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enlai - Landscapes and skylines 探訪亞洲城鄉
Landscapes and skylines 探訪亞洲城鄉

Landscapes and skylines 探訪亞洲城鄉

Growing cities and declining hinterland- or is the plot more complex? We look for a new equilibrium between these two faces of Asia and celebrate the diversity of landscapes and ecosystems, through pictures, videos, essays and poems.

亞洲的城鄉差距有多大?它們各自創造的優勢都被妥善地運用了嗎?城鄉之間的拉距戰是否加深了不同族群間的心靈距離呢?

 

週二, 28 十月 2008

變革中的台北縣

撰文│多明尼克.波第(Dominique Baudis) 阿拉伯世界学院院长

编译│ 沈秀臻


几十年来,气候变化在显著比例上是人类活动的产物,这是千真万确的事。自然气候的变化长期而言承受太阳活动,短期而言承受火山活动的交互影响,但今后由温室效应以及气溶胶污染主导。对于全球暖化的规模以及后果,大家持有不同光谱的看法,但确实是威胁地球的第一要素。自然环境的变化将破坏(甚至完全毁灭)微妙的平衡状态,并危及人类种族的延续。提出这样的声明,并非听任宿命摆布,而是让我们严谨看待与思索生物学家、化学家、气象学家以及地理学者的观察,同时懂得理性地权衡事实与风险,因为我们以及子孙的未来正握我们的手中。此外,我们能将这件事实当成一个好消息,如此一来我们才能部份改变未来的气候条件,我们也只能说是部份,因为温室效应在大气中早已存在,而往后几十年、几百年,甚至几千年,我们将更感受到它的威力,关键在于我们现在的作为。

人类活动所产生的温室效应是直接造成全球气候暖化的主要因素,这个现象的起源于工业革命,距今一百五十年前。这样的生产模式逐渐被广泛推展到极致,为人类夺标争锋,但同时产生许多结构性的难题。虽然过去多次被人提出,现在总算能够量化看待。根据国际能源总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估计,燃烧化石燃料所排放的二氧化碳百分之四十来自能源生产,百分之二十五来自工业,百分之二十五来自运输,剩馀的百分点则来自其他活动,如开暖气。

平均每人温室气体排放量与已开发国家密切相关。「平均每人温室气体排放量」位居前三名是澳洲、美国与加拿大,而印度、布吉那法索与墨西哥则贡献有限。已开发国家的消费模式与生活水准已经为其他国家立下标竿,使得这样的模式愈见普遍,全球暖化及其后果于是成为整个环境与物种的必然命运。经济发展如今成为排放量高增的代名词。中国的情形就是一例,它已经成为全球温室气体排放量第一大国。这个情况处处可见,欧洲另有一例:西班牙十五年来经济追赶而上,使得每个人的排放量增加40%。

根据这些数字,我们能够理解与这个主题相关的国际协商是何等激烈。发展中国家指责西方国家自一个半世纪以来早已是温室气体高量生产国,同时平均个人温室气体排放量仍居首,但这些国家不但延续以往的生活方式,而且不指望他国追其步伐。经过多年的讨论与国际草案的研拟,相关词语的交锋辩论总算得到改善,同时增进双方的了解。发展中国家与八大工业国(G8)于今年七月在日本高峰会面,虽然协议时语带模糊,没有获得重大突破,但其措辞有益于二○一○年归结出一项国际框架的协议,作为京都协议书(Kyoto Protocol)的延续。该项协议早见于一九九二年在里约召开的「地球高峰会」所签署气候变化公约的决议附件。

确实,气候变化的原因不能单单被视为技术问题,它们与一套价值体系与行为模式息息相关,价值体系与行为模式构成了全球共通的文化,并将发展的型态推展到全球各地。深具创造力的态度将使得我们重新发现源流,重新诠释文化资源,甚至创造新的文化资源,面对社会、经济与技术面的调整,培育更为负责与团结的国际社会。

在此,我提出三个省思的取径,划出今日研讨的范围:

一、文化与气候之间的依存关系为何?

二、对于全球性如此复杂的问题,地方团体如何尽其本份,以作为连结「全球气候」与「地域气候」的枢纽?

三、最后,我提出阿拉伯世界研究中心作为例子,探讨这个主题如何将我们凝聚在一起,同时说明在全球建设的机制下如何透过跨文化的相助面对全球共通的挑战。


文化与气候

谈论气候与文化的方式众多。不管怎么说,深究气候与文化是古老的政治学提问。十八世纪孟德斯鸠(Montesquieu)有系统地提出「气候理论」,论及古希腊与罗马时代,说明政治制度与纬度之间的因果关系,并为之分类为暴政、民主或是专制制度。我们的疑问正如法国历史学家与哲学家沃尔涅(Volney)所言:「我们说一个热国是什么意思?寒冷与温带的界线在于何处?若诚如孟德斯鸠所言,一个国家的气温决定一个国家的能量,那么温度计上那一点决定自由与奴役的界线?」换言之,文化某部份受该地区的气候所形塑,我们也必须承认气候本身的条件本身正在改变,例如历史上可见沙漠边界的前移或后退。

重点在于别处:我们的消费模式、生产模式与价值体系息息相关,最终决定我们的发展模式是否能挽救人类活动对气候的影响。壤科维奇(Jean-Marc Jancovici)说:「自从人类对抗贫穷(现在地球上的饥荒不是因为战争所导致或是政治压迫的结果),对抗疾病(不管哪个国家,预期寿命近于五十岁,大约是法国一九○○年的平均寿命与几个世纪以前的法国人平均寿命的两倍),对抗寒冷与破坏者以后,于是我们变得在『打发时间』,发明行动电话、浴室垫、软体、冷冻蔬菜、发光的篮球。这些发明无法满足我们主要的需求。

在我看来,这样是很荒谬的,因为作为统领地球的物种,我们的存在只是为了舒适的生活,而目前的情况正是如此。」(参见L’avenir climatique, Seuil, 2002, pp.140-141.)或许有人认为这种说法显得夸大,但确实指出重点:我们的价值体系决定我们的选择。我们的文化资源与精神资源能够带领我们走向物质的堆积,或是选择过平衡俭朴的生活,例如对于短程路选择走路而不开车,选择和朋友在一起而不是盯著电视萤光幕。这些资源将使我们学习对抗气候的恶化,换言之,对于温室气体的排放,我们的「欲求」扮演著重要的角色…

我们的价值体系决定的不只是二氧化碳的足迹,同时考验我们面对新条件的调适能力,以及不同的准备、对抗、修复的能力,使得气候以较佳的方式得到改善。将这些能力与大家共享,运用智慧面对自然环境的变迁,对能源问题做出一致的决定,这都是我们必须共同面对变迁并回应的群体能力。

当我们思索文化与气候时,我必须强调最后一点:气候变化改变了全球文化,同时改变了我们对人类群体的归属感。气候变化的症结在于两个走向:一个是让我们见到一个真正的国际社会,或是相反地加深了「文明的冲突」。

