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enlai - Landscapes and skylines 探訪亞洲城鄉
Landscapes and skylines 探訪亞洲城鄉

Landscapes and skylines 探訪亞洲城鄉

Growing cities and declining hinterland- or is the plot more complex? We look for a new equilibrium between these two faces of Asia and celebrate the diversity of landscapes and ecosystems, through pictures, videos, essays and poems.

亞洲的城鄉差距有多大?它們各自創造的優勢都被妥善地運用了嗎?城鄉之間的拉距戰是否加深了不同族群間的心靈距離呢?

 

週五, 24 十一月 2006

非常泰的思考

你對泰國的印象是什麼呢?椰子、寺院、芒果、大象、人妖、整型、泰國菜….林林種種的泰國風貌中,最讓我反覆思考的是泰國的設計。

當我們的國藝會大張旗鼓地在舉辦創意產業新秀大賽的此刻,我心裡在想一定很多跟設計這行有關的人都在心中嘀咕著…我們的創意要如何演化成一個成功的品牌呢?如果把一個品牌比擬成一個人,那最重要的就是它的個性跟獨特的情感表現吧!當我們從這個角度來看的時候,比較容易弄清楚為什麼我們的創意新秀做的東西不醜,但卻沒有一種讓你覺得驚豔與難忘的感覺。我後來一直在想這件事,也跟很多去誠品看過這個創意展的外國朋友討論,他們都覺得台灣人的設計不糟,但沒有鮮明的個性。好像你在A上面看到了B的影子,在B上面又覺得C跟D也在其中…


於是我想到曼谷。要講曼谷之前,我應該提提尼泊爾,為什麼? 因為這是一個工藝還真的活著的國家。加德滿都谷地的巴坦是一個活生生的工藝城,舉凡佛像、油燈跟種種印度教影響之下的美學物件的打造都還活在這個地區。你說它美不美?真的很美!真的很有味道!我只能這個國家窮歸窮,但若論美學則遠勝過許多銅臭味瀰漫的國家。每一年我都會不斷回到巴坦這個地區來看看什麼工藝還活著? 什麼工藝消失了?什麼工藝又成了當紅炸子雞?後來我有一個驚人的發現,我發現去年的尼泊爾變醜了。主要的原因是他們的工藝市場中出現了中國的”商品”。這種現象在藏人聚集地泊達最為嚴重。中國製的商品藉由西藏的商旅越來越大量地進口到尼泊爾這個以觀光為主要產業的國家。

中國那些塑膠製、俗不可耐的掛飾開始大量出現在尼泊爾街頭的商店裡,一大堆粗製濫造的東西說明了全球化的災難有多麼無遠弗屆。唯一讓我覺得安慰的真的是那些還存活的當地工藝,它多少還形成一種平衡,讓人不會覺得是跌入一座廉價的中國城。看著尼泊爾在古老文化所遺留下來的珍貴美學上的變化時,我真的是覺得設計這件事絕對牽扯到生活型態。否則,幾百年前的尼泊爾,怎麼會有人做出那麼美的懸掛式油燈。仔細推敲,你會發現這跟它的建築風格有關。再回頭來看看,若不是長年的電力不足,這油燈恐怕早就命絕,消失在市場上了。但有了電的尼泊爾呢?為什麼還有人在用油燈呢?因為習慣、因為信仰、因為某種浪漫的生活情境、也可能因為省電與應付隨時都會發生的斷電。

於是一個物件一直活了下來,並成為最具代表性的國家工藝。一個設計的發生真的跟生活型態息息相關!

那我們就來看看曼谷吧!
我每年一定要過境曼谷,所以就趁機看看泰國人的生活型態。如果大家還記得1998年,中東阿拉伯聯合大公國耗資千萬美金的王室婚禮,是由一個名不見經傳的泰國行銷公司一舉大敗歐美的廣告巨人搶下這個大案子,你一定會搥胸頓足地問自己:”泰國人?憑什麼啊? ”泰國人憑的是他們幾世紀以來養成的生活觀與生活節奏造就的心情與觀點。就像搶下這個案子的人說的: “Tai people know how to live,we can make it beautiful!” 是不是真是這樣呢?

