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enlai - Chun-Yu Shi (施春煜)
Chun-Yu Shi (施春煜)

Chun-Yu Shi (施春煜)

Director, Suzhou World Culture Heritage Protecting and Monitoring Center, China

專長 Area in Research Interest
Researching and managing world heritage protecting and monitoring
Researching history and culture of classical garden

蘇州世界文化遺產古典園林保護監管中心專案主管

週五, 03 七月 2015 19:10

洋風姑蘇版與清代蘇州園林

撰文施春煜

圖片提供施春煜

洋風姑蘇版(註釋)是指大致在清代雍正乾隆年間生產並流行,技法上吸收西洋繪畫透視法、明暗法以及排線法而印製的一類蘇州產版畫產品。明清時期也是蘇州園林的興盛期,因而在很多的洋風姑蘇版作品中都有蘇州園林在場,哪怕只是一處極其細微的園林小品。洋風姑蘇版中描繪的蘇州園林,與之前明代的文人園林畫和明清小說插圖版畫中的園林相比,展現了一種鮮明特徵。表面上看,這些特徵的形成直接得益於西洋畫法的傳入,但筆者認為其根源還在於社會經濟文化的客觀發展。而畫面的表像之下,更透射出同一時期蘇州園林作為一種社會文化現象的深層特質。

洋風姑蘇版中的園林素材

洋風姑蘇版形式風格內容豐富多樣,筆者認為按照畫面構成的主要景觀題材來分,大致可以分為山水題材、市井題材、園林題材、人物題材等四類。在各種題材類型的版畫中,園林以不同的規模和角度展現在觀者面前。

(一)山水題材畫中的園林

山水題材的版畫,往往仍是以散視的手法呈現整個畫面,只是借鑒了西方的排線法和明暗法。這樣的畫面總是場景宏大,在自然山水之間佈置著一些建築院落,院落中裝飾著花木山石。這些建築和院落赫然於觀者的面前,其數量之多,規模之大,輪廓之清晰,造型之精細,使其儼然與山水平分秋色。而在以前的文人山水畫中,偶爾點綴著一二如隱如現的茅屋草舍。由此,院落中的假山假水,與院外的真山真水遙相呼應,形成一個連貫性的山水構架,從視覺上來說增加畫面的平衡感。從創作的主觀意圖來說,這是人工突顯以後必須的一種補充。否則強大的建築群體和作為主題的山水界限過於分明,畫面就顯得呆板了。這類代表作有《虎丘中秋月夜圖》、《棧道跡雪》、《蜀峰雪景》、《江南水景圖》等等。

(二)市井題材畫中的園林

市井題材的洋風姑蘇版畫,以明清時期的蘇州城市街道、商鋪為其畫面表現的主要對象。通常選擇具有明確路名或地標名稱的場所進行描繪,反映了蘇州在明清時期繁榮的工商業發展盛況以及市民日常生活出行的情景。在密集的商鋪後面往往隱藏著供生活起居的庭院,點綴著樹木山池。這一種街市的風貌具有與現實高度吻合的寫實性,甚至在今天,這種情況仍然到處可見。這類版畫的代表作有《金閶三百六十行》、《姑蘇閶門圖》、《金閶古跡圖》以及《姑蘇萬年橋圖》。這類作品以反映蘇州古城西部、西北部居多,這與明清時期蘇州商業重心偏西的事實相符。

(三)園林題材畫中的園林

以園林為主要題材的洋風姑蘇版畫中,出於近距離展現園林內部場景的需要,透視法得以很好地施展。在這類版畫中的園林,通常以眾多的建築院落組合而成,建築成為畫面的骨架,而花木峰石等園林要素佈置於其中,與明代文人園林畫中注重疏朗、野趣、幽靜的風格形成了逆轉。與明清小說插圖版畫中主流的單院落園林場景相比,則更為宏大地展現了園林的佈局,儘管這些畫面通常也是不完整的。這類版畫的代表作有姑蘇丁來軒藏版《山水庭院圖》、《庭院仕女嬰戲圖》、《連昌宮圖》、《西湖行宮圖》、《西廂圖》等等。

(四)人物題材畫中的園林

人物題材的洋風姑蘇版畫,與中國古代的人物畫也有相似之處,但是場景描繪卻著墨更為豐厚。與以上其他幾類風格完全不同的是,人物所處的位置是在室內,空間感狹小逼仄,但是景物卻異常豐富充裕。在這類版畫中,畫者也是不遺餘力地填充水石花木等各類園林要素。畫面的邊幅與畫中的建築構架的硬線條,使得畫面棱角分明,近景空間被極力收合在狹小而堅固的輪廓中。而往外延伸,室外則還有一個規模未知的園林空間。這類代表作以《麟兒吉慶新瑞圖》、《四季美人童子圖》、《蓮亭遊戲圖》為首選。

