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enlai - Landscapes and skylines 探訪亞洲城鄉
Landscapes and skylines 探訪亞洲城鄉

Landscapes and skylines 探訪亞洲城鄉

Growing cities and declining hinterland- or is the plot more complex? We look for a new equilibrium between these two faces of Asia and celebrate the diversity of landscapes and ecosystems, through pictures, videos, essays and poems.

亞洲的城鄉差距有多大?它們各自創造的優勢都被妥善地運用了嗎?城鄉之間的拉距戰是否加深了不同族群間的心靈距離呢?

 

週五, 23 十月 2009

Recoleta State of Mind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tories/thumbnails_video/marcos_gava_recoleta_thumb.jpg|}media/articles/Marcos_Recoleta.swf{/rokbox}
Buenos Aires is as eclectic as any other big city in the world. Over here, the wealthiest people in town may live not far from those who do not have almost any education or shelter - those who live totally outside the system.

This is a city of mixtures. Where the European influence lives together with the gaucho’s cultural background of the pampas, while the modern popular Latin culture spread by football and music genres like “cumbia” and “reggaeton” colors the urban scenario producing a unique palette. Culturally speaking, this city is a puzzle that cannot be explained just by putting together the parts that intervene in its makeup. There is more in the equation to take into consideration.

Recoleta’s cemetery is one of the late bastions of the Argentinean aristocracy, where the rich and powerful bury their own. This labyrinth of marble-design by the French engineer, Prosper Catelin, gathers military men, politicians (Eva Perón is the most-internationally-known person buried in Recoleta), scientists and landowners among other powerful figures. Some of the most decadent and the most brilliant Argentineans rest within its boundaries - some of the most proactive and destructive countrymen are there, too. Its architecture is exquisite, unequivocally religious, solemn but sinister, as it offers that dark side of Catholic imaginary, with an emphasis on sorrow that reminds us of our finite existence, punishment beyond the grave, and the certainty of pain.

But the nightlife and the world of fun and ecstasy that rises all around this necropolis is what really puts Recoleta’s cementery in context, for nowadays it is surrounded by pubs, restaurants and even brothels. This parenthesis of fun enclosing the cemetery may be thought as an expression of popular nihilism towards those religious icons that, contrarily, should by tradition inspire silence and respect. On the contrary, this spot gathers thousands who weekly enjoy themselves just a few meters away from the domains of death, challenging the realm of death and shoving into its face the satisfaction that result from food, sex, flesh and vice. "To celebrate life where those who died rest," may be the motto beneath all this social activity. To add a weird detail that better illustrates the Recoleta state of mind, a few years ago it was found that the fun surrounding the cemetery was also getting into its boundaries, as very brave prostitutes were offering their services in some of the abandoned mausoleums, looking for a very peculiar type of clients, who get sexually aroused by the dark gothic and phantasmagoric atmosphere that reigns in the whole place. Creepy, but true.

The cemetery is a mute witness of the city’s development, which lives frozen in a Disney-like form, in a previous period of time, more conservative and traditionalist. But Buenos Aires is not a land of saints. Since its beginnings, it grew due to smuggling and commerce: the motive beneath the expansion of this town seem to be more related to “informal” trade than to any other feature, especially not to religious norms. In America (the whole continent), religions like Catholicism are nothing more than import commodities from Spain and other European nations. For example, the alien nature of Catholicism can be clearly seen in the northern part of Argentina. While touring that area, I was constantly amazed when encountering the Catholic churches built by the natives. They look very peculiar, unique, since they were built with local materials and all the ornaments show a deep influence of pagan images and artistic motives, showing the particular interpretation that those tribes gave to the teachings offered by the Jesuits. The realities of Catholicism were, of course, sieved by the natives but not taken as they were taught or imposed. Maybe the Recoleta’s cemetery and what happens outside of its perimeter are not more than that, a local interpretation of religion, a subversive representation of what should be untouchable by nature. A pagan way of living Catholicism, more related to what happens in the rest of the city, than to the cold marble-made cherubs and virgins decorating it. It may be a response to what religion forbids.