泰國人的民族性讓他們有著慢活的條件,於是體驗生活的節奏也是緩慢的。不知天高地厚的樂天性格,使他們從未成為衝鋒線陣、極度瘋狂的製造業巨人。這也就是為什麼在工業獨大,產品零情感的廝殺中,泰國人從未搶到什麼大餅。

但到了以風格掛帥的年代,泰國卻扶搖直上,讓人不得不定下來看看它如何將那從生活型態中發芽成型的創意變成賺錢的工具。其中很令我佩服一點是他們在已有的元素中所放入的加工與創意,尤其是在佛教文物的升級跟轉化裡,他們下了功夫,闖出一條讓宗教界都要跌倒的路。

一個簡單盤坐的小佛像,在泰國的大盤市場中只要100塊台幣,但加上一個原木框,叫價馬上漲了八倍。如果把這個設計的兩大元素拆開,它們都簡單到不行。問題是,在泰國設計師想出來之前就是沒有人想到過。泰國許多佛教文物的複製品都經過巧思,而且是很有情感、很有人味的巧思,所以它們變成了非佛教徒也想珍藏擺設的創意結晶。因為它們代表的不是宗教,而是泰國風。

在「風格經濟」開始揚起的此時,其實我們這種欠缺真正生活風格的國家(我們有的那些都是東抄西抄的風格)碰上全球化的衝擊時都是有點招架不住的。製造業快沒搞頭了,所以要趕快加緊找出路。這就是台灣的生活型態!頭痛醫頭,腳痛醫腳,什麼都像蔣介石來台做出的都市計劃一樣的沒有計劃。(說一下題外話,我們的外交部今天成為了哥斯大黎加國家醜聞中的共犯,據說外交部金援的四十萬美金進了人家總統的私人口袋,而我們的外交部聲稱冤枉不知情。各位有沒有很懊惱我們的政府腦袋裡究竟裝的是什麼東西? 我們這些逃不了稅的小老百姓真的只能乾瞪眼嗎?)在經濟部、文建會紮錢搞品牌與創意的同時,會不會覺得有什麼事怪怪的呢? 這會不會有跟社區營造一樣的下場呢?當你看到台灣從南到北,每個縣市都在絞盡腦汁想辦個什麼節的時候,會不會覺得我們的國家整體生活創意很像失根的蘭花呢?有沒有想過我們怎麼會冒出那麼多奇奇怪怪的“節”?有沒有人想過這些有的沒的“節”對台灣人的生活美學經驗帶來了什麼成長?我們從南到北的縣市政府每年發出去的文化發包工程究竟有多少億啊?

從工業革命到今天,整個世界像翻了一翻,很多國家都像打擺子忽冷忽熱地不知要走到那裡去。走訪泰國,從寺院外賣的花串、小餐廳的蘭花台、小販推車的擺設、獨樹一格的各種SPA、巧用泰國元素的各行各業,我們怎麼能說設計跟文化背景無關?如果泰國人不是有那種被炎夏催眠的宿命,他們可能會更汲汲營營的變成亞洲過勞死的現代員工,而不是在那裡挖空一個椰子殼最後卻做出一個花籃的人;如果泰國人不是因為有樂天知命的民族背景,他們就不會成為一個盡興生活,而從中不斷創造“小美“的國家。泰國的美學真的就在街道或村莊中隨處可見。

這個國家比富裕是比不過台灣,但是比一張原創的椅子、一個原創的包裝、原創的佛手、原創的像框、原創的餐廳,它恐怕要比我們強很多。還有我想告訴大家,要看泰國的美學還有一個好地方,那就是寺院中的僧侶宿舍。下次有機會要一遊曼谷的人,請別忘了尋訪這些僧侶的住所,你將看到連和尚都懂得把生活弄得這麼怡人、把小小的庭園裝點的這麼泰國,我們要拼創意產業的這條路真是挺遙遠的呢!