洋風姑蘇版中反映的蘇州園林印象特徵及其形成的客觀原因

通過綜合地觀察各種題材類型的洋風姑蘇版畫,可以就蘇州園林的畫面印象提煉出以下幾點的特徵。

()普通個體人物和家庭日常生活

在洋風姑蘇版的園林中,出現的人物類型並不再只有文人雅士和才子佳人,新出現的人物類型成為洋風姑蘇版的一種新的標誌。在《麟兒吉慶新瑞圖》、《四季美人童子圖》、《蓮亭遊戲圖》等室內人物題材的版畫中,不知姓名、沒有特定所指的婦女和兒童成為畫面的人物主角。婦女和兒童的形象處於園林的環境中,使得場所的功能獲得了重新的定義,其氛圍得到了全新的渲染。這種婦女和兒童的組合,可能是母子關係,也可能是祖孫關係,或者別的什麼親屬關係,但總之營造出了家庭內部的場景。在此之前,園林通常被視為士大夫進行雅集的社交場所、青年男女幽會的場所、以及文人烘托自我身份和顧影自憐的背景符號。而現在普通的婦女兒童的出現,使園林空間真正才有了家庭生活的氣息,園林獲得了一個普通的家的角色。這種現象除了在洋風姑蘇版的幾幅代表作中出現外,也出現在了大約同一時期其他類型的繪畫作品中,如十八世紀中晚期的《夫妻攜子圖》(現藏於波士頓美術館)中,出現在庭院中的人物不僅是母子,而是包括了父親在內的一家三口。十八世紀晚期的《三世同堂圖》中更是在寬敞的園林中出現了祖孫三代共十三人的身影。其他還有清初呂煥成的《折桂圖》、《池畔行樂圖》、《連升補袞圖》等,這些繪畫作品雖然與洋風姑蘇版類型不同,但是無不傳遞著同樣的一種訊息,即園林是普通人的日常家居場所。這種現象的產生歸因於明後期以來普通市民的生活品質和文化消費需求的持續提升,普通家庭成員的審美需求得到市場的關注。

()景物繁多,建築密集

蘇州城市於明中後期以來逐漸變得地狹人稠,人口密度和房屋密度增加。因而洋風姑蘇版中的園林,不再是格局自然隨意,人工建築稀少,充斥著茂密的植物與自然的水土地貌,而是由密集而且多樣式的建築物構成了空間的骨架,於建築空隙之間穿插石頭和樹木、盆景,幾乎沒有留出空白的地方。不僅如此,在建築物本體之上,也極盡精雕細琢之能事,使得建築體的表面負載著繁複的紋樣。這種風格是通過寫實的手法堆砌了當時現實世界中各種物質文化的新成就。而從創作者的主觀角度考慮,這或許是為了迎合大眾消費者貪多的需求,甚至還有刻意誇大華麗的可能。

()輪廓線條硬化,立體感增強

由於現實中園林建築密度大,建築物在洋風姑蘇版中的畫面占比增加,畫面整體上被各種規則的幾何圖形控制著,較之於過去的文人園林畫以及傳統木刻版畫中的園林,給人以絕對硬化的感覺。建築密集、景物擁塞使得園林空間中光線被阻隔,明暗對比的部分增加,形成了新的觀賞效果,因而在畫面上需要採用明暗法來表現。而建築空間內外的明暗對比效果,使得畫面的層次感不再局限於通過遠近高低來表現,而是在任何一個區域、任何一個物體都有了層次分明的立體感。

()視線的內外轉向

室內人物題材的洋風姑蘇版與其他的園林畫相對照,有一個顯著特徵:觀察園林的視線從由外而內轉變為由內而外。以往的文人園林畫或園林版畫中,觀者總是處於外部一覽園林或庭院的全貌,似乎在看一座盆景,或者從外部看向建築的室內,如同在看舞臺佈景一般。而在此,觀者面對畫面時,如同處於室內而望見室外的園景。內景成為前景,外景成為遠景。目前來看,人處於屋內而向外觀察景色的觀賞效果,在洋風姑蘇版及同時期的宮廷繪畫中得以創新性地展現於圖上。之所以形成這種特徵,從技術條件來講,當然是西洋透視畫法的引進,使得這種效果實現成為可能。但其現實原因首先是明清室內裝潢工藝和傢俱製作工藝的發展,使得近距離表現室內場景成為一種需要。其次是因為在建築密集,空間狹小的現實環境中,眼睛要收攬更多的景色需要穿過狹小的空間縫隙縱向延伸。這種視線所見的內容如果要表現在繪畫作品中,採用透視法是很好的技法。但是,如果採用透視法由外向內觀看,現實的所見只能是看到相互重疊的牆體和門窗,視線的穿透性無以表達。而由內向外看,狹小趨向於開闊,透過層層庭院,以至於在遠景處展現自然山水大場景,既可以豐富畫面景物,又不違背視線的現實性。

從洋風姑蘇版看清代蘇州園林的文化特質

畫面上的表像特徵當然是生動鮮明的,向觀者展現了當時園林景觀的種種面貌。但園林是一種文化產物,到明清已經形成了一個具有社會普遍性和地域特徵性的文化體系。表像特徵的背後必然隱藏著這一文化所具有的特定的本質。園林文化就像是園林中的湖石,洞壑縱橫,千姿百態,關於其特質究竟如何,很難說得全面和標準,筆者僅就對洋風姑蘇版中的園林形象的觀察所得,發表一家之言:

()園林消費的新方式:讀圖時代,別開天地

首先,洋風姑蘇版是滿足的需求而產生的,其次因其能大量複製,所以是滿足社會大眾的消費需求。對園林藝術的追求,到了晚明早已實現大眾化,因此有閭閻下戶,亦飾小山盆島為玩的說法。可是到了清代的雍乾時期,這種消費又向何處發展?筆者以為向虛幻的紙質媒體世界尋找新鮮感是一種途徑。可是傳統的文人園林畫是手繪作品,不可複製,產量低,價格昂貴,不能滿足大眾的消費需求。小說插圖版畫畢竟是文字的附屬品,對大眾而言消費圖像的同時必須要消費文字商品,不能直接有效的滿足需求。因此市場需求催生出了大量以園林場景為創作素材的洋風姑蘇版,它是獨立的產品,並具有可複製、大量生產、價格低廉的特點。而恰逢西方繪畫技法的傳入,賦予了其華麗新奇又極具寫實特色的畫面效果,更是適合大眾的口味。尤其是反轉了傳統視線的室內人物題材的版畫,使觀者即使在狹小逼仄的房間裡,也能通過看圖的方式,幻視出一片深遠廣闊的園林空間。因此洋風姑蘇版反映了清代蘇州園林為大眾提供了一種新的消費方式,洋風姑蘇版的時代也是園林消費的讀圖時代。

()園林營造的新理念:元素組合,消弭邊界

什麼是洋風姑蘇版中的園林?有些是有圍牆的圈地中的建築山水花樹的綜合體,有些是開放公共風景場所中佈置著造型華麗的建築,有些只是房間的一扇窗戶及窗內框住的景物。園林為何物何物沒有邊界洋風姑蘇版中的園林正是一種可以沒有邊界但還是通過實物表達的藝術形式。而在版畫中的園林,其構成來自於各種相似的元素的組合,這些元素包括了建築的形體和紋飾、四季的植物、山石、傢俱陳設等等,洋風姑蘇版因其線條的硬化、幾何風格的形成,而使得這些元素的表現趨於標準化。在現實世界中,這種以標準化的元素,通過自由組合來構建園林的模式,可能在《園冶》時代就已形成。因為《園冶》書中就已經列出了很多標準化的建築工法、鋪地、花窗圖樣。但是筆者猜想,其時園林還有一定的邊界概念,而到了洋風姑蘇版時代,這種只重元素組合,不顧空間界限的構園理念才蔚然成風。因為計成在序言中說愧無買山力,甘為桃源溪口人,表達的觀念是沒有佔據一定面積的土地,就說不上擁有了園林。而清代康熙時期的尤侗則自號亦園,即無山無水皆可為園。因此洋風姑蘇版反映了清代蘇州園林一種新的構造理念,即是元素組合,消弭邊界。

()園林品牌的新形成:園林品牌,商業文化

什麼是蘇州園林?當我們現在津津樂道於蘇州園林時,可否想到蘇州園林何時於世人心目中形成了一種獨具特色的形象、一種特定的物件概念。古今中外,不止蘇州才有園林,宋代李格非還寫過《洛陽名園記》,記的對象是唐代洛陽的園林。通過對洋風姑蘇版及同時期其他一些文化現象的思考,筆者猜想蘇州園林這一個物件概念的形成可能得益於洋風姑蘇版的流行。洋風姑蘇版的產生本身就是多個層面的文化傳播結果,首先是中國與西洋的文化傳播;其次是宮廷與江南的文化傳播,因為西洋畫法首先流行於清宮,然後是宮廷畫匠南渡,才促進了這種畫法在蘇州的流行。而洋風姑蘇版產生以後,又促進了世界範圍內的經濟文化交流。據《洋風姑蘇版研究》作者張燁推斷,洋風姑蘇版的流向有國內市場、歐洲市場和日本市場。洋風姑蘇版攜帶著蘇州園林的物象訊息,通過大量發行,向全國以及海外流通,從而使國內外的大眾消費者獲取了蘇州的園林的特定印象,正是跨地域的經濟文化傳播才形成了蘇州園林這一地域性的事物概念。而清代皇家園林對獅子林等蘇州園林的模仿以及中國園林文化傳至西方,也都基本發生在這一時期,儘管管道是多元的,不能忽視其中與洋風姑蘇版的聯繫。儘管之前蘇州也並不是封閉的,外地人口必然可以通過多種途徑看到蘇州的園林。但是,蘇州的園林和蘇州園林是有區別的。後者是一個特定的物件概念,更是一種品牌。品牌的形成,首先需要產品具有鮮明的特徵,洋風姑蘇版中構成園林的元素趨向於標準化,正具備了對產品特徵界定的條件。其次,需要被廣泛地認知,才能成其為品牌。而洋風姑蘇版比以往任何一種圖像媒體都具有更廣泛的傳播範圍和更龐大的消費群體。而這一品牌形象中包含的不只是園林空間的藝術,還有同時代很多物質財富的成就。所以洋風姑蘇版反映了清代蘇州園林品牌形象的形成及其鮮明的商業宣傳意識。