全球治理的机运将维系在一个共识上:单一排放点将影响到全球,全球各国都必须在同时间致力于降低温室气体排放,否则全部的努力都将因为单一排放点而化为乌有。除了必须切实执行众国所接受的集体目标之外,我们别无选择。

气候变化导致自然资源的损耗,因此为了争取水与肥沃的领土隐藏潜在冲突,导致「文明冲突」加深的风险,同时又因「环境难民」的迁移而加剧。在这样的情况下,伴随历史、宗教与认同问题而来的冲突与反感与日俱增。总而言之,全球暖化早已成为各文化与国家是否能共存的一大挑战。



地方团体与都会群

随著工业革命而来的城市发展先在西方社会扎根,接下来遍及整个地球:今日大多数的人口居住在城市,一九○○年只有14%而已。其实,这并不一定是个坏消息:城市汇集了许多分析家,能够成为对抗气候变化的良地;大众运输系统、水资源净化、能源分配的制度化更见证这项事实。绿色建筑的实验设计将消耗的能源予以再生更是向前迈进了一大步。城市同时也是高速资讯交换、创造发明、群体讨论的地点,并使之往前推展。这一切都将取决于城市居民、为城市居民打造环境的决策者,以及认同城市的群体归属意识。由此可见,地方官的角色不可或缺。当我担任土鲁斯市长时,我必须为地铁系统更新奋斗,因为我相信这样的技术解决方案将使得街道畅通、空气洁净。

结果证明确实如此,于是反对声浪随之消散。市中心的规划、市中心与郊区的衔接,家庭垃圾的回收、分类、再利用,以及水道系统的改造……每次一出现新的问题,部份归属技术问题,部份归属政治问题,因为这些问题出现总是挑战著既得利益者与特殊意见者的两端,共同建立一个更亲善、更平衡与更人性的城市。这些考验著地方官的智慧,他们必须列出选项,告诉公民可供省思的素材,让大家明白如何在多样不同的观点中谋求「大多数人的利益」。我的当地施政经验告诉我,将赌注放在公民的反省能力,并开启公民的辩论空间永远不会错。城市民主化将使得城市能够承担自身的未来,将使得各城市团结一致,勇于肩负环境革新的计划。

一旦主要的问题能够被清楚地提出,并推出一项真正的选择方案,寻求大多数人的利益有时透过类似地方公民投票的形式完成。对抗气候暖化的战役有时需要民众自愿牺牲(开不开车、水费调整、选择某一项投资或舍弃某一项投资),或许这正是超越困境的好方法。就让城市公民正式地被充份告知,让他们列出优先顺序与价值观的先后选项,让他们知道自己必须承担选择的后果。


阿拉伯世界.对抗气候暖化的夥伴

现在我谈回对抗全球暖化的战役中阿拉伯世界积极投入的资源对于国际社会的贡献。请允许我引用一段蒙格梅瑞教授(Montgomery Watt)的话作为开始:

我们无法了解阿拉伯人的科学实验、思想以及著作涵盖的领域是多么广阔,我们知道若没有阿拉伯人,当时欧洲的科学与哲学无法如此发展。阿拉伯人不自足于承转希腊思想。他们是真正的接班人(…)一一○○年左右,欧洲人对于敌人──撒拉逊人的科学与哲学产生了兴趣,这些学科的发展已达高峰。欧洲人必须向他们所有必须学习的事物,然后才能将自己往前推进。

换言之,阿拉伯世界形同智慧、科学以及技术的宝库,当人们反思人与环境的关系时,能够动员运用之。此外,阿拉伯世界不局限于伊斯兰教,而伊斯兰教义已经能就这个主题为我们带来独树一格的哲学与神学省思。其起源基本上是一体(tawhîd)的原则,从而建立严谨的一神论,并确定被创造所有的组成部份最终一体。于是,人被创造是来加入社会生活与自然界,同时确认自己的本性。个人的生活、社会的生命与自然的生存都无法分而视之。
根据伊斯兰教的看法,人在土地与生物间发挥「辅佐」(khilâfa)的角色。人不是主人,只是受托人。随著这个观点而来:对于被创造的全体,我们必须以尊敬、公平与平衡的态度看待。伊斯兰教张显在刻苦、乾旱及不容许浪费土地上,它载有许多禁止浪费、对待动物与水管理的规定。

即使如此,阿拉伯世界与其他所有的文明一样,承载自然遗产衰退的责任,并非总是能够根据其原则采取行动。阿拉伯世界对于多数国家的经济领域扮演石油输出的重大角色,阿拉伯世界在全球任务中所付出诚挚努力常遭人质疑。从历史的角色来看,这样的质疑并非没有道理。但我必须强调现状正在改变当中:不少专家赞成将剩馀的资源精打细算,认为碳氢化合物并非唯一能源的来源,但自有别的工业用途。此后,我们不再处于石油与其他不同能源来源的「竞争」局面。

七月十三、十四日「地中海联盟」(Union for the Mediterranean)正式创立,在巴黎召开高峰会,给予世界新气象:地中海联盟推出新视角,从「具体的计划」出发。计划必须符合两项原则:首先是平等的夥伴关系,计划必须是由地中海南岸与北岸国家共同确立与提出;然后是几何连结关系,促使志愿国家能够为一项具体的计划齐聚一堂。

优先确定的领域如下:生态环境、再生能源、人民安全、教育、培训、文化。特别是目前正在筹拟「太阳能计划」,希望未来能在地中海岸南侧发展太阳能源产品。

地中海地区在环境议题上扮演先驱的努力并非是突有所感:为了更好地保护环境,一九七八年以来,地中海沿海国家通行一项公约框架的协议:巴塞隆纳公约。二○○五年,降低二○二○年地中海域污染的预期目标已经得到相关国家元首的支持。但这些创见并没有在今日得到真正的实现。地中海联盟提供了一个组织架构,先进的决策与创新的融资案方得以进行。

地中海是半封闭的海域,对抗污染的能力很弱:60%的沿岸城市直接排放未经处理的污水。不论是从城市地区或是农业区,内陆的污染随著河流排放到海中。工业排放的化学污染物不断在海洋生物体内累积。压力与日俱增:因为未来二十年中,地中海盆地的居住人口将多出一亿人。因此,彻底改变这个地区的环境管理模式迫在眉睫。如果阿拉伯世界与欧洲全体的夥伴关系能够成功出击,必能树立国际合作的标竿,同时也是阿拉伯国家运用其文化资源为全球团体尽贡献的典范。

