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enlai - 按日期過濾項目: 週二, 13 二月 2007
週三, 14 二月 2007 02:16

追月之旅

在台灣最後一次看到月亮後,「追月之旅」便從我的生命裡展開了。
十二年前,從香港初抵台灣的我因案被捕。當晚在異鄉的執法單位裡,經刑警告知所涉之案一旦定罪,將可能揹負重刑時,我有生以來第一次正視自身的未來;然而一切覺悟似乎都已太晚了。我所能預見的未來惟有絕望對我裂著黑色巨口。
我任由自己讓絕望一口一口吞噬;一點一點地變成絕望的傀儡。這時候,從桌面玻璃反射的亮光吸引了我的注意,隨著亮光的引領,我發現了窗外的明月。
溫柔皎潔的月色猶如母親無怨無悔的愛、寬容慈祥的笑靨,穿透過黑暗,驅趕開絕望,慰撫了我的心。然後我本以為早經遺忘、在孩提時候有年中秋節因為停電,全家圍著蠟燭摸黑賞月時母親說的話躍上心頭:不用害怕,媽媽會像天上的月亮,照亮著你們。
入監服刑後,每個晚上我都會守候在窗前,尋找月亮的身影,久而久之,室友多數時候都會有默契地把窗旁的位置讓給我,但有時候也會故意逗玩我,幾個人佔住了窗戶,總要我連番拜託後才滿足的讓位。然而不幸地,十二年來我再也和月亮緣慳一面。
近日獲通知將遷移新囚室,使我有了又一次的追月機會。我在搬遷過程短短十分鐘內,不僅許願不下百次,甚至向諸神承諾願意以延長刑期作交換,祈盼新囚室能有一扇看到月亮的窗戶。結果我一連三天從傍晚守候至隔天凌晨,除了幾回蚊蟲的「歌舞表演」外,只得到再一次的失望。我與月亮之間的距離依然十分遙遠。
追月之旅就像我遙遙無期的刑期,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地繼續著,結局卻是無從預期。我惟有在心裡立下誓言,他朝一定要擁有一個可以自由進出,而且每天都能看得到月亮的房間。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Matrix_Ting_01.jpg{/rokbox}
週三, 14 二月 2007 02:15

生命的味道

雪峰頂上的法輪轉動著,樂園中的花木馬也團團轉,在焚燒檀香味中喇嘛轉動法輪是為了祈福,我騎在木馬背上轉啊轉…,變換視角的景色帶來新奇的滿足與奔放的快樂,還能聞到棉花糖小攤上傳來的陣陣焦糖香,生命不停流轉,也散發出不同的香味。
我不知道你的記憶能回溯到多久以前,但我卻能記得很久遠、很久遠前的事,回憶往事總會帶來幾許哀愁,那怕是美好的回憶也如煙塵散去般的令人迷戀又感傷,是感嘆良景無能再現,還是不堪歲月之蹉跎而嘆年華老去;在如夢似幻的回想中,常希望能再重活一遍,明知這是不可能的事,但追憶往事仍是在苦悶生活中最有效的安慰劑,至少,我曾擁有過。
午後的艷陽煎灼著大地,依稀又聞到那股熟悉的味道,小時候家住政大前的道南橋畔,沿岸有幾家製麵的作坊,總在出太陽的日子將生麵條、麵線搭掛在一排排的竹架上曝曬,亮晃晃的日光照在白花花的掛麵上,巷弄間滿溢著麵香,我老愛在成排的架子下穿梭,雪白的麵絲如流蘇瀑布般的垂掛而下,輕撫在臉上、手上,光影也流瀉在身上,全身沾滿了麵香之後才肯回家。
兒子長得比我還高了,那天來看我,不太情願的讓我抱了一下,身上已嗅不到那股味道了,是汗酸、乳香,再加一點痱子粉的甜膩味,那是他在襁褓時的特殊氣味,對兒子的印象總還停在那味道上,現在只見青春用它自己的方式在兒子的臉龐上兀自冒出,在他彆扭的眼神中,我看到了自己的投影,卻引起不了任何悸動,原來,我的思念、記憶全在嗅覺中流失了,這是成長?還是老去?
這個世界,這個生命充滿了各種獨特的味道,有些仍珍藏在嗅覺的記憶體中,有的早已遺忘了;有多少氣味是我未曾品嚐而收藏的,消逝的童年,成長的少年都有它自己的味道,漸老的我聞起來如何?明晨醒來,迎接我的會不會是全新的味道?一個永遠不會再失去的味道。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Matrix_Kang_01.jpg{/rokbox}
週三, 14 二月 2007 02:12

真想回到那個夏天

「火車越過邊界那一剎那,我就像聖經裡的羅德一樣,知道自己身後的一切都化作了塵土與灰燼,一切都凝結成了和鹽一樣苦澀的歷史。」──茨威格〈昨日世界〉


仲夏清晨,從鐵窗的東側望出去,由橘紅轉白的天空被鐵絲網切割成一塊塊軟軟的棉花糖。昨夜停留在牆頭休息的雀鳥也開始竊竊私語,一付想要刺探別人隱私般的鬼祟。幾個鐘頭之後,太陽會移到正上方,牢房將變成一座火爐,炙熱的高溫讓人昏昏欲睡。這時候,小曼就會從記憶中走出來,因為山上那邊的夏天也是這般的炎熱。
小曼原本只是泰國的「線頭」,後來自立門戶成為賣家。我們彼此合作過幾次之後,兩人的關係從買賣的雙方發展成一對親密的戀人。我們之間除了各取所需,最主要的是,異國戀情可能比較容易互相吸引。
小曼的生意採「產地直銷」的經營模式。家族在山上生產,然後交給她銷售。有一回她要回山上老家,邀我一起同行。我們先從曼谷搭機到清邁,再驅車前往清萊進入山區。連續走了幾個鐘頭,一路上人煙罕見,我一直問她「是不是走錯路了?」直到她的家人從山坳的那一頭出來接我們,我才相信這麼荒涼的地方真的有人住!
山上的設施很簡陋,沒水沒電,一切都回到人類最原始的生活。白天我們泡在野溪裡避暑,晚上躺在罌粟花田看星星。山上的星星每顆又大又圓,好像鑽石那般的閃亮。要不是現實生活不允許,我真想留在山上過一輩子。
不久之後,我在曼谷被捕,泰國警方將我遞解出境移交給台灣警察。那天,小曼也來送行。她混在人群裡陪我走一段路,直到我進了海關。她的眼神充滿了悲傷,她知道,這一別,我們沒有機會再見面了。
這十幾年來,我時常想起小曼;想起山上那一段美好的時光。或許就如茨威格所言「這一切都已化作塵土和灰燼」。但在我心深處,那凝結成鹽一樣苦澀的歷史,卻是非常的甜蜜。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Matrix_Lake_01.jpg{/rokbox}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五月 2020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3006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