It may be a way to show that passions and sanctity can live together - at least in the Recoleta state of mind.


週三, 21 十月 2009

台北縣四年的旅遊發展

台北縣文化局魏定龍科長介紹台北縣文化季這四年來的發展過程。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tw.jpg|}media/articles/WeiDingLun_4YearsCultureTaipeiCounty.swf{/rokbox}

週五, 02 十月 2009

猴硐的沒落與再生

本文為節錄,完整內容請見2009年9月號《人籟》論辨月刊



曾經,這裡是全臺產量最豐、品質最優的煤礦產地,創造了一段輝煌的黑金歲月。1990年封礦之後,此地快速沒落,人口外流,如今是個人煙稀少、隔代教養普遍的「老人村」。然而歷經近二十年的光陰淘洗,當地的景觀也漸漸「由黑染白」:河川清了、空氣乾淨了、生態回來了。昔日繁華榮景的遺跡,也成為觀光版圖上極具潛力的寶地。她是被遺忘的寧靜山城──猴硐。


黑金歲月輝煌 猴硐當之無愧
「猴硐多山多雨,原是不宜居住的地方,直到煤業大興,讓她風光了八十年!」猴硐文史工作室創辦人周章淋指出,百年前臺灣巡撫劉銘傳興建基隆與臺北間鐵路,築路工人在八堵段意外發現金沙,此地因而湧入大批淘金客。為了金礦礦工日常生活所需,猴硐蘊藏豐富的煤礦終於被發掘,在日本時代更朝企業化、規模化經營,開啟黑金歲月。

1920年火車通車起至1983年可謂猴硐的黃金時期,當地礦工曾超過兩千人,產量最高占全臺七分之一,單是此地的瑞三鑛業一家公司就能抵過其他縣市300家的產量。此外,猴硐的煤礦屬無煙煤,品質比其他地區及進口煤還優良,加上此地的礦業聚落保存相當完整,因此將猴硐規劃為「煤礦博物園區」絕對有十足的正當性與代表性!

昔日繁華褪盡 成就生態之美
談起猴硐的昔日風光,當年的礦工林萬福指著車站週邊說,在那個物資匱乏的年代,這裡光是賣豬肉的就有三、四攤,而賣膏藥的特技團更是每天都看得到,礦業公司的福委會還放映露天電影,真的很熱鬧!直到1990年公司結束營業,景觀全變了。周章淋以「一瀉千里」形容當時居民連夜搬家的慘狀。當年,大粗坑聚落曾有兩百多戶人家,如今只剩三戶。也因為移民社會與礦業聚落的特性,這裡的招贅、童養媳比例高達八成,形成民俗特色。

不過,煤業的消亡,卻讓生態重生。周章淋回憶,以前只要一回猴硐,衣服和鼻孔必會被「抹黑」,連空氣都黑霧霧的。封礦之後,基隆河漸漸變清,生態恢復,猴硐更多了一份靜謐與清澈之美。


生活場景歷歷 礦業軌跡重現
走進猴硐,眼前是一棟幾近殘破的選煤場。這棟八十多年的歷史建物與相鄰的運煤橋一直是猴硐的地標,也是昔日礦業全盛時期的明證。沿著運煤橋,行經當年的礦區,有幼稚園、醫護所,以及為改善礦工生活而興建的「美援厝」。

來到已封坑的復興鑛坑口,仍可看到運煤台車軌道的痕跡。成排磚造的礦工宿舍只有兩個「灶腳」,兩坪大的空間最多住過三代,可以想像當時礦工生活的辛苦。坑口旁有一處「檢身室」,周章淋說,這是為了預防有礦工入坑時攜帶火柴等易引爆物及刀械,或是出坑時夾帶爆破用的雷管、火藥等物品,所以進出坑仍須驗身……