註釋

張燁,《洋風姑蘇版研究》,文物出版社,2012年,306頁。

週四, 03 七月 2014 00:00

重屏亦重園——由《重屏》來探析園林中屏風的空間幻化功能



當讀過了巫鴻的《重屏》一書,被書中所聚焦的“屏風上套疊著屏風”的藝術奇景所打動,使我不禁想起小時候的一段記憶。在老家的房間裡,在南北兩面牆上,靠放著一張帶有鏡子的大衣櫃和一張梳妝鏡台。兩面鏡子相互映射,在鏡像中形成了無數個鏡面重疊的景象。我對這種沒完沒了、無窮無盡的映射現象一度產生了強烈的好奇和疑惑。現在重拾這種兒時的好奇心,來思考重屏的隱秘。《重屏》一書中所引用的畫作,很多都是以園林場景為繪畫的題材。園林是一個空間,園林中置放著的屏風,展示的是另一個虛幻的空間。

週四, 03 七月 2014 00:00

空間技術在集中型遺產地和分散型遺產地保護監測中的應用 ——以杭州西湖文化景觀和蘇州古典園林為例


各地遺產管理部門先后建立基於空間技術的信息管理平台。空間技術如果在遺產保護管理領域得到有效合理的應用,則需要就遺產地空間特征做具體深入的分析,以此做到因材施用,因地制宜。基於實地調研,通過對杭州西湖和蘇州古典園林2處世界遺產地不同的空間特征進行剖析,探討了杭州西湖遺產地空間技術應用的成功之處,並對蘇州古典園林如何發展空間技術在監測管理中的應用提出設想,從而歸納出2種空間特征完全不同的遺產地如何應用空間技術的基本思路。

週四, 03 七月 2014 00:00

中國世界遺產體系中多種二元對立關系的集中體現 ——以福建土樓和蘇州古典園林為例


摘 要

在中國眾多的世界遺產中,存在著多種二元對立關系,各組二元對立關系整體上反映了中國世界遺產的各種特點和差異,突顯了中國世界遺產的多樣性和復雜性。這些二元關系涉及遺產的生命形態、代表的社會文化層、功能價值類型、遺產所有制、位置環境、區域分布方式等多個方面。各組二元對立關系反映在不同的遺產組合中,其中又有很多交叉關系,而福建土樓和蘇州古典園林兩處世界遺產使得多種二元對立關系集中體現。因此,本文可以聚焦在兩處世界遺產地,對中國世界遺產體系中的二元對立關系進行集中分析。

關鍵詞:世界遺產,二元對立關系,福建土樓,蘇州古典園林

正文

在當前中國的世界遺產體系中,存在著各種二元對立關系。這些二元對立關系存在於遺產的屬性和保護狀態各方面。蘇州古典園林和福建土樓都屬於建筑類世界遺產,而且同是民居類建筑,但是兩者也存在著各種差異,這些差異集中反映了中國世界遺產體系中的多種二元對立關系。

一、 生命狀態:活態遺產和靜態遺產

福建土樓是福建山區客家居民的普通民居。其最早歷史可以追溯到宋元時期,目前保存歷史最悠久的土樓是位於南靖縣境內的裕昌樓,始建於元代中期,距今已有700年,其余土樓大都建於清代和民國時期。經過幾百年的歷史興衰,隱藏在山區的土樓目前仍有居民居住,依然發揮著其作為民居的基本功能。因此,我們把福建土樓定義為活態遺產。活態遺產至少具有兩項特點:一是原始功能繼續存在﹔二是直接的使用者群體沒有變。原始功能仍未喪失,這類遺產當然以普通民居為主,同時宗教類遺產——寺廟觀庵也屬於活態遺產,因為它們履行宗教職能沒有變。活態的遺產除了本體的物質遺存部分,還有與之緊密相聯的非物質性的人為活動,也是其價值的重要組成部分。屬於活態遺產的中國世界遺產還有麗江古城、平遙古城、開平碉樓、布達拉宮,等等。


而蘇州古典園林曾經也是蘇州地方的民居,但是這種民居並非普通的大眾民居,而是達官貴族、文人士大夫享受高品質生活的家園。目前被列入《世界遺產名錄》的蘇州古典園林,歷史最悠久的是滄浪亭,始建於北宋年間。其余在元明清三代陸續建造,屢有興衰更迭。而中國歷史進入近代以來,經過長期的戰亂、社會動蕩、政權更迭、社會階層的顛覆與重組,原來的直接使用者與之相分離,因而其原始的居住功能不復存在。作為公有財產,不可以任何個人的意願隨意對其更改,其遺留下來的物質載體,已經是靜態的歷史遺跡。一旦被列為世界遺產,物質載體的形態被要求基本保持不變。而當前直接的使用者也非原先的所有者及其后代。相對於活態遺產——福建土樓,我們把蘇州古典園林定義為靜態遺產。屬於同類靜態遺產的也有很多,如明清故宮、頤和園、承德避暑山庄,等等。