附加的多媒体:
{rokbox}media/articles/2008speach-Baudis.jpg{/rokbox}

週一, 08 九月 2008

白色藏房

乡城的白色藏房,是全藏区最为独特、亮丽的民居,素有“白珍珠”之美誉。
走进乡城,除了颇具江南之韵的山水田园风光,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依山傍水的白色藏寨。晴朗的日子里,波光粼粼的小河蜿蜒蛇行于谷地,一座座白色藏房沿河散布,随意而自然地排成了村落。成片的藏房,错落有致,犹如一颗颗闪亮的珍珠,镶嵌在“康巴江南”绿色原野上,高原阳光普照……这一切都散发着家园故土的清香,弥漫着梦幻净土的色彩,让人如痴如醉,因此,白色藏房被称为乡城一绝和田园风光的灵魂。
白色藏房是乡城藏族人在康巴藏民居建筑基础上,融合汉族、纳西族等民族民居建筑特点修建而成,形成与康巴高原乃至整个藏区相比都独具特色的建筑风格和建筑体系。
关于白色藏房,乡城流传着动人的传说。相传心地善良、纯洁美丽的巴姆仙女看到乡城藏房的外墙黢黑灰暗,与乡城秀美的田园风光极不协调,仙女以虔诚之心向观音菩萨求得哈达般洁白的“白土”,沿着硕曲河畔的藏房播撒,随手撒下的“白土”,有的撒在了墙上,有的撒在河边的岩石上。落在墙上的,墙体立即变得雪白;落在岩石上的,就成了现在人们修筑新藏房用于粉刷的“白土”。 白色藏房将乡城山水点缀得明朗纯净。
走近细观,白色藏房形状统一,外墙内斜,内墙垂直,像个落地的楔子,整个形状似梯形,据说,藏房的形状起源于古吐蕃地域之方形。古吐蕃人都是香巴拉王国的后裔,他们居住在由各国组成的四方形大陆中央。在8—9世纪吐蕃的赞普时期,有一片奶湖平原,该湖象征一个女魔的心脏。为了征服女魔,使奶湖平原可以居住,第一位赞普聂赤赞布便沿着方形的奶湖平原,在女魔四肢上钉上钉子,在四面建起方形寺庙,最终将女魔降伏。后世吐蕃人坚信方形建筑可以镇邪驱魔,方形建筑外形便这样沿袭下来。经后人考证,这种方形建筑具有抗地震的作用。
白色藏房属土木结构,具有浓郁的地方特色。藏房墙体是用湿度适宜的普通泥土通过夯筑而成,一般使用年限可达上百年。室内由木柱支撑,房屋的大小,相应由柱头的多少决定,少的30根,最多的达到118根,柱子越多房屋越大。房屋建成后,墙体平整光滑,藏民用乡城山上特有的阿嘎土拌水搅成白色土浆,盛于茶壶等器具里,从墙头慢慢浇下,直到墙变白。这种白色涂料具有防雨水渗透的功能,不仅使墙体美观、防雨,更主要的是祈求吉祥幸福。据当地老人讲:相传每年往墙面浇注一次白色土浆,就相当于点一千盏酥油灯,诵一千遍平安经,带给藏家平安吉祥。所以每年传召节前一个月左右,乡城藏族人家,家家户户都忙着给自家藏房浇注白色土浆,如今,浇注白墙已成为乡城农牧民期待来年风调雨顺,吉祥如意的一种精神寄托。
白色藏房从传统的构造与分层来讲,一般有四至五层。
最底层为牲畜棚,作为养牛羊的畜圈,既可关牛、羊,又可储存越冬草料,堆积农家肥。
第二层为房屋主人居住区,分为客厅、厨房、经堂、卧室等相对独立的空间。
客厅和厨房最引人注目的是装饰独特的藏式碗柜、水缸柜和灶神图腾。藏式碗柜和水缸柜均选用上等松木制成,并雕有各类图案,这些图案既富传奇故事,又与宗教文化紧密相连。灶神图腾由精选的泥土塑成,图案丰富,寓意深刻。

附加的多媒体:
{rokbox}media/articles/LZ_whiteconstruction.jpg{/rokbox}

週一, 08 九月 2008

我的灵魂依托在乡城

常在高原的自然、历史和文化整体与个体生命的交融中游历,我的思想便有了灵魂和眼睛,每到一个地方,都会去寻找、去发现其独一无二的风格,不同的风格带给我不同的经历和感受,沉淀在心中,便成为我生命中的一部分。乡城也不例外。
最初对乡城的好感,源于它“一串佛珠”的诗意
名字,从名字中感受到的浓浓宗教气息让我浮想联翩……
走进乡城,我被乡城的活力所深深吸引,乡城的活力展现在各个方面。最让我痴迷的是两个领域:宗教和艺术,它们的蓬勃出乎我的意料,而宗教与艺术相遇,并完美结合在一起,成就了乡城与众不同的宗教艺术美。

交融的典范——桑披寺
无论在东方或西方,凡是宗教发展的辉煌时期,都会以艺术创造的方式表达出来,传达大多数受恩者心灵追寻的活力。在乡城,这种宗教与艺术的交融被发挥、演绎到极致,桑披寺堪称这方面的典范。

◆建筑、绘画、雕塑均出自民间艺匠
桑披寺建于清康熙8年(1669年),信奉格鲁教派。1811年该寺主持赤江活佛成为第九世达赖喇嘛的经师,1815年又荣登第六十九任“噶丹法王”宝座,从此,桑披寺在藏区声名远扬。
1996年桑披寺动工迁址至巴姆山鹿的同沙宫修建,2002年10月建成开光。
新寺的建筑在旧寺的原型上,参考和借鉴了拉萨三大寺、青海塔尔寺及理塘长青春科尔寺等藏区著名格鲁派寺院的设计规划,并结合乡城当地建筑风格修建,重点突出其建筑、绘画、雕塑之“艺术三绝”。
让我叹为观止的是,整个寺院的建筑设计、绘画、雕塑等均出自乡城本地民间艺人之手,正是这些来自民间的艺术家,用他们的智慧和天赋,打造了这座圣殿,使之成为美感与创意兼具的朝拜地和名副其实的艺术殿堂。

◆作品展现了民间艺术家深度的灵修层次
远眺桑披寺,寺庙依山而建,壮美辉煌,主色调为明亮的白、黄、红三色,与佛教传说密切相关:白色象征宁静、和平;黄色象征圆满、齐备;红色象征威严、力量。金顶在高原明媚的阳光下熠熠生辉,透出佛法的神圣和佛界的庄严。
如果说桑披寺的外观体现了宗教建筑超凡脱俗的美学意境,那么,它内在的华美精妙则让我领略到乡城雕塑、绘画等民间艺术巧夺天工、造化般的神妙工艺。
桑披寺的正门(东大门)极具藏民族特色,宗教艺术气息扑面而来,大门的门框是两根整木自下而上依次雕刻着“和气四瑞”“十二生肖”和被寓为“如意树”的罗布树枝,门梁上刻有虎、狮、雕、龙四宝兽,
姿态各异,栩栩如生,形象极为生动传神。
门顶中间一整块木雕雕刻的是一幅精美绝伦的唐卡,其色彩之艳丽,工艺之精致,令人拍案叫绝。这是一幅运用浮雕、镂雕、双层雕等高超技法雕刻而成的木雕唐卡,其构图讲究,技法精湛,形象地展示了佛教的基本教义与偶像崇拜之间的教理关系和身姿形态,形神兼备,具有强烈的宗教神秘感和艺术感染力。可以说这是我走遍藏区看到的最具创造力和想象力的木雕精品,其雕刻技艺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这幅木雕唐卡展现了民间艺术家深度的灵修层次,我敢肯定,这些艺术家对艺术的探索来自于他们心灵滋养的活力,正因为如此,有一种穿越时间和空间的力量震撼我的心灵,让我情不自禁放下一切,在这幅精典之作前沉思……