很多台灣的設計師都喜歡向西方取經,可是我真的很想告訴各位,有空應該去泰國的街上走走,看看它們百花齊放又不讓你覺得了無個性的設計;或者去看看尼泊爾的油燈工藝究竟有多精彩、它們的屋頂餐館好過台北市大半的”美卻無個性”的餐廳;然後順便再去看看印度的精緻紗麗為什麼會讓西方那些設計師為之瘋狂。

做完一趟這樣的旅行後,通常你可能會再回到曼谷轉機。如果此刻所剩的盤纏已不多,那就搭水上計程車隨心下船吧!岸邊的驚喜還很多,從土地裡長出的深層創意隨處可見。

我覺得設計真是生活型態的反應與生命內涵的反射。而高唱風格的經濟真的是從生活的體會中點點綻放的。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tw.jpg|}media/articles/Matrix_landscape_thai.swf{/rokbox}

週二, 14 十一月 2006

相遇台北



附加的多媒体: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cn.jpg|}media/articles/Taipei_01_final_edit_cs.swf{/rokbox}

週二, 14 十一月 2006

節奏台北

節奏台北

-------------------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tw.jpg|}media/articles/Taipei_01_final_edit_ct.swf{/rokbox}

週一, 13 十一月 2006

Amdo : Northern Tibet

A few pictures from Amdo (the traditional name of Northern Tibet, Qinghai province)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tories/thumbnails_video/liang_zhun_amdo_thumb.jpg|}media/articles/Flash_ahzhun_01_en.swf{/rokbox}

週一, 13 十一月 2006

康巴漢子

藏區東部阿垻地區康巴的秋日節慶,藏族漢子一起舉杯祝賀……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tw.jpg|}media/articles/Flash_ahzhun_01_ct.swf{/rokbox}

週六, 28 十月 2006

Pescadores Archipelago / The Islet

The land, the wind and –lo! the sea
Make a dissonant symphony.
The land is full of treachery,
The sea is bare and bellicose,
The wind, the wind it always blows.
The rocky music of the band
Sounds almost pure savagery
Not tamed by any fairy sand.
There are no fiercer enemies
Than land and wind along the seas.

Attached media :
{rokbox}media/articles/ma_penghu1_en.jpg{/rokbox}

週六, 28 十月 2006

Pescadores Archipelago / Conversation

 

The rock utters a word that I don’t catch
As the wind steals it first and drops it in the sea.
Thereupon the rock resumes its dark rumination
And I partake in the stony silence as I enter my watch.
United in mute vigil, the rock and I
Warm up at last and exchange a wry smile
As the first ray of sun touches the waves.
But no word is uttered evermore.

週五, 27 十月 2006

康巴汉子

藏区东部阿垻地区康巴的秋日节庆,藏族汉子一起举杯祝贺……

附加的多媒体: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cn.jpg|}media/articles/Flash_ahzhun_01_cs.swf{/rokbox}

週四, 26 十月 2006

天堂的顏色

在我心中,稻城是天堂。
而天堂最讓我感慨萬千並刻骨銘心的,是天堂的顏色。

黑與白——生命最初的本質

驅車前往稻城,進入海子山,首先映入我眼簾的是鋪天蓋地的黑色石頭。走進海子山,你不得不驚歎造物主的傑作。漫山遍野,形狀各異的石頭,如附有靈性般安居在這裏,與這裏的萬物生靈一起,守著大大小小的海子,相依相伴,共度悠悠歲月,一個又一個千姿百態的石頭帶著時光的皺紋,向我們講述著不老的傳說。黑色的石頭在空寂遼闊的高原巍然屹立,如粗獷豪邁的康巴漢子,向我們展示他的威武之氣和陽剛之美。極目遠眺,我驚訝地發現,白雲竟然緊挨著大地在遊走。一望無際的黑石和緊挨著大地游走的白雲,黑與白,靜與動,創造出精美別致的最佳組合,構成一幅最古樸、最簡潔的黑白畫面,乾淨得沒有一絲雜質。天堂的顏色就這樣以簡單而純粹的黑白色敲開我的心扉,讓我看到生命最初的本質。
黑色的犛牛,聖潔的雪山,黑與白不斷在我的腦海中閃現、定格。
還沒等我從黑與白的和諧中回過神,稻城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我拉入一個色彩的海洋,令我措手不及的同時,又帶給我巨大的驚喜。
秋天的稻城,是色彩的海洋。
大自然慷慨地將世上所有的顏色都一一呈現在這片聖地上,赤、橙、黃、綠、青、藍、紫,只要大自然有的顏色,在這裏都能找得到,而當這些顏色與高原之光交融在一起後,便有了靈魂,有了精神,有了情調,成就了震憾人心的天堂顏色。

