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enlai - 按日期過濾項目: 週二, 31 三月 2009
週二, 31 三月 2009 18:54

以永续善策,治台湾恶水

水患──无分城乡的共同危机

台湾因气候降雨、地形地质等自然特性,本就易受水患侵袭;加上长期经济发展挂帅、国土管理失控、城乡扭曲发展、迷信工程解方等因素,恶水已成为无分城乡、不分地方的共同危机。面临全球气候变迁等更巨大、更不确定因素,水患已如同一场不知谷底何在的巨大风险。
先来看看其他国家如何面对。以过去与海争地的荷兰为例,荷兰已经了解人定胜天不再是令人骄傲的信念,因此改从全球气候变迁角度研拟「全方位治水」策略。荷兰政府先迁移海埔新生地上的郁金香花田,把土地还给大海,并采取多管齐下的行动,出资补贴花农迁徙,再把盐化地区变成旅游观光地并进行水土保育。此外,荷兰也开始研究耐盐化的农作物,同时另寻水源改由地表取水,来为农业寻找出路;学者们甚至提出了可以随水位调升的绿建筑都市,未来荷兰的房子可能就像「水屋」般在水面上调升移动…

治水根源在于国土规划

以荷兰经验来看台湾,尤具启发性。西部沿海彰化、云林、嘉义、台南、高雄及屏东等县有近十分之一的面积、约一千平方公里因养殖业者长期抽取地下水导致地层下陷,近年来越来越严重,一年下陷超过十公分,彰化大城甚至下陷十八公分,地势低洼的村落甚至初一、十五涨潮就汪洋一片。政府每年编列大量经费建堤,但建堤速度永远赶不上地盘下陷,形成「不断投资,不断淹水」的恶性循环,在经济上更形成「公共投资远大于产业产值」的荒谬现象。
但此一水患议题,藉由水利工程或加高海堤将沦于徒劳。荷兰经验告诉我们,治水是一场整体战役,若无总体方案,法令及农渔业计画没有相应配合,云嘉南地区淹水问题只能持续恶化!
治水,其问题不在工程技术,而在国土规划。台湾社会发展失衡,城乡缺乏永续观点推动整体规画,都会生活环境恶化,农村生态保育功能消失,城市地区因不透水面积大幅增加导致水患威胁,乡村地区则因欠缺产业发展政策而使土地超限或扭曲利用,大型「豪宅农舍」或「休闲民宿」等农地转用情形随处可见,无论城乡均面临水患威胁。此外,高海拔山区农业及观光过度开发引发严重土石流,形成灾难源头、西部主要河川上游地区保育不足,中下游则长期与水争地,不只造成环境污染,也将自己置身于灾难之中;敏感区无管制开发,水库淤积已不是新闻、西海岸严重人工化,潮间带及近海生态破坏殆尽、环境资讯与资料库未整合、无法划定国土警备线(Green Front)…这些原本应纳入国家有效管理的公共机制,在台湾却已成为众人见怪不怪的乱象。但恶水来袭时,却总是全体社会共同买单。

该治的不是水,而是人

治台湾恶水,我们必须彻底改变思维,体认到水是无法被「治」的,该被治的不是水和河流,而是人们对于土地和河川的不当利用,何况我们不可能有无限预算去盖不断加高、永不淹水的堤防,或是不断加宽的区域排水设施。
该是「还地于河」的时候了。应改以顺应河川的方式来减低水患威胁,增大河川本身承载洪水的容量,给河流多一些空间,让河川可以像以往一样自行改道,在原本的洪水平原上溢流泛滥,或是降低堤防内河道旁平原的高度,以增加洪水来临时的行水面积和蓄容洪水,并将水患管理与都市发展与产业政策结合…因为,国土规划,才是面对台湾既存水患问题与未来不可测的气候灾难,最有效根本的防治办法。

全国总动员的公共战役

但国土规画不单是土地的合理开发、分配和利用,而是一套涵盖价值观念、法令制度、行动实践以及管理执行的体制。如果社会没有共识,永续发展只是无意义的名词。回到荷兰经验,荷兰清楚认知,全方位治水所涉及国土规画与国土复育是一场跨领域、跨部门、跨客群,甚至跨国家(如荷兰设计了与欧盟总体方案对话的机制)的公共战役。因此他们从科学界、产业界、政府到地方社区,全国总动员,进行了数千小时的对话,让所有人都了解国家的政策,也让政策获得公民的理解与认同。
透过对话,民众才有选择的机会。以我和西南沿海养殖业者的对话经验为例。当我们告诉那些业者,政府可以将他们的渔瘟租下,变成湿地生态公园,并辅导他们转型成为休闲产业时,他们都相当认同。过去他们以为自己只能从事养殖,所以不断超抽地下水,还得随时担心水患使他们血本无归。现在,对话带来了新的选择,因此他们非常开心,也期待产业转型早日来临!

让水危机成为改革契机

台湾花了数十年时间,该是扬弃单一工程手段迷思的时候了。防洪堤坝或许可以保护人们免于短期间的洪灾侵袭,但是也造成了安全假象,并进而错误的在洪泛平原进行大规模开发,忽略了洪水是不可能完全控制的道理。全球气候变迁加剧,大水已是随时可能上门的恶意访客,因此台湾目前最迫切的是建立跨领域对话机制,从科学界、产业界到政府充分理性沟通,形成对国家最有利的政策,并透过大规模公共对话与资讯透明等模式,花功夫和人民沟通,在互信的基础上形成有效公共计画。
「危机是凝聚共识的最好机会」,我们应把治水当成台湾社会再活化契机,因应治水全面启动的都市规画、产业转型、国土重画等各式改革,每一元件、每一过程除了都能成为治水的积极作为,也将成为让台湾社会更合理、更进步的动力。
最后,面对全球气候变迁,我们要这么说:「无恃恶水之不来,恃吾有以待之。」以全面性的公共对话,研拟有效的国土规画,落实成为全方位治水方案,才是治台湾恶水的不二解方!

附加的多媒体:
{rokbox}media/articles/HongYuanLee_TPC2009April.jpg{/rokbox}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三月 2009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2135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