◆跳神坝古朴,正殿壁画生动
进入东大门,便来到跳神坝。这是桑披寺举行跳神仪式的场所,跳神也称为“寺庙乐舞”,是佛教一种镇慑妖魔,祈求风调雨顺,保佑四方平安的宗教活动仪式。每年藏历正月,即春节前夕,桑披寺都会举行规模宏大的跳神活动,届时乡城百姓从四面八方汇集到这里,热闹非凡。
跳神坝地面用黑、白两色鹅卵石砌出了佛教条纹“喜旋珠”及“吉祥边围图”,既天然纯朴,又别出心裁,将自然与宗教、艺术结合得天衣无缝,这是民间艺术家返朴归真的美好心愿。
穿过跳神坝,便是气势非凡的正殿,正殿坐西向东,前低后高,犹如一把稳当的椅子。殿高6层,上覆金顶,光彩夺目。正殿外墙沿袭寺院红色柽柳领墙的佛教传统,左右两边各四扇窗则为典型乡城特色。
沿石阶而上,进入正殿,正殿底层占地2001平方米,有280根柱子,可同时容纳5000余人盘坐颂经,正殿以其超大的规模,精致的装饰及恢宏的气势赢得“康巴第一寺”的美名。正殿墙上绘满藏式壁画,这些壁画取材于佛教活动和佛经故事,有“四大天王”“生死轮回图”等,用笔工细,着色艳丽,形象逼真生动,线条明快流畅。其尺度,构图、描线、色彩均与佛经有关内容相吻合,在我看来,这些出自附近热宫村民间艺人之手的壁画,传达出一种个人的追寻,来自于深层与丰富的内在生命,民间艺术家将他们对宗教的虔诚通过绘画的方式表达得淋漓尽致。

◆拥有全藏区最大的四尊檀香佛
桑披寺拥有全藏区最大、最昂贵的四尊檀香佛,这是桑披寺的特制佛像。所谓檀香佛,就是用檀香制成的佛像,其塑法是先将上等檀香碾成粉末,与特殊药物混合成塑泥后,才开始塑像,佛像塑好镀金涂银时,将祖母绿、金刚石、珊瑚、玛瑙、珍珠、松耳石、翡翠等奇珍异宝镶嵌在佛像上,檀香佛价值连城,其制作工艺要求特别高。桑披寺的四尊檀香佛分别为正殿左边的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右边的白伞盖佛母,正殿中间铜雕佛像前的赤江活佛塑像及第二层护法殿中间供奉的桑披寺护法神“事业王”。
除檀香佛,桑披寺还有绿度母、弥勒佛、宗喀巴三师徒、释迦牟尼、文殊菩萨等铜雕佛像,以及降魔金刚、密集金刚、大威武金刚、普明大如来等泥塑佛像,这些佛像工艺精巧,造型自然完美,神态刻画惟妙惟肖,服饰衣褶既简练流畅,又富于质感。展示了乡城雕塑高超的技巧。

◆建筑规模宏伟却无设计草图
经过二层的护法神殿,看过三层的“祥麟法轮”和神鼓阁、法号阁,我上到金顶,金顶包含四、五、六层。桑披寺的金顶金光闪耀,气势磅礴,可与西藏大昭寺媲美,这是因为桑披寺的主持赤江活佛曾担任过西藏噶丹赤巴而特赐的,以示尊荣,金色光芒中包含的神圣与高贵,令人肃然起敬。
由远到近,由外到内,由下至上参观了桑披寺后,我对桑披寺的建筑设计充满好奇,这样一座规模宏大,气势庄严,金碧辉煌的寺院是如何设计完成的呢?当我提出想看看设计图纸时,却被告知桑披寺的修建没有任何设计图纸,整座寺院完全按藏式建筑的结构体系和形式构建,在平面布局、立体造型、材料选用上奇特考究,其建筑品味和美学架构所呈现的宗教与艺术相交融的手法,是一种风格上的追求和探索,在乡城寺院的建筑史上称得上是一个创举,代表了乡城寺院建筑艺术的最高水平。众望所归的桑披寺的确值得每个乡城人引以为傲。

交融的延伸——从寺院到民间
当我走出寺院,走进乡城的村庄和普通百姓家,我发现,在乡城,宗教与艺术的交融并不仅仅局限于寺院,它从寺院延伸到民间,无处不在,无时不在。

◆村民盘坐念经,同感心平气阔
在色尔宫村,我恰好遇到村民们在村里的经堂里念哑吧经,经堂塑有菩萨,摆有香炉、净水、铜碗、铜灯、经书,壁上画有佛像,挂着唐卡。数十位村民在经堂四周依墙而坐,上至白发苍苍的老人,下至十几、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他们数着佛珠,摇着转经筒,在八位喇嘛的带领下颂经。念哑吧经期间,念经者自我节制饮食,一天两夜不吃任何东西,彼此之间不说一句话,使头脑集中精力,排除杂念,只在心中默颂佛经,其目的是通过自己的苦行,感动菩萨,保佑家人、牲畜平安。他们脸上的庄重、宁静和安祥,让我心生感动,在感受到这种发自内心的和谐美的那一瞬间,我的双眼湿润了……这是一种不被任何琐事所干扰,产生于内心的平静与和谐,蕴含着坚定不移的信念和力量。此时此刻,我感觉一股平静的暖流涌遍全身,让我不由自主地与他们一起默念佛经。这种别出心裁的宗教与艺术交融的表达方式,使我的心情象流动的水,到了开阔地带,在静的心境之中,一切都变得宽广,辽阔起来。

◆经堂是精神寄托之处
乡城百姓家,每家每户都设有经堂,经堂是藏族人家中最神圣的地方。经堂雕梁画栋,装饰华丽洁净,正上方设佛龛,内置泥、铜佛像,唐卡等,佛台上摆放着供灯、供品,并收藏有以大藏经为主的各类经书,是家庭举行佛事活动的场所,也是家人念经修佛、磕长头的地方,相当于一座小喇嘛庙。在这样一个酥油灯闪耀,檀香轻烟飘绕的空间里,再紧张忙碌的人,都能体会到平静的情绪逐渐扩展到全身的感觉,在经堂,不仅能寻找到内心的平静,也能给自己带来力量和勇气。当人与佛面对,精神便有了寄托,心灵也得到慰籍,人的思想、情绪和精神都达到一个最佳状态, 心里便有种温暖像酥油灯光一样弥漫开来……
此外,乡城藏族人家的客厅、厨房也装饰得极富宗教气息和艺术之美。其中最具特色的是藏式碗柜、水缸柜和灶神图腾。
藏式碗柜藏名叫“甲丹”,即汉柜的意思,因这种碗柜的制作和雕刻由一位手艺超群的汉族木匠首创而得名,藏式碗柜用上等松材制成,刻有龙凤呈祥,和气四瑞及各类飞禽走兽、花草树木等,.精雕细琢,匠心独运,妙不可言。