在此需要說明的是,文化遺產的活態和靜態是相對而言的。本文所舉的案例僅是以其較為顯著的一方面特征作為其定性的依據,以此才能展開討論。即如麗江古城,活態是顯著的特征,但是也存在著靜態的部分,如土司府已經成為歷史遺跡。而蘇州古典園林,盡管被列入遺產名錄的都處於靜態,但是尚存在個別案例仍在被居住使用,如殘粒園。《佛羅倫薩憲章》第三條:"作為古跡,歷史園林必須根據《威尼斯憲章》的精神予以保存。然而,既然它是一個活的古跡,其保存必須遵循特定的規則進行,此乃本憲章之議題。"在此,歷史園林也被定義為"活"的遺跡,但是這個"活"主要是針對園林的植物而言,是生物意義上的活,而非前文所說的人文意義上的"活"。


活態遺產的非物質性的價值載體——人為活動,隨著社會大環境的變遷而逐漸發生著改變。福建土樓原來具有的武裝防御功能在當前失去了意義。過去為防匪患,在土樓牆體的較高處開窗,具有採光、通風、瞭望以及射擊功能,且外部不易進入。當前,為適應新環境新要求,部分土樓已在較低處開窗。與福建土樓相似的開平碉樓也面臨著功能和價值的喪失。"歷史上,開平碉樓堅固的樓體、獨特的外觀以及貼合歷史實際的功能,曾與當地居民的生活緊緊相關,甚至是一種身份和地位的象征。隨著時間流逝以及華僑們的離去,大部分碉樓已經人去樓空,外表不再光鮮、實用功能已經喪失的碉樓在當地居民生活中的地位逐漸弱化。"[1]


原來聚族而居的家庭生活組織方式也已經變得鬆散而不再重要。由於城鄉經濟發展的不平衡,大量青壯人口流向城市。目前在土樓居住的多為老幼留守人口。當然也有青壯年生活在土樓,而這些居民已經不是原來自然生活狀態下的居民,實際已經成為土樓旅游經濟的經營者,不過他們畢竟還是原住民。可是,農村人口總體上都在流向城市,當他們的后代徹底在城市生根,誰又充當居民和經營者,可能再也不是土樓的原住民,原住民的生活文化必然會失去活性,進入博物館。同為活態遺產的麗江古城的原住民,則在市場經濟帶來的高額回報沖擊下,群體性地出租房屋,搬離古城。正如2005年舉辦的《麗江現象昆明座談會》上提出的"但現在古城中經商的人三分之二是外地人而非當地納西人。這種現象就值得注意了,其中有隱患,即文化的異化。"[2]


另外,物質生活的現代化水平逐漸提高,保持物質載體不變也會成為一種障礙,這一點與活態遺產的"活性"是天然矛盾的。即以飲食炊事而言,土樓居民平時不再使用土灶,而是使用電和煤氣做飯,隻在重大年節,全家團聚的時候,才會使用到原來的大土灶。


作為靜態遺產代表的蘇州古典園林,其在社會變革發生前的歷史時期,也是活態的。隻是社會變革的沖擊過於急劇,使其非物質的價值部分在短時間內消失,且消失之后又難以恢復,隻有遺產價值的物質載體部分得以保存,靜態地存在著。正如曾經象征著皇權的明清故宮、皇家園林,在封建帝制被推翻之后,其上原來負載的精神價值部分也就不復存在,盡管我們看到它們的物質遺存仍是那麼輝煌顯赫。而且,一旦它們成為靜態的遺產,那就必然伴隨著這一種情況,即歷史上曾經支撐其物質存在的各種技術條件,漸漸失去生存的土壤而淡出社會。而靜態遺產難以避免自然和人為因素的損耗,失去支撐條件之后,保持物質載體的完好就面臨了困難。因此這種"靜"與社會的"活"也存在著必然的矛盾。

 

二、 遺產所有制:私有制遺產和公有制遺產

 

福建土樓作為活態遺產,其原住民仍然在此生活,其產權還是屬於私人所有,因此它是私有制遺產。前文所提及的麗江古城、平遙古城,以及皖南古村落等遺產中的大部分也屬於私有制。

 

私有制遺產由於原住民的存在,其管理經營模式中難以擺脫"居民自治"的成分。因此,這種管理經營模式是"政府管理"+"居民自治"二元並存管理模式。據筆者實地考察得知,原住民在此居住,執行最基本的日常管理,而且他們大多是土樓旅游產業的經營者、從業者。華安縣政府對開放的土樓實行統一管理經營,但是門票收入的10%分配給土樓居民,並且居民可以在樓內設攤售賣旅游商品。此外,管理人員及導游講解員均以原住民為主。二宜樓的一名講解員即是該樓最初的蔣姓樓主的后裔,她的祖父祖母目前仍在此居住。樓內居民擺攤的數量很大,幾乎每個獨立的門戶前都有攤位,對於這樣一種就業方式,顯然比務農輕鬆,因此居民們並不覺得生活受擾,反而非常好客。因為經營攤販、導游、管理人員都在自己家中工作,愛家護家是人所共有的一種正常意願,更何況現在又可以帶來了經濟利益,保護世界遺產和保護自身利益在此達成了一致,所以這是一種很自覺很有效的保護管理方法。這一點突出地體現在游客量的控制方面,如在華安二宜樓,同一個單元樓層同時容納人數不得超過30人。而在有些土樓,則需要游客額外付費才能登樓。這實際是住戶的私利行為,但在客觀上也起到了保護作用,這種方法比勸說教育更加有效。

