福利制度不佳,國家無法保障大多數兒童健康生長的權利。至於加彭的兒童儘管在這方面有不少立法條文和計劃,但兒童看病仍需自費,而且藥物索費高昂,所以社會福利的相關法律根本無法落實執行。因此,儘管該國衛生政策第001/95號法令將母親、嬰幼兒的保護及衛生、疾病預防視為優先,但實際上,尖端設備的醫院和簡陃的衛生所兩者之間的差距還是很大。莫三比克也是如此,長達二十年的武裝暴力使得民不聊生。該國兒童人權宣言第八條倡言兒童有權得到衛生、健全環境及適當的營養,但實際情況仍差得很遠。以一九九二年為例,莫三比克有半數以上的兒童長期營養不良。目前雖然沒有最新數據,但有理由相信未來十年變化不大,因為一九九六到一九九七年間,60%以上的都市人口和70%以上的鄉村人口都活在「赤貧」狀態。
一九九二年時,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6已注意到,非洲兒童營養不良的比例升高,而就學率下降。十年之後,大多數兒童每天仍然面臨飢餓的折磨,而上學的夢想不知何日才能實現。非洲兒童一般的健康狀況欠佳,加上愛滋病的威脅,更是雪上加霜。即使他們沒有成為被棄的孤兒,也逃不過可怕的愛滋病。全球一百三十萬個病童當中,約有一百萬名是非洲兒童。父母死於愛滋病的兒童全球有一千三百萬名,其中有百分之九十五是非洲兒童。至於經由子宮感染的嬰兒案例,目前在非洲的發生率高達三分之二。

兒童當戰鬥兵

除了教育和衛生條件極差之外,有的國家陷入無政府狀態,有的只剩下少許公家機構奇蹟似地生存,如索馬利亞(Somali)、獅子山(Sierra Leone)、賴比瑞亞(Liberia)、剛果(Congo)、蘇丹(Sudan)。整個兒童世代對於生命,只知道大規模暴力屠殺。
在非洲武裝衝突的局勢中,「戰鬥娃娃兵」的現象一點也不單純,更不是例外。「戰鬥娃娃兵」正逐漸形成普遍的趨勢,在許多國家裡大多數兒童早已淪為軍伕。根據聯合國兒童基金會估計,賴比瑞亞在一九九四年六萬名戰鬥人員中,十七歲以下的青少年占了百分之二十。許多仍長著乳牙的戰鬥兵,都是在十歲前就被徵募加入解放軍。蘇丹是娃娃兵最盛行的地區,此地失蹤男童的數目更為驚人。莫三比克在十六年的內戰期間,被迫加入反抗軍游擊隊或政府部隊的兒童有一萬名。這些勇敢的士兵有的才剛滿六歲。整個內戰過程中,至少有92%的兒童與親人分散;77%目睹大屠殺;88%目睹肉體凌遲和酷刑;51%本身遭受肉體凌遲和酷刑;63%目睹綁架和性虐待;64%本身遭到綁架;75%遭綁架的兒童被迫當搬運工;28%遭綁架的男童被訓練為戰鬥兵。
根據一項調查顯示,安哥拉(Angola)在一九九五年有36%的兒童曾跟隨或支援軍人,7%的兒童曾朝人開槍。在烏干達(Uganda),國民反抗軍(現今政府)曾把三千名兒童納入軍隊,其中有五百名女童。至於和烏干達現任政府對抗的基督反抗軍,據估計曾招募一萬名兒童入軍隊。這些兒童被用來擔任戰鬥兵、僕役、搬運工或性奴隸。獅子山自一九九一年以來,可怕的革命聯合陣線便奉行「俘虜策略」,大肆劫掠村落,俘虜小孩加入他們的軍隊。
即使在人道救援的難民營裡,小女孩在此找到庇護,仍然得不到保護。總有一些變態人毫無憐憫心,不擇手段地趁火打劫,把她們當作「享樂的性工具」。最近由聯合國難民事務高級總署(High Commissioner for Refugees)和英國非政府兒童救援組織共同進行的一項調查揭露,在賴比瑞亞、幾內亞(Guinea)及獅子山境內,在難民營內有兒童性剝削集團。女童被某些「人道專員」逼迫,提供性服務換取口糧。
無論太平或是戰亂時期,非洲兒童的困境總與暴力脫不了關係,關鍵還是在於刑法與兒童人權的維護。一般而言,非洲國家既缺乏司法架構,也沒有貫徹司法的能力。例如在幾內亞首都科那克里(Conakry),監獄裡就關著許多十八歲以下的青少年和幼童。其中大部分兒童是街上遊童,因為家裡太窮,無法得到照顧,因此他們打架、乞討、偷東西吃而被警察抓走。非洲到處有成千上百的兒童被丟入骯髒、擁擠的監獄,有時還跟成人關在一起,食物常被大人搶去吃。另外在盧安達(Rwanda),有幾百名關在獄中的男童竟面臨「種族大屠殺」的重罪起訴。總結來說,兒童普遍得不到司法協助,更缺乏適當的心理輔導。