◆水缸与火灶是家庭圣地
在藏族人心中,水缸和火灶是两个不容亵渎的圣地,依附有水神和灶神,所以水缸柜和灶神图案,也成为藏族人家中最重要的两个部份。
水缸柜是储水的地方,图案与宗教文化密切相关。雕刻微妙精细,造型古朴,线条柔美,水缸柜里置放着一两个巨大无比的储满水的铜缸,上面挂着几十个大大小小的铜瓢,上层隔板摆着四五副铝锅,以示富有,也求吉祥。
灶神图腾由精选的泥土塑成,算得上是泥塑精品,图案有财神爷、长寿佛、吉祥八宝图等。不管主体佛像怎么变,猫的图像是必不可少的,猫因灭鼠护教劳苦功高,被视为“护教功臣”,在乡城人心中具有崇高地位,在乡城,如有不法之徒杀了猫,就会以杀害高僧大德之罪论处。

◆家居装饰五彩缤纷
除了千姿百态的各类图案,乡城人绝不吝啬家中的色彩,振奋的红;自信的橙;愉快的黄;豁然开朗的绿;平和轻松的蓝,五彩缤纷,应有尽有,这些自然真实并令人愉悦的色彩令人舒畅快意,让人置身于生命中最美的时光,感受生命的美丽,尽情享受生活带来的乐趣。人居环境总会对人的身心造成积极或消极的影响,乡城人的家居装饰反映出乡城人的生活情趣和乐观心态。美好而富有艺术感染力的家居环境带给人欢欣如意,即使一个人独处,也不会感到孤独。在乡城,美不是奇迹,美是宗教与艺术交融的结果,这种美早已融入到平凡的生活中。乡城人仔细呵护这种交融,并将其发扬广大,形成独树一帜的乡城风格,以其最佳面貌面对世界。

交融的形成——天时地利人和

◆手工艺人倍受尊重
游走乡城,感受颇多。乡城底蕴深厚的藏文化,滋养了这方水土这方人,而藏传佛教又是藏文化的灵魂,乡城和我到过的其他藏区一样,全民信仰藏传佛教,在这里,宗教信仰渗透到生产、生活的每个角落。在藏族五类知识学科,即五明中,就有专门讲述包括金银铜铁木石等制造工业、绘画雕塑、建筑等知识的工巧明,藏传佛教对手工艺的重视让服务于寺院的手工艺得以存在并得到发展,为寺院和民间服务的手工艺人,在社会上倍受尊重。藏文化激发了这些民间艺术家创作的灵感和激情,藏传佛教赋予艺术家们创作的源泉和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创作素材。来自民间的艺术家们,深受佛教文化的熏陶和洗礼,不仅如此,艺术家本人及他的家庭与寺院也存在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极有可能他亲如手足的兄弟就在他所服务的寺院中当喇嘛,正是这种与宗教、寺院密切相关的生活体验,使得艺术家们能够得心应手将宗教与艺术完美结合,并将这种交融从寺院延伸到千家万户。

◆“恰到好处”的美与生活融合
乡城海拔2856米,夏无酷暑,冬无严寒,气候宜人,物产丰饶,百姓丰衣足食,素有“康巴江南”之美称。乡城百姓有足够的时间、精力和闲情逸致追求美并欣赏美,在宗教文化耳濡目染中成长的乡城人,对艺术有其独到的见解,他们没有将宗教与艺术截然分开,而是将两者巧妙地结合起来,在他们眼里,艺术并不是那么高高在上,可望而不可及的,宗教与艺术就是这样客观地存在于他们的生活中,如他们每天离不开的酥油茶和糌粑一样。进入乡城,犹如进入一个神话般的王国,无论在寺院或民间,乡城人总是将有益于我们心灵、健康和精神的最美的一面展现在我们面前,他们清醒地认识到这些美适合于他们,这种“恰到好处”的美实在是一门真正的艺术,把美纳入每天的日程,想方设法把宗教和艺术融入到平凡的生活中,这是乡城人的生活技巧和法则。乡城百姓对民间艺术家的创造和劳动的珍惜,对美无尽的渴望和期待,又成为民间艺术家们创造美的推动力,使民间艺术家成为探索者,不断进取,提高和完善自己。

◆文化多元并蓄,环境得天独厚
乡城地处川、滇、藏三省区的结合部,历史上, 乡城本地藏族曾与蒙古族、纳西族、汉族等民族融和,多种文化在这里相互碰撞、相互交流、相互吸纳融合,使乡城文化在具有康巴文化共性基础上,形成其多元化,包容兼蓄的本土特征。在乡城,我注意到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那就是寓意藏民族“以和为善”处世原则的信物图——大象、灵猴、兔子以及吉祥鸟的“和气四瑞”随处可见。在寺院,在村里的经堂及若干户百姓家,我都看见它们的身影,可见和气四瑞在乡城人心中的地位,从中我看到乡城人那颗包容的心,或许正是这种包容,才让乡城的宗教和艺术交融得如此完美。
得天独厚的自然和地理环境,是上苍对这块土地的恩赐、眷念和厚爱,正是这样的天时地利人和,使乡城宗教与艺术的交融,达到一种良性循环,艺术因宗教而存在,宗教因艺术而美丽。宗教与艺术相会,更新了乡城的艺术风貌,同样也为乡城的宗教景观带来新的气象,新的活力,使原本单调的宗教建筑看起来耀眼夺目,发挥和张扬了宗教建筑所带来的美感。乡城的整体形象由各个方面组成,其中,宗教与艺术的交融对整体形象产生很大影响,正是这种交融,使乡城整体形象得到完善。
交融的结果——从环境到心灵
宗教与艺术的交融,在美化乡城环境的同时,也美化了乡城人的心灵,成就了乡城人充满活力和自信的风采。这种如鱼得水的交融给乡城人带来前所未有的自信,使乡城人变得勇于尝试,把美化自己的生活作为提高士气的一种手段,建立起对自己生活的正确评估,并根深地固树立起这样的观念:尽可能给自己的生活环境带来美。难能可贵的是,在美化环境的同时,乡城人也在美化自己的心灵,我在乡城所接触,所感受到的不只是优美的环境,还有乡城人美好的心灵。