紅——生命之熱情奔放

紅草湖位於稻城縣桑堆河谷的吉乙村,那是稻城最美的景致之一。天高雲淡的草原上,一汪湖水橫空出世。每到秋天,湖中紅草豐盈,湖邊楊樹流金,藍天白雲和雪山層次分明地倒映在湖水中,山光水色,交相輝映,美得驚心動魄,無以倫比。我最喜歡那一湖茵茵紅草,紅得熱烈,紅得奔放,
有一種無所畏懼的勇氣,並兼有血與火的風采,那是一種激動人心的張揚,那是一種奮發向上的執著,讓人盪氣迴腸。風吹衣袂,陽光穿雲,流連於紅草湖的我熱血沸騰,神魄風一般穿越時空,紅草的蓬勃讓我感到生命之火在熊熊燃燒,燃燒著的生命註定是美麗的,是充滿陽光和激情的。

黃——生命之壯美絢爛

看過稻城秋天的青楊林,估計你再到哪裡看秋景都會覺得索然無味。沒有哪裡的秋能像這裡一樣被渲染到極致。
在空曠的原野,挺拔偉岸的青楊樹舒展開黃色的枝葉,高原的陽光從樹枝間躍然而出,明亮的、夢幻般的金色掠過樹梢,陽光在樹之間搖晃的身影,呈現出完美的色彩反差,不僅樹美,連樹影也有了一種超凡脫俗的美。此時的悠和幽,都籠罩在一片金黃中,金黃沁透時空,空氣中滿是朝霞的光輝。和秋天最後的風相遇在霞輝裏,總有一種感動湧上心頭。微風吹過,樹葉輕輕飄落,如飛舞的蝶,秋就這樣來了又去,葉落了又生,生了又落,能抗拒什麼呢?它們同樣是生命感知的一個部分,愛一個生命,直到最後的力量,這就足夠了。正因此,樹葉飄落時,才那樣瀟瀟灑灑,從從容容,如化蝶般的詩意和浪漫。其中所包含的深沉和厚實,有一種莊嚴與神聖之美。
在樹下,我數著落葉,傾聽秋天的腳步,
飛落的天音,大地的渴望和季節的呼喚。稻城之秋,如此清澈高遠,低頭的瞬間,風般輕盈,秋,成熟的季節。

綠——生命之寧靜安祥

除了盛夏,綠色似乎和高原無緣,然而,在稻城,秋天,我們依然能夠尋訪到綠意盎然。在前往三怙主雪山朝聖的路上,山路兩旁,杉、松、柏等樹將山野染得鬱鬱蔥蔥,我仿佛騎馬走進一條綠色長廊。這裏森林茂密,溪流縱橫,空氣中彌漫著清新、潮濕的氣味,這森林獨有的氣息,讓人神清氣爽,我的心霎時安靜下來。除了溪水潺潺,鳥鳴聲脆,便只有馬蹄聲聲,回歸寂靜的山林,在綠海中穿行,心彷彿被過濾般變得純淨、透明,精神得到最大限度的自由和舒張。雲悠悠然飄在天上,樹靜悄悄長在地上,眼前生機勃勃、旺盛蔥蘢的森林讓我心生感激之情。此刻,草靜樹默,但正是它們用執著守護生命之綠,生生不息,它們是另外一種生命的態度。原始和自然的屬性使得生命變得這樣的寧靜和安祥。仔細想想,其實除了時光延綿,沒有什麼真正被改變,能使生命順其自然,就是快樂、幸福。體會到這一點,讓我有一種穿越身體的悲喜交集,突然好想變成一株草,來仰望並感恩這個世界。