前途黑暗

非洲難童的無盡慘況反映現實與人權條款之間有多麼大的落差。非洲國家同意加入保護兒童的行列,並且簽署具有國際效力的條約,以司法手段保護兒童。如兒童權利公約第二條規定:「簽約國不但要尊重公約條款明列的兒童權利,並且要保障相關的兒童司法權益。」在這方面,聯合國兒童基金會更明確界定政府的責任:「各國政府及國際組織應該義無反顧,主動地將兒童人權及福祉的相關措施,視為優先施政。」負責推動及保障兒童福祉的機構若有「未履行者,應予彙報檢討。」
然而,這些主動參與的非洲國家,簽約屢次走出公約的規範及原則。這些國家沒有辦法遵守國際法,也沒有在本國境內實踐,更缺少專責機構在當地有效落實國際界定的司法標準。至於非洲兒童,則因為社會先天不良的環境,終至淪落無人聞問。這種發展非常令人擔憂,因為事關整個非洲大陸乃至全世界的命運。兒童既然是各民族的未來,任由他們犧牲,等於放棄未來,更大的犧牲也將接著來。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將兒童喻為「和平種籽」,提醒我們注意一項事實:唯有兒童的人權和福祉得到保障,國家才能永續發展,全世界才可能有和平與安全。兒童人權和國家進步是密不可分的,領導人在本質上應徹底、有系統地履行責任。非洲真的能履行責任嗎?每個人心中應該有自己的答案。

【人籟論辨月刊第2期,2004年2月】

阿娜多.愛西 聯合國裁軍研究所/日內瓦
加特琳.麥亞 布勃尼大學/法國
喬瑟.愛西 日內瓦國際事務研究院/日內瓦

註釋
------------------
1.聯合國兒童特別會議召開前,有三百五十多名兒童在聯合國總部共同討論、辯論世界的兒童議題,並由兒童代表將討論的結果在特別會議開幕時提交大會。
2.雅穆索戈為象牙海岸首都。
3.馬布多為莫三比克首都。
4.聯合國大會主要由六個委員會分權負責。第一委員會負責解除武裝及國際安全事宜。第二委員會管理經濟及財務事務。第三委員會執掌社會、人道及文化事務。第四委員會負責特殊政治及非殖民化事務。第五委員會負責行政與編排預算。第六委員會處理法律事務。
5.由貝南出港的奈及利亞籍貨船上,發現有幼童被運往加彭當奴隸。
6.一九五三年,聯合國設立一個常設機構:聯合國國際兒童緊急救援基金會(United Nations International Children’s Emergency Fund),為發展中國家的貧困兒童提供救援服務,後來名稱改為聯合國兒童基金會,但至今仍保留大家熟知的英文簡稱UNICEF。


Tuesday, 19 May 2009

2009世界新聞攝影展得獎作品選(一)



攝影者
Luiz Vasconcelos

攝影者國籍
巴西

相片出處
Jornal A Crítica/Zuma Press

得獎項目
一般新聞|單幅|第一名

作品說明
在巴西亞馬遜州首府馬瑙斯市(Manaus)附近,一名非法占用私人土地的女子試圖抵抗警方驅離。住在這裡的許多家庭數天前已收到遷出通知。雖然他們抗議馬瑙斯住宅短缺,但當天歷經兩小時的衝突後,他們仍被迫遷離。



圖片提供/財團法人有容教育基金會

----------------------------------------
1955 年創立於荷蘭的「世界新聞攝影基金會」(World Press Photo),每年舉辦一次全球新聞攝影競賽。透過這些得獎作品,願我們能更瞭解與貼近這個世界,並在觀看的過程中,思考有關「觀看」的各種事。
----------------------------------------




本文亦見於2009年6月號《人籟論辨月刊》

2009_06想閱讀本期更多精采文章,請購買本期雜誌!