 

另一方面,對於作為私有制遺產的土樓,不能完全拋開管理上的憂慮。因為,原則上原住民有權對作為私產的土樓採取放棄撤離、出租經營、改建、自主迎客等行為,這樣必然會導致遺產價值的受損,遺產管理的混亂。同樣作為私有制遺產的麗江古城,又呈現出比福建土樓嚴峻得多的保護問題。由於古城中繁榮的商業氛圍吸引了大量外地投資客,為古城居民提供了高額的房租回報,因此如2005年麗江現象昆明座談會上所說的"古城中經商的三分之二是外地人",據筆者近期調查,當前這個比例應該更高。這種情況不但改變了當地的社會文化結構,而且對遺產本體環境的保護帶來直接的危害。花費了高額房租的投資客,目的隻在於盈取最大收益,如"這些'外地人',沒有古城納西人的文化底蘊,沒有溶人到納西民族中去。他們缺乏環境保護意識,不能遵守納西民族良好的生態協定。對不准亂倒污水、亂扔污物的規定視若無睹,常把臟東西往河裡倒,給古城造成環境污染。"[3] 再如皖南古村落的情況,"由於古民居建筑大多都具有百年以上歷史,年久失修,內部設施難以滿足現代人的生活需求,加之一些村民對保護古民居認識不足,隨意拆建的人為破壞現象屢禁不止。如有些村民因忍受不了老房子的潮濕陰暗而拆舊建新,有些村民為了追求眼前利益,找各種理由在古民居的牆上破門打洞,經商開店,破壞了古民居的原貌。"[4]


另外,讓原住民理解遺產的概念,接受遺產保護的理念,也具有相當的難度。筆者在考察過程中發現,在湖坑鎮南溪村土樓群,很多土樓的正門被整修一新,貼以彩畫,風格很時髦,實際上破壞了土樓原來渾然一體的質朴風貌,看起來並不和諧。這一情況說明,當地農民並不理解遺產的價值意義,也不具備藝術審美能力,隻是單純地追求時髦。為了解決好"政府管理"+"居民自治"二元管理模式與生俱來的內在矛盾,在公與私的管理、協調方面所花的成本較大。


而蘇州古典園林作為靜態遺產,已經失去了原來的居住者,也失去了原始居住功能,所以其產權通常不再屬於私人所有,而是公有制遺產。作為公有制遺產,實行的是政府管理的一元管理模式,有統一的管理機構,統一的管理制度和標准規范,各種政策的貫徹執行較為順暢,不存在公私協調銜接的成本。但是,市場經濟發展多年,在各種所有制經濟成分並存發展的情況下,公有制固有的一些弊病暴露無遺,如管理體制的刻板,標准統一而僵化,遺產的維護修繕工程必須通過政府採購招投標途徑才能發包實施即是一例。另外,如個體積極性不強,從業的人員責任心缺乏,如在蘇州古典園林所見的眾多旅游團導游為迎合游客低級趣味而捏造低俗的解說詞,歪曲和貶低了蘇州古典園林遺產價值和藝術形象。而游客在蘇州古典園林的各種損害行為,最根本的原因還是游客的"公有制"意識在作祟。在公有制的遺產地,這種游人破壞的現象較為常見,如在承德避暑山庄"游人的不文明行為,如採摘花草、果實,往樹上刻字、吊床、練飛刀等,對山庄內的植物造成了不同程度的破壞。二三十年以前,山區自然生長的翠雀、華北耬斗菜等美麗野花和大片的二月蘭盛開的景觀,如今已很難再見。"[5] 而如果在福建土樓等私有制遺產地,游客的任何破壞行為都會導致原住民的強烈抵制,因為這關乎原住民的私人利益,反過來使得游客意識到必須要有所顧忌。

 

三、 位置環境:城市遺產和鄉野遺產

 

蘇州古典園林歷來被譽為"城市山林",處於鬧市之中,是典型的城市遺產。位於城市之中的遺產,交通易達,對於發展旅游經濟而言當然是比較便利的。由於近年來中國各地城市化建設速度的加快,城市遺產受到城市化建設的影響也成為一個尤為突出的問題。近年來,中國文物報等媒體屢有報導城市中歷史建筑、名人故居等遭到強拆。榜上有名的世界遺產,也難以完全逃避城市化建設帶來的負面影響。這些影響包括了由地面和地下建筑工程所引起的局部地質情況的惡化、重型機械的強震動對建筑遺產的損傷、高層建筑對遺產視線走廊的破壞,等等。如頤和園,本來是遠離城市的,但是北京城市不斷外擴,現在頤和園三面被高樓包圍,嚴重妨礙了園林的景觀天際線。而位於拉薩市區的布達拉宮,於2007年因緩沖區違章建設而遭受黃牌警告。另外,交通擁堵、城市排水系統不暢、城市路基抬高等常見的城市問題,都對城市遺產造成了影響。