◆“笑宴” 展现人性真实面
透过别具一格的乡城“笑宴”,我看到乡城人如水晶般透明的心。笑宴是一种让我忍俊不禁的娱乐方式,诙谐幽默,为乡城藏民族所独有。所谓笑宴,就是人们在劳作、婚庆、聚餐、休息时,只要三五成群聚在一起,就会相互取笑,其笑料来自对各自的容貌、行为、过失、隐私等的嘲弄,每个人都使出浑身解数,从口中蹦出一串串生动、形象、鲜明的爆笑言语,让人捧腹大笑,除举行婚礼的新郎新娘,任何人都可能成为被取笑的对象,这种场合,无论是长辈,还是贵客,被人拉进笑宴品头论足,说长道短,甚至被抖落隐私,揭露老底,绝不能恼羞成怒,面露不悦,只能一笑了之。否则,你将一生背负心胸狭隘,脾气古怪、自以为是等诸多恶名,失去人们的信任和尊重,众叛亲离。笑宴展示了人性最真的一面,一方是口无遮挡,事事敢说,另一方则是宽宏大量,胸无点滴怨仇,让我们感受到乡城人的爽朗直率和豁达大度。这是发自本性纯真的流露,笑宴培养了乡城人乐观开朗的心态,自觉或不自觉地规范和约束了人们的行为,人们做事总会三思而后行,以免笑宴时被人抓住把柄。

◆乡城人的幸福写在脸上
时至今日,乡城笑宴所带来的欢声笑语还回荡在我耳旁,让我时时感受到乡城欢乐温馨和睦的氛围。这样的环境和氛围净化了乡城人的心灵,升华了乡城人的精神,使他们有了一种自然平和的风度。乡城人之所以尊重和崇尚宗教与艺术的交融,是因为这种交融不仅使他们的生活变得多姿多彩,有滋有味。更重要的是这种交融的美好与和谐激发了他们体内的积极因素,令他们充满自信,身心愉悦。乡城人身上透出的自尊自信和从容不迫,使我坚信不管遇到怎样的困难和压力,乡城人都会从容面对。乡城人将洞察力、智慧、慈悲、幽默、柔软、旷达和自在充满他们每天的生活,所以他们的生命充满美妙、爱心、安祥、快乐和喜悦。我眼中的乡城人,喜笑颜开,神采飞扬,无论男女老少,个个脸上洋溢着幸福感,好像人人都在欢度幸福时光。他们欢笑,他们放歌,他们将对生活的满足全部写在脸上,灿烂的笑脸让我也分享了快乐和喜悦。在阳光灿烂的日子,走在乡城的大街小巷,与迎面而来的相识或不相识的人擦肩而过,总会自然而然地相视一笑,彼此感应着心的和谐,感应着阳光的温暖。当一个人感到自己活得很光彩的时候,就会觉得步履轻快,一切阻力都可由于他的活力迎刃而解。整个人会由内到外散发出一种美丽,这就是乡城人的真实写照。


交融的坚持——从旧寺到新寺
在深切体会和感受乡城宗教与艺术的交融中,我一直被一种精神所深深打动,这就是乡城人浸透在骨头里、流淌在血液里的坚韧不拔和持之以恒。正是这种精神决定了这种交融的程度。没有这种精神,没有这份坚持,就不会有今天的桑披寺,也不会有今天的乡城。新旧桑披寺向我们张扬了这种精神,验证了这份坚持。

◆在旧寺的宁静中与历史对话
看过宏伟壮观的新桑披寺后,我来到旧桑披寺,与新寺的门庭若市相比,旧寺显得有些冷清,但这样的清静正合我意,寂静有时能产生智慧,让人看到明丽的苍穹……它能让我一个人沉静思考,清理思绪,平和心态。天地万物的规律发生于平静,最后仍以平静结束;人的心境起始于平静,最终仍归结于平静。因为这份平静,我可以用心跟历史对话,用心解读新旧桑披寺。
旧寺虽没有新寺的辉煌、华丽和精致,但它的深沉、厚重和沧桑同样令我刻骨铭心,历经风吹雨打的斑驳老墙和褪色门窗,以及锈迹斑斑的铁锁,无一不在向我诉说着桑披寺久远的历史和历经的磨难。历史上的桑披寺曾数次被毁,数次重建,其中历经的艰难困苦,超出常人的想象,没有一种精神的力量,没有锲而不舍的坚持,不可能承担起这样一次又一次重建的沉重的历史使命!在桑披寺的重建中,英雄豪杰辈出,其中以打家劫舍重建桑披寺的布根统领最为著名,布根统领充满传奇色彩的故事在乡城家喻户晓,直到今天,乡城人谈起布根,仍是滔滔不绝,眉飞色舞。
在这里,我寻找到一个最佳角度,拍摄到一张让我百感交集的照片,蓝天白云下,近处历经沧桑的旧寺和远处金碧辉煌的新寺遥遥相对,其强烈的对比让人触目惊心,历史在这一刻被凝固,从旧寺到新寺,从昨天到今天,桑披寺经历过怎样一个漫长过程,走过怎样曲折一段路,全部浓缩、定格在这样一张照片中,让你慢慢去思考,去品味照片之外的东西。

◆精神的力量串联昨日、今日与明日
此刻的我,对乡城人充满敬意和感恩之心,他们在修建了宏伟壮观的新寺后,仍原封不动保留了旧寺,为子孙后代,为远方的游客,留下这段尘封的历史。与都市改造中认为建造新的就必须毁掉旧的人相比,乡城人的确是智慧而明智的。
无论是从旧寺遥望新寺,还是从新寺遥望旧寺,我们都会有同样的感觉——回顾历史,展望未来。过去和未来是两个纷繁的梦,盛装了太多的爱恨情愁和五彩的思绪,真正能保留的,是有生之年对时空片段的记忆。而精神的力量串联了昨天、今天和明天,使得新旧桑披寺也成为生命的体验和延伸。

◆乡城是一本精彩的书
行走高原,不是想做一个走马观花的观光客,而是想成为一个真善美的追寻者,寻找心灵的感应和快乐,充实和提升自己的精神世界,让生命活得简单而纯粹。乡城浓厚的人文艺术色彩和人文素质,满足了我内心的希望和渴盼。对我而言,走进乡城,仿佛翻开一本精采的书,在书中,我看到生命最美最真最本质的东西。身为艺术的爱好者、追求者、享受者和探索者,乡城之行,不仅是我的艺术之旅,让我充分感受到宗教与艺术交融的独特魅力,更是我的心灵之旅和发现之旅,为我的心灵打开另一扇门,让我看到更多风景以外的东西。在乡城的所见所闻,所想所感,充实了我的人生和阅历,这样的感受和经历,让我的思想得到升华和超越,使我受益终生。乡城人坚韧不拔和持之以恒的精神成为我穿越尘嚣的灵魂依托,让我更加坚定自己的信念:只要行走,就会发现并拥有着,这是幸运也是幸福!感谢乡城,教会我以艺术的眼光重新审视和打量这个世界,让我感受到世界的单纯和美好,并学会像乡城人那样以积极乐观的心态去面对人生和未来,心境变得平和怡静,沉静的境界犹如地阔天空。
乡城之所以魅力十足,是因为其丰厚深遂的自然和人文资源使得风景这边独好,更重要的是在这里有一种激励人心,催人奋发向上的精神力量,姑且让我把它称为“乡城精神”吧,正是这种精神,成就了乡城宗教与艺术的交融,而通过交融的延伸,不仅仅成就了桑披寺、笑宴,还成就了白色藏房、疯装、和乡
城歌舞…这种激励人心的乡城精神,是乡城给我最大的启示和收获。

附加的多媒体:
{rokbox}media/articles/LZ_spiritualhouse.jpg{/rokbox}

週四, 28 八月 2008

Beichuan, 100 days after

Pictures taken by Liang Zhun in Beichuan, epicenter of the Sichuan earthquake, one hundred days after the seism, during a ceremony for the dead.