另一處著名的瑞三本鑛興建於1940年,坑道總長60公里,其中最遠的坑長達4.5公里,來回一趟相當於走一趟雪山隧道。此坑道最多曾有一千多名礦工在此採煤。如今雖已封坑,卻因內部通風良好,坑口常傳來徐徐涼風,是當地人夏天最佳的「坑口冷氣」。

獨特礦鄉體驗 觀光潛能無限
漫步猴硐,處處可發現礦區生活的軌跡,有時還能看見臺灣藍鵲在附近翱翔,基隆河面不時出現白鷺鷥的身影,河床更有造型獨特的奇石壺穴。此外,臺鐵所有車種必定經過猴硐火車站,加上此地可飽覽彎度最美的鐵道路線,因此經常可看見鐵道迷拿著相機在此捕捉火車呼嘯而過的鏡頭。今日的猴硐,予人一份幽靜恬適、兼具生態與歷史景觀的獨特之美。

猴硐的定位是「寧靜之美」,而非喧囂的商業觀光。因此,未來即將開園的「猴硐煤礦博物園區」能否讓旅客充分體驗猴硐的前世今生,當然是在地人所關切的。周章淋認為,如何活絡此地的生活機能,彰顯猴硐的人文美景,而非只是「紙上導覽」,是未來猴硐發展的關鍵。若能提供遊客更豐富的「礦鄉體驗」,如建置煤礦台車載客路線、礦坑體驗等等,相信能吸引遊客來訪。



更多關於猴硐的介紹,請看9月號《人籟》論辨月刊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ChenHuiYing_houtong.jpg{/rokbox}

週四, 01 十月 2009

Pingwu county after the earthquake

Today, most of the Qiang people live in the area of Wenchuan and Beichuan in northern Sichuan, near the epicentre of the great earthquake that shocked the whole region on May 12, 2008. Some of the great stone towers guarding the old villages collapsed. The human, economic and cultural damages were such that one could fear for the very survival of the Qiang.

In Pingwu County, one can still witness, standing side by side, the ruins of old houses and new construction funded by the State. Local authorities hope to build a tourist economy based on a standardized but more lucrative version of Qiang traditional culture.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tories/thumbnails_video/AZ_pingwu_earthquake.jpg|}media/articles/AZ_Qiang_Pingwucountyaftertheearthquake.swf{/rokbox}

週三, 16 九月 2009

經濟發展與文化再生

前臺北縣觀光局長秦慧珠(現任臺北縣機要顧問)談論文化產業的再造,認為藉由對古早遺跡的重新體驗,可以展現台灣文化的底蘊。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tw.jpg|}media/articles/ChinHueiChu_TaipeiCounty_TourismBureau.swf{/rokbox}

週六, 05 九月 2009

樱花树下的忧郁森巴:日裔巴西人前途多难

摄影/Roy Berman
本文为节录,完整内容请见2009年10月号《人籁》论辨月刊


----------------------------------------
一百年前,日本人飘洋过海,前往巴西寻找新天地。
一百年后,他们的子孙回到日本追逐樱花梦。
然而这次却因为经济萧条与文化冲击,让樱花树下的森巴显得格外忧郁……
----------------------------------------


「响起吧!热情的韵律!」2008年度日本东京「浅草森巴嘉年华」的官方口号如是说。这场盛会每年都以鲜艳的服装、热情的音乐与华丽的舞蹈,奋力捕捉盛夏的尾巴。值得一提的是,庆典上有好几支日裔巴西人组成的队伍,像是由石川克劳第欧所带领的「布洛克•阿哈斯道恩(Bloco Arrastão)」乐团。石川笑容满面地走在队伍最前端,奋力挥舞著指挥棒;后面则跟著游行用的花车,上头挂满了喜气洋洋的红鞭炮吊饰。他的兴奋其来有自:2008年正好是日本移民巴西一百周年。如此重要的场合,当然要卯足精神,让大家好好见识道地森巴的魅力。石川说「如果能放开胸怀、把所有感动化作音乐表现出来,那就太棒了!」。

