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出賣」的台灣農地

by on 週五, 02 九月 2011 評論

─「土地徵收條例」的圈地陷阱

台灣的糧食自給率只有31%,但「土地徵收條例」卻以開發之名,不斷將農地變成建地,將生機轉為投機。

土地淪為政商炒作標的

2010、2011農民連續兩年夜宿凱道要求修改「土地徵收條例」,引起台灣社會對於政府濫徵農地問題的關注。根據農委會統計,近年農地徵收的原因有兩大類,第一類是擴大或新訂都市計畫,例如竹南大埔;第二類是開發工業區或科學園區,例如中科四期。但依政府統計,台灣都市計畫的計畫人口數在2009年已經超過2500萬人,比台灣實際總人口還多,全台也還有超過2600公頃工業區及科學園區土地閒置,政府卻仍不斷以開發都市計畫或工業區名義強徵民地,顯示政府徵收農地,並不是為了工業及都市發展的需求,而是受到土地投機資本的驅動。土地投機利益並非生產性的利潤,而是透過土地徵收、透過地目由農地變為建地,再轉手以獲取利益。

 

政商為了土地投機利益,四處浮濫圈地,但農地、農業與農村的價值,是越來越被世人重視。糧食生產被視為農地最重要的功能,2009年台灣的糧食自給率大約只有31%,表示台灣高度仰賴糧食進口。但近年來因全球人口成長、新興國家的經濟成長、糧食穀物轉向生質能源、氣候變遷、石油價格上漲等因素,導致世界糧食供需不平衡。特別是石油產量減少與油價上漲,未來將使全球糧食貿易量大幅縮減,高度仰賴糧食進口的國家也將面臨極大的威脅,因此保護農地,維持農業生產,提高糧食自給率,應是台灣的當務之急。

 

農地存在多元價值

歐美國家於一九八○年代起開始反思,他們認為糧食生產並非農地的唯一目標與價值,強調農地多功能的觀點,肯定農業與農地的經濟生產、環境生態與社會文化等多元價值。地景學者Müller and Burkhard提出農地具有:一、供應功能;二、調節功能;三、棲地功能;四、文化和寧適功能。也就是說農地除了生產糧食外,還可以調節微氣候,同時也是許多動植物的棲地,並且承載農耕文明的傳承,更是許多人身心的故鄉。

 

另外,農業也具有吸納就業人口的社會安全瓣功能。農業生產從種植、加工到運輸、販售等各環節,都提供許多低技術門檻的就業機會,讓就業人口不只是回到農村暫待,而是透過小農經濟讓失業人口有效轉到農業部門去。中國學者呂新雨在〈新鄉土主義,還是城市貧民窟〉一文中就指出,像菲律賓、印尼等國,某種程度是因為農村已經破敗,才導致都市地區有規模龐大的貧民窟。換言之,一直以來我們認為「發展」就是要建立都市,現在卻該思考是否要維持某種程度規模的農村來平衡都市發展。

 

買賣間仍應維持農用

農民因為離農,或家族共同持有等因素,還是有出脫農地的需求。但政府對農地使用買賣的管理政策,只有管制跟開放兩種面向,是零和思維。在一般情況下,農民想賣地就只能賣給私人。但目前農地買賣後普遍不做農業使用,而是蓋工廠、蓋農舍,使得農地越來越零碎,環境條件更不利農業生產,加速農村解組,又回過頭來提高農民出脫農地的動機,形成惡性循環。

 

台灣政府缺乏能留住農地又能保住個人買賣權利的多元策略,例如德國有土地儲備制度,地方政府可向想出售農地的農民買地作為農地儲備,平時可涵養生態,當有公共建設的需求時,則拿來和想保有土地的農民換地,也可租售給有意投入農業的青年務農;土地在私人與政府間轉手,但還是維持農地與農業使用。台灣缺乏類似的制度設計,農民有賣地需求,除了賣給建商、作市地重劃,就是期待政府的都市計畫或開發案作區段徵收。

 

不合理的農民低所得

農民賣土逐利更根本的結構性因素,是「作農賺沒吃」。台灣早年秉持國家發展主義,政府以肥料換穀等方式壓低糧價,剝削農業的剩餘價值,以助長國家的發展。這種模式到今天仍沒有被打破,從農產品價格相對偏低即可看出,特別是米、蔬菜、水果等民生物資。舉例來說,二十年前陽春麵一碗十五元,現在已經漲到三十甚至四十元,但過去米一斤二十元,現在還是二十元。

 

農產價格維持低價,但物價、房價、學費等民生必須消費卻一直上漲。農民在農業生產交換過程中,無法取得合理利潤,但家庭消費所需的費用卻越來越高,使得農家維生愈趨困難。務農沒有好的收入,最後就演變成農民什麼都沒有,只剩土地,只好透過販賣土地來逐利。

 

建立環境補貼政策

當農民為了社會發展犧牲合理利潤,進而影響到農家生計時,本應由國家進行補貼,保障農民基本生存權。從各國政府對農民收入的支持比例來看,韓國為63%,日本為58%,歐盟為34%,而美國為20%。韓國政府對農業的補貼總額更高達全國生產毛額的4.7%。瑞士的憲法甚至寫明「即便偏離自由經濟原則,國家也必須保護農業」。

 

但補貼不應是消極、負向的,例如台灣現行的休耕補貼。歐洲有一些積極的補貼作法,例如環境補貼,比如補貼降低種植密度;或者依排碳量決定補貼,使用遠端供應的肥料或是資財補貼就較少,如果自家透過糞肥或沼氣來發電,則可獲得額外的補貼;又或者轉作友善環境的作物,例如改種牧草也可以多獲得補貼。

農業補貼並不是救濟農業部門,而是給予為人群生產糧食、守護環境的農民應有的回報。透過環境補貼政策,可以讓農業生產趨向環境友善,也可達到計畫生產與保障農民收益的社會效果。但台灣要進行環境補貼,在行政設計上還缺乏可依據的基礎資料,亟待跨領域的學術研究社群投入。

撰文∣許博任(「台灣農村陣線」研究員)

Hsu Po-jen (許博任)

Researcher at Taiwan Rural Front organization, member of the Losheng Youth League

台灣農村陣線期望以其多元背景的成員,利用傳統、網路與實質行動,從理論論述到實際的農村農務,重新喚起台灣的政府與民眾,正視台灣農村的多元服務價值,立定在這塊土地上永續生存的決心。

台灣農村陣線除了積極的投入各樣農業議題的探索,也展開了與國際連結的活動,並且也積極的引領年輕學子投入農村工作。台灣的各地農地徵收自救會,農 村陣線都盼望可以建立聯絡窗口,隨時給於法律、學術、媒體...上的協助,我們也嘗試參與農民之路的活動,學習各國的農業運動經驗與農法,並且積極的舉辦 「夏耘」活動,讓更多的年輕學子進入農村,作田野工作,關心農村。

網站: www.taiwanruralfront.org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七月 2019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3005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