您可以選擇紙本版PDF版

海外讀者如欲選購,請在此查詢(訂閱全年份



更多關於世界新聞攝影展的消息,請看
2009世界新聞攝影展官方網站(中文)

Friday, 24 April 2009

愛中有勇無懼──楊捷與關愛之家

二十多年前,失婚的楊捷帶著兩個孩子從南部到台北來拼搏,靠著美術的底子開了間設計工作室。一個學弟帶著朋友來幫忙畫稿打工,而其中一個打工的同學當兵時因愛滋發病而被退訓,出院後無處可去,因為楊捷伸出援手而得到歸處,他就是台灣早期感染愛滋病的案例田啟元。
 

Monday, 02 November 2009

駱昭勻的琵琶對話

琵琶女子駱昭勻與我們分享她學習音樂的歷程,以及與世界各地的音樂家合作的經驗。



本文亦見於2009年11月號《人籟論辨月刊》

想閱讀本期更多精采文章,請購買本期雜誌!

您可以選擇紙本版PDF版

海外讀者如欲選購,請在此查詢(訂閱全年份

 

Thursday, 03 January 2013

異口同聲,從不是他們的追求 :《人籟》裡的人籟

  有一個地方鬧哄哄,你是否能聽見雜音之外的世界?《人籟》論辨月刊走到了百期,裡頭的人從不安靜下來。如果《人籟》做到了某種理想性,絕非憑空而來。如果《人籟》能夠繼續想像美好,那必定是有一群特別的人還在,一群相信雜音無價的人。

撰文、攝影∣汪正翔、蕭如君

Thursday, 29 September 2011

富者的樂園,貧者的愁城 ─ 談台灣稅制流弊

撰文∣簡錫堦  台灣促進和平基金會執行長

 

為了解決貧富不均的問題,「租稅制度」是進行財富重分配的重要機制。但台灣的貧富差距卻日益擴大,究竟我們的租稅制度出了什麼問題?為何無法發揮平衡的功能?

據研考會民調顯示,十大民怨中,「高房價」及「貧富懸殊擴大」為民怨之首;新台灣智庫調查,有八成民眾認為「貧富差距嚴重」。貧富差距問題已延燒到政治,兩位總統候選人都積極提出改革方案,民進黨主席蔡英文將「解決貧困問題和縮短貧富差距」列為競選主軸,是這次大選無以迴避的辯論議題。

現行稅制不利財富重分配

國際常以「基尼指數」和「家庭所得五分位法」來衡量貧富差距指標。基尼指數是衡量每個百分點家庭所得變化,基尼指數最大為「1」,最小為「0」,係數越大者表示所得差距越大。經濟學者以「0.4」作為分配不均的警戒線。台灣在1970年之前都在0.25之間,當時被讚譽為「所得較平均的國家」,但之後即破0.3,2000年為0.326,2009年升高至0.345,顯示所得差距逐漸惡化。

以家庭五分位法來衡量,最高所得家庭和最低所得家庭原始差距為7.72倍,經由稅收和社福補貼,縮小為6.19倍,降了1.53倍。然而,經由租稅達重分配的功效只縮小0.11倍,只有3%的功能,97%是政府的社福補貼,租稅幾乎失去財富重分配的效果。

通常政府透過租稅制度進行財富重分配,採累進稅率,越富有的人用越高的稅率徵稅。台灣個人綜所稅便是採此方式設計,但為何無法達到這項功能?


有錢人免稅,受薪者萬稅?