藍——生命之胸懷寬廣

稻城的天,藍得潔淨、澄明,讓我想起家鄉的海。它的藍不是深情能表達的透,也不是廣大所能包容的邃,藍色的深邃從天空到海洋,我們一同延伸……
在稻城,天空很低,彷彿伸手就能觸摸到天空的清新,此刻的我彷彿和天空融為一體,有一種魂魄雲端的感受。面對蒼穹,從最初的清澈,到原始的天空,再到感觸的時空,讓我恨不能張開的胸懷如藍天,來包容整個世界。包容造就萬物,善念光彩生命,在這樣的心境中,一切都變得寬廣、遼闊起來,我們一同和時光生長,去延續空間的胸懷,此刻,生命化為藍天的深廣。

天堂顏色——心靈的一次開光

我對顏色無限渴望的幻覺,在稻城一一變成現實。在稻城這些日子,每天和顏色對望,都感動,都思想。都說天堂是靈魂的棲息地,天堂顏色帶給我的啟示和感悟,讓我思緒飛揚,引領我進入達觀的境地;讓我打開心扉,與存在面對,對生命的思考讓我心中豁然開朗。生命是一個過程,我們體會這個過程,不追求永恆,而是能達到的高峰和深遠。人從黑暗走向光明,從蒙昧進入空靈,是從黑白到彩色的過程。生命就是編織色彩的存在,悲喜的時光,色彩在中間變換。天堂的顏色亮麗了秋天的原野,也讓我的心靈經歷了一次開光。天堂的顏色,帶走悲愁,留下歡樂,留下慶典。從此生命變得純粹而感恩。
天堂的顏色的確是珍貴而值得感恩的,它讓我更加熱愛生命,熱愛自然,熱愛家園。
雲展情素,天風吹來,不知時與光,又將攜我去何方?天堂的顏色,彷彿有靈,已浸入在我的血液裡。我會繼續陽光的歌,心跳靈舞,去寫一首我們共有的詩。

【梁准寫於成都,2006年11月】

-------------------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Matrix_azhun_01_ct.jpg{/rokbox}{rokbox}media/articles/Matrix_azhun_02_ct.jpg{/rokbox}{rokbox}media/articles/Matrix_azhun_03_ct.jpg{/rokbox}{rokbox}media/articles/Matrix_azhun_04_ct.jpg{/rokbox}

週三, 25 十月 2006

天堂的颜色

在我心中,稻城是天堂。
而天堂最让我感慨万千并刻骨铭心的,是天堂的颜色。

黑与白——生命最初的本质

驱车前往稻城,进入海子山,首先映入我眼帘的是铺天盖地的黑色石头。走进海子山,你不得不惊叹造物主的杰作。漫山遍野,形状各异的石头,如附有灵性般安居在这里,与这里的万物生灵一起,守著大大小小的海子,相依相伴,共度悠悠岁月,一个又一个千姿百态的石头带著时光的皱纹,向我们讲述著不老的传说。黑色的石头在空寂辽阔的高原巍然屹立,如粗犷豪迈的康巴汉子,向我们展示他的威武之气和阳刚之美。极目远眺,我惊讶地发现,白云竟然紧挨著大地在游走。一望无际的黑石和紧挨著大地游走的白云,黑与白,静与动,创造出精美别致的最佳组合,构成一幅最古朴、最简洁的黑白画面,乾净得没有一丝杂质。天堂的颜色就这样以简单而纯粹的黑白色敲开我的心扉,让我看到生命最初的本质。
黑色的牦牛,圣洁的雪山,黑与白不断在我的脑海中闪现、定格。
还没等我从黑与白的和谐中回过神,稻城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我拉入一个色彩的海洋,令我措手不及的同时,又带给我巨大的惊喜。
秋天的稻城,是色彩的海洋。
大自然慷慨地将世上所有的颜色都一一呈现在这片圣地上,赤、橙、黄、绿、青、蓝、紫,只要大自然有的颜色,在这里都能找得到,而当这些颜色与高原之光交融在一起后,便有了灵魂,有了精神,有了情调,成就了震憾人心的天堂颜色。