相比照而言,福建土樓可以稱為"山中城寨",相對城市遺產,我們把之稱為"鄉野遺產"。鄉野遺產處於山區、農村、荒漠等遠離城市、人煙稀少、未經大規模開發的地方。因為交通不便利,較為封閉,受到城市化建設的沖擊破壞較少。所謂"禮失求諸野",總體而言鄉野遺產在社會發展的進程中其改變的速度較為緩慢。遺產的形態較易保持,價值的流失較為和緩。但是,作為鄉野遺產的福建土樓完全處於山區,其受到洪澇及地質性自然災害的可能性較大。如"每年縣城暴雨洪澇災害造成的損失平均都在數千萬元左右,特別是山區由暴雨產生的次生災害如誘發的崩塌、滑坡等現象頻繁發生,給旅游業造成重大損失。"[6] 眾所周知,2008年5月的汶川大地震,世界遺產地青城山——都江堰遭受了巨大損壞,二王廟等多處寺觀建筑倒塌。另外,由於其遠離城市,交通不便利,一旦發生災害,救災力量的調度就較為不易。


但是,總體而言鄉野遺產地對外交通不發達,商業基礎薄弱,游客量較少,旅游業帶來的損害程度較小。例如,同為私有制遺產的麗江古城是城市遺產,與作為鄉野遺產的福建土樓在商業模式和商業化程度方面有顯著區別。麗江古城商業化程度遠遠高於福建土樓,商業經營模式以外地人經營為主,而福建土樓以原住民經營為主。據有關研究報告"當前,福建土樓的旅游開發仍然是以觀光為主,單一的旅游產品造成游土樓的時間短。以永定土樓為例,一般游客都是住在龍岩市,去土樓游覽隻需半天的時間,在這樣短的時間內很難創造出高的旅游經濟效益。雖然當地旅游部門也注意到這個問題,通過開發土樓山庄及家庭旅舍等辦法,想方設法延長游客逗留時間,但是留下了游客又怎麼打發夜晚時間呢?"[7] 福建土樓遠離城市,缺乏商業基礎,其單個遺產點分散且規模小,承載游客量也有限,很難形成旺盛的商業人氣,也就不能吸引大量外地投資客,因此隻能主要由原住民經營。就這點而言,鄉野遺產更有利於遺產保護。另外如開平碉樓,分散在縣級市開平市轄區內的15個鄉鎮,基礎設施薄弱,旅游接待設施落后。交通方面隻有一些鄉村公交線路通往碉樓所在鄉鎮,乘坐的安全和舒適難以保証。而這些鄉鎮提供的家庭旅館大多設施簡陋、衛生落后。因此,目前開放的碉樓還隻佔極少數。[8]


需要指出的是,城市遺產和鄉野遺產的差別也並非絕對。有些鄉野遺產在持續的旅游業發展進程中也有可能被城市化,如皖南古村落雖然也是屬於鄉野遺產,但是其村庄規模較大,游客承載量較大,旅游業發展推動遺產地趨向於城鎮化,如"二是帶動了其它相關行業的興起,飯店、賓館、酒樓、旅游商店、古玩市場、歌舞廳等應運而生,解決了相當一部分勞動力的就業問題。三是推動了交通、通訊、住宿、飲食、文化、教育、衛生等方面條件的改善,優化了投資環境,增強了外地客商投資的吸引力。"[9]為了吸引更多的游客,申遺成功后的福建土樓所在各縣,都在花大力修橋鋪路,改善交通,將來也可能逐漸趨向於城市化,這對遺產的保護並非有利。

 

四、 行政地域分布:集中分布和跨區分布

 

蘇州古典園林是單一行政區域內集中分布的世界遺產,九座世界遺產園林中八座集中分布在蘇州古城區,僅有退思園一處分布在蘇州城南18公裡處的古鎮同裡。地理空間上的集中分布,對應的是管理機構的集中和管理體制的統一,有利於保護管理工作的步調一致,使政令下達和執行較為順暢。總體上有利於各遺產點按照統一標准和統一要求實施保護,有利於各遺產點保護水平均衡發展。另外,如頤和園、天壇、莫高窟、曲阜三孔、平遙古城、麗江古城等遺產地,都沒有跨行政區域分布,管理機構和管理體制都相對集中統一。


福建土樓分布在福建西部南部廣大山區腹地,榜上有名的世界遺產土樓主要分布在華安、永定、南靖等幾個不同的縣,如華安二宜樓、南陽樓、東陽樓,南靖田螺坑土樓群(步雲樓、振昌樓、和昌樓、瑞雲樓、文昌樓)、裕昌樓,以及永定縣振成樓、福裕樓、如升樓、奎聚樓,等等。作為跨區分布的世界遺產,福建土樓所在各個縣都有行政管理機構,行政體制是分散的。分散的行政管理體制必然不利於在各遺產點之間執行保護管理的統一標准和措施,各遺產點實施獨立自主的保護管理可能更加切合各地實際情況,但是也會導致保護管理水平不均衡,保護效果參差不齊。