不过「浅草森巴嘉年华」是一年中少数能让石川尽情摇摆的日子之一。平时他都在便当店打工,一个月只有四次练团的机会。「日本居,大不易」;对日裔巴西人来说尤其如此。短暂的欢愉,其实是为了迎接未来更多的苦难与茫然。


保见团地:日裔巴西人困境的缩影
时间来到今年三月中旬的星期六,距离樱花绽放还有一个多星期。不过对箱崎家而言,春天似乎已经提早降临——十九岁的箱崎卡琳即将在四月成为大学新鲜人。对一般日本家庭来说,子女考上大学也许算不上是特别的喜讯,可是在爱知县丰田市北方的保见团地(日语意为社区)里,这却是个令人振奋的好消息——因为卡琳是此地少数得以挤进大学窄门的日裔巴西人。

卡琳的例子多少为保见团地带来一丝希望;因为就在一个月前,当地的日裔巴西人协会才向丰田市政府提出请求,希望能增加他们的工作机会与子女的学费补助。其中有位女性在记者会上沉痛地表示,社区里有的孩子明年就要上高中了,父母失业的话,会对他们造成不小的麻烦。

保见团地所面临的难题正是日裔巴西人困境的缩影。今年年初日本的经常帐赤字(Current Account Deficit)飙高到将近十八亿美元,出口贸易与去年相比也大幅萎缩,国内生产毛额(GDP)年率更是下降了15.2%──种种数据都显示这是日本有史以来最严重的经济危机,而其中又以电子制造业与汽车工业受创最深。就连刚取代美国通用公司成为世界第一大厂的丰田汽车,也在二月初将国内生产线关闭到只剩一条,同时采取部分停工与无薪假等措施,并遣散数千名派遣员工;即便如此,这个汽车业的龙头老大最后仍以亏损两千多亿日圆收场。


金融海啸下的首波牺牲者
遭到丰田解雇的派遣员工里有八成以上是日裔巴西人。他们透过巴西当地的旅行业者仲介至日本,再由日本人力公司引进到丰田、东芝等大型工厂,从事低技术性的劳力作业。这类日本人闻之却步的工作素以「3K」闻名(3K分别是日语「辛苦」、「脏乱」、「危险」三个辞汇的缩写),一天的工时长达十三个钟头,周末还得经常加班。更糟糕的是,面对如此恶劣的职场环境,许多巴西人却碍于语言隔阂而投诉无门:因为每条生产线上只有一位翻译负责解说工作内容,无暇顾及工作契约、薪资明细或健保等攸关员工权益的事情,遑论给予这些外劳进一步的语言训练。而资方在这方面也是得过且过,无意采取任何改良的措施。

因此当金融海啸席卷而来时,首先灭顶的就是这群外来劳工;他们多半在毫无预警的状况下遭到裁员。二十八岁的角田小姐就是一个例子:她的日籍老板告诉她下星期一开始放假。可是到了星期二他便通知她的经理,也就是她的巴西上司,叫她不用来了。由于日裔巴西人大多不会说日语,要重新觅职简直难如登天。在这种情况下,有人乾脆选择重新开始,例如角田便决定回去巴西半工半读;但也有人想要继续留在当地找工作,而这是日本政府所不乐见的情况——尽管求职之路对这些外来者而言已经相当险恶。



资料来源
団地の希望の星:言叶の壁越え、大学合格

附加的多媒体:
{rokbox}media/articles/wusiwei_cherryblossomsamba.jpg{/rokbox}

週六, 05 九月 2009

櫻花樹下的憂鬱森巴:日裔巴西人前途多難

攝影/Roy Berman
本文為節錄,完整內容請見2009年10月號《人籟》論辨月刊


----------------------------------------
一百年前,日本人飄洋過海,前往巴西尋找新天地。
一百年後,他們的子孫回到日本追逐櫻花夢。
然而這次卻因為經濟蕭條與文化衝擊,讓櫻花樹下的森巴顯得格外憂鬱……
----------------------------------------