红——生命之热情奔放

红草湖位于稻城县桑堆河谷的吉乙村,那是稻城最美的景致之一。天高云淡的草原上,一汪湖水横空出世。每到秋天,湖中红草丰盈,湖边杨树流金,蓝天白云和雪山层次分明地倒映在湖水中,山光水色,交相辉映,美得惊心动魄,无以伦比。我最喜欢那一湖茵茵红草,红得热烈,红得奔放,
有一种无所畏惧的勇气,并兼有血与火的风采,那是一种激动人心的张扬,那是一种奋发向上的执著,让人荡气回肠。风吹衣袂,阳光穿云,流连于红草湖的我热血沸腾,神魄风一般穿越时空,红草的蓬勃让我感到生命之火在熊熊燃烧,燃烧著的生命注定是美丽的,是充满阳光和激情的。

黄——生命之壮美绚烂

看过稻城秋天的青杨林,估计你再到哪里看秋景都会觉得索然无味。没有哪里的秋能像这里一样被渲染到极致。
在空旷的原野,挺拔伟岸的青杨树舒展开黄色的枝叶,高原的阳光从树枝间跃然而出,明亮的、梦幻般的金色掠过树梢,阳光在树之间摇晃的身影,呈现出完美的色彩反差,不仅树美,连树影也有了一种超凡脱俗的美。此时的悠和幽,都笼罩在一片金黄中,金黄沁透时空,空气中满是朝霞的光辉。和秋天最后的风相遇在霞辉里,总有一种感动涌上心头。微风吹过,树叶轻轻飘落,如飞舞的蝶,秋就这样来了又去,叶落了又生,生了又落,能抗拒什么呢?它们同样是生命感知的一个部分,爱一个生命,直到最后的力量,这就足够了。正因此,树叶飘落时,才那样潇潇洒洒,从从容容,如化蝶般的诗意和浪漫。其中所包含的深沉和厚实,有一种庄严与神圣之美。
在树下,我数著落叶,倾听秋天的脚步,
飞落的天音,大地的渴望和季节的呼唤。稻城之秋,如此清澈高远,低头的瞬间,风般轻盈,秋,成熟的季节。

绿——生命之宁静安祥

除了盛夏,绿色似乎和高原无缘,然而,在稻城,秋天,我们依然能够寻访到绿意盎然。在前往三怙主雪山朝圣的路上,山路两旁,杉、松、柏等树将山野染得郁郁葱葱,我仿佛骑马走进一条绿色长廊。这里森林茂密,溪流纵横,空气中弥漫著清新、潮湿的气味,这森林独有的气息,让人神清气爽,我的心霎时安静下来。除了溪水潺潺,鸟鸣声脆,便只有马蹄声声,回归寂静的山林,在绿海中穿行,心彷佛被过滤般变得纯净、透明,精神得到最大限度的自由和舒张。云悠悠然飘在天上,树静悄悄长在地上,眼前生机勃勃、旺盛葱茏的森林让我心生感激之情。此刻,草静树默,但正是它们用执著守护生命之绿,生生不息,它们是另外一种生命的态度。原始和自然的属性使得生命变得这样的宁静和安祥。仔细想想,其实除了时光延绵,没有什么真正被改变,能使生命顺其自然,就是快乐、幸福。体会到这一点,让我有一种穿越身体的悲喜交集,突然好想变成一株草,来仰望并感恩这个世界。

蓝——生命之胸怀宽广

稻城的天,蓝得洁净、澄明,让我想起家乡的海。它的蓝不是深情能表达的透,也不是广大所能包容的邃,蓝色的深邃从天空到海洋,我们一同延伸……
在稻城,天空很低,彷佛伸手就能触摸到天空的清新,此刻的我彷佛和天空融为一体,有一种魂魄云端的感受。面对苍穹,从最初的清澈,到原始的天空,再到感触的时空,让我恨不能张开的胸怀如蓝天,来包容整个世界。包容造就万物,善念光彩生命,在这样的心境中,一切都变得宽广、辽阔起来,我们一同和时光生长,去延续空间的胸怀,此刻,生命化为蓝天的深广。