週二, 25 三月 2008

Time and Numbers

In the dusk of early summer days, the ’Light of the Sun’ spreads its magical power upon the busy city during rush-hour time. The whole urban life is bathed in sun rays. Regardless of the human activities, the busy traffic or the senseless height of the skyscrapers, the sun light is travelling from one corner of the city to another.
Light, you always travel hand in hand with the sounds of the city: sounds of cars speeding up, rustling sounds of the branches, busy paces of people commuting to work...With a touch of light, you empower every creature amd object on your way

Day after day, night after night, you come and go, again and again. Your routinely constant visit, however, is neglected. The public has ignored you; the city has forgotten you. But this will never stop you from your coming back again and again. Your warm presence, witnesses everything, caresses everything.
You follow the tick-tack-tick-tack of Time. It is this senseless, at a first sight, tick tack which connects places, signs, symbols and people. Light, you lead time, and you aroused the awakening of my Soul, and your power is reflected in the depth of my eyes.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tories/austin_chang_thumb.jpg|}media/articles/Austin_rhythm.swf{/rokbox}

週二, 25 三月 2008

時間與數字

你或許會在某個初夏傍晚看見:彩霞映照在雲絮上,使整座城市籠罩於一片魔幻。繁忙與喧囂的元素流動著,往返不息,幽暗中透露著些微線索,光的碎片灑落在生鏽的鐵杆、行道上的水漥,或是大廈整面玻璃上。光的影子太過可愛,沒有人願意將其碎片抖落衣肩,亦無車輛輾碎橫亙於斑馬線上的大塊光斑,整座城市就任由零星的光任意玩耍,從金黃的葉末上一躍而起,往下一個冒險啟程。

光的旅程,是跟隨聲音進行的。親暱微潮的南風潤過樹梢,碎片們婆娑起舞;車輛的低鳴靜止時,人群默默跟隨光的符號跨過長長的路。無意間,你在返家前順道晃過河濱,仔細分辨著每聲水流的差異,並比較其粼光的不同。縣市交界的橋下,光隨著沉沉的巨響延伸,最後消失於無形。

於是你一步步地將這座城市解構了,在光線與聲音所及的範圍,複雜的城市沉潛許多規律的流動,彼此穿梭呼應,不間斷地寫下各式旋律。

從昏暗中甦醒,再度回到車水馬龍之中,卻驚訝於人群已踏著同調的步伐、戴著同一種面具、重複各種行為。群體遺棄了你,城市遺棄了你,於是流浪成為最後的途徑。在景物依舊的異地,你重新觀看每棟建築、每種個體、每件物品、每條道路,像看著曾經熟稔卻略顯陌生的朋友,試圖找到你能夠辨識的蛛絲馬跡。

耳邊傳來一段簡單的音符。時間到了,它如此敘述著。你赫然發現,時間的規律,不具意義的清脆滴答聲,牽動著空間、牽動符號與人,以及每段旅程的開始與結束。從早到晚,整座城市隨著這聲響流動著。

因此你明白了,自己從人群中離去,是為了踏上這漫長的旅程。引領的光,混著靈魂,閃爍在深邃的眼瞳中。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tw.jpg|}media/articles/Austin_rhythm.swf{/rokbox}

週二, 25 三月 2008

The Dizziness of Sound

On that day, I walked up the stairs a bookstore situated in the basement of a building. The afternoon sun made me feel dizzy. It seemed to me that something was awake, and sensational images were crossing my mind: you and I sat on top of the bus racing along the freeway. We held our hands tight though we did not sit very close to each other. None of us knew what would follow, and the distance gradually melted away....Now, I can still remember that pale and wonderful way we passed by.

"I am used to going astray.
Every path leads to its destination.
Our joys, our sorrows,
Are all the toys of a will-o’-the-wisp."

──Winterreise(Winter Journey), poems by Wilhelm MŸller, music by Franz Schubert

Attached media :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en.jpg|}media/articles/Chi_rhythm.swf{/rokbox}

週二, 25 三月 2008

拿著相机的DJ

我十九岁时决定来台湾。因为喜欢电影,看了很多不同国家的电影,而且侯孝贤的电影风格很吸引我,我就来到台湾念电影。到现在,不知不觉也快六年了!
在香港时,我根本连什么是光圈、快门都不懂。来台湾之后,在课堂上学到摄影的基本概念,才慢慢开始拿起相机拍照。
我并不是一个专业的摄影师,我连一台自己的相机也没有,我只是对构图、光线、光圈、快门有些概念而己。我坚持用底片拍摄,因为我觉得用底片拍出来的东西比较有生命力。对我来说,如果一卷三十六张的底片能拍出四到五张不错的照片,已经令我很满足了。
拍照或拍片,其实是在用不同的形式去说故事。对我来说,摄影中最美好的经验是,拍完之后把底片拿去冲印,然后等待结果,最后出来一些意想不到的Good Capture,就会让我兴奋好一阵子!
我也是一位DJ。我选择音乐,通常是看自己的心情跟当下的气氛。我拍照时所选择的画面构图,也一定跟当时的心情和气氛有关。拍影片也是一样!
如果要我用一首歌来表达今天的心情,我会选Norah Jones的”The Story”,这是一首很有电影感的歌,歌词的第一句真是深得我心:”I don’t know how to begin, Cause the story has been told before.”