「響起吧!熱情的韻律!」2008年度日本東京「淺草森巴嘉年華」的官方口號如是說。這場盛會每年都以鮮豔的服裝、熱情的音樂與華麗的舞蹈,奮力捕捉盛夏的尾巴。值得一提的是,慶典上有好幾支日裔巴西人組成的隊伍,像是由石川克勞第歐所帶領的「布洛克•阿哈斯道恩(Bloco Arrastão)」樂團。石川笑容滿面地走在隊伍最前端,奮力揮舞著指揮棒;後面則跟著遊行用的花車,上頭掛滿了喜氣洋洋的紅鞭炮吊飾。他的興奮其來有自:2008年正好是日本移民巴西一百週年。如此重要的場合,當然要卯足精神,讓大家好好見識道地森巴的魅力。石川說「如果能放開胸懷、把所有感動化作音樂表現出來,那就太棒了!」。

不過「淺草森巴嘉年華」是一年中少數能讓石川盡情搖擺的日子之一。平時他都在便當店打工,一個月只有四次練團的機會。「日本居,大不易」;對日裔巴西人來說尤其如此。短暫的歡愉,其實是為了迎接未來更多的苦難與茫然。


保見團地:日裔巴西人困境的縮影
時間來到今年三月中旬的星期六,距離櫻花綻放還有一個多星期。不過對箱崎家而言,春天似乎已經提早降臨——十九歲的箱崎卡琳即將在四月成為大學新鮮人。對一般日本家庭來說,子女考上大學也許算不上是特別的喜訊,可是在愛知縣豐田市北方的保見團地(日語意為社區)裡,這卻是個令人振奮的好消息——因為卡琳是此地少數得以擠進大學窄門的日裔巴西人。

卡琳的例子多少為保見團地帶來一絲希望;因為就在一個月前,當地的日裔巴西人協會才向豐田市政府提出請求,希望能增加他們的工作機會與子女的學費補助。其中有位女性在記者會上沉痛地表示,社區裡有的孩子明年就要上高中了,父母失業的話,會對他們造成不小的麻煩。

保見團地所面臨的難題正是日裔巴西人困境的縮影。今年年初日本的經常帳赤字(Current Account Deficit)飆高到將近十八億美元,出口貿易與去年相比也大幅萎縮,國內生產毛額(GDP)年率更是下降了15.2%──種種數據都顯示這是日本有史以來最嚴重的經濟危機,而其中又以電子製造業與汽車工業受創最深。就連剛取代美國通用公司成為世界第一大廠的豐田汽車,也在二月初將國內生產線關閉到只剩一條,同時採取部分停工與無薪假等措施,並遣散數千名派遣員工;即便如此,這個汽車業的龍頭老大最後仍以虧損兩千多億日圓收場。


金融海嘯下的首波犧牲者
遭到豐田解雇的派遣員工裡有八成以上是日裔巴西人。他們透過巴西當地的旅行業者仲介至日本,再由日本人力公司引進到豐田、東芝等大型工廠,從事低技術性的勞力作業。這類日本人聞之卻步的工作素以「3K」聞名(3K分別是日語「辛苦」、「髒亂」、「危險」三個辭彙的縮寫),一天的工時長達十三個鐘頭,週末還得經常加班。更糟糕的是,面對如此惡劣的職場環境,許多巴西人卻礙於語言隔閡而投訴無門:因為每條生產線上只有一位翻譯負責解說工作內容,無暇顧及工作契約、薪資明細或健保等攸關員工權益的事情,遑論給予這些外勞進一步的語言訓練。而資方在這方面也是得過且過,無意採取任何改良的措施。