中國幅員遼闊,跨行政區域分布的世界遺產有很多,福建土樓隻是跨市跨縣分布,很多遺產則跨省分布,如明清皇家陵寢分布在遼寧、河北、北京、湖北、江蘇等五省,明清故宮分布在遼寧、北京兩省,而長城則從東到西橫跨17個省市自治區。這些世界遺產,分布地域遼闊,客觀上不可能處於統一的行政管理機構的管轄之下,甚至有些部分根本是行政管理力量觸及不到的。如"萬裡長城以其可觀的長度聞名海內外, 而其長度也正是給文物保護帶來巨大困難的關鍵所在。不同的長城區段歸屬不同的地區和部門管理, 並被劃分為國家級、省級、縣級等不同等級的文物保護單位, 有些甚至還沒有被列為保護單位。大量鮮為人知的長城區段被當地居民肆意地開發利用。例如某些地區居民為招攬游人擅自在殘長城上搭梯、開路, 亂設路標、設卡收費, 而有的媒體還廣為宣傳, 使得前往未開放長城段探險的人數激增, 這造成了長城的惡性開發, 加速了其損壞的速度, 大大影響了長城作為文化遺產的真實性, 同時也破壞了旅游市場的秩序。"[10]


相對於福建土樓而言,開平碉樓的分布范圍無疑相當集中,在冊的1833座碉樓分散在一個縣級市屬的15個鄉鎮。雖然在市級層面上由開平市文物局負責保護管理,但是遺產實際所在的各個片區,沒有形成統一的管理體系和管理機構,遺產在基層行政區域層面上仍然呈跨區分布狀。因此"不同的行政地域單元和多元的利益主體不利於建立有效的保護管理機制。由於遺產片區分屬於不同的縣市或鄉鎮,而且各片區均涉及到政府、投資者和當地原住民之間多元復雜的利益關系,加上諸多古建屬於私人產權,因此分散型村落遺產地建立統一的管理機構以及有效的保護管理機制往往比其它遺產地要困難很多。"[11]


結語:蘇州古典園林和福建土樓的這些二元對立關系是客觀存在的,反映了兩個世界遺產地各自的個性特征。它們各自具有的個性特征在整個中國的世界遺產體系中,又具有一定共性。因此,蘇州古典園林和福建土樓兩者特定組合,反映的各組二元對立關系在中國世界遺產體系中是普遍存在的。這一組合不能涵蓋中國世界遺產體系中所有的二元對立關系,如宗教性遺產和非宗教性遺產的對立關系。但是,兩者的組合還是集中體現了中國世界遺產體系中多種二元對立關系。理解和認識中國世界遺產體系中的各種二元對立關系,就是要整體性、概括性地理解和認識中國世界遺產的特征和差異,在全國層面上研制保護策略和建立管理體系時,是必須要考慮的。而蘇州古典園林和福建土樓的組合,可以成為很好的研究案例。


 

[1] 張朝枝、游旺:《遺產申報與社區居民遺產價值認知:社會表象的視角——開平碉樓與村落案例研究》,《旅游學刊》2009年第7期,第44頁。
[2] 高進、高娜、楊陽等:《麗江現象昆明座談會》,《建筑與文化》2005年第4期,第34頁。
[3] 劉燕:《旅游業的發展對麗江古城社會文化的影響》,《雲南地理環境研究》2005年S1期,第31頁。
[4] [9]張瓊霓:《皖南古民居、古村落旅游開發研究》,《湖南商學院學報》2003年5期,第62頁。
[5] 高徹、孫偉華:《旅游對避暑山庄土壤和植被的影響》,《植物雜志》2000年2期,第7頁。
[6] 張惠蓮、羅小金:《永定縣旅游氣象災害分析及對策》,《安徽農學通報》2013年9期,第156頁。
[7] 黃寧、陳娟、戴文遠:《福建土樓旅游資源特征與開發策略》,《福建地理》2006年2期,第64頁。
[8] 參見易婷婷、王曉寧、許詩華:《世界遺產開平碉樓旅游開發存在問題及對策》,《重慶科技學院學報(社會科學版)》2011 年第 20 期,第63頁。
[10] 鄔東璠、楊銳:《長城保護與利用中的問題和對策研究》,《中國園林》2008年5期,第61頁。
[11] 陳耀華、楊柳、顏思琦:《分散型村落遺產的保護利用——以開平碉樓與村落為例》,《地理研究》2013年2期,第373頁。

週一, 08 四月 2013 16:47

蘇州手工精神

  作為明清江南區域的中心地,蘇州不僅當時經濟文化領先於全國,而且也是中國第一個早期工業化城市。因而那個時代也可以稱之為中國經濟的蘇州時代和中國文化的蘇州時代。在那個時代,蘇州手工業的發達為其區域經濟文化繁榮提供了物質基礎。明清蘇州的棉紡織業、絲織業、刺繡業、服裝業、建築業、裝潢業等產業,正如當今美國的微軟、德國的汽車、日本的半導體等成為一個地區或一個國家的支柱產業。

撰文∣ 施春煜 攝影|梁准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六月 2019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目前有 3545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