 

不課資本利得稅(註),是稅制不公平的根源。錢滾錢賺進大把鈔票者不用繳稅,而薪資所得者,以血汗辛苦賺取報酬者卻錙銖必較。台灣富人累積財富,八成均來自炒股票和房地產的獲利,但是證劵交易所得不用繳稅。世界各國鮮少不課證所稅的,歐美、日、韓皆無免稅優惠,連香港和新加坡也只對非經常性小額獲利者免稅。

炒作房地產按土地公告現值和房屋評定價格課稅,未達市價的四成,嚴重偏低,在獲取暴利誘因下,形成一窩蜂炒作與哄抬房價,使受薪階級無力購買,蔚成民怨。

甚且,有錢人透過政治獻金,遊說府院進行修法,制定富人租稅優惠的法案。1990年通過《促進產業升級條例》,實施二十年,每年稅損高達一千五百億元;1998年實施「兩稅合一」,企業所繳的營利事業所得稅,讓股東可以抵減,形成股東即適用促產條例免稅,兩稅合一又有優惠,重複減免,造成不繳稅還可以退稅的奇怪現象。加上保險所得免稅和長期以來境外所得免徵,皆成為富人逃、避稅主要管道。

2006年財政部公布,全國排名前四十名的富人,其中八位不用繳稅,十七位只繳1%的稅,全國譁然。而報稅所得資料顯示,薪資所得竟占七成五,OECD國家(「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由美、英、法等34個國家組成的國際組織)平均則是四成九,顯然台灣的稅負重擔都落在受雇者身上,租稅不公平可見一斑。


經濟成長,稅收為何沒增加?

兩黨領導人在競選時都稱:減稅是為了促進投資,經濟一旦發展,稅收便會跟著增加。這就是減稅會帶來稅收增加的謬論,源自於美國前總統雷根推銷供給面經濟學派的理論。君不見造成美國赤字連年,國債破表,就是雷根、布希為富人減稅的後果嗎?

由於過度減稅,稅制敗壞,使得稅負彈性小於1。如果等於1,當經濟成長一成時,稅收也會增加一成。而我國稅負彈性只接近0.2,當然不可能隨經濟成長而增加稅收。

1990年至2000年,台灣平均每年經濟成長7%,2000年到2010年為4.5%,但稅收增長有限,以致二十年來政府預算均在一兆三千億元和一兆七千億元之間打轉,稅負依存度由七成逐降至五成,稅收不足,政府只得以舉債和變賣國有土地、股票來支應。

去年經濟成長率為GDP的10.8%,但租稅平均負擔率卻降至歷史新低的11.9%。比城市型香港、新加坡的13%還低,一般正常化國家平均稅負率都在20%以上,韓、日、中、美皆然。OECD國家平均為28%,歐盟則高達35%。我國在1990年亦為20%,如今降到全球最低,是過度為富人減稅所致。

富比世最新富豪排行榜,台灣比去年增加7位,有25位入榜。台灣前十名富豪財富從300億美元增加為407億美元,財產暴增三成。而勞工每月所得不及二萬元者,高達104萬人,比金融風暴那年增加22萬人。經濟成長果實均落入富人口袋,而他們卻只繳一點點的稅,貧富不均怎不加速擴大?


公平稅改才能實現社會正義

 

但近來的兩次稅改都是反向改革,第一次稅改結果,是土增稅減半和降低稅率。第二次稅改,以產業創新條例取代促產條例,繼續補貼企業、減免租稅;營所稅率由25%降到17%;遺產贈與稅由55%降至10%。筆者一聽到「稅改」不禁憂慮,一再倒退的稅改,不過是政商勾結,圖利富人的把戲。

檢視稅改的兩個指標:一是提高國民平均租稅負擔率至20%,以健全財政。為避免全民加稅的顧慮,二是降低薪資所得的稅負,薪資占報稅所得比率應由目前得75%降到50%。

2011年十月號,第86期《人籟》論辨月刊

10月 - 台灣建築之「醜」

banner

facebook-iconplurk48Twitter

Help us!

Help us keep the content of eRenlai free: take five minutes to make a donation

AMOUNT: 

Join our FB Group

Browse by Date

« February 2007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We have 3690 guests and no members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