因此當金融海嘯席捲而來時,首先滅頂的就是這群外來勞工;他們多半在毫無預警的狀況下遭到裁員。二十八歲的角田小姐就是一個例子:她的日籍老闆告訴她下星期一開始放假。可是到了星期二他便通知她的經理,也就是她的巴西上司,叫她不用來了。由於日裔巴西人大多不會說日語,要重新覓職簡直難如登天。在這種情況下,有人乾脆選擇重新開始,例如角田便決定回去巴西半工半讀;但也有人想要繼續留在當地找工作,而這是日本政府所不樂見的情況——儘管求職之路對這些外來者而言已經相當險惡。



資料來源
特集:ブラジル移民100周年・第28回浅草サンバカーニバル 盛夏彩る技に酔う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wusiwei_cherryblossomsamba.jpg{/rokbox}

週六, 25 七月 2009

移民社會的文化衝突-日本豐田市的巴西社群

日本愛知縣豐田市保見之丘裡的保見公共住宅區(日文稱為「団地」),如今是眾多巴西移民的家園。他們主要是在豐田汽車或其他相關的製造廠工作,但不景氣日益惡化下,他們常是最先遭到裁員的對象。保見團地(居民逾11,000人)已建立數十年,原本住戶幾乎都是日本人,但由於房租實惠,位置便利,如今多數住戶都是巴西人,當地店家也反映了族群的轉變。

巴西人搬進這個市立住宅區以後,日本住戶與巴西住戶之間就常因為垃圾處理與溝通困難等議題,導致彼此關係緊繃。隨著巴西人變成這裡的絕大多數,雙方關係更加惡化。目前仍居住此地的日本住戶大多是年長、單身或單親的家庭,他們常抱怨不會日語的巴西新進住戶融入社區的情況不如預期,又不遵守自治會老早就訂好的規範。

保見團地內雖然有約四百戶的空屋,但日本社群管理委員會與市政府協定,每年只開放四十戶招租,讓新住戶有時間適應新環境,但巴西人聲稱那樣的限額是一種種族歧視。在當地剛失業的巴西人亟需便宜的租屋下,這個問題變得更具爭議性。此外,再也付不起團地便宜租金的巴西人也開始遷離,留下大量垃圾,尤其大型垃圾,堆滿了走道與公共區域。巴西人為了解決這些議題,於今年一月自組日式社群協會(保見之丘巴西人協会)並與團地社群管理委員會及豐田市政府展開協商。



相關日文資訊請看
保見ヶ丘国際交流センター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tw.jpg|}media/articles/RoyBerman_BrazilianCommunity.swf{/rokbox}

週五, 17 七月 2009

Treasure and Treachery

Poetic exploration of a treacherous island.

週三, 08 七月 2009

台北縣的文化與藝術

台北縣政府為鼓勵台北縣的文化藝術,推動了一系列的政策與活動。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tw.jpg|}media/articles/TaipeiCounty_CultureLifeCircle.swf{/rokbox}

週二, 30 六月 2009

[南方澳] 海岛洋边渔人渔事

绘图/李金远
本文亦见于2009年7、8月号《人籁》特刊


因为行程仓促,没能邀纪录片《南方澳海洋纪事》的导演李香秀到南方澳一叙,其实是很可惜的事。李香秀导演是独立纪录片工作者,1999年完成的《消失的王国──拱乐社》是耗时六年精心制作拍摄的纪录片,在台湾观众眼前重提歌仔戏「内台戏」时期盛极一时的拱乐社,并追溯这歌仔戏王国因为电视媒体的出现,及现实政治环境对台语的压制,最后终告土崩瓦解的故事。

这部纪录片下了相当的历史研究工夫,当年便曾受到国际影展的青睐,对台湾人来说,更是对台湾本土艺术史的珍贵记录。2004年李香秀的《南方澳海洋纪事》也同样理想性十足,以南方澳鲭鱼围网渔业的兴衰起落为主轴,谈到了青年人口外流加速当地渔业衰退的问题,也呈现来自各地的外籍船工,所带来的多元文化和宗教,是少数专注在台湾渔民「海洋性格」的影片。