天堂颜色——心灵的一次开光

我对颜色无限渴望的幻觉,在稻城一一变成现实。在稻城这些日子,每天和颜色对望,都感动,都思想。都说天堂是灵魂的栖息地,天堂颜色带给我的启示和感悟,让我思绪飞扬,引领我进入达观的境地;让我打开心扉,与存在面对,对生命的思考让我心中豁然开朗。生命是一个过程,我们体会这个过程,不追求永恒,而是能达到的高峰和深远。人从黑暗走向光明,从蒙昧进入空灵,是从黑白到彩色的过程。生命就是编织色彩的存在,悲喜的时光,色彩在中间变换。天堂的颜色亮丽了秋天的原野,也让我的心灵经历了一次开光。天堂的颜色,带走悲愁,留下欢乐,留下庆典。从此生命变得纯粹而感恩。
天堂的颜色的确是珍贵而值得感恩的,它让我更加热爱生命,热爱自然,热爱家园。
云展情素,天风吹来,不知时与光,又将携我去何方?天堂的颜色,彷佛有灵,已浸入在我的血液里。我会继续阳光的歌,心跳灵舞,去写一首我们共有的诗。

【梁准写于成都,2006年11月】

----------------------

附加的多媒体:
{rokbox}media/articles/Matrix_azhun_01_cs.jpg{/rokbox}{rokbox}media/articles/Matrix_azhun_04_cs.jpg{/rokbox}{rokbox}media/articles/Matrix_azhun_03_cs.jpg{/rokbox}{rokbox}media/articles/Matrix_azhun_02_cs.jpg{/rokbox}

週五, 20 十月 2006

每日在王府井北段上班,身居繁華鬧市,還好,心卻是靜的。
金街,地價自然不菲。曾經很是想不通,出版社為什麼偏要在這裏堅守,要知道,如果把地價核算到每日的辦公成本裡,書的價格怕不止翻一倍哩!換句話說,若把出版社搬到偏些的地方,出版社整年不出一本書也可賺得缽滿盆溢了。
出版社和附近的人藝劇場曾經是這裡顯赫一時的高層建築,雖是典型的蘇聯式外觀,但和北邊的美術館、華僑大廈遙遙相望,氣脈相連。樓裏空間高大敞亮,窗戶要佔據層高的一半還要多。我初來上班,窗戶還是木框的,連同破敗的紗窗一起,窗臺上黑瓦盆裏養滿君子蘭,被墩布擦得鋥亮的水泥地面——不記得是在水泥上人為劃出來的,還是本來就是一塊一塊的水泥方磚。工間休息時,大家揮拍上陣痛打乒乓球,有編審老李常肩搭著毛巾到衛生間沖洗一番,然後繼續俯首泛黃的稿紙堆。從樓上望去,下面是一片平房屋頂,早已看不出四合院的格局,油氈上壓著密密麻麻的磚頭瓦塊,偶爾會有人爬上梯子侍弄鴿子。
眼看著周圍呼啦呼拉地拆,拆得人心慌!已到國外生活的老同事,說起自己的家原來在燈市口現在松鶴飯店的位置。曾經,我下班後喜歡在辦公室盤桓,常在暮色中聽到「十五的月亮」悠揚的電樂喇叭聲,那是環衛垃圾車在拾取附近平房居民的垃圾。乾脆,這聲音也兼著提醒我該回家了。再後來,不知是平房拆得差不多了,還是環衛改進了方式,樂曲聲不再響起。心裡竟起了一絲絲鄉愁,到了時間,耳畔還隱約有「十五的月亮」流淌過。
半年前,對面的臨街店鋪紛紛打出拆遷甩賣的橫幅,國強拉麵館搶先一步搬到我們這邊。很快,對面院子門口的修車鋪,連同樹杈上掛著的舊車胎,一起消失了,再沒人走出那個院子來潑髒水,那扇永遠敞開著的院門裡,沒有了晃動的人影和晾曬的衣衫。後悔沒有拍些照片,記錄那些曾經的日子和不曾相識的人們。想來有緣,我們互相點綴過彼此的生活,願你們都能得到好的安身所在!