01
在破旧的渡船上大家看似心事重重,每一张脸孔底下可能都藏著一段可歌可泣的故事,刹那间回到了七十年代,同样的场景,同样的人物,这时候,台湾是美丽的宝岛,带著墨镜的大叔耳机听著广播,正在播放著邓丽君的《小城故事》。

02
尽管时间跟人物已经改变,但是同一个地方还是在上演著同一样的故事,他坐在摩托车上,等待渡船把他载到对岸,他下班回家,家里等著他吃饭,他在烦恼著什么?小孩子的未来?爆涨的物价?还是在想著没法忘记的悲伤回忆?三十年前的今天,他跟他美丽的女伴在放著曼波的舞池里快乐跳舞。

03
时钟停在十一点零六分四十七秒已经不知几年,但岁月还是不断无声的流走,人们还是每天坐著渡船来回奔走,这个停止的时钟在诉说著许多小人物的故事,我想像著Bob Dylan的歌飘散在充满海水味道的空气之中。

04
会不会有机会把这张照片送给这一家人?那时候小女孩已经长大,父母已经年老,他们还记得这个夏天,女孩记得父母牵著她的手,爸爸的手很大,妈妈的手很温柔,陈明章的《岁月的船》说著一个这样的故事。

05
爱情的美好令人觉得自己是世界的中心,海浪跟阳光都为我们的爱情喝采,就像Frank Sina-tra的情歌,这时候我们相信一切都是永恒的。

附加的多媒体: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cn.jpg|}media/articles/Kit_rhythm.swf{/rokbox}

週四, 20 三月 2008

The rhythm of a city’s breathing

Rhythm is breathing, a regular movement which races sometimes; it is a form of ebb and flow in which appear and grow instants and atmospheres that we can all measure…

Rhythm can also be produced on purpose in order to synchronize several independent systems: in a musical composition, rhythm indeed unites instruments allowing thus the development of an indivisible and organized whole. Just as a city and its inhabitants.

As a matter of fact, what exactly is the rhythm of a city? It is this mechanical, though complex, movement which forms the crowds or which empties spaces; rhythm also plays with openings and closings, with green and red lights, fast and slow transportations, encounter and loneliness. Rhythm is like a set of time pieces which contribute to draw the city’s figure: it is a great coordinated movement which allows everyone to find one’s own place in the ensemble. A city’s breathing just comes from this rhythm… Furthermore, a city’s breathing is neither an abstract phenomenon nor an imperceptible feeling. It is plainly possible to capture and to illustrate it through the emptiness or the fullness of spaces where people are waiting, walking and crossing each other. Everyone is governed by the rhythm of one’s environment which can be translated into different attitudes and positions.

I have tried to depict a city’s breathing by emphasizing the signs that show how people subject themselves to the great rhythm of the city, how they are part of its breathing, just like notes are part of a global melody.

All photos taken in Taipei (2006-2007)
--------------------------------------
Other photos by Hubert:

Attached media :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en.jpg|}media/articles/hubert_rhythm.swf{/rokbox}

週四, 20 三月 2008

城市在呼吸

节奏就像呼吸,是一种规律的动作偶尔却也可能乱了步骤,就像是在生命缝隙中完成了涨潮、退潮的形式,从此获得了生机,也得以在当下、每一个时刻及所有个人可以成就的环境下绽放生命光彩⋯
节奏也有使数种各自独立系统同步进行的作用⋯就像在作曲的过程中,便是以节奏来结合所有乐器,如此一来,才得以组成一首缺一不可、有条不紊的完整曲目。有点像是城市和城市中居民的原理⋯
然而,城市的节奏是什么?这机械式且复杂的转动聚集了人群也净空了场地,是一连串在当中不停上演的开门打烊、红灯绿灯、通畅阻塞的交通状况、相遇孤寂⋯等戏码,就是这座无形的钟造就了整个城市的面貌。这项大规模的协调运行,让每个人得以在群体中找到立身之地。也就是这节奏孕育了城市的呼吸⋯城市的呼吸并非抽象且不可捉摸,我们仍能以各式各样的空间概念来表达:或是空无一物或拥挤不堪的空间、或是从空间所等待或变动的人事物,这些与城市互动下所产生的节奏从生活步伐与态度中早已一览无遗⋯
我想要表达的就是城市的呼吸。透过一些蛛丝马迹,我看到了人们屈服在牢不可破的城市律动下,如今,他们跳脱了一成不变的吸气、吐气,就像在一首城市旋律中跳跃的音符⋯

(本次刊登作品皆于2006-2007年间在台北街头所拍摄)

附加的多媒体: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cn.jpg|}media/articles/hubert_rhythm.swf{/rokbox}

週四, 20 三月 2008

城市在呼吸

節奏就像呼吸,是一種規律的動作偶爾卻也可能亂了步驟,就像是在生命縫隙中完成了漲潮、退潮的形式,從此獲得了生機,也得以在當下、每一個時刻及所有個人可以成就的環境下綻放生命光彩⋯
節奏也有使數種各自獨立系統同步進行的作用⋯就像在作曲的過程中,便是以節奏來結合所有樂器,如此一來,才得以組成一首缺一不可、有條不紊的完整曲目。有點像是城市和城市中居民的原理⋯
然而,城市的節奏是什麼?這機械式且複雜的轉動聚集了人群也淨空了場地,是一連串在當中不停上演的開門打烊、紅燈綠燈、通暢阻塞的交通狀況、相遇孤寂⋯等戲碼,就是這座無形的鐘造就了整個城市的面貌。這項大規模的協調運行,讓每個人得以在群體中找到立身之地。也就是這節奏孕育了城市的呼吸⋯城市的呼吸並非抽象且不可捉摸,我們仍能以各式各樣的空間概念來表達:或是空無一物或擁擠不堪的空間、或是從空間所等待或變動的人事物,這些與城市互動下所產生的節奏從生活步伐與態度中早已一覽無遺⋯
我想要表達的就是城市的呼吸。透過一些蛛絲馬跡,我看到了人們屈服在牢不可破的城市律動下,如今,他們跳脫了一成不變的吸氣、吐氣,就像在一首城市旋律中跳躍的音符⋯

(本次刊登作品皆於2006-2007年間在台北街頭所拍攝)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tw.jpg|}media/articles/hubert_rhythm.swf{/rokbox}

週四, 20 三月 2008

光與影的雙人舞

對我而言,「律動」這存藏於世界各個角落。無論我們是靜止或是做任何事,世界的律動並不會因此而停止。我喜歡從光與影的變化來觀察世界:是「光」讓大海和藍天產生了對話,是「風」讓海水與雲系產生了互動,使的天與地造就出了一個沒有邊際的美麗影像,我對此深深著迷。當飛機跨越天際,在天空中鋪下棋盤般的一道道線條,就像在和城市說著:「我們來一場遊戲吧!」陽光在空氣中鼓動著,同時也述說著這個城市活躍的企圖心。
光線在城市裡來回穿梭,照映在陸上街角來回的人群,形成了一道道黑色的影子,為這個城市表現出了閃爍變化的圖像。在充滿新一代商業文化的街頭,如同刺眼的陽光映在群眾的步伐上,尖銳卻又顯得從容不迫。也許我愛上了這個城市,它帶著時代前進的步伐,引領著人們進入時尚的脈動。而警車閃爍著紅白燈光,倒映在人們的臉龐,又讓整個城市瀰漫在一種緊張的氣氛中。
光與影的變化帶動了整個世界的生生不息。無論是在何時何地,無論發生任何事,我們是靜止還是移動著,這個世界的律動是不會停下來的,這是我這幾張照片所要表達的。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tw.jpg|}media/articles/Andy_rhythm.swf{/rokbox}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六月 2019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目前有 3201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