李香秀的作品对有志行旅台湾、认识本土的人来说,就好像量身订做一般合拍。《拱乐社》的时代背景是战后的云林麦寮,但影片场景遍及台湾西部北中南。《南方澳》则以1970年代起的南方澳为主题,不但呈现渔港人事的悲欢离合,也投入太平洋的怀抱,在台湾北海上捕捉了鲭鱼事业的壮丽过往,以及「海海人生」的甘苦。

中央山脉是奇妙的,本身是菲律宾海板块与欧亚大陆板块交界处,是东亚岛弧的高峰线,纵切了台湾,划分了地理,此外更是两种不同文化的分水岭。西部台湾面向亚洲大陆,东部台湾则迎向大洋,两者迥异,但安然并存于这座奇特的边缘之岛。

诸多因素使然,生活在海岛上的许多台湾人,对海洋抱持的竟是深重的陌生和隔阂感。对许多人来说,与其说海洋是另一种环境,是另一种生活方式和文化的起点,还不如说是一道界限、一种束缚、一片恐惧的深渊。但东台湾之行来到南方澳,望著渔民出海的港口,在转身真正投入中央山脉之前,还值得留步片刻,倾听大洋的呼唤。


更多李金远游台画选,请见2009年7、8月号《人籁》特刊

附加的多媒体:
{rokbox}media/articles/LiReKui_Nanfangao.jpg{/rokbox}

週二, 30 六月 2009

[南方澳] 海島洋邊漁人漁事

繪圖/李金遠
本文亦見於2009年7、8月號《人籟》特刊


因為行程倉促,沒能邀紀錄片《南方澳海洋紀事》的導演李香秀到南方澳一敘,其實是很可惜的事。李香秀導演是獨立紀錄片工作者,1999年完成的《消失的王國──拱樂社》是耗時六年精心製作拍攝的紀錄片,在台灣觀眾眼前重提歌仔戲「內台戲」時期盛極一時的拱樂社,並追溯這歌仔戲王國因為電視媒體的出現,及現實政治環境對台語的壓制,最後終告土崩瓦解的故事。

這部紀錄片下了相當的歷史研究工夫,當年便曾受到國際影展的青睞,對台灣人來說,更是對台灣本土藝術史的珍貴記錄。2004年李香秀的《南方澳海洋紀事》也同樣理想性十足,以南方澳鯖魚圍網漁業的興衰起落為主軸,談到了青年人口外流加速當地漁業衰退的問題,也呈現來自各地的外籍船工,所帶來的多元文化和宗教,是少數專注在台灣漁民「海洋性格」的影片。

李香秀的作品對有志行旅台灣、認識本土的人來說,就好像量身訂做一般合拍。《拱樂社》的時代背景是戰後的雲林麥寮,但影片場景遍及台灣西部北中南。《南方澳》則以1970年代起的南方澳為主題,不但呈現漁港人事的悲歡離合,也投入太平洋的懷抱,在台灣北海上捕捉了鯖魚事業的壯麗過往,以及「海海人生」的甘苦。

中央山脈是奇妙的,本身是菲律賓海板塊與歐亞大陸板塊交界處,是東亞島弧的高峰線,縱切了台灣,劃分了地理,此外更是兩種不同文化的分水嶺。西部台灣面向亞洲大陸,東部台灣則迎向大洋,兩者迥異,但安然並存於這座奇特的邊緣之島。

諸多因素使然,生活在海島上的許多台灣人,對海洋抱持的竟是深重的陌生和隔閡感。對許多人來說,與其說海洋是另一種環境,是另一種生活方式和文化的起點,還不如說是一道界限、一種束縛、一片恐懼的深淵。但東台灣之行來到南方澳,望著漁民出海的港口,在轉身真正投入中央山脈之前,還值得留步片刻,傾聽大洋的呼喚。


更多李金遠遊台畫選,請見2009年7、8月號《人籟》特刊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LiReKui_Nanfangao.jpg{/rokbox}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四月 2019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目前有 2710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