相關連結
文英的部落格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matrix_city_buildinginthevase_ct.jpg{/rokbox}{rokbox}media/articles/matrix_city_courtyard_ct.jpg{/rokbox}{rokbox}media/articles/matrix_city_hungthewashing_ct.jpg{/rokbox}{rokbox}media/articles/matrix_city_sortie1_ct.jpg{/rokbox}{rokbox}media/articles/matrix_city_sortie2_ct.jpg{/rokbox}{rokbox}media/articles/matrix_city_sky_ct.jpg{/rokbox}{rokbox}media/articles/matrix_city_fromwindow_ct.jpg{/rokbox}{rokbox}media/articles/matrix_city_ginkgo_ct.jpg{/rokbox}{rokbox}media/articles/matrix_city_hutong1_ct.jpg{/rokbox}{rokbox}media/articles/matrix_city_crane1_ct.jpg{/rokbox}{rokbox}media/articles/matrix_city_crane_ct.jpg{/rokbox}{rokbox}media/articles/matrix_city_spiderweb_ct.jpg{/rokbox}

週五, 20 十月 2006

每日在王府井北段上班,身居繁华闹市,还好,心却是静的。

金街,地价自然不菲。曾经很是想不通,出版社为什么偏要在这里坚守,要知道,如果把地价核算到每日的办公成本里,书的价格怕不止翻一倍哩!换句话说,若把出版社搬到偏些的地方,出版社整年不出一本书也可赚得钵满盆溢了。

出版社和附近的人艺剧场曾经是这里显赫一时的高层建筑,虽是典型的苏联式外观,但和北边的美术馆、华侨大厦遥遥相望,气脉相连。楼里空间高大敞亮,窗户要占据层高的一半还要多。我初来上班,窗户还是木框的,连同破败的纱窗一起,窗台上黑瓦盆里养满君子兰,被墩布擦得锃亮的水泥地面——不记得是在水泥上人为划出来的,还是本来就是一块一块的水泥方砖。工间休息时,大家挥拍上阵痛打乒乓球,有编审老李常肩搭着毛巾到卫生间冲洗一番,然后继续俯首泛黄的稿纸堆。从楼上望去,下面是一片平房屋顶,早已看不出四合院的格局,油毡上压着密密麻麻的砖头瓦块,偶尔会有人爬上梯子侍弄鸽子。

眼看着周围呼啦呼拉地拆,拆得人心慌!已到国外生活的老同事,说起自己的家原来在灯市口现在松鹤饭店的位置。曾经,我下班后喜欢在办公室盘桓,常在暮色中听到“十五的月亮”悠扬的电乐喇叭声,那是环卫垃圾车在拾取附近平房居民的垃圾。干脆,这声音也兼着提醒我该回家了。再后来,不知是平房拆得差不多了,还是环卫改进了方式,乐曲声不再响起。心里竟起了一丝丝乡愁,到了时间,耳畔还隐约有“十五的月亮”流淌过。

半年前,对面的临街店铺纷纷打出拆迁甩卖的横幅,国强拉面馆抢先一步搬到我们这边。很快,对面院子门口的修车铺,连同树杈上挂着的旧车胎,一起消失了,再没人走出那个院子来泼脏水,那扇永远敞开着的院门里,没有了晃动的人影和晾晒的衣衫。后悔没有拍些照片,记录那些曾经的日子和不曾相识的人们。想来有缘,我们互相点缀过彼此的生活,愿你们都能得一好的安身所在!

相关连结
文英的博客

附加的多媒体:
{rokbox}media/articles/matrix_city_buildinginthevase_cs.jpg{/rokbox}{rokbox}media/articles/matrix_city_hungthewashing_cs.jpg{/rokbox}{rokbox}media/articles/matrix_city_courtyard_cs.jpg{/rokbox}{rokbox}media/articles/matrix_city_sortie1_cs.jpg{/rokbox}{rokbox}media/articles/matrix_city_sortie2_cs.jpg{/rokbox}{rokbox}media/articles/matrix_city_sky_cs.jpg{/rokbox}{rokbox}media/articles/matrix_city_fromwindow_cs.jpg{/rokbox}{rokbox}media/articles/matrix_city_ginkgo_cs.jpg{/rokbox}{rokbox}media/articles/matrix_city_hutong1_cs.jpg{/rokbox}{rokbox}media/articles/matrix_city_crane1_cs.jpg{/rokbox}{rokbox}media/articles/matrix_city_crane_cs.jpg{/rokbox}{rokbox}media/articles/matrix_city_spiderweb_cs.jpg{/rokbox}
第 10 頁,共 11 頁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六月 2019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